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7 金光明經文句記-宋-知禮 (T@JIA)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四


宋四明沙門知禮述


二依經釋義六。初讚七大相海。三十二為
大。八十種好為小。一一相好皆是法界。無邊
無底故稱為海。謂初句是讚第十四金光微
妙。故云上色。次一句讚第十五身光。三一行
讚二十八梵音深遠。四一行讚小相中第七
十九髮色青珠。五一行讚二十二四十齒具
足。六一行讚二十九眼。七一行讚二十七舌
大薄覆面至髮際。八一行讚三十一眉間白
毫相。此八段中一是小相七是大相。二眉細
下讚兩小相海。初一行讚第三眉如月初。次
一行讚第二鼻高好孔不現。脩揚者。脩長也。
揚舉也。即是眉高而長也。面門口也。三兩
句遍讚大相海。既云次第最上。即遍讚三
[004-0125c]
十二也。四得味下又讚四大相海。初二句讚
二十六咽中津液。得味中上味。二四句讚十
三毛向上青色柔軟右旋。三脩臂下四句讚
第九立手摩膝相。四圓光一尋下四句讚第
十五身光面各一丈。此言一尋是約佛說也。
手既摩膝即當面各一丈也。此既常光驗知
諸相皆是常相。云讚尊特者。故知不須身大
相多。但是業識依中理見即名尊特學者應
知。此丈六身若其量度即不得際。若不度之
所見如故。如淨名室但是一丈。而能容受百
千人天。又能容於三萬二千師子之座。皆高
八萬四千由旬。其一丈量初無所改。良以
二脫不思議力。使之然也。今即常身歎尊
特相。義豈不然。微妙寂滅斯言得矣。經文除
此四大相外。或歎放光拔苦與樂行業之因
功德之果。悉如經文。但須皆作十番益解。其
有二小相以文顯故。疏不指之即面貌如月。
乃第四十一面淨如滿月也。身無垢穢。即
十一身淨潔也。五臂𦟛下二句又讚一小相
海。即第十四指長纖圓也。𦟛丑凶反。均也。
直也。又音容。六手足下二句復讚一大相海。
即第四手足柔軟勝餘身分。三十二相八十
種好。具如法界次第。龍尊智巧雖略而周。
三從去下遍類讚。二世塵數而言一者。過去
不滅。未來不生。現在不住。法身平等報應無
差。一不離多多即是一。生佛尚即佛佛豈
殊。是故讚一類於一切。此文復是讚尊特身。
何者。如前疏云。若見四佛同尊特身一身一
智慧。即是常身。弟子眾一故。若四佛不同
[004-0126a]
即是應化。弟子眾多故。知秖就一身一智及
常住義。是尊特相。不必須論現起大身也。文
殊問般若者。問字誤也。應作說字。今家依二
經明常坐三昧。一文殊說般若。二文殊問菩
提。今所引文是說般若文也。四從設下絕言
讚二。初分文。二而有下隨釋二。初絕言令兼
例絕心初絕言讚二絕心讚。三番者。仍就分別門。三身優劣。不
離分別有融即義。學者應知。五從下迴向。一
迴事向理即實際。二迴自向他即眾生際。三
迴因向果即菩提際。今闕實際菩提兼之。謂
無上道本性無上故也。二從如下發來世願
二。初分文立意。來在不久者。即下授記品。十
千天子從忉利天來者是也。二隨經釋義二。
初佛述。二若我下龍尊發來願五。初夜夢晝
說願。二我當下為他取淨土願。不修六度不
拔眾生。二無由淨。當知四修及拔四相。令
於當世見我三身。三奉貢下同求記莂願。以
鼓必具圓空鳴義。今讚如來一體三身。名為
金鼓讚佛因緣。以此因緣趣向果地。名為奉
貢。不論事相金鼓形也。四若有下下化願。
五我未下上求願。此之二願皆明滅惡生善
二益。在文可見。三從信下結會二世事。四空品導成
二。初品題句文分二。初正釋題二。初約四教
詮空示。所言空者。破相為義。故一代教四空
不同。若不辨之迷名昧理。此自分二初約部
列四二。初正判四空。滅色入空者。三藏教也。
且寄色言諸法皆滅。謂析破見愛陰乃不生。
既詮實有滅方入空也。即色是空者通教也。
體乎因果非四性生。既詮幻有故即色是空
[004-0126b]
也。滅邊入空者。別教也。中道為空。不唯空有
亦乃空空。然不知中具於空有。是故次第滅
二邊已。方入中空也。即邊是空者。圓教也。中
道具德何邊不中。唯假唯空三皆絕待。頓破
諸相名即邊空。二此經下約部須四。判教屬
通三乘同懺。前攝三藏後通別圓。導成之空
合論四種。故四空慧不得不明。二而今下定
品唯圓二。初直示唯圓二。初就理示。示機
用四。此乃通塗。品在圓空斯為的旨。是故中
空即邊而示二何故下引文示。諸部般若廣
示衍中三教空慧。復以三藏為助道觀。斯為
聞持利根之者。廣談空相。此空慧機義持雖
利。聞持根鈍。故不廣談四種空相。唯說即邊
一中空慧。二又空下略示圓相。中受空名意
彰蕩相。凡夫執有塊然質礙。二乘證無灰滅
歸寂。中觀絕念空。此兩邊令畢竟淨。約次
不次分於別圓。今不次也。二直作下約六句
對中簡二。初明用句意。若直說空是中道義
能空二邊。其如邪小及以別教。皆說雙非空
於有無。故迷名者謂與今同。何能超悟邊即
中空。又復恐謂若是圓實合談中道。那但名
空。空唯離有。豈此中道雙離二邊。為防此計
故作相破相修相即三雙六句。而對辨之。若
諸法相名相濫者。無此六句莫辨異同。二空
破下正用句簡二。初列六句。雙非是中沒於
中名存雙非者。以中道名邪小稀立。若雙非
名處處皆有。故特用之。對今圓空辨於同異。
又外道二乘別教空句及雙非句。體是思議
可破壞法。圓教雙非及空若立諸義皆滅。是
[004-0126c]
以圓二互破諸二。又復諸二互修圓。二則二
酥中外道菩薩入圓者是。二乘初心亦有修
義。此之兩雙諸二對圓優劣有異。第三一雙
屬圓當教。名別體同。是故相即不言修破。
二空破下釋句相三。初釋相破句二。初空破
中二初略示。以理定詮不遭名惑。豈聞雙非
便是實理。蓋能了知。凡邪雙非體是見惑。二
乘雙非但證偏真。別教雙非既存教道。未與
三融。圓空若立前諸雙非須皆銷殞。故云破
也。二凡邪下廣釋三。初破凡邪雙非二。初
泛示見相二。初正示。複四者。複猶重也。謂
於一句更計有無。即執有是有執有是無。乃
至雙非是有。雙非是無。具足之見其計轉巧。
故於句句皆生四計。二雖單下結過。三種四
句雖轉巧細。以執一為實餘皆妄語見愛尤
盛業苦無涯。浩然如海。二雖計下正破第四
二。初示所破邪計。雙非是惑不入真中實是
虛妄。二故為下明能破圓空。二破二乘雙非
二。初泛明證相二。初明證相。二乘雙非雖
非中實。而離斷常諦於真理。未至寶渚已到
化城。寧不安隱。梵行等者。無學四智四中。
但闕我生已盡。以滅度等當之力足。由保
此故不求遍知。二示四門。阿毘曇此云無比
法。詮有門觀法。拘隣五人千二百羅漢皆此
門入。成實論詮空門觀法。須菩提此門入。
昆勒此云篋藏。彼論詮於雙亦觀法。故大論
云。若不得般若波羅蜜多。入阿毘曇則墮有
中。若入空門則墮無中。若入昆勒則墮有無
中。那陀等者。釋論明佛垂滅阿難問車匿。
[004-0127a]
佛答云。惡性車匿吾涅槃後心漸調伏。當為
說陀那迦旃延經。即雙非門也。四門觀法假
人本無。四門不異而其實法四相不同。有門
則念念生滅。空門則三假浮虛。雙亦門則有
無從容。雙非門則有無俱遣。隨依一觀可以
發真。三藏四門其意略爾。二離斷下正示破
中二。初示所破假名中。中道之名大略有二。
一離斷常稱為中道。有名無體屬前二教。二
者佛性稱為中道。此有實體屬後二教。今論
雙非斷常二見。得中道名。其實全非妙色妙
心。故無中體。故情想不忘保偏取證。此以沙
礫謂瑠璃珠也。二故為下示能破畢竟空。斯
乃今品即邊之空。若發此空假名中壞。是為
空破非有非無。三破別教雙非門三。初示迷
門起失二。初舉意明失二。初舉意。別人望
圓其根名鈍。非四說四名為權巧。筏喻者。四
門意在入理。𥱼筏意在度川。若執門起諍如
檐筏馳道。故筏喻經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二不得下明失。失於融攝是一非三。二涅槃
下示四門相。亦色非色雙亦門也。非色非非
色雙非門也。二若各下明失故須破。此之執
諍非即邊空無由可破。三新本下引證示失
相。經談初地被於地前。悉有四門者。經云。
初地菩薩欲行有相道即有門於無相法多用
功力。即空門。一意欲入涅槃。一意欲入生死。
即兩亦門。微妙祕密之藏修行未足。即雙非
門。大經下明今之得。顯前之失。前屬別門執
諍邪見。非是外道邪見也。二非有下明中破
空。二明相修句二。初明諸空修圓中。凡邪空
[004-0127b]
見。二乘空證。別教空門既隨二邊若聞圓中
皆須即邊而觀中道。二諸雙非修圓空。若邪
小及別教門雖曰雙非。皆成取相。皆須修於
三諦俱空名畢竟空。由諸雙非及諸空句。非
究竟道是九界法。是故皆須修於圓教空中
妙觀。歸祕密藏。三釋相即句。雖諸經論說空
說中。名相多少中。若即邊空蕩三諦。此則
圓教一體異名是相即義。不須相破及互修
也。二初明圓教空中不二二。初直示不二。
二引般若結。實相觀照文字三種般若。即三
而一故是一法。即一而三立名何極。得此意
者。一切異名無不相即。二而不下明今品略
說名空文約義豐空無不盡。以被義持根利
之者。故以略名而標品目。二此品下明來意
二。初導成上品二。初正示二。初導二用。若其
不了即邊是空。懺非無生破惡不盡。讚非稱
性生善不深。善不深故豈成智德。惡不盡故
豈成斷德。鈍根之者於前未悟。故於今品圓
談空慧。導前懺歎令成二用。二亦是下成三
章。懺歎是用如向說之。導成宗者。萬行之
因。以無所得方證三身。非畢竟空豈無所
得。是故圓空導於萬行成果德宗。導成體者
深廣法性遍一切法。二種我故生死浩然。今
以二空導一切法。顯成經體。二故釋下引證。
論明一切以體宗用攝無不盡。二又常下開
悟鈍根。圓空具德一切清淨。故談常宗及顯
悟體。懺歎二用。皆是究竟清淨之法。豈有一
句暫離圓空。如云一切眾生皆是般若。即此
意也。利根聞上已解空義。今為鈍根未解
[004-0127c]
之者。特論生法境觀皆空俾成上義。二
經文二。初分文。二隨釋二。初欲說空
文二。初釋八。初釋餘經廣說二。初總示相顯
意二。若指下別明指前義二。初約部次相違
問大經云。從生酥出熟酥。譬從方等出摩訶
般若。故知般若在方等後。此經既屬方等。
豈得指般若為已說耶。二約後分至終。答二。
初正答通二。初引教答通二。初總立意。以
此經是方等後分故。信相聞佛入滅唯三月
在。所以懷疑。故指般若名為已說。二且舉
下引三經三。初引阿含二。初正引前佛而去
者。七日前入滅也。均頭沙彌是身子弟子。二
此下結示二。引方等二初正引。即方等陀羅尼經。先
於靈山唯法華授聲聞佛記。二豈非下結示
三引。大品二。初正引二。當知下結示二。以此
下詳定結斥二。此經下示非妨二釋略而解
說二。初示教門名義廣略二。初示二門。二應
作下明四句二。初直示三句。十八空等者。
空體唯一遍蕩諸境隨境立名。如火是一隨
所燒物乃有異名。名下之義不得不異。是故
因亡內法乃名內空。因亡外法乃名外空。亡
十八境名十八空。二十空二十四空亦復如
是。故名義俱廣立一空名。唯詮泯蕩故名義
俱略。若法性等立名眾多。但詮本性之義耳。
二委示第四二。初標示。二迄從下證釋。
秖立二空是名略也。此名召義遍乎十界。從
凡至佛皆有眾生及五陰故。問位至聲聞生
法已空因。何釋論至佛猶有眾生及法。豈
獨不無。又稱無上其義何耶。答小乘談空終
[004-0128a]
歸灰斷。故入無餘生法永絕。大乘談空其體
常住。又非獨一覺性常住。須知生法一切皆
常。故生法未空則凡鄙微劣生法。若空則高
勝廣大。是以極果生法無上。斯乃空之究竟
也。故荊谿云。三千果成咸稱常樂。三千闕何
生法依報耶。二今言下明今品名略義廣三。
釋眾生根鈍二。初定廣略利鈍二。初約聞持
立。宜廣為利宜略為鈍。二此語下約義持翻。
身子初遇阿鞞說偈詮三諦義。謂苦集滅令
速證。故不言道諦。身子一聞即悟初果。及
其轉為目連說之。再聞方悟。一說是略再說
是廣。豈非義持略利廣鈍耶。二此經下示今
機利鈍二。初明經意。自就不能廣持詮空名
數。故曰鈍根二示今機。若論義持聞略能悟。
乃稱根利。無見經云。眾生根鈍便謂今機不
能悟。於無量空義尠於智慧。亦約聞持智也。
此同起信論說尋於廣論文多為煩。但樂少
文而攝多義者。故造此論。又末為諸佛甚深
廣大義。我已隨順總持說此品。略說無量空
義。同彼總持說深廣義也。四釋無量空義二。
初約真中揀偏真斷滅不具色心。是有量空
義。中道具足妙色妙心。出生不竭融攝無遺。
是無量空義。二就此經示。既談法性性則不
改。此乃常德實相者。中實之相。此品云。求
於如來真實法身。新本云。法身是常是實。
實是我德自在何窮。既具常我豈虧樂淨。四
德彌彰無量空義也。五釋異妙方便。六釋起
大悲心。七釋我今演說。八釋知眾生意皆
可見耳二結。二正說空二。初分文立意二。初分
[004-0128b]
文二。立意二。初直示無境等者。生法之境皆
妙三諦故曰二空境生法之觀。皆妙三觀故
曰二空觀。妙境發觀其觀方正。妙觀照境其
境方顯。具明境觀令正令顯。二引證十番檢
境智者境謂十境智。謂十乘。言十境者。一陰
入境。二煩惱境。三病患境。四業相境。五魔事
境。六禪定境。七諸見境。八增上慢境。九二乘
境。十菩薩境。陰乃現前九則待發。若現若發。
一一境界皆須修於十乘觀智。言十乘者。一
觀不思議境。二依境發菩提心。三巧安止觀。
四破法遍。五識通塞。六調道品。七對治助開。
八知次位。九安忍。十無法愛。此十都為十種
境絕於思議。是故五品得觀行絕。十信乃得
相似論絕。四十一位分證論絕。妙覺乃能究
論絕也。下文即是散脂自說名密之義。乃名
境智俱不思議。新本言法即是境也。如者不
異也。皆重言者。蓋以境智本來不異以情異
故。今復不異故。東陽大士云。一是本性如。二
是滅結如。智不異境故曰如如法。境不異智
故曰如如智。斯皆明於不思議意也。二明空
下隨文釋義二。初明生法二空境二。初分文立意
二。初分文。二立意五。初直示二相。言實法
者。對下假想淨為不淨。乃是事觀。今於五陰
及以假人。皆直觀理故名實法。身雖下出假
想義。二亦名下示二異名。行行者慧行之上
加修事行故。名行行。助道者。以不淨想破
事中貪。資於正觀破障理惑故名助道。三小
乘下明大小皆修二。初明小三種解脫。不言
無疑解脫。以俱脫人達內外典籍得無疑名。
[004-0128c]
今論正助故。且明二。二明大薩婆若。大論翻
一切智遊戲神通。以於三界得自在故。名遊
戲。以修得通多於九想背捨等起。故以假想
為助道也。法華大車具度白牛名為正道。儐
從為助。涅槃正慧遠離十相。即色聲香味觸
生住壞。男相女相能離深故。所離非輕。又
諦下明助道也。想白骨等觀等事禪。即用三
觀於事禪境破三惑障。顯出我性成王三昧。
正助合修名為達禪見禪法界也。四眾經下
明經論有廣略。五明今品二義即俱略也。二
實法下隨釋二。初明實法境二。初分文。二隨
釋二。初明苦果境三。初生空境文二。初釋。是
身虛偽。二初體妄計故虛。二初計攬陰有身
攬陰成身者。五陰和合假名為身。如攬五指
故有拳名。凡夫不了執此假名而為我等。廣
有十六。一我。二眾生。三壽者。四命者。五生
者。六養者。七眾數。八人。九作者。十使作者。
十一起者。十二使起者。十三受者。十四使受
者。十五知者。十六見者。今略云五我者。於陰
等法中若即若離計我我所之實人者。於陰
中妄計我人。眾生者則於陰五眾妄計我生。
壽者則陰等法中妄計我受一期報。壽命者
則於陰等法中妄計我命根連持不斷。以執
此故計有我身名身見得起。二若體下體本
虛叵得。妄執有生生實不生。故生名虛偽。
既本不生故見身寂滅。叵猶不可也。二又檢
下檢原由了偽二。初正檢二。初檢假名。由
一念妄想者。謂男託胎時見母為所取境。見
父是所競境。於母起貪於父起瞋。父流謂
[004-0129a]
是己有。乘茲妄念故得託胎。女人反是。委如
大經。假名始者。男女之名由此妄想而為始
也。二此赤下檢實法由二。初五陰赤白即遺
體也。三性者。謂善惡無記也。二又精下六大
五陰。六大是所依實法原由。若是二觀此下
結示。身是幻質名是假名。既由妄想及從精
血以驗所成身名虛偽。二釋猶如空聚。無明
業力業即是行。乃無明緣行也。或初作業時。
或託胎時。如向所明男女之識。於父母起貪
瞋。以父母流謂是已有。乘茲妄念故得託胎。
體即遺體謂赤白也。二從六下體法空境二。
初立意分文。二初立意二。分文。二隨釋三初明六根文四。
。初釋六入三。初釋二名。二檢
其下檢三事。命煖識者。大集云。歌羅邏時即
有三事。出入息者名為壽命。不臭不爛名之
為煖。即是業持火大故。地水等色不臭爛也。
此中心意名之為識。即是剎那覺知心也。三
法和合從生至長無增無減。七日一變者。謂
在胎也。一七名雜穢狀如凝酥。二七名疱狀
如瘡疱。三七日名凝結狀如就血。四七名凝
厚漸堅硬故。五七名形位四支差別故。六七
名毛髮爪齒位。七七名具根位五根圓滿故。
今云五疱即形位也。三結成下明六數五根。
并前識是意根。則六根具足。二識依下釋村
落。三塵從下釋。結賊所止由塵起結。能害慧
命故云結賊。四眼見下釋不相知伺候也。二
從眼下明十二入文四。初約開辯數。開色
為十者。五根五塵也。少分者。法入攝二種法。
一者心法除心王。但取相應諸心數也。二者
[004-0129b]
非心法即過去未來色法。及心不相應諸行
及三無為法也。今云少分。即非心法中過未
色也。開心為二者。謂意入也。及法入也。然於
法入亦秖少分。謂於法入二種中。但攝心法
耳。今云二者。且舉全數。二塵入下明通別名。
三當一下釋各各自緣。四他根下釋不行他
緣。三從心下明十八界二。初辨數釋名二。
隨文釋義三。初明識遍諸根。追緣過去預念
未來。馳騁猶奔走也。如人下舉例也。端坐
一室而心思天下。愛染塵緣名曰坐馳。自非
妙空莫息馳想。以愚下釋六賊所害也。如大
經者。德王品云。譬如有王以四毒蛇盛之一
篋。令人瞻養。若令一蛇生瞋恚。我當準法戮
之。都市其人怖畏捨篋逃走。王時復遣五旃
陀羅拔刀隨後。一人藏刀詐為親害。其人
不信。投一聚落欲自隱匿。既入聚中不見人
物。即便坐地聞空中聲云。今夜當有六大賊
來。其人恐怖復捨而去。路值一河其水漂急。
即取草木為筏截流而去。既達彼岸安隱無
患。菩薩亦爾。聞涅槃經觀身如篋四大如蛇。
五旃陀羅即是五陰。詐親即貪愛。空聚即六
入。六賊即外六塵。河即煩惱。筏即道品。
到於常樂涅槃彼岸。二心常下明識常在。根
塵即對即覺者。對塵便覺也。引釋論證即覺
義。既云心欲聞則知識在根。經隨行平聲。
三心處下明識常去還。乍出乍入者。對塵故
乍出不對即乍入。出入間關者。應法師云。謂
出入也。亦設置之貌。莊子云。小智間間隔
礙也。啄一捨一者。捨一網目復啄一網目。
[004-0129c]
隔礙難出得論常在者。以塵對即覺故。三從
身下結二境二。初標示。二身空下牒釋二。初
釋初二句結生空境。長養即十六中養育見
也。妄計我能養育於他。又是計我為父母養
育。二句結法空境。文二初超
釋無主二。初別檢。心主必能制及得自在。
既為他惱二義不成知心非主。二或時下互
推主。四微色香味觸也。大論云。地有色香
味觸重故自無所作。水少香故動作勝地。火
少香味故勢勝於水。風少色香味故動作勝
火。心無等者。心望四大以不藉微勝故為主。
若論被惱復不成主。二追釋無諍。因緣和合
雖成諸法。本無思念有何諍訟。皆由情計故。
四大如蛇六塵如賊。若觀本空則諸法寂爾。
有誰諍訟。故以無諍結法空境。二從諸下明
集因境二。初分文。對辨二。初分文。二前三下
對辨二。初對假想辨。前三者。即此集境自立
三科。謂集起相等。是慧行正觀之境。後一
即假想是行行助道觀境。此九行經文既相
連。又俱言四大似難分別故。以前三對於後
一。而論正助以區別之。又前一者。即以集境
三中。初一對後假想而論生滅。以前一云從
諸因緣和合而有。及云地水火風合集成立。
後一乃云水火風種散滅壞時。豈非四大生
滅相耶。而言生滅皆從種無明者。彰此生滅
不離迷妄也。故前生云。妄想故起至後滅云
散。滅壞時此乃死。支合云憂悲苦惱。斯是無
明之果。復是無明之因。故論云。老死有果所
謂無明。無明有因乃指老死。是故生滅皆
[004-0130a]
從無明。二若直下對小乘辨。如上所論無明
生滅。何教不然。若欲了知須論小衍。小明四
大實從無明生實從無明滅。衍明四大而有。
三教通教四大體本自空故。本不生滅。由無
明故見有生滅。如幻之生如幻之滅。別教四
大體是佛性。由無明故四大生滅。性無生滅
相有生滅。圓教四大體亦佛性。而性本具九
界四大故。九四大若生若滅皆是法界。是故
性相俱不生滅。乃不思議論生滅也。故法華
明世間相常其義既爾。則衍三教皆得明於
本不生而生本不滅而滅。生滅不二而二。今
非通別的就圓論。二從諸下隨文釋義三。初
明集起相二。初通約生法釋三。初揀苦從集。
苦是世間果集是世間因。此之因果皆因緣
生。今之所辨雖然涉苦果。其意乃明集之因
緣。二前三下分句對義。三小乘下破小因緣
二。初敘小。俱舍云。極微微金木兔羊牛隙塵
等。小乘有門謂極微。始有十方分故不破隣
虛。以此為因緣也。二今明下斥非。細塵亦
盡者。隣虛亦破二塵既破。因緣不成。二言
因下別約生法釋二。初假名因緣文三。初釋。
從諸因緣此中宜用起信論說。無明為因生
三細。境界為緣生六麁方盡。疏意言三細者。
業相轉相現相。即根本不覺。熏習真如生三
種相。故云無明內惑為因也。言六麁者。謂
智相相續相。執取相計名字相。起業相業繫
苦相。即枝末不。覺於外境界。起智相等生
法二執。名為染愛。於外觸處染著。以二不覺
熏二執心。成起業相。故云。無明潤愛集業得
[004-0130b]
起。忽都不辨。迷一法界為無明。內惑等者。豈
能顯今中道空慧耶。二以業下釋。和合而有
以業起者。即起業相也。則有下即業繫苦相
也。此云苦果即是攬陰成假名人也。三此一
下釋。無有堅實由無明愛者。二不覺為因。
即能生心也。一念託胎是不覺果。名所生心。
計此因果名為本末。既皆不覺豈是真實。故
云都虛無堅實也。二妄想下實法因緣亦是
妄想。一念託胎與前不異。但前成於假人今
則成於實法。假實和合成一報身。修二空故
破於二執故分二境。機關主者。如機關木偶
假人轉動。主即弄機關人也。故以業因喻所
弄木偶。以陰果喻之色。陰如木偶形質故云
機關具。三陰如木偶動作去來。識陰如看人
故云以自娛樂也。二隨時下明集相吞噬文二。
初因果對釋四。初釋。增減殘害豎約十時者。
大經云。一歌羅邏得異。二阿浮陀時異。三
閉手時異。四皰時異。五初生時異。六嬰孩時
異。七童子時異。八年少時異。九壯盛時異。
十老死時異。又念念生滅雖在於心。須知四
大亦隨增減。又新諸根謂生時故。諸根謂死
時又飲食資益血肉為新目淚耳矃等為故。
二譬如下釋四蛇同篋二。初明四蛇二初約
蛇報明四相。蛇有力敵羸絕等報。可譬身有
生老病死增減四相。二如此下約蛇因明四
分。四分煩惱皆有毒害即是蛇。因此因能感
四大四相二。初別示四分感報二。初明生四
大。二瑞應下明致四相。經出三相。疏以等
分例致生相。二總結集業致苦。上釋四蛇雖
[004-0130c]
言苦報。意明集因緣故。總結云集業相噬。
令大增損推功歸集。是經正意。二明同篋二。
初約身為篋。螫知列反。又音釋音郝。謂行
毒也。經舉四蛇以喻四大。意彰四分有毒害
義。一分具足二萬一千。四分共具八萬四千。
無量劫來法身慧命喪壞由此。大經所明身
持四大大不起集蛇無毒義如鳥在籠者。次
文再舉。疎粗釋之故注云云。二又用下約業
為篋。宿業尚存故四大未散。重舉籠鳥以明
業篋。須知今疏。舉業持大意顯集因。故云
心鳥。鳥喻四分外馳六塵。常求生死非安法
身。若人念念思破戒事。乃求地獄永滅五分。
宿人業謝泥犂長往。三釋其性各異二。初約
一身釋。性別等者。雖云四大和合成身。大性
既異那可合成。此顯成中當處即壞。妄情不
了於壞執成保著生集。四大對四方者。顯內
四大有四方性。四方升降驗大相違。對時對
維其意皆爾。良由內體與外時方其性本一。
故依正色心感召義成。是故今經特以四大
明乎集業也。二或言下約六根釋。以其六
根俱是四大造色故也。四釋悉滅無餘。比
必利反。及也見人死滅四大分散。便
謂息風煖氣已歸於上。骨肉血汗必歸於下。
及至推尋都無去處。以本不來故。若有來去
非今教境。二若果下結由集業。經舉四大升
沈尤甚。正明集境善惡殊塗。以其四大不獨
是惡亦通漏善也。三明集善惡境。文三初釋
心識。學斯宗者。要知境觀。若論觀者須明三
識。謂第九菴摩羅是不動識。當正因佛性。
[004-0131a]
可為中觀。第八阿賴耶是無記無明識。無明
之性即了因佛性。可為空觀。第七阿陀那是
分別識。是惑性故當緣因佛性。可為假觀。此
之三識既與三德無二無別。是祕密藏。何法
不收何處不遍。修圓觀者。必能了知一心一
塵無上三識。即是所顯妙理復是能觀妙觀。
若論境者唯尚近要。秖以第六見思之識。而
為境界。知妙三識未始暫離一見一思。故即
此心為妙三觀。顯妙三諦。雖唯一識未甞不
用三識為觀。未甞不以三識為境。若謂今宗
不明三識。但於第六顯三諦理。今之釋題及
彼妙玄示其三識為妙三法。將何用耶。於一
識心以何而為三諦三觀。故無通見難議圓
宗。今明集境故引論文通小之說。但於第六
辨心意識一法三能立三名字。對數名心者。
對通大地等一切數故。名曰心王也。能生名
意者。意是依義。依之能起一切因果。以具
三性故也。分別名識者。以能了別所緣之境。
故名識也。又言下雖秖一識。約三時異而立
三名。不同前釋秖約一時有對如能生分別
之義也。前是橫釋。此乃豎釋。初起極微。次起
漸著。後起彌顯。豈非豎耶。二釋二性。夫性有
二義。一真理不變名性。二隨緣染習名性。此
言性異約染習性也。此之二性遍心意識一
一皆二也。三釋躁動二。初正釋躁動二。初
約王數釋。二又如下約業牽釋二。初明業牽
二。明兩牽。二亦是下例釋隨業即當四句也。
若了兩牽即知受報。二水火下明假想境文二。
初正釋相二。初釋散滅壞時。二釋大小不淨。
[004-0131b]
能破欲情令正觀立。故名助道。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四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四


宋四明沙門知禮述


二若正下明功能二。初明破欲助正二。初
略示。二廣示三。初引釋論明助正。三解脫者。
謂空無相無作。從三證果名解脫門。解脫涅
槃二名一體。道品是開門法者。小乘則以十
六行觀為三脫門。今品則以即空假中為三
脫門。欲此門開。須以道品調試修之。如以念
處四種修於即空假中正勤四種。乃至八正
調試修之。亦復如是。小乘三脫七利調試
其義亦然。俱以道品為開門法。九想者。一脹
想。二壞想。三血塗漫。四膿爛。五青瘀。六噉。
七散。八骨。九燒。若約小乘有二種人。一壞法
人但求斷苦即至燒想。成慧解脫人。二不壞
法人。來住骨想不進燒想。得有流光等功德
具足。成俱解脫人。今明菩薩見禪實相。名
修達禪永異於小。大小雖異俱以不淨助開
三解脫。於助開中不淨九想破欲先鋒故名
初門。二示進修明力大。初修不淨進入八背
及大不淨。所言大者。但觀自他正報名小
不淨。即九想觀。若兼觀依報名大不淨。所
謂舍如丘墓。錢如死蛇。羹如屎汁。飯如白蟲。
衣如臭皮。山如肉聚。池如膿河。園林如枯骨。
江海如注穢。名大不淨。亦名大背捨。背謂背
[004-0131c]
是淨潔五欲捨謂捨是著心。三引大經顯治
欲明得解觀對治力強速發無漏。二此不下明
二空助正三。初據義總示。二引經別示八色
流光者。謂地水火風青黃赤白八種色也。法
界次第云見地色如黃白淨潔之地。見水色
如深淵澄清之水。見火色如無烟清淨之火。
見風色如無塵逈淨之風。見青色如金精山。
見黃色如薝菊花。見赤色如春朝霞。見白
色如珂貝雪。三此就下結成助正為治欲故。
修於事禪而以二空正觀了達不淨境。是法
界故於骨於光不見假人及以實法。此正助
合而修之。方是大乘助開之法。二明生法二
空觀二。初分文立義二。初分文。二立義三。
初明諦緣本大二。初明通大四。初約專小問。
今說圓空。那得却用聲聞四諦支佛因緣。二
約通大答。佛說諦緣通被大小二乘菩薩。通
四教故。如世大道群小同游不定屬小。三
重問即通意云何四字也。四涅槃下廣釋二。
初明四諦通。我昔等者。佛與三乘昔在凡時。
不見四種四諦真理。故又流轉分段生死。偈
文未畢令具引之。故注云云。凡夫有苦無
諦者。雖遭大苦不以為患。以不審諦知是苦。
故聲聞有苦有苦諦。此當三藏不了無生。故
云有苦。能審知故名有苦諦。菩薩等者。通等
三教俱達如幻。俱能解苦當處無苦。而有真
諦者。章安疏云。真是真實。故知即是次第
不次第二種真實也。諸佛等者。佛果圓極究
竟實也。是知四教智雖淺深皆依四諦。所
以下更引勝鬘兩種四諦。釋成前意。二乘
[004-0132a]
有量者。藏通不知如來藏故。所觀四諦終成
有量。別圓菩薩了藏性故。所觀四諦皆無限
量。而兼有量者。深必知淺故。別人次第觀量
無量。圓人一念觀四四諦。二大經下明緣
通四諦。皆觀十二因緣智淺深故。得菩提
道四種高下。彼經四智意彰四教。故知因緣
不局在小。二復有下明唯大二。初明獨菩
薩法。二初引經。儒童者。儒仁也。謂仁賢童子
也。習應者。謂修習與空相應也。四諦因緣
各舉初後並略中間。故俱云乃至諦緣。既是
法忍菩薩相應之法。驗知理深二乘不及彼
通衍三。今取圓教諦緣相應。成今空慧。二當
知下結示。二明二乘見淺三。初明聲聞。若望
因緣乃以七支總為一苦。仍以五支總為一
集。又復苦集不分過未。總是現在。以根鈍
故法相總略。二明支佛。開聲聞總成別相。現
在五者。謂生名色六入觸受。未來二者。謂
生老。死別相苦也。過去二者。謂無明行。現在
三者。謂愛取有別相集也。又開三世不唯現
在。故云略果及略因由中可比三。是則三世
皆有十二。以福資智故能別觀。三雖復下斥
淺二。初正斥二乘。所修三學不為眾生不成
佛法。是故名為自調自度。大論云。二乘戒名
自調。定名自度。慧名自淨。緣覺雖有少分慈
悲不能廣益。故同名自。二與菩薩下對彰菩
薩未分權實。但是菩薩俱異二乘。二今舉下
明析體有殊二。初約共三乘明析觀。二約不
共菩薩明體觀。諸文所明實有滅空為析。幻
有即空明體。今明幻有即中為體。乃以實
[004-0132b]
滅及以幻空俱名為析。以其未達諸法實體。
體義不成。由謂諸法終歸無常。秖是析義。
今明諸法一一常住。既見法實名為妙體。初
義分二。初別釋二。初約二乘明觀二。初生
空觀二。初舉譬推。二我人下就法檢。各推無
故合之亦無。以聚虛空不成色故。即陰下更
於即離檢令叵得。二雖求下法空觀二。初明
法存。牒前譬顯人亡法存。二更須下用觀析
二。初正明推法空。正檢法空先析色陰。次前
念下析四陰。無想受略於行識。二既不下雙
結二空。智雖空境智須自亡。是故境智俱云
不得。二通菩薩下以菩薩例結。前論析觀乃
三藏法。以對今品體觀屬圓。故以通教鈍根
菩薩不能體中。亦屬析觀。故云通菩薩亦然。
二是為下總結。言自行為他異者。以通教菩
薩對兩二乘分別二行也。二約不共菩薩明
體觀三。初總示異前。言別菩薩者。非是別教。
乃是圓人異偏小故稱為別也。故云永異。二
如見下深明觀相四。初明妙空體法二。初立
喻顯。然鏡像喻文乍濫通。須知圓意。通但六
界而為鏡像。別圓十界而為鏡像。別雖十界
九是修成。修成不實故如鏡像。圓知十界性
德本具。以本具故奪修無功故如鏡像。不
二門云。幻因既滿鏡像果圓。如此解之。故云
懸體體秪是解。鏡內鏡外者。解因緣所成即
鏡內拳指不實。亦解能成因緣。即鏡外拳指
不實。二眾生下就法觀二。初生法雙空二。初
明觀。若假若實皆本不生。空則俱空。二如
大下引證。我是假人色是實法。二性俱空人
[004-0132c]
法不異。是故名如。二今世下因果俱寂二。初
明觀。五果既是因緣所生。可合鏡內拳指不
實。二因既是能生因緣。可合鏡外拳指不實。
二下文下引證。假實當體即空假中名本性
空寂。無始強執謂假實生。名無明故有。既了
因寂果那不寂。二雖不二下示妙三諦智。即
空假中而為空觀。以即空故不得六界生法。
以即假故不得二乘生法。以即中故不得菩
薩佛生法。蕩十界惑是故境智俱名不得。而
能審諦十界生法。故二境二智皆名了了通
達。境是妙俗以無相故。故無所染智是妙空。
以無緣故。故無所淨。非染非淨稱本離念。故
雙亡二邊。正入中道任運雙照。三結三諦圓
顯。三德三諦即念開明舉一即三。體非次第
顯無前後。無覺而覺稱為大覺。四與此下與
經體相應。佛示二空顯法性體。不照三諦豈
稱法性無量甚深。故知今解與性相應。此性
名為金剛寶藏。若偏照之德非具足。三是為
下約人結示。故知今體非獨是體空。須體三
諦方得名為別體。三諸小下斥諸師失意三。
初正斥失二。初斥小乘師。毘曇有門說存隣
虛。成實空門說破隣虛。若存若破皆為析滅
見愛二惑。弘者失意冬生定計。起見起思故
屬斷常。同彼外人全非正析。二斥大乘師。
般若等經談一切法如幻即空。此空畢竟三
諦宛然。諸師罔窮作但空解。不即假故不
能游戲神通。不即中故不能解釋佛之知見。
非佛知故不得三智一心。非佛見故不能五
眼具足。雖依大教理齊小乘。於小乘中同壞
[004-0133a]
法人。進修燒想壞滅骨人。既其不修觀練熏
修。無由成就三明六通。三明者。天眼宿命漏
盡也。更加天耳他心身如意則成六通。願智
頂禪。以超越禪最高上故。故名為頂。願欲知
三世事隨願則知。故名願智頂也。二引經示。
首即經初。軸即經末。如來法身謂果上法身
智斷必具。今用二空當念求之。無上涅槃
體具三德。皆與無量甚深法性無二無別。故
首軸所詮窮深極廣。三豈可下結不用。世人
邪見即是癡空外道斷見也。小乘之析雖是
正教。以無般若方便故墮斷常中。大乘之體
法雖圓備。諸師但作偏空之體。同彼小乘慧
解脫觀。安能解此即邊之空耶。二善女下依
義釋文二。初明修因二空觀二。初約苦集明
二空觀二。初生空二。初分文。二釋義三。初對
告勸發。文二初釋善女二。初約四悉釋四。
初世界。二又時下為人。三又男下對治。四又
佛下第一義。二此是下結成因緣。二釋當觀。
二諸法下指上境。文二初釋諸法。名目雖略
者。秖云諸法則能攝上所說諸境。無不遍也。
二釋如是二。初標列三義。正明總觀者。下二
空觀歷諦緣境。別別明修空假中觀。此之三
觀盡稱諦境。今一如是總示三觀。如是三觀
如三諦是。有三義者。列於三法。即當三觀
所如之義也。二如事下指釋三義二。初指釋。
謂指經文中上下釋三法相。假想指上餘二
指下。上下皆是不思議境。故皆指為所如之
法。二又事下融即。初乃俗即真中。次乃中即
真俗後乃真即俗中。以妙三德為二諦故。
[004-0133b]
所以此三不一不異。如是之言是故得名為
正明總觀也。以亦一異為諸法。既以不一不
異為能觀觀。乃以亦一亦異為所觀境。境觀
不二卷舒無妨。三何處下正作觀。文二初通
釋四句三。初約初二句明空觀二。初釋初句
二。初就五陰觀。言點出者。已用如是總示三
觀。今以四句明示三觀。故皆言點出。今檢無
人義當理觀。二又果下就因果觀。二人既下
例次句。二本性下約第三句明中觀。不以本
性為能觀者。非中觀也。即一切法非理非
事名為本性。非別有也。故法華云。諸法從本
來常自寂滅相。般若讚云。平等真法界佛不
度眾生。以本無無明豈有眾生。本無空慧豈
有於佛。既無生佛何度之有。非破非立雙非
亦忘。名本空寂。三無明下約第四句明假觀
二。初由迷俱立二。初正釋二。初直約事理釋。
諸法雖即本性空寂。由具性染故起事染。由
破事染故立空慧。欲忘染淨故立即中。此之
藥病悉由無明。二以有下委就迷悟釋。生法
是果成由惑業故。云以有無明等也。既有下
欲空生法須論三觀。助事觀者。助道事想觀
也。即不淨流溢等。是所助正道即二空契理
之觀。正助二修為顯一性。故立非事非理之
觀也。是事下以今知三。驗其無明是事不知。
三皆事者。以在修故。不二門云。修雖具九也。
二淨名下引證。以眾生實病生菩薩權病。示
病意者。為明法藥也。二若知下由悟俱忘。
若知無病用三藥為。此之泯忘空品意也。二
但我下別釋初句二。初明所破人執二。初總
[004-0133c]
示我相。五住之初三界之主。若破我者縱起
結使不生四趣。故云深重。小乘大乘俱貴
無我。我不復斷。四教賢聖入之無路。故云大
障。凡夫下明起我處。初遍六作。次遍六度。
二若攬下別示利鈍二。初鈍。攬他遺體而起
者。是俱生惑。與身俱生名俱生惑。如諸蠕
動實不推理。而舉𧑃張鬐怒目自大。底小凡
劣何甞執見。行住坐臥常起我心。常時自起
故名疎鈍。二若執下利二。初明密利。執法
塵起者。是分別惑。以對意根故曰法塵。因分
別生迷理之惑。此名利使。藏之初果。通之見
地。別之初住。圓之初信。皆斷此惑。二明相狀
二。初略論十使二。初正明使相二。初明十為
枝葉。執一法者。不問邪正大小偏圓。隨執
一句即生十使。前五是利。後五是鈍乃利中
鈍也。二十使下明我為根本。二縱令下兼示
其人二。初明具邪禪慧。長爪即拘絺羅身子
舅也。勤學不暇剪爪。時人呼為長爪梵志。
根性最利。是外道中高著者故舉之。鍱腹者。
金七十論云。優樓僧佉外道中有一眾首。至
金地國。頭戴火盆鐵鍱其腹。與僧論義。難石
等者。大論二十六云。薩遮尼乾子難人。乃至
樹木瓦石流汗。至非想者。如欝頭藍弗。已至
有頂故云將出。却墮飛狸故云復還。二如此
下明不能破我。尚非小乘內凡。豈同初果破
我。二重廣我見。謂即色是我。離色有我。我
大色小色在我中。色大我小我在色中。受想
行識亦復如是。五陰各四即有二十。二若
一下明能破空慧二。初通明空慧二。初就境
[004-0134a]
智明生空二。初別示二。初於陰境推。還就即
陰離陰陰中有我我中有陰四句推之。是我
不然者。能破之觀也。據義合須二十遍言。以
破二十種身見也。約外境者。望能觀智是其
內心。故所觀陰得名外境。非他身也。二而
其下明觀智檢。所觀五陰既立於五。能觀之
智任運成五。五陰一一皆有四智。悉應計我。
故須亦破二十身見。二內外下總結。以數顯
觀令智不漏。二毘曇下約大小觀人法三。初
毘曇。我見是共等因者。即共業別業。合有
四句略言共等。此有門論陰中求我。我空陰
有我法兩分。故我見思惟前後而起。我即眾
生。思是實法。故悟生空未得法空。二成實。
此空門論攬陰成我。故我見思惟起不異時。
是故生法二空同悟。三大乘。我見即具諸法
者。俗即真中何法不具。我性如色性生空即
法空。二破二下別明三觀。既云我見即具諸
法。合於三諦而破我見。是故用上三句破之。
二初正破人我三。初約理觀檢。二若作下約
非事非理檢。我見即中豈存境智四十種執。
三若作下約事觀檢。經文既云無明。故有愛
取心強。須作不淨助道之觀。觀邪見惡心是
穢惡陰。若善直心慚於義天。愧於聖人。入方
便位真理未明。是隱沒陰善惡雖異皆未破
見。豈有見心不依於色。色須敗壞。故云不淨。
不淨之境何處有人。今方便位義當五品也。
二若得下更推法我二。初明得悟推法破思。
觀雖圓修而其麁惑有除不除。若以三觀檢
我叵得。見惑斷者。得入初信。更於三諦修
[004-0134b]
二十觀者。乃破法執即思惑也。從二信位進
至六信也。二若未下明未悟推法破見二。初
轉計實法二。初正明度入。妙觀破見見惑未
除。見雖未除觀己有力。能於假名柔伏愛惑。
若其我執度入實法。二引經及事。屈步蟲者。
要因前脚得移後足。方於假名伏惑。又於實
法起見。如彼蟲也。二須實下勸更修觀。宜於
五陰作二十觀。顯我本性。使空慧明。隨度
入處以觀遂之。名處處作。二明法空二。
初約經文釋成三觀二。初正釋二。初立意分
文。我見即具一切諸法。豈觀生空不空實法。
鈍根未了故今重說。二如是下隨文釋義三。
初明即法而空。文二初示境觀。二若四下明
修觀二。初就法明空二。初正明空。遂一推
檢。不應動等者。地動則成風性。煖則成火
性。史記曰。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蒸。於
是有地震。注云蒸升也。冬則地中煖。故禮云。
古者夏則橧巢冬則營窟。水堅故成地性。波
動故成風性。貞堅也。炭火貞則成地性。火
焰動則成風性。風能持物則成地性。觸壁止
則成水性。二引經證。水性不住者。不守於濕。
火從緣生者。既賴緣而生則不能守其熱性。
風性無礙者。以無礙故不能守其動。一一下
四大俱無性故。皆入如實之際。前之二教以
空為如實。後之二教以中為如實。今取圓中
實際為正。二上檢下對生辨觀。二本自下明
即法而中。文二初二句法本自中二。初明性
非生滅。以元中未三節顯於性是中道。元無
四大者。非謂獨一全無四大。以其大陰皆如
[004-0134c]
來藏。性體常住本無生相。故曰元無。既無
法生與誰相會而為和合無和合。故無可散
滅。故不論空。如此談中之義顯矣。二本自下
明非觀使爾。世間之相本來常住。豈以觀智
息乎生滅。然後不生滅耶。此名即事而理亦
曰即邊而中也。二三句顯由觀解二初正示。
性雖本然遣迷由觀。言因緣性欲為因。師教
為緣。因緣成觀達本三諦。諸大即是空假中。
故從本不生。二引證。無明轉即變為明。名菩
提燈。若非感應因緣之力。豈滅無明。故知成
佛全假因緣。三和合下明即法而假。文二初成
違理之事。二此法下成照性之修。此法有故
者。即迷惑因果也。體有下三諦也。即空下
三觀也。境觀悉由迷惑因果和合。而有也。
二三觀下結觀。三段經文與三觀合。知今宗
旨契會佛心。豈可不信。二更為下為鈍根重
破法執。前釋生空已明度入實法。或利根雖
曉。恐鈍者猶迷。是故大師以無緣慈。更說其
相。二初明法執二。初依報起見愛心四。初依
大陰起四執。一切外道四教行人。若未伏斷
見惑已來。皆有此執。二四執下因四執生我
見。四中雖云無及雙非。既是執生四皆屬
有。見既依色合當即離。色我我色。見依四陰
即離亦然。三我生下依我見生十使。如生空
中說四方招下因十使招生死。縱依圓教性
具大陰。開於四門。隨執一門生我見者。起惑
造業招致來苦。與彼外人生死不別。大師正
為即時行人陳四執過。二惑此下指見心名
污穢陰。此之五陰皆成執見。故悉污穢。襵
[004-0135a]
𧜼歸有豈名法空。二心不下明空觀三。初明
不依是忘四執。心不依陰四教皆然。今明圓
宗論不依者。即穢污陰為能觀智。何陰可依。
何執可破。誰為能觀。亦無所顯。心不依陰今
意略言。二寂然下明契理則備眾德。三種般
若與金光明牟尼三身。無二無別。若不以此
為三觀者。見之無由。三行人下明此觀速能
復本。觀生觀法皆以三觀一念而觀。猶如懷
璧。復金光明法性之理。如向本國。二三世
中可登圓主可以保任。二明十二因緣生法
二空觀二。初分文立意二。初分文。此十二支
而分生法者。順此經文。初支既名曰無明。名
即假名故屬生境。無明者。我執也。起信論云。
計名字相也。向下諸文但言行識等。既不云
名。乃是直指色心也。以行至老死不出五陰
色心故。義雖炳然猶恐不信。故引釋論逐段
證成。誰老死者。如問云誰。則答言我。故知誰
我悉假名也。經云名曰與論冥符。論號生空
經豈不爾。是老死者。則直指色心是老死法。
經不云名與論亦合二然十下立意二。初通
辨因緣相貌二。初標列。二三世下解釋三。初
三世。過去破神常者過去已滅故非常也。現
在破神我者。五果皆五陰和合故無我也。未
來破神斷者。未來有果故非斷滅。皆言神者。
外執身神有斷常等也。此三世義世共傳之。
故云常塗所用。二果報。以前十因緣屬現在。
後二因緣屬未來。二世合為十二。而文云一
期始終。且據無明行在一期之始。相帶而言
遂云始終。非謂秖在一世此果報因緣。出
[004-0135b]
大集經。以在中陰於父母所。生貪愛心為無
明。出入息風為行。自識支已去。義同三世。三
一念二。初所憑教。二如眼下明行相二。初
正釋相二。初對塵直釋。六處生貪者。眼識染
故。潛牽諸識各有貪情。故普賢觀云。以貪香
故分別諸識處處染著。一日等者。一根對塵
即起十二。六根晝夜數數對塵。何念不起十
二因緣。一一成因皆須感果。迴轉如輪纏
轉如網。二今更下更推因起。因緣之觀通
三世者。意推過去無明為因。生於現果。現果
之上復起惑因。本欲即今無明不起。是故今
推過現二處起無明相。文二。初逆推過因。從
名色起者五果之初故。五陰已具故。識支未
具五陰故不言也。過去之因極於無明。今觀
無明意欲令觀成覺了智。而謂無明定是有
等。則能破智翻為無明。藥乃成病。故云四句
取者皆是無明。無明為緣豈不生行生識等
耶。如前說者。六入至老死。皆如前文直示
中明。二又觀下順推現果。於此受中等者。以
受支是五果之終故觀至此。若生計著還成
一念十二因緣。或有受等者。即是無明不了
之心。行識等支一念成就。二如此下歎難知。
逆順推檢雖在一念。其十二支宛然具足。所
以枝條遍滿諸有。其猶大樹尚無能識。況能
伐耶。言大樹者。婆沙云。過去二支為根。現在
五支為質。現在三支為花。未來二支為果。
布濩者。文選注云。布濩長多貌。從言從水並
通漢書云。布濩猶布露。謂於闕露處皆布也。
二今經下略示今經觀境二。初明經意。但舉
[004-0135c]
生法為境者。以假名無明為生空境。以行識
色心等。為法空境。此因緣二境通四教觀。今
意在圓。二宜以下示境觀二。初示境二。初立
喻。二法合。著於假名者。不達三諦而妄起我
見。猶如舞燼成輪。故云不息。輪依火有。而假
名因實法而有也。迷故不達色心即空假中。
名迷陰入。言薪火者即燼也。二若知下示觀
二。初立喻。二輪火下法合。觀生觀法皆即空
假中。乃輪火雙無二空觀也。二生空下依義
釋文二。初出境相二。初生空境二。初分文。
二釋義四。以前生空三觀釋之。故疏無文初中觀境二假觀境三空觀境四結成。
二行識下法空境。例應有三者。行即空假中。
乃至老死即空假中。佛言巧略。比前可知故。
二眾苦下出觀相二。初據經文示觀二。初正
示二。初指文。二眾苦下釋義三。初明中觀。眾
苦行業。指上生法。當體妙故。不可思議。若生
若法皆非空有。如是體達名為中觀。此觀不
見生死輪轉有際有息。即法界故無際。皆常
住故不息。二本無下明空觀。三不善下明假
觀。前不善思惟即過去二支。今不善思惟即
現在三支。經心行者。即上思惟也。斯乃舉
病必對於藥。假觀彰矣。二雖名下結勸名偏
義圓。名但云空而義。乃是即空假中。義既
必當。故明與經任運符契。生空法空名義皆
爾。故勸修者息乎疑情。仍須了知。全祕密藏
為生為法。是故生法無非三德。故觀生法能
所皆三。境觀名別其體不殊。是故能所二即
非二。此乃今經二空觀也。二為鈍人更說二。
初特示空觀二。別指假中。良以初心於假
[004-0136a]
名實法。起見愛增強障道事重。是故大師特
陳空觀不說假中。此同釋題觀解三道。三道
正觀舉名而已。但於假實三毒六作。委破四
性頻示二空。蓋為始行我見彌隆。故示真空
以為要術。初文二。初示二。初推人法二。初推
人。若假名下對於實法推無四性。今之下四
性被推執情稍薄。但謂有名。還須四性檢今
叵得。所召之人既無生相。能召名字四性亦
忘。略示八空其觀如是。二觀法二初橫推。
以現名色對過去業。推無四性。羅漢有業者。
無始所造諸有業因其數何限。無惑潤故不
受後身。故曰不生。各有等者。如合兩空豈成
一色。二既不下竪推。計法之執如屈步蟲。
捨一取一。生被破故便計無生。還是性執。雙
亦雙非計皆依生。既悉無理復計於滅。亦成
四執。八句之上皆云不得。即是空觀。無滅無
生者。檢滅檢生俱不可得。方乃得名實法無
生。二無生故下明觀成二。初明二執忘。攬
陰成人實無生故。假名則壞。於假無我諸見
俱亡。實既無因安得不壞。二既不下舉二喻
示。不然火喻不執法。無煙喻實法不生。日中
舞燼喻空心秉法。是亦無輪喻不生我見。
二是略下結二中觀。下別指中假。言別記云
云者。具如止觀假中破法。行者應知。今明三
觀圓修二空。但為鈍根見惑偏重。故別指空
對治此惑。此惑若忘二諦自顯。故中假別指
而已。二我斷下明果上二空用二。初分文。
二一切下釋義二。初明自行成二。初明智德
滿。文二初明人法。二觀成二。初約人法銷文
[004-0136b]
二。初明人空觀成。二以智下明法空觀成。別
明十纏者。瞋覆睡眠戲掉無慚無愧慳嫉。忿
恚曰瞋。隱藏自罪曰覆。意識昏熟曰睡。五
情暗冥曰眠。嬉遊曰戲。三業躁動曰掉。屏
處起過不自羞曰無慚。露處為非不羞他曰
無愧。財法不能惠施曰慳。他榮心熱惱曰嫉。
煩惱即思惑也。雖見思通名煩惱。今別以思
惑當之。[罥-口+ㄙ]繫也。二二乘下約大小釋斷二。
初論大小斷盡不盡二。初明二乘斷通餘別。
界內一切煩惱名數皆通界外。但以所障空
中分之。則知通別。淨名室中天女散華聲聞
著身菩薩不著。故被訶云。結習未盡華則著
身。斯乃斷通未能斷別也。二而言下明佛地
通別都忘二。初正示。雖云菩薩能斷別見。
而斷未盡究竟在佛。若至佛地不唯別盡。通
亦窮邊。何者。蓋由見思遍十方界六道眾生
差別種習之所成就。因地乃斷未盡邊涯。唯
佛究竟故云。若通若別究竟在佛。二引證。
性德生法體本無上。通別二執染故成卑。妙
覺執盡二俱無上。故云無上假實。佛地所不
惑也。二經論下明佛地有斷不斷二。初明經
論異說二。初明有斷。智以悟極而為上上。
惑以迷極而為上上。今迷將盡唯餘微細。故
名下下。故起信論云。覺心初起心無初相。
遠離微細念故心即常住。惑微細故難別難
除。故上上智方能斷盡下下之惑。無明力大
者。惑雖微細能障妙覺。故華嚴明。灌頂菩
薩所有功德如一塊土。妙覺功德如四天下
土。最後無明所障若斯。力豈不大。非佛智
[004-0136c]
發此惑不忘。一念相應慧者。究竟覺也。正習
俱盡者。該於通別也。二或言下明無斷有上
士者。等覺也。此位須修清淨淨禪斷微細念。
故名之為斷。無上士者。是妙覺位。修證既忘
更何所斷。二斯乃下用悉檀和會。此斷不斷
各見教文。人師執之淨計莫止。今以四悉逗
機之意而和會之。諍無由起。國是境域即當
世界機所居處。隨處樂聞佛智有斷不斷。而
歡喜者。時即對治隨時當有斷不斷義。而破
惡者。人即為人。隨人宜以斷不斷。而生善者。
悟即第一義。隨悟斷不斷。而入理者。為此
四機說有二義。究論佛智不可言思。二證無
下。明正助二道滿。無上生法證由二空名無
上道。事助之行與正合修。故得稱為微妙功
德。二開甘下。明斷德滿。文二初略釋甘露。
以命等四。如次對於常樂我淨。二然此下廣
釋諸句四。初對華嚴四位二。初正對。彼雖兼
別今取其圓。別三十位未得甘露故。二下地
下釋疑。恐後人疑故釋也。化他令同我之
所得。二又通下對般若四智。論雖多釋猶通
三教。今四皆從甘露而說。故的在圓。以一
心三智蕩一切相。名道慧開門。一心三智立
一切法。名道種慧示器。一心三智雙遮蕩立。
名一切智入城。一心三智雙照蕩立。名一切
種智處室。由此四智住大涅槃。令諸眾生得
此四智。名食味也。三對法華大事。彼佛知
見是今甘露。彼之開等對今四句。唯有悟入
與入處少殊。其義不別。四對涅槃四德。前
以四德釋甘露義。今用四德對開等文。有此
[004-0137a]
異也。二吹大下明化他成二。初分文立意二。
初分文。二餘經下意意二。初明智定相成。
前現通者令重法樂聞。後現通者令依法修
證。故前云開後後云成前。二修因下明因果
同類。二空正道為智德類。二空助道為斷德
類。即緣了二因。非此二因安剋二果。二說法
下依義釋文二。初明轉法輪化他二。初明說
法文二。初總示。二吹螺下別釋二。初別明螺
等二。初約教位釋二。初釋四句四。初明吹螺。
是改號者。大經云。吹貝知時是也。苦忍凡
性者。即內凡上忍位中。於苦諦下留一行
一緣。是凡性也。聖人正性謂初果也。說大乘
法者。唯以圓教為大乘也。改凡聖偏性通教
六地是聖。別教十向圓教十信是內凡。以中
理未顯悉名偏性。通教七地者至此得知圓
者。皆是改號之位者。三人俱破無明。見中道
圓性也。二擊大下明擊鼓誡進者。軍陣之法
也。兵權曰。聞鼓則進。聞金則止。鼓則嚴肅軍
眾使前驅也。督率也。率導引也。位在修道者。
令初果進二果也。通教位在八地者。前釋改
號是七地破無明。今進入八地。是增道損生。
別教應言二地。圓教應言二住。方名進入修
道。今言十行初住者。恐誤也。或別有意。真
修道者。即通八地。別二地圓二住故。云咸進。
地論以初地為見道。二地至七地名修道。八
九十地為無學道。彼雖別位例圓可知。三釋
然炬。通教下皆取當教化他位也。此言八地
不取受接。但約當教出假道觀雙流耳。別約
十向其意亦爾。以內修中觀外亦出假故。圓
[004-0137b]
在初住者。以百界作佛普門示現故。圓從勝
說。乃取分真。止觀名真出假位也。皆是下結
示三位。道謂外化。觀謂內行。此該三教不同
餘文唯就通說。四釋雨雨。扶疎盛茂也。時澤
時雨也。大恒者殑伽河也。二若得下例上四
經。二此一下以橫竪結。竪擬諸經之位者。
即向四經名字雖殊。但是住行向地圓位耳。
故名為竪。橫論一切。諸位者。即攝四教凡聖
諸位。如向消文是也。云云者。部在方等故
此化他必兼四益。橫攝諸位旨在其中。二此
中下通。釋大義。前三云大。後一云勝。勝亦大
也。故云皆言大也。通塗下若取通名。唯在
大法義並歸圓。對於四經其義彌順。二我今
下明神通文二。初明摧怨二。初明煩惱為怨。
二魔為下明天魔是主。二明竪幢。高出眾行
者。即法幢三昧也。萬行功德皆為眷屬莫不
歸宗。此之三昧故為眾行之望。兵望麾者。
手指曰麾。尚書云。左仗黃鉞右秉白 而麾
之。兵權曰。將軍乃秉 麾眾而誓之。又云。聞
鼓則進。聞金乃止。隨其指麾五󳖂乃理。三
德下出三昧體。其體若非不縱不橫。豈出眾
行。豈摧五住。豈壞天魔。無記神通體用如是。
二從度下明四弘誓化他二。初除文示義。
雖復等者。既依四諦而運四弘。四諦既常誓
豈休息。因人求佛意在利生。今遂所求豈忘
與拔。四弘是下示誓有依。誓即無緣慈悲。
境乃無作四諦。無緣無作行相如何。眾生誓
度。生死即涅槃故。煩惱誓斷。煩惱即菩提
故。法門誓學。即惑成智故。佛道誓成。即生成
[004-0137c]
滅故。不爾。豈能廣度永度。二度諸下隨義釋
文四。初令度苦諦。經永斷三惡。即三惡道也。
須約十番論度論斷。二令斷集諦。須明五住
燒十界生。三令證滅諦。當分而論四種甘露。
跨節而辯唯一圓常。四令安道諦文四。初約
檀明諦。不獨行檀具於四諦。五度皆然。五不
依諦則不動不出。何度之有。復須知今依無
作諦。二無量下略釋經文。三論云下檀攝
六度。大論十二解檀度云。若菩薩行檀度
能生六度。是時名檀度滿。云何布施生檀度。
有下中上。若以飲食麁物軟心布施名下。能
以衣服寶物布施名中檀。能以頭目血肉國
財妻子布施名上。云何施生尸度。菩薩思惟
眾生不知布施。後世貧窮故行惡。若行布施
後世有福無所乏短。則能持戒。云何生忍度。
菩薩施時受者惡罵。若大求索。若不時索。或
不應索而索。是時菩薩思惟。我今布施欲求
佛道。亦無有人使我布施。我自為故云何生
瞋。如是思惟已而行忍辱。云何生進度。菩
薩布施時常行精進欲行二施。勤求財法以
求足之。云何生禪度。菩薩施時能除慳貪而
行一心。慚除五蓋。是名禪度。又心依布施
入於初禪乃至滅定。云何生智度。菩薩施時
知有果報而不疑惑。能破邪見無明。又分
別淨不淨施得報不同。是名生智。故云檀義
攝六也。餘之五度亦互相攝。非今文意。故
且論檀。六之首故攝生便故。四捨身下以
彼岸結。生死為前際。涅槃為後際。身命及
財此三屬事。以觀此三及能施心所施之境。
[004-0138a]
三輪當處即空假中。是故能等三德涅槃。此
以常因而剋常果。不然豈得不壞常住。如是
行檀名波羅蜜。三德甚深故檀竪高。三德無
量故檀橫廣。此機樂略。是以如來妙說一檀
遵修諸行。仍須了知。既談果後行檀利物。行
人豈不即聞而修耶。
金光明經文句記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