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a0047 離睡經-西晉-竺法護 (CBETA)




No.47[No.2683]


佛說離睡經


西晉月氏國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


一時,婆伽婆在婆祇尸牧摩鼻量鹿
野苑中。彼時,尊者大目乾連在摩竭善知識
村。彼尊者大目乾連,獨在靜處經行而睡,
世尊知尊者大目乾連獨在靜處經行而睡。
彼時世尊知尊者大目乾連獨在靜處經行睡
已,即如其像三昧正受,以三昧意,猶若力士
屈申臂頃,世尊亦如是,在婆祇尸牧摩鼻量
鹿野苑中忽然不現,至摩竭善知識村,在尊
者大目乾連前。彼時世尊從三昧起,告尊者
大目乾連曰:「汝目乾連!汝目乾連!汝欲睡?」「唯
然。世尊!」「為何以念而欲睡耶?莫行想,莫分別
想,莫多分別,如是睡當離。汝若睡不離者,
汝,目乾連!如所聞法,如所誦法,廣當誦習,
如是睡當離。若不離者,汝,目乾連!如所聞
法,如所誦法,當廣為他說,如是睡當離。若
不離者,汝,目乾連!如所誦法,如所聞法,意
當念當行,如是睡當離。若不離者,汝,目乾
連!當以冷水洗眼及洗身支節,如是睡當離。
若不離者,汝,目乾連!當以兩手相挑兩耳,
如是睡當離。若不離者,汝,目乾連!當起出
講堂,四方視及觀星宿,如是睡當離。若不
[001-0837b]
離者,汝,目乾連!當在空處仿佯行,當護諸
根,意念諸施,後當具想,如是睡當離。若不
離者,汝,目乾連!當還離仿佯,舉尼師壇敷
著床上,結跏趺坐,如是睡當離。若不離者,
汝,目乾連!當還入講堂,四疊敷欝多羅僧著
床上,舉僧伽梨著頭前,右脇著床上,足足相
累,當作明想,當無亂意,常作起想思惟住。


「汝,目乾連!莫樂床、莫樂右脇眠、莫樂睡、莫樂
世間恭敬以為味。何以故?目乾連!我不說
近一切法,我亦不說不近一切法。云何,目乾
連!我說不近一切法?汝,目乾連!我說不親
近白衣。目乾連!若親近白衣住者,但有論
俱不與誦俱,因彼論便有諛諂憍慢,因有憍
慢便有嫉妬,因嫉妬不知息。汝,目乾連!若
有不息已,三昧便遠離,是為,目乾連!我說此
不親近法。云何,目乾連!我說親近法?目乾連!
當至靜處草蓐為床,默然不言,遠離諸惡、離
人眾,常當坐思惟。是為,目乾連!我說親近
法。


「目乾連!若入村乞食,當莫求利報,當莫
求恭敬。汝,目乾連!息利報恭敬意已,當入村
乞食。汝,目乾連!入村乞食,當莫以想入他
家。何以故?目乾連!居士家多有俗緣。若比
丘入居士家不共言,彼比丘便作是念:『誰有
向此居士護說我,而令居士不共我言?』便
有恚心,有恚已便有貢高,因有貢高便有不
息。目乾連!有不息意已,便遠離三昧。汝,目
乾連!若說法時當莫見勝負,當作不勝意。
若作勝意便有多論,因多論便有貢高,因貢
高便有嫉妬,因嫉妬便有不息。目乾連!不
[001-0837c]
息已,我說遠離三昧。汝,目乾連!若說法時
當作有益,當決定說,當莫非他說,當如師
子吼論。如是,目乾連!當如是學。」


於是尊者
大目乾連從坐起,一面著衣,叉手向世尊,
白世尊曰:「唯世尊!云何比丘,至竟盡、至
竟無垢、至竟行梵行?」


「此目乾連!若比丘所有
病痛,若苦若樂若不苦不樂,當觀彼痛是無
常住,當觀是敗壞,當觀是無染,當觀是盡,
當觀是正,當觀是止住處,當如是觀彼痛。
當觀彼痛無常住,當觀是敗壞,當觀是無
染,當觀是盡,當觀是止,當觀是止住;便不
著此世間,不著已便不恐怖,不恐怖已捨有
餘般涅槃,生便盡,梵行已成,所作已辦,名色
已有知如真。是為,目乾連比丘!至竟盡、至竟
無垢、至竟梵行、至竟行梵行。」


佛如是說。尊者
目乾連聞世尊所說,歡喜而樂。
佛說離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