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567 桐山老農集-元-魯貞 (WYG)


[003-1a]
欽定四庫全書
 桐山老農集卷三
             元 魯貞 撰
 雜著
  題趙章泉詩後
未亂前程希茂携趙章泉詩二紙求予書其後置之箧
笥中未及歸而盗起又十年矣予家所藏書為之一空
暇日拾所遺簡册中惟此詩尚存欲訪希茂歸之而已
[003-1b]
亡一日徐文淵至予家書程公謹所賦萬青軒詩予因
思此詩可以歸之公謹蓋公謹於希茂為一家而其尊
人紫崖先生嘗與章泉逰故也詩者吟咏性情優㳺和
平優㳺不迫至於用字生澁鍊句强硬使人讀之激唇
刺吻而無味此宋末詩人之失亦其習之然也然此詩
所謂忘寢宵興不廢簡編者可見古人為學雖老而不
輟也吾徒見之當可以自警故書以復其巻于公謹焉
  贈龍文
[003-2a]
夫何少華之峻高兮參列星而為侔埶廣大而盤踞兮
氣滛溢而上浮凌昊空之岌嶪兮廓回環以綢繆建雄
標於鴻濛兮起太虚而獨抽層峰湧而流躍兮翠草爛
而不收儲元精而下注兮産瓊液於靈湫石嶙峋以硱
磳兮若繚垣之四周森駢交於矗起兮隂霏微而欲流
白玉以為底兮蓄清泉之幽幽映峭壁而揺蕩兮羅織
紋之潏潏視若淺而實深浸澄潭之積雪玉色交以映
人兮絶纎埃之清潔雨彌旬而不漲兮日流金而不竭
[003-2b]
極瑩净而無瑕兮含内柔之明徹誕白顆之轇轕兮接
素彩於明月發寒威之凜冽兮解人世之炎熱信兹山
之精神兮奚至斯而融結惟神龍之育質兮稟純陽之
昭晰象乾道之變化兮諒潜飛之有節集衆美于厥躬
兮塊獨處此貝闕妙感通之無方兮亘萬古而不滅望
天津之浩洋兮波瀰漫而無涯神物雜遝乎其中兮涵
星宿之光輝若東海之最鉅兮積太隂以浸之蓬壺欝
其中峙兮環弱水之逶迤群仙往來乎其上兮折三花
[003-3a]
而娛嬉龍皆外而勿居兮處此山之清奇山有似乎蓬
壺兮水有似乎天池故神龍之自處兮孰大小之能窺
惟無求于欲兮廓澹然而無為世有求於吾龍兮願作
雨以潤穡歳八月之旱兮衆禱祠之以惕召屛翳以先
驅兮豐隆奔而效職雷塡塡而先後電閃閃以交織戒
風伯以清塵雨師群以相逆沃焦土以沛澤兮忽煩熇
之屛跡錫農夫以西成兮實神龍之大德聞兹美而遂
往兮吾將憑虛而附翼攬予轡而南行兮御清風之揚
[003-3b]
揚盻少華之巍巍兮隨飛雲以翺翔至黃石而一息兮
旦予將至于仙鄉近靈境而止宿兮肅予中而清静久
離群而自晦兮不與世以相競憫人生之須臾兮老冉
冉以來迎闡九陽之緒言兮知金丹之延命歴火候之
周天兮凢十月而入聖質兹聞於神龍兮庶脩行之有
定上寥寥而混茫兮下肅肅而凝瑩日杳杳而無見兮
耳寂寂而無聽叩靈洞而陳詞兮惟神龍其予應
  故高節書院山長徐公墓誌銘
[003-4a]
夫人之為學内之修諸身外之修諸政修之身者我之
所可必施之政者非我所能必雖不能必茍能行之於
家則家猶國也君子之觀人見其能治家則知其能治
國也予嘗求之今之人得故高節書院山長徐公焉衢
之徐葢偃王之後也韓子所謂散之徐揚二州之間者
公諱某字某五代末有諱榮者仕至中奉大夫始居開
化之芹川八世孫飛習文武藝宋理宗時貢補文武二
學試武舉挽二石弓弓折以此見黜遂不仕號白雲處
[003-4b]
士次子丙承信郎浙東路分有子二人長紹中漕武為
進勇未及受郎官而卒次懿和初烏江縣尉有子六人
公其次子進勇無子以公為後未幾一兄亡一弟出繼
同居者四人處事一以烏江為法事母孔氏至孝溫凊
定省未嘗少懈兄弟將析家産公合得半因喟曰吾獨
有家産之半彼三弟者何以為飬遂於其田十取其四
以其六歸之三弟又以所得若干為飬母之資令㓜弟
司其出入一無所問又謂三弟曰吾産旣厚凡官府之
[003-5a]
供給親戚之往來爾無預也居常怡怡無間言鄉黨稱
其孝弟待人接物以信人有急難則救之有匱乏則周
之逋有負不能償者則免之人懷其惠欲有所為則人
争趨之里有争來就公決公為剖其是非咸悦服以解
其為人沈黙寡言寛而有容大德間有以茂材薦公者
省除常山縣敎諭秩滿調餘姚州高節書院山長將之
任以丁父憂旣終其喪不復為仕進計築宅於故廬之
西偏以居又葺二廬以居二子竹木花果交植屋之前
[003-5b]
後可以娛目可以悦心菽粟雞豚足以供祭祀採山釣
水足以待賓客三弟子姪足以供使令優游自適足以
樂天年所謂為政其在斯與予聞人有善行而不得用
於時者子孫必昌公子曰蘭曰華與予逰好學而文其
兄弟衆多予雖未獲盡見而皆向學子孫之昌未艾也
公生宋壬申没于後至元辛巳年七十葬于大石潭祖
壟之右父即進勇祖即路分曾祖即白雲處士娶劉氏
子四人女二人孫八人華以公之行求予銘遂述其事
[003-6a]
而為之銘曰
人之有為而不用時于其一家見之設施由小覘大國
亦如之以公之材而止于斯豈非命耶為善者報有子
有孫詩書攸好曰蘭曰華前唱後和兄弟衆多不弱一
个將有顯者以大其家人定勝天斯其匪誇石潭之阜
草鬰松茂伐石刻詩以期厥後
  故遂安縣主簿孔世廣墓誌銘
孟子有言君子之澤五世而斬葢為常人言耳若聖人
[003-6b]
之澤雖百世猶未艾也豈止五世而已哉今觀孔君之
行尤信君諱灝字世廣去先聖五十有三世去宋御史
中丞諱道輔九世中丞之孫諱傳随高宗渡江賜居衢
州贈中奉大夫生端問奉新縣丞奉新生璹漳州錄事
錄事生攄銅陵縣丞君之曾祖也銅陵生應發武寧知
縣君之祖也武寧生紹字成叔君之父也少工詞賦有
聲宋末官從政郎工刑部架閣元初革命以先生為西
安縣達嚕噶齊不任再辟清節書院山長又不任娶徐
[003-7a]
氏先没再娶王氏生三男㓜則君也君早孤奉母以孝
聞由孔氏恩例得寧國路學正轉政和縣苦竹寨巡檢
丁内艱服闋海寧州儒學敎授憲司帥閫以掾辟不就
家居時四方盗起江浙叅知蘇天爵㧾兵過衢選主西
安簿轉餉給軍有功升江山縣尹尋勑授將仕佐郎建
德路遂安縣主簿蒞政數月治有成績忽嬰微疾遂至
大故思朴自䕶喪以歸君㓜聰敏嗜學心事坦夷外無
崖岸雖有聞不自大恭儉慈仁生於至元甲午八月十
[003-7b]
有二日終於至正乙未九月三日年六十二娶劉氏安
康郡侯之孫男三人思朴思模思森女二人孫男一人
克喆以明年丙申十二月庚申葬于西安縣之西溪源
銅陵墓側劉氏生於壬寅七月二十一日没於乙亥十
二月初八日年五十八附葬西溪之源思朴以君之行
實來乞銘貞與孔氏交三世矣遂不辭謹述其事而論
之曰自聖人至君五十有三世矣而君之兄弟皆彬彬
有學食祿于時以世其家所謂聖人之澤雖萬世猶未
[003-8a]
艾者也銘曰
三衢孔氏自中奉始曲阜太末二宗對峙代有顯人
不替厥緒聖人之澤百世不已惟遂安君克紹厥美
設教縣庠縣庠以舉轉餉給軍其績愈偉由是而升
佐政百里為治有方建立綱紀天命有定一疾遽死
嗚呼痛哉九京莫起西溪之源厥土剛只卜葬于茲
附以劉妣聖人之澤譬諸流水出為溪澗瀦為沼沚
將有瀦者其在孫子其在孫子作詩以企
[003-8b]
  程道夫墓誌銘
予嘗銘則明之墓矣後十有九年程容以其父道夫
之行來求銘則明弟也道夫兄也旣銘其弟不銘其
兄不可道夫姓程氏諱寜其先成王時庶子伯爵於
廣平程國國亡後復以為氏至晉鎮東將軍元潭守
新安居歙之黄墩卄九世孫伯之徙居開化之龍山
道夫其裔孫也道夫兒時有大人志及長勤儉理家
能稱父母之意父母終喪祭以禮服闋人意道夫必
[003-9a]
分兄弟而食乃相語吾兄弟既不分於親在之日今
乃分於親終之後乎各以所有共為出入或以役事
當詣縣若府兄弟互往事己不私留財縣令以其友
愛之篤也名其堂曰怡怡以表之故廬燬復創新居
高明清塏置琴棋圖史其中前後植花木毎當春芳
繞砌秋月籠軒命斚歌風壎箎互和賔親至則欵之
盡歡教子姓以禮義敦柔行端確閨門嚴族姓和喜
怒不形雖甚恚能容里人争鬭公為折中皆得其平
[003-9b]
公生於某年某月終於家年七十公與弟生同氣死
不忍異穴與弟合葬遯山之岡子三人容起挺孫六
人曾孫三人時至正八年九月庚申也父器祖伯從
曾祖埏吾聞漢時姜肱弟兄友愛常同卧起而田氏
不忍析産庭下荆樹復榮世降俗薄有視兄弟如路
人者有如㓂讎者聞道夫之風可以愧矣此予之所
以既銘其弟又銘其兄也銘曰
鄉鄰有鬭披髪相救胡今兄弟相視若㓂至于急難
[003-10a]
乃等嬉戱婦有後言反唇而稽天倫之斁如波之靡
頽逸潰散不可陳只不有知者孰為作新龍山程氏
兄弟二人弟敬其兄兄友其弟兄語弟從弟行兄繼
邑有令尹名堂怡怡表于鄉里俾民效之民之效之
自程氏始彼不弟者胡不愧死吉日良時卜云其臧
兄弟合葬遯山之岡伐石作詩用昭厥美咨爾後人
毋墜成緒
  代方平叔祭江寧縣尹鄭邦寧文
[003-10b]
惟公抱有用之才蘊有為之志處富而好禮結交而尚
義見敏而明氣剛而智待宗族以和周貧困以利接人
以誠而賓客歡待下以誠而家事治樂道以飬高懷仁
而慕義為善若不足獨立而不懼謂宜室家之胥慶而
享壽之耆頥豈期一疾而命止於斯謂宜有位而能祿
豈知世道艱而不得見之設施嗚呼痛矣哉某等萍梗
之踪東西無依一旦相見遂結新知意氣之同有若蓍
龜朝夕居處欣戚同之公乎奈何九京之歸哀動于中
[003-11a]
有泪漣洏生也倐忽薤露生悲白楊蕭踈寒風凄其想
像音容邈不可追公乎有靈來舉予巵尚饗
  謁武夷精舍祭文
維昔聖賢繼天立極厥綂承承而靡有惑於皇宣聖乃
集大成孟受思業孔道以明自是而降大音絶響異言
啾嘵千岐並往道則如砥夫豈人遠胡然却行不畏日
晚遐哉邈矣誰紹絶學帝實惠民是生先覺周發其微
伊洛達之先生嗣興推而廓之猗歟先生篤實剛明深
[003-11b]
探詳辨黙契力行悠然千載獨會于心述經立言紹于
斯今諺所謂祥景星鳯凰至於用世曷有曷亡生以為
命不如稻粱一或有違孰不遑遑有炳遺訓至理孔彰
貽爾來者飢饔渴漿兹溪之曲巋然厦屋有寢有堂公
手所築貞來再拜瞻仰太息遺墨在梁猶見顔色神倐
來逰千崖以秋風生澗響雲行山幽神聿其歸棟雨霏
霏烟鎻岩扄鶴唳林悲酌溪之泉酹以遺像侑以詩歌
庶幾來享
[003-12a]
  弔嚴子陵祭文
歲己未之仲冬兮予舟行乎嚴瀬經先生之釣磯羗四
顧而興慨冐埀堂以逰目兮覽山川之勝槩豅束而湍
激兮沙與石而相磕山岋岋以旁圍兮水渺𣺌而來㑹
頵石矗以造天兮奔雲結而為蓋叩先生之遺跡兮恍
髙風之猶在昔炎劉之中葉兮薫與蕕之雜揉偭通衢
而不騁兮反彳亍於蓁莾捐蘭芷於笥外兮羗以為不
芳也擷蕭榝以充佩兮曰此為良也大厦之傾兮非一
[003-12b]
木之可支江河之竭兮豈線流之能輸道之不行兮時
不可為也遂全身以遠害兮亦先生之宜也迨故人之
龍飛兮復炎祚於旣滅胡頓然而忘之兮曾不屑於一
謁懷珎以自潜兮詭跡以自絶曁旁求之旣遍兮始為
君而一至何狂態之猶故兮感天象之呈異終然衮冕
之榮兮不易山林之志退復從於初服兮不求聞逹於
斯世皇天之生賢哲兮固將以之而覺斯民舉皆封已
以高尚兮又何賴乎斯人昔夫子之遑遑兮亦豈其有
[003-13a]
他故見赤子之呱呱兮將為之乳哺彼沮溺之並耕兮
曾不足以語此而楚狂之過門兮又何歌之為訾是以
聖人之道兮貴時中而後止周天下而不遇非聖人之
眞情豈忍遽棄乎斯世兮曰吾道之不行使先生而悟
兹兮胡為而至斯哉將猋舉以響應兮䇿奇勲於雲臺
奈何其不然兮獨高尚之不可回雖不周于古道兮抑
亦可以為清矣彼射郤以抵𡾟兮惟恐容身之無所惟
先生之高視兮曾何足以芥蔕萬鍾之不屑兮又何有
[003-13b]
於成敗斯其所以為先生兮雖千載猶未沫苟致君於
當時兮未必芳名之如斯重曰前先生之避世兮吾無
能以議為後先生之獨善兮爰結辭以問之
  祭葉蟾心文
歎人生之須臾兮時旣往而不返質萎弱而莫恃兮旦
遒忽而遂晚歎濁世之紛汚兮競蚊蚋之縱橫羗欝結
之無解兮獨欿切而屛營夜漫漫而不寐兮氣涫&KR1594
若驚志惝惘而不舒兮愧獨此而勞生願逍遙以遠舉
[003-14a]
兮從赤松而登仙服醇粹以保神兮長恬愉以引年去
&KR0381之煩寃兮超衆患之牽纒何兹願之未果兮遭塵
網之拘攣美高人之化羽兮若有得乎自然坐寥寂而
遂徂兮形枯槁而日朘遠末路之汶汶兮去故鄉之翩
翩舍嗜欲之怦怦兮離形智之翾翾乘太虚之鴻濛兮
與坱圠以周旋漠清静以廓落兮澹無為而不遷彷彿
至乎清都兮造閬風而留連神浩蕩而娛嬉兮凌天池
而孤騫保厥美而不放兮仍丹丘之綿綿惟高人之在
[003-14b]
世兮當覲君之龍顔被紫衣之披披兮帶黃金之珊珊
綰墨綬於㑹昌兮留遺愛於南寰旣致仕而飬高兮日
徜徉于溪山忽云疾而遽亡兮呌浮雲而不聞瞻高風
而太息兮涕交頥之沄沄林蕭條而無聲兮野曠蕩又
無人風颯颯而申寒兮嚴霜下此秋旻衆芳黯黯而將
謝兮値鵜鴂之悲鳴白日晼晼而遂西兮列星出而極
明月去望而銷鑠兮夜逴逴而已𡨕悲蕙華之旖旎兮
從風雨以飄零華紛委以變色兮枝萎黃而樛橫聽蟋
[003-15a]
蟀之呻唫兮雁繽繽而南征痛高人之日遠兮中瞀亂
之幽幽羞蕙肴之&KR0008&KR0008兮奠桂酒之瀏瀏采蘭英以為
蔬兮屑瓊枝以為餱兹陳辭之耿介兮靈庶幾而少留
尚饗
 
 
 
 
[003-15b]
 
 
 
 
 
 
 
 桐山老農集卷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