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04 菩薩本行經--失譯 (T@UNKNOWN)




《佛說菩薩本行經》卷中


失譯人名〔今〕-【元】【明】今今附東晉錄


昔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有賢者名
曰須達,居家貧窮無有財產,至信道德。往
[002-0114a]
至佛所,頭面作禮稽首佛足,却坐一面聽
說經法。佛問須達:「在家之士當行布施、不布
施也?」


須達白佛:「當行布施。多布施耶?小
布施也?當以好意而布施耶?以不好意而布
施乎?」


佛告須達:「夫於布施,所施雖多而獲報
小;布施雖小而獲報多。何謂施多而獲報
小?雖多布施,而無至心、無恭敬心,不大歡喜、
貢高自大;所施之人,信邪倒見、非是正見,
不得快士;所施雖多而獲報小。猶如耕田
薄地之中,下種雖多,收實甚小。何謂施小
而獲大福?所施雖小,歡喜與、淨潔心與、恭
敬與、不望報與;所施之人,復得快士,佛及
辟支佛、沙門四道,應正見者;所施雖小獲報
弘大。猶如良田,所種雖小收實甚多。」


佛告
須達:「吾自憶念過去世時,此閻浮提有轉輪
王,名波陀[颱-台+犮]寧,王有千子,主四天下,此閻
浮提有八萬四千國。時,有一婆羅門名曰比
藍,身體金色端正無比,聰明智慧,天地變運
醫方鎮壓,上知天文,下察地理,中知人情,
一切典籍靡不貫達,為人仁愛慈愍一切。王
甚愛敬,八萬四千諸王及國人民,亦皆奉敬
以為師主。比藍大師為是大王,非是波陀
[颱-台+犮]寧。何以故?波陀[颱-台+犮]寧王治國正民,一一
諮啟比藍大師,爾乃教化,諸王臣民莫不歡
喜。於時,大王而從比藍啟受經典,亦復宣告
八萬四千諸小國王、群臣太子、一切人民,皆
從比藍諮受經典習學智慧。諸王臣民皆從
比藍啟受經典,莫不歡喜,皆言:『此是梵天
來化我等,為於好事。非是凡人。』


「於時,八萬四
[002-0114b]
千諸王受學智慧,心意開解皆大歡喜。八萬
四千諸小王人,持一白象金銀絞絡,駿馬
一疋亦金銀絞絡,牛一頭亦金銀絞絡,妙
女一人亦端正無比,七寶瓔珞服飾姝好,金
鉢盛銀粟,銀鉢盛金粟,琉璃鉢盛金粟,頗
梨鉢盛金粟,以金為車七寶莊飾,各各皆爾
有八萬四千,以用貢上比藍大師。


「爾時,大王波陀[颱-台+犮]寧,聞諸小王貢遺比藍,大用歡
喜:『我亦當復貢上比藍大師財寶。』即時,莊嚴
八萬四千玉女之等,七寶珠璣服飾姝妙瓔
珞其身,八萬四千白象純金絞絡飾,八萬
四千疋馬亦金銀絞絡,八萬四千頭牛盡金
莊校,八萬四千金鉢盛銀粟,八萬四千銀鉢
盛金粟,八萬四千琉璃鉢盛金粟,八萬四
千頗梨鉢盡盛金粟,八萬四千乘車盡金絞
飾,用上比藍。比藍受已,念此財寶象馬車乘
一切所有,皆悉非常而不堅固,白大王言:『財
產所有皆悉非常摩滅之法,我不用之,意
欲布施濟諸窮乏。』


「王聞其言大用歡喜,告勅
群臣擊鼓宣令:『閻浮提內,貧窮孤老、婆羅門
梵志皆悉來集,比藍即設大檀。』人民聞令雲
興而集,強弱相扶皆悉來至。於時,比藍欲澡
婆羅門手,傾於軍持而水不出,大用愁憂。
『今我大祠將有何過?意不清淨?所施不好?以
何等故而水不出?』即時,天人於虛空中語比
藍言:『汝今布施大好無比,其心淨潔無能過
者,汝之功德天下第一無過上者,但所施人
盡是邪偽倒見之徒,非是清高快士之輩,而
不堪任受汝澡敬,以是之故水不出耳。』於是
[002-0114c]
比藍聞天人語,意便開解即作誓言:『今我所
施用成無上正真之道,審如所願者,令我瀉
水當墮我手中。』作誓願已訖,便傾澡瓶,水
即來出自墮掌中。諸天空中讚言:『善哉善
哉!如汝所願成佛不久。』


「爾時,比藍布施貧乏,
衣被飲食一切所須。十二年中,象馬珍寶玉
女之等,盡用布施無所藏積。」


佛告須達:「爾時
比藍婆羅門者,今我身是。而我爾時,所施亦
好、其心亦好,受者不好,所施雖多獲報甚少。
而今我法真妙清淨、弟子真正,所施雖少獲
報甚多。於是比藍十二年中所作布施,及閻
浮提一切人民行於布施,計其功德,不如
布施一須陀洹人,其福甚多過出其上。設
施百須陀洹并前比藍所施閻浮提人,所
得福報,不如施一斯陀含人,其福甚多亦
過其上。正使施百斯陀含、百須陀洹、及前比
藍施閻浮提人,所得福報、不如施一阿那含
人,其福倍多過出其上。施百阿那含人、百斯
陀含、百須陀洹,并前比藍閻浮提人,所得福
報,不如施一阿羅漢,其福甚多過出其上。正
使施百羅漢、百阿那含、百斯陀含、百須陀洹,
并前比藍閻浮提人,所施功德,不如施一辟
支佛,其福甚多過出其上。正使布施百辟支
佛、百阿羅漢、百阿那含、百斯陀含、百須陀洹,及
前比藍施閻浮提人,所得功德,不如起塔、僧
房精舍,衣被床臥飯食供養,過去當來今
現在,四方眾僧沙門道士,給其所須,計其功
德,過前所作功德者上。雖起塔僧房精舍,施
辟支佛、阿羅漢、阿那含、斯陀含、須陀洹、并前比
[002-0115a]
藍閻浮提人,所作布施福德,不如施佛一
人,功德甚多不可復計。雖供養佛,起塔僧房
精舍,及辟支佛、阿羅漢、阿那含、斯陀含、須陀
洹,并前比藍閻浮提人,所施功德,不如有人
一日之中受三自歸、八關齋,若持五戒,所得
功德,踰過於前所施福德,百千萬倍不可為
喻。復以持戒之福,并合集前一切施佛功
德及辟支佛、四道之等,合前比藍閻浮提人
所施福德,不如坐禪慈念眾生經一食之頃,
所得功德,踰過於前百千萬倍。踰前比藍閻
浮提人所作布施,及施四道、辟支佛,起塔
僧伽藍,上至施佛,持戒坐禪慈念眾生,合
集其德,不如聞法執在心懷,思惟四諦、非常
苦空非身之法、泥洹寂滅,比前所作一切功
德,最尊第一無有過上。」


於是須達聞法踊躍
無量,身心清淨得阿那含道。唯有五金錢,
一日持一錢施佛,一錢施法,一錢施僧,一
錢自食,一錢作本;日日如是,常有一錢在,
終無有盡。即受五戒,長跪白佛言:「我今日
欲心已斷,處在居家當云何也?」


佛告須達:
「如汝今日心意清淨無復愛欲,汝還歸家問
諸婦女:『今我欲心已滅,汝等各從所樂。須
夫婿者恣從所好,若欲在此當給衣食。』」



達受教,為佛作禮,便還歸家問諸婦女:「我今
愛欲都已永盡無復欲事,汝等若欲須夫婿
者各隨所好,欲在此者供給衣食令無乏少。」
諸婦女等各各從意隨其所樂。


時,有一婦人,
[火*甬-用+刃/一]穀作[麩-夫+少],有䍧牴來抴[火*甬-用+刃/一]麥,不可奈何,捉
𢱦火杖用打䍧牴,杖頭有火著羊毛住,羊
[002-0115b]
得火熱用揩象廐,象廐火然并燒王象,象
身爛破便殺獼猴用拍象身。天於空中而說
偈言:


「 「瞋恚鬪諍邊,
 不當於中止,
 羯羠共相牴,
 蠅蛾於中死。
 婢共䍧牴鬪,
 獼猴而坐死,
 智者遠嫌疑,
 莫與愚人止。」」



波斯匿王勅臣作限:「自今以去,夜不得燃火
及於燈燭,其有犯者罰金千兩。」爾時,須達
得道在家晝夜坐禪,初人定時,燃燈坐禪,
夜半休息,鷄鳴復燃燈坐禪。伺捕得之,捉
燈白王:「當輸罰負。」須達白王:「今我貧窮
無百錢產,當用何等輸王罰負?」王瞋勅使
閉著獄中:「即將須達付獄執守。」四天王見
須達被閉在獄,初夜四天王來下語須達言:
「我與汝錢用輸王罰,可得來出。」須達答言:「王
自當歡喜意解,不須用錢。」為四天王而說經
竟,天王便去。到中夜天帝釋復來下就而見
之,須達為說法竟,帝釋便去。次到後夜梵
天復下見於須達,便為說法,梵天復去。


時,
王夜於觀上見獄上有火光,時,王明日即便
遣人往語須達:「坐火被閉而無慚羞,續復燃
火。」須達答言:「我不燃火,若燃火者當有
烟灰表式。」復語須達:「初夜有四火,中夜
有一火倍大前火,後夜復有一火遂倍於前;
言不燃火,為是何等?」須達答言:「此非是火
也。初夜四天王來下見我,中夜第二天帝來
下見我,後夜第七梵天來下見我,是天身上
光明之焰,非是火也。」使聞其語即往白王,
[002-0115c]
王聞如是心驚毛竪。王言:「此人福德殊特乃
爾,我今云何而毀辱之?」即勅吏言:「促放出
去,勿使稽遲。」便放令去。


須達得出往至佛
所,頭面作禮却坐聽法。波斯匿王即便嚴
駕尋至佛所,人民見王皆悉避坐而起,唯有
須達心存法味,見王不起。王心微恨:「此是我
民,懷於輕慢見我不起。」遂懷慍心。佛知其意,
止不說法。


王白佛言:「願說經法。」


佛告王言:
「今非是時,為王說法。云何非時?人起瞋恚忿
結不解,若起貪婬耽荒女色,憍貴自大無恭
敬心;其心垢濁,聞於妙法而不能解,以是之
故,今非是時,為王說法。」


王聞佛語意自念
言:「坐此人故,令我今日有二折減,又起瞋恚
不得聞法。」為佛作禮而去,出到於外勅語左
右:「此人若出直斫頭取。」作是語已,應時,
四面虎狼師子毒害之獸,悉來圍繞於王。王
見如是,即大恐怖還至佛所。佛問大王:「何
以來還?」


王白佛言:「見其如是恐怖來還。」



告王曰:「識此人不?」


王曰:「不識。」


佛言:「此人
以得阿那含道,坐起惡意向此人故,是使爾
耳。若不還者,王必當危不得全濟。」


王聞佛語
即大恐怖,即向須達懺悔作禮,羊皮四布於
須達前。王言:「此是我民,而向屈辱實為甚
難。」須達復言:「而我貧窮,行於布施亦復甚
難。」


尸羅師質為國平正,為賊所捉。賊語之曰:
「言不見我,我當放汝;不者殺汝。」尸羅師質意
自念言:「今作妄語為非法事,若墮地獄誰當
放我?」作是思惟便語賊言:「寧斫我頭終不妄
語。」賊便放之。危害垂至,不犯妄語慎行正
[002-0116a]
法實為甚難。


復有天名曰尸迦梨,復自說:「我
受八關齋,於高樓上臥。有天玉女來至我
所,以持禁戒而不受之實為甚難。」


於是四
人各各自說如是,即於佛前而說頌曰:


「 「貧窮布施難,
 豪貴忍辱難,
 危嶮持戒難,
 少壯捨欲難。」」



佛說偈已重說經法,王及臣民皆大歡喜,為
佛作禮而去。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比留畔迦蘭陀尼
波僧伽藍,優連聚落有一泉水,中有毒龍名
曰酸陀梨,甚大兇惡,放於雹霜,傷破五穀
令不成熟,人民飢餓。時,有婆羅門,呪龍伏之
令不雹霜,五穀熟成。經有年載,此婆羅門,
遂便老耄呪術不行。爾時,有壯婆羅門,呪術
流利舉聲誦呪,雲便解散令不雹霜,五穀豐
熟。人民歡喜,語婆羅門:「在此住止,當共供
給令不乏少。」婆羅門言:「可。」便住。於彼常共
合斂,輸婆羅門不使有乏。


自佛來入國廣
說經法,人民大小咸受道化得道甚多。諸龍
鬼神皆悉為善不作惡害,風雨時節五穀豐
賤,更不供給婆羅門所須。婆羅門往從索
之,諸人民輩逆更唾罵而不與之。時,婆羅門
心起瞋恚:「蒙我恩力而得飽滿,反更調我。」欲
得破滅人民國土,便問人言:「求心所願云何
得之?」人語之言:「飯佛四尊弟子,必得從願
如心所欲。」


時,婆羅門即設飯食,請大迦葉、舍
利弗、目連、阿那律,飯是四尊至心作禮求心
所願:「我今持此所作福德,願使我作大力
毒龍破滅此國,必當使我得此所願。」


時,舍利
[002-0116b]
弗道眼觀之求何等願?知婆羅門心中所念
願作毒龍欲滅此國。時,舍利弗語婆羅門:「莫
作此願,用作龍蛇害惡身為?若欲求作轉輪
聖王,若天帝釋、魔王、梵王,盡皆可得;用此惡
身不好願為?」


時,婆羅門答舍利弗言:「久求此
願適欲得此,不用餘願。」時,婆羅門舉手五指
水即流出。時,舍利弗見其意堅,證現如此,
默然而止。


時,婆羅門及婦、二兒俱願作龍,死
受龍身,有大神力至為毒惡,便殺酸陀梨龍
奪其處住,便放風雨大墮雹霜,傷殺五穀
唯有草秸,因名其龍阿波羅利。婦名比壽
尼,龍有二子,一名璣鄯尼,人民飢餓死者
甚多,加復疫病死者無數。


時,阿闍世王往
至佛所,頭面作禮長跪白佛:「國界人民為
惡龍疫鬼所見傷害,死者無數,唯願世尊大
慈大悲憐愍一切,唯見救護禳却災害。」佛
即可之。


爾時,世尊明日晨朝,著衣持鉢入城
乞食,詣於龍泉食訖洗鉢,洗鉢之水澍於
泉中。龍大瞋恚即便出水,吐於毒氣吐火向
佛,佛身出水滅之;復雨大雹,在於虛空化成
天花;復雨大石,化成琦飾;復雨刀劒,化成
七寶;化現羅剎,佛復化現毘沙門王,羅剎
便滅。龍復化作大象鼻捉利劒,佛即化作
大師子王,象便滅去。適作龍像,佛復化作
金翅鳥王,龍便突走。盡其神力不能害佛,
突入泉中,密迹力士舉金剛杵打山,山壞
半墮泉中。欲走來出,佛化泉水盡成大火。急
欲突走,於是世尊蹈龍頂上,龍不得去。龍
乃降伏,長跪白佛言:「世尊!今日特見苦酷。」
[002-0116c]
佛告龍曰:「何以懷惡苦惱眾生?」龍便頭面
作禮稽首佛足,長跪白佛言:「願見放捨,世
尊所勅我當奉受。」佛告龍曰:「當受五戒為
優婆塞。」龍及妻子盡受五戒為優婆塞,慈心
行善不更霜雹,風雨時節五穀豐熟,諸疫鬼
輩盡皆走去向毘舍離。摩竭國中人民飽滿,
眾病除愈遂便安樂。


毘舍離人民疫病死者
甚多,聞摩竭國佛在其中降伏惡龍疫病消
滅,毘舍離王即遣使者往至佛所。於是使者
前至佛所,稽首佛足長跪白佛言:「王故遣我
來,稽首問訊如來大聖!我國疫死者甚多,唯
願世尊!大慈憐愍臨覆我國,勞屈光威望得
全濟。」


毘舍離國與摩竭國素有怨嫌,阿闍世
王聞毘舍離國疫鬼流行,大用歡喜。爾時,世
尊告毘舍離使:「我以先受阿闍世王九十日
請,而今未竟,汝自往語阿闍世王。」使白佛言:
「二國素有怨嫌,我今往到必當見殺。」佛告使
言:「汝但為佛作使,終無有能殺汝者也。」佛
重告使言:「語阿闍世王:『殺父惡逆之罪,用
向如來改悔故,在地獄中當受世間五百日
罪,便當得脫。』」


使即受教往詣王門,王及群
臣聞毘舍離使在於門外,咸共瞋恚,皆共議
言:「當截其頭、刓其耳鼻,碎其身骨當使如麪。」
使入到殿前大唱聲言:「世尊遣我到大王邊。」
聞是佛使,皆各歡喜。王問使言:「佛遣汝來,何
所告勅?」使便答言:「佛謝大王。所作惡逆殺
父之罪,用向如來懺悔之故,在於地獄當受
世間五百日罪,便當得出。唯當自責改往修
來,莫用愁憂。」王聞是語,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002-0117a]
「我造逆罪,在於地獄為有出期。」即遙向佛稽
首作禮。王語使言:「汝能為我致此消息,快不
可言。欲求何願,恣當與汝!」使白王言:「毘舍
離國疫病流行,欲得請佛光臨國界望得全
濟,唯願大王聽佛使去。」王即可之,便報使
言:「語汝大王,我從城門到恒水邊,修治道
路以花布地,羅列幢幡到恒水邊,舉國兵
眾侍送世尊到恒水邊;汝亦當從毘舍離城
平治道路而散花香,羅列幢幡到恒水邊,舉
毘舍離臣民兵眾,盡來迎佛到恒水邊。若能
爾者聽佛使去,不能爾者不放使去。」


毘舍離
使聞王所使,歡喜踊躍,即便辭還到於佛所,
頭面作禮白佛如是。佛即可之。


使便辭佛作
禮而去,還毘舍離白王如是。王聞所言大用
歡喜:「我曹國中亦須種福。」即便宣令平治道
路,從於城門到恒水邊悉令清淨,布散諸花、
燒眾名香、竪諸幢幡,毘舍離王舉國臣民,
椎鍾鳴鼓作眾伎樂,到恒水邊迎佛世尊,
持五百寶蓋貢上世尊。


摩竭國王亦復宣
令:「修治道路悉令清淨,布散花香、竪諸幢
幡到恒水邊。」與諸臣民舉國兵眾,椎鍾鳴
鼓作眾伎樂震動天地,持送世尊到恒水
邊,以五百寶蓋奉上世尊。


四天王、忉利天
王上至化應聲天王各各皆與無數諸天,各
齎天上異妙珍琦、雜種花香、若干伎樂,持五
百寶蓋來貢上世尊。第七梵天王上至首陀
會天,是諸天王各與無數諸天子等,各齎
天上雜妙香花若干伎樂,持五百寶蓋貢上
世尊。毘摩毘羅阿須倫王,與無央數阿須
[002-0117b]
倫民,持於眾寶雜種花香、若干伎樂,五百寶
蓋來奉上佛。娑竭龍王與無數諸龍眷屬,
各齎若干種香、作眾伎樂,五百寶蓋來奉上
世尊。合三千蓋,唯留一蓋,餘蓋受之。所留
一蓋者,持用覆護後諸弟子,令得供養。


當于
爾時,諸天、人民、龍、阿須倫,不可稱計來至佛
所,毘舍離王及諸臣民,皆言:「今佛當渡恒
水,我曹當共作五百船使佛渡水。」摩竭國
王及諸臣民,亦言:「今日佛當渡水,我曹亦
當作五百船令佛渡水。」諸天亦各作五百寶
船,諸阿須倫亦復共作五百寶船。于時,諸
龍自共編身作五百橋,欲令世尊蹈上而渡。


爾時,世尊見於諸天、一切人民、龍、阿須倫,各各
歡喜有恭敬心,欲使眾生普得其福,即便
化身遍諸船上;諸天,人民,龍,阿須倫,皆各
自見如來世尊獨在我船不在餘船。於是如
來渡水已竟,無數諸天畟塞虛空,散眾
名花、燒異妙香、作諸伎樂,人及諸龍并阿須
倫,皆亦如是散眾名華、燒眾雜香、作諸伎
樂,娛樂世尊歡喜無量。


于時,如來觀於三
界諸天人民,心懷歡喜踊躍無量供養如來,
世尊將欲說於前世本所修行菩薩道時,即
便微笑,五色光明從口中出,光有五分,一
一光頭出無數明,一一光頭有寶蓮花,一一
花上皆有化佛,一分光明上照欲界、色界、無
色界。三界諸天見其光明,又覩化佛皆悉
歡喜,各離欲樂、來詣化佛所聽說經法。無量
諸天聞說經法歡喜踊躍,皆各得道迹、往來、
不還、無著證者,發大道意入不退轉者。



[002-0117c]
分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在人道者,光明
化佛彌滿世界,一切人民見其光明又覩化
佛,瞋恚盛者忿意消滅皆發慈心,婬火盛者
欲心消除觀其瑕穢,愚癡盲冥皆悉醒寤解
四非常,牢獄繫閉悉皆放解,盲者得視,
聾者得聽,啞者能語,拘躄者得手足,癃
殘百病皆悉除愈。一切人民莫不歡喜,各離所
樂來詣佛所。時諸化佛各各說法,心意開解,
或得道迹、往來、不還、無著之果,發於無上正
真道意,堅住大乘不退轉者,不可稱計。



分光明照於一切餓鬼境界,光明化佛悉遍
餓鬼境界之處,諸餓鬼等見佛光明,自然飽
滿無有飢渴,身心清淨無諸惱熱。聞其說
法皆悉歡喜慳垢消滅,壽終之後皆得生天。


一分光明照於大千畜生境界,一切禽獸見
佛光明,皆悉歡喜善心自生。虎狼師子龍蛇
毒惡之心皆悉消滅,慈心相向不相傷害,壽
終之後皆生天上。


一分光明遍照大千地獄,
鐵圍山間幽冥之處莫不明徹,一切地獄眾
生之類見其光明,又覩化佛歡喜踊躍,火滅
湯冷,拷治酷毒皆得休息,冰寒獄中自然
熅煖。地獄眾生既得休息歡喜踊躍,諸化
佛等各為說法,心開意解,即時壽終盡得生
天。


當于是時,光明、化佛彌滿三千大千世
界,五道眾生皆得度脫。


凡於如來光明入處
各有所應:欲說地獄事,光從足下入:欲說畜
生事,光從足上入:欲說餓鬼事,光從脛踝入:
欲說人道事,光從䏶入:欲說轉輪聖王事,光
從臍入:欲說羅漢事,光從口入:欲說辟支佛
[002-0118a]
事,光從眉間入:欲說菩薩事,光從頂入:欲說
過去事,光從後入:欲說當來今現在事,光從
前入。


爾時,世尊現大變化,光明普照十方
世界,大千境界雨眾天花,無量伎樂不鼓自
鳴,諸天人民一切大眾,莫不歡喜倍加踊
躍。於是世尊還攝神足,光明便還遶佛三
匝,光從後入。無量諸天一切大眾,異口同
音讚歎:「如來功德巍巍難量,不可思議乃如
是乎!」


於是阿難長跪叉手,前白佛言:「佛不妄
笑,笑必有因。今日世尊欣笑如是,將欲自說
先世宿行。」


佛告阿難及諸大眾:「乃昔過去
久遠無量無數世時,此閻浮提有轉輪王,名
修陀梨鄯寧,王四天下,此閻浮提八萬四千
諸小國王,八萬四千城。王有七寶:一金輪
寶,輪有千輻,縱廣四十里,周匝百二十里,
王欲行時輪在前導,不賓伏者金輪自然在
頭上旋,自然降伏不用兵仗。二摩尼珠寶,
著於幢頭,晝夜常照千六百里。三白象寶,
其象身體優脩姝好白如雪光,王乘其上自
然飛行,一食之頃周四天下。四紺馬寶,朱
色髦尾,王乘其上一食之頃遍四天下。五
典兵臣,王意欲得百千萬兵,自然而至。六典
藏臣,王意欲須金銀七寶衣被飲食,披其兩
手七寶財產一切所須,隨意所欲從手中出
而無有盡。七玉女寶,端正無比猶若天女,
無有女人瑕穢之垢,身體香潔如優鉢花,
王意欲得清涼之時,身自然冷,欲得溫時,身
自然溫,聲如梵聲常能使王歡喜踊躍,名曰
玉女寶。王有千子勇猛無比。


「王欲出時,七寶
[002-0118b]
大蓋常在其頭上,七寶隨從,群臣無數導
從前後,百千伎樂其音和雅,巍巍堂堂不可
稱計。王千子中其最小者,見王如是,問其母
言:『此何國王巍巍如是?』其母答言:『此是修
陀梨鄯寧大轉輪王,主四天下,汝之父也。
不識之耶?』太子報言:『我當何時,應得為王?』
母復答言:『王有千子,汝第一小,不應得王。』
太子復言:『若不應得為王者,何用在家作白
衣為?』即便長跪白其母言:『願聽出家作沙
門,詣山澤中學於仙道。』母即聽之,其母告
言:『若汝思惟所得智慧,必還語我。』兒即許
之。


「即便剃頭而著袈裟,詣於山澤精進坐
禪思惟智慧,內解五陰、外了萬物皆悉非常,
一切受身眾苦之器,飛輪王帝豪[雋-隹+倠]世主三
界尊榮,猶若幻化空無吾我,緣會則有緣離
則無,皆從癡愛因有諸行,以有諸行受一
切身,五道之分便有眾苦。若無癡愛則無諸
行,以無諸行則無五道,以無五道則不受
身,以無有身眾苦便滅。思惟如是,霍然意
解成辟支佛,飛騰變化六通清徹無所罣礙。
如其本誓便還見母,現其神足身昇虛空經
行坐臥,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上出火、身
下出水,分一身作百作千作萬無數,還合為
一。其母見之歡喜踊躍頭面作禮。母復問言:
『從何所而得飲食?』答言:『乞匃自存。』母復白
言:『莫更乞食,當受我請。從今以往在此園中
住,願當日日受我飲食,亦當使我得其福
德。』時,辟支佛便受母請住於園中,其母日日
自往飯之。於彼園中經涉數年,思惟身分
[002-0118c]
瑕穢不淨,身為苦器何用此為?便捨身命
入於泥洹而般泥洹。其母即便耶旬起塔花
香供養。


「王於異時,到此園中,見此塔即問
左右:『而此園中素無是塔,誰起此塔?』辟支
佛母即便白言:『是王太子之中第一小者。
見王出時,而問我言:「是何大王巍巍如是?」我
即答言:「修陀梨鄯寧轉輪聖王,是卿之父。」
復問我言:「我當何時,應得為王?」我語之曰:
「汝於千子第一最小,不應得王。」其子便言:
「若使不得應作王者,何用在家作白衣為?」
便辭我出家學道,我便聽之。我與共要:「若
得道者必還見我。」剃除鬚髮著於袈裟,詣
山澤中精進坐禪成辟支佛道。如其所誓便
還見我。我即請之在此園中,日日供養飲食
所須。經歷數年便般泥洹,在此耶旬起於塔
廟。是其塔也。』


「王聞此語且悲且喜,答夫人
言:『何不語我?我即當以轉輪王位而用與
之,我不得聞大有折減。而今雖死,我以王位
而用與之。』即脫天冠七寶拂飾王者威服,著
於塔上,王大七寶蓋用覆塔上頭面作禮,
花香供養伎樂娛樂。」


佛告阿難:「乃昔爾時,修陀梨鄯寧轉輪王者,
今我身是。而我爾時,自我之子成辟支佛供
養其塔,而以王位而用施之,大七寶蓋覆
於塔上,因是功德無央數劫作轉輪王,主四
天下,七寶隨從,常有三千七寶之蓋自然而
至。無央數劫,或作天帝、或作梵王,至于今
日。若我不取佛者,三千寶蓋常自然至無有
窮盡。供養一辟支佛塔,受其功德不可窮盡,
[002-0119a]
何況供養如來色身,及滅度後舍利起塔、作
佛形像供養之者,計其功德過踰於彼,百千
億倍,不可計倍,無以為喻。」


於時,大眾皆大
歡喜心悅意解,應時有得須陀洹者,斯陀
含者,阿那含者,阿羅漢者,或發無上正真
道意者,或住立不退轉者,不可稱計。爾時,
大眾皆大歡喜,遶佛三匝頭面作禮各還本
所。


於是世尊進至毘舍離城,到門閫上,而
說偈言:


「 「在地諸天神,
 虛空住諸天,
 諸來在此者,
 皆當發慈心。
 晝夜懷歡喜,
 當隨正法言,
 勿得懷害意,
 嬈惱諸人民。」」


《佛說菩薩本行經》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