KR2g0020 春秋臣傳-宋-王當 (master)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臣傳巻三      宋 王當 撰
  莊公
   齊鮑叔牙
鮑叔牙齊公子小白之傅也齊侯使連稱管至父戍葵
邱𤓰時而往曰及𤓰而代期戍公問不至請代弗許故
謀作亂亂作叔牙奉公子小白奔莒管夷吾召忽奉公
子糾來奔九年夏公伐齊納子糾桓公自莒先入鮑叔
[003-1b]
曰子糾親也請君討之管召仇也請受而甘心焉乃殺
子糾召忽死之管仲請囚鮑叔受之及堂阜而税之先
是桓公入自莒使鮑叔為宰辭曰臣君之庸臣也君加
惠於臣使不凍餒則是君之賜也若必治國家者則非
臣之所能也其唯管夷吾乎臣不若管夷吾者五寛惠
柔民弗若也治國家不失其柄弗若也忠信可結於百
姓弗若也制禮義可法於四方弗若也執枹鼓於軍門
使百姓皆加勇焉弗若也桓公曰夷吾射寡人中鉤是
[003-2a]
以濵於死鮑叔對曰夫為其君動也君若宥而反之夫
猶是也桓公使請諸魯公曰寡君有不令臣在君之國
欲以戮於羣臣莊公於是束縛以與齊比至三釁三沐
之而位於髙國之上叔牙以身下之行以國政號曰仲
父桓公遂伯管仲嘗歎曰吾少困窮時嘗與鮑叔賈分
財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為貪知我貧也吾嘗與鮑叔謀
而大困窮鮑叔不以我為愚知時有利有不利也吾嘗
三仕三見逐於君鮑叔不以我為不肖知我不遭時也
[003-2b]
吾嘗三戰三北鮑叔不以我為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
糾敗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為無耻知我
不羞小節而耻名不顯於天下也生我者父母知我者
鮑叔也及夷吾有病桓公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
諱之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夷吾曰公欲誰
與桓公曰鮑叔可曰不可其為人潔廉若士也其於不
已若者不比之人一聞人過終身不忘使之理國上且
鈎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將不久矣桓公曰然
[003-3a]
則孰可曰勿巳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不叛愧
其不若而哀其不已若者以徳分人謂之聖以財分人
謂之賢以賢分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下人未有不得
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有不見也勿巳則隰
朋可此世稱管鮑善交者不得不然也
   齊管敬仲
管敬仲名夷吾齊相也初為公子糾之傅桓公殺公子
糾而請敬仲於魯比至公親逆之於郊而與之坐而問
[003-3b]
焉曰昔吾先君襄公築臺以為髙位田狩畢弋不聽國
政卑聖侮士唯女是崇是以國家不日引不月長恐宗
廟之不掃除社稷之不血食敢問為此若何敬仲曰聖
王之治天下也參其國而伍其鄙定民之居成民之事
而謹用六柄焉桓公曰成民之事若何對曰四民者勿
使雜處雜處則其言哤故聖王之處士使就閒燕處工
就官府處商就市井處農就田野少而習焉其心安焉
不見異物而遷焉是故父兄之敎不肅而成子弟之學
[003-4a]
不勞而能公曰安國若何對曰作内政而寄軍令焉於
是制國五家為軌故五人為伍軌長帥之十軌為里故
五十人為小戎里有司帥之四里為連故二百人為卒
連長帥之十連為鄉故二千人為旅鄉良人帥之五鄉
一帥故萬人為一軍五鄉之帥帥之三軍故有中軍之
鼓有國子之鼓有髙子之鼓春以蒐振旅秋以獮治兵
祭祀同福死喪同恤災禍共之夜戰聲相聞足以不乖
晝戰目相見足以相識是故守則同固戰則同彊君有
[003-4b]
此士也三萬人以方行天下以誅無道以屏周室天下
大國之君莫之能禦公曰吾欲從事於諸侯其可乎對
曰為游士八十人奉之以軍馬衣裘多其資幣使周遊
四方以號召天下之賢士皮幣玩好使民鬻之四方以
監其上下之所好擇其淫亂者而先征之閔公元年狄
伐邢敬仲言於齊侯曰戎狄豺狼不可厭也諸夏親暱
不可棄也宴安酖毒不可懐也詩曰豈不懐歸畏此簡
書齊人救邢始霸也僖公四年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
[003-5a]
蔡潰遂伐楚楚成王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
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渉吾地也何故敬
仲對曰昔者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實
征之以夾輔周室賜我先君履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
至于穆陵北至于無棣爾貢包茅不入王祭不共無以
縮酒寡人是徵昭王南征而不復寡人是問楚子使屈
完及諸侯盟始桓公即位數年東南多有淫亂者一戰
敗三十一國遂南征伐楚荆州諸侯莫不來服北伐山
[003-5b]
戎斬孤竹而南歸海濵諸侯莫不來服與諸侯同心勠
力西征攘白狄之地乗桴濟河懸車束馬踰太行與拘
夏服流沙反胙于絳嶽濵諸侯莫不來朝大朝諸侯于
陽榖兵車之屬六乗車之㑹三甲不解纍兵不解翳弢
無弓服無矢隠武事行文道帥諸侯而朝天子葵邱之
㑹天子使宰孔致胙於桓公謂伯舅無下拜桓公召管
仲而謀對曰為君不君為臣不臣亂之本也桓公懼出
見客曰天威不違顏咫尺小白余敢貪天子之命曰爾
[003-6a]
無下拜恐隕越于下以為天子羞遂下拜升受命賞服
大輅龍旂九旒渠門赤旂諸侯稱順敬仲之力也襄王
以戎難討王子帶桓公使敬仲平戎于玊王以上卿之
禮享敬仲敬仲受下卿之禮而還君子曰管氏之世祀
也宜哉讓不忘其上詩曰愷悌君子神所勞矣敬仲卒
五子皆求立桓公卒易牙豎貂作亂蓋以陽門之扉三
月不葬子路問於孔子曰管仲何如子曰仁也子路曰
昔管仲說襄公公不受是不辨也欲立公子糾而不能
[003-6b]
是不知也家殘於齊而無憂色是不慈也桎梏而居檻
車無慙心是無愧也事所射之君是不正也召忽死之
管仲不死是不忠也仁人之道固如是乎孔子曰管仲
説襄公不受公之暗也欲立子糾而不能不遇時也家
殘於齊而無憂色知權命也桎梏而無慙心自裁審也
事所射之君通於變也不死子糾量輕重也夫子糾未
成君管仲裁度於義束縛而立功名未可非也管氏終
春秋而無顯者後有管修者賢為楚大夫白公之亂見
[003-7a]

   魯曹劌
曹劌魯人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劌請見其鄉人曰
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逺謀乃入
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
小惠未徧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
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
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公與之乗戰
[003-7b]
于長勺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
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
矣遂逐齊師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作
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
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十三年公㑹齊
侯于柯莊公升壇曹子手劒而從之管子進曰君何求
乎曹子曰城壞壓境君不圖與管子曰然則君何求曹
子曰願返汶陽之田管子顧曰君許諾桓公曰諾曹子
[003-8a]
請盟桓公下與之盟曹子摽劒而去之要盟可犯而桓
公不欺曹子可讎而桓公不怨桓公之信著乎天下自
柯之盟始焉二十三年夏公如齊觀社非禮也劌諫曰
不可夫禮所以整民也故㑹以訓上下之則制財用之
節朝以正班爵之義帥長㓜之序征伐以討其不然諸
侯有王王有巡守以大習之非是君不舉矣土發而社
助時也收攟而烝納要也今齊社而往觀非先王之訓
也天子祀上帝諸侯㑹之受命焉諸侯祀先公卿大夫
[003-8b]
佐之受事焉不聞諸侯之相㑹祀也祀又不法君舉必
書書而不法後嗣何觀公不聽
   魯臧文仲
臧文仲魯大夫臧孫辰也臧哀伯之孫伯氏瓶之子二
十八年冬饑文仲言於公曰夫為四鄰之援結諸侯之
信申以盟誓固國之艱急是為鑄名器藏寳財固民之
殄病是待今國病矣君盍以名器請糴於齊公曰誰使
對曰國有饑饉卿出告糴古之制也辰也備卿請如齊
[003-9a]
公使往從者曰君不命吾子吾子請之其為選事乎文
仲曰賢者急病而讓夷居官者當事不避難在位者恤
民之患是以國家無違今我不如齊非急病也在上不
恤下居官而惰非事君也文仲以鬯圭與玉磬如齊告
糴曰天災流行戾於敝邑敢告滯積以紆執事以救敝
邑豈惟寡君與二三臣實受君賜其周公太公及百辟
神祗實永享而賴之齊人歸其玉而與之糴宋襄公欲
合諸侯文仲曰以欲從人則可以人從欲鮮濟僖二十
[003-9b]
一年夏大旱公欲焚巫尩文仲曰非旱備也修城郭貶
食省用務穡勸分此其務也巫尩何為天欲殺之則如
勿生若能為旱焚之滋甚公從之是歲也饑而不害二
十二年公伐邾公卑邾不設備文仲曰國無小不可易
也蠭蠆有毒而況國乎温之㑹晉人執衞成公文仲言
於公曰夫諸侯之患諸侯恤之所以訓民也君盍請衞
君以示親諸侯公說乃免衞侯衞侯聞臧文仲之為也
使納賂焉辭曰外臣之言不越境不敢及君三十一年
[003-10a]
春取濟西田分曹地使文仲往宿於重館重館人告曰
不速行無及也從之分曹地自洮以南東傅于濟盡曹
地也歸為之請曰地之多也重館人之力也臣聞之善
有章雖賤必賞也惡有釁雖貴必罰也今一言而辟境
其章大矣請賞之乃出而爵之文公二年秋八月丁卯
有事于大廟躋僖公逆祀也於是夏父弗忌為宗伯尊
僖公且明見曰吾見新鬼大故鬼小先大後小順也躋
聖賢明也明順禮也君子以為失禮禮無不順祀國之
[003-10b]
大事也而逆之可謂禮乎子雖齊聖不先父食久矣故
禹不先鯀湯不先契文武不先不窋仲尼曰臧文仲其
不仁者三不知者三下展禽廢六關妾織蒲三不仁也
作虛器縱逆祀祀爰居三不知也五年秋楚滅六又滅
蓼文仲聞六與蓼滅曰臯陶庭堅不祀忽諸徳之不建
民之無援哀哉孔子問於漆雕慿曰子事臧文仲武仲
及孺子容此三大夫孰賢對曰臧氏家有守龜名曰蔡
文仲三年而為一兆武仲三年而為二兆孺子容三年
[003-11a]
而為三兆憑從此見之若問三人之賢與不賢所不敢
識也孔子曰君子哉漆雕氏之子也其言人之美也隠
而顯言人之過也㣲而著知如不能及明如不能見孰
克如此
   衞石祁子
石祁子衞大夫也十二年冬猛獲出奔衞宋人請于衞
衞人欲勿與祁子曰不可天下之惡一也惡於宋而保
於我保之何補得一夫而失一國與惡而棄好非謀也
[003-11b]
衞人歸之閔公二年狄伐衞衞懿公好鶴鶴有乗軒者
將戰國人受甲者皆曰使鶴鶴實有禄位余焉能戰公
與祁子玦與寗莊子矢使守曰以此賛國擇利而為之
與夫人繡衣曰聽於二子及狄人戰衞師敗績遂滅衞
齊桓公封衞于楚邱衞國忘亡文公大布之衣大帛之
冠務材訓農通商惠工敬敎勸學授方任能元年革車
三十乗季年乃三百乗
   齊陳完
[003-12a]
陳完字敬仲陳厲公之子二十二年陳人殺太子禦寇
公子完奔齊齊侯使為卿辭曰羇旅之臣幸若獲宥及
於寛政赦其不閑於敎訓而免於罪戾弛於負擔君之
惠也所獲多矣敢辱髙位以速官謗請以死辭使為工
正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辭曰臣卜其書未卜其
夜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於
淫仁也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占之曰吉是謂鳯凰于
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陳厲公生敬仲其少
[003-12b]
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陳侯使筮之曰是謂觀國之
光利用賔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
此其身而在其子孫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大嶽之後
也山嶽則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及陳之亡
也陳桓子始大於齊
賛曰管仲辱囚而不死知有鮑叔存焉無鮑叔則無管
仲故舉賢之功尚矣管仲相桓公一匡天下身没未幾
而齊大亂豈禮法不身先乎以管仲桓公之賢不能慮
[003-13a]
陳氏於其始及其成也景公晏子何救哉曹劌閭巷之
人耳而知忠屬可以一戰者先王使民樂為之死唯其
誠而已柯之盟公羊以為曹子榖梁以為曹劌考其時
事盖劌也太史以為曹沫其聲之誤邪臧文仲之賢不
稱於仲尼而魯人師其言以為死而不朽盖非立徳立
功者也立言者也石祁子有碏之風哉
 
 
[003-13b]
 
 
 
 
 
 
 
 春秋臣傳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