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d0154 大乘止觀法門釋要-明-智旭 (X)



大乘止觀法門釋要卷第四
明 古吳沙門智旭 述


△三明止觀體狀三。初總標。二別解。三總結。今初。


「次明第三止觀體狀。就中復有二番明義。一就染濁
三性以明止觀體狀。二就清淨三性以明止觀體狀。」


【體狀猶言相貌。乃正示下手功夫之方法也。】
△二
別解二。初約染濁三性。二約清淨三性。初中三。初
分科。二各釋。三通簡。今初。


「初就染濁三性中復作三門分別。一依分別性以明。
二約依他性以顯。三對真實性以示。」


△二各釋三。初約分別性。二約依他性。三約真實
性。初中二。初從觀入止。二從止復觀。初又二。初明
觀。二明止。今初。


「對分別性以明止觀體狀者。先從觀入止。所言觀者。
當觀五陰及外六塵。隨一一法悉作是念。我今所見
此法謂為實有。形質堅礙本來如是者。但是意識有
果時無明故。不知此法是虗。以不知法是虗故。即起
妄想執以為實。是故今時意裏確然將作實事。後當
念言。無始巳來由執實故。於一切境界起貪瞋癡。造
種種業。招生感死莫能自出。作此解者即名觀門。」
[004-0620c]


【五陰六塵本是依他起性似有非實。妄想執實乃
是分別性也。繇分別故起惑造業招生死苦。知其
過患即名觀門。以是出世初方便故。】
△二明止。


「作此觀巳復作此念。我今既知由無明妄想非實謂
實故流轉生死。今復云何仍欲信此癡妄之心。是故
違之。彊觀諸法唯是心相虗狀無實。猶如小兒愛鏡
中像謂是實人。然此鏡像體性無實。但由小兒心自
謂實。謂實之時即無實也。我今亦爾。以迷妄故非實
謂實。設使意裏確然執為實時。即是無實。猶如想心
所見境界無有實事也。復當觀此能觀之心亦無實
念。但以癡妄謂有實念。道理即無實也。如是次第以
後念破前念。猶如夢中所有憶念思量之心無有實
念也。作此解故執心止息。即名從觀入止也。」


【此中具有兩重觀察。先彊觀諸法惟是心相。以破
實有境執。次復觀此能觀之心亦無實念。以破實
有心執。二種實執既破。即名從觀入止也。毗舍浮
佛偈云。假借四大以為身。心本無生因境有。正是
此意。蓋眾生無始以來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妄認
六塵緣影為自心相。儻不以四大觀身四蘊觀心。
則實執何繇可破。實執不破生死浩然。故大小兩
乘通以此觀此止為下手之處。但達依止一心而
修即名大乘止觀。不達依止一心而修乃成小乘
止觀耳。夫彊觀諸法無實。復觀能觀無念。一往似
屬從假入空。然了達色心本空非滅故空。亦是即
[004-0621a]
隨緣而觀不變。如觀波即水。波無波相。則非但空
明矣。言次第以後念破前念者。先以能觀破諸法。
後復以觀破能觀。重重推破。不令一念稍執實故。
然不可計前念為所觀。後念為能觀也。以後念起
時前念巳滅。不得成所觀境。但借前念之本虗以
知後念之非有。仍是前念為能觀後念為所觀。繇
能觀故令於所觀不起實執。四運推簡正旨如此。
若執重者。一一運中仍須四性簡責。知其無生無
滅方成唯心識觀之門。】
△二從止復觀。


「復有知諸法無實故。反觀本自謂為實時。但是無明
妄想。即名從止起觀。若從此止徑入依他性觀者。即
名從止入觀。」


【復局炤俗名為從止起觀。以即分別性為境故。轉
入依他性觀名為從止入觀。以境智俱增進故。】

二約依他性二。初從觀入止。二從止復觀。初中二。
初明觀。二明止。今初。


「次明依他性中止觀體狀者。亦先從觀入止。所言觀
者。謂因前分別性中止行知法無實故。此中即解一
切五陰六塵隨一一法悉皆心作。但有虗相。猶如想
心所見似有境界。其體是虗。作此解者即名為觀。」


【一切五陰六塵皆屬因緣所生。正是依他性也。解
其悉皆心作。所謂本如來藏言。但有虗相等。一往
似屬從空入假。然了達似有非有。全體作相。所謂
不變隨緣。則非偏假明矣。】
△二明止。
[004-0621b]


「作此觀巳復作是念。此等虗法但以無明妄想妄業
熏心故。心似所熏之法顯現。猶如熱病因緣。眼中自
現空華。然此華體相有即非有。不生不滅。我今所見
虗法亦復如是。唯一心所現有即非有。本自無生今
即無滅。如是緣心遣心知相本無。故虗相之執即滅。
即名從觀入止。」


【緣心遣心。謂緣唯心之旨以遣執虗相之心也。前
分別性中明止。但滅執實之心。今並止其謂有虗
相之心。故得為真如觀作方便也。】
△二從止復觀。


「既知諸法有即非有。而復知不妨非有而有。似有顯
現。即名從止起觀。若從此止行徑入真實性觀者。此
即名從止入觀也。」


【有即非有。幻有不礙真空。非有而有。真空不礙幻
有。然皆以依他性為所觀境。但是復局炤俗。故名
從止起觀。若轉入真實性觀。則境智又俱進矣。】

三約真實性有四重。初一重從觀入止明無性性。
第二重從觀入止明無真性。第三重止觀明根本
真如三昧。第四重止觀明雙現前。今初。


「次明第三真實性中止觀體狀者。亦先從觀入止。所
言觀者。因前依他性中止行知一切法有即非有故。
所以此中即知一切法本來唯心心外無法。復作是
念。既言心外無法唯有一心。此心之相何者是也。為
無前二性故。即將此無以為心耶。為異彼無外別有
淨心耶。作此念時即名為觀。即復念言。無是無法。對
[004-0621c]
有而生。有尚本來不有。何有無法以為淨心。又復無
法為四句攝。淨心即離四句。何得以此無法為淨心
也。作此念時。執無之心即滅。則名為止。」


【文中先明觀。次明止。先明觀中既知法本唯心。則
離分別.依他二相。然不得將此二相之無以為心
相。譬如不將無免以為手巾。以淨心本性自有故
也。次明止中雙遮有無圓離四句。以滅執無之心。
所謂止息根本無明。停止中道實諦。以其除妄空
故名無性性。當知非但中也。】
△第二重從觀入止
明無真性。


「又從此止更入觀門。觀於淨心。作如是念。二性之無
既非是心者。更有何法以為淨心。又復此心為可見
耶。為不可見耶。為可念耶。為不可念耶。作此分別時
即名為觀。即復念言。心外無法。何有能見此心者。何
有能念此心者。若更緣念此心。即成境界。即有能緣
所緣。即是心外有智能觀此心。何名為如。又復我覓
心之心體唯是淨心。何有異法可緣可念也。但以妄
想習氣故自生分別分別之相。有即非有。體唯淨心。
又復設使分別即知。正是淨心分別也。喻如眼見空
華。聞言華是眼作有即非有。唯有自眼。聞此語巳。知
華本無不著於華。反更開眼自覓巳眼竟不能見。復
謂種種眼根是巳家眼。何以故。以不知能覓之眼即
是所覓眼故。若能知華本無。眼外無法。唯有自眼不
須更覓於眼者。即不以眼覓眼。行者亦爾。聞言心外
[004-0622a]
無法唯有一心故。即使不念外法。但以妄想習氣故。
更生分別覓於淨心。是故當知能覓淨心者即是淨
心。設使應生分別。亦即是淨心。而淨心之體常無分
別。作此解者名為隨順真如。亦得名為止門。」


【文中亦先明觀。次明止。先明觀中秪是簡責以破
異執。次明止中有法有喻有合。法中能覓即是所
覓。舉所成能。全能既所。所既即能。何可緣念。喻中
以眼喻真實性。華喻依他及分別性。即知華是眼
作。何可更覓於眼。合中以不更覓心即是安心巳
竟。名為隨順真如。以其異執永息了知本寂。名無
真性。不於二性之外別覓真也。】
△第三重止觀明
根本真如三昧。


「久久修習。無明妄想習氣盡故。念即自息。名證真如。
亦無異法來證。但如息波入水。即名此真如為大寂
靜止門。復以發心巳來觀門方便。及以悲願熏習力
故。即於定中興起大用。或從定起。若念若見若心若
境種種差別。即是真如用義也。此名從止起觀。」


【從圓初住名為隨順真如。歷盡四十一位名為久
久熏習。初成妙覺所證根本實智名為大寂靜止
門。所起後得智盡未來際常然大用之門名為從
止起觀也。又圓十信亦得名為隨順真如。初住巳
上亦得名為分證真如分成就此止觀二門。具如
下文斷得中辨。】
△第四重止觀明雙現前。


「又復熾然分別而常體寂。雖常體寂而即緣起分別。
[004-0622b]
此名止觀雙行。」


【此攝上真如大寂靜止門及真如用義。而明其非
異時也。此雙行平等止觀。局惟佛果。通約性修。何
以言之。二乘之人定多慧少不見佛性。菩薩之人
慧多定少雖見佛性而不了了。乃至等覺菩薩見
於佛性猶如隔羅望月。故知局惟佛果也。然諸眾
生雖繇迷理迷事二種無明熾然分別。而體本常
寂。即於常寂體中具足一切緣起分別。是謂理即
雙行。若從知識及經卷聞此心性寂用之理。能解
能知。是謂名字雙行。從此念念體其本寂。善能分
別緣起。是謂觀行雙行。能體寂故隨順奢摩他道。
能分別故隨順毗婆舍那。是謂相似雙行。止行現
前名首楞嚴三昧。觀行現前名摩訶般若。是謂分
證雙行。習氣盡故法界一相。大用顯故徧示三輪。
是謂究竟雙行。妙明明妙。寂照照寂。從始至終罔
非性德。理即位中名為逆修。名字巳去悉名順修。
順逆雖殊在性則一。故悟性者方成妙修。得此第
四止觀雙行意巳。方知前約二性所修止觀。及真
實性中前三番止觀。法爾亦是一一雙行。但明昧
有殊。致使淺深差別耳。約染濁三性中分科并各
釋竟。】
△三通簡三。初正簡示。二約幻喻。三約夢喻。
初中四。初簡止觀功能。二簡四重深義。三簡修有
次第。四簡妄執須除。今初。


「上來三番明止觀二門。當知觀門即能成立三性緣
[004-0622c]
起為有。止門即能除滅三性得入三無性。入三無性
者。謂除分別性入無相性。除依他性入無生性。除真
實性入無性性。」


【觀門成立三性緣起者。謂觀五陰六塵等法本虗。
但是妄想執實。即能成立分別性緣起。以知諸法
惟分別性。無實法故。次觀五陰六塵等法悉皆心
作。其體是虗。即能成立依他性緣起。以知諸法悉
依他起。但虗相故。次觀一切諸法本來惟心。心外
無法。不將二無以為心相。即能成立真實性緣起。
以知諸法有即非有。唯淨心故。止門除滅三性入
三無性者。謂彊觀諸法唯是心相虗狀無實。復觀
能觀之心亦無實念。繇此執心止息。故名除分別
性入無相性。次觀虗法唯心所現。有即非有無生
無滅。繇此虗相執滅。故名除依他性入無生性。次
觀淨心圓離四句。不屬有無亦非可緣可念。故名
除真實性入無性性也。】
△二簡四重深義。


「就真實性中所以有四番明止觀者。但此窮深之處
微妙難知。是故前示妄空非實。除妄空以明止即是
無性性。次一顯即偽是真。息異執以辨寂即是無真
性。是故無性性或名無無性或云無真性也。第三一
重止觀者。即是根本真如三昧。最後第四一重止觀
者。即是雙現也。」


【何有無法以為淨心。故云示妄空非實。執無之心
即滅。故云除妄空以明止。設使分別。正是淨心分
[004-0623a]
別。故云顯即偽是真。何有異法可緣可念。故云息
異執以辨寂。餘如上釋可知。】
△二簡修有次第。


「又復行者若利機深識。則不須從第一分別性修。但
徑依第二依他性修。此依他性亦得名分別性。以具
有二性義也。若不能如是者。即須次第從第一性修。
然後依第二性修。依次而進也。終不得越前二性徑
依第三性修也。又復雖是初行。不妨念念之中三番
並學。資成第二番也。」


【利機謂智慧敏利。深識謂識見深遠。利則觸著便
知。深則不泥情執。蓋巳先知一切唯心。諸法無實。
故可徑觀本虗之法。以此本虗之法。不執便是依
他。執乃妄成分別。元非二體二相。又虗妄果報亦
即名為分別性法故也。若不能了達境虗。即須如
前次第修習。此易可知。然縱令極利根機。亦不得
徑觀真實性法。以眾生無始以來全墮依他性中。
離依他性無真實性。如離流無水。設使徑觀真實。
真實反是分別。譬如捨流覓水非真水。故圓覺經
云。未證無為而辨圓覺。彼圓覺性即同流轉。此之
謂也。但能諦觀分別及依他性。任運自得證真實
性。如觸波流全觸於水。智者大師的指現前一念。
識心為所觀境。識心豈非依他性耶。觀此即是不
思議境。既不思議豈非真實性耶。若不立事境單
言理觀極得意者。秪是清淨真如。其在初心多屬
惡取邪執。可不慎哉。又復應知所以觀分別者。欲
[004-0623b]
了分別無性以入依他。觀依他者欲了依他無性
而證真實。是則前二以為方便。正欲資成第三番
耳。若約大途。則分別性中止觀一往從假入空。依
他性中止觀一往從空入假。真實性中止觀正顯
中道妙定妙慧。然圓人初行三止三觀具在一心
中修。故不妨於念念中三番並學。從觀行三番入
相似三番。從相似三番入分證三番。從分證三番
入究竟三番。至於究竟雖不妨仍說三性及三無
性。而究竟統惟真實性矣。】
△四簡妄執須除。


「問曰。既言真實性法。有何可除。若可除者即非真實。
答曰。執二無以為真實性者即須除之。故曰無無性。
妄智分別淨心謂為可觀者。亦須息此分別異相。示
其無別真性可得分別。故言無真性。但除此等於真
性上橫執之真。非謂除滅真如之體。」


【正簡示竟。】
△二約幻喻三。初標章。二正說。三例結。
今初。


「復更有譬喻能顯三性止觀二門。今當說之。」


△二正說三。初喻觀門。二喻止門。三止觀合辨。今
初。


「譬如手巾。本來無免。真實性法亦復如是。唯一淨心
自性離相也。加以幻力。巾似免現。依他性法亦復如
是。妄熏真性現六道相也。愚小無知謂免為實。分別
性法亦復如是。意識迷妄執虗為實。是故經言。一切
法如幻。此喻三性觀門也。」
[004-0623c]


【此喻即同前文約一心辨三性之義也。文並可知。】


△二喻三無性止門。


「若知此免依巾似有。唯虗無實。無相性智亦復如是
除分別性。能知諸法依心似有。唯是虗狀無實相性也。若
知虗免之相唯是手巾。巾上之免有即非有。本來不
生。無性性智亦復如是除依他性。能知虗相唯是真心。心
所現相有即非有。自性無生也。若知手巾本來是有。
不將無免以為手巾。無性性智亦復如是除真實性。能知
淨心本性自有。不以二性之無為真實性。此即喻三
無性止門也。」


△三止觀合辨。


「是故若欲捨離世諦。當修止門入三無性。若欲不壞
緣起建立世諦。當修觀門解知三性。若不修觀門即
不知世諦所以緣起。若不修止門即不知真諦所以
常寂。若不修觀門便不知真即是俗。若不修止門即
不知俗即是真。以是義故。須依幻喻通達三性三無
性。」


【世諦謂十界假名差別建立。事造三千也。真諦謂
因緣生法空假即中。理具三千也。真則三諦俱真。
俗則三諦俱俗。真即是俗俗即是真。良繇非真非
俗所以雙照真俗。則三諦俱中。幻喻若此餘皆可
知。二正說幻喻竟。】
△三例結。


「如幻喻能通達三性三無性。其餘夢化影像水月陽
𦦨乾城餓鬼等喻。但是依實起虗。執虗為實者悉喻
[004-0624a]
三性。類以可知。若直以此等諸喻依實起虗故偏喻
依他性亦得也。但虗體是實即可喻真實性。虗隨執
轉即可喻分別性。是故此等諸喻通譬三性。解此喻
法次第無相。即可喻三無性也。」


【文中先例結。次若直以此等下。又將諸喻喻前文。
約依他辨三性之義也。例結中所依之實喻真實
性。所起之虗喻依他性。執虗為實喻分別性。三性
既爾。三無性義例此可知。次文中虗體是實以喻
在染之真。所謂淨分。虗隨執轉以喻習氣種子及
虗相果報。所謂染分也。】
△三約夢喻。


「又更分別夢喻以顯三性三無性。譬如凡夫慣習諸
法故。即於夢中心現諸法。依他性法亦復如是。由無
始巳來果時無明及以妄想熏習真實性故。真心依
熏現於虗相果報也。彼夢裏人為睡蓋所覆故。不能
自知巳身他身皆是夢心所作。即便執為實事。是故
夢裏自他種種受用得成。分別性法亦復如是。意識
為果時無明所迷故。不知自他咸是真心依熏所作。
便即妄執為實。是故自他種種受用得成也。是以經
言。是身如夢。為虗妄見。虗者即是依他性。妄者即是
分別性。此即緣起三性為觀門也。然此夢中所執為
實者。但是夢心之相。本無有實。分別性法亦復如是。
但是虗想從心所起。本來無實。即是無相性也。又彼
夢中虗相。有即非有。唯是夢心更無餘法。依他性法
亦復如是。自他虗相有即非有。唯是本識更無餘法。
[004-0624b]
即是無生性也。又彼夢心即是本時覺心。但由睡眠
因緣故名為夢心。夢心之外無別覺心可得。真實性
法亦復如是平等無二。但以無明染法熏習因緣故。
與染和合。名為本識。然實本識之外無別真心可得。
即是無性性法。此即除滅三性為止門也。以是喻故。
三性三無性即可顯了。此明止觀體狀中約染濁三
性以明止觀體狀竟。」


【上巳通舉夢等八喻。例如幻喻可知。今更分別。欲
令止觀轉明故也。先喻三性中不言真實性者。即
指能夢之心為真實性也。依此起於夢中所見諸
法。名依他性。夢中妄執為實。名分別性。三界無別
法。惟是一心作。不了惟心。妄計我法。深觀此喻寧
不冷然者哉。三止門喻在文可知。】
△二約清淨三
性三。初分科。二各釋。三通簡。今初。


「次明清淨三性中止觀體狀。就中亦有三番。一明分
別性中止觀體狀。二明依他性中止觀體狀。三明真
實性中止觀體狀。」


△二各釋三。初約分別性。二約依他性。三約真實
性。今初。


「第一分別性中止觀體狀者。謂知一切諸佛菩薩所
有色身。及以音聲大悲大願。依報眾具殊形。六道變
化施設。乃至金軀現滅舍利分頒。泥水雕圖表彰處
所。及以經教威儀住持等法。但能利益眾生者。當知
皆由大悲大願之熏。及以眾生機感之力。因緣具足
[004-0624c]
熏淨心故。心性依熏顯現斯事。是故唯是真性緣起
之能。道理即無實也。但諸眾生有無明妄想。故曲見
不虗。行者但能觀察。知此曲見執心是無明妄想者。
即名為觀。以知此見是迷妄故。強作心意觀知無實。
唯是自心所作。如是知故。實執止息即名為止。此是
分別性中從觀入止也。」


【先觀後止文並可知。住持三寶一切佛事。本皆真
性緣起之能。真性即清淨真實性。緣起即清淨依
他性也。但繇眾生不了妄計為實。故名為分別性
耳。既是無明妄想分別。復名為清淨者。以所緣境
是從大悲大願出生。能與眾生作增上緣。縱令不
了唯心。亦不增長結業故也。然欲入大乘門。必須
強作心意觀知無實。否則心外計法。永違出要矣。】


△二約依他性。


「第二依他性中止觀門者。謂因前止門故。此中即知
諸佛淨德唯心所作。虗權之相也。以不無虗相緣起
故。故得淨用圓顯。示酬曠劫之熏因。即復對緣攝化
故。故得澤霑細草。表起無邊之感力。斯乃淨心緣起
寂而常用者哉。作此解者名為觀門。依此觀門作方
便故。能知淨心所起自利利他之德。有即非有用而
常寂。如此解者名為止門。此止及觀應當雙行。前後
行之亦得。」


【利根者可以雙行。鈍根者前後亦得。義並可知。】

三約真實性。
[004-0625a]


「次明真實性中止觀門者。謂因前止行故。即知諸佛
淨德唯是一心。即名為觀。復知諸佛淨心是眾生淨
心。眾生淨心是諸佛淨心。無二無別。以無別故。即不
心外觀佛淨心。以不心外覓佛心故。分別自滅。妄心
既息。復知我心佛心本來一如。故名為止。此名真實
性中止觀門也。」


【義亦可知。或問。此與上文染濁三性止觀為先後
修耶。俱時修耶。有次第耶。不次第耶。須具修耶。不
須具修耶。答曰。亦有先後亦可俱時。亦次第亦不
次第。亦具修亦不具修。何以言之。前約染濁三性
修止觀。是觀身實相念自佛三昧也。後約清淨三
性修止觀。是觀佛實相念他佛三昧也。若惟念自
佛。則不須具修後三止觀。以染濁真實性中止行
若成。習氣既盡。體證真如。自於清淨三性三無性
法能通達故。若惟念他佛。則不須更修前三止觀。
以清淨真實性中止行若成。我心佛心平等一如。
不於染濁三性三無性法更生迷故。復次清淨分
別性中止觀。即是約唯心念應化佛。清淨依他性
中止觀。即是約唯心念法門佛。清淨真實性中止
觀。即是約唯心念實相佛。亦可名自他俱念。不惟
念他佛也。若泛論雙念自他佛者。則須具修二種
三性止觀法門。於中復有先後俱時次及不次四
義。言先後者。先約染濁分別性修。次約清淨分別
性修。然後染依他淨依他。染真實淨真實。一一次
[004-0625b]
第修之。不得越次也。言俱時者。具約十界分別性
修。次約十界依他性修。次約十界真實性修。則染
淨俱時無先後也。言次第者。如下斷得中辨。言不
次者。上云念念之中三番並學。亦可例云染淨齊
觀。又如下文所云位位俱行三止也。故知圓融行
布橫豎包羅。頓漸俱收利鈍悉被。法門之妙無以
加矣。】
△三通簡六。初簡寂用之相。二簡生佛之名。
三簡同異之義。四簡自他修益。五簡佛德實虗。六
簡常住生滅。初中二。初約以修顯性。二約稱性起
修。今初。


「上來清淨三性中。初第一性中從觀入止。復從此止
行入第二性中觀。復從此觀入止。復從此止入第三
性中觀。復從此觀入止。故得我心佛心平等一如。即
是一轍入修滿足。復以大悲方便。發心巳來熏習心
故。即於定中起用繁興。無事而不作。無相而不為。法
界大用無障無礙。即名出修也。用時寂。寂時用。即是
雙現前也。」


【一轍入修滿足。謂念佛三昧。始從應化。終至法身。
托外義成唯心觀。立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自性究
竟圓顯也。此為根本智大寂靜止門。復以大悲方
便熏習力故大用繁興。即是差別智。法界常然。大
用之門用寂寂用。說有先後體無先後。故名雙現
前也。】
△二約稱性起修。


「乃至即時凡夫亦得作如是寂用雙修。此義云何。謂
[004-0625c]
知一切法有即非有。即是用時常寂。非有而有不無
似法。即名寂時常用。是故色即是空非色滅空也。」


【色即是空。有即非有。法界法爾本性寂義也。非色
滅空。不無似法。法界法爾本性用義也。繇此性具
寂用。本自不前不後。故炤性成修。始從名字。終於
究竟。無時不雙現前。何俟成佛之後方名雙現前
哉。】
△二簡生佛之名。


「問曰。既言佛心眾生心無二無別。云何說有佛與眾
生之異名。答曰。心體是同。復有無障礙別性。以有別
性故。得受無始巳來我執熏習。以有熏力別故。心性
依熏現有別相。以約此我執之相故。說佛與眾生二
名之異也。」


【同不障別。別不礙同。故名無障礙別性。餘可知。】

三簡同異之義。


「問曰。諸佛既離我執。云何得有十方三世佛別也。答
曰。若離我執證得心體平等之時。實無十方三世之
異。但本在因地未離執時。各別發願。各修淨土。各化
眾生。如是等業差別不同熏於淨心。心性依別熏之
力故。現此十方三世諸佛依正二報相別。非謂真如
之體有此差別之相。以是義故。一切諸佛常同常別。
古今法爾。是故經言。文殊法常爾。法王唯一法。一切
無礙人。一道出生死。一切諸佛身。唯是一法身。此即
同異雙論。若一向唯同無別者。何故經言。一切諸佛
身。一切無礙人。若一向唯別不同者。何故經言。唯是
[004-0626a]
一法身。一道出生死。以是義故。真心雖復平等而復
具有差別之性。若解明鏡一質即具眾像之性者。則
不迷法界法門。」


△四簡自他修益又二。初明益。二釋疑。今初。


「問曰。真心有差別性故。佛及眾生各異不同。真心體
無二故。一切凡聖唯一法身者。亦應有別性故。他修
我不修。體是一故。他修我得道。答曰。有別義故。他修
非我修。體是一故。修不修平等。雖然。若解此體同之
義者。他所修德亦有益巳之能。是故經言。菩薩若知
諸佛所有功德即是巳功德者。是為奇特之法。又復
經言。與一切菩薩同一善根藏。是故行者當知。諸佛
菩薩二乘聖人凡夫天人等所作功德。皆是巳之功
德。是故應當隨喜。」


【答中先以修不修平等明體是一。所以破其他修
我得之執。次復勸修隨喜功德。若能於凡聖功德
深生隨喜。則他修我得之義亦成。蓋能解體同即
是妙慧。念念隨喜破嫉妒障即是妙行。慧行兩具
即非一向倚他覓道者矣。】
△二釋疑。


「問曰。若爾。一切凡夫皆應自然得道。答曰。若此真心
唯有同義者。可不須修行藉他得道。又亦即無自他
身相之別。真如既復有異性義故。得有自他之殊者。
寧須一向倚他覓道。但可自修功德。復知他之所修
即是巳德故。迭相助成。乃能殊勝速疾得道。何得全
倚他也。又復須知。若但自修。不知他之所修即是巳
[004-0626b]
有者。復不得他益。即如窮子不知父是巳父財是巳
財故。二十餘年受貧窮苦止宿草庵。則其義也。是故
藉因託緣速得成辨。若但獨求不假他者。止可但得
除糞之價。」


【答中先明不得全倚他修。次明必須知他即巳。文
義可知。然此自他修益須約四句。一者惟求於自
不假於他則成二乘。以不達自他同體故。二者惟
倚於他不求於自則成人天。亦不知自他同體故。
三者自既不修亦不求他則常在三塗。以因緣俱
沒故。四者知他即自深生隨喜則速成佛道。以藉
因託緣故。】
△五簡佛德實虗又二。初示德相。二簡
實虗。今初。


「問曰。上言諸佛淨德者有幾種。答曰。略言有其二種。
一者自利。二者利他。自利之中復有三種。一者法身。
二者報身。三者淨土。利他之中復有二種。一者順化。
二者違化。順化之中有其二種。一者應身及摩㝹摩
化身。二者淨土及雜染土。此是諸佛淨德。」


【法報二身約能依言。淨土約所依言。理實能所不
二。為令眾生得四益故分別言之。法身者所顯自
性清淨理體也。報身者所成一心三智四智及常
樂我淨無量功德法聚也。淨土者所依理智功德
之性即是三德秘藏也。順化現佛身。違化現雜趣
身。應身有勝有劣。勝依淨土。劣依襍染。摩㝹摩亦
云摩奴末那。此翻意生身。又翻意成身也。】
△二簡
[004-0626c]
實虗又二。初約修正簡。二約性例簡。今初。


「問曰。利他之德對緣施設。權現巧便可言無實。唯是
虗相有即非有。自利之德即是法報二身圓覺大智。
顯理而成常樂我淨。云何說言有即非有。答曰。自利
之德實是常樂我淨不遷不變。正以顯理而成故。故
得如是。復正以顯理而成故。即是心性緣起之用。然
用無別用。用全是心。心無別心。心全是用。是故以體
體用有即非有。唯是一心而不廢常用。以用用體非
有即有。熾然法界而不妨常寂。寂即是用名為觀門。
用即是寂名為止行。此即一體雙行。但為令學者泯
相入寂故。所以先後別說止觀之異。非謂佛德有其
遷變。」


【顯理而成則全體是理。故得名有。復以顯理而成
則成無別成元只是理。故即非有也。但眾生無始
以來執有情重。今欲令學者泯相入寂。故先說止
後說觀耳。本自一體雙行。何嘗有遷變哉。】
△二約
性例簡。


「又復色即是空名之為止。空非滅色目之為觀。世法
尚爾。何況佛德而不得常用常寂者哉。」


【世間色法尚自即止即觀。法爾性具寂用之理。何
況佛德乃稱性成修全修顯性者。豈令寂用有異
體哉。約寂則有而非有。約用則非有而有。夫復何
疑。】
△六簡常住生滅。


「問曰。佛德有即非有。不妨常住者。眾生亦有即非有。
[004-0627a]
應不妨不滅。答曰。佛德即理顯以成順用故。所以常
住。眾生即理隱以成違用故。所以生滅。常住之德雖
有即非有。而復非有而有。故不妨常住。生滅之用亦
雖有即非有。而復非有而有。故不妨生滅也。此約清
淨三性以明止觀體狀竟。」


【止觀體狀中總標及別釋竟。】
△三總結。


「第三番體狀竟也。」


【或問。此止觀體狀與十乘觀法為同為異。答曰。十
乘觀法兼被三根。今此法門為上根說。故云上根
惟用一。中根二之七。下根具用十。夫即分別性而
入依他。即依他性而入真實。即三性而入三無性。
即三無性而不壞三性緣起。正所謂第一觀不思
議境也。雖不具明餘之九法。而一法中即具十法。
何以言之。最初文云。善哉佛子乃能發是無上之
心。豈非真正發菩提心。番番止觀。豈非善巧安心。
三性無性。豈非破法皆徧。止能知俗即真。觀能知
真即俗。豈非善識通塞。又三性止觀即是無作四
念處慧。從此滅二世惡生二世善。出生神足根力
覺道。豈非道品調適。下文歷事止觀。豈非對治助
開。除障得益差別不同。豈非次位。彊心修之。豈非
安忍。佛果為期。豈非離似道愛也。】
△四明止觀斷
得三。初標科。二各釋。三總辨。今初。


「次明第四止觀除障得益。就中復有三門分別。一約
分別性以明除障得益。二約依他性以明除障得益。
[004-0627b]
三約真實性以明除障得益。」


△二各釋三。初約分別性三約真實性。初中二。
初明觀行斷得。二明止行斷得。初又三。初正明。二
喻顯。三法合。今初。


「初明分別性中所除障者。謂能解不知境虗執實之
心是無明妄想故。即是觀行成。以觀成故。能除無明
妄想上迷妄。何謂迷妄之上迷妄。謂不知迷妄是迷
妄。即是迷也。以迷故。即執為非迷。復是妄想。此一重
迷妄。因前一重上起。故名迷妄之上迷妄也。是故行
者雖未能除不了境虗執實之心。但能識知此心是
癡妄者。即是能除癡妄之上迷妄也。此是除障。以除
障故堪能進修止行。即是得益。」


【除迷妄之上迷妄即是斷。堪修止行即是得。此從
名字初起觀行也。文並可知。】
△二喻顯。


「又此迷妄之上迷妄。更以喻顯。如人迷東為西。即是
妄執。此是一重迷妄也。他人語言。汝今迷妄謂東為
西。此人猶作是念。我所見者非是迷妄。以不知故。執
為非迷者。復為妄想。此即迷妄之上重生迷妄。此人
有何過失。謂有背家浪走之過。若此人雖未醒悟。但
用他語。信知此心是迷妄者。即無迷妄之上迷妄。此
人得何利益。謂雖復迷妄未醒。而得有向家之益。」


△三法合。


「雖未證知諸法是虗。但能知境虗是無明。執實是妄
想者。即常不信巳之所執。堪能進修止行。漸趣涅槃。
[004-0627c]
若都不知此者。即當隨流苦海。增長三毒。背失涅槃
寂靜之舍也。此明分別性中觀行斷得之義。」


【能知境虗是無明。應云能知不了境虗是無明。文
缺不了二字。義須補也。漸趣涅槃。合上向家之益。
增長三毒。追合上浪走之過。餘可知。】
△二明止行
斷得。


「所言分別性中止行除障得益者。謂依彼觀行作方
便故。能知諸法本來無實。實執止故。即是能除果時
迷事無明及以妄想也。復於貪瞋漸巳微薄。雖有罪
垢不為業繫。設受苦痛。解苦無苦即是除障。復依此
止即能成就依他性中觀行故。無塵智用隨心行故。
即是得益。此明分別性中止行除障得益。」


【除果時迷事無明。即斷緣生中癡。及除妄想。即總
斷三界見惑也。貪瞋漸巳微薄。謂但有潤生惑。無
發業惑。雖未永斷生緣。巳與執實者逈然不同。堪
起無塵智用矣。】
△二約依他性二。初明觀行斷得。
二明止行斷得。今初。


「次明依他性中止觀斷得者。初明觀門。此觀門者與
分別性中止門不異而少有別義。此云何也。謂彼中
止門者必緣一切法是虗。故能遣無明。無明滅故。執
實妄心即止。然此緣虗之遣。即此依他性中觀門更
無異法。是故彼止若成。此觀亦就。但彼由緣虗故能
滅實執。故名為止。此即由知無實故。便解諸法是虗。
因緣集起不無心相。故名為觀。彼以滅實破執為宗。
[004-0628a]
此以立虗緣起為旨。故有別也。以是義故。除障義同。
得益稍別。別者是何。謂依此觀方便進修。堪入依他
性止門。又復分或如幻化等三昧。故言得益。此是依
他性中觀行斷得也。」


【滅實破執是從假入空。立虗緣起是從空入假。故
得分成如幻化等三昧也。餘可知。】
△二明止行斷
得二。初正明。二料簡。今初。


「所言依他性中止門除障得益者。謂依有觀行作方
便故。能知一切虗相唯是一心為體。是故虗相有即
非有。如此解故。能滅虗相之執。故名為止。以此止故。
能除果時迷理無明及以虗相。又復無明住地漸巳
損薄。即名除障。又得成就如幻化等三昧。又無生智
用現前。復即成就真實性中觀行。即名得益。」


【果時迷理無明及以虗相。謂見思習氣及界內塵
沙也。無生智用謂道種智。餘可知。】
△二料簡。


「問曰。觀門之中亦成就如幻化等三昧。此止門中亦
成就如幻化等三昧。有何別也。答曰。觀中分得。此中
成就。又復觀中知法緣起如幻化。此中知法緣起即
寂亦如幻化。故有別也。此明依他性中止行除障得
益。」


【知法緣起如幻。伹是從空入假。知法緣起即寂如
幻。則雙遮二邊亦得雙炤矣。】
△三約真實性二。初
明觀行斷得。二明止行斷得。初中二。初正明。二料
簡。今初。
[004-0628b]


「次明真實性中止觀除障得益者。初明觀門。此觀門
者。初與依他性中止門無異而少有別義故。云何也。
謂彼止門必緣一切法唯心所作。有即非有體是一
心。是故得滅虗相之執。然此能知諸法唯一心之體。
即是此中觀門更無異法。是以彼止若成。此觀即就。
不相離也。然彼雖緣一心。但以滅相為宗。此中雖知
虗相非有。但以立心為旨。故有別也。是故除障義同。
得益稍別。別義是何。謂依此觀作方便故。堪能勝進
入止門也。」


【滅相為宗是遮二邊。立心為旨正顯中道也。】
△二
料簡。


「問曰。唯心所作與唯是一心。為一為異。答曰。唯心所
作者。謂依心起於諸法非有而有。即是從體起相證
也。唯是一心者。謂知彼所起之相有即非有體是一
心。即是滅相入實證也。此明真實性中觀行斷得也。」


【從體起相仍是幻有。滅相入實乃歸中道矣。】
△二
明止行斷得。


「所言止行除障得益者。謂依前觀行作方便故。知彼
一心之體不可分別。從本巳來常自寂靜。作此解故
念動息滅。即名為止。以此止行能滅無明住地及妄
想習氣。即名除障。大覺現前具足佛力。即名得益。此
明真實性中止行除障得益也。」


【止觀斷得中標科及各釋竟。】
△三總辨四。初辨除
障之義。二辨熏心之由。三辨位地之相。四結略總
[004-0628c]
明。今初。


「問曰。除障之時為歒對除。為智解熏除。答曰。不得敵
對相除。所以者何。以惑心在時未有其解。解若起時
惑先巳滅。前後不相見故。不得歒對相除。如是。雖由
一念解心起故惑用不起。然其本識之中惑染種子
仍在未滅故。解心一念滅時還起惑用。如是解惑念
念迭興之時。解用漸漸熏心。增益解性之力。以成解
用種子。即彼解用熏成種子之時。即能熏彼惑染種
子分分損減。如似以香熏於臭衣。香氣分分著衣之
時。臭氣分分而滅。惑種亦爾。解種分成。惑即分滅也。
以惑種分分滅故。惑用漸弱。解種分分增故。解用轉
彊。如是除也。非如小乘說敵對除。但有語無義。然彼
小乘亦還熏除而不知此道理也。」


【答中文分為四。初直明不得敵對相除。以解惑不
同時故。次恐難云。既說解時無惑。何故解者仍未
斷惑盡耶。今釋之曰。以其惑種仍在故。解滅時還
起惑用也。三恐疑云。既解惑迭興。如何得以解除
惑。今釋之曰。解用漸漸熏心令成解種。故能損滅
惑種。喻如香熏臭衣也。四恐疑云。既是分分熏除。
何故小乘說敵對除彼亦能斷惑耶。今釋之曰。小
乘亦是熏除。彼自不達。故妄計為敵對除耳。解惑
無敵對理。故伹有語無義也。】
△二辨熏心之由。


「問曰。解熏心時。為見淨心故得熏心。為更有所由得
熏心。答曰。一切解惑之用。皆依一心而起。以是義故。
[004-0629a]
解惑之用悉不離心。以不離心故。起用之時即自熏
心。更無所由。如似波浪之用不離水故。波動之時即
動水體。是以前波之動動於水故。更起後波也。解惑
之熏亦復如是。類此可知。」


【解熏心時亦非見於淨心。亦非更有所由。以淨心
非可見相故。以心外更無他法可由故。但解惑皆
依心起。還熏於心。譬如依水起波還動於水耳。】

三辨位地之相。


「問曰。此三性止觀為有位地。為無位地。答曰。不定。若
就一相而言。十解分別性中止行成。十迴向依他性
中止行成。佛果滿足真實性中止行成。若更一解。地
前分別性中止行成。地上依他性中止行成。佛果真
實性中止行成。又復地前隨分具三性止行。地上亦
具三性止行。佛地三性止行究竟滿足。又復位位行
行俱行三止。即時凡夫始發心者亦俱行三性止行。
但明昧有殊。託法無別也。」


【以三性止觀對菩薩位地。有豎有橫有收有簡。故
不定也。初就一相而言。即約豎論。十解謂別十住。
以永斷見思惑故。十迴向謂別十向。亦圓十信。以
永斷塵沙兼伏無明惑故。佛果謂別地圓住皆名
分證。佛果至究竟位名為滿足。以永斷無明惑故。
次更一解者。豎而兼橫。地前為緣修故。染淨二種
分別性止行成。地上為真修故。染淨二種依他性
止行成。佛果為滿證故。染淨二種真實性止行成。
[004-0629b]
次又復地前等。橫而兼豎。蓋只依他一性便具三
性。所以修止觀者亦必通修。但地前名隨分具。以
無明伏而未斷故。地上名具。以三惑俱斷三德現
前故。佛地名究竟滿足。以分別止行究竟滿足成
應身解脫德。依他止行究竟滿足成報身般若德。
真實止行究竟滿足成如如法身德故。次又復位
位等。非豎非橫亦橫亦豎。初從名字位中了知現
前一念介爾之心。及十界十如權實諸法。隨見有
一法當情。悉是分別性法。此法當體無實。即是依
他性法。依他亦復無性。但是法界實相。即為真實
性法。故始發心時便得俱行三止。但觀行位中尚
昧。相似位中則明。相似位中尚昧。分證位中愈明。
分證位中猶帶昧相。究竟位中方為極明。然從始
至終無不以三性法為所觀境。故言托法無別也。】


△四結略總明。


「又復總明三性止觀除障得益。謂三性止行成故離
凡夫行。三性觀行成故離聲聞行。此名除障。三性止
行成故得寂滅樂為自利。三性觀行成故緣起作用
為利他。此為得益。斯辨第四止觀斷得竟。」


【或問。止成離凡夫行。秪是入空意耳。觀成離聲聞
行。秪是出假意耳。蓋在通別之間。而釋為圓頓。不
太甚乎。答曰。若但約染濁分別性論止觀者。可得
但是通教。若但約分別依他二性論止觀者。可得
是別接通。若但約染濁三性次第論止觀者。可得
[004-0629c]
但是別教。今既具約染淨二種三性。又具論次與
不次二種修法。又一一性中皆是先觀後止。不是
先止後觀。又即時凡夫亦得雙修止觀。安得非圓
頓耶。須知凡夫聲聞皆有界內界外之殊。分段生
死界內凡夫行也。變易生死界外凡夫行也。滯於
但空界內聲聞行也。滯於但中界外聲聞行也。是
故經云。有聲聞乘聲聞。有聲聞乘緣覺。有聲聞乘
菩薩。有緣覺乘聲聞。有緣覺乘緣覺。有緣覺乘菩
薩。有菩薩乘聲聞。有菩薩乘緣覺。有菩薩乘菩薩。
智者大師釋之謂。初三即藏教三乘。次三即通教
三乘。次三即別教地前及地上也。今之行人。初心
便行三止三觀。便離凡夫及聲聞行。所謂圓五品
位。圓伏五住煩惱。雖是肉眼即名佛眼。巳超別教
十迴向矣。須知上文四番約位。正意秪在第四非
橫非豎論橫豎耳。】
△五明止觀作用三。初正明。二
偈頌。三結。初中三。初備顯作用。二重明所依。三再
示方便。初又四。初剋證全體大用作用。二明雙遮
雙炤作用。三明離過具德作用。四明融即離微作
用。今初。


「次明第五止觀作用者。謂止行成故。體證淨心。理融
無二之性。與諸眾生圓同一相之身。三寶於是混爾
無三。二諦自斯莽然不二。怕兮凝湛。淵渟恬然。澄明
內寂。用無用相。動無動相。蓋以一切法本來平等故。
心性法爾故。此則甚深法性之體也。謂觀行成故。淨
[004-0630a]
心體顯法界無礙之用。自然出生一切染淨之能。興
大供具滿無邊剎。奉獻三寶惠施四生。及以吸風藏
火放光動地。引短促長合多離一。殊形六道分響十
方。五通示現三輪顯化。乃至上生色界之頂。下居兜
率之天。託影於智幻之門。通靈於方便之道。揮二手
以表獨尊。蹈七步而彰唯極。端坐瓊臺。思惟寶樹。高
耀普眼於六天之宮。徧轉圓音於十方之國。蓮華藏
海帝網以開張。娑婆襍土星羅而布列。乃使同形異
見一唱殊聞。外色眾彰殊光亂彩。故有五山永耀八
樹潛輝。玉質常存權形取滅。斯盡大悲大願熏習力
故。一切法法爾。一心作故。即是甚深緣起之用也。」


【繇止行成尅證全體。繇觀行成能興大用。此總明
作用之大端也。能證三諦之智名為佛寶。所證三
性之理名為法寶。理外無智智外無理名為僧寶。
故混爾無三也。分別依他二性名俗諦。真實之性
名真諦。又三性俱名俗諦。三性無性名真諦。又三
性三無性名言建立俱名俗諦。三性三無性本惟
一心名真諦。故莽然不二也。餘可知。】
△二明雙遮
雙炤作用。


「又止行成故。其心平等不住生死。觀行成故。德用緣
起不入涅槃。又止行成故住大涅槃。觀行成故處於
生死。」


【不住不入是雙遮。能住能處是雙炤也。】
△三明離
過具德作用。
[004-0630b]


「又止行成故不為世染。觀行成故不為寂滯。又止行
成故即用而常寂。觀行成故即寂而常用。」


【不染不滯是離過。用寂寂用是具德也。】
△四明融
即離微作用。


「又止行成故知生死即是涅槃。觀行成故知涅槃即
是生死。又止行成故知生死及涅槃二俱不可得。觀
行成故知流轉即生死不轉是涅槃。」


【諸法從本來。常自寂滅相。不復更滅故。生死即是
涅槃。二乘所證涅槃仍是真常流注故。即是變易
生死。此對待論融即也。二種生死元無生死之相。
如舉波即水。故生死即是涅槃三德。涅槃亦無涅
槃之相。如全水在波。故涅槃即是生死。此絕待論
融即也。隨緣常不變。故生死涅槃二俱平等。無有
一相可得。所謂其入離也。不變常隨緣故。隨流轉
緣名為生死。隨不轉緣名為涅槃。所謂其出微也。
初備顯作用竟。】
△二重明所依。


「問曰。菩薩即寂興用之時。三性之中依於何性而得
成立。答曰。菩薩依依他性道理故。能得即寂興用。兼
以餘性助成化道。此義云何。謂雖知諸法有即非有。
而復即知不妨非有而有。不無似法顯現。何以故。以
緣起之法法爾故。是故菩薩常在三昧而得起心憫
念眾生。然復依分別性觀門故。知一切眾生受大苦
惱。依依他性觀門故。從心出生攝化之用。依真實性
觀門故。知一切眾生與巳同體。依分別性止門故。知
[004-0630c]
一切眾生可除染得淨。依依他性止門故。不見能度
所度之相。依真實性止門故。自身他身本來常住大
般涅槃。」


【答中先標二義。次別釋成。謂雖知諸法下。釋依依
他性道理也。然後依分別下。釋餘性助成化道也。】


△三再示方便。


「又若初行菩薩欲有所作。先須發願。次入止門。即從
止起觀。然後隨心所作即成。何故須先發願。謂指尅
所求請勝力加故。復何須入止。謂欲知諸法悉非有
故。是故於一切有礙之法隨念即通。何故。即從止起
觀。謂欲知一切法皆從心作故。是故於一切法有所
建立隨念即成也。若久行菩薩即不如是。但發意欲
作隨念即成也。諸佛如來復不如是。但不緣而照。不
慮而知。隨機感所應見聞。不發意而事自成也。譬如
摩尼無心欲益於世。而隨前感雨寶差別。如來亦爾。
隨所施為不作心意。而與所益相應。此蓋由三大阿
僧祇劫熏習淳熟故得如是。更無異法也。」


【先明初行方便。次明久行及佛之不同。然非因初
行安有久行。非有久行安得成佛。故知欲成佛者
須學初行之方便矣。】
△二偈頌三。初頌理諦。二頌
觀法。三頌勸修。今初。


「心性自清淨。諸法唯一心。此心即眾生。此心菩薩佛。
生死亦是心。涅槃亦是心。一心而作二。二還無二相。
一心如大海。其性恒一味。而具種種義。是無窮法藏。」
[004-0631a]


【初一句總頌真體。次一句攝事歸理。無一法而非
全心也。次四句全理成事。無一法之全理不還具
眾生佛菩薩生死涅槃種種法也。一心作二即不
變常隨緣義。二無二相即隨緣常不變義。海喻可
知。】
△二頌觀法三。初法說。二喻說。三合結。今初。


「是故諸行者。應當一切時。觀察自身心。知悉由染業。
熏藏心故起。既知如來藏。依熏作世法。應解眾生體。
悉是如來藏。復念真藏心。隨熏作世法。若以淨業熏。
藏必作佛果。」


【觀察自身心。謂約染濁分別性修止觀也。知悉由
染業熏藏心故起。是約染濁依他性修止觀也。應
解眾生體悉是如來藏。是約染濁真實性修止觀
也。復念真藏性等四句。是以染例淨。即約清淨三
性修止觀也。又如來藏依熏作世法。是知不變常
隨緣也。眾生體悉是如來藏。是解隨緣常不變也。
世法既爾佛果例然。約性則一真平等。約修則因
滿果圓。所以必須依止一心勤行妙止觀也。】
△二
喻說。


「譬如見金蛇。知是打金作。即解於蛇體。純是調柔金。
復念金隨匠。得作蛇蟲形。即知蛇體金。隨匠成佛像。」


【蛇喻染濁分別性。打喻染濁依他性。蛇體純是調
柔金。即喻染濁真實性。又打金作蛇喻不變隨緣。
蛇體純金喻隨緣不變也。蛇體金喻現前一念心
性。匠喻止觀法門。成佛像喻成出障淨法身也。】

[004-0631b]
三合結。


「藏心如真金。具足違順性。能隨染淨業。顯現凡聖果。」


【金可為蛇為像。即是具足蛇像二性。故能隨匠打
作蛇像。藏心亦爾。本具違順二性。故能隨染淨二
業顯現凡聖二果。然正為蛇時像性仍在。故可轉
蛇作像。則知正在染時淨性仍在。故可轉凡成聖
也。蛇像非佛像。故須修證。佛金即蛇金。故常平等。
彼執性廢修。執修昧性者。安知常同常別法界法
門哉。二頌觀法竟。】
△三頌勸修。


「以是因緣故。速習無漏業。熏於清淨心。疾成平等德。
是故於即時。莫輕御自身。亦勿賤於他。終俱成佛故。」


【淨心為因。淨業為緣。因必藉緣。故須速習無漏業
緣。熏於清淨心之真因。令成本來平等之妙德也。
我心既即佛性。安可輕御。御者用也。一切眾生皆
有佛性。安可賤他。既不自輕亦不賤他。是名平等
佛德。】
△三結。


「此明止觀作用竟。上來總明五番建立止觀道理訖。」


【巳上第二大科廣作分別竟。】
△三歷事指點三。初
明禮佛時止觀。二明食時止觀。三明便利時止觀。
初中三。初觀門。二止門。三雙行。初又二。初實事觀。
二假想觀。初又三。初法。二喻。三合。今初。


「凡禮佛之法亦有止觀二門。所言觀門禮佛者。當知
十方三世一切諸佛。悉與我身同一淨心為體。但以
諸佛修習淨業熏心故。得成淨果。差別顯現。徧滿十
[004-0631c]
方三世。然一一佛皆具一切種智。是正徧知海。是大
慈悲海。念念之中盡知一切眾生心心數法。盡欲救
度一切眾生。一佛既爾。一切諸佛皆悉如是。是故行
者若供養時。若禮拜時。若讚歎時。若懺悔時。若勸請
時。若隨喜時。若迴向時。若發願時。常作是念。一切諸
佛悉知我供養。悉受我供養。乃至知我發願。」


【此依法性及與佛德稱實而觀。行願品所謂起深
信解如對目前者也。】
△二喻。


「猶如生盲之人於大眾中行種種惠施。雖不見大眾
諸人。而知諸人皆悉見巳所作。受巳所施。與有目者
行施無異。」


【無始無明未破。喻如生盲。然能作此信解。則功德
與菩薩等矣。】
△三合。


「行者亦爾。雖不見諸佛。而知諸佛皆悉見巳所作。受
我懺悔。受我供養。如此解時。即時現前供養。與實見
諸佛供養者等無有異也。何以故。以觀見佛心故。佛
心者大慈悲是也。」


【雖不見諸佛而見諸佛大慈悲心。所謂雖是肉眼
名為佛眼也。】
△二假想觀二。初佛身觀。二供具觀。
初中二。初直示。二釋疑。今初。


「又若能想作一佛身相嚴好。乃至能得想作無量諸
佛。一一佛前皆見巳身供養禮拜者。亦是現前供養。
何以故。以是心作佛。是心是佛故。」


【是心作佛者。能作他方應佛。能作自巳果佛也。是
[004-0632a]
心是佛者。心即他方應佛。心即自巳果佛也。又是
心作佛故非自然。是心是佛故非因緣。即中之空
假名佛。能破三惑。能立三法。故能感他佛。三身圓
應能成我心。三身當果即空假之中名是。則全惑
即智。全障即德。故心是應佛。心是果佛也。又始學
名作。終成即是佛。又諸佛法身與巳同體。現觀佛
時。心中現者即是諸佛法身之體。名心是佛。望巳
當果繇觀而成。名心作佛。若欲悉知。具如妙宗鈔。】


△二釋疑二。初明假想非妄。二明感應俱成。初中
三。初直明非妄。二遠勝二乘。三徑齊菩薩。今初。


「問曰。前之一番供養。實有道理可與現前供養無異。
此後一番想作佛身者則無道理。何以故。以實不見
佛身。假想作見即是妄想相故。答曰。佛在世時。所有
眾生現前所見佛者。亦是眾生自心作也。是故經言。
心造諸如來。以是義故。即時心想作佛。則與彼現前
見佛一也。」


△二遠勝二乘。


「又復乃勝二乘現見佛者。何以故。以彼二乘所見之
佛實從心作。由無明故。妄想曲見謂從外來。非是心
作。故即是顛倒。不稱心性緣起之義。是故經言。聲聞
曲見。又復經言。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所言如來
者。即是真如淨心依熏緣起果報顯現。故名如來。彼
謂心外異來。故言不能見也。我今所見諸佛。雖是想
心所作。伹即能知由我想念熏真心故。心中現此諸
[004-0632b]
佛。是故所見之佛不在心外。唯是真心之相。有即非
有非有即有。不壞真寂不壞緣起。是故勝彼二乘現
前見也。」


【二乘不達唯心。此達唯心。一勝也。二乘入寂便壞
緣起。此則不壞緣起。二勝也。】
△三徑齊菩薩。


「又若我以想心熏真心故。真心性起顯現諸佛。而言
是妄想者。道場會眾皆以見佛之業熏真心故。盧舍
那佛在於真心中現。彼諸菩薩亦是妄想。若彼菩薩
所見之佛實從心起。見時即知不從外來。非是妄想
者。我今所見諸佛亦從心起。亦知不從外來。何為言
是妄想。又復彼諸菩薩所修見佛之業。悉是心作。還
熏於心。我今念佛之想。亦是心作。還熏於心。彼此即
齊。是故彼若非妄。我即真實。」


【初明假想非妄竟。】
△二明感應俱成四。初重明同
體心性。二明依想得見真佛。三生佛互論熏心。四
結成感應不二。今初。


「問曰。若一切諸佛唯由眾生自心所作者。即無有實
佛出世。答曰。不妨一切諸佛出世而即是眾生自心
所作。何以故。謂由一切諸佛一切眾生同一淨心為
體故。然此淨心全體唯作一眾生。而即不妨全體復
作一切凡聖。如一眾生是淨心全體所作。其餘一一
凡聖悉皆如是。一時一體不相妨礙。是故若偏據一
人以論心者。此人之體即能作一切凡聖。如藏體一
異中釋此義也。由此義故。一切諸佛唯是我心所作。
[004-0632c]
但由共相不共相識義故。雖是我心能作諸佛。而有
見不見之理。如共相不共相識中具明。」


【眾生自心所作即是實佛。實佛即是眾生自心所
作。以一切諸佛一切眾生同一淨心為體故。若達
前文藏體一異之義。則不計實佛在我心外。若達
共相不共相識之義。則不疑眾生有見有不見矣。】


△二明依想得見真佛。


「以是義故。若能方便假想者。此想即熏真心。與諸佛
悲智之熏相應故。於真心中顯現諸佛。自得見之。此
所現之佛。以我假想見佛之業與佛利他之業相應。
熏心起故。此佛即是我共相識也。是共相識故。即是
真實出世之佛為我所見。若無見佛之業與佛利他
之德相應熏心者。一切諸佛雖是我淨心所作。而我
常不得見佛。」


【假想為能感。悲智為能應。感於眾生心內諸佛。故
心外無佛。應於諸佛心內眾生。故佛出是真也。】

三生佛互論熏心。


「是故。若偏據諸佛以論淨心。即諸佛淨心作一切眾
生。但佛有慈悲智力熏心。故得見一切眾生。若偏據
眾生以論淨心。即眾生淨心作一切諸佛。但眾生有
見佛之業熏心。故得見一切諸佛。」


【佛為法界。故無佛心外之眾生。生為法界。故無眾
生心外之佛。自熏自見。復何疑哉。】
△四結成感應
不二。
[004-0633a]


「是故假想熏心者。即心中諸佛顯現。可見所見之佛。
則是真實出世之佛。若不解此義故。謂釋迦如來是
心外實佛。心想作者是妄想作佛。如是執者。雖見釋
迦如來亦不識也。」


【假想為能感。實佛為能應。所感實佛既不在眾生
心外。所應眾生又豈在釋迦心外。是謂感應不二
也。若曲計釋迦實在心外。所想不是真佛者。是人
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矣。巳上佛身觀竟。】
△二供具
觀。


「又復行者既如是知一切諸佛是心所作故。當知身
及供具亦從定心出生。以是義故。當想自身心。猶如
香藏王。身諸毛孔內。流出香煙雲。其雲難思議。充滿
十方剎。各於諸佛前。成大香樓閣。其香樓閣內。無量
香天子。手執殊妙香。供養諸最勝。或復想自身。徧滿
十方國。身數等諸佛。親侍於如來。彼諸一一身。猶如
大梵王。色相最殊妙。五體禮尊足。知身及供具。悉是
一心為。不生妄想執。謂為心外有。復知諸菩薩。所有
諸供具。悉施諸眾生。令供養諸佛。是故彼供具。即是
我巳有。知是巳有故。持供諸如來。以巳心作物。及施
他巳者。復迴施眾生。供獻諸最勝。深入緣起觀。乃能
為此事。此觀門禮佛。」


【文有八段。初又復行者下。既知是心作佛。便可從
心作身及供具也。二當想自身心下三偈。是想所
供周徧。三或復想自身下二偈。是想能供周徧。四
[004-0633b]
知身及供具一偈。是止觀雙行。五復知諸菩薩下
二偈。是自他不二。六以巳心作物一偈。是善巧迴
向。七深入緣起觀二句。是結歎功能。八此觀門禮
佛句。乃總結前文也。】
△二止門。


「止門禮佛者。當知一切諸佛及以巳身一切供具。皆
從心作。有即非有。唯是一心。亦不得取於一心之相。
何以故。以心外無法能取此心相故。若有能取所取
者即是虗妄。自體非有。如是禮者即名止門。」


【皆從心作即無相性。有即非有即無生性。唯是一
心即無性性。亦不取於一心之相即無真性也。】

三雙行。


「復不得以此止行故便廢息觀行。應當止觀雙行。所
謂雖知佛身我身及諸供具體唯一心。而即從心出
生緣起之用熾然供養。雖復熾然供養。而復即知有
即非有唯是一心平等無念。是故經言。供養於十方。
無量億如來。諸佛及巳身。無有分別相。此是止觀雙
行也。」


【初明禮佛時止觀竟。】
△二明食時止觀二。初觀門。
二止門。初中二。初普供觀。二除貪觀。初又二。初轉
粗作妙觀。二轉少為多觀。今初。


「凡食時亦有止觀兩門。所言觀者。初得食時。為供養
佛故。即當念於此食是我心作。我今應當變此疎食
之相以為上味。何以故。以知諸法本從心生。還從心
轉故。作是念巳。即想所持之器以為七寶之鉢。其中
[004-0633c]
飲食想為天上上味。或作甘露。或為粳糧。或作石蜜。
或為酥酪。種種勝膳等。作此想巳。然後持此所想之
食施與一切眾生。共供養三寶四生等食之。當念一
切諸佛及賢聖。悉知我等作此供養。悉受我等如是
供養。作此供養巳然後食之。是故經言。以一食施一
切。供養諸佛及諸賢聖。然後可食。問曰。既施與三寶
竟。何為得自食。答曰。當施一切眾生共供養三寶時。
即兼共施眾生食之。我此身中八萬戶蟲即是眾生
之數故。是故得自食之。令蟲安樂。不自為巳。」


△二轉少為多觀。


「又復想一鉢之食。一一米粒復成一鉢上味飲食。於
彼一切鉢中。一一粒米復成一鉢上味飲食。如是展
轉出生滿十方世界。悉是寶鉢成滿上味飲食。作此
想巳。持此所想之食施與一切眾生。令供養三寶四
生等。作此想巳然後自食。令巳身中諸蟲飽滿。」


【普供觀竟。】
△二除貪觀。


「若為除貪味之時。雖得好食。當想作種種不淨之物
食之。而當知此好惡之食悉是心作。虗相無實。何故
得知。以向者鉢中好食我作不淨之想。看之即唯見
不淨。即都不見淨故。將知本時淨食亦復如是。是心
所作。此是觀門。」


△二止門。


「止門喫食者。當觀所食之味。及行食之人。能食之口。
別味之舌等。一一觀之。各知從心作故。唯是心相。有
[004-0634a]
即非有。體唯一心。亦不得取於一心之相。何以故。以
心外無法能取此心相故。若有能取所取者。即是虗
妄。自體非有。此名止門。」


【配上三性止門。如文可知。二明食時止觀竟。】
△三
明便利時止觀二。初正明。二釋疑。初中二。初觀門。
二止門。今初。


「凡大小便利亦有止觀。所言觀者。當於穢處作是念
言。此等不淨悉是心作。有即非有。我今應當變此不
淨令作清淨。即想此穢處作寶池寶渠。滿中清淨香
水。或滿酥酪。自想巳身作七寶身。所棄便利即香乳
酥蜜等。作此想巳持施一切眾生。即復知此淨相唯
是心作。虗相無實。是名觀門。」


【此等不淨悉是心作。分別本空也。有即非有。依他
無性也。變作清淨。清淨分別性觀也。淨相唯心。清
淨依他性觀也。虗相無實。清淨真實性觀也。】
△二
止門。


「所言止門者。知此不淨之處。及身所棄不淨之物。唯
是過去惡業熏心。故現此不淨之相可見。然此心相
有即非有。唯是一心。平等無念。即名止門。」


【觀則轉染濁性為清淨性。止則但除染濁三性入
三無性也。惡業熏心故現不淨。然此心相有即非
有。除分別性入無相性也。唯是一心。除依他性入
無生性也。平等無念。除真實性入無性性也。】
△二
釋疑二。初正釋所疑。二例通諸法。今初。
[004-0634b]


「問曰。上來所有淨不淨法。雖是心作。皆由過去業熏
所起。何得現世假想變之即從心轉。答曰。心體具足
一切法性而非緣不起。是故溷中穢相由過業而得
現。寶池酥酪無往緣而不發。若能加心淨想。即是寶
池酥酪之業熏心。故淨相得生。厭惡之心。空觀之心。
即是除滅不淨之緣。淨熏心故。穢相隨滅。此蓋過去
之業定能熏心起相。現世之功亦得熏心顯妙用也。」


【加心淨想。指上觀門。厭惡之心。指上止門。空觀之
心。雙指二門。真實性中止觀。所謂虗相無實。平等
無念也。】
△二例通諸法三。初正釋成方便。二釋見
不見之由。三釋神通差別之故。今初。


「如此於大小便處。假想熏心而改變之。其餘一切淨
穢境界。須如是假想熏心。以改其舊相。故得現在除
去憎愛。亦能遠與五通為方便也。然初學行者未得
事從心轉。但可閉目假想為之。久久純熟。即諸法隨
念改轉。是故諸大菩薩乃至二乘小聖五通仙人等。
能得即事改變。無而現有。」


【穢作淨想則能除憎。淨作穢想則能除愛。憎愛悉
除便成漏盡。假想純熟法隨念轉便成五通。出世
方便孰過於此。】
△二釋見不見之由。


「問曰。諸聖人等種種變現之時。何故眾生有見不見。
答曰。由共相識故得見。由不共相識故不見。」


△三釋神通差別之故。


「問曰。菩薩神通與二乘神通有何差別。答曰。二乘神
[004-0634c]
通但由假想而成。以心外見法。故有限有量。菩薩神
通由知諸法悉是心作。唯有心相。心外無法。故無限
無量也。又菩薩初學通時。亦從假想而修。但即知諸
法皆一心作。二乘唯由假想習通。但言定力不言心
作。道理論之一等心作。但彼二乘不知。故有差別也。」


【菩薩習通亦從假想。二乘定力亦惟心作。秪由知
與不知。遂令力量逈別。然則修止觀者可不先悟
一心為依止乎。】


「 佛祖心要妙難知
 我今隨力釋少分
 迴此功德施群生
 同生安養成覺道」



大乘止觀法門釋要卷第四

No. 905-F


大乘止觀釋要䟦語


吾儒大學之道。莫先於致知格物。苟心性源頭未澈。
烏覩所謂物格知至耶。藕益大師弘法華於普德。舒
見其橫說豎說直捷痛快。因請問入手方便。師以南
嶽大乘止觀法門四卷相示。且告舒曰。予所宗者天
台。而此又天台宗所從出之源也。文簡義富。久錮藏
[004-0635a]
中。向因講演曾為釋要。居士曷究心焉。舒得展讀。如
獲至寶。以三性為止觀境。則格物致知之功也。了達
三性無性。則物格知至之效也。弗忍自私。爰謀剞劂。
顧惟力弱。且謂獨善不若與人。與少不若與眾。遂集
眾緣而共梓之。竊聞藕師未出家時。即巳力究宗乘。
今乃披襟自稱座主。蓋繇以宗印教。故仍藉教顯宗。
所願閱是書者。勿作語言文字觀。亦勿離語言文字
而求解脫。若見語言文字即非語言文字者。則見藕
益大師。亦見南嶽大師。亦見釋迦如來。亦見吾人本
有心性矣。請借子韶一偈為作證盟。偈曰。


「 子韶格物
 妙喜物格
 欲識一貫
 兩箇五百」



弟子張蒼舒敬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