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h0052 書法離鈎-明-潘之淙 (WYG)


[008-1a]
欽定四庫全書
 書法離鈎卷八     明 潘之淙撰
  賞鑒
辨古人墨迹當觀其用筆雖體制飄逸興思不同其法
一也有如真書宜逐筆拆看不可全以紙色體勢言之
響榻偽墨迹用紙加碑帖上向明處以遊絲筆圏郤字
畫填以淡墨謂之響榻然圏隱隱猶存其字亦不精彩
唐肅誠偽為古帖示李邕曰右軍真迹邕欣然曰是真
[008-1b]
物誠以實告邕復眎曰細㸔亦未能好以此論之古帖
前墨未易辨也
古墨迹紙色必表古而裏新贋作者用古紙浸汁染之
則表裏俱透㣲揭視之乃見矣
東坡云辨書之難正如聽響切衇知其美惡則可自謂
必能正名之者皆過也
蘭亭帖世以定武本為第一金陵清涼本為第二其定
武本薛珦别刻石易去宣和間於薛珦家入禁中建炎
[008-2a]
南渡不知所存清涼本洪武初因寺入官其石留天戒
寺僧金西白盜去後事發其僧繫獄死石遂不知其處
山谷云蘭亭叙艸王右軍平生得意書也反復觀之略
無一字一筆不可人意摹寫或失之肥痩亦自成妍要
各存之以心㑹其妙處爾
又云觀其筆意右軍清真風流氣韻冠映一世可想見
也今時論書者憎肥而喜痩黨同而妬異曽未夢見右
軍腳汗氣豈可言用筆法耶
[008-2b]
弇州云蘭亭如聚訟自宋已然即以定武一石言之有
肥者有痩者有五字未損者有五字損者何子楚王明
清謂唐時諸供奉榻此帖獨歐陽率更逼真石留之禁
中他本在外爭相摹榻而歐本獨不出耶律德先入汴
得而棄之殺胡林流轉李學究家以至復入公庫所謂
未損本也定武薛帥子紹彭摹之他石以應世購潛易
古刻於湍流落左右五字㣲劖一二筆藏於家大觀中
人主知之取進御龕之宣和殿壁師陷諸珍寳悉逐而
[008-3a]
北而此獨留宗汝霖得之以進光堯至維揚而復失之
所謂損本也然則紹彭之所别摹者亦得稱未損本也
夫未損本既有兩種不易辨而先榻者又不可得蓋不
能不取極於損本矣
唐人臨褉帖自湯普澈馮承素趙模諸葛貞外其嚴整
者必歐陽率更而佻險者咸屬褚河南
太傅宣示帖為丞相始興公寳愛以授右軍右軍以授
王脩脩死從殉遂不傳傳者乃右軍别臨本梁武所謂
[008-3b]
勢巧形密勝於自運者也
外景樂毅俱有完本不完本完本則爛若舒錦不完本
則零若遺珠三復之餘覺不完者差勝二書見駁通人
幾成子朝之誣至有以為呉通㣲及王箸筆者此中尚
可容虞褚數人不知通㣲軰能辦之否
沈存中謂樂毅論是右軍手書刻石唐文皇將以殉葬
此殆是夢中語按此論乃右軍手書以貽子敬者至梁
武已疑其為摹迹而陳文帝時賜始興王貞觀中進御
[008-4a]
十三年命起居郎褚遂良排署至中宗朝太平公主攜
出以錦袋裝之後變起咸陽老嫗竊得為吏所迹廹而
投之爨下宋有二石本其一祕閣所刻其一髙紳學士
家所藏蓋它摹本之夀諸石者也
曹娥碑小楷則右軍軼塵行筆則蔡卞竭蹷矣不謂中
間尚藏北海其流利豐妍肉不欺骨自是可人
曹娥碑憔悴宛篤若花蕋漂流幼女捐軀於波間東方
朔贊遒逸瀟灑令人作天際真人想黄庭經象飛天仙
[008-4b]
人樂毅論象端人正士不得意
昔人謂洛神賦象凌波神攷趙呉興孟頫謂所得之陳
集賢者十三行僅二百五十字繫晉麻紙字畫神逸墨
彩飛動為天下法書冠又謂宣和書譜所藏末有栁公
權䟦語者其行字筆意皆同而小乏韻且繫唐硬黄紙
定以為臨本無疑
東坡云唐太宗購晉人書自二王以下僅千軸蘭亭以
玉匣葬昭陵世無復見其餘皆在祕府至武后時為張
[008-5a]
易之兄弟所竊後遂流落人間在王涯趙延賞家涯敗
為軍人所刼剥去金玉軸而棄其書余嘗于李都尉瑋
處見晉人數帖皆有小印涯字意其為王氏物也
山谷云右軍嘗戲為龍爪書今不復見余觀瘞鶴銘勢
若飛動豈其遺法耶歐陽公以魯公書宋文貞碑得瘞
鶴銘法詳觀其用筆意審如公説
佛遺教經一卷不知何世何人書或曰右軍羲之書此
書在楷法中小不及樂毅論耳清勁方重蓋度越蕭子
[008-5b]
雲數等頃見京口斷崖中瘞鶴銘大字右軍書其勝處
乃不可名貌以此觀之良非右軍筆畫也若瘞鶴碑斷
為右軍書端使人不疑如歐薛顔栁數公書最為端勁
然纔得瘞鶴銘髣髴爾唯魯公宋開府碑痩健清㧞在
四五間
智永真艸千文崔氏所藏真蹟薛嗣昌刻之長安漕司
者翻本尚完好但太痩生耳
今世惟歐陽醴泉銘多舊本當是宋人好臨倣其書而
[008-6a]
石堅緻耐拓耳
人傳懷仁聖教序為借内府右軍書集成者不知集與
習通乃懷仁習右軍之字而書非拘拘集湊也若使集
湊則三五字已不免補綴之痕彼其鋒芒映帶章法掩
抑又何竒也且其墨蹟乆藏項氏近歸武陵楊脩齡侍
御其字備極八法之妙真墨池之龍象蘭亭之羽翼哉
淳化帖宋太宗搜訪古人墨迹於淳化中命侍書王箸
用棗木板摹刻十卷於祕閣各卷尾篆書題云淳化三
[008-6b]
年壬辰嵗十一月六日奉聖旨摹勒上石上有銀錠紋
用澄心堂紙李廷珪墨拓打手摹之而不汚親王大臣
則賜一本摹刻雖近肥俗然深得古意不見古蹟得此
足矣但人間罕得今世人所有皆轉相傳摹者
絳帖淳化之子尚書潘師旦用淳化閣帖増入别帖重
摹刻廿卷於絳州北紙北墨極有精神在淳化閣帖之
次其石比淳化帖本髙二字骨法清勁足正王箸肉勝
之失然駁馬露骨人未免羸痩之憾
[008-7a]
潭帖淳化之子寶月大師摹風韻和雅血肉停匀但形
勢俱圓乏峭健之氣慶歴間僧希白重摹本亦佳紹興
間第三次重摹者失真矣
太清樓帖大觀間奉旨以御府所藏真迹重刻於太清
樓較淳化帖有數帖多寡不同其中有蘭亭帖蔡京摹
刻京沈酣富貴恣意麤率筆偏手縱非復古意頼刻手
精工猶勝他帖耳卷尾題云大觀三年正月一日奉聖
旨摹上石
[008-7b]
太清樓續閣帖劉燾摹刻工夫精緻亞於淳化肥而多
骨求備於王箸迺失之麤硬遂少風韻
戲魚堂帖元祐間劉次莊以淳化閣帖十卷摹刻於臨
江卷尾除去篆題而増釋文頗為有骨格者淡墨榻尤
佳在潭帖之次
黔江帖秦子明於長沙借寳月古法帖摹刻石載入黔
江紹聖院乃潭人湯正臣父子刻石
東庫本世傳潘氏子析居法帖石分為二其後絳州公
[008-8a]
庫乃得上十卷絳守重刻下十卷足為一部名東庫本
其家亦復重刻上十卷足為一部於是絳州有公私二
本靖康兵火石竝不存金人重摹者蓋天淵矣
鼎帖廿卷紹興廿一年武陵丞趙銍與子濬編次者也
較諸帖増益最多中間有右軍黄庭他本所無石硬而
刻手不精雖博而乏古意
賜書堂帖宋宣獻公刻於山陽有古鐘鼎欵識文絶妙
但二王帖未精石已不存後又重摹
[008-8b]
蔡州帖蔡州臨摹絳帖上十卷刻石出於臨江潭帖之

彭州帖彭州亦刻歴代法帖十卷不甚精彩紙類北紙
汝州帖乃摘諸帖中字牽合為之每卷尾有汝州印後
㑹稽重摹謂之蘭亭帖
脩内司帖淳熈間奉旨以御府珍儲刻石禁中卷尾題
云淳熈二年乙巳歲二月十五日脩内司恭奉聖旨摹
刻上石亦名祕閣續帖
[008-9a]
利州本慶元中以戲魚堂帖并釋文重刻石於益昌釋
文字畫較臨江帖稍大
泉州帖完善本雖少遜於大觀絳帖比之他刻亦大徑
庭凡泉刻第五卷智果而後缺十餘幀其他不爾也
甲秀堂帖廬江李氏刻前有王顔書多諸帖未見後有
宋人帖亦多
星鳳樓帖尚書趙約刻於南康曹士冕摹勒工緻有餘
清而不濃亞於太清續帖者也
[008-9b]
羣玉堂帖韓侂胄刻所載前代遺迹亦多有宋人書
寳晉齋帖宋米元章芾手摹二王以下真蹟入石者也
凡閣帖所載俱置之人皆謂元章特妙臨摹又工作古
書畫色以真贋本併示人人徃徃不能辨此帖雖古意
藹然而不能脱米家腕法
百一帖王萬慶摹刻筆意清遒雅有勝趣恨刻手不精

二王帖許提舉刻於臨江摹刻極精
[008-10a]
章艸千文集書家定為漢章帝書而後人復定為杜度
書不知章艸言以之通章奏耳千文乃梁周興嗣取右
軍帖中所有千字作韻語章帝時那得有之疑只是蕭
子雲之最得意者
孔明對𤣥德語章艸法甚妙不知與王中令書先後要
皆為妙墨蓋融㑹張芝索靖兩家骨肉豐殺略相宜爾
索征西筆短意長誠不可及今人作字大概筆多而意
不及
[008-10b]
智果善學書合處不減古人然時有僧氣可恨羊欣書
舉止羞澁蕭衍老翁亦善評書也
宋儋筆墨精勁但文詞蕪穢不足發其書
王侍中學鍾繇最近真行皆妙
昨遂不奉恨深帖有秦漢篆筆中令自言故應不同真
不虗爾中令書中有相勞苦語極佳讀之了不可解者
當是牋素敗逸字多爾觀其可讀者知其爾也米元章
專治中令書皆以意附㑹解説成理故似杜元凱春秋
[008-11a]
癖耶
大令艸法殊廹伯英淳古少可恨彌覺成就爾余嘗以
右軍父子草書比之文章右軍似左氏大令似莊周也
王㑹稽初學書於衛夫人中年遂妙絶古今今人見衛
夫人遺墨疑右軍不當北面蓋不知九萬里則風斯在
下耳
右軍筆法如孟子道性善莊周談自然無不如意
王中令人物髙明風流𢎞暢不減謝安石筆札佳處濃
[008-11b]
纎剛柔皆與人意㑹貞觀書評大似不公去逸少不應
如許逺也
王謝承家學字畫皆佳要是其人物不凡各有風味耳
張長史郎官㕔壁記唐人正書無能出其右者故艸聖
度越百家無轍迹可尋懷素見顔尚書道張長史書意
故獨入筆墨三昧
盛𫝊顔公書得長史筆法僧懷素見公自矜得折釵股
筆顏公言折釵股何如屋漏痕懷素起捉公手云老賊
[008-12a]
盡之矣觀魯公乞米乞鹿脯帖與郭令書祭姪文皆當
與王中令雁行耳懷素艸莫年乃不減長史蓋張妙於
肥藏真妙於痩此兩人者一代艸書之冠冕也
樂毅論舊石刻斷軼其半者字痩勁無俗氣後有人復
刻此斷石文摹傳失真多矣完書者是翰林侍書王箸
寫用筆圓熟亦不易得如富貴人家子非無福氣但病
在韻耳
東方曼倩畫贊筆圓静而勁肥痩得中但字身差長蓋
[008-12b]
崔子玉字形如此前軰或隨時用一人筆法耳
道林嶽麓寺詩字勢豪逸真復竒崛所恨工巧太深耳
少令巧拙相半使子敬復生不過如此禁中板刻古法
帖十卷當時皆用歙州貢墨墨本賜羣臣元祐中親賢
宅從禁中借版墨百餘本分移宫僚但用潘谷墨光輝
有餘而不甚黟黒又多木横裂紋士大夫不能盡别也
北墨多用松烟色青北紙横紋其質鬆厚不甚染墨拂
之如薄雲過青天凡北碑皆然不用油蠟南碑用油墨
[008-13a]
色純黒用油蠟碑文贋墨皆倣此
 
 
 
 
 
 
 
[008-13b]
 
 
 
 
 
 
 
 書法離鉤卷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