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d0012 法華經釋籤緣起序指明-清-靈耀 (X)


No. 591
釋籤緣起序指明
天台 靈耀 全彰氏 述


釋籤緣起序。線貫珠聯。文旨明顯。無庸點瀋。比見
刊行註解。或前後射覆。主客傍正之意既紊。或平
頭數章。母子祖孫之科稍乖。日月麗天。微雲偶翳。
欲淨纖埃。昭明文旨。是又籤序指明之緣起也。



* ○科二

* 一題目

* 一序題
* 二序主
* 二序文

* 一序言

* 一詳釋籤緣起

* 一出所釋人法為緣

* 一傳道人絕緣
* 二法深尚壅緣

* 一玄深需釋
* 二機壅需釋
* 二起能傳能釋人法

* 一能傳道統人
* 二能釋籤訪法

* 一正明釋籤緣起

* 一詳釋籤緣

* 一具才為能釋緣
* 二世亂為籤訪緣
* 二起釋籤法
* 二結集釋籤緣起

* 一出望涯需結緣
* 二起結集傳後益

* 一結集法
* 二結集名
* 三結集益
* 二結序文緣起
* 二記事天王
[001-0553a]


【△一題目二。一序題。】


「釋籤緣起序」


【荊谿巳有釋籤本序。如下云昔於台嶺隨諸問者
籤下所錄一章是也。今門師之序。非但序釋籤。乃
委序釋籤緣起也。凡諸文辭。各有所重。如此序題。
端重緣起二字。緣起。如止觀云。能生為緣。所生為
起。前章為緣。後章為起。緣者。即是因緣。起者。乃所
生法。盡世出世間染淨依正諸法。未有不從因緣
生者。然因緣雖為能起能生。却是客是傍。而所生
法雖出於後。却是主是正。如入定放光為緣。生起
開三顯一之法。闍王弑逆為緣。生起十六妙觀之
法。桀紂殘暴之緣。生起湯武弔伐之法。大寒凍裂
之緣。生起層氷堅執之法。今以玄記博深為緣。生
起解釋籤訪之法。智者安祖方絕為緣。生起能承
道統荊溪之法。不寧若是。以湛公具才無適不可
為緣。生起能釋之法。以世亂難于弘敷為緣。生起
籤訪之法。又以望涯者不能觀籤即悟為緣。生起
結集成書十卷之法。奚翅正敘首尾皆詳緣起二
字。即結明作序。亦緣起二字也。何者。以後時從道
之緣。生起擊發釋籤之能。以早歲在塵之緣。生起
徒欲愧心之謙。即記事中。以天王越在不能聚眾
弘經之緣。生起次年釋籤得成之法。而其間傍正
主客之分。瞭正不紊。葢題目特立緣起二字。是所
歸重。所謂文心也。故別文三百餘字首尾只發明
[001-0553b]
緣起。更無他云。如此指明。作者之意方顯也。


△二序主。】


「君山除饉男普門子屬辭」


【門師岳陽何玠子。玠任儀興尉遂流寓焉。君山。儀
興鄉名。比丘因中乞食全身。果上應供人天。可除
饑饉之患。普門子。有以普為名。據今序只出一普
字。有以門為名。據統紀只稱門師。然二字皆名也。
文苑英華第七百二十六卷梁肅送沙門鑒虗歸
越序云。東南高僧有普門元浩者。予甚深友也。相
見時幸道鄙夫擾擾俗狀。且當澡盥心垢。相期于
無何之鄉是也。屬辭。本于夫子作春秋。屬辭比事。
屬。綴緝也。有以師命之作名曰屬辭。非也。


△二序文二。一序言。二記事。初二。一詳釋籤緣起
又二。一出所釋人法為緣又二。一傳道人絕緣。】


「四教成列。開合之旨蘊乎其中。十子既往。幽贊之功
在人方絕。」


【欲序釋籤。先提籤文所釋根本。乃法華玄義也。玄
義中凡列一法。必先用化法四教釋。然後用化儀
五時明判明開。舉一四教。自攝化儀五時開判大
旨。故云四教成列開合之旨蘊乎其中。開。即施權。
所謂從一清淨道。施出二三四。所化之機既熟。皆
以一大乘而度脫之。總開會廢前四味麤。咸歸一
乘妙。正二法三道四果在昔不合。而今皆合也。葢
言智者玄義成。而如來一期施開會合大旨羅列
[001-0553c]
其中也。出易經繫辭云。乾坤成列。易縕乎其中矣。
此指智祖開闢玄義也。幽贊之功在人方絕者。大
師玄義。皆當座敷揚。賴章安以一徧記才。結集成
書。贊。即夫子作春秋游夏不能贊辭之贊。章安結
集或參私釋。或引經文。不惟徒能結集。而實為幽
深微妙大助師門之記主也。安祖名灌頂。乃十住
王子。故門師書十子。與上四教為對耦。下文云玄
記博而深。玄。即大師。記。即章安。一部玄文。師資合
成。為釋籤所釋之本。在人方絕。言章安既逝。便引
起下不遠而復能傳道統之荊溪也。此為能傳道
統之人方絕為緣也。正釋竟。復淨纖埃。秖緣門師
書安祖為十子。於文稍晦。故致山家宗匠。射覆不
一。今逐指而辨明之。昔吳下師標十子為菩薩子。
據法華若十二十。十為菩薩。二十指二乘。塘棲師
指十子為智者。據妙玄初智者乃具十德之子。戒
壇師指為十大弟子。無作介彬寒月三兄承說。怡
菴元公破其違文失旨。褻稱先聖。數狹理虧三失。
但怡菴明於責人。暗於自立。乃執關中十哲為十
子。獨揚巳見為千古不磨之定案。今謂大師說玄
義。章安幽贊結集。此二祖既絕。生起下能傳道統
之湛公。玄記既深。生起釋籤能解玄記之法。聯貫
如驪珠不失。倘十子推出章安。幽贊却扯關中。則
滅祖亂緒。文理舛錯。豈有序一家玄籤承紹源流。
反扯他人足數。而滅却安祖大功。又註在人方絕
[001-0554a]
云。十子將絕。反顯智者承接其後。夫玄義中大師
破南朝諸師皆通義一途云。今古諸釋。皆以光宅
為長。觀南方釋大乘。多承肇什。肇什多附通意。光
宅釋妙。寧得遠乎。今先難光宅。餘者望風。荊谿云。
關中四子。即生肇融叡。後人承用四子之義。若以
今義望之。多附于通。據此。則關中諸子大師巳曾
難破。今反令大師接其後塵。豈非抑祖。且前四時
經。若經法華開顯。宜以法華意釋。不聞開顯圓經。
反用通義幽贊也。此釋之過有五。一抑始祖反承
巳破關中失。二滅章安幽贊之功失。三扯關中濫
居功地失。四亂一家傳持源流失。五顯門師文理
不通失。須知銷釋經論。全重以義定名。使本文文
理貫通。豈可扯入填數。委亂綱緒。


△二法深尚壅緣二。一法深需釋緣。】


「惟三轉遂周。一乘載導。經文顯而約。玄記博而深。」


【推源玄記所釋。乃是法華。三轉。即鹿苑示勸證三
轉。是施權所化小機。言遂周者。若今遂字與下載
字。作虗字看。更覺渾融。今作實字解釋。亦須㳷合
經旨。三轉法輪。五比丘千二百等皆于言下證入。
是遂如來施權之意。故言遂。又不獨鹿苑三乘為
權。即前四時所施莫不是權。葢方等秪彈斥此小
乘。般若秪陶汰此小乘。小乘機熟。則如來施權攝
化昔緣之意巳足。故曰周。此正法華會上。騰昔施
權。不指所開。何由顯實也。然後即以一大乘而度
[001-0554b]
脫之。名一乘載導初從一乘開出諸乘。今合諸乘
還歸一乘。正無不從此法界流。無不還歸此法界。
即上開合二字也。載導者。令諸子等各乘大車以
入秘藏為載。復令遊于四方增道損生為導。怡庵
分三轉句為迹門。一乘句為本門。扭揑無稽。須知
一乘之旨。通于本迹。三轉之人。實為所開。何扯小
權為迹門。一乘歸本門乎。遂因經文而結出需籤
釋之緣云。法華。經文顯了而意旨隱約。玄記。文言
浩博而義理幽深。非荊谿釋籤。何能解明耶。


△二機壅需釋緣。】


「後學難窺。蒙求尚壅。」


【以玄記博深故蒙求尚壅。必須籤釋方得開通。蒙
卦六二。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巳上皆所傳人法。
人絕須荊谿出。玄深須籤文釋。為起釋籤之緣由。
皆是客是傍。非此序之正主也。


△二起能傳能釋人法二。一能傳道統人。】


「不遠而復。存乎其時。吾哲匠湛然公當之矣。」


【大師章安玄記之人既逝。不遠而復間生荊谿。能
傳接二祖道統之人。故曰當之矣。易羣陰剝盡一
陽來復。存乎其時者。即五百年必有王者興。其間
必有名世者。二祖巳去。荊谿恰好間生其中也。湛
然。乃荊谿之名。係臨文不諱之例。


△二能釋籤訪法分二。一正明釋籤緣起。二結集
釋籤緣起。如荊谿本序。亦作兩段。昔於台嶺隨諸
[001-0554c]
問者籤下所錄。不暇尋究文勢。為正序釋籤。晚還
毗壇轍添膚飾等。是結集成書。今門師序中。亦作
兩章。初二。一詳釋籤緣又二。一具才為能釋緣。】


「公。孩提秀發。志學名成。淵解得于自心。博贍振于先
達。無適不可。以虗受人。洎毗壇以至於國清。其從如
雲矣。」


【自孩抱至可提擕時。即英秀煥發。方在志學。遂成
藝苑佳名。天機生知。為淵解得于自心。學力充[示*谷]。
為博贍振于先達。君子不器左右具宜。為無適不
可。虗中受益鏡鑒無遺。為以虗受人。良由博贍多
能。俊彥希光而景慕。生知朗徹。英豪翹首以來歸。
故洎毗壇至國清。其從如雲也。國風云。齊子于歸
其從如雲。毗壇。即儀興。國清。在天台。以具天機博
學。故為能釋籤問之緣。


△二世亂為籤訪緣。】


「間者島夷作難。海山不寧。徇法之多。仄身巖宇。或謂
身危法喪。莫如奉法全身。僶俛遂行。暴露原野。是樂
法者。請益悅隨。」


【代宗廣德年間土蕃作亂。學道英賢。隱居山穴。或
謂荊谿大師曰。與其身危法喪。兩者皆失。何如奉
法全身。二者兼得。故即勉居山野。而四方慕學。亦
皆請益悅隨。以世亂不能弘敷。故悅隨者乃有竹
籤之諮。此即籤訪之緣也。


△二起釋籤法。】
[001-0555a]


「且。法實無邊。身則有待。弘敷未暇。籤訪有憑。因籤以
釋。思逸功倍。美哉洋洋乎。」


【荊谿天資博學。所蘊佛法。雖是無邊。其如五陰色
身。待緣方能弘演。世亂人離。既無弘敷之緣。而樂
法悅隨之人。率皆書籤[鹿/君]至。謂書玄義隱深疑義
于竹籤以諮問。而荊谿因弟子籤上所問之義。為
解釋之。既不羅列文勢先後。故思逸。所答之義。專
精而詳確。故功倍。如荊谿自序云。隨諸問者。籤下
所錄。不暇尋究文勢生起。亦未委細分節句逗是
也。此正序籤成于亂世。即繼之以歎曰。美哉洋洋
乎。此釋籤者。可謂盡善盡美。而集大成者矣。有指
為正歎玄文者。非也。以其主客前後。舛混故也。


△二結集釋籤緣起。即本序中晚還毗壇。輒添膚
飾。裨以管見。然所記者莫非述聞。兼尋經論。但識
用暗短。而繁略頗馴。呈露後賢。敢悕添削之文是
也。為二一出望涯需結緣。】


「登門者肯綮未嘗。望涯者耻躬不逮。乘是以訓。文其
可廢耶。」


【籤訪之機。有因釋了悟者。未嘗有肯綮之難。則此
釋籤似乎可廢。而不必結集矣。但一聞便了之機
絕少。故尚多望涯不逮之悲。則宜留此釋籤。結集
成書。使之再三紬繹。方可悟入。故曰乘是以訓。文
不可廢而宜結集也。乘是以訓。即乘某人在。做某
事。乘湯熱。好解渴。乘飯在。好救饑之乘字。是字。指
[001-0555b]
釋籤也。言乘竹籤解釋之文在。可留之以訓喻不
了之人。而不可廢也。有作因字訓。非也。肯綮未嘗。
引養生言。明悟入者游刃有餘。未嘗艱難也。望涯
者。引秋水神見東海若汪洋浩瀚渺無端倪。以喻
不逮。不必繁引長篇。因觀籤望涯之人為緣。以生
起下結集之事。故即示結集之法云。


△二起結集傳後益三。一結集法。】


「先德既詳。雖大科不舉。諸生未達。在小疑必疏。凡十
卷。」


【不舉必疏。正出結集釋籤之法。即本序雖繁略頗
馴也。言安祖結集。或引經私釋。在文詳晰者。荊谿
但遵承而巳。為望涯者。更留籤釋之言。以疏通之。
凡十卷。則結集釋籤巳成之數。


△二結集名。】


「不忘於本。以天台命家。善繼其宗。以釋籤順學。」


【本釋天台大師玄記。故名天台。乃不忘本。欲繼台
宗。必須善識時宜。世亂不便敷弘。而思所以繼宗
之法。且順學者之籤問而解釋之。此天台玄義釋
籤之名所以立也。


△三結集益。】


「信所謂觀象得意。俾昏作明。永代不朽者也。」


【釋籤既結。則使望涯與末世之機。觀釋籤之象以
悟佛祖出世大意。破迷歸悟。功實永代不朽也。此
即本序呈露後賢之謂也。當知世亂不暇弘演。且
[001-0555c]
為釋籤。是一時事也。後還毗壇始結成書。又一時
事也。荊溪本序。兩章條然。故門師敘述緣起。亦兩
章次序。後人何乃昧昧亂指哉。巳上正敘釋籤緣
起竟。


△二結序文緣起。】


「普。早歲在塵。後時從道。徒欲擊其大節。獨不愧於心
乎。」


【此是結辭。亦含能作序文之緣。以生起所作序文。
只緣後時從道。知天台一家教觀之深。故能作序。
擊發釋籤大節。又緣早歲在塵。佛法未深。生起徒
欲擊節。而實且有愧于心也。從道為緣。生起擊節
之序。在塵為緣。生起愧心之謙。數句中兩重緣起。
昭如日月。奈何人之盲註。而翳乎序旨也。序言竟。


△二記事。】


「天王越在陜郛之明年甲辰歲紀月貞於相。」


【此起歲時之事。以取信于人。如經前五事。但前後
置之不同。大論云。記時方人。令生信故是也。天王。
周時列國。俱僭稱王。故夫子作春秋。天子稱天王。
尊而別之也。如云天王狩于河陽。天王聖明。予為
天王等是也。越在。凡天子無事。巡幸四方。所到之
處。名行在。如某日某人詣行在是也。國家離亂。避
亂而出。所到之處名越在。如左傳越在草莽是也。
唐代宗時。因土蕃之亂。倉卒避于陜城。故曰越在。
明年甲辰歲者。癸卯出避于外。至次年甲辰作此
[001-0556a]
序成故也。月貞于相者。貞。正也。易乾卦四德。元亨
利貞。貞即正字。七月為相月。須知此雖記事。亦含
緣起二端。以世亂君出。不能開講之緣。致成釋籤。
生起次年天王復辟。結集方完。而得序其成也。不
然。奚不直書廣德二年。而必書曰越在之明年耶。
凡解佛祖經論。須具向上亞目。闡發言外意旨。豈
秪讀科讀註猜是清非而得謂之講經註經乎哉。
葢序題既別重緣起二字。所以文中一篇。一節。一
句。一事。莫非緣起二字。正序題是總序文是別。總
者總于別。別者別于總。總別雖殊。緣起則一也。

今上在宥之二十二年歲次癸亥長烈既望】

No. 591-A



籤序三百二十字。並無一個緣起字眼。而却句句臚
列緣起事事。發揮緣起。總別一貫之妙門。師結搆於
千餘年之前。全公指明於千餘年之後。揭日月於中
天。開將來之眼目。寧惟後人之幸。即普門亦幸得千
載知心。點出序旨。而不受碌碌之蒙塵也。然法弟全
彰雖稱義虎。著名海內。吾未稔其具大識見道力也。
政欲與之並驅中原。未知鹿死誰手耳。頃緣或人序
[001-0556b]
註。溷我宗源。乃拉其戮力。袪氛澄源。尊祖闢妄二書。
詞嚴義正。通暢明白。及觀籤序指明。不覺爽然自失。
深服其識見道力。遠邁古人。予亦不得不遜揖下風
也奈何。雖然予亦有幸焉。天溪法道。丕振有人。吾可
以宴息匡廬。無所事事矣。


同門病頭陀靈乘謹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