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297 大乘寶雲經-梁-曼陀羅仙 (T)




《大乘寶雲經》卷第五


梁扶南三藏曼陀羅仙共僧伽婆羅譯


安樂行品第五



爾時,世尊復告降伏一切障礙菩薩摩訶薩
言:「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行十法,在在處處
心恒寂靜而安樂住。何等為十?所謂善修憶
念觀察於身及受、心、法,善修憶念觀察境界、
阿蘭若處,於諸聚落國城都邑、於諸利養恭
[005-0266a]
敬名聞、於諸如來所制禁戒、於皮肉心一切
煩惱上、中、下品,善修憶念而觀察之。


「善男子!
云何菩薩觀察於身而安樂住?菩薩摩訶薩
以智慧故觀察是身,從足至頂唯見是身三
十六物假合成人,念念生滅、無常敗壞、筋脈
連持、不淨充滿、無可樂者,如是觀察即生厭
離。以厭離故,身染、身貪、身見、身著悉不復生。
以是因緣,凡諸不善與身相應皆得遠離、有
諸善法與身相應悉皆增長。


「云何觀受善修
憶念而安樂住?菩薩摩訶薩作是思惟:『凡是
諸受一切皆苦。所以者何?嬰兒、凡夫頑囂無
智,以顛倒故,以苦受中而生樂想;一切聖人
唯見是苦,復能安立一切眾生,於是法中令
得隨順。』如是學之,已得觀受善住念處,於苦
樂受不瞋、不貪。為滅受故,勤修憶念,於是法
中勸化他人、令如是行。


「云何觀察於心念處
而安樂住?菩薩摩訶薩作是思惟:『是心顛倒,
無常常想、苦生樂想、於無我法而作我想、於
不淨中而作淨想,躁動易轉、一念不住,為諸
煩惱而作根本,長為眾生開三塗門,為諸苦
惱而作因緣,能閉善道,能為發起貪、瞋、癡等,
為一切法作增上緣。一切諸法心為上首,若
知於心則能得知一切諸法。心能盡作一切世
間種種色像,唯心見心、唯心造業——若善、不善——
唯心輪轉無暫休息猶若火輪、唯心奔逸猶
如惡馬、唯心能燒猶如野火、唯心潤生猶若
大 。』如是觀察住心念處,則便能得不隨於
心、能為心師;以心師故則能得為一切法師。
若能於心得自在者,則於諸法而得自在。


「云
[005-0266b]
何菩薩觀法念處而安樂住?菩薩摩訶薩於
如是等不善諸法如實而知,言不善者,貪、瞋、
癡等及諸煩惱因無明生。以是義故,修對治
門,若貪心生修不淨觀、若瞋心生修慈悲觀、
若癡心生而修十二因緣之觀,修行正勤而
令除滅。復為觀察一切善法,見善法已,於善
法中攝心令住,憶念觀察受持是法,於是法
中轉更勸化,令他眾生安住其中。


「云何菩薩
於諸境界攝念觀察而安樂住?菩薩於色、聲、
香、味、觸——若好、若醜——而不生於戀著、隔礙、貪、瞋
之心。作是思惟:『我今不宜起如此心,一切諸
法皆非是持,我今云何橫生戀著?於是法中
我若戀著,我是愚癡、我是不了、我是顛倒。所
以者何?如佛所說,以戀慕故而生染著、以染
著故而取境界、以愚癡故則不能了善、不善
法,以是因緣當墮惡道。』復作是念:『我今不宜
生如是心,於危脆法而生隔礙。若生隔礙則
不堪忍,由不忍耐便生瞋恚,以生瞋故為諸
聖人之所呵責、一切同學而生毀呰、所不稱
歎。』作是觀已,於憎恨境善修憶念而安樂住。


「云何菩薩於阿蘭若而安樂住?菩薩摩訶薩
作如是念:『夫阿蘭若,無諍三昧之所居處。此
阿蘭若多有天、龍、夜叉、乾闥婆等得他心智、
證知我心及心數法。是故,我今於此林中不
宜起諸不善思惟。』於一切法若能不生不善
思惟,觀行得成、多修善法。


「云何菩薩於村聚
落、國城、都邑而作觀察得安樂住?菩薩摩訶
薩行於聚落,脫見是處於出家人不相宜者
應遠避之。何等是耶?所謂若酤酒家、若婬女
[005-0266c]
舍、若國王家、若波羅塞等嬉戲之處,及以飲
酒聚集之處、若白衣群作倡伎樂歌舞之處。
凡是出家非所宜者悉遠離之,是中觀察而
安樂住。


「云何菩薩於諸利養、恭敬、名聞而作
觀察得安樂住?菩薩摩訶薩於諸利養、檀越、䞋
施、功德事中,於是利養而須自策調伏其心,
勿令貪著、不生愛樂,亦復不生我我所心,所
得利養皆與一切困乏眾生共同平等、普受用
之。若藉是緣而得名聞,於是名中亦不自高、
不生憍慢亦不自恣,作如是念:『我今所得如
是名聞,不久之頃自當歇滅,能得名者及所
得名一切無常。何有智者於諸虛妄、無常迅
速敗壞、危脆無安立處,而生貪著、起於憍慢、
輕蔑他人?』如是觀察得安樂住。


「云何菩薩於
諸如來所制戒律憶念觀察得安樂住?菩薩
摩訶薩作如是念:『於過去世一切如來學此
法律已成等覺而般涅槃、於未來世一切如
來學此法律當成正覺而般涅槃、於現在世
一切如來亦學是法今成正覺而般涅槃。』作
是觀已,於諸法律至心恭敬,勤求是法,修行
諸善,得安樂住。


「云何菩薩於皮肉心上、中、下
品三種煩惱憶念觀察得安樂住?菩薩摩訶
薩於皮煩惱而觀察之、肉心煩惱亦觀察之,
以觀察故知其因緣——是諸煩惱從何緣生、是
諸因緣復依何生——即得知見煩惱因緣則是
無明。無明因緣不善思惟。不善思惟復何因
生?不聽正法。不聽正法復何因緣?不近
善友。如是知已,煩惱因緣、煩惱源由、煩惱境
界悉能遠離,得安樂住。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
[005-0267a]
是十法,在在處處心恒寂靜、得安樂住。


「善男
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著糞掃衣。何等為
十?所謂受持堅固、謙卑堪忍、無疲倦心、無染
污心、不見其惡、唯見功德、亦不自高、不輕蔑
人、具足淨戒、感諸天人之所供養恭敬禮拜。


「云何菩薩受持堅固?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信
根成就,內懷清淨,隨順如來所制法律,若喪
身命終不故犯。


「所受持法堅固持已,得謙卑
心;謙卑心故,憍慢不生;無憍慢故,摭拾弊
壞、世間所棄、異於世俗所著之衣;摭拾得已,
浣濯練治,壞其本色,縫納為衣,不生煩惱、不
辭劬勞,心無疲倦亦無污染,直為成就所作
功德。


「於如是等糞掃衣中不見其惡,謂是糞
掃大藍縷哉、過麁弊哉、聚多虱哉、迮我身
哉、出垢污哉。


「以是義故,菩薩觀察於糞掃衣
唯見功德——是糞掃衣一切仙聖所經受持,隨
於無欲,順於聖種;一切諸佛之所稱歎,不以
此緣生我慢心,亦不自高、不輕蔑人。


「若離憍
慢即不輕他;不輕他故,戒品具足;戒具足已,
一切釋、梵及諸天眾之所供養、稱嘆、禮拜,一
切諸佛之所護念、一切菩薩之所擁護、人非
人等之所恭敬,國王、豪族及諸臣民之所供
養、一切同學之所勸進。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
足十法,著糞掃衣。」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言:「世
尊!一切菩薩心地廣大,何緣樂此下劣麁弊
糞掃衣耶?」


佛言:「善男子!一切菩薩欲使一切
世間願力自在成就,然諸菩薩於願力中未
成就者,為諸煩惱不得生故,對治法門而修
習之。善男子!汝意云何?如來世尊廣大心耶?
[005-0267b]
弊陋意耶?鄙下心耶?」


對曰:「世尊!我無此辯
能答是言。所以者何?世尊!諸佛如來應現信
解非我境界。何以故?唯是世尊了見是法、唯
修伽陀了見是法,諸佛如來無有一法而不
知見、不可信者。」


佛言:「善男子!汝意云何?何因
緣故,如來世尊於閻浮提人、非人等種種根
性、種種信解,於眾生前現弊陋行,及諸天、龍、
夜叉、乾闥婆等於其前說光揚稱歎頭陀功
德?」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又言:「世尊!為是眾生
所應化者而現是事,及諸無量新發心者行
菩提行、煩惱未斷,如來為示對治法門。」


「善男
子!如是,菩薩得誓願力,但為教導諸眾生故
著糞掃衣,非鄙下心。善男子!以是義故,菩薩
摩訶薩著糞掃衣。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
十法,受持三衣。何等為十?所謂其心知足、而
常少欲、遠離貪求、遠離儲蓄、既無所蓄無去
失憂、既無失憂離有失苦、離失苦故惡心不
生、惡心無故無有愁毒、無愁毒故無所求取、
無求取故能得修行,盡諸有流。善男子!以知
足故,菩薩摩訶薩隨宜法服而為自足;以自
足故,即得少欲;以少欲故,遠離貪求;離貪求
故,無所儲蓄;無儲蓄故,無有失憂;無失憂故,
不生苦惱;無苦惱故,惡心不生;無惡心故,不
生愁毒;無愁毒故,無所求取;無求取故,能得
修行,盡諸有流。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法,
受持三衣。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不
低昂住。何者為十?所謂不隨貪欲、不隨瞋
恚、不隨愚癡,安隱而住,是名不低昂住;無怨
恨住、無嫉妬住、無慳悋住、無憍慢住、不顯己
[005-0267c]
德住、不求名聞住、不貪利養住、不輕蔑他住、
不自高住。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是十法,無
低昂住。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行乞
摶食。何等為十?所謂發心利益諸眾生故、次
第行乞、無渴愛求、已自知足、性樂分施、無貪
婪想、於所乞食自知限量、趣向助道、巧摶善
根、遠離摶想。


「善男子!云何菩薩利益眾生乃
至遠離搏想?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見諸眾生
貧窮困苦、功德微薄、不種善根,為利彼故行
詣乞食。


「若入城郭、若入聚落而行乞時,應善
攝念、內善思惟,於諸境界勿令馳騁,威儀庠
序,諸根不動,慎無於放逸,視地七尺低頭而
行,於諸善法勿使心散。


「以如是法次第行乞,
不長出手,斂鉢在胸。


「若入大富、長者之家,亦
不多求,知量受之,充足是日一食而已,勿妨
法事。


「若處多有惡狗、惡牛、惡馬、惡象、種種禽
獸來相惱觸,若男、若女、若小、若大惡口戲調,
或相是非、毀呰、誹謗,如是等處悉皆遠離。


「修
行乞法勿渴愛求、勿強逼求,於諸檀越勿起
愛慕亦不瞋恨。


「既無渴樂,隨宜所得,已自知
足持鉢而還,至所住處安置衣鉢而洗手足。


「若見佛像而前恭敬、供養、禮拜,然後入寺。


「於
所食者分為四分:一分與同學、一分施貧窮、
一分與畜生、一分而自食。


「如是取食,無貪著
心、無希望心,隨宜飲食但能持身,莫為過少、
莫為過多,於食多少籌量取足。所以者何?若
食過少,不能行道;若食過多,睡眠身重亦不
堪任學問坐禪。


「夫求道者,皆應正勤而作是
念:『懈怠、懶惰何由能得滿助道法?』


「若能合集
[005-0268a]
助道法已則不著我;若不著我,能自割肉以
飴眾生。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法,行乞
摶食。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唯一
坐食。何等為十?所謂坐於菩提道場,一切魔
兵為作恐怖而坐不動;於出世座而坐不動;
於出世慧而坐不動;於出世智而坐不動;於
空三昧而坐不動;覺了諸法而坐不動;於八
正道而坐不動;於真實際而坐不動;於如如
中而坐不動;於一切智而坐不動。所言一坐,
唯是法座,是故名為一坐食也。善男子!如是,
菩薩見是十法,唯一坐食。


「善男子!菩薩摩訶
薩具足十法,持不再食。何者為十?所謂一食
之後無所希望、無所染著,勸食不食,是時、非
時悉皆不受;脫能治身種種湯藥所可食者,
所謂若蘇、若油、若石蜜、若白蜜、若砂糖、若根、
若果,設見他食亦不生瞋、亦不貪樂、亦不悋
惜;若菩薩中後不食而病困苦,若以病故恐
失壽命、恐廢行道,以無疑心審知是藥能治
是病許為受用。善男子!如是,菩薩具是十法,
持不再食。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住
阿蘭若。何者為十?所謂久習梵行、善解毘尼、
諸根不缺、廣博多聞、持戒德業、離著我怖、譬
如野鹿攝身威儀、修身輕利、趣向寂靜、心無
愁悶。


「善男子!云何菩薩久習梵行乃至心無
愁悶?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出家已來,於正法
律具足戒品、三輪清淨、善解法相、威儀具足、
出入以時,凡是如來所示道法上中、下、品皆
悉通達,不復求人、不易可動,不著邪論、一切
外典,於佛正法文義明了。


「犯與不犯懺悔方
[005-0268b]
法無不具知,於所犯者皆悉遠離,恭敬正法,
數數懺悔。


「一切惡法發露改往,是罪源由莫
不洞達而遠離之,上中下業、上中下報亦悉
了知。


「已信解故,守護正法,眼、耳等根具足,身
分無所殘缺。


「住阿蘭若——阿者言無、蘭若謂諍——
住山林中不與世諍,於是林中無相觸惱,不
近、不遠,便於乞食。


「是山林中有清淨水,無諸
難事,灌洗易得。樹木蔭映,華果豐足,無惡禽
獸。自然石室不過峻阻,登涉無難。


「寂靜閑居,
獨而無侶,曾所聞法而誦習之,日夜六時憶
念不忘,聲不高下,誦之勿廢。


「調伏諸根不令
馳騁,攝心思惟勿生散亂,恬然自樂受持經
典,取於三相謂止發捨,勿著睡眠。


「脫有國王、
大臣、長者及諸人民故來尋詣,應作是言:『善
來,善來。』若至住處,喚大王坐,隨宜坐處。王若
能坐,二人俱坐;王若不坐,莫獨自坐。王若躁
動,不就鄙座,應作愛語:『大王!此山林地甚有
利益,持戒道德、多聞沙門是中安止,無怖、無
畏、無劫盜賊。』若是國王安隱寂靜、堪聽說法,
而為說之;其若不樂廣分別說,當為略說隨
順厭離;其若不樂聽厭離法,當說嘆佛無上
功德。


「若諸長者、人民來至,隨其所應為說法
要,悉令得生信法之心、亦使受持三歸戒等,
令諸人輩生歡喜心、自利利他。


「已生諸惡及
諸煩惱令得滅故,而修多聞、不著於我;不著
我故,住於山林,無憂、無畏、無怯弱想、不生恐
怖。


「趣向寂靜,遠離喧雜,獨居如鹿,少欲知足。


「善男子!菩薩居山,不同於鹿怖畏馳走,不取
其失。言如鹿者,遠離郭邑、聚落、居家,其作是
[005-0268c]
念:『近惡人故,或失壽命。』如是,菩薩離於喧雜——
若男、若女、若小、若大——而作是念:『親近是等,失
我宿昔所習善根,勿生散亂。』如是,恒生怖畏
心住故向寂靜,於世間中生厭離心,住山林
中唯見功德、唯見寂靜、唯見畢竟、唯見安樂,
無憂愁心、無迷悶心,不近惡友、不障山中寂
定功德、受持修行一切善法。


「善男子!如是,
菩薩具是十法,住阿蘭若。


「善男子!菩薩摩訶
薩具足十法,依止樹下。何等為十?所謂所依
樹下,去於聚落不近不遠、無諸棘刺及毒草
木穢雜之處、樹葉不彫、非猿猴處、眾鳥巢處、
非惡禽獸所居之樹、無有惡人危難之處,所
依樹下身安樂處、心無悶處、安心而止。善男
子!如是,菩薩具是十法,依止樹下。


「善男子!菩
薩摩訶薩具足十法,坐於露地。何等為十?所
謂冬時、夏時、春時不得近於舂場之處、不近
樹木非叢聚處、不約山險、莫近江河、不遮寒、
不遮風、亦不遮雨、亦不遮熱、不遮霜露——唯除
疾病。菩薩摩訶薩若坐露地,身有疾病不堪
行法當住寺中,而作是念:『諸佛如來制頭陀
法,但為斷除一切煩惱。如佛教法我當奉行,
我雖住寺應學正勤,為斷煩惱不得懈怠、散
亂、閑住,雖居寺舍不生貪著。』復作是念:『如是
寺舍皆是檀越之所起造,利益一切修道之
人。是故,我今不應於寺生我所心,雖住寺中
恒不離於露地之想。』善男子!如是,菩薩具是
十法,坐於露地。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
法,住屍陀林。何等為十?所謂若在中住多生
厭離,恒作死想、作八萬戶蟲所唼食想、作赤
[005-0269a]
血想、作青淤想、作臭穢想、作膖脹想、作血塗
想、作膿爛想、作解離想、作骸骨想。


「善男子!
菩薩摩訶薩住屍陀林,恒興慈悲憐愍眾生,
持戒清淨、具足威儀、恒習素食、支持活命。所
以者何?善男子!是屍陀林有諸非人依止中
住,食人血肉,若見菩薩食魚肉者,而起惡心
來相觸惱。


「善男子!住屍陀林菩薩脫入寺舍,
前禮佛塔,次禮大德,問訊上座,恭敬事畢一
處而立,於眾僧座不得坐之。何以故?菩薩
之法將護世間諸俗人意,是屍陀林住止菩
薩翻於世間凡愚眾生,不違眾聖。


「若於私座
請菩薩坐,審如是僧心無變異乃可就坐,勿
令前人而生悔心,以卑下心於己身中作旃
陀羅想。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是十法,住屍陀
林。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宴坐不臥。
何等為十?所謂不為苦身故而坐不眠、不為
惱心故不為眠、所牽故不萎身坐、菩薩摩訶
薩凡坐不眠、但為滿足菩提諸行、為一心故、
為向正道故、為坐道場故、為利眾生故、為滅
一切煩惱故,坐而不臥。善男子!如是,菩薩具
是十法,常坐不臥。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
十法,隨宜敷坐。何等為十?所謂於坐之處不
過經營、亦不求他而為敷座、不作相貌令他
敷座、所坐之處若葉若草隨得而坐、若有地
所多諸虫——蟻、蚊、虻、蠅、蚤——作窟住處及闍維處
悉遠離之;若消息時,右脇而臥,上下累脚,袈
裟覆身,正念專心作光明想;恒作悟想而暫
眠臥,不取眠樂、不取脇樂,但調其身;持於四
大勿令過困、晝夜用心趣助道法。善男子!如
[005-0269b]
是,菩薩具是十法,隨敷而坐。


「善男子!菩薩摩
訶薩具足十法,攝心與理相應。何者為十?所
謂多修不淨觀、多修慈悲觀、多修十二因緣
觀、善識污心之法、多修空相、多修無相、多
修攝心、無所願求、恒修不息不令悔恨、具足
戒品。


「善男子!云何菩薩多修不淨觀?善男
子!菩薩摩訶薩獨居閑寂,不出人間,隱山林
中,一向默念其心調直。令身調直,結跏趺
坐,見其支節屈伸俯仰,生厭離心。當觀身內
三十六物,念念相次,莫觀皮外。作如是觀:乃
至眾生種種飲食美味淨潔——若麁、若好——纔入
腹中即成不淨,觸於內火則便臭爛,穢氣逆
鼻,一切世間之所不耐。如此之身,一切嬰兒、
凡夫、眾生之所戀著,當依聖教以善智慧如
實觀之。是故,我今不應愛此臭處之身,以是
因緣故厭離之。如是,菩薩多修不淨觀。


「云何
菩薩多修慈悲觀?菩薩摩訶薩獨居閑靜具
如前說,依前次第而作是念:『是諸眾生多諸
瞋恚、怨憾、忿恨,造諸惡業、結搆怨家、無緣責
主。若於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瞋恚究竟滅已,
我方得坐菩提道場。』作是甚深觀察,思惟真
實慈悲,非但口說。


「云何菩薩多修十二因緣
觀?菩薩摩訶薩若貪欲生、若瞋恚生、若愚癡
生,作是思惟:『是貪、瞋、癡藉因緣生,而此因緣
復藉因緣,於是諸法因緣所生,無有自性悉
是虛妄。何有智者以虛妄法——因緣所生——於自
己身而作瘡疣?』


「云何菩薩善知污心之法?菩
薩摩訶薩觀是污法——若在自心、若在他心——不
可量度,為滅是等因緣法故當觀察之。何者
[005-0269c]
是耶?所謂不敬佛、不敬法、不敬僧、不敬戒律、
不敬同學——若老、若少並不恭敬——是名染污心
法。


「唯重自身、輕蔑他人,於諸境界馳騁散亂,
背於涅槃,著於我見、人見、眾生見、壽者見,執著
空見、執著斷見,執常、無常,憎忿善人,親近凡
愚、離持戒者,近破戒眾、伏事惡友,遠善知識,
誹謗諸佛甚深經典,於甚深法生怖畏相,懈
怠懶惰,於己身中生下劣想,無有威德,訥於
言語,非處生疑、應疑不疑、不疑而疑,諸蓋諸
結之所纏縛,幻惑世人,間構諂曲,睡眠瞪瞢,
唯貪利養、求於名聞,恃於姓族,戀於眷屬,染
於邪見,恃怙國土、戀慕群眾,習學呪術、路伽
耶陀、世俗文章,捨離正法、廢於道行,於不善
法忽務經營、於功德業不勤其事,憎惡毀
呰出家之人,但好歌詠歎諸女色、稱美少年——
若男、若女——不樂寂靜,於阿蘭若愁憒不樂,於
善、不善不知量度,於可尊重不往問訊、親近、
供養,讀誦經典不知時節,於所行處不避譏
嫌,於諸戒律若輕若重悉不能持。於諸惡法
皆無怖畏,諸根暗鈍、愚癡障重,心恒躁動、惡
業快利,無所忌難、自恣獨步,橫理取法、憂慮
愁毒。於色好醜取相評量、於瞋恚境不修慈
悲、於諸貧窮不起憐愍、見疾病苦不生厭離、
見死不怖、住火宅中不欲出離,但經營身不
護戒律,於過去中經作何事、於現在中正作
何事、於未來中當何所作?如是境界都無思
惟。於不思議而作思議、於不可量而作限量、
所不可求而競勤求、於非清淨作清淨想、於
非出離作出離想、於非正道作正道想、於所
[005-0270a]
未得謂言已得。『我正多事未得修善。』『我是凡
夫那能修行諸聖道法?』多戀俗務推斥度日,
迴避微妙功德善根。於大小乘不能稱歎,設
見信樂佛正法者而誹謗之,樂於鬪諍、好相
是非、麁獷惡口、自大高舉、惡賴罵詈、卒暴怱
擾、凌轢於他、說無義語、喜論人過、所不可說
而好說之,樂於戲論,耽著嬉戲。如是等事
名染污法,能染污心而善知之。


「為滅一切諸
戲論故,多修於空而入禪定以調其心。


「如是
修空,於此境界隨心著處。


「當尋是處,求其體
性遂無所有;無所有故,通達於空。


「所緣之境
及能緣心並須觀察,作觀察已,心、境二法悉
無所有而通達空。


「通達空故,為修無相而
攝其心入於禪定,一切相貌顯現相似,善觀
察之則見非相。


「既了非相,不得己身則無身
相;得無相已,不著己身;不著身故,不得一切
外諸境相。


「於諸外境不作分別、不更移心,於
內外相心既不動,為滅無相之相故,於修觀
行不生憂喜。


「雖得是定,習氣尚多;為滅習氣
恒修是定,心心相續無令休息,猶如㸇火。


「住
於奢摩他、毘婆舍那中,毘婆舍那者如實法
觀、奢摩他者一心寂默。


「得心定故,後不致悔;
不致悔故,生歡喜心。何故歡喜?由戒清淨。一
切菩薩具足戒品,清淨攝心與理相應。何以
故?持戒清淨故,攝心得成。是故,說名與理相
應。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法,攝心與理
相應。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受持經
典。所謂為護正法而往聽聞,不為資生;為護
正教勤聽正法,不為利養;為三寶種不斷絕
[005-0270b]
故勤求多聞,不為世利;為欲利益學大乘者
而修多聞,不為稱歎;為諸眾生無救護者利
益因緣而修多聞、為諸眾生三苦所逼作安
樂故而修多聞、為無慧眼諸眾生故令得慧
眼而修多聞、為小乘人說聲聞法而修多聞、
為大乘人說菩薩道而修多聞、為自得證無
上智慧而修多聞、不求下乘而修多聞。善男
子!菩薩具是十法,受持經典。


「善男子!菩薩摩
訶薩具足十法,受持毘尼。何等為十?所謂了
知毘尼并律宗體、毘尼甚深、毘尼微細、犯與
不犯、性罪制罪、波羅提木叉、學之本源、聲聞
毘尼、菩薩毘尼悉皆了知。善男子!如是,菩薩
具足十法,受持毘尼。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
足十法,威儀行處齊整具足。何等為十?所謂
於聲聞法已經修學、於緣覺法已經修學、於
菩薩法已經修學,如是學已威儀具足;凡是
沙門不宜處行皆悉遠離,以是因緣,非處不
行、非時不行、非國不行;修行沙門所應行處
不失威儀,勿令沙門婆羅門之所譏誚。夫威
儀者,與理相應,復勸化他,令住此法,使行法
者具諸威儀,庠序細密,內懷相應,無有虛假。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是十法,威儀行處齊整
具足。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十法,心無慳
貪亦無嫉妬。何等為十?所謂自能惠施、復勸
他人令行布施、稱歎布施、見他布施起隨喜
心、勸歎成獎令其歡喜。不作是念:『但施於我,
莫施餘人;唯使我豐,不令他得。』應作是念:『令
諸眾生得安樂具、種種資生,若於世間、若出
世間具足安樂,我今所為是等眾生利益安
[005-0270c]
樂修諸苦行。是故,我今於眾生邊不應起諸
慳貪、嫉妬。』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法,無
有慳貪、嫉妬之心。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足
十法,於諸眾生行平等心。何等為十?所謂於
諸眾生業行平等、於諸眾生無忿憾心、於諸
眾生平等利益而行布施、受持禁戒、修於忍
辱、勇猛精進、善思禪定、修般若智、不依二邊
而修是心、緣諸眾生起平等心、修行六度令
得是法。


「生死火宅眾苦熾然,自得出已,復救
餘人令其得出。以心平等,不生彼此隔礙之
想,無有憎愛。


「善男子!譬如長者,其家巨富,唯
有六子愛念憐愍而悉平等。是等子息嬰稚
愚癡,於事不了,匍匐而戲。是長者宅被火所
燒,熾然猛焰炎盛遍起,是等諸子各各東西。
善男子!於意云何?是時長者頗作是念:『我今
前可且救一子,然後方便救餘子。』不?」


降伏一
切障礙菩薩對曰:「不也。世尊!所以者何?而是
長者於其諸子平等救濟、無有偏心,而隨近
者前引出之。」


「善男子!如是,一切眾生之類皆
是菩薩之嬰兒也,未了苦樂、無所知解生死
火宅,六道之中各各住處。菩薩摩訶薩隨其
善根有成熟者,前救脫之安置令住清淨法
界、生死之外。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法,
於諸眾生行平等心。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具
足十法,慇懃恭敬供養諸佛。何等為十?所謂
供養於法是供養佛、不以財物是供如來、為
作安樂利益眾生、為欲攝受一切眾生、為欲
成就眾生善根、不捨所受清淨禁戒、不癈一
切菩薩行業、如所說法身即能行,如是修行
[005-0271a]
心無疲倦、不捨無上菩提之心。


「如是恭敬供
養諸佛不用財寶,若能修行諸佛正法即供
養佛。所以者何?供養於法則是供養一切如
來。


「是法所生利益群品令出世間,若背菩薩
所行之業則為身、口相乖,如所誓願不得成
滿,則心疲倦便捨菩提,則不能得利益眾生。
何以故?菩薩摩訶薩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但為利益諸眾生故,若無眾生亦無菩薩
取於正覺。善男子!當如是觀:法即是佛,一切
諸佛法為身故。


「善男子!如是,菩薩具足十
法,慇懃恭敬供養諸佛。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
具足十法,斷除憍慢。何等為十?所謂出離家
居,勤苦求道,親識、朋友、一切眷屬不復相關,
何異死人?故無憍慢;改其形相,著壞色衣,而
我今者別有所求,故無憍慢;剃頭持鉢,家家
乞食活此身故,不生憍慢;以乞食故,生謙下
心,如栴陀羅不應憍慢;今我身命寄於人活
受他摶食,猶若餓狗人所輕蔑,不應憍慢;我
應紹續尊重福田,不應憍慢;令諸同學見而
歡喜,不應憍慢;持諸威儀,庠序齊整,不應憍
慢;所未得法我當得之,不生憍慢;於弊惡性
諸眾生中多修忍辱,不生憍慢住。善男子!如
是,菩薩具足十法,斷除憍慢。


「善男子!菩薩摩
訶薩具足十法,心多清淨。何等為十?所謂福
業所持過去善根、宿因具足、正見具足、不著
邪論、不可移動、不事餘師、內懷清淨、無有諂
曲、意無貢高、亦不幻惑。其心質直,備諸智慧、
諸根明利、離眾障蔽、心行清潔、親近善友、遠
惡知識、摧伏憍慢、勤求妙理、於聽法時不伺
[005-0271b]
過失、諸佛功德皆悉了知。善男子!如是,菩薩
具是十法,心多清淨。」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言:
「世尊!諸佛功德不可思議,我於此法云何得
聞、能了知之?」


佛言:「善男子!汝善諦聽,我今為
汝說於如來少分功德。」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善男子!如來大慈具足圓滿,於諸眾生
悉皆平等——如於一人慈悲平等,於遍法界一
切眾生其心亦爾。


「如虛空界遍於一切眾生
界中;如來慈悲遍一切處、無量無邊亦復如
是,異於聲聞、緣覺菩薩。


「善男子!諸佛如來說
法無盡,於無量劫不可窮竭,種種名字、種種
義趣,於無量眾一時一音而為說法,隨其類
音各各得解無限無盡。


「善男子!諸佛如來問
答具足。設有一切預眾生類以種種問俱問
如來,如來隨其種種類音、種種名字,於一剎
那、一念、一時皆悉能答,無滯無礙。


「善男子!諸
佛禪定境界無礙。善男子!設有一切眾生之
類位階十地,一時一念俱時入於百千萬億
禪定三昧,於諸無量種種三昧皆不能及如
來三昧無邊境界。


「善男子!如來具足無量色
身。善男子!設有眾生以如來身應受化者,一
念之頃遍於眾生,對其面前而現佛身,隨眾
生願,一念之頃現種種身。


「善男子!如來具足
天眼無量境界。善男子!有諸眾生得天眼者,
所見諸色無量無邊諸世界中,如來悉見,如
菴摩勒在手掌中。


「善男子!如來無量天耳境
界。善男子!設有眾生得天耳者,滿於無量無
邊世界,隨其所聞種種音聲,如來能於一剎
那頃皆悉得聞是等音聲。


「善男子!如來具足
[005-0271c]
知他心智無邊無盡等於虛空。善男子!設有
一切諸眾生界種種覺觀、種種思惟、種種業
行,如來能於一念之頃悉能了知無量無邊
一切諸心,及所造業并業果報,於三世中以
無礙智悉皆了知。


「善男子!如來恒在禪定不
曾忘失。所以者何?佛無失念,諸根不動、內心
無亂。何以故?一切煩惱、煩惱習氣畢竟盡故,
恒在寂靜。善男子!有煩惱人內心迷亂,不得
禪定;如來不爾。夫如來者,無復煩惱、無復塵
累,無漏、無為,得一切法,自在遊於一切甚深
三昧境界。善男子!如來設住隨一威儀中、隨
一三昧中,乃至涅槃,常住其中無有動移,故
常在三昧。


「善男子!諸佛如來於無量劫備修
諸行得成正覺,不可思量、不可思議、無有邊
限。」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言:「世尊!如來不於無
量劫中修功德耶?」


佛言:「善男子!莫作是說。何
以故?菩薩摩訶薩不應思量如來境界。如來
境界不可思量,但為淺近諸眾生等說三僧
祇修習所得,而實菩薩發心已來不可稱計。」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言:「世尊!幸甚。是等眾生
修諸善根、已滅業障、多生信解、近於菩提,聞
佛功德心生歡喜,何況聞已盡能受持、讀誦、
解說、書寫、供養?世尊!是等眾生不久當得如
來功德,無異今日。」


佛言:「善男子!如是,如是。如
來攝受是等眾生,於諸佛所已種善根、恭敬
承事於無量佛,是等眾生聞佛功德不生疑
惑。


「善男子!若善男子、若善女人七日七夜無
餘思想,內心不亂,念念相續,憶持如來如是
功德甚深微妙,著淨潔衣,設諸供養,心心成
[005-0272a]
就,是七日內即見如來三十二相色身具足。
若有散亂、不平其事而恒一心,於臨死時如
來現身立在其前。」


降伏一切障礙菩薩言:「世
尊!頗有眾生聞佛所說如來功德生不信耶?」


佛言:「善男子!有諸眾生聞佛說是如來功德,
以其惡口麁獷罵詈、生瞋恚心、於說法者生
怨家想,以是因緣,捨身之後生於地獄,受無
量苦。善男子!有諸眾生聞佛功德生歡喜者,
於說法人生善友想、生如來想。善男子!是等
眾生信最極理,已於過去曾聞如來如是功
德。是等眾生於大眾中而作是說:『我於過去
曾聞如來說佛功德,無異今日經中所說。』」



時,世尊出長舌相以覆其面、覆於面已復覆
其頂、覆於頂已復覆於身、覆於身已覆師子
座、覆師子座已復覆菩薩及聲聞眾、覆聲聞
眾已復覆釋梵四天等眾,如是普覆大眾等
已而縮舌相,問大眾言:「如來世尊有此舌相,
頗復能作妄語不耶?善男子!汝等當信如來
所說必非虛妄。若信此經,於未來世為汝等
故,長夜利益,安樂無盡。」


說是語時,八萬四千
菩薩摩訶薩得無生法忍;無量無邊諸眾生
等遠塵離垢,於佛法中得法眼淨;無量眾生——
未曾發於菩提心者——即於是時皆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乘寶雲經》卷第五
[005-0272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