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07 金光明經文句記-宋-知禮 (T@JIA)




No. 1786 [cf. Nos. 663, 1785]
金光明經文句記之一


北涼三藏法師曇無讖譯經天台智者大師說文句門人灌頂錄四明沙門知禮述文句記


吾先師昔居寶雲甞講斯典。其徒繁會競錄
所聞。而竊形卷軸。況筆寄他手反羈乎曠遠
之旨。至於援證經論辭多舛謬。予每一臨文
不能無慨。近因講次憶其所領大義撰成記
文。仍採孤山索隱中俗書故實。用為裨助。庶
覽者不以事相之關情。但思理觀之為益。時
天聖五祀臘月三日記。


將釋此經文句大科分二初釋題二入文釋題二。初正標題目。金等四字即所釋也。
文句二字是能釋也。所釋經題委在玄義。能
釋文句者文即經文。句謂章句亦句逗也。即
以章句節其經文。令其詮旨各有分齊。故荊
谿云。以由釋題大義委悉。故至經文但粗分
章段。題云文句良由於此。然立此二字蓋謙
辭耳。若觀釋經大義非少。又解諸經皆稱文
句。乃是通稱。故以經題簡之令別。二能說師
號。住處得名如常所辨。二入文二。初定三分
二。初的指所傳。異於真諦所譯七軸二十二
品。故指四卷十八品也。世有足囑累為十九
品者謬也。以諸譯本皆無此品故。二正判三
分二。初引諸師判二。初總舉不同。盈者進也。
縮者退也。蓋言諸師分割三分進退不同也。
二江北下正明。初判三。初江北師。以四王等
[001-0083c]
各於佛前發願擁護說聽之者。故云大誓護
經。流水長者除病救魚。薩埵太子捨身飼虎
等。為大悲接物。此師之意與下真諦新舊雖
異大意是同。二江南師。與今分節三分似同。
但昧壽量半品屬序耳。三真諦師二初判文。
真諦三藏於梁世重譯此經。名金光明帝王
經。更加四品。謂三身分別品。滅業障品。
陀羅尼淨地品。依空滿願品。足讖本十八凡
二十二品而出疏解釋。故云新文等也。二真
諦下明義。仍斥江南以授記除病悉在流通。
故云後師弟因果等也。合云師因弟果現文
似倒。二今師下示今師意二。初約理破諸師
二。初總斥人情。正斥真諦義兼江北。以此
二師判師弟因果。並在正宗。意謂序分全未
辨說修證之道。至流通分道味已歇微末而
已。故總斥云是義不然。二夫三下別示經意
二。初立意二。初明三分互通。杜塞也。三分共
成一經感應豈得義理互不相兼。如初序分
敘述發起。若不闕於下之二分。何名正通之
序。正是序中所發所述。復是流通所宣流布。
不爾何名一經正說。流通一段。若捨序正為
通何法。是故三分各具三義。上中下語即七
善中時節善也。妙經云。初中後善。若其杜絕
何名善耶。二又眾下眾機遍益經所被機益
有遲速。不必皆在正宗悟入。故云根性不定。
何容序分全無法味。通中法味歇滅微末耶。
既其不然。於流通中說流水因及信相果。復
何所妨。彌益也。督率也。勵勸也。二又法下引
經。師即釋迦也。達多品中明佛往劫以國
[001-0084a]
王身事阿私仙求大乘法。故曰師因。持品授
記波闍耶輸等成佛劫國即弟子果。古諸法
師判法華經。自法師品後皆屬流通。而人共
許。此與江南判今流通有師弟因果。其意齊
也。故云於義無妨。然不可定執故云與奪
由人。二今下據義分今部二。初分經二。初
定三分文。今分三分大同江南。但序盈半品。
故引三師但破真諦。二序者下示三分義二。
初正示。將者當也。正宗流通在序分後。今序
當有二分之益。故云將有利益。正當機者當
是對義。即正對機緣辨說常果懺讚之道也。
筌魚笱也。罤兔罝也。筌罤喻言教。魚兔喻義
理。欲使言教流至將來。正像末時常令群生
取於義理。故云不壅於來世也。二經曰下引
經。二疑者下釋難二。初立難。既稱序分。合
齊序品。安得復入正宗壽量半品餘耶。二眾
經下釋通三。初引他部例。淨名經以佛國因
果以為正宗。既無序品。諸師乃將佛國半品
而為序分。若大品般若序品中云。佛知眾會
已集告舍利弗。菩薩欲以一切種智知一切
法。當習行般若波羅蜜等。如此說者已是正
宗。而文在序分。若涅槃經常壽為正。既無
序品乃以壽命品中集眾為序。此約北本也。
若南本者謝公治定。乃取壽命集眾之文。題
為序品。此等三經或序入正。或正入序。諸師
分解不以為疑。安得獨疑今判序分入壽量
中耶。二斯乃下明此經意。斯乃出自集經者
節品之意。蓋以若將壽量品題。於天龍集信
相室後安者。則令四佛斷疑之文孤然而起。
[001-0084b]
故云嶄絕。嶄鋤銜切。嶄巖山貌。若文孤起則
如山巖之險絕。不相連屬也。為此之故安壽
量題於序段中也。三今從下約今意結。品雖
屬正義當序分。豈順標題令義失耶。二序有
下正釋經三分二。初序分二。初品
題。句文分二初釋序二。初標三義。經之序分義合
有三。諸部之中或秖一二蓋闕略也。今經與
法華等諸大部中皆具此三。二次緒下釋三
義。緒謂繭之緒也。凡繭之抽絲先抽其緒。
緒盡方見其絲。今以五事在初如絲之緒也。
冠去聲呼。敘方將述當益。蓋言敘述當時
有正宗流通之益。故此序述下一十七品也。
發謂開發物機之信也。起謂興起聖應之教
也。此序即以現瑞駭動物情。令信心顒顒教
必深益。三品者下釋品二。初舉梵翻名。二
品是下就名釋義二。初正釋。此中文句俱在
經也。以能詮教皆用四法。謂聲名句文。此
有二種。佛世滅後。若約佛世八音四辯梵音
聲相。此一是實。名句文身但是聲上屈曲建
立。此三是假聲屬色法。名句文身屬第三聚
不相應行。毘曇十四成論十七瑜伽二十四
種。此則大小二宗所立有異。名句文者。唯識
云。名詮自性句詮差別。文即是字為二所
依。若約滅後諸聖結集。彼土貝葉此方黃卷。
其中所載名句文者。皆依形顯色法建立也。
今略舉此二具足應四。氣類相從者。如以四
法同明發起等義。故節為序品。乃至同明讚
佛之義。故節為讚品。今雖釋序而品義貫下。
二引例。律論二藏文句氣類。咸有篇聚犍度
[001-0084c]
之節段。猶經之品類。篇聚者。謂五篇六聚。
一波羅夷。二僧殘。三波逸提。四提舍尼。五突
吉羅。此謂五篇也。於僧殘之下加偷蘭遮。即
名六聚。若於吉羅更開惡說。復為七聚。毘曇
者。具云。阿毘曇。此云無比法。即論藏也犍
度。此云法聚。亦以氣類相從之法。聚為一段
也。如八犍度論。謂一業犍度明三業。二使犍
度明百八煩惱。三智四定五根六大七見八
雜。思之可見。二從如下釋經文二。初分三序。
此雖分三。至下消文。但束為通別二序。二釋
三序三。初次緒二。初泛論名數二。初明
數不同二。初正明數開合。地人者弘地論師
也。六事者。一所聞法體。二能持人。三聞持和
合。四說教主。五依止處。六聞持伴。或七則離
於我聞。或五則合於佛處。二兼示眾是非。此
經正談常壽之宗在信相室。故諸天龍及諸
菩薩於此集聽。說竟四佛不現。理合其眾退
散。靈山說序夢中金鼓。時處既異故皆不聞。
約聽常壽得是同聞。不預夢等故非同聞。以
說此經時處不定。故同聞眾不如諸經安布
次比也。若義淨新譯最勝王經。列同聞眾
不異諸經。大師懸知梵本將至故注云云。二
此之下立名多種二。初列釋異名。凡有六名。
皆上句標名。下句釋義。印定義者。以如是等
文如世符印。見此冠首知是佛經。故大論云。
非但我法如是。三世佛經初亦然。為通名作
本者。金口所談皆安如是故通名經。經後
序者。結集時在說經後故。經前序者。以佛遺
囑令安經首故。大論云。佛將涅槃。阿難問
[001-0085a]
佛。一切經首當作何語。佛答阿難。應云如是
我聞一時佛在某方某國與某大眾。破邪序
者。以一切外經皆以阿慪二字冠首。阿之
言無。慪之言有。以其所計此二為本。顯於
部內不出有無。故立如是對破邪執不如不
是。證信序者。大論云。何以不直說般若而說
住王舍城。答說時方人令人信故。二天台下
結歸四悉。天台師者。章安對彼舊解故稱智
者為天台師。四悉檀者悉是華音以遍為義。
檀是梵語此翻為施。諸佛聖人常以歡喜生
善破惡入理四種之益。遍施眾生。斯是感
應之通相也。此之次序金口令安即是應也。
即被滅後一切機緣即是感也。而其一序有
六名義其意如何。今以四種悉檀收之。則一
一名義皆有所歸也。故初二二名是世界益
施眾生也。三四二名屬於為人。第五破邪是
對治法。第六信理屬第一義。此四既未判於
深淺。即當四教各具四也。二舊解下正釋經
文二。初依經釋五義。二明闕同聞義。此依
地論師六事分文故。若依五事現文唯四。就
初為五。初法體文二。初舊解二。初引諸
師釋四。初舊解。二肇師。三真諦。四龍樹。其
四文義皆悉可見。至判四悉方定深淺。二此
之下以四悉判。今明聖法若多若少若總若
別。無非感應。感應不出四種悉檀。前判次序
六種名義。是總是多。今判六事一一感應。是
別是少。故如是二字諸師異釋。今天台師用
四悉檀而會釋之。各得如來感應一意。豈同
世諍是一非諸。舊解二字雖對文理。不分大
[001-0085b]
小其語通總。又無生善三益之相。但得授受
不謬之益。故屬世界也。肇師雖有會理之言
亦不簡真俗。但生信順資稟之善故屬為人。
真諦文理亦未分別。而論決定離增減惡故
成對治。龍樹信順雖同肇師。而言信者言是
事如是。此則能彰三諦之義。是事即俗諦。
如即真諦。是即中諦。此於一句巧示三諦當
第一義也。注云云者令如向辨。二今作下
今釋二。初約教。二觀心。此之二釋即教觀二
意雙美而談。逈出諸宗功由此也。初文分二。
初通。約說約傳明如。約解約受明是。此既通
釋。貫下別釋必該四教。故知法相是四所詮。
佛是宣說四教之主。阿難是四聞持之人。當
分而言四皆海量。二別釋三。初迭明破立四。
即是四教一一破前不如不是。方立本教如
是之義。初破邪立正。破外道邪顯三藏正二。
初破邪。阿慪稱吉者。百論明外道問內弟
子云。佛說何法。答云。略說二種惡止善行。
外曰。汝經有過初說惡故是不吉。我師經法
初說吉故。如廣主經等初皆言吉。以初吉
故中後亦吉。故曰阿慪稱吉也。文乖等者。
以正破邪不如不是。經初標吉而部內所詮
唯是邪見。此文乖理非如也。邪見即不吉
豈稱阿慪。此理異文非是也。故百論破云。
是吉是不吉此是邪見氣也。二文如下立正。
三藏教中文理相稱。以無常生滅之談稱無
常生滅之理曰如。此理稱文曰是。二今謂下
破異立同二。初破異。欲彰衍理先斥藏非。實
有之俗而為能詮。不即真諦故非如也。所詮
[001-0085c]
之真不含中理淺故非是。二摩下明同。通談
幻有當體即空不異名如。即空之真能含中
道。不同三藏析空定淺故理名是。通教必通
別圓二教。故文標云摩訶衍也。三今謂三下
破淺明深二初破淺。欲明別理先斥通非。通
教三乘同聞即空。而鈍菩薩同二乘解。利根
聞空不但空有兼能空空。既此各解望別非
如。空中兩證證空尤劣比中非是。二明深。別
教不通二乘修學。雖復廣攝微塵之眾。唯菩
薩根皆聞佛性次第修入。既無異解故得稱
如。無不證中故稱為是。四今謂離下破離立
中二。初破離。欲明圓理先斥別非。別雖談中
中唯佛界。雖復變造九界因果九非性具。須
緣中道次第斷盡方成佛界。佛與九異故不
名如。初觀出俗次觀出真。至第三觀雙出二
諦方證中道。中不即邊故非是義。二文字下
明中。能詮文字性本忘離。與理不異故稱為
如。唯空唯有唯色唯心。一一皆中無非佛法故
名為是。文如理是義究竟成。二初破下結成
四教。問前釋四教通真含中得名理深。今結
四教別教乃云破淺明深。豈可通教真中俱
淺。答通理雖深。為攝二乘及鈍菩薩故兼淺
理。今結別教獨菩薩法唯談深理。故以唯深
破於兼淺。與前列釋義不相違。三此經下示
部具四。二觀心。以圓三觀觀於陰等。修惡之
心即是性惡。名惡法界無法不收。體是三德
復名三諦。稱諦而照觀境不異故名為如。境
即正觀者。境是本覺起為始覺。雖分新舊
覺體不殊。故得名為境即正觀是義方成。若
[001-0086a]
不爾者境照境等四句豈立。經言等者。若觀
頑境偏小忘心假立真如等皆名邪觀。今茲
正觀雖非約行。行人若欲攝事成理即聞而
修。必須於所觀心簡於十境。陰境常有餘九
待發。於能觀觀須識十乘。上根修一。中根
至七。下根具十。若自未解摩訶止觀。當依
師友一一咨詢。明識藥病方可修之。勿謂一
句修行即足。下去觀解准此應知。二我聞下
釋聞持文二。初舊解三。初舊師。外人我見故
多師心。阿難師佛故唱我聞。二真諦。我能
受持佛所說法故是器義。簡三非器顯成三
慧。雖未分於四教慧別。然釋我聞尤過舊解。
三釋論。彼明耳識從四緣生。一空二根三境
四作意。今云不壞是根。可聞處是境。諦聽是
作意。唯闕空緣。下云因緣和合義可兼之。即
四緣和合方發耳識。不言耳聞稱我聞者。我
是耳主故。新云耳識九緣生。備於唯識也。
二師釋下今釋二。初約教釋二。初我聞各釋
二。初明四我。此我我等例於大經生生等四
句而立。然我是假名攬陰而有。陰法既有生
生等四。我隨實法豈不然乎。如釋生生云大
生生小生。此乃生滅生於生滅。攬生滅法成
生滅我。故例生生成於我我。雖是空觀而非
體空。是故三藏當於初句。又復應知假實生
滅眾生本爾而不覺知。今稟此教稱本而觀。
豈唯此教。下三皆爾。通教實法生即不生。
故陰中我即無我也。故屬次句。別人知陰不
生而生。是故觀於無我而我。蓋由此教元知
真我。見慢盛故。初觀無我次破無我。建立於
[001-0086b]
我後入真我。是故此教當第三句。圓人即達
現前假實不生不生。攬常住陰而成真我。我
既即中二諦皆趣。故云我無我而不二真我
義。是故此教當第四句。教本被機故四我義
配四根性。令後說者如上分別故注云云。二
明四聞。我是聞主聞是我用。主是假人用是
實法。然若解生義則聞義自顯。但主是總
論緣起。聞乃別從說聽不無少異。從聞因
緣而有餘聞故曰聞聞。既從緣生終歸壞滅。
此聞生滅也。聞無四性當處無聞故曰聞不
聞。此聞無生也。真雖不聞俗中有聞故曰不
聞聞。此聞無量也。二諦即中故云不聞。中
亦叵得復云不聞。四十九年不說一字。何有
中邊而可聞耶。此聞無作也。注意同前。二
有四下我聞共釋三。初聞者四能。三藏教中
阿難一身而有四德故受四名。典藏出阿含。
餘三出正法念。今演小名對於四教義與名
合。阿難梵語歡喜華言。佛成道夜生舉國歡
喜。因以為名。從緣立名符生滅法。傳持三
藏宜用此名。通教所說體事即理。異凡俗見
宜用賢名。別教五談塵沙佛法。多所主領宜
典藏名。圓教始終詮法界理。既深且廣宜用
海名。二歡喜下能承四佛四。初三藏。此教
析法空不含中。故見佛身唯是丈六。二賢阿
下通教。觀既體法顯二種空謂但不但。鈍根
菩薩同二乘人唯見但空。無中實故非色心
本。故佛元由誓扶殘習。幻出身智終歸灰
滅。色有分齊故云丈六。若利菩薩受別圓接
解不但空。空是本覺中實之體。是妙色心佛
[001-0086c]
位證得。所有身智稱體無邊。故名尊特尊崇
奇特。亦名報身。秖一佛身由利鈍機見二種
狀。故云合身。通教佛身須作此辨。應了鈍
根見佛縱高十里乃至百億。以依但空亦非
尊特。有分齊故。若利人見丈六八尺。既依中
道亦無分齊。是故下文金龍尊王偈讚三十
二相。文句解云正歎尊特。二典下別教。
此教初心便聞但中。中雖不具九界依正。非
無佛界妙色妙心。是故見佛唯無分齊尊特
身也。此教始終不共二乘及住空菩薩修證
故也。四海下圓教。此教所說世間相常。故一
切法無非中道。雖與別人同見尊特。彼兼別
修此皆性具。故龍女云。微妙淨法身具相三
十二。欲彰全性是故從勝特名法身。故此教
人觀性德苦樂而興與拔。以即理毒害為所
消伏。修德三因名性德行。報應二身即名法
身。蓋欲以性而泯於修。苦則即拔無拔。毒
則即消無消。行乃即修無修。佛乃即證無證。
阿難傳此無作四諦即說無說。是故親承法
身佛也。三此下部有四機。問上明四教今那
但云三乘說聽。答以三乘中聲聞緣覺須論
藏通。若明菩薩須該四教。三乘總論四教別
辨。聽既三乘說必四佛。既一音各解亦一身
異見。前明合身其意在此。二觀下約觀心解。
以上我聞各四句義。就於行者心觀辨之。攀
上等者。是有漏禪六行觀也。攀上淨妙離厭
下苦麁障。約於九地迭論上下。我我聞聞是
三藏中生滅俗境。前約三乘知解生滅觀之
入理。今就凡夫不知而修但成世禪。既是
[001-0087a]
俗境知與不知法本生滅。故當生生句。今宗
解之或從所化機。或約能觀觀。析體二觀俗
異真同。前約俗異故將析法別對初句。今就
真同故以析體共對次句。後之二觀不殊前
對。又前約教我聞四句可對四人。今論修觀
須就一人一念而照。故釋籤一心三觀於一
念心見四四諦。尚具四趣豈闕世禪。故說必
次第約人辨相故。修無前後唯成圓觀故。三
一時下明和合二二。初舊解二。初肇師。啟
開也。運謂時運嘉善也。會合也。即是機應善
合之時也。二三藏下真諦二。初敘彼立義。此
解同肇以合釋一。而但就機論不高下合應
之心也。若諸眾生心不高下中平之時。即
是與佛合一時也。故云平時即是一時。二私
下章安釋成。言私謂者。大師滅後頂師記錄。
此文句時自加此釋。事非公灼故言私也。蓋
慮後人不解真諦高下之義。故為釋出。高
謂慢心自恃陵他不能奉行佛之道法。故云
慢心不行。下謂耽戀五欲荒迷不捨何能受
道。此之二心最為道障。欲令今人不耽不慢
修於平時即感聖也。二師下今釋二。初約教
二。初約因緣總釋。感應因緣合一之時也。
不明感應與誰論一。未分三諦淺深之別。故
當總釋。二亦下約諦智別釋二。初釋時。問諦
智但在機感應該生佛。雙隻既不同如何論
總別。答智即是機諦即是應。智諦合時名感
應一。何者。佛以三諦而為其體。不以此體應
於眾生。眾生無由智合於諦。如須菩提石室
觀空。釋迦歎言得見我身。豈唯諦理諸善亦
[001-0087b]
然。如云若持五戒釋迦如來在汝家中。故知
佛以三諦諸善而為體相。眾生修善見諦理
時。即是感應合一時也。今明三諦即攝四教。
如常所辨。二而言下釋一。即前諦智合一之
相也。先簡不合。謂前思後知此乃覺觀虛妄
之心。若智發者思覺俱寂豁爾開悟。方與諦
一故言一時。四教諦智一相皆然。二觀解。前
約教解是佛會開悟。今約觀心是滅後造修。
前分四教今在一心。文同意異。四教主二
二。初舊解二。初真諦。未破無明名小菩薩。
若證法身分顯三義故不被異。二乘異外故
但一義。菩薩雙異外道二乘。故得二義而未
平等。佛盡能異是故三義具足究竟。二釋論。
世尊當十故佛第九。此就合說。若調御丈夫
開為二號則佛當第十。十號具足名世間尊。
此是能覺。其所覺者。即世間等三雙法也。
初雙約凡聖。世則六凡法。出世則四聖法。
次雙約小大。無常則凡小法。常則大乘法。
後雙約思議不思議。六凡三教是數皆可思
議法。唯圓非數是不可思議法。此等法門於
一心中朗然頓覺。故名為佛。二今釋二。初約
教。佛既翻覺。而有三身即是三種覺智所成。
若一切智成於三藏丈六佛。依道種智有二
佛者。此智論於界內外故。界內道種成於通
教但空丈六。以鈍菩薩為空出假故。界外道
種成於通別但中尊特。以二菩薩為中出假
故。一切種智成於圓教及通別教諸法趣中
法身佛也。雖被四機秖是三佛。此之三佛
不可定一無差即差故。不可定異差即無差
[001-0087c]
故。須忘一異是祕密藏故。而論一異跨節當
分故。二約觀。三觀所覺皆云諸法者。一一覺
於三諦也。故空覺三諦差別情忘名第一義
空。故曰一相。假覺三諦皆能立法名如來藏。
故曰種種相。中覺三諦遮照同時名第一義
理。故曰無一異相亦一異相。前約教釋故以
三智別示三身攝於四教。今既約觀須唯在
圓。圓觀若成四教三身。不求自獲。塵去鑑淨
像現隨形。令此分別故注云云。五住者下住
處二二。初雙標。佛能住人也。城山所住處也。
人必有法以為能住。如世惡人必以惡法住
於家舍。善人善法住舍亦然。今云佛住王
城耆山。豈得不以首楞嚴定為能住法耶。故
普賢觀云。釋迦牟尼名毘盧遮那。此佛住處
名常寂光。牟尼是人寂光是法。此之人法自
可分於能住所住。若望山城俱為能住。山望
寂光為所住處。處隨法轉。其猶還丹點鐵成
金。故摩竭提阿蘭若處名寂滅場。今之城山
豈其不爾。故知不辨能住心法。但云色身住
於土石。則大小心境之談便成無用。是以
雙標能住所住其有旨乎。二真諦下雙釋二。
初明能住法二。初舊解二。初真諦。此師釋住
不但色質住於城山。故明八種能住之法。一
住大千顯能住化廣。二住依止顯今能住。三
住五分顯於能住無漏五陰。五分者。謂戒定
慧解脫解脫知見。謂無學道共戒滅盡定無
生慧有餘解脫照解脫智眼名為知見。謂自
知是初果乃至四果也。是則前三并在於果
方名法身。言壽命現在者。以入無餘則五
[001-0088a]
分滅故。灰身則戒定有餘解脫滅滅智則慧
及知見滅。故壽命現在五分得住。四住威儀
行住坐臥皆有法則故能利物。五天住住禪
定者。禪則四禪。定謂四空。是色無色二界天
法故。六梵住住四等。眾生無量我心常等故。
四禪加修慈悲喜捨生梵王天。故云梵住。
文無喜捨略也。七聖住住三三昧謂空無相
無願。此三聖人所修故云聖住。八大處住即
常寂光言慮已絕。故云第一義也。此之八義
皆是如來能住法也。二釋論。大品云。佛住
王舍城。龍樹約四義釋能住法。謂天梵聖佛
也。真諦八法不出此四。是故大師以四攝
之。論中天梵與真諦師天梵二住名義全同。
而言定者四等定也。此則以二攝於二也。聖
住與真諦聖住名義全同。而更攝得五分壽
命。此則以一攝二也。佛住與真諦大處住名
異義同。以一攝一。此則論四已攝彼五也。
而論復云。於四住法中住聖住佛住法憐憫
眾生故。王舍城住今云迹住也。此義復攝真
諦三住。以王城是依止處故。王城在大千界
內故。四威儀不離王城故。問佛能住法是首
楞嚴。論何須說聖梵天三。答如來自行實在
楞嚴。為利他故住餘三法。心若不住梵天等
法口豈能說四禪四等。是故妙樂明論四住
云。從廣之狹將勝攝劣故。天攝機寬佛攝最
狹中二迭論。故云從廣之狹。佛住既勝無善
不攝。故聖等三是凡小善明所攝爾。二今
釋二。初教。論明四住其義猶總。是故今家明
四教佛住於三諦。復論兼獨住法明矣。三藏
[001-0088b]
所詮析法觀拙。故成佛唯丈六身。但住真諦。
通教所詮體法觀巧能證二空。故所成佛隨
利鈍機一身兩見。丈六住真尊特住中。別
教詮中修次第觀。故所成佛唯一尊特。以須
別修緣了莊嚴。故使此佛雙住俗中。圓教
詮中中具諸法。因中萬行不修而修。果上萬
德成無所成。故即報應名為法身。唯住中道。
前三教佛豈離法身。今就當分明四差別。是
故四佛各以住法住於城山。二觀。於一心中
圓修三觀住於三諦。以此住法住所居處。若
念念不休即觀行佛行住坐臥。經云。此處皆
應起塔。即此意也。二王下明所住處二。初城
二。初因緣釋。此文雖略意亦可見。若欲備知
當尋彼論。二觀行釋。上諸觀解皆是附法。
以如是等不借事義表觀法故。此之城山是
託事觀也。如今王舍借覆蓋義表於五陰。託
自在義表善惡王。故妙樂云。以善惡王對無
記舍。應知無記遍該八識。若善惡王唯第六
識。以此第六通三性故。謂善性惡性無記性
也。此無記性同餘四陰為所觀境。取善惡性
為能觀觀。初心修觀莫不用此第六心也。以
由此心能起欣厭。分別名義作善惡因故。所
言善者。對惡得名非究竟善。以此王數本由
見愛熏習所成。圓名字人全未能伏。縱起善
念不離見愛。故十境心皆名魔障。不思議觀
方曰善淨。若直以此心觀實相理。如用藕絲
懸須彌也。徒增分別絕念無由。若體此心是
性惡者。性惡融通無法不趣。自然攝得七八
九識同為妙觀。故得名為境即是觀。能所既
[001-0088c]
泯思議乃忘。圓妙之觀初心可修。故妙樂云。
忽都未聞性惡之名。安能信有性德之行。須
聞性惡者。以知性惡故則修惡本虛。三觀十
乘無惑可破無理可顯。修德功寂是無作行。
故以性德召此行也。此意若昧徒說心王為
能觀觀。終非圓觀。豈前三教非善惡王為能
觀耶。又須了知非獨城山以陰為境。諸事法
觀皆須觀陰。故妙樂云。又諸觀境不出五陰。
今此山等約陰便故。以諸文中直云境智。記
文既云諸觀之境不出五陰。則知記事附法
無不觀陰。言此山等約陰便者。蓋此山城表
陰義便。故明言陰。諸文不便故直云境智。
雖為不便不言五陰。而所觀境無不是陰。故
上句云不出五陰。直云境智。即諸文云。觀一
念心即空假中也。雖不云陰且一念心非陰
是何。有人據此執諸觀境不觀陰者。違文背
義過莫大焉。又僻執云。唯止觀中從行觀法
得簡陰境。諸事法觀不得簡陰。斯是胸情自
立規矩。諸文觀法既不出陰。簡有何妨。況
妙樂中觀陰。須明方便正修簡境及心。簡境
豈非去尺就寸。簡心豈非去其思議取不思
議耶。安得固違執不簡陰。此人又執諸文託
事附法觀心不可修習。唯止觀約行觀法方
可修之。乃引義例諭邪師文為據。彼文云。十
二部觀寄事立名。雖有三觀之名十境十乘
不列。一部名下唯施一句。豈此一句能申
觀門。今人謂事法觀心便可修習。不假止
觀者。豈不全同往代邪師耶。今評義例驗此
人說。全昧荊谿破立意也。何者。義例諭疑
[001-0089a]
本為邪師錯。謂止觀十境十乘是漸圓觀。唯
頂法師十二部經觀心之文為頓頓觀。修之
即得。是故荊谿如上諭之。其意但是破彼邪
師。將頂法師十二部下觀心一句。具足申
於頓頓觀門也。邪師既以止觀十境十乘。自
是漸圓。終不肯用入十二部事觀中修。豈得
同於正解之師。講至城山等觀之時。學者欲
修即敘止觀方便正修揀境等文。成其法行。
若然。豈是十境十乘一向不列耶。豈是獨將
一句申觀門耶。又何甞云事法觀心不假止
觀便可修習。又不云城山等觀是頓頓法。那
斥全同往代邪師耶。又法華玄義示諸文觀
心令即聞即修。釋籤云。隨聞一句攝事成理。
不待觀境方名修觀。先祖垂範昭然可鑑。如
何固執事法觀門不可修習。此人又全不許
傳法之師敘於私記教人修觀。須自深諳止
觀法門方可修於諸文觀心。若其然者。修觀
行人則全不籍教授知識五緣之中。善知識
緣全無用也。四緣寧闕善知識緣最不可捨。
故大師云。自能決了可得獨行。妨難未諳不
宜捨也。經云。隨順善師學得見河沙佛。又備
諳止觀十乘等法是大法師。是大禪師。豈諸
文中事法觀心皆須此人方得修耶。作此謬
說障傳法者宣示觀門。障初心人依師進行
所損彌大。學者知之。二耆下山二。初因緣釋。
山峯之勢似鷲之頭。或云靈鷲。此鳥有靈知
人死時故。又多仙靈隱其中故。說文云。鷲黑
色多子。二觀行釋。若妙經疏先以三字對於
五陰。次觀三字而為三德。達陰即理也。今
[001-0089b]
此文略直以三字表示三德。雖不云陰義當
體陰而為三德。須知陰是見思報法。此乃
修惡即是性惡而為三德。其善惡王若非性
具。何能常住祕藏之處。心數塵勞若非性惡。
何由能得同入其中。二此經下明闕同聞意
二。初正釋。時五處四者。一耆山說序時。二室
內說壽量時。三夢中見金鼓時。四夢覺詣耆
山說時。五列眾至金寶蓋山王佛國讚釋迦
時。故時有五也。以說序說夢俱在耆山故
處但四。二若爾下釋疑問意者。四佛說壽在
信相室。阿難在靈鷲何稱我聞。然雖下答也。
報恩經中眾令阿難為佛侍者。阿難從佛而
求四願。一不受故衣。二不受別請。三不同
諸比丘須見即見。四所未聞經重為我說。佛
皆許之。又其得佛覺三昧者。佛加覺力如佛
故名佛覺。能自通達者不待重說也。然阿難
佛成道夜生。年二十五方為侍者。已前之經
准向兩義尚稱我聞。況近在信相室中耶。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一



金光明經文句記卷第一


宋四明沙門釋知禮述


二從是下敘述序。亦名別序二。初列二名。
雖是異名亦有長短。述齊序品別盡初分。以
有別序異於眾經。故立別名名金光明。故
知此序是別名本。二別義下釋二序二。初泛
示二序文相二。初別相二。初明七別二。初
[001-0089c]
未七經文。二生起下明七次第。初入定者。
大覺頓圓照而常寂。今之入定蓋示軌儀令
人樂定。次敘述者。既入妙定見法尊貴。即
於此定敘述經王。言出敘者。實未示於出定
之相。蓋寂不妨照故云出耳。佛不出定即說
此經。意本彰於寂中有照也。次懷疑者。既敘
述法是佛所證。信相乃疑能證人壽那不稱
法。瑞應等次文顯可知。二或時下明三別。大
師有時作此分別。章安兼錄與前七別開合
異耳。二言敘下述相二。初正示敘述。敘懷疑
者。思惟深義必合疑於所證法常能證壽短。
敘斷疑者。佛護本令斷疑生信也。敘懺悔品
者。正為破惡旁為生善故。敘讚歎品者。正
為生善旁為破惡故。敘空品者。此品導成生
善滅惡。今文偏敘滅三障故。大梵釋天是散
脂主。緊那羅等乃是散脂所領部從。經舉主
敘其品也。敘正論善集者。正論治國善集
聽經。此俱是祕藏流出。故以祕密敘二品也。
敘授記者。彼由聞經心淨若空故得記莂。今
云身意無垢穢故。敘捨身品者。飱太子身既
得解脫。顯非邪食以活其命故。今正命一句
敘之。敘讚佛品者。雖三番菩薩以偈讚佛。
而此菩薩多是古佛。縱是實行亦是當佛。故
今佛讚行人亦是當佛。故敘其品也。彷彿者。
不分明貌也。薳音偉。遠也。如云不得過自
明分也。二問下兼示敘人二。初問起。二答示
二。初敘舊斥非。舊有二師。一云阿難。斥云。
是論非經者。以佛說名經。滅後三乘弟子所
作悉名論也。經云。我今當說懺悔等法。豈
[001-0090a]
懺悔法阿難說耶。豈非乖文。夢中金鼓是佛
法身。以智扣之故乃隨機說懺悔法。須知金
鼓是佛真我故云我說也。二云信相斥云。若
是信相玄敘始末不應疑也。玄敘者。玄與懸
同。二又非下重問的示二。初的示師意。二難
下難起答通二。初難起。若是佛說即是正宗
那得稱序。二此下答通二。初以因況果。不惟
能詶是佛作序。兼顯如來定不妨說。以法華
文驗佛敘述正在定中。豈千萬偈局在正宗
以說果佛口密赴機。豈但正說不作序通。
是故結云何所不為。二文下引文證結二。
初引當文證。二大下引大品例。彼經序中明
佛出廣長舌相放無量光。是一一光化成寶
華。華上皆有化佛說六波羅蜜。彼既稱序此
豈正經。二釋入下的從別序消文七。初入定
別二。初標科。欲顯能游人與所游法義皆
明了。故節游字入其初科。須知釋義不類讀
文。二是下隨釋三。初能游人三三。初釋是時
二。初舊解。二今下今釋。不用古人五種三時。
但論佛鑑機得道時。又得道猶通。須約三智
冥三諦時。方盡如來鑑機之相。佛欲等者。
乃是化儀。非謂今日鑑照方知。二釋如來二。
初略示。二三藏下解釋二。初指他廣解。二今
言下今從要釋三。初約悲智釋二。初約義釋。
法華文句三身各有如義來義。今以法報相
冥釋如。乃以應身出世釋來。但使義成通別
無在。佛若順智應如祕藏。祗為順悲故來三
界。二成下引論證。能乘即智。如實道即理。
來成即是慈悲垂應。二大下約智行釋。雖但
[001-0090b]
云來已具如義。以約福智來嚴法身。所嚴即
如也。此是大經梵行品中解如來名。三釋論
下約說證釋二。初引論。二今明下釋成。本有
之法妙真俗中而為其相。智稱其解即法報
冥故曰如也。稱此如說是應身被機故名來
也。前約悲智其義猶總。今明解說三諦法相
釋於如來義無不盡。三諦法相即三法身。法
身圓也。稱此而解即三般若。報身圓也。稱此
而說即三解脫。應身圓也。以今望前非無區
別。三遊者下釋游字。即是如來以究竟智
游入法性也。夫所證法性能證果智。義立能
所體非相到。以始覺究竟即同本覺。唯真如
智獨存故也。故若然者。其誰能入復何所入。
住出皆然。引小般若意亦如是。今言游者。
為引眾生學佛入理故示入相。為令眾生稱
理而住故示住相。甘露乃是不死之藥喻常
理也。為眾生說此甘露味亦應言出。不出而
出。出敘經王也。法華地涌諸大菩薩。於深
法性百千三昧。不入而入名為善入。出住亦
然。菩薩尚爾果佛可知。二無量下明所游
法文二。初明深廣法性二。初直約文釋二。
初消無量甚深。將欲明示佛所游入。先須
簡顯其體高廣。乃以法界顯其廣。中道之
法非界為界。此界無外故言無量。又以三
諦顯其高然。真俗二諦雖俱究竟。而乃通
於二乘及偏菩薩少分而證。若其中諦非圓
實智莫能證入。今明三諦體非優劣。乃是三
德祕密之藏。即法性底故云徹到。方稱經文
甚深之歎。深即高義。須知法界與圓三諦無
[001-0090c]
二無別。今取二名顯無量甚深令易見耳。顯
已次簡。若約二乘以圓簡偏。若約菩薩以深
簡淺。降佛已還皆下地故。圓聖尚簡。況三教
耶。二法下消法性二字。上明高廣是體之德。
今明法性是德之體。釋二字義顯高廣體。所
言法者。軌則為義。諸佛軌之萬德成就。故涅
槃云。諸佛所師所謂法也。然此法性三乘六
道誰不軌則而成立耶。以迷性具無事用故。
雖軌而違故成三障。其猶七眾誰不師佛。而
有違順故分縛脫。今就極順用顯所師。故云
諸佛所軌名之為法。所言性者。不變為義。謂
四德之體無遷易故。須知此四遍一切法。
下至地獄依正因果。一一無非常樂我淨。世
間相常斯之謂也。二非是下更取義釋三。初
取實智所照釋。盡智者。斷惑已盡也。無生智
者。惑不更生也。故俱舍釋此二智云。謂無學
位。若正自知我已知苦斷集證滅修道名盡
智。若正自知我已知苦不復更生。後三例說
名無生智。瑜伽論以惑盡名盡智。來報不生
名無生智。而此二智俱照偏空。略簡二乘意
該菩薩至等覺也。二乘法性非中道故淺。不
具色心故有限。如實智者。釋論明十一智。前
十與二乘共。唯如實智則不與共。謂一切法
總相別相如實證知無有罣礙。此智所照橫
包竪徹是今法性也。二又無下就即事而理
釋。深廣法性是佛游處。又過菩薩所行清
淨。恐不達者謂今凡鄙依正色心因果之外。
別有法性是佛所游。故特遮之。非別有法
名為無量及甚深也。然一切處言須收三土。
[001-0091a]
諸法合當九界因果。若遮那佛法唯淨唯善。
則三土九界染惡須斷。云何得名皆是佛法。
故當了知一切染惡無非性具。緣了佛性非專
善淨。性染性惡全是緣了。若此等法皆佛性
者。則三土九界修染體虛性德十界。是圓覺
體無所不遍。方曰遮那遍一切處一切諸法
皆是佛法。有何一念一塵一人非是如來所
游法性。故言無量。又須了知一切染惡當
體幽邃。故云甚深。實非別有甚深之法。是故
名為即事而真色香中道。以色香等迷情謂
是色之少分。解則無非法界全分。以唯色唯
聲唯香唯味唯觸故也。色外更有微塵許法
則不名唯亦非中道。中道祕妙思議罔窮稱
為甚深也。三例如下引論等心類二。初引類。
二準此下準釋三。初明中諦無量。論明四等
謂慈悲喜捨從心名等。從境名無量。此眾生
緣也。就其所緣方隅廣狹得三重名。謂廣大
無量。今類彼說就真俗中而立三名。經示游
於無量法性。乃彰中道圓融之理。非但空之
真及偏假之俗。二若緣下明中必融攝。佛或
對機用於權智偏照二諦。既不攝中故非游
於無量法性。今用實智照中諦理中無不攝。
故云若緣中道即三智一心等。是以中諦稱
為無量。三此下結境智相稱。如法華云。唯佛
究盡諸法實相。權實之理何有盡極。良由佛
得無盡之智方能究盡。今亦如是。二乘下
地智有限量。是故不測無涯之涯無底之底。
二諸下釋諸佛行處二。初法。學者應知本覺
為處始覺為佛。全本為始始方合本。若不爾
[001-0091b]
者。如何各稱無量甚深。然初坐道場即已冥
合。今為引物故示合相。乃云游於諸佛行處。
二舉喻。舉行處函顯能游蓋也。三過下結文
二。初直約文釋二。初據義略釋。二引文廣釋
二。初地持。九種禪者。一自性。二一切。三難。
四一切門。五善人。六一切行。七除煩惱。八此
世他世。九清淨淨。文中略示初後二禪也。其
第九禪即從十地轉入妙覺。故云一切通別
惑累若正若習皆盡。自十地已還悉有正習。
論解華嚴不開等覺。十地即等覺也。言通別
惑累正習皆盡者。通即四住別即無明。通惑
正使圓七信盡。習氣至佛同別習盡。以今家
於小乘習氣分別四四十六門故。若別惑者
四十二品斷位如常。習氣具如淨名疏說。圓
教始從初住終至法雲。圓斷諸見猶有習在。
等覺入重玄門。千萬億劫重修凡事。見理分
明習氣猶薄事等微煙。彼引地持離一切見
清淨淨禪。故但明見習。若引優婆塞經十地
斷愛習十地即等覺豈不入重玄耶。故知別
惑斷正使外更入重玄斷於習氣。文甚分明。
二淨名。佛復自性清淨之心超於一切修得
禪定。故云心淨已度諸禪定。亦是到於一切
禪定彼岸故云已度。二亦是下重取意釋。佛
不自高依法故高。今明高位意欲簡顯法性
高深矣。二是金下敘述別二。初明述義異前。
然前敘諸品豈出五義。以十七品唯談三法
總明別相及被物教。但為既從經品而敘名
等不彰。故今明示序品經文備敘五義。使乎
學者知此一經始末。唯詮名體宗用及教相
[001-0091c]
耳。方知釋題搜盡經旨。二初十下約文述
義二。初分文。二解者下述義二。初敘四義四。
初一句敘名文二。初他解屬體。鑛石者。說文
云。鑛銅鐵璞也。內外用者。光為內用自
顯體故。明為外用鑑他物故。此師亦知光
明二字屬於宗用金是正體。以其體用不相
離故。雖標三字意在於體也。二今明下今
定敘名。標三顯一非全乖理故云當然。其
如分文自有次句。的以中道而為經王。正
是敘體。何須初句兼於宗用而敘體耶。學
者應知敘名之句據上附文。釋三字名非從
喻立。乃是直名深廣法性。以佛正游此之
法性便即唱云。是金光明諸經之王。不名法
性。是之一字為指何耶。智者深見經之微旨。
故立附文及當體釋。證於附文。先引此句
云。創首標名彌為可信。既前附文特出此意。
今釋敘名不更顯示。二經王下一句敘體文二。
初指上標今。上即玄文重明帝王。約攝法門
攝教攝位。辯經王訖。今此更就中道明王。
二三藏下對他辯正二。初明他解二。初敘。
三藏意云。經題三字喻於三德。乃以三德分
對三經。涅槃明佛有體解脫。正斷二乘灰滅
之見。般若談空正為凡夫遣於有著。華嚴頓
說法身之理被十信三賢。故云始行。上之
三經各談一德各被一機。若金光明具顯三
德。故能通被八位之機。解脫被二乘二位也。
般若被凡夫通指人天為一位也。法身被菩
薩信住行向地五位也。既無機不被即是經
王統攝義也。二此下破二。初明違教旨。涅
[001-0092a]
槃正談深妙三德合被圓機。豈唯二乘。般若
具示三種般若。豈異三德。況云聽眾非生死
人寧止凡夫。華嚴三身亦即三德。具論十地
豈但被於始行菩薩。此解不獨攝機有限。抑
亦彰法性非圓。二作此下明損行人。真諦此
解。有識之者知其不當。無智之人謂彼三經
劣於此典。起謗得罪安可依之。二今言下明
今釋三。初泛示諸部經王是非二。初約三諦
定是非二。初示三諦。一代教部有取能詮文
字為經。有取所詮義理為經。有取文理合為
經。故一代經不出文理合與不合。若不合者。
能詮之文但是俗諦不出三種。謂三藏實有俗。
通教幻有俗。別教幻有幻有即空共俗。若所
詮理但是真諦亦唯三種。謂三藏實有滅空
真。通教幻有即空真。別教不有不空真。此六
之內三種真諦體不具俗。但因三俗而得入
真。俗終須滅合義不成。若文理合者不出三
種。謂圓接通。圓接別。及正圓教。此三真俗
其體是中。何者。圓教本自真俗互趣。若接
通別所詮真理既諸法趣。局照俗文亦諸法
趣。故此三種真俗不二。名文理合中道義成。
以真即俗故真即非真俗即真故。俗即非俗。
非真非俗言慮自忘強名中耳。問別教複俗
幻有可是能詮之文。即空如何亦是文耶。答
文謂文相能詮能顯之義也。義若在通教空
以忘相為所詮理。今於別教二邊俱相乃為
能顯顯於雙非。是故空有俱為文也。問藏等
七種俱名真俗。如何後三得名中道。答豈聞
真俗便無中耶。如圓當教及接通別。此三真
[001-0092b]
俗既皆名為不可思議。寧非中道。如涅槃疏
釋七二諦。於中三亦以中道為名。何獨責此。
問若取其義。別教真諦不空不有何不名中。
答離邊之中文理不合。初心不得思議頓忘。
若望於圓但是複俗所詮真耳。故前文句釋
經如是對圓別云。破離明中。良以所詮不即
能詮不名中道。文字性離無非佛法。方名圓
教中道如是。問何故獨遺別接通耶。答今以
真俗對於文理。其別接通已在六內。何者。
若未受接乃當幻有詮於即空。若受接後自
屬但中局照複俗。故據法體已在前六有何
所遺。況復今文不顯標云七種二諦。但明一
代取文取理。取文理合有三俗經。有三真經。
有三中經。如此明經收於一化罄無不盡。有
人秖就金光明名立九種經。專據取字以為
義本。謂若取著三字能詮之文。名三種俗諦。
若取著三字所詮理體。名三種真諦。若取文
理合謂不偏著二邊。為三種中道。如斯說
者。豈唯師心解義。無乃固違文意。前二取
字作取著釋。後一取字作不偏著解。是何言
歟。大師為解諸經之王。故立九種收一代經。
此經既說中道之王。故於九種而得自在名
諸經王。何緣九種但在三字。乃是金光明自
為金光明經之王也。既闕諸經全非統王。乖
反至多且言此二。二若說下定是非。若諸部
內有說前三能詮俗諦。有說前三所詮真諦。
體不合者皆名餘諦。但得是經不名經王。以
其不明真理具俗。是故俗諦不即真諦。真俗
俱無統王之義故非王也。若諸部內有說
[001-0092c]
三種具俗之真。全真之俗。二諦不二名為中
道。此中道外更無少法。如此經云。無量甚深
法性。又云。不思議智境。又云。安住一切法如
性。於一切法含受一切法。則所詮外更無能
詮。能詮之外豈有所詮。文理既合中道斯圓。
故得是經復是王也。乃於三俗三真三中九
種經中而得自在。問三種中經體已是王。何
故復云於九自在。答上辯九種乃是通約三
俗三真三中。示一代經有偏有圓也。今判諸
部隨有一處說圓中道即是經王。能於通示
九種自在。於三中經即是異名。其體既同故
得自在。若餘六經乃是圓中所用方便。如王
於臣豈不自在。二但經下就中道顯尊極三。
初明諸部圓體為王。中道經王其體是一。隨
物宜樂立乎異名。故向文云。若說中道是經
是王。何經說耶。即華嚴等四味之內。作法
身等說經體也。然須簡別四味之內是王非
王。如華嚴部有三種經。其正圓中及接別中
是經是王。正別教中是經非王。是故法身須
簡別中。三藏但空實有二諦是經非王。方等
部內具九種經。正圓教中圓接別中圓接通
中三是經王。故實相名通此三種。餘六是經
不得是王。般若部內無三藏二有七種經。亦
同方等三是經王。得名佛母。餘四非王。法
華一圓是經是王。以開權故解髻與珠。涅槃
九種皆知圓中無非經王。一切眾生悉當成
佛。其誰不以正因為師。故諸大部中道經王
有此盈縮。秖一法性立此異名作諸經體。二
譬下約歷代人王為譬。諸姓者。謂三皇五
[001-0093a]
帝之姓也。太昊伏羲氏風姓。炎帝神農氏姜
姓。黃帝有熊氏公孫姓。此三皇也。少昊金天
氏。顓頊高陽氏。帝嚳高辛氏。皆姬姓。帝堯陶
唐氏伊祁姓。帝舜有虞氏姚姓。此五帝也。
故云諸姓也。應運迭興者。應天五行相生之
運也。伏羲應木運。神農火運。黃帝土運。五帝
依次推之。龍師者。伏羲初立有龍瑞故以龍
紀官。故左傳曰。太昊氏以龍紀。故為龍師而
為龍名。鳥官者。少昊始立有鳳瑞故以鳥紀
官。故左傳曰。少昊摯之立也鳳適至。故為
鳥師而鳥名。隨時霸立者。謂應運王天下也。
百代雖異謂紀號不同也。統王是一皆天下
主也。三法性下示隨部立名合譬。名雖興廢
體非增減。是故法身乃至佛師。一一皆於九
種經中而得自在。即前喻云百代雖異而統
王是一。二法性為下。的明此典經王體性。以
文理合中道為體。斯蓋通辯。若例諸部經
體別名。此經的以法性之王為經體也。以
佛游於深廣法性。便即唱云。是金光明諸
經之王。豈非的指所游法性為金光明名下
之體。此體自在是諸經王。問三種經王皆得
為於大乘經體。此經之體的屬何王。答文詮
法性雖在於圓。而許三乘依此懺悔。是故大
師就圓釋體。判教屬通。義當圓教入通中
道以為經王也。問淨名玄云。若理內三種俗
諦非此經體。三種真諦是法性實相得為經
體。今云。若取文理合為經即是三種中道。
且文理既合則真俗俱中。是則俗諦得為經
體。將非與彼義相違耶。答彼此宛順無相違
[001-0093b]
也。良以經體未始離文而文不到。即事而真
方為經體。以二諦判體則屬真。三諦判之體
當中道。斯乃示於心路絕處。方為經體。若
藏通別當教亦云體絕言想。而皆所詮不具
能詮。安得能詮合於所詮。故六種經文理不
合。望於圓教實無絕理。是故大師欲彰經體
示絕想門。云文理合是三中道為四味教所
詮圓體。談理具文。文方即理。理亦即文。文
既即理能詮自忘。理既即文所詮叵得。能所
既絕中體斯彰。彼明理內三種真諦皆是圓
中。故與今文明體不別。如妙玄中引地論金
剛藏說。空有不二不異不盡四句顯體。辭異
意同。釋籤問曰。空假如何得為經體。答云。既
是不思議空假。還指空假即中中為經體。中
即空假亦指於中。彼之四句不出三諦。以圓
融故三諦各三。是則四句句句三諦。所以得
名辭異意同。句句具中故皆為體。究論空假
得為體者。由具於中故云還指空假即中中
為經體。是故中諦雖具空假空假非體。故云
中即空假亦指於中。問何不但云中是經體
空假非體。於義亦足。何故先明三諦各三
皆得為體。復於三諦各揀空假。唯取於中而
為經體。豈非繁重。答秖為單說圓義不成。
作此融談方彰妙體。何者。蓋以空假是其修
二即經宗用。中是一性即經體也。若但云中
是經體者。則宗用外別有於體體狹不周。故
須三諦無非經體。若不於三各揀空假唯取
中體。則不能顯體非智斷。如此辨體不即宗
用不離宗用。思議泯淨妙體天然。中為經體
[001-0093c]
圓妙既然。以例空假宗用亦妙。以空遍三諦
此宗不狹。假遍三諦此用彌廣。仍須三諦各
揀假中顯宗是智。亦須三諦各揀空中顯用
是斷。各對二明不即不離。故皆稱為不思議
也。若然。豈獨體是經王。宗用亦王。名總三
王教辨四王。以一名一體一宗一用一教無
非中道故也。故玄義云。文號經王教攝眾典。
教尚稱王名等可見。既法法皆中無非經體。
復須揀顯名是能詮宗是自證。用是化他教
能分別。唯有經體是所取也。收無不盡簡無
所遺。與金剛藏四句皆體。釋籤於四唯取於
中。其意泯合。三若作下特彰今釋契理益機。
顯圓中道泯絕言思而為經王。上順如來敘
體之旨。下赴眾生聞經之機。既論四味。諸
大乘經文理合者皆是經王。豈有獨尊我經
而慢他典。此望真諦萬萬相懸。三微妙下敘
宗文二。初釋微妙。如來既敘金光明名經王
之體。此乃一經所詮祕藏。其有聞者。必思此
義。故云微妙。此之二字若因果互闕。則非
始終常住三法。故對古非顯今正意。因該
博地果極妙覺。位分六故深而難見。六皆即
故不縱不橫。因即果故不縱。事即理故不橫。
文解理性以果例云亦復如是。若知六即義
無不允。二四方下釋四佛護持二。初約教釋
二。初正釋二。初釋四方四佛。佛唱此言意有
所表。正敘經宗。宗是果智冥法性體。體雖
是一而開四門。謂妙空妙有雙亦雙非。如地
論明四句顯體以為四方。果智冥之以為四
佛。敘宗之意顯然可觀。二釋下釋護持二。
[001-0094a]
初約五佛體用釋持。今經宗在釋尊果智。欲
彰此智冥四門理。是故特從四佛明之。良以
佛智不分彼此。同冥法身不動之性。順性名
持。法性是法體。諸佛是報智。壽命是應用。此
三皆常故云無量。二信下約信相疑除釋護。
佛護法性為令眾生不起倒惑。信相但推八
十短迹。惑於法報常住之本。四佛示本令悟
八十即是常用。故名為護。二此一下揀示。指
敘宗文名此一句。義雖種種不出於三。謂體
宗用。正雖敘宗。宗必冥體。體必起用。是故此
句不可獨釋。四德如後。二觀下約觀釋。上敘
經宗義歸果佛。當機聞見惑破理明。今之行
人若不於心明方明佛。徒聞此教有何益耶。
故令觀心覺於四諦及以四德。既即我心免
數他寶。此文分二。初約諦約德立圓觀二。初
約四諦二。初總明境智。四門四諦俱通因果。
門從理開就果為便。諦有苦集宜對初心。
行者應知。借四方佛表四諦智。此乃託事兼
附法相入心成觀。是故四諦即一念心。陰心
是苦。現惑是集。即智是道。本寂是滅。如實
知之名四諦智。二東下別示境智二。初觀境。
四諦法相前果後因。今從修觀始因終果。故
世出世集道居前苦滅在後。初心觀境欲易
研尋。宜從近事。故順世俗甲乙五行四季等
名。令四方義成使四諦可識。務在立觀不拘
名教。二觀此下發智。既於一心即觀四諦。
觀之不已。眼智發生任運護持。妙理不失
倒惑不起。然須深察圓觀四諦皆稱無作。苦
集逆修體是性惡。即逆是順道滅無功。故云。
[001-0094b]
陰入皆如無苦可捨。塵勞本清淨無集可除。
邊邪皆中正無道可修。生死即涅槃無滅可
證。見此炳然名發諦智。二又下約四德。上
四諦觀雖觀一心。四教行人皆可修證。今就
四德各明三觀。初心頓修的屬圓觀。東方對
常常破無常塵沙淨也。無常破常見思亡也。
雙非破二邊無明集寂也。說有前後修在一
心。三方例此。二觀東下約諦約德示佛名。前
明覺智但是通明。若於觀心不論別號。則觀
於經未為極順。今於集諦達即真常名為阿
閦。此翻不動也。次於苦諦達即真樂。真樂尊
重名為寶相。次於道諦達畢竟淨。常住慧
命名無量壽。次於滅諦達二我空。所顯真如
是祕密藏。一音遍滿名微妙聲。四方四佛本
是心性。即性為觀。觀符於性成四佛名。四我
今下敘用二。初分文。二隨釋四。初能破勝
法文二。初依現文示二。初示三法體。能破勝
法在境智行。如將破賊。須身力健次權謀深
次兵器利。二依於身故喻於境。身須有謀故
喻於智。謀要兵助故喻於行。此三若備三障
必忘。二若相下釋三法相二。初別示二。初
別教。行智理三次第資發修時縱也。法報應
三果中齊顯證時橫也。良由此教本有法身
為惑所覆。故須別作緣了之功。相資顯發。
復由此教性具三法而不相收。致使功成三
身橫顯。二若圓下圓教。圓詮諸法無非法界。
以法界智導法界行。以法界行契法界境。法
界無二一外無三。故離縱過。法界非一修性
宛然。故離橫過。因中三法修之既然。果上
[001-0094c]
三身顯時亦爾。二雖下總結。修雖漸頓俱能
破於界內外障。是故皆名能破勝法。二觀下
取新本示。舊文唯有彼於上根第一周法。新
譯既廣更有二周。其第二周離車王子為婆
羅門。說法身常無舍利事。為中根也。其第
三周自有一品分別三身。為下根也。此之三
周皆是勝法悉破三障。今敘能破既云等法。
理合該下三周之法也。二次從下所破惡罪
二。初重科總判二。初科。此文正示所破惡
罪。而言敘空品者。今舉所破罪彰能破用。
諸能破中空用為要。故當敘也。問前句已明
能破之法。今那復有能破之方。答前境智行
是能治藥。今明三業專聞思修是服藥法。妙
藥不服服不依方病何能愈。此二相成三障
可破。二餘下判二。初明轉報異餘經。惡報已
成今難可轉。亦有經云。宿業不轉。況已受報
耶。然是悉檀被機異說今明三障。若依經修
無不寂滅。以法勝故。二一往下明三障由破
戒。三障之由教門異說豈可備陳。今就一門
由破五戒。五戒之義該深攝廣何法不窮。然
不礙餘途故云一往。問秖由煩惱起破戒業。
豈由破戒成煩惱障。答由破戒業現多貪恚。
如因謗經深著邪見婬欲熾盛。此等皆從業
起煩惱。故知三障逆順相由。二今下依科廣
釋三。初破報障二。初直約人道釋二。初
標示因果。二諸下驗果尋因五。初殺生
報文三。初牒經示。內夭者。說文云。夭折也。二
昔下尋因驗。三經下引經證。舊華嚴經也。
具云。殺生之罪能令眾生墮三惡道。後生人
[001-0095a]
道得二果報。一多病。二短命。十地論云。殺得
三果。一異熟果。謂三惡趣。二等流果。謂生人
中多病短命。三增上果。謂感外物皆少光澤。
不久住故 二若貧下明偷盜報文三。初牒經
示。二經下引經證。同生同名天者。晉譯華嚴
三十七云。如人從生有二種天常隨侍衛。一
曰同生。二曰同名。天常見人人不見天。三又
下以事驗。由破禁戒作諸不善。其二天龍必
見棄捨。名譽利養因茲散失。三若親下明婬
欲報文三。初牒經示。親厚者。謂父母兄弟妻
子六親也。地論云。婬得三果。一異熟果。謂墮
三惡。二等流果。謂於人中受二妻相競。及婦
不貞良。三增上果。謂多塵坌。今云鬪訟與論
符合。二引經證。人護者。女人志弱故藉三護。
幼小父母護。適人夫婚護。夫死子息護。法護。
謂受五八等戒也。三昔下約理推。昔毀他法
者。令他犯戒故。四各下妄語報文二。初明經
脫略。例上三報合有兩句。二內下約義足釋
二。初足文示。足奇成偶故云一雙。忿即怒也。
二昔下約理推。五外下明飲酒報文二。初例
加文示。二昔下推示因果二。初正示。撙節亦
禮度也。由醉故乖聾。騃五駭反癡也。二引
證。經亦華嚴也。由飲酒故嫌恨彌增故得引
證。二問下廣約五乘釋二。初約五戒違經問。
以五戒名出小乘律。何以釋今經王法相。二。
答下約五乘持戒答。一切行法大小俱通。隨
人智解用之淺深。今釋五戒為五乘法。分二。
初總答。以五戒名入一切法。或多少異但是
開合。二提下別示二。初約義釋二。初以五
[001-0095b]
戒配法體實淺深三。初明人天二。初引經。
天地大忌者。忌亦禁也。戒也。五星。謂東木精
歲星。南火精熒惑。西金精太白。北水精辰
星。中土精鎮星。五嶽者。東嶽泰山屬兗州。南
嶽衡山屬荊州。西嶽華山屬雍州。北嶽常山
屬并州。中嶽嵩山屬豫州。五藏。謂肝心脾肺
腎也。以星嶽藏俱配五行。但以五行對戒則
三義自顯。不殺對木。木主生長殺則不生。
不婬對火。火主照明邪婬私隱。不飲對土。土
則鎮靜醉則傾搖。不盜對金。金為刑殺盜則
遭刑。不妄對水。方圓任器以彰不妄。妄則反
是。配五行則已配五星。嶽之與藏秖主五行。
經云五嶽。蓋譯者順此方潤色耳。違天等者。
上對五星犯之則違天。下配五嶽犯之則觸
地。中成五藏犯之則伐身。二又對下配法二。
初別配二。初周孔教二。初對五常。趙󱉚長
短經曰。仁者愛也。置刑除害兼愛無私。謂之
仁也。義者宜也。明是非立可否謂之義。禮者
履也。進退有度尊卑有分謂之禮。智者人之
所知也。以定乎是非得失之情謂之智。信者
人之所承也。發號施令以一人心謂之信。今
以不殺對仁殺他是無兼愛也。不盜對義者。
盜則非宜為也。不婬對禮者。邪婬則尊卑不
分乖禮度也。不飲酒對智者。昏醉則不能
定是非得失也。不妄對信者。妄語則人不信
承也。若以五常對五行者。鄭康成注禮記中
庸篇中云。木神則仁。金神則義。火神則禮。水
神則信。土神則智。向以五行對五戒。義取
此義。故以不飲對土不妄對水。二對五經。
[001-0095c]
不殺對尚書者。尚書斷自唐虞已下。則尊禪
讓而鄙殺伐也。夫子以周室微弱號令不行。
乃約魯史而修春秋以代賞罰。使亂臣賊子
懼。故對不盜戒也。禮有五焉。周禮大宗伯之
職曰。以吉禮事邦國之鬼神祇事謂祀之祭之享之以凶
禮哀邦國之憂哀謂救患及災以賓禮親邦國親謂使之親附
以軍禮同邦國同謂威其不協及僣差者以嘉禮親萬民嘉善也。
所以因人心所善而為制也邪婬是不以禮交。所以用嘉禮

以戒邪婬也。詩者。善則頌。惡則刺。非妄語
也。易者。窮理盡性之書。潔淨精微之教。飲酒
昏亂者。豈能窮其理盡其性乎。二又對十下
輪王法三。初開五對十相。二俗下示合七為
二意。俗不能護口者。以五戒制在家眾故。
口分四過。俗護誠難故但制一。飲酒是邪命
自活者。以酒資身不遵正戒。名為邪命。三是
為下結法。從人立名。五戒雖是如來所制。
既對十善。且從有漏判為舊法。故屬輪王。
亦名性罪性善者。以十惡法性自是罪。十善
之法性自是善。是故輪王順世俗性說此善
惡以化眾生。二都下結示。世間之善不免
輪迴。縱生人天復起惡業。善尚如此況不善
耶。故云都是一切罪根。二又五下辨二乘四。
初對五陰為念處境。不殺則色質完具。不盜
則苦受不生。不婬則邪想不起。不妄則遷流
淳實。不飲則了別分明。此之善陰豈獨為境
兼資念慧。故可於陰開四念處。色陰身念處。
受陰受念處。想行二陰法念處。識陰心念處。
二念下從念處具道品三脫。大論四念處中
四種精進名正勤。四種定心名四如意足。
[001-0096a]
五善根生名為根。根增長名為力。分別四種
處道用名覺。四念處安隱道中行名正道。三
十七品如平坦道。空無相無作如城三門。涅
槃如城。三故云下明轉陰為五分法身。禁防
身口故云色能發戒。禪是正受故云受受禪
定。假想了悟身空。故云想慧悟虛。文中剩通
字。諸文所引皆無。進趣無怠則至聖果。故云
行發解脫。自識已證名解脫知見也。此即轉
五陰成五分法身也。四當下結五戒為二乘
之法。三又五下明大乘三。初總標示。二提謂
下正配法門三。初約經配四德。以大乘人了
知五戒體是心性。若受若持一一順性。性具
四德故五無非常樂我淨。此總對也。亦可以
五別對四德。心與眾生性無生滅。是故順性
持不殺戒。是佩長生不死符印。此常德也。心
與眾生性無婬亂。故順本性持不婬戒。名出
入無亂。心與眾生念念真實無虛妄間。是故
順性持不妄語戒。名往還無間。此二對淨德
也。心與眾生性非昏醉。故順本性持不飲酒
戒。名統御一身。即我德也。心與眾生性即
菩提離貪求苦。故順本性持不盜戒。名立道
根。即樂德也。二束下約事對三業。不殺盜婬
身業也。不妄語口業也。不飲酒意業也。持既
順性故立戒因成佛三業。佛身口意隨智慧
行無有過失。名三無失。以無失故不須防護。
名三不護。身業現化名神通輪。口業說法名
正教輪。意業鑑機名記心輪。三皆摧碾眾生
惑業。下地不測故名三密。三三軌下約理對
三法。五戒即理。一止一作皆與圓融三法相
[001-0096b]
契。若欲別對其理亦成。不殺眾生順常住理。
即真性軌。不婬則心淨。不飲則慧明。即觀照
軌。不妄則生彼信從。不盜則全他資具。即資
成軌。既即三軌則與一切三法相冥。故知五
戒攝法無遺。二橫竪下舉廣結明。
金光明經文句記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