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120 沖虛至德真經鬳齋口義--林希逸 (HFL)


[006-001a]
沖虛至德眞經鬳齋口義卷之六尅六
    鬳齋林希逸
   力命第六
力謂命曰若之功奚若我哉命曰汝奚功於
物而欲比朕力曰壽天窮達貴賤貧富我力
之所能也命曰彭祖之智不出堯舜之上而
壽八百顔淵之才不出衆人之下而壽十八
仲尼之德不出諸侯之下而困於陳蔡殷紂
之行不出三仁之上而居君位季札無爵於
吴田恒專有齊國夷齊餓于首陽季氏富於
[006-001b]
展禽若是汝力之所能柰何壽彼而夭此窮
聖而達逆賤賢而貴愚貧善而富惡邪力曰
若如是言我固無功於物而物若此耶此則
若之所制邪命曰既謂之命柰何有制之者
邪朕直而推之曲而任之自壽自天自窮自
達自貴自賤自富自貧朕豈能識之哉朕豈
能識之哉
 力人力也命天命也此意蓋謂壽夭窮達
 富貴貧賤若出於人爲而無非天命而制
 之者亦非造物也直而推之曲而任之是
[006-002a]
 曲直皆出於自然我但推而任之矣朕豈
 能識者言亦非命所能制又有自然而然
 者制之即莊子所謂吾所待又有待而然
 者也此章大意只如此而其文亦直截所
 以疑非列子之本書以下數章亦然
北宫子謂西門子曰朕與子並世也而人子
達並族也而人子敬並貌也而人子愛並言
也而人子庸並行也而人子誠並仕也而人
子貴並農也而人子富並商也而人子利朕
衣則短褐食則粢糲居則蓬室出則徒行子
[006-002b]
衣則衣錦食則粱肉居則連欐出則結駟在
家熙然有棄朕之心在朝諤然有敖朕之色
請謁不相及遨遊不同行固有年矣子自以
德過朕邪西門子曰予無以知其實汝造事
而窮予造事而達此厚薄之驗歟而皆謂與
予並汝之顔厚矣北宫子無以應自失而歸
中塗遇東郭先生先生曰汝奚往而反偊偊
而步有深愧之色邪北宫子言其狀東郭先
生曰吾將舍汝之愧與汝更之西門氏而問
之曰汝奚辱北宫子之深乎固且言之西門
[006-003a]
子曰北宫子言世族年貌言行與予並而賤
貴貧富與予異予語之曰予無以知其實汝
造事而窮予造事而達此將厚薄之驗歟而
皆謂與予並汝之顔厚矣東郭先生曰汝之
言厚薄不過言才德之差吾之言厚薄異於
是矣夫北宫子厚於德薄於命汝厚於命薄
於德汝之達非智得也北宫子之窮非愚失
也皆天也非人也而汝以命厚自矜北宫子
以德厚自愧皆不識夫固然之理矣西門子
曰先生止矣予不敢復言北宫子既歸衣其
[006-003b]
短褐有狐貉之温進其茙菽有稻粱之味庇
其蓬室若廣厦之蔭乗其蓽輅若文軒之飾
終身逌然不知榮辱之在彼在我也東郭先
生聞之曰北宫子之寐乆矣一言而能寤易
悟也哉
 人子達敬愛之類者謂人但偏向汝也連
 欐欐屋之連綿也言其屋簷之長也造事
 者言所作爲之事也或窮或達窮則爲厚
 達則爲薄厚薄能否也偊偊而步行不進
 之貌舍音釋義同舍汝之愧者爲汝釋去
[006-004a]
 此愧也更之再往也與之同再見西門氏
 也達者不爲智得窮者非爲愚失豈可以
 其命而自矜固然者固有自然之理也茙
 菽大菽也厚於德薄於命能多而不遇也
 厚於命薄於德遭時而非所能也此德字
 與能字同意非道德之德也
管夷吾鮑叔牙二人相友甚戚同處於齊管
夷吾事公子糾鮑叔牙事公子小白齊公族
多寵嫡庶並行國人懼亂管仲與召忽奉公
子糾奔魯鮑叔奉公子小白奔莒既而公孫
[006-004b]
無知作亂齊無君二公子爭入管夷吾與小
白戰於莒道射中小白帶鉤小白既立脅魯
殺子糾召忽死之管夷吾被囚鮑叔牙謂桓
公曰管夷吾能可以治國桓公曰我讎也願
殺之鮑叔牙曰吾聞賢君無私怨且人能爲
其主亦必能爲人君如欲霸王非夷吾其弗
可君必舍之遂召管仲魯歸之齊鮑叔牙郊
迎釋其囚桓公禮之而位於高國之上鮑叔
牙以身下之任以國政號曰仲父桓公遂霸
管仲嘗歎曰吾少窮困時嘗與鮑叔牙賈分
[006-005a]
財多自與鮑叔不以我爲貪知我貧也吾嘗
爲鮑叔謀事而大窮困鮑叔不以我爲愚知
時有利不利也吾嘗三仕三見逐於君鮑叔
不以我爲不肖知我不遭時也吾嘗三戰三
北鮑叔不以我爲怯知我有老母也公子糾
敗召忽死之吾幽囚受辱鮑叔不以我爲無
耻知我不羞小節而耻名不顯於天下也生
我者父母知我者鮑叔也此世稱管鮑善交
者小白善用能者然實無善交實無用能也
實無善交實無用能者非更有善交更有善
[006-005b]
用能也召忽非能死不得不死鮑叔非能舉
賢不得不舉小白非能用讎不得不用
 甚戚者甚親也國氏高氏齊二貴族也鮑
 叔知我貧知我時不利知我有老母此數
 語甚佳善用能善交人事也不得不舉不
 得不用天命也
及管夷吾有病小白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
可不諱云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
夷吾曰公誰欲歟小白曰鮑叔牙可曰不可
其爲人潔廉善士也其於不己若者不比之
[006-006a]
人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理國上且鉤
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乆矣
小白曰然則孰可對曰勿己則隰朋可其爲
人也上忘而下不叛愧其不若黄帝而哀不
己若者以德分人謂之聖人以財分人謂之
賢人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下人者
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其於家
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
 病病矣言病至甚矣諱云者言不可諱人
 說也此是句絶不己若者不比之人言惡
[006-006b]
 之不以人類比之也鉤乎君者鉤絆拘束
 之也逆乎民者以法理操制之也上忘者
 其事上以無心也下不叛者苟不背於理
 而已愧不若黃帝貴己甚周也哀不己若
 特人甚恕也以德分人不自有其德也以
 賢臨人有心於服人也以賢下人卑己而
 尊人也於國有不聞於家有不見者不用
 其聰明也
然則管夷吾非薄鮑叔也不得不薄非厚隰
朋也不得不厚厚之於始或薄之於終薄之
[006-007a]
於終或厚之於始厚薄之去來弗由我也
 管鮑之交如彼而垂没之言似薄鮑叔而
 厚隰朋雖曰爲國擇相實亦有命焉非夷
 吾所自由也厚薄之語非實論也借此以
 形容力命之說耳
鄧析操兩可之說設無窮之辭當子産執政
作竹刑鄭國用之數難子産之治子産屈之
子産執而戮之俄而誅之然則子産非能用
竹刑不得不用鄧析非能屈子産不得不屈
子産非能誅鄧析不得不誅也
[006-007b]
 兩可者詭隨而爲是非也無窮之辭不可
 詰也數難子産之治言於子産爲治之時
 數有扞挌也子産屈之言苦於先也子産
 既用鄧析之竹刑又以扞挌爲苦遂歸咎
 於竹刑故執而戮辱之既戮辱之又誅之
 竹刑竹簡刑書也不得不用不得不誅者
 竹刑鄧析所制子産始而用之而鄧析乃
 以此被誅好惡反覆而禍福生焉皆出於
 命之自然非人力也子産亦不自由爾可
以生而生天福也可以死而死天福也可
[006-008a]
以生而不生天罰也可以死而不死天罰也
可以生可以死得生得死有矣不可以生不
可以死或死或生有矣然而生生死死非物
非我皆命也智之所無奈何故曰窈然無際
天道自會漠然無分天道自運天地不能犯
聖智不能干鬼魅不能欺自然者默之成之
乎之寧之將之迎之
 可以生可以死言各如其所欲死生而無
 憾者人以此爲天福之貪生而不得生苦
 於困辱求死而不得死人以爲天罰之此
[006-008b]
 事於世固亦有之而不知生生死死物我
 皆不自由非智力之所能及莫非命也雖
 智亦無如之何得生得死即是可以生可
 以死特地重疊如此下字或生或死亦即
 不可以之意也杳然無際者言杳㝠無邊
 際也杳㝠無際而不可窮此天道歸會之
 地也沖漠而無所分别此天道運行之妙
 也誰得而知之天地不能犯者天爲剛德
 猶不干時盈虚消息天且不違是也聖智
 不能干者言聖智亦不能違時也鬼魅不
[006-009a]
 能欺者雖鬼不得而知之亦不能以此欺
 人也默之者默而悟之也成之者渾成自
 然無容力也平之者平心以聽之也寧之
 者安之者也其去也將之其來也迎之莊
 子曰適來夫子時也適去夫子順也安時
 處順哀樂不能入也亦是此意
楊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大漸其子
環而泣之請醫季梁謂楊朱曰吾子不肖如
此之甚汝奚不爲我歌以曉之楊朱歌曰天
其弗識人胡能覺匪祐自天弗孽由人我乎
[006-009b]
汝乎其弗知乎醫乎巫乎其知之乎其子弗
曉終謁三醫一曰矯氏二曰俞氏三曰盧氏
診其所疾矯氏謂季梁曰汝寒温不節虚實
失度病由饑飽色慾精慮煩散非天非鬼雖
漸可攻也季梁曰衆醫也亟屏之俞氏曰女
始則胎氣不足乳湩有餘病非一朝一夕之
故其所由來漸矣弗可已也季梁曰良醫也
且食之盧氏曰汝疾不由天亦不由人亦不
由鬼禀生受形既有制之者矣亦有知之者
矣藥石其如汝何季梁曰神醫也重貺遺之
[006-010a]
俄而季梁之疾自瘳
 匪佑自天弗孽由人言福佑非出於天菑
 孽非由於人皆自然耳精慮煩散思慮煩
 多而精神散失也乳湩有餘飲乳過多也
 矯氏之言爲其以人事致病也故以爲衆
 人而屏去之俞氏之言謂其禀受之病也
 禀受出於天非人事所致故以爲良醫而
 與之食謂其言稍近於理也盧氏之言制
 之者不可知知之者亦不可知此雖天亦
 不知之固以爲神醫而厚餽之以其所見
[006-010b]
 高妙也俄而自瘳此一句又謂自然而然
 醫藥亦無預也
生非貴之所能存身非愛之所能厚生亦非
賤之所能夭身亦非輕之所能薄故貴之或
不生賤之或不死愛之或不厚輕之或不薄
此似反也非反也此自生自死自厚自薄或
貴之而生或賤之而死或愛之而厚或輕之
而薄此似順也非順也此亦自生自死自厚
自薄
 貴賤厚薄無與於壽夭此語似若反常而
[006-011a]
 非反常言其似若違理而實非違理也以
 壽夭爲出於貴賤厚薄此語似順理而實
 非順理知壽夭之出於自然出於不得不
 然則無反順之疑矣
鬻熊語文王曰自長非所增自短非所損算
之所亡若何
 自短自長即莊子鳧鶴之論算之所無者
 言非筭計之所及與算計無預人將若之
 何哉人既不可得而奈何則安得不聽之
 自然
[006-011b]
老聃語關尹曰天之所惡孰知其故言迎天
意揣利害不如其已
 此章即莊子天之君子人之小人人之君
 子天之小人之意顔夭跖壽何者爲好何
 者爲惡以人事而揣天意而欲求其好惡
 利害之端果何從得不若己之爲愈言不
 如聽其自然也
楊布問曰有人於此年兄弟也言兄弟也才
兄弟也貌兄弟也而壽夭父子也貴賤父子
也名譽父子也愛憎父子也吾惑之楊子曰
[006-012a]
古之人有言吾嘗識之將以告若不知所以
然而然命也今昏昏昧昧紛紛若若隨所爲
隨所不爲日去日來孰能知其故皆命也夫
信命者亡壽夭信理者亡是非信心者亡逆
順信性者亡安危則謂之都亡所信都亡所
不信眞矣慤矣奚去奚就奚哀奚樂奚爲奚
不爲
 兄弟者言其年貌言才相若也父子者言
 其貴賤壽夭相去之遠也古之人有言吾
 嘗識之者言我曾記得古人有此言也其
[006-012b]
 言若何不知所以然而然命也是也紛紛
 多也若若動而不止也漢書有綬若若是
 也欲爲而不得爲欲不爲而又爲之命之
 所制孰知其故知命則無壽夭矣知自然
 之理則無是非矣知嬰兒之心則無逆順
 矣知天命之性則無安危矣曰命曰理曰
 心曰性雖若可信而又不足信故曰都無
 所信都無所不信眞矣慤矣眞純誠慤一
 而不雜也若能如此則何所去何所就以
 何爲哀以何爲樂以何爲可爲以何爲不
[006-013a]
 可爲皆無容心可也
黄帝之書云至人居若死動若械亦不知所
以居亦不知所以不居亦不知所以動亦不
知所以不動亦不以衆人之觀易其情貌亦
不謂衆人之不觀不易其情貌獨往獨來獨
出獨入孰能礙之
 居若死即莊子尸居之意形如槁木心如
 死灰是也動若械者猶影問罔兩有所待
 而然也如偃師之木人其動也自有機械
 以使之既不由我則亦不知所以居不居
[006-013b]
 所以動不動人之所見我之情貌何嘗變
 易人所不見我亦何嘗變易耳目之外皆
 已忘之所以往來出入獨得其妙孰得而
 拘礙之是乃忘己遺形以與造物者游也
音/眉敕夷女/履二切音/戰音/咥豈然/切許元火/遠二切
蒲結/切芳無/切四人相與游於世胥如志也
窮年不相知情自以智之深也
 胥如志者四者之人同游於世各如其志
 也而其情彼此雖窮年之乆皆不相知此
 其用智之深也此下五段撰出此等名字
[006-014a]
 以形容人情世態亦莊子所謂徭佚啓態
 之類墨音眉杘女履反墨杘軟弱也單至
 不安貌嘽咺恐懼貌憋懯急速貌
巧佞愚直婩魚践午/漢二切夫約/切便辟四人相與
游於世胥如志也窮年而不相語術自以巧
之微也
 不相語術者言其不以術相告也自以爲
 用巧之微妙硸斫不解悟貌
何交/切午交魚/駕二切情露讓許偃居/展二切極凌誶四
人相與游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曉悟自
[006-014b]
以爲才之得也
 此又四等矜才之人㺒犽獪猾也情露今
 人言賣弄之意𧮈極吃急之意淩誶詰問
 也莊子曰哲士無淩誶之事不樂不相曉
 悟不相曉喻也
莫典/切徒典/切主蘂/切諉勇敢怯疑四人相
與游於世胥如志也窮年不相讁發自以行
無戾也
 此又四等異行之人眠娫瑟縮不正之貌
 諈諉煩絮之貌怯疑拙退也不相讁發者
[006-015a]
 不相决剔也
多偶自專乗權隻立四人相與游於世胥如
志也窮年不相顧眄自以時之適也
 多偶多可也易與人合也自專自用也與
 人不合也乗權得勢而有權者隻立孤立
 而無所憚者不相顧視皆自以爲得時也
此衆態也其貌不一而咸之於道命所歸也
 衆態者以上五項之人也道自然也咸之
 於道之往也言皆出於自然也其情貌態
 度雖不一皆不得自由也命所歸者皆歸
[006-015b]
 諸命也此意蓋謂人情世態種種不同亦
 皆其命爲之
佹佹俱爲/切成者俏仙妙/切成也初非成也佹佹
敗者俏敗者也初非敗也故迷生於俏俏之
際昧然於俏而不昧然則不駭外禍不喜内
福隨時動隨時止智不能知也信命者於彼
我無二心於彼我而有二心者不若揜目塞
耳背坂面隍亦不墜仆也故曰死生自命也
貧窮自時也怨夭折者不知命者也怨貧窮
者不知時者也當死不懼在窮不戚知命安
[006-016a]
時也其使多智之人量利害料虛實度人情
得亦中亡亦中其少智之人不量利害不料
虛實不度人情得亦中亡亦中量與不量料
與不料度與不度奚以異唯亡所量亡所不
量則全而亡喪亦非知全亦非知喪自全也
自亡也自喪也
 佹佹俱爲切幾似之貌俏仙妙切似也成
 者似成而非成敗者似敗而非敗人以其
 形似之際而迷之言爲成敗所惑也故曰
 迷生成俏然其肖似之際雖若昧然而不
[006-016b]
 可知而其理實甚明初未嘗昧然也苟於
 其俏似之際而有不昧然之見則禍不足
 駭福不足喜外禍者人所惡遠之禍也内
 福者人所好欲之福也禍福初無内外人
 以好惡自分内外因有駭有喜時動時止
 偕行偕極之意而智不能知無容心也背
 峻坂而立面深隍而行至危者也又掩其
 耳塞其目危之甚也然知其命之在天而
 無所容心則亦不危此等言句便與孟子
 知命者不立巖墻之下者不同聖賢之言
[006-017a]
 所以異於異端也以多智而有所量度得
 失亦相半以無智之人而無所量度得失
 亦相半得亦中亡亦中者中半也言多筭
 亦筭不盡至愚者亦有時而得也若皆無
 所量度亦無不量度則其得其失皆無之
 是其天者全而無喪矣然全亦不可知也
 喪亦不可知也無所全喪亦不可知也故
 曰亦不知全亦非知喪上句本是全而無
 喪却結以自全自亡自喪鼓舞之文也其
 意蓋曰全者自全喪者自喪無所全喪者
[006-017b]
 自無所全喪也
齊景公游於牛山北臨其國城而流涕曰美
哉國乎鬱鬱芊芊若何滴滴去此國而死乎
使古無死者寡人將去斯而之何史孔梁丘
據皆從而泣曰臣賴君之賜疏食惡肉可得
而食駑馬稜車可得而乗也且猶不欲死而
况吾君乎晏子獨笑於旁公雪涕而顧晏子
曰寡人今日之游悲孔與據皆從寡人而泣
子之獨笑何也晏子對曰使賢者常守之則
太公桓公將常守之矣使有勇者而常守之
[006-018a]
則莊公靈公將常守之矣數君者將守之吾
君方將披簑笠而立乎畎畝之中唯事之恤
行假念死乎則吾君又安得此位而立焉以
其迭處之迭去之至於君也而獨爲之流涕
是不仁也見不仁之君見謟諛之臣臣見此
二者臣之所爲獨竊笑也景公慙焉舉觴自
罰罰二臣者各二觴焉
 滴滴衰落之貌疏食者在下之食稜車小
 車其制木不圓净也雪涕拭其涕也惟事
 之恤言以生事爲憂也行假合作何暇字
[006-018b]
 誤也此章蓋言人之癡者不知死生去來
 而但貪戀目前之樂也
魏人有東門吴者其子死而不憂其相室曰
公之愛子天下無有今子死不憂何也東門
吴曰吾常無子無子之時不憂今子死乃與
嚮無子同巨奚憂焉
 相室者其家幹者也此章乃得之本有失
 之本無之論臣與詎同
農赴時商趣利工追術仕逐勢勢使然也然
農有水旱商有得失工有成敗仕有遇否命
[006-019a]
使然也
 追治也追琢之追也農雖赴時而天有水
 旱商雖趣利而時有得失工雖精於術而
 時有成敗仕雖迎合勢要而或遇或否莫
 非命也上言勢使然者謂既爲農矣爲商
 矣爲工矣爲仕矣其勢有不得不然也世
 故之所使不容自已也



沖虚至德眞經鬳齋口義卷之六
[006-01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