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436 佛說自愛經-東晉-竺曇無蘭 (T)



No. 742
《佛說自愛經》


東晉天竺三藏竺曇無蘭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時
國王詣佛所,遙見精舍,下車却蓋,解劍脫履,
拱手直進,五體投地,稽首足下,却長跪白:
「願以來日於四街道請佛及僧,施設微食!
普令愚民知佛至尊,覩其儀式,傳世為則。願
使眾生遠鬼妖蠱,悉奉五戒,以消國患!」



尊曰:「善哉,善哉!夫為國王,宜有明導,率民以
道,請求來福。吾昔為王,亦奉諸佛、沙門、梵
志,常行四等、六度,勤以致佛,巍巍無上。」


王曰:「至真誠如佛教,夫不種核無緣獲其
果,吾受佛恩生世為人,去女即男,六情完具,
景福之會值佛處世,盛明法化在於吾國,積
善難量,乞退嚴辦。」


世尊曰:「善哉,善哉!」


王即還
宮,平治大道,高下齊平;廣設帳幔,竪諸幢幡。
自彼四衢至精舍門,挾道欄楯,羅燈如星,步
有香爐;天樂眾伎,歌佛至尊之靈,諮嗟沙門
[001-0549a]
清貞之德;散華雜寶,紛紛如雨,香湯灑地,却
敷綩綖。王親通夜,手自為饌,身往奉迎,稽首
于地,長跪曰:「願世尊垂大慈,現影則濟眾生!」


佛起著法服,與諸沙門俱之四衢。王及群臣
翼從左右,佛至就座。夫人、太子皆稽首于地,
攘衣跣[革*卄/ㄇ@人/戊]。行澡水已,手自斟酌。佛飯畢,稽
首曰:「今設微食,願天人、鬼、龍、蜎蜚、蚑行、蠕動
之類,令世世逢佛、逢法、逢沙門眾,去世穢
臊,懷佛正真。」


佛言:「善哉!王為民父母,潤之
以慈,導以大明,所願必得!」


王曰:「普地之民,當
別之際,咸曰自愛。自愛之義,其有要乎?」


世尊歎曰:「善哉問也!夫人處世,心懷毒念,口
施毒言,身行毒業,斯三事出于心、身、口,唱
成其惡,以加眾生。眾生被毒,即結怨恨,誓
心欲報,或現世獲;或身終後,魂靈昇天,即下
報之。人中、畜生、鬼、神、太山,更相剋賊,皆由宿
命,非空生也。身三、口四、意三無惡,愚者恣之,
不孝其親;敬奉鬼妖,婬亂酒悖,就下賤之濁,
以致危身滅族之禍,死入太山湯火之酷,長
不獲人身,去佛遠正,不樂沙門之清戒,常與
愚會。斯謂樂危亡之禍,不自愛者也!」


王曰:
「善,善!唯佛教誡,願聞自愛,其則云何?」


佛言:「自愛之法,先三自歸,以法養親;慈愛人
物,悲愍愚惑;見正喜進,平等普護;安濟眾
生,施斯四恩;布施窮乏,眾生無怨;諸天祐
育,眾橫不加;牢獄、利劍、諸毒消歇;親安族
興,生無災患;死得上天,常與明會,斯謂自愛
者也!」


王曰:「善哉,唯佛教誡!」


「誠高行賢者,清
貞守真;穢利、邪樂不以染心;口四不言,三凶
[001-0549b]
遠身;危命全行,諸佛所珍;親安族興,終得
上天;常得福會,斯謂自愛者也!」


王曰:「善哉,
唯佛教真!」


「眾毒橫加,忍默不說;慈惻愍彼,
終始濟之;精進不怠,紹心三尊;外靜內寂,
殖念道根;深觀聖趣,明化真言;孝親濟已,
導眾使然;常與福會,斯謂自愛者也!」


王曰:
「善哉,唯佛教真!」


觀者無數,時有兩商人,一人
念曰:「佛身丈六,華色紫金,頂有肉髻,項有
日光,巍巍難言。佛如帝王,沙門猶忠臣。佛
陳明法,沙門誦宣。斯王明矣,知佛可尊!」佛知
其念,熟視之。其人心喜,喜如獲寶。其一人念
曰:「斯王愚惑,爾為國主,將復何求?佛者若
牛,弟子猶車。彼牛牽車,東西南北,佛亦猶然。
子有何道,屈意奉之乎?」佛知其有惡念,必獲
其殃,愴然愍之。其人心懼,若有所遭。


二人俱
去,三十里停宿,沽酒飲之,共平屬事,訟之
紛紛。其善念者,四王遣善神護焉;毒心謗
佛者,太山鬼令酒入腸,猶火燒身。出停路
臥,即宛轉落車轍中。晨有商人,車五百乘,轢
殺之焉。伴求而見,其然曰:「吾衰矣!」還國見,
疑取物去,為不義,遂輕身委財而逝,展轉遠
邁,去舍衛數萬里。


有一國,國王崩無太子,讖
書云:「中土有微人,當王斯土。」群僚議曰:「國之
無君,猶體之無首,難以久立也!故王有馬,常
為王禮。若有任王者,馬必屈膝!」僉曰:「大善!」
即具嚴駕,以王印綬著車上,人馬填路,觀者
莫不揮涕,商人亦出觀。國太史曰:


「彼有黃
雲之蓋,斯者氣也!」神馬直進,屈膝舐商人足。
群臣欣豫,香湯澡浴,拜為國王,僉然稱臣。王
[001-0549c]
曰:「余本商人,無德於民,不任天位也!」群僚曰:
「天授有德,神馬屈膝!」於是遂處王宮,聽省國
政。深惟曰:「余無微善,何緣獲此?必是佛恩使
之然也!」晨在御座歎佛無上之聖,率諸群僚,
向舍衛稽首曰:「賤人蒙世尊潤,獲為人王。斯
土傳世,不知有佛;流俗之書,亦無記焉。願以
大明,開斯國人之聾盲!明日願與應真眾
垂意,顧斯一時三月!」


佛告阿難:「勅諸比丘!明
日彼王請,皆當徐徐變化,現神尊德,令其國
民咸共覩焉!」諸天聞佛至彼教化,相率導從,
作樂歌德,寶帳幢幡,華下紛紛,光色耀人。佛
及應真皆坐正殿,王案舍衛國王供養明法,
身自斟酌畢,以小机於佛前坐,佛廣說法。


王曰:「吾本微人,素無快德,何緣獲斯?」


佛告
王曰:「昔彼王飯佛,王心念言:『佛如國王,沙
門猶臣下。』王種斯栽,今自獲其果。彼一人云:
『佛若牛,弟子如車。』彼自種車轢之栽,今在太
山為火車所轢,自獲其果也。非王勇健所能
致矣!為善福隨,履惡禍追,響之應聲,善惡如
音,非天、龍、鬼、神所為,非先靈所為,造之者心、
成身口矣!」


佛說偈曰:


「 「心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作惡,
 即言即行,
 罪苦自追,
 車轢于轍。
 心為法本,
 心尊心使,
 中心念善,
 即言即行,
 福樂自追,
 如影隨形。」」



世尊又告王曰:「眾惡之罪,最重有五。不孝不
忠,殺親殺君,家滅國亂,重罪一也。羅漢之
行,得空不願,無想之定,與佛齊意,拯濟眾
生,而愚向之,重罪二也。佛者,眾罪已畢,景福
[001-0550a]
會成,相好十力,法導眾生,慈悲喜護,心過慈
母,而愚惡謗,重罪三也。清淨沙門,志清行
高;懷抱經法,助佛化愚。諸佛相紹繼,眾生得
度,皆由眾僧。佞讒交搆,以致不調。僧不調,
政法毀,民狂走。政法毀、民狂走者,三道興,
惱比丘僧,重罪四也。佛之尊廟,寶物水土,眾
生赤心以貢三尊,愚人或毀盜之,重罪五
也。犯斯五者,罪無請。謂之自殺身、自滅族、
自投太山火矣!五罪之重,重於須彌,慎無犯
焉!」


佛說經竟,王及群臣皆得須陀洹,受五戒
為清信士。國民有作沙門者、守戒為清信士
者,遂以五戒、十善為國政,諸天祐護,國遂興
矣!諸天、龍、神、王、臣、黎民,無不歡喜。
《佛說自愛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