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063 大方廣寶篋經-劉宋-求那跋陀羅 (TKD)


[10-0624c]
時文殊師利童子繫心在前以菩
薩神力於一念項作蓮花網遍覆火
上従中過巳便語我言大德舎利弗
於意云何汝神力勝爲我勝也我卽
答言文殊師利金翅鳥王飛速疾耶
爲小鳥疾耶文殊師利還問我言汝意
云何而是二鳥何者爲疾我時卽答
我之神力如彼小鳥汝神力勝疾殊
特過金翅鳥文殊師利卽語我言大
德舎利弗汝獨處念文殊神力我之
神力等無有異我復答言不可爲比
文殊問言汝云何知我卽答言聲聞
之人不斷習氣是故我本以不等爲
等文殊師利言善哉善哉如汝所言
舎利弗乃徃過世於大海邊有二仙
住一名欲法二名梵與是時欲法獲
五通是梵與仙以呪術力能遊空
行時彼二人各以自力度過大海還
至住處時梵與仙作如是言欲法神
力我之神力等无有異復更異時従
[10-0625a]
寶篋經卷中第二張方妙
玄海此岸至於彼岸到羅义渚時有
羅义出簫笛音時梵與仙聞是聲巳
従空而墮失呪術力時欲法仙愍梵
與故捉其右臂將至住處大德舎利
弗於意云何是梵與仙豈異人乎勿
作異觀卽汝身是我卽是彼欲法仙
人舎利弗汝於尒時亦以不等爲等
今亦復以不等爲等何以故以偏見
故尒時舎利弗復語湏菩提我又復
念與文殊師利南方界分遊過百千
諸佛土巳有國名日一切莊嚴佛号
寶大我與文殊師利俱到彼國文殊
師利旣至彼巳而語我言汝今見此
佛土不也所經諸國皆悉見不我言
見巳復問我言是諸國中悉見何事
我時答言或見滿水或見滿火或見
空界或見豐樂文殊復言汝云何見
我時答言若見滿水便言見水若見
滿火便言見火若見空界言見空界
若見豐樂言見豐樂文殊師利言汝
之所見境界如是我時問言文殊師
利汝復云何見諸佛土文殊答言虛
空世界是諸佛世界何以故汝幻惑

[10-0625b]
寶篋經卷中第三張方妙
玄見滿水滿火空界豐樂舎利弗汝
之所見皆各不實生滅相應虛空世
界不因緣有其性安住如是舎利弗
客塵煩惱汙染於心然其心性終不
可汙大德舎利弗如恒沙刧火灾熾
然終不燒空如是舎利弗一一衆生
恒河沙刧造作逆罪不善之業然其
心性終不可汙舎利弗若善男子善
女人能解知是法界性淨無覆蓋緾
无結垢行能惱心者是名無有蓋緾
法門若依此門一切諸法无能覆蓋
解一切法體性清淨終無有法能覆
心者大德湏菩提文殊師利神通變
化說法如是我見其爲諸神通事菩
薩不達况復聲聞爾時大德阿
難復語舎利弗我亦曾見文殊師利
神通變化大德舎利弗昔於一時世
尊在此舎衞國祗阤林中給孤窮精
舎與大比丘僧八百人俱諸菩薩衆
萬二千人是時興大非時雲雨經七
日夜而不休止諸大德聲聞若得禪
定及解脫者若入禪定七日不食餘
凡夫人及諸學人五日絕食飢因羸
瘦不能
[10-0625c]
寶篋經卷中第四張方
徃覲見佛世尊礼敬供養我時念言
是諸比丘甚爲大苦當徃白佛我時
便徃佛世尊所頂礼佛足白言世尊
諸比丘僧絕食五日極爲羸瘦不能
従牀而自起止世尊告我阿難汝今
可以是事徃語文殊師利彼當充足
比丘僧食我承佛勅徃詣彼文殊師
利所住室中到巳具說如是之事時
文殊師利爲釋梵護世而演說法卽
答我言阿難汝徃敷座若時巳至便
繫楗槌我従文殊師利聞是語巳卽
便敷座住在一處看文殊師利何時
出房是文殊師利甫爲釋梵護世天
王廣演說法名日分別一切身三昧
不出於房我作是念文殊師利將不
令諸比丘失食時文殊師利化作巳
身爲諸釋梵護世說是分別一切身
三昧文殊師利亦卽入此分別一切
身三昧巳従房而出入舎衞大城次
第乞食我時不見魔王波旬作是念
言文殊師利師子吼巳入舎衞大城
而行乞食我今當蔽舎衞城中諸婆
羅門長者居士无入出者不令施食
[10-0626a]
寶篋經卷中第五張方
尒時文殊師利童子隨所至處門戶
悉閇無徃來者文殊師利卽時觀知
是魔波旬隱蔽諸人我今當作誠實
言誓尒時卽作是志誠言我之所集
一毛孔中所有福慧設恒河沙等諸
佛世界滿中諸魔之所无有我此語
實魔蔽當去令魔自身作居士像於
四衢道諸巷陌中唱如是言當施文
殊當施文殊若施是者獲大果報若
施三千大千世界其中所有一切衆
生給諸樂具百千億歲不如施此文
殊師利一爪端許所生福勝文殊師
利湏臾之間立此誓巳尒時諸天遍
開城中一切門戶令諸人衆皆趣文
殊師利童子時魔波旬作居士像於
諸四衢街巷陌中唱如是言當施文
殊當施文殊若施是者獲大果報若
施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衆生諸樂供
具經百千歲不如施此文殊師利一
爪端許所生福勝時文殊師利以神
通力令所持鉢受諸種種美妙飮食
及餠果等不相和雜如別噐盛八百
比丘万二千菩薩所食之食在一鉢
[10-0626b]
寶篋經卷中第六張方中不
見此鉢若減若滿爾時文殊師利童
子於舎衞大城乞食巳足出舎衞城
以鉢置地語魔波旬波爲淨人可持
此鉢在前而去時魔波旬不能舉鉢
生慚恥心語文殊師利我今不能舉
此地鉢文殊師利語波旬言汝今成
就大威神力云何不能舉地小鉢時
魔波旬盡其神力不能舉鉢如毛分
許恠未曾有語文殊師利我之神力
舉伊沙阤山置之手掌擲虛空中今
不能舉如此小鉢一毛分許文殊師
利語波旬言若大衆生大人大力彼
所持鉢非汝波旬所能擎舉是時文
殊師利童子卽以一指持舉地鉢著
波旬手語波旬言汝爲淨人持鉢前
行時魔波旬盡力持鉢在前而去爾
時自在天子與萬二千天子侍従圍
繞來向文殊師利童子頂礼其足右
繞巳畢語波旬言汝非使人何故持
鉢在他前行魔言天子我今不堪與
有力者諍天子語言波旬汝亦成就
大威神力爾時波旬爲文殊師利力
所持故答言天子愚癡之力是
[10-0626c]
寶篋經卷中第七張方
爲魔力慧明之力是菩薩力憍慢之
力是爲魔力大智慧力是菩薩力諸
邪見力是爲魔力空無相无作力是
菩薩力諸顚倒力是爲魔力正眞諦
力是菩薩力我我所力是爲魔力大
慈悲力是菩薩力貪瞋癡力是爲魔
力三解脫力是菩薩力生死之力
是爲魔力无生無滅无有諸行無生
忍力是菩薩力魔王波旬說是法時
於天衆中五百天子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心千二百菩薩得無生法
忍時文殊師利共魔波旬持此鉢食
置迦利羅花園中巳俱出外去我時
不見文殊師利乃至食時猶不出房
我作是念文殊師利將不令諸比丘
僧衆失於日時當徃佛所具白是事
卽至佛所頂礼佛足白言世尊日時
巳至文殊師利猶不出房佛告我言
阿難汝不到此迦利羅園而看之耶
我白佛言大德世尊見一小鉢其食
滿中佛告我言速打揵槌集比丘僧
我言世尊比丘僧多是一鉢食當與
誰耶佛語我言汝勿慮是設使三千
[10-0627a]
寶篋經卷中第八張方
大千世界所有一切諸衆生等於百
千歲食此鉢食猶不能盡何以故是
文殊師利力所持鉢文殊師利有檀
波羅蜜無量功德我聞佛語便打揵
搥集比丘僧時此鉢食不相和雜香
美衆味取不可盡充飽大衆鉢食不
減時魔波旬欲惱文殊師利童子卽
便化作四千比丘衣服弊壞威儀麤
惡執持破鉢鼻眼角睞捲手腳跛其
形醜惡在下行坐以此鉢食復充足
之時魔波旬令化比丘人人各食魔
伽阤國十種之食然此鉢食猶滿不
減令諸守園作使之人賦食疲頓時
文殊師利以神力持令魔波旬所化
比丘鉢食不減手口俱滿而不能咽
氣閇眼張悉皆躄地文殊師利語波
旬言汝諸比丘何不更食惡魔答言
文殊師利是諸比丘在地垂死汝將
不以毒食與耶文殊師利語波旬言
巳盡毒人當有何毒内有毒者則施
人毒内无毒者不施人毒波旬所謂
毒者名貪瞋癡善讃法中所調伏者
若與人毒無有是處又魔波旬所謂
[10-0627b]
寶篋經卷中第九張方
毒者无明有愛見我我所見無因緣
見於名色見愛恚瞋見我見衆生見
諸蓋緾計著諸陰起種性慢執著諸
入常住三界繫著所依守護取捨若
來若去愛著於身堅著壽命不淨思
念愛樂染心多起諸過違逆因緣斷
見常見諂曲憍慢妄想分別示現詐
僞執著樔窟出沒卷舒驚畏於空於
无想中生墮落想於無作中生死畏想於无著處生起畏想於出生死生起縛想於使流中不生度想助菩提法生非法想於邪見中生正見
想於惡知識生善知識想違佛謗法
輕慢衆僧不捨憍慢増長諍訟實不
實想不實實想於欲樂中生功德想
於有爲中心生狂惑於生死行不見
其過於涅槃中生驚怖想波旬如是
諸法於妙法中名之爲毒佛正法中
無如是事波旬甘露法者是名佛法
安隱法者是名佛法無戲論法是名
佛法无過惡法是名佛法無結使法
是名佛法出要之法是名佛法无怖
畏法是名佛法無分別法是名佛法
不執
[10-0627c]
寶篋經卷中第十張方妙玄
自他法是名佛法無譏呵法是名佛
法作舎作依歸依洲渚作守護法是
名佛法調伏寂法是名佛法自淨无
垢照明之法是名佛法正向正趣法
是名佛法無諸妄想善調伏法是名
佛法善教善導隨冝之法是名佛法
自說說他法是名佛法如法調伏諸
外道法是名佛法降諸魔法是名佛
法斷生死流法是名佛法正念之法
是名佛法住念處故正斷法是名佛
法斷諸惡故神足法是名佛法觀身
心輕故諸根法是名佛法信爲首故
諸力法是名佛法無能降伏故諸覺
法是名佛法次第覺故正道法是名
佛法正流入故三昧法是名佛法究
竟寂靜故智慧法是名佛法貫穿諸
聖解脫法故眞諦法是名佛法無忿
恚故諸辯法是名佛法法辭及義樂
无滯故明了無常苦無我法是名
佛法呵毁一切諸有爲故空法是名
佛法降伏一切諸外道故寂靜法是
名佛法趣涅槃故波羅蜜法是名佛
法至彼岸故方便法是名佛法善攝
[10-0628a]
寶篋經卷中第十一張方
取故慈法是名佛法无過智故悲法
是名佛法無逼故喜法是名佛法滅
不憘故捨法是名佛法所作辦故禪
法是名佛法滅憍慢故不斷三寶法
是名佛法發菩提心故一切安樂无
苦惱法是名佛法不來諸有故說是
法時魔王所將五百天子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心而作是言世尊是
所歎法願令我等住是法中尒時世
尊卽便微笑大德阿難前白佛言大
德世尊今何緣笑佛告阿難汝見波
旬化比丘不阿難白言見巳世尊佛
言阿難後五百歲法欲滅時當有如
是惡形比丘如是惡衣著不齊故如
是下賤如是無智何以故後世比丘
重於結使貪著利養多營衆事捨諸
毗尼越解脫戒離白淨法其所去來
重現法利不重後世盲聾跛蹇老謬
无智著種種病是等皆來於我法中
出家受戒以重眷屬給使人故不爲
重法阿難我所說法如是正直如是
可愛當于尒時不見不聞諸天憂慼
魔王波旬當大歡喜無復憂慮我時
[10-0628b]
寶篋經卷中第十二張方
妙玄問佛何故魔王波旬歡喜而無
憂慮佛告阿難以彼惡人作魔業故
魔王波旬无所營作何以故由彼比
丘無正行故若有比丘勤加精進如
救頭然如是等人魔則求短是故阿
難應勤方便未得令得未解令解未
令證降伏魔黨熾然佛法護持正法
作法供養莫作放逸是我教法說是
法時五百比丘放捨身命白言世尊
我等不欲見是惡世踊處虛空以火
焚身百千諸天而供養之二百比丘
遠離塵垢得法眼淨二百比丘永盡
諸漏心得解脫三萬二千菩薩逮得
法忍釋梵護世及諸眷屬礼佛足巳
作如是言唯願世尊久壽住世勿使
我等見是惡世世尊若有衆生得聞
此經終不更作懈怠非法亦更不作
魔諸惡業我時聞巳悶絕躄地大德
舎利弗我見文殊師利童子成就如
是不可思議神通之力及所說法我
自親見時大德迦葉語舎利弗我亦
曾見文殊師利希有神通舎利弗爾
時世尊成佛未久我久出家是時文
殊師
[10-0628c]
寶篋經卷中第十三張方
利童子始初至此娑婆世界従寶王
世界寶相佛所來欲見佛釋迦牟尼
供養恭敬爾時世尊在舎衞國祗阤
林中給孤窮精舎夏坐三月我時不
見文殊師利若如來前若衆僧中若
於食時若說戒日若僧行次都不見
之過三月巳臨自恣時乃見其面我
卽問言文殊師利何處夏坐卽答我
言大德迦葉我住在是舎衞大城波
斯匿王后宮一月復一月住童子學
堂復一月住諸婬女舎我聞是巳心
甚不悦卽作是念云何當共是不淨
人而作自恣我卽出堂便繫楗搥欲
擯文殊師利童子爾時世尊卽告文
殊師利童子汝徃看是摩訶迦葉今
者何故打楗搥也白言世尊我巳見
之欲擯於我佛語文殊師利童子今
可現汝自在神力神通境界令彼聲
聞心得清淨勿於汝所生不淨心於
時文殊師利童子卽入三昧其三昧
名現一切佛土文殊師利入三昧時十
方各如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其中皆
有摩訶迦葉頭阤第一悉打楗搥于
[10-0629a]
寶篋經卷中第十四張方妙玄
時世尊卽問我言摩訶迦葉汝今何
故打於揵槌我言世尊文殊師利自
說是言夏三月中住王后宮及婬女
舎爲擯是故打於楗槌爾時世尊身
放光明遍照十方而告我言汝今遍
觀十方世界爲見何事我時遍觀无
量無邊恒河沙數十方世界其中皆
有摩訶迦葉而打楗槌欲擯文殊是
一切處亦有文殊在佛前坐佛告我
言汝今欲擯何處文殊爲此世界爲
十方界我時卽礼佛世尊足作如是
言聽我悔過世尊是文殊師利法王
之子成就菩薩如是不可思議功德
我従佛所成有量智而欲度量无量
智慧以不知故而打楗槌佛告我言
摩訶迦葉汝之所見十方世界文殊
師利亦復夏三月住王后宮及婬女
舎此間文殊師利童子令是波斯匿
王宮中五百女人不退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亦令五百婬女五百童子
得不退轉無上正道復有百千衆生
以聲聞法而調伏之无量衆生得生
天上我時白言大德世尊文殊師利
[10-0629b]
寶篋經卷中第十五張方
爲說何法乃能如是教化衆生佛言
迦葉汝今可問文殊師利自當答汝
我時卽問文殊師利汝說何法教化
調伏如是衆生彼答我言非唯說法
教導衆生大德迦葉或有衆生以娛
樂樂而調伏之或以護持或以威伏
或以財攝或以貪求或現大莊嚴或
現神通或現釋身或現梵身或現護
世身或轉輪王身或隨各各所事諸
天而爲現身或以軟語或以麤語或
二俱用或以讁罰或以密益或現作
子何以故大德迦葉衆生有於雜種
之行以雜種法而調伏之大德迦葉
我以方便化衆生界然後說法令其
究竟畢竟調伏我時問言文殊師利
汝所調伏有幾衆生卽答我言大德
迦葉我所調伏等如法界我又問言
法界幾許文殊答言如衆生界我又
問言衆生界者復有幾許卽答我言
如虛空界如是迦葉衆生界法界虛
空界等無有二无有別異我又問言
文殊師利佛空出世無所調伏文殊
師利言大德迦葉如人熱病是人種
[10-0629c]
寶篋經卷中第十六張方妙玄
種妄有所說是中寧有天鬼持耶有
大明醫飮彼人酥熱病卽愈止不妄
說於意云何是中頗有天鬼去不我
言不也文殊師利由飮蘇故熱病除
差大德迦葉是良醫者多利彼不我
言如是文殊師利文殊師利言大德
迦葉世間如是顚倒熱病無我我想
住我想巳流轉生死是故如來出現
于世隨彼形色應解法門知解我想
斷於顚倒爲彼衆生而演說法旣聞
法巳除一切想无所執著知解想巳
越度諸流到於彼岸名爲涅槃大德
迦葉於意云何是中頗有我及衆生
壽命養育人及丈夫可涅槃者不我
時答言無也文殊師利文殊師利言
大德迦葉爲是利故如來出世但爲
顯示平等想故不爲生不爲滅但爲
解知煩惱不實我時語言文殊師利
菩薩所作甚爲難有所謂觀知衆生
之性畢竟寂靜爲欲利益一切衆生
不捨莊嚴不沒不出衆生之性畢竟
涅槃猶復能發大誓莊嚴文殊師利
言大德迦葉菩薩莊嚴等同如如我
[10-0630a]
寶篋經卷中第十七張方明升
乂問文殊師利願說菩薩發大莊嚴
文殊師利言菩薩摩訶薩發大莊嚴
有三十二何等三十二菩薩攝取無
量生死發大莊嚴如夢空性故菩薩
滅度无量衆生發大莊嚴無我相故
菩薩供養給事无量諸佛世尊發大
莊嚴同法身相故菩薩聽受一切佛
法發大莊嚴如響聲相故菩薩守護
一切佛法發大莊嚴解達諸法平等
相故菩薩降伏一切諸魔發大莊嚴
一切結使性相淨故菩薩降伏一切
外道發大莊嚴令有無見者解因緣
相故菩薩所有一切悉捨發大莊嚴
一切悉捨无餘相故菩薩集戒頭阤
功德發大莊嚴無行相故菩薩忍力
發大莊嚴无傷相故菩薩精進發大
莊嚴解知身心寂靜相故菩薩一切
禪定解脫發大莊嚴捨離一切所依
相故菩薩无㝵般若波羅蜜發大莊
嚴淨除無明癡見相故菩薩方便發
大莊嚴示現一切所作相故菩薩大
慈發大莊嚴如空相故菩薩大悲發
大莊嚴解知五道虛空相故菩薩大
[10-0630b]
寶篋經卷中第十八張方
喜發大莊嚴無憂惱相故菩薩大捨
發大莊嚴離苦樂相故菩薩修滿大
神通智發大莊嚴猶如掌中觀見解
脫天疑相故菩薩不念諸法無我發
大莊嚴不畏墮彼聲聞緣覺地之相
故菩薩觀陰猶如怨賊發大莊嚴知
幻相故菩薩觀四大猶如毒蛇發大莊
嚴同法界相故菩薩觀入猶如空聚
發大莊嚴知怨賊相故菩薩不著三
界發大莊嚴無樔窟故菩薩決定攝
取諸有發大莊嚴有非有相故菩薩
大悲發大莊嚴不退相故菩薩爲大
醫王發大莊嚴隨諸衆生所有疾患
施法藥相故菩薩爲大商主發大莊
嚴示導三乘出道相故菩薩不斷於
三寶種發大莊嚴知報一切佛恩相
故菩薩知諸法性无生發大莊嚴得
於無生法忍相故菩薩爲得不退轉
地發大莊嚴捨於三界一切結使及
捨聲聞緣覺地相故菩薩莊嚴道塲
發大莊嚴以一念相應慧如實了知
諸法相故如是迦葉是名菩薩三十
二種發大莊嚴菩薩摩訶薩以是莊
[10-0630c]
寶篋經卷中第十九張方明升
嚴自莊嚴者是四大體可易其性而
是菩薩於無上道終不退轉我卽答
言發大莊嚴猶尙不退况三十二文
殊師利聲聞法中無有莊嚴文殊師
利言大德迦葉是故聲聞无大莊嚴
如諸菩薩乃至名字大德迦葉於意
云何如大健夫以諸鎧仗善自莊嚴
執持利刀有怯弱人粗自莊嚴是二
莊嚴可相比不我言不也文殊師利
言以是義故大德迦葉菩薩莊嚴一
切聲聞及諸緣覺之所无有說是菩
薩大莊嚴時萬二千天子發於無上
正眞道心是故舎利弗我見文殊師
利童子不可思議神通智慧如是无
量尒時大德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語
舎利弗我亦曾見文殊師利童子所
爲昔於一時佛在毗舎離菴羅樹林
與大比丘五百人俱是時薩遮尼乾
阤子住毗舎離大城之中與六萬眷
屬俱供養恭敬我入三昧觀是尼乾
我時見有百千尼乾應當受化我時
卽徃而爲說法无有專聽無善好心
反見輕笑出麤惡言我時唐苦於三
[10-0631a]
寶篋經卷中第二十張方
月中無一受化過三月巳我心不悦
便捨而去時文殊師利卽便化作五
百異道自爲師範將五百弟子徃詣
薩遮尼乾子所頂礼其足白薩遮言
我遥承聞大師名德故遠而來至毗
舎離汝是我師我爲弟子願見納受
垂愍教誨令我不見沙門瞿曇令我
不聞彼相違法薩遮答言善哉善哉
汝意純淨不久當解我調伏法尒時
薩遮卽便宣令巳之徒衆此五百摩
納自今以去和合同住㸦相諮問彼
若所說汝專心受尒時文殊師利童
子及五百化弟子聽次第坐受用尼
揵戒法威儀殊勝於彼時時讃說三
寶功德亦復讃歎薩遮功德令彼諸
人心相親附復於異時知衆巳集文
殊師利便作是言我等所行呪術經
書毗提遮經若讀誦時沙門瞿曇所
有功德有入我等經中來者是沙門
丳曇有實法功德何以故是沙門瞿
曇所生成就父母清淨轉輪王種以
百福相莊嚴其身又聞生時大地震
動釋梵扶侍自行七步口出是言我
[10-0631b]
寶篋經卷中第二十一張方明厼
於一切世中最勝世中最大我今當
爲滅諸生死空中自然出生二水釋
梵洗浴人天伎樂不鼓自鳴放大光
明遍照世界滅諸惡道聾盲視聽當
是時一切衆生不爲結惱安樂無
爲婆羅門相若不出家作轉輪王若
其出家作佛法王而彼瞿曇捨轉輪
王位出家修道於道塲上降伏百億
魔成菩提道轉妙法輪沙門婆羅門
魔梵及世若天若人一切世間无能
轉者所說眞正初中後善云何初善
謂身善行口意善行云何中善學行
勝戒學勝定勝慧云何後善謂空三
昧解脫法門無相三昧解脫法門无
願三昧解脫法門復次初善者信欲不
放逸中善者定念一處後善者善妙
智慧復次初善者信佛不壞中善者
信法不壞後善者信於聖僧得果不
壞復次初善者従他聞法中善者正
念修行後善者得聖正見復次初善
者知苦斷集中善者修行正道後善
者證於盡滅是名聲聞初中後善云
何菩薩初中後善若不捨於菩提之
[10-0631c]
寶篋經卷中第二十一張方明厼
心是名初善不念下乘是名是善迴向
一切智是名後善復次初善者於諸
衆生慈心平等中善者於諸衆生起
大悲心設何方便後善者喜捨同等
復次初善者降伏慳貪捨離破戒遠
離瞋恚斷除懈怠不住亂心煞害无
知中善者施戒忍進禪定智慧後善
者以諸波羅蜜迴向一切智復次初
善者謂四攝法教化衆生中善者不
惜身命守護正法後善者善巧方便
不墮正位復次初善者如地等持不
捨一切菩薩行心中善者以善方便
知進知退住不退地後善者於一生
灌頂正位是名菩薩初中後善
大方廣寶篋經卷中
癸卯歲高麗國大藏都監奉
勅彫造
[10-0632a]
大方廣寶篋經卷下方
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阤羅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