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7 金光明經文句記-宋-知禮 (T@JIA)




金光明經文句記之六


宋四明沙門知禮述


三大章流通分二。初四天王品題句文分二。初因
緣釋二。初約處釋人二。初明處。二十八天皆
上升之趣。此當其首。天分三界。於下界中此
復在初。居半須彌者。處之所依。欲界六天。二
天依山。忉利居頂。四王在半。梵語須彌此云
妙高。出水八萬四千由旬。四寶所成。二東黃
下出人。持國者。護持國土故。乾闥婆此云尋
香行。天帝俗樂神也。富單那此云臭。餓鬼中
勝者。或云主熱病鬼也。增長者。令自他善根
增長故。鳩槃茶此云甕形。頗似冬瓜。是厭魅
鬼也。薜荔多此云祖父鬼。餓鬼中最劣者。
雜語者。能作種種語故。毘舍闍此云噉精氣
鬼噉人及五穀精氣故。亦云顛狂鬼也。毘沙
門此云多聞。福德之名聞四方故。夜叉此云
輕捷。飛空捷疾故。羅剎此云可畏。亦名
暴惡。二此四下明品來意。二觀行釋。三種觀
法此當託事。以其境智一一皆借事義而立
[005-0138b]
也。須知託事多兼法相。如王舍城而觀五陰。
耆闍崛山而表三德。此之五三何殊四諦。然
此正是託感應事明境觀也。分二。初示觀相。
四諦四智乃至諦下各論見思。何教不說。今
釋教義既專約圓。故所明觀不觀三教。四
天須表無作諦理。四王乃表無緣妙智。照事
即理名護諦境。了縛為脫名護心數。為他說
此名為護世。通別見思同體為障。名為鬼神。
法花指此等者。不無少異。彼以鬼神但譬五
利。乃將蟲鳥而譬五鈍。今則利鈍俱類鬼
神。但取分同也。二若不下明利益。而且先明
不觀有損。侵害心王妙智不發也。毀損境界
諦理不彰也。心王至迸散。示迷三德而為三
障。雖論三障迷由煩惱。故云俱為鬼神所惱。
能觀下正示觀之有益。無明即明為能觀智。
此觀觀苦生死即涅槃也。此觀觀集煩惱即
菩提也。控御等者不動諸見而修道品。不斷
癡愛起諸明脫。如斯控御豈獨不被侵害。而
能顯理備德。顯理故諦境國安。備德故心數
民寧。以轉八萬塵勞成八萬定慧也。自行了
達既其若此。令他修證豈不然乎。託護世天
王之事。修觀獲益其相略爾。二釋十三品經
文二。初立意分章二。初立意。季亦末也。翳障
也。二凡為下分章三。初開流通七章。方軌
者。方法軌範也。二天王下出天神五段。以地
味膏腴請處說處者。膏腴土田良沃也。史記
曰。東割膏腴之地。是也。腴下多味字。攘除
也。又天王下且從增勝備論。一一皆有五能。
三四天下示此品六番。二正釋經文七。初
[005-0138c]
五品明天王發誓勸獎人王弘宣此經文五初四王品以天力擁護請者分六。初述護國之能二。初分
文。二敘敬下釋義二。初四王白佛二。初經家
敘先標。北方天王者。西土以北方為上也。偏
袒者。西方之禮。弟子詣師必須偏袒。表有執
役。二正白佛二。初分文立義。二法性下用義
釋文二。初歎經三。初歎經體。佛所護理無量
甚深。橫攝法周竪收法盡。理若不爾豈名經
王。問文詮此理故言經王。是則經文但是能
詮王惟在理。釋題那云文號經王教攝眾典。
指文指理二處不同。如何和會。答若前三教
文理不合。此則為妨。今乃從圓法皆不二。
文外無理理外無文。釋題舉文。若其孤立豈
得稱王。今疏指理不攝文者。翻屬前教。信文
理合是經是王。其義祕妙不可情求。今經王
歎體與序品不別。二約體下歎經宗。約體修
行者。體是本覺起成始覺。方得名為約體修
行。體具佛界因果二嚴。全體成修二嚴無作。
名非莊嚴而為莊嚴。今以極果二嚴為宗。世
天下經云。諸天包此三也。然應有四。恐文
脫誤。或可天王本是生天故疏不出。此四天
名義出大經。德王品云。一者世間天。如諸國
王。二者生天。從四天王乃至非非想。三者淨
天。謂四果支佛。四者義天。謂十住菩薩。以
見一切法是空義故。大論明三種天。一假名
天。即世天也。二生天。三清淨天。則兼三乘
也。三又下下歎經用。上至菩薩者。經無菩
薩之言。既云能滅一切眾生苦惱。則通指九
界方名一切。經文有四。初天趣。能與眾生
快樂者。天趣眾生也。次是經下三惡趣。諸
[005-0139a]
河三趣沈沒猶如大河。焦乾枯竭者。滅三惡
苦也。有經於枯竭上加能令二字者。妄也。三
能除怖畏去。是人趣。初言一切怖畏是總。次
別明破三障惡。三災是報障。怨賊即刀兵也。
并饑饉疫病名三災。惡星是業障。業來責報。
故惡星現也。憂惱是煩惱障。四舉要下總指
九界眾生也。二從世下述能護二。初分文。二
護國下釋義二。初內以法護國四。初護國之
由。二以法護國。即是述其護國所以。無法安
能護持國土。而其所以有內有外。外即世法
內即心法。若但行說世間之法。則令此經非
方等教。天王全是凡夫心口。須知文文皆有
世間出世間意。但以此句顯內義便。故云正
與觀心相應。如下散脂鬼神品中諸文。且順
世法詮辨。及至自述得名之由。則全廢事解。
故云現見不思議智境不思議智光。乃至云
我能安住一切法如性。於一切法含受一切
法。境智若是故名為密。方能外現鬼神大將。
豈非有理密故乃有事密。今文經雖不顯。大
師得意。乃以行說諦智之法。而為護世安民
所以。心數不行等者。心心數法全體即是方
便般若。心王邪故數行邪境。今王既正導令
不行。不行而行。行深般若到於彼岸三天黨
護國。意同向說。黨謂徒黨即八部也。黨輩
也。帥黨者。帥音率。導引也。如轉輪王下是
事釋。以輪王降四方喻天王遮惡鬼。七寶謂
輪象馬女珠臣兵也。四天眼護國。以報得天
眼者。非修得也。受天身則眼必徹障。幽暗也。
燭照也。萌種子初剖也。杜塞也。謂以天眼
[005-0139b]
徹照防將萌之禍根。塞漸起之惡源也。二從
若下外以策護國二。初標科敘意二。初標科。
二一若下敘意三。初勸說聽因緣和合二。初
勸法師為外緣。日出朝陽者。爾雅云。山東曰
朝陽。山西曰夕陽。雰撫文反。不祥氣也。呂
氏春秋曰。冬行夏令則氣霧冥冥。春秋元命
包曰。霧陰陽之氣也。陰陽怒而為風亂而為
霧。今以日出喻弘經。雰霧歇喻三災息也。
二次王下勸王者修內因。秉法者。秉持也。
一人謂王也。慶善也。王有善則萬方之民。恃
賴之。即尚書曰。一人有慶兆民賴之也。故王
受是典而致國安。經饑饉者。爾雅云。五穀不
熟曰饑。菜蔬不熟曰饉。國邑郡縣者。王制曰。
凡四海之內九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國三
十。七十里之國六十。五十里之國百有二十。
凡二百一十國。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國。春
秋左氏傳曰。凡邑有宗廟先君之主曰都。無
曰邑。又曰。上大夫受縣。下大夫受郡。二勸
供給四眾因緣。經優婆塞此云近事男。優婆
夷此云近事女。以成就戒者。堪可親近承事
出家二眾故也。流衍者。衍達也。三勸能讚所
讚因緣。先王之德行者。先王道德之行。若
行之於身。即可以儀軌風俗。法言者。是出自
典誥聖人禮法之言。若宣之於口。即可以教
人民。君既無此故邦民不從其令。隣國不詠
其德。今勸下即勸王重道尊師修功補過也。
身意恭重謙以自牧。即道德之行也。讚歎在
口。即典誥之法言也。夫高下明謙卑之意。王
高而民下為國者以人為本基故。當勞謙以
[005-0139c]
聚之。辯以訥為師者。訥者內照清淨。故外絕
矜飾。即大辯若訥也。故能為俗中小辯之師。
尋常治身理國尚當如此。況今請出世之法。
祈人民之福。豈宜踞慢乎。儒禮以父事三
老兄事五更。屈王之尊敬卑為師。儒釋一揆
矣。羽檄者。文心彫龍云。檄者皦也。宣露於外
皦然明白也。或稱露布。蓋露板不封布諸視
聽也。顏師古注漢書高記曰。檄以木簡為
書。長尺二寸。用徵召也。其有急事則加鳥羽
插之。示速疾也。今云羽檄稱歎者即告之以
文辭。述具休明也。爾雅云。顒顒昂昂君之德。
靡偃也。論語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
上之風必偃。草萊者。萊䔧草也。或作葉。或
作菜。字之誤也。二用意銷文三。當以上意對
經釋之。故云可見。二如來述成二。初分文。
二四王下釋義二。初合述歎經。四王所讚經
體宗用。既合佛證三德妙理。故佛述成。諸
佛從是法生者。體宗用三既是法性。豈有一
佛不從此生。二從於下述能護國二。初分文。
二法護下釋義二。初述以法護國四。初述護
國之由。發心畢竟者。昔種善根是發心。今日
聞經得益是畢竟。二心比校昔種誠難。故佛
述成歎其宿種。然此發心等語。即大經迦葉
說偈讚佛。故佛初心但用彼語以成今意二述其以法護世。
護世下云云者。此與觀心相應義如前述也。
三從汝下超述天眼護國。四從汝下追述天
黨護國。二從汝下述以智眼護國。前云策。
今云智眼。互見其文策即智謀。智能鑒照。
名之為眼。言和合者。即前云內因外緣。因
[005-0140a]
緣和合然後攘惡。云云者。前白佛則三段別
明。今則一番總述以包前別也。第二番白佛
述護國之事二。初分文。二一是下釋義二。初
白佛二。初王奉人法天除怨患。經天律治世
者。師古治民則天行化。罰必當罪賞必當功。
名天律也。二隣國興兵天令懅退。斥逐也。
經四兵象馬車步也。規往討伐者。規求也。
或作親者字之誤也。討誅也。傳例曰。有鐘鼓
曰伐。或作罰者。非罰。折辱也。出金贖罪也。
軍者萬二千五百人曰軍。天子六軍。諸侯三
軍。二佛述成二。初標科。二從爾下隨釋二。初
述成初意。無鬪訟名僧者。無鬪訟即和合也。
二述成後意。文二。初正以等慈述其懅退豫安
也。二又勸下兼勸諸國各守本業。貪企者企
望也。佛告帝釋者。大經文也。經楚撻者。楚一
名荊可以為杖。撻擊也。廣雅沃濕也。美也。亦
柔也。壤土也。時不越序者。四時和也。心無貪
悋者。無貪故不多求。無悋故能惠施。后妃婇
女者。天子一后。三夫人。九嬪妃。二十七世
婦。八十一御女。風俗通云。采女者。釆擇其
容色之女也。第三番白佛。示其軌模二。初分
文。二釋義二。初白佛二。初出願。欲六文如
疏列初欲安己身二欲安妻子三欲安宮殿四欲王領殊勝五欲攝諸福德六欲國無憂苦。二示軌模六初示莫放逸二示嚴法堂三示今洗沐四示專聽經五示和顏語六示應自慶。一一如數對。上六願
柏梁者。漢時殿名。天火曰災。漢方土以海
中鴟魚尾安殿脊以禳之。災遂息。世昧其由
謂之鴟吻。八紘八方也。休美也。自勵者。勵勉
也。四海者。博物志云。天地四方皆海水相通。
地在其中蓋無幾也。七戎六蠻九夷八狄。形
類不同總而言之。謂之四海皆言近於海也。
[005-0140b]
次佛下二述成二。初分文立意。二佛告下用意
釋文二。初別述二。初述成六方法六。初述成
安身方法。羽儀者。漢書高紀曰。紀信乘王車
黃屋左纛。注云。以黃繒為蓋裹。纛毛羽幢
也。在乘輿車衡左方上注之。蔡邕曰。氂牛尾
為之如斗。或在騑頭或在衡。以纛是毛羽幢
為天子儀仗。故曰羽儀。經躬出者。躬親也。
二從復下述成安國方法。爾許生死之難者。
劫數如值佛之數也。三述成安妻子方法。四
述成安王領方法。五從常下述成宮殿方法。
六從在下述成上攝福方法。二從汝下述成
六願欲。六段如疏初述成上願安身二述成上安樂三述成上願安妻子四述成上欲攝福聚五述成上願安宮殿六述成上王領第一。經棘兵器也。與戟字同。
刺殺也。二從汝下總述第四白佛要其法利
二。初分文。由第三段末者。由前世尊述成
云。亦當迴此所得最勝功德之分。施與汝等
及餘眷屬。四王因茲遂要法利。二釋義二。
初白佛二。初人王運心。二人王下天宮相現
文二。初事釋。人王至金光者。心存即三智金
光明也。至典即三諦金光明也。智諦合即起
事用金光明也。以色心不二故。香隨智遍迴
施下天王意云。若以法利迴施我等。我等皆
得。故以光照天宮為表。龍猶屬畜。對天并
鬼成三法界。言法界者。今從解脫。所燒之香
非法界者。何能周遍。三趣之體非法界者。
豈能承受。二觀釋上之所說。雖談諦智猶
是約教。示經力用。未論觀行。今之所論的就
研心令觀詣理。故荊谿云。本雖久遠。圓頓
雖實。第一義雖理。望觀屬事。此乃託事觀
心。借義成行。三智妙解如火能然。三諦融心
[005-0140c]
如香離臭。起三學行如煙氤氳。真本覺照故
曰金光。行冥真故無礙而照。但期觀行契金
光明。功用自然相周沙界。唯務相現內觀不
修。心緣五塵魔必得便。慎之慎之。二佛述
二。初標科。二隨釋二。初述成香光普遍。經
摩醯首羅此云大自在。金剛密跡者。正法
念經云。昔有國王夫人生千子。欲試當來成
佛次第。故俱留孫探得第一籌。釋迦當第四
籌。乃至樓至當千籌。第二夫人生二子。一
願為梵王請千兄轉法輪。次願為密跡金剛
神。護千兄教法。世傳樓至化身。非也乃法意
王子耳。據經唯一人今狀於伽藍之門。而為
二像者。夫應變無方多亦無咎。摩尼跋陀此
云威伏行。阿耨達此云無熱惱。娑竭此云鹹
海。經百億非非想天者。夫百億即大千界也。
但同一四禪及四無色。三禪統中千界。以大
千言之。則有一千三禪也。二禪統小千界。則
有百萬二禪。唯四洲至初禪。則有百億。今非
想亦言百億。以下望上言之耳。又恐翻譯之
訛也。以義淨重翻則無百億非想之言。二
從諸下述成施善護讚二。初讚因。二讚果。
經勤修下明修苦行。善能下壞外道。降魔怨
是莊嚴道場也。覺了下成正覺。善男子下轉
法輪。此並果上之事。如瑞應經廣明。第五
白佛舉興衰勸二。初分文。二釋義二。初白
佛三。初舉興勸四。初述弘經四天聽受。二
大梵下明釋梵八部皆集。經釋提桓因者。具
云釋迦提婆因達羅。此云能天帝。二世尊下
明人王為善知識。四以甘下明得利護國彌
[005-0141a]
勤。二次舉衰勸二。初分文。二隨釋四。初明天
失法食。二明天神捨離。三明惡鬼興災。經流
星者。星說曰。絕跡而去曰奔星。光跡相連曰
流星。博蝕者。案漢書天文志。作日月薄蝕。
孟康注曰。日月無光曰薄。韋昭曰。氣往迫為
薄。虧缺曰蝕。京房易傳云。日月赤黃為薄。釋
名云。日月虧曰蝕。謂稍侵虧如蟲食草木葉
也。虹者。爾雅云。螮𧍴虹也。爾雅音義云。雙
出鮮盛者為雄。雄曰虹。暗昧者為雌。雌曰
蜺。蜺或霓。江東呼為雩俗呼為美人。釋名
云。虹攻也。謂純陽攻陰義也。四展轉成災。三
正勸二。初分文。二隨釋六。初欲得現利。二天
欣法食。三出過三論。四韋陀者。即外人典
籍。摩蹬伽經云。初人名梵天。造一韋陀。次
有仙名。白淨變一為四。一名讚誦。二名祭祀。
三名歌詠。四名禳災。次名弗沙。有二十五弟
子。各一韋陀能廣分別。遂成二十五韋陀。
次名鸚鵡。次名善道。及其弟子漸漸增廣。
如是展轉有千二百六韋陀。今言四者。從其
根本為名。皆明梵事出離欲染。故云梵天。
說出欲論也。毘伽羅論此名記論。婆尼尼造。
明種種經書并諸雜語。又名字本。河西云。世
間文字之根本。典籍音聲之論。宣通四辯訶
責世法。讚出家法。言辭清雅。義理深邃。雖
是外論而無邪法。將不是善權大士所為也。
僧佉此云數論。諸法從數起故。劫初黃頭仙
所造。衛世師此云勝論。謂諸論中勝故。勝人
所造故。成劫末鵂鶹外道造。勒沙婆。此云
苦行。未知出世時節。以人名名所造論。此三
[005-0141b]
仙所說無漏盡通故。唯五通。四始終獲利。
經如來正遍知說者。十號中二號也。五教主
勝故。經以大悲力故等者。用無緣大悲普覆
法界故。超梵王四等之心以難思苦行積劫
利物故。超帝釋十善之因。六諸法本故。經一
切眾生等者。世間謂五戒十善十二門禪等。
出世間者。四教法門者三乘修證也。國事者。
禮樂征伐治世育民之事也。造世論者。如上
三論及下正論等也。皆因此經者。乃教行理
三種經也。故新本云。欲生人天欲得四果支
佛。欲得佛。皆依此經。懺悔滅障方得成就。若
探取化意。即是於一佛乘分別說三。但以此
經部在方等教。猶屬通理。就人分未免異趣
故。欲令等言隨其五乘。而得安樂也。二佛
述二。初分文。二隨釋二。初舉興衰勸。二正勸
第六說偈頌德二。初分文。二夫三下釋義三。
初說偈歎三。初歎三身文三。初依現文別對
三身。空是法身者。經無空字。以其日月必依
於空。又下文云。佛真法身猶如虛空。是故疏
以空日月三對於三身。空無明暗日月共依。
別喻法身體本周遍。日能破暗別喻報身三
惑盡淨。月能盈昃別喻應身隨機勝劣。此之
別對為下圓融而作張本耳。二通意下取喻
義通具三身二。初取喻顯圓。若以三喻別對
三身。恐謂三身其體隔異。故今委取能喻之
事。其義不局。每喻各自具於三義。如日一喻。
上必依空下必現水。此之三義則。顯報智圓
具三身。此則三般若論三身也。月喻亦爾。
可顯應用圓具三身。此則三解脫論三身也。
[005-0141c]
太虛空是日所依空。天日水日當體含空。此
之三空則顯法體圓具三身。月亦如是者。月
所依空天月水月其中含空。亦顯法體圓具
三身。空遍日月兩說三身者。乃約雙照中道
而示。此則三軌而論三身也。二依下以結文
示。此結歎文。凡舉三喻謂月焰化。此三事義
各合具三。如月一喻必上依空。必下現水。
此乃應身圓具三身。文舉如焰焰必依日。日
必依空。此乃報身圓具三身。文舉如化。化必
有術名為化法。術必在人即是化主。其變化
物名為化事。此乃法身圓具三身。三雖復下
復取結文以通融別。經既顯云無有障礙。若
非以法而定於喻。一一圓融何稱此中無障
礙說。當以此意融身相文。使一一相皆嚴三
身。成密藏相。二歎身相二。初分科釋經二。初
分科。二釋經五。初歎上二相。二歎智斷。
初二句總標。有喻有法。次四句是別歎。二句
是智二句是斷淵海也。管子曰。水出於地
而不流曰淵。三歎下二相。四絕言歎。五結歎
二夫。相下總示身相三。初通嚴。三身相好不
獨在應身。報法亦通等者。如今所列。目齒
輪網例於上下。二十八相通能莊嚴三種身
也。以身相是一隨見成三。莊嚴父母生身者。
以藏通人但言偏空。所見佛相謂由正習。構
造而成相非奇特。但能少勝輪王而已。以不
知心現見從外來。取色分齊故名生身。此
乃如來曲順凡小。示現此身故名為應。莊嚴
尊特身者。以別教人能信中道妙色妙心隨
緣變造。所見佛相知從心現無有分齊。或
[005-0142a]
現大身十蓮華藏世界塵相。或現八萬四千
相好。或時秖於丈六三十二相。令其機緣無
分齊見。不同藏通分齊之身。故名尊特。此乃
如來修道所得。故名為報。莊嚴法門者。以圓
教人了大小身及多少相。皆性本具修德無
功。相雖是色色即是心。故起信論云。色性即
智說名智身。智性即色說名法身。今從即智
名法門故。以八萬四千陀羅尼為髮。乃至定
慧為足。以即色故。故得名為法身相好。此乃
相好隨解而轉。故使莊嚴三身相異。二此中
下別示法門。此乃指經智淵無邊而為智德。
百千三昧而為斷德。此之二德能收一切莊嚴
法門也。學者若於色心分隔而解此義。則永
不識法身相好也。三文下文示圓融。上來分
別法報應相。欲今易解故須就機淺深優劣。
須了前前不知後。後須了後後必見前。前良
以前麁後妙故也。今四天王是大菩薩就圓
稱歎。見三身相。與妙三德無二無別。應是解
脫豈隔二德。報法準知。欲彰此義。是故特云
無有障礙。若知此意。方是深達金光明法門
也。三偈初下結歎文二。初直銷經文二。初銷
文。結佛月為三身者。現文唯有空與水月合
有天月。可喻三身。言佛化為四身者。法身
妙色而為化法。報應二身照理鑑機而為化
主。曲順機緣現九界身。而為化事。今以化事
顯具上三故論四身。皆具三四者。趣舉一身
即三即四。彼彼皆爾。方名無礙。二品初下結
妙二。初明始末皆三。三章是法三身是人。
攬法為人人不離法。故云辭異其義是同。佛
[005-0142b]
月清淨者。取偈初句成今三身。二歎天辯絕
妙。初歎三章云。金光明微妙經典。顯不縱橫。
今結三身言無障礙。亦非縱橫。以初以後顯
於中間。句句無非談祕密藏。大師歎妙其意
在茲。二料簡機應。上明三身無有障礙。其義
幽微。猶慮學人三相不泯情有分張。今明三
身及以所被。無非法界。法界無外更何彼此。
三初一問答。明法外無餘。言法不作報非報
者。非報是應。難云。三身秖一法界豈有能作
作所作耶。而言依法者。此同體依依而復即
全體之用。用還依體。二一問答。報即法界影
是應身。非影是化身。以現九界非佛像故。法
界下注云云者。更合明於應是法界三同祕
藏。豈有一身非法界耶。三又並下一問答。明
機外無應三身一體。人或信之。其所對機多
謂他境。故今顯示令泯此疑二。初設並顯。
動譬機生不能覩應。不動譬機熟則能覩應。
水譬正因。安樂性者。即大涅槃既是三德。性
必妙融寧非法界。故自他不二門云。物機無
量不出三千。能應雖多不出十界。物機應契
身土無偏。同常寂光無非法界。若昧此意勿
議今宗。二又淨下引文證。因感出世由生成
佛。人皆共知四教悉爾。今從圓說始窮經意。
良以自他性本不二。方有能感及有能資。因
感出世者。即十界機感。十界應也以生地獄
與佛地獄性不二故方能感見地獄之應乃至
感佛亦復如是。今宗所論感應皆具十法界
者。為顯不二。義若不然。豈惟眾生不能感
佛。抑亦十處不成法界。宜深究之。宜深究
[005-0142c]
之。由生成佛者。眾生能作成佛勝緣也若順
若違並資佛行。而惡逆者其功最強。如無達
多。佛豈成道然若惡法本非佛性。何能資助
菩薩成佛。菩薩不觀生為法界。非同體悲非
無作行。何能成就大菩提果。若其佛外有一
眾生非佛法界。生外有佛法界不成。不作此
解未超三藏。何況通別。二佛三偈答二。初
立意分文二。初立意二。初正立法。能成佛
者。諸佛軌法方成因果。以法常故諸佛得
常。例樂我淨亦復如是。二般若下引證。法
能成立。一切凡聖者。以法本具十法界故。
隨染淨緣起成凡聖。凡夫雖迷而其迷中假
實依正未始離性。須知染緣熏於性染。方成
染法。淨緣熏淨人皆共知。性染性淨其體本
融。全體而起。隨染緣則染淨俱染。隨淨緣則
染淨俱淨。故不二門云。三千在理同名無明。
三千果成咸稱常樂。性之染淨是金光明經主
妙體。如來今說為作淨緣。是故稱歎以答天
王。二分文。二用意釋文三。初歎經體。二十
力下歎經宗。三以是下歎經用。私開為四。
初三行通就眾生明生善滅惡。二閻浮下十
二行半別約人王。明生善滅惡三。初三行半
明願欲。二應當下三行半明立行。三譬如下
五行半明獲益。三是金下二行半約上聖護
念明生善滅惡。四若有下四行半約師弟說
聽明生善滅惡。三四王歡喜發誓。經悲喜者。
悲昔不聞喜今得聞。悲他不聞喜自得聞。涕
淚橫流者。涕音體。涕即淚。橫謂交橫。古本
皆作橫流。不須改為交字。大經亦爾。無讖
[005-0143a]
所翻多云橫流也。文選王粲登樓賦曰。悲舊
鄉之擁隔兮。涕橫墜而未禁。怡解者。怡謂和
悅。解胡買反舒散也。二大辯品二。初品題句文分二。
初釋大辯二。初所住法門二。初具明四辯擬
於四教。藏不明大但說無漏。故名小辯。通教
出假說於界內。塵沙八門名無量辯。別教能
說界內界外二種塵沙。故名雙辯。圓談十界
法法皆中。二邊情泯法法互遍。真俗宛然三
諦一諦。名為大辯。二此天下明所住法。最勝
王云。大辯才天女依高山頂。葺茅為室結草
為衣。坐翹一足。空假中智一心中得。破根本
惑莊嚴法身。心既融通說乃自在。即自住大
辯也。二以自下。能用四悉圓辯深妙。能談麁
淺隨機而授。無有罣礙方名大辯。是故疏以
悅宜對悟。而論四悉令得四悅。乃至四悟。此
則一悉明於四教。亦是四教各有四益。大辯
才天力用如是。二對佛下明品意。二經文
二。初分文釋義二。初分文二。初加下釋義三。
初加法師加圓四辯。自能該三。即前四四十
六益也。樂說辯者。於一字中說一切字。於一
語中說一切語。於一法中說一切法。隨可度
者而有所益也。辭辯者。種種莊嚴言語善巧
也。義辯者。知諸法義所歸趣處也。法辯者。智
慧通達諸法名字也。二若有下加化道。前加
四辯是能化之道。今加其人是所化之機。此
二和合化道無窮也。三從復下加聽者。經伎
術也。二結示益深。第三功德天品二。初品
題句文分二。初釋功德。於二嚴中此當福德。福能
資智以嚴本理。智即三般若。福即三解脫。
[005-0143b]
所顯所嚴即是三軌。若總若別。皆金光明一
體異名也。應知大辯與功德天。咸皆證入金
光明法門。皆能遍攝一切法也。引物偏好名
行不同。彼攝一切以智為首。此攝一切以福
為首。能攝所攝對智不同。故當世界。所須不
乏能生正念。即當為人。思惟深義能破偏淺。
即當對治。能令速悟本性菩提。當第一義。
二此是下明品意。二釋文二。初分文。二釋
義六。初誓給四事。即經所列衣服飲食臥具
醫藥也。及餘資產者。即四事之外。一切資具
產生之物也。二明福德之由。述過去世值佛
修證金光明法門故。能今日隨弘經處有求
皆與。寶華等八字別號也。如來等通號也。無
虛妄名如來。良福田名應供。知法界名正遍
知。具三明名明行足。不還來名善逝。知眾生
國土名世間解。無與等名無上士。調他心名
調御丈夫。為眾生眼名天人師。知三聚名佛。
具茲十號名世間尊。種諸善根者。以照金光
明微妙之智。為諸善之根也。璧者玉所琢器
也。周禮云。以蒼璧禮天是也。珂貝螺屬也。三
勸示行法二。初略勸示。二廣勸示。私開六初。
示常所住處。經阿尼曼陀此云有財。二示稱
名供養。三明誦持神呪。四明歎呪勸持。灌頂
章句者。以法性水灌十地頂。受法王職。今密
談此法故名灌頂。必定是般若德。吉祥是解
脫德。真實不虛是法身德。以此三德讚灌頂
義。等行謂具行諸行。中善根謂行一行。八
戒者。即在家人一日一夜也。於五戒上更加
不著華香。不觀聽妓樂。不止高床。此八是
[005-0143c]
戒。不過中食是齋。五勸迴向菩提。此乃奉供
及誦密言邀請意也。若為自身受五欲樂。希
望財寶即輪迴業。眾聖所訶。尊天寧護。令為
己他成菩提故。其所剋獲非生死因。當依此
文修今行法。六勸嚴處奉待。阿蘭若。此云無
諍。以其所居不與世諍。即離聚落五里處也。
又有達摩阿蘭若。謂說諸法本來清淨。因名
其處為法阿蘭若。即華嚴經初於阿蘭若法
菩提場是也。今經所指該其二也。四誓臨影
響。五要求同行。六別示歸敬。問大經中說。
功德姊主黑暗妹隨。有智主人二俱不受。今
令奉供與彼大違。兩經所談如何和會。答尊
經設法取捨多塗。大權垂形表報非一。彼對
黑闇。表生必死。四相相隨。此對大辯。表福資
智二嚴互顯也。四相是過寧不雙驅。二嚴是
功理合俱進。有智之福生死自亡。有福之智
菩提可證。今為說聽金光明典。故藉天資所
須之物。須知今用雙亡生死。弘經之心感
功德天。所獲資財離我我所。姊尚不著。妹
豈能來。此為弘經彼專修觀。用捨論益去留
豈同。又如國王大臣官長。法華令離涅槃令
近。故知設法各有異門。豈以彼經難今所說。
第四堅牢地神品二。初品題句文分二。初正解名
二。初所表之智立四悉。淨名云。智度菩薩
母。方便以為父。一切眾導師。無不由是生。
上是天神。天是陽故如父。此既地神。地神是
陰故如母。一義也者。父母不同故屬世界。
天陽上覆地陰下載。卉是草之總名。木是樹
之都稱。智度下合喻。眾善合卉木也。各有
[005-0144a]
下如檀主破慳。乃至禪主破散。五屬緣因。
故未亡泯。智破生法方無名相。破惡中最故
當對治。智度復本破立俱忘。故無等無上名
第一義。此於智度立四悉檀。二智度法門下
能召之名彰四德。堅牢即常德。地即樂淨。無
苦受故荷持一切。離染著故出生無盡。神
即我德。威德力用悉自在故。二此品下明品
意。二經文二。初分文。二隨釋三。初誓涌地
味三。初明己身增長二。初生起八事。二隨事
釋經。當依生起次第消之初法味增長。經聚落者。落居
也。人之聚居故名聚落。山澤者。下有水曰
澤。宿衛謂止宿衛護二氣力增長三地味增長四諸物增長五五果增長。五果者。即經云。壽命
色力辯安也。此之五果由食而致六修行增長七供養增長八流通增長。二從何下
明眷屬增長二。初生起五事。二隨事釋經。五
並如生起初眷屬增長二地味增長。經縱廣者。南北曰縱。東西曰廣三諸物增長四快樂增長五依報增長。
三從世下明報恩增長二。初生起六事。二隨
事釋經六亦如生起初專聽增長二功德增長三教他增長四地味增長五受樂增長六信施增長。二佛述成二。初標文。二
隨釋二。初述成展轉增長。一約聞經下為成
展轉義。故探取下科為出世也。日夜受樂在
次文耳。二述成供養增長。經明供養是在人
世也。是人下往天世也。日夜下至出世也。雖
受天樂住樂法界故無所受。是故名為不可
思議微妙快樂。三發誓護經二。初分文二釋
義三。並如分文初誓護說法者二誓護化道不絕三誓護聽法者。


第五散脂品二。初品題句文分二。初釋名并領
二。初翻梵名二。初翻名。二密有下示義。密名
順世界。密行可為人。密智能對治。密理是第
一義。皆約三法不縱不橫。非偏小凡下所知。
是故名等。悉稱為密。注云云者。旨在於此。二
[005-0144b]
蓋此下明屬領二。初明所屬二。初正明所屬。
二餘三下兼明三將。二管領下明所領二。初
出部數二。初就方維明數。六方者。四方天地
也。四維者。四隅也。二又說下約五大明數。此
五各有主執之神故。二巡游下示功能。二聞
經下明品來意。注云云者。雖三天王各有神
將。散脂為首。故獨標名令釋此意也。二文為
下經文二。初分文。二隨釋四。初發誓護持
二。初經家敘。二正發誓。二述有能護之德二。
初分文。二釋義三。初標經。唯然上聲。禮對
曰唯。野對曰阿。二述又下述二。初節句立意。
二神既下總別釋義二。初總釋三。初據名標
義。大權所為有本有迹。以智證真名之為本。
隨情立俗名之為迹。雖分本迹但立一名。昔
從密本垂於密迹。今從密迹顯乎密本。垂迹
之際。此之密名。但詮世俗統領神眾有於密
謀。今對世尊敘護經德。宜須顯本。此之密名。
合詮理智。非是偏小賢聖所知。稱之為密。散
脂本迹既於此彰。以驗四王諸天神等。皆是
從本而垂迹化。是故今釋委論密義。豈獨能
顯諸天本迹。亦乃能彰經體宗用。二智若下
依名釋義二。初約境智釋二。初釋三。智即
能觀之三智。境即所觀之三諦。正即顯境智
之非邪。能所互融邪正不二。密名顯德其在
茲乎。初初五句明智密文二。初揀非淺深階級
者。別雖三智前空次假後中。此可言思何所
論密。二即一下顯密二。初約三智互融不出
三也。初句即一智是三智。妙空智也。次句即
三智是一智。妙假智也。後雙非三一雙照三
[005-0144c]
一。即妙中智也。若指諸法為一切者。未必盡
備。以空假中為一切者。更無遺餘矣。二若得
下附文示融五句。即三智配釋如下。二次五
句明境密文二。初揀非智。知即可思口說即
可議。那成密耶。二不可下示密二。初正示。境
非智外。豈以偏小智之可知。識即是境。豈以
六凡識之可識。此明絕思也。境離名字豈以
諸法名字名之。境離言說豈以四句言說說
之。此明絕議也。二而約下附文前三智云。唯
數唯密。今雖五句句句皆云不可思議。即唯
數唯密也。三後五句明正密文二。初揀非。介
爾對待皆非中正。乃麁顯法密義不成。二即
邪下示密二。初直就理示邪正。中邊趣舉其
一。收法畢盡。更欲與誰而論待對。欲令解了
強言中正。二引思益證心通真妄。今以分別
有無分之。言分別者。分於邪正別於中邊。乃
令諸法不正其中。其失既然得可知矣。二我
行下結。二又此下約三業釋二。初釋。言一
往者。既智境。正外傍顯此義故也。散脂今
就密名顯本。本密必三。謂身口意。若其不
爾。何能示現神將三業。令眾不知。故未顯
本。前非同證者皆不能測。此乃三密使之然
也。二所以下結。雖在三業言且不彰。復是密
義。如先陀婆非智臣莫曉。三如此下結前生
後。二世尊下別釋。前以五句共明智密。乃
至五句共為正密。但以智等彰其密名故當
總釋。今於初五句分對三觀。乃至後五句分
對三身。故當別釋。二初大師用三法釋二。
初正別釋二。初約離釋義。二約合對題初
[005-0145a]
三。初約五句別對三觀三。初牒文示義。作觀
釋者。此出散脂本修之行也。二知一下依義
釋句二。初二句示境。能生所生皆言一切法
者。如十二支。皆是能生皆是所生。能生生所
生所生資能生。能生名因。能資為緣。因緣不
盡生法無窮。此等即是所觀境也。二了一下
三句示三觀三。初一句空觀。了達虛無者。悉
從因緣無性實故虛。離名相故無。畢竟叵得
方名了法。二知法下次句明假觀。了無性相
名曰知空。不礙緣起名曰非空。以一切道起
一切種。名道種智。此智分別十界假名。海印
森羅而有差別而或作無字必誤。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五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五


宋四明沙門知禮述


三如法下後句明中觀。以二觀等者。出安
住行相也。圓論三觀。若非一心觀體則縱。若
其不以二為方便中為真實。觀體則橫。今論
三觀不縱不橫。如此修之。即能安住十界之
法。如於本性即修成性。功由一心三觀之力
也。故荊谿云。以正觀安故。世諦方成不思議
也。此則雙遮中道也。雙照二諦故言含受。遮
乃遮情。照則照性。邊情既泯二諦皆中。中
既不偏。是故空假各含一切。經云。於一切法
含受一切法。不作雙照中道解之。經意莫顯
也。三若三下結觀名密二。初揀非。二即一下
[005-0145b]
示密。即一而三故不一。即三而一故不異。
縱橫並別非之例知。欲知等者。兼用口密以
結此文。二約次五句別對三脫。此明散脂自
顯本地。已證解脫而兼三諦者。得脫由見諦
也。三初牒文示義。二現見下依義釋句三。初
一句示圓淨。實智照不思議真諦者。真諦體
是性德般若。全性起修名為實智。諦非般若
寧發實智。此諦離縛乃成分滿。圓淨解脫。
當知理果終始一如。二三句示方便淨。隨機
屈曲因果廢興。皆是權智照不思議俗諦。俗
諦體是性德解脫全性起修名為權智。離縛
乃成分滿方便淨解脫。理果不二準前可知。
三後一句示性淨。前云智光乃至智聚。四名
但召能照之智。唯此智境雖亦標智體。是諦
理義當所照。故疏引經法如如智。此智與法
如如冥故。意彰境智如如不二。然而此說人
皆知之。所解終成二物相合。蓋以不曉境智
之體故也。欲知境體。須簡頑境及偏小妄心
假立真如。此境安能與智不二。今依馬鳴立
境體者。所謂本覺。其智體者。所謂始覺。故
起信論云。所言覺義者。謂心體離念離念相
者。等虛空界無所不遍。法界一相即是如來
常住法身。依此法身說名本學文畢此覺是
性。全性起修名為始覺。論云。始覺者。即同本
覺。既云離念。豈有思議。既等虛空無所不
遍。豈有一時一塵一心而非本覺及始覺
邪。是故得云三世十方生佛依正為所觀境。
三世十方生佛依正為能觀智。境智名別其
體不殊。是故能所二而不二。境照於境。境
[005-0145c]
照於智。智照於智。智照於境。此四句說。說
即無說。無說而說。此四句照。照而無照。無照
而照。不可思議智境斯之謂歟。此之智境須
論六即。今是分真究竟二位。三若三下結脫
名密二。初揀非。二以不下示密俱例前。三
約後五句別對三身三。初牒文示義。二正解
下依義釋句三。初二句示報。正解能顯體等
者。此乃似解能顯真體。真體乃是性德般若。
既得顯發即能觀。達根本無明故名正觀。而
言報身者。在心名觀就身名報。四十二位皆
得論之。二得正下二句示應。分別約法知藥
病也。解緣約機知生熟也。非此解別則無應
身。故應身對機未熟而出。乃名待時。已發
後出乃名過時。󱉘啄同時是應機相。三一句
示法無覺等者。此義須對報應簡之。秖一大
覺而有寂照及非寂照三種之能。故名三身。
覺即照覺能照理故。即是報身。無覺即寂覺
能現形故。即是應身。今云無覺無不覺者。即
非照非寂覺。能雙亡雙用名究竟覺。即是法
身。是故三身名為三佛。三種之了亦復如是。
就身名覺就心名了。三義宛然。三若此下結
身名密二。初揀非。二非一下示密可見。二
約正下約合對題二。初合三德。對題上文約
正明於三身。觀明三觀脫明三脫。三三皆可
對金光明。此明離也。今合三身為一法身。
但對金字合一三觀。為一般若。但對光字合
於三脫。為一解脫。但對明字。諸經諸論以三
德等。作修二性一說者。圓人解之。是合三
義。此意至妙。學者應知。二三德下明五章皆
[005-0146a]
密。三德是佛所證密藏。以被機故說金光明
微密之教。散脂本因稟此密教而生密解。即
聞密名也。住理乃是顯於密體也。行行乃是
修於密宗也。利他乃是起於密用也。不言教
者。同佛故也。二復次下明互通。雖作三身三
脫三觀。三節解之而十五句。一一皆是金光
明海體量高廣。故使名義展轉相釋。如涅槃
中百句解脫。以一一句皆是三德微密藏。故
大師釋句句具百成於萬句。今舉正解具十
四句。能具成十五句。合云由正解故正觀。
由正解故得正分別。由正解故正解。於緣由
正解故正能覺了。由正解故不思議智光。乃
至由正解故。於一切法含受一切法。以正解
一句為首既然。餘句為首例亦如是。乃成一
百七十五句以體量一貫故名義相成。疏於
三五皆舉頭句。例於四句皆十五句。注云云
令此銷釋也。二又作下用五性釋所用。五種
皆名佛者。是果德故皆稱。性者不改義故。
若將此五對今三節五句義者。能顯散脂本
證圓常。迹用周遍。護經德妙利人益深。此
乃今家對釋意也。文二。初大師對初五句二。
初示五性異同二。初明三種不異。正謂中正。
緣謂助緣。了謂覺了。此三名義諸師立同故
云不異。二又一下明二性出沒二。初二家立
異二。初明異相。果性者。緣了所剋智斷果也。
境果者。緣了所轉境界。即陰等十種境也。
果及果果者。果則別在智德。果果者。則在斷
德。智德之上又加斷德。故重言果。此之二二
皆稱性者。悉以常住不改為義。境界不改者。
[005-0146b]
修惡即性惡故也。二若作下明開合。沒境界
性為緣因所攝者。陰等十境乃是正觀近方
便法。親發了因故可攝屬緣因也。沒果果性
為果性所攝者。智斷雖殊俱名果故。二
雖開下五數不虧。二今以下約五句對性二。
初對初家。五性安樂性即正因佛性者。安樂
乃是涅槃之義。具足三法。今就合說但名正
因。世出世等者。六道是世間因果。三乘是
出世因果。言因佛性者。境界之性但齊九界
十如。是法望佛是因。以其佛界十如是法望
九稱果。皆屬能觀不名境界。故起信論但以
九相而為境界。是故業相名細中細為佛境
界。又云。依轉識故說名境界。而此證者無
有境界可說。故知境界是九界法。若爾何名
佛性。良以果人不獨成就佛界十界。亦能
成就九界十法。是故千法眾生雖具體用不
彰。唯佛究竟圓融自在。所以因法是果人性。
二若作下對次家。五性境界既以合入緣因。
遂取知法分齊之句。而為果性究盡實相。名
智照分明。見無分齊之分齊也。如云智度大
海佛窮其底。豈非無底而為底耶。乃以安住
諸法如性。一切皆能含受一切。同名果果
性。此則果後任運永水雙遮雙照也。二若然
下章安例兩五句二。初例上合對。二師雖下
準義須釋。五性秖是開於三法。三番五句既
其番番對於三法。亦合番番對於五性。後之
二番大師不釋。意云可見。章安恐後學不知。
故略指云義例應爾。復令講者伸釋其意。故
云準須釋出等也。第二番中智光是了因性。
[005-0146c]
智炬是境界性。知境不濫如炬照物。智行是
緣因性。智聚是果性智境是正因性若依次
師沒境界性者。則智炬是果果性。斷德對
機不濫也。第三番中正解顯體。是了因性。正
觀體顯既當報身。合是果性。正能分別是境
界性。正解於圓是緣因性。正能覺了是正因
性。若依次師沒境界性。則以正能分別為果
果性。果後應機任運分明也。三世尊以是下
結。三從世下發誓充益二。初分文示好。二
依此消文二。初益能化三。初世尊下益
口業。二眾味下益身業。三心進下益意業。二
以是下益所化三。初未種令種。二若有下
已種令熟。三無量下已熟令脫。問既得智聚
又攝福聚。斯乃真似二種莊嚴。合居方便及
實報土。經那但云無量千劫人天受樂。答須
知十益皆悉不離二十五有。此中乃是人天
方便人天實報。故仁王般若云。出三界外更
有眾生界者。此是外道大有經說。須知四土
若橫若竪。秖在三界一處而論。學者宜審。四
從南下歸敬三寶。一切眾經初皆歸敬者。謂
結集經者。皆有歸敬。在通序前。此方好略
譯人省之。亦有存者。如薩遮尼乾子所說經
初云。歸命大智海毘盧遮那佛。注云。外國本
一切經首皆有此句。諸論下即造論者。歸敬
也。如智度起信等。三寶者。佛法可知。功德
大辯即菩薩理和僧也。南無此云歸命。二正
論善集明人王往日通經二。初正論品二。初
品題句文分二。初正釋題二初直釋二字。世聖者。
謂輪王也。易曰。備物致用立功成器。以為
[005-0147a]
天下利莫大乎聖人。管子曰。聖人若天然無
私覆也。若地然無私載也。此皆言世間聖人。
出世聖。謂三乘果人斷惑證理名聖也。覈者。
說文云。考事之實也。覈事實則世間正論可以
治國。覈理實則出世正論可以詣道。二此品
下委明四悉。謂世間正論而有四益。皆引孝
經結成其義。文為四。初世界。先王舊法。即世
間事實。世世不同。即世界意也。二王行下為
人。百穀者。楊泉物理論云。梁者。黍稷之總名。
稻者。粳糯之總名。菽者。眾豆之總名。三穀各
二十為六十。蔬果之實助穀各二十凡為
百穀。社稷者。孝經緯曰。社土地之主也。土地
闊不可盡敬故。封土為社以報功也。稷五穀
之長也。穀眾不可遍祭。故立稷神以祭之。
禮記曰。厲山氏之子厲或作列柱及周棄為稷厲山氏之
有天下也。其子柱。能植百穀夏之衰也。周棄繼之故祀為稷神。共工氏之子后土

為社共工氏之霸九州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州。故祀為社民用和睦者。
人民被服其教自相和睦。尊卑上下無相怨
者。三對治。內姦謂亂臣賊子。孔安國曰。在內
曰姦。在外曰宄。禍亂下禍者。謂善人逢殃。亂
者謂臣下悖逆作起也。災者天反時風雨不
節也。害者地反時水旱傷稼也。四第一義。
本金光明者。即四王品云。所作國事所造世
論。皆因此經也。至德要道者。至謂窮理之極
要。謂以一總眾謂茲正論是先王舊法。為
德之極道之要也。前之三悉屬於世間。且
就末辨。今此第四兼出世足。故雙明本末
之義。令其聞者解悟兩種第一義故。鈍者但
得世間要道。此從末也。利者乃悟出世要道。
[005-0147b]
此從本也。增益天德亦須兩分。從末者益但
生天若從本者益在義天。亦兼淨天。以金光
明屬通教故。二此文下明來意。冥聖者。即
諸天是冥聖也。故法華三昧云。一切冥法。
二經文二。初分文。二隨釋二。初長行。經受
灌頂位者。華嚴三十九云。轉輪聖王所生太
子。母是正后身相具足。其轉輪王。令此太
子坐白象寶妙金之座。張大網幔建大法幢。
然香散華奏諸音樂。取四大海水置金瓶內。
王執此瓶灌太子頂。是時即名受王職位。墮
在灌頂剎利之數。即能具足行十善道。亦得
名轉輪聖王。二偈頌二。初分文。二隨釋四。
初集眾三如分科初佛敘尊相欲說二佛敘尊相誠聽三明說論處所。二次四下發問二。初分
文。二釋義四如分文初問呼人為天二問何名天子三問處王宮殿何故名天四問人王治世那得名天三結問開答。四梵天
答二。初述意分文二。初述意。佛經釋天子義。
此文最顯。若儒教則云王者。父天母地。為
天子之故。援神契曰。天覆地載。謂之天子。
二分文。二隨文釋義二。初略答四。初許答。
二答。王義故稱人王者。謚法曰。德象天
地稱帝。仁義所生稱王。白虎通曰。王者往
也。天下所歸往也。三答天下答問天義文二。
初指出三義。未入等是一義。分德是一義。力
加是一義。二以護下明答。三問三。初以護胎
答第二問。未入護者。猶在中陰。已入護者。處
在胎藏。此之二時多為鬼害。故假天護。二以
分德答第一問。三以力加答三四問。前第三
問處王宮殿。何故名天。四問以人法治世。
那得名天。故今答中雖處人宮天力加故。自
在如天。答第三問也。遮惡勸善令人生天。
[005-0147c]
答第四問也。四從半下。重答問王義文二。初
正明人王三義三。初明執樂名王。王執此樂
者。謂持禮樂以化民也。孝經曰。導之以禮
樂。而民和睦。樂記曰。大樂必易大禮必簡。
樂至則無怨禮至則不爭。揖讓而治天下者。
禮樂之謂也。使天下去明樂之化成也。京房
易候云。太平之時十日一雨。凡歲三十六雨。
此休徵時若之應。風土記曰。擊壤者以木作
之。前廣後銳長尺三四寸。其形如履。臘節
僮少以為戲也。逸士傳。帝堯之時。有老人
擊壤於路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鑿井而
飲耕田而食。帝何力於我哉。豈非至聖之德。
為而不宰玄功讚運。是以百姓日用不知。竹
馬兒童所戲也。人王執樂治國故。得天下和
平老幼俱樂其性也。二明遮惡名王。即經云。
羅剎魁膾等以能遮暴惡故。亦名羅剎魁膾
也以亦名二字貫下。如羅剎中魁卒。故眾
鬼不敢為非也。三明父母名王。即是王為民
之父母也。誨示禍福等者。謂違仁義者致刑
罰。是禍惡也。錄仁義而授爵祿。是福善也。
制禮以檢其迹。作樂以和其心。故樂記曰。樂
者為同禮者為異。同則相親異則相敬。民知
禁者民知有禁令也。二能為下兼顯天子三
義。因中說果者。以禮樂化民必生天上。故
二從若下廣答二。初分文。釋義二。初廣明非
法失於六義。二廣明正治得於六義。此六經
文前後相參故。并前段皆不細分。講者當以
六義得失對文銷之。其理自會。二此中下示
觀明本二。初令思觀義自思之者。稟斯宗
[005-0148a]
人合知三種修觀之法。故疏不示令其自思。
今恐後學未能別之。不免略說。此於三種是
託事觀。謂託世天明於諦境。託於人王明於
妙觀。即此一念性是義天。依止此天能令此
觀不起邊倒。名天護義中觀也。觀合義天同
天之德。不分而分名天分德。空觀也。義天
神力加妙觀故。能歷諸境皆得圓融。假觀也。
又託人王修理觀者。全諦起觀中觀。雙照即
父母義空觀。伏惑即魁膾義假觀。立法即執
樂義。此諦此觀皆離縱橫。秖於一心具茲六
義。二設問明本二。初設問。上四王品云。閻浮
提內諸國王等所作國事。所造世論皆因此
經。豈非正論以金光明而為其本。欲令答示
即末之本。故興此問。二天者下答示二。初正
示方等所說。豈有一事不本於理。如向散脂
翻為密者。常所稱呼。豈知召於祕妙三法。
今於此典自敘密名十五句義。斯乃委彰世
名之本。此之正論是梵王說梵王之本。諸經
開為法身菩薩。法身菩薩隨所住處。是常
寂光。以身例口。隨有所說無非祕藏。今之正
論此金光明而為其本。豈可末事暫乖本理。
水波金器本末同時。以金光明具世間法故。
即世名而可示本。自此為二。初明末即於本
二。初就天子三義示本。應先了知。此金光
明是法非譬。以法報應是金光明異名故也。
天者第一義天也。子者無上眾生本來人也。
攬金光明妙三實法為此假人。此人依止第
一義天。本離八倒是天護義。此人智光冥法
身。金德與法同為分德義。此人應益名之為
[005-0148b]
明。義天之力之所加也。二又父下約人王三
義示本。此妙假人體是金故雙具權實。能與
一切而作父母體。是光故照惑本空即遮惡
義。體是明故能生眾善。既執樂義。二以此
下明末從本立。如上所示本之六義。因果六
位皆即此義。此義能作世出世間一切事本。
今即此本而談正論。其圓教機聞治國事即
達其本。乃能頓治四種之國。二如半下例結。
經於一人而立人天兩種之稱。意顯此論通
世出世也。二善集品二。初品題文二。初正
解題二。初釋善集得名二。初據名廣集。六善
海導師。謂海中船師。善法雖多不出此六。
二附文別集檀智二。初明攝六檀。能攝六智
能導五成就二嚴。故舉茲兩。二提如下示經
文二。初正示經。經舉此二其相深廣。寶滿四
洲盡奉三寶。興隆事廣合掌而立聽。金光明
證悟理深。二檀智下例餘行。此王心大集善
不輕檀智深廣。在文既然。驗餘所修皆非聊
爾。二此六下用悉檀立品。總舉六度。名數不
同是世界。五度望智且在事善。屬為人。智照
五度破取相惡。屬對治達六法界絕乎思議
皆到彼岸。名第一義。此王具集四悉檀善。故
以其名立今品目。二此品下明來意。治國之
論是世正見。聽金光明是出世間上上正見。
夜睡夢中聞佛功德。是感動聖及見比丘名
曰寶。冥是感動賢。縱入分真望佛名賢。二
經文二。初分文釋義二。初分文。二釋義二。
初對告地神二。佛以偈說二。初通明因地行
檀。二別明善集二施。謂四天下寶施財也。
[005-0148c]
請說此經。令無量眾聞金光明施法也。此別
為六。當如分文以義解釋初明事本。經治政之勢者。
謂化之勢分極於海際二明聖王請法三明尊者宣揚廁雜也。填塞也。繒帛
之總名也。曼陀羅此云適意。曼殊沙此云柔
軟。舊小大白小大赤。不鼓鼓擊也四明輪王行施。熙怡悅
樂也。璝美石次玉琦王名耳。璫釋名云。穿
耳施珠曰璫。應作珥璫。珥如志反。蒼頡云。
珠在耳也五結會古今六引因果證勸。二就此下指歸三法。言就此品
論金光明者。就其所說論三法門。疏文秖云
論金光明。驗直就法立此三名。實不從譬。
以前後文悉皆如是。講者學者知之知之。然
以諸句對三字者。以此三是深廣法性當體
之名。法性可尊可貴名金。法性寂而常照名
光。法性能多利益名明。與諸三法無二無別。
若指品內事理依正。即此三者乃令行人達
乎所詮。不縱不橫絕思絕議。此典方得名為
經王。是知對三深有所以。此自為三。初就善
集論翻波羅蜜。名到彼岸。是所歸處故名
金。般若翻智故名光。五度是行故名明。此就
智行及果為三對金光明。二就寶冥論。窟是
所依名金。滿月能照名光。讀誦是行名明。此
約依正對於三法。三就二人論寶冥。依正與
王雨寶對於三法。行者應知。秖一法性名金
光明。豈可光明暫離於金。豈可金光暫離於
明。今以三名分對依正自他人物。為令了依
不離於正。自不離他人不離物。以金光明舉
一即三全三是一。不縱不橫而高而廣。物物
皆是金光明海。心心皆是三德祕藏。若不爾
者。何名經王耶。第三鬼神品二。初品題文二。
[005-0149a]
初正解題二。初正釋鬼神二。初釋。鬼歸者。尸
子曰。人死曰歸。云云者。觀佛三昧經云。修羅
與天帝戰時。空中刀輪而下。修羅軍眾身支
墮落。即便怖畏竄隱藕絲。若依俗釋者。鄭玄
云。聖人之精氣謂之神。賢智之精氣謂之鬼。
禮記曰。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神。二釋神。二
此品下對上題品。二此品下明來意。二經文
二。初分文。二釋義二。初長行二。初正釋義
二。初列二釋二。初舉事。別佛從等者。果後慈
悲熏法現像說法化人。此乃應身。被機之佛
從本覺如。起始覺智合本真如。名報身佛。是
始覺也。一切諸法元是諸佛所行之處。即法
身佛。是本覺也。三佛歷別者。修二性一能起
所起能顯所顯。條然異故。事供別者。四事供
養資持應佛。萬行功德資成報佛。稱理之智
顯發法佛。資成顯發皆供養義。三佛既異三
供亦別。二圓供養前有理智。以歷別故貶之
為事。今聽經事以融即故褒之為法。第一供
養者。不思議供也。能聽所聽體不二故。秖於
文字了具三身。能說是應解脫德也。能詮是
報般若德也。所詮是法法身德也。不解新伊但
論能所。豈顯圓佛及圓供耶。文字若非祕密
之藏。那生諸佛恭敬之心。非祕妙者。安能
圓供三世佛耶。注云云者。令如向釋也。二
又別下敘重聞二。初標示。謂四願一勸也。二
若欲下釋出二。初出四種願。欲問經示行人。
欲以妙具供三世佛。及知他佛甚深行處。大
師何故。即以知字而為報佛。所知是法二必
垂形。是則三身皆屬行者。因既濫果供養義
[005-0149b]
乖。此解違經。如何取信。答前揀事別正却此
情。經云。欲知豈非行者甚深行處。既是法身
能知之心。寧非報佛文字之應現亦唯心。若
生佛條然能所永異。斯出小教何預圓宗。今
就圓宗解四願欲。若迷三世諸佛三身同在
剎那。法界六塵頓彰。妙解是可思議正當違
經。二聽經下明一事滿四。三世諸佛覺智為
命。而與眾生同一心性。乏熏修故即不受供
養。諸佛壽命不滅而滅。以隱為滅也。今以
聽經為供養故。即是受供諸佛壽命。不生而
生以顯為生也。行人應了。生佛無差聽經智
生。即諸佛現。以諸如來同一智故。觀行相似
分真之佛。與究竟佛無二無別。又了智生即
三佛生。即一而三不縱不橫。此乃欲供欲知
三世諸佛。秖聽經一事四願俱滿。二偈頌
二。初分文。二蠱道下隨釋六科節。並如分文。
所列初頌上長行秖能聽經即是舉圓妙以勸修經若入是經者。一言於經即有三種。
謂教行理。能了此三是妙三法。名入是經。若
不然者。安得入經。即入法性。所入法性無量
甚深。三義具足名金光明。稱此安住名之為
如。即見釋迦三身妙體。須論觀行相似分真
入經見佛二舉聽經即能攘災以勸修。經若百由旬滿中盛火應從中過
者。為法亡軀也三舉聽經致靈瑞以勸修。經文殊師利云妙德。彌勒
云慈氏四舉祇聽經有威力以勸修。經勇悍。說文云。多力也。五舉聽經能
致天龍鬼神以勸修文二。初翻現文疏。從摩醯去
也經。閻摩羅王或閻摩羅社。此云雙王。閻摩
雙也。羅社王也。兄及妹皆作地獄主。兄治
男事妹治女事。故曰雙王。又苦樂並受亦名
為雙。那羅延此云鉤鎖力士。難陀此云喜。
[005-0149c]
跋難陀此云賢喜。兄弟二龍風雨應時。能令
人喜。賢謂性又賢善故。毘摩質多此云淨心。
正法念經翻為響高。亦云穴居。正云吠摩質
咀利。此云綺畫。又云寶飾。帝釋婦公舍支之
父。佉羅騫陀此云廣脾。二却解初段
脫因等者。初段文云。能令一切眾生解脫。度
無量苦諸有大海。既云一切眾生解脫度諸
有海。須於界內及以界外各脫三障。故以因
果對於業報。諸有由惑故當煩惱六舉秖聽經能令國土安樂以勸修。經優鉢羅
華下四句四色。蓮華優鉢羅是青。波頭摩是
赤。拘物頭是黃。芬陀利是白。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