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14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宋-施護 (TKD)


[40-0264a]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
卷第二十煩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玄官施護奉詔譯
善知識品第二十二之二
爾時世尊告尊者須菩提言如是如
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
蜜多若如是行者是爲不行色不行
受想行識如是行者普令一切世閒
天人阿修羅等所共敬伏不爲彼等
而能動亂如是行者不雜聲聞緣覺
行不住聲聞緣覺地如是行者是無
所行而行無所住而住能入佛性入
如來性自然智性一切智性如
是行者最上無勝與般若波羅蜜多
勝行相應若諸菩薩摩訶薩於晝夜
中如是勤行即能近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乃至速能成就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又須菩提假使閻浮提中
一切衆生一一皆得人身悉發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發是心巳乃至
盡壽尊重恭敬供養諸佛又復普於
一切廣行布施即以如是布施功德
迴向
[40-0264b]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二張煩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此諸
人等以是因緣得福多不須菩提言
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言須菩提此
諸人等以是因緣得福雖多不如菩
薩摩訶薩能一日中起般若波羅蜜
多相應正念隨其菩薩所起般若波
羅蜜多相應正念故能爲一切衆生
作大福田何以故菩薩能起平等慈
心餘諸衆生無有是心如菩薩摩訶
薩者唯除如來慈心具足所以者何
諸佛如來應供正等正覺巳能圓滿
不思議法而常不離慈悲喜捨須菩
提云何菩薩能爲衆生作大福田須
菩提所謂菩薩因般若波羅蜜多故
具足正慧得是慧巳見諸衆生如在
牢獄受彼繫縛菩薩爾時得大悲心
所護助故即復以淨天眼普徧觀察
無量無數無邊衆生見有衆生造無
閒業者當受苦報墯諸見網不得出
離菩薩如是觀巳深發大慈心大悲
心憐愍衆生以是大慈大悲光明普
徧照耀而彼菩薩作如是念我當爲
一切衆生作大依怙廣爲一切衆生
[40-0264c]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
三張煩解脫諸苦作是念巳不住
是相亦不住餘相須菩提此名菩薩
摩訶薩大慧光明是即能爲衆生作
大福田若菩薩摩訶薩如是行者即
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堪
受一切世閒信心所施謂飮食夜服
臥具醫藥菩薩雖復受施以一心修
習般若波羅蜜多故於彼施者受者
及其所施皆悉清淨得近一切智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若欲不
虛受其國中信施若欲引示衆生所
行正道若欲救度衆生脫三界縛若
欲拔濟衆生出輪迴苦若欲開導衆
生清淨慧眼者應當發起般若波羅
蜜多相應正念若起是念即與般若
波羅蜜多言說相應何以故菩薩有
所言說皆隨順般若波羅蜜多念在
有所念亦隨順言說即得不離般若
波羅蜜多是故菩薩於晝夜中不應
離是般若波羅蜜多相應正念須菩
提譬如有人得未曾有大摩尼寶得
是寶巳心大歡喜後於異時或有因
緣而失此寶須菩提彼人以是緣故心生愁
[40-0265a]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四張煩*惱
憂苦追悔常作是念我今何故失此
大寶如是思念無有閒斷須菩提菩
薩亦復如是大法寶者所謂般若波
羅蜜多菩薩得是般若波羅蜜多大
法寶故常起般若波羅蜜多相應正
念常不離一切智心須菩提白佛言
世尊若一切法自性空故離故一切
念亦空亦離者云何佛說菩薩摩訶
薩常不離般若波羅蜜多相應念耶
佛言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
知一切法自性空故離故一切念亦
空亦離者卽是般若波羅蜜多相應
正念卽是不離一切智心何以故般
若波羅蜜多空中無増無減故須菩
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多空中
無増無減者菩薩摩訶薩云何能増
長般若波羅蜜多云何得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耶佛告須菩提言若菩
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於是
中有増有減卽般若波羅蜜多空中
亦増亦減若菩薩摩訶薩空中無増
無減者卽般若波羅蜜多空中亦無
増無減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空中
[40-0265b]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四張煩*無
所増減故菩薩摩訶薩以是無増減
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
若菩薩摩訶薩聞是說巳不驚不怖
者當知是菩薩摩訶薩名爲行般若
波羅蜜多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多
相是行般若波羅蜜多不佛言不也
須菩提須菩提言般若波羅蜜多空
相是行般若波羅蜜多不佛言不也
須菩提須菩提言離般若波羅蜜多
空相有法可行般若波羅蜜多不佛
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言空可行般
若波羅蜜多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
菩提言離空有法可行般若波羅蜜
多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言空
可行空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
言色可行般若波羅蜜多不佛言不
也須菩提須菩提言受想行識可行
般若波羅蜜多不佛言不也須菩提
須菩提言離色有法可行般若波羅
蜜多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言
離受想行識有法可行般若波羅蜜
多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言菩
薩摩訶薩當云何行是行般若波
[40-0265c]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
六張煩羅蜜多佛言須菩提汝見
有法可行般若波羅蜜多不須菩提
言不也世尊佛言須菩提汝見般若
波羅蜜多是菩薩摩訶薩所行處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須菩提若
法無所得卽法不可見是中有生可
生有滅可滅不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了如是
相卽得無生法忍菩薩摩訶薩具是
忍者卽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記須菩提此名如來無所畏行菩薩
摩訶薩若如是行卽得佛無上智廣
大智最上利智一切智智如是行者
是無處所行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以
是無生法可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記不佛言不也須菩提須菩提
言當以何法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記佛言須菩提汝見有法可得
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不湏菩
提言不也世尊佛言須菩提汝見有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所記不須
菩提言我不見是法有所記別亦復
不見有授記法何以故一切法無所得故世
[40-0266a]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七張煩*尊
以是義故我知一切法無證是中無
證者一切法無得是中無所得帝
釋天主讃歎品第二十三爾
時帝釋天主在大會中即從座起前
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般若波羅蜜
多最上甚深難可得見難可得聞亦
復於中難解難入佛告帝釋天主言
憍尸迦如是如是般若波羅蜜多最
上甚深難見難聞難解難入憍尸迦
如虛空甚深故般若波羅蜜多亦甚
深虛空空故般若波羅蜜多亦空虛
空離故般若波羅蜜多亦離虛空難
見故般若波羅蜜多亦難見虛空難
解故般若波羅蜜多亦難解帝釋天
主白佛言世尊若有人得是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聽受讀誦爲人演
說乃至書寫者當知是人具足最上
善根佛言憍尸迦如是如是若有人
得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聽受
讀誦爲人演說乃至書寫者我說是
人巳能具足最上善根憍尸迦於汝
意云何正使閻浮提一切衆生皆得
人身一一衆生具修十善彼諸善
[40-0266b]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八張煩*男
子善女人等以是緣故得福多不帝
釋天主言甚多世尊甚多善逝佛言
憍尸迦彼善男子善女人得福雖多
不如有人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
法門聽受讀誦爲人演說乃至書寫
者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倶
胝那庾多分筭分數分及譬喻分乃
至烏波尼殺曇分皆不及一爾
時會中有一苾芻聞是說巳謂帝釋
天主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暫得聞
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而能一
念生淨信者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
勝過仁者是時帝釋天主謂彼苾芻
言若善男子善女人一發心項生淨
信者尙勝於我何況廣能聽受讀誦
爲人演說乃至書寫又復何況隨聽
受巳如所說學如所說行修習相應
當知是善男子善女人修菩薩行勝
過一切世閒天人阿修羅等苾芻非
但勝彼一切世閒天人阿修羅等亦
復勝於須陀洹斯陀舎阿那舎阿羅
漢及其緣覺非但勝於須陀洹乃至
緣覺亦復勝餘菩薩遠離般若波
[40-0266c]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弟二十弟
九張煩*羅蜜多無善巧方便行布
施者非但勝彼菩薩如是布施亦復
勝餘菩薩遠離般若波羅蜜多無善
巧方便持淨戒者非但勝彼菩薩如
是持戒亦復勝餘菩薩遠離般若波
羅蜜多無善巧方便修忍辱者非但
勝彼菩薩如是忍辱亦復勝餘菩薩
遠離般若波羅蜜多無善巧方便發
精進者非但勝彼菩薩如是精進亦
復勝餘菩薩遠離般若波羅蜜多無
善巧方便修禪定者何以故是菩薩
摩訶薩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
門能如說學能如說行而能具足善
巧方便是故勝過一切世閒天人阿
修羅乃至聲聞緣覺及餘菩薩當知
是菩薩善行般若波羅蜜多是菩薩
能近一切智不遠離諸佛是菩薩成
熟善根當坐道塲是菩薩能斷衆生
者煩惱苦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學
者是爲學菩薩法不學聲聞緣覺法
是學般若波羅蜜多又菩薩摩訶薩
如是學時當有護世四大天王來菩
薩所作如是言善男子汝當精勤疾學是般若
[40-0267a]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十張煩
波羅蜜多疾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汝當坐道場時我等四王各持寶鉢
奉上於汝世尊非但護世四王現菩
薩前作如是說我亦常往彼菩薩
所而爲護助況復諸餘天子何以故
是菩薩能如是學般若波羅蜜多學
巳能行甚爲希有世閒衆生有諸若
惱菩薩巳能遠離諸苦於一切處作
大利樂世尊此爲菩薩學般若波羅
蜜多現世功德
爾時尊者阿難即作是念此帝釋天
主快說是語爲自辯才如是說耶爲
佛威神所護念耶爾時帝釋在主承
佛威神知其念即謂言尊者當知如
我所說皆是世尊威神建立
爾時世尊告尊者阿難言如是如是
如帝釋天主此所樂說當知皆是佛
威神力而爲護念
増上慢品第二十四
爾時世尊復告尊者阿難言當知菩
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時行般
若波羅蜜多時所有三千大千世界
一切惡魔皆生疑念菩薩摩訶薩修
[40-0267b]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十一張煩行是
般若波羅蜜多爲當中道取證聲聞
緣覺果耶爲當決定直至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耶阿難彼諸惡魔或時
若見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
多故決定直至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者諸魔即時憂愁苦惱如箭入心
復次
阿難菩薩摩訶薩修般若波羅蜜多
時行般若波羅蜜多時有諸惡魔來
菩薩所生嬈亂心以彼魔力化諸雷
雹風雨等相周徧方處欲令菩薩怖
畏散亂乃至欲令菩薩於一念中退
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阿難
知惡魔不必普能繞亂一切菩薩阿
難白佛言世尊何等菩薩爲魔所
嬈佛言阿難若菩薩於先世中曾得
聞是般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聞巳不
生信解阿難當知是菩薩即有惡魔
而來嬈亂爲彼諸魔伺得其便復次
阿難若菩薩摩訶薩聞此甚深般若
波羅蜜多法門時心生疑念有是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耶無是般若波羅
蜜多法門耶阿難當知是菩薩
[40-0267c]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
十二
張煩即有惡魔而來嬈亂爲彼諸魔
伺得其便復次阿難若菩薩摩訶薩
遠離善知識親近惡知識以近惡知
識故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
不生信解又復不能請問其義但作
是念我今何能修此般若波羅蜜多
阿難當知是
菩薩即在惡魔而來嬈亂爲彼諸魔
伺得其便復次阿難若菩薩摩訶薩
受彼邪法隨邪法行彼諸惡魔知是
事巳心生歡喜即作是念此人助我
亦令餘人同來助我而復令我圓滿
所願隨順我意阿難當知是
菩薩即有惡魔而來嬈亂爲彼諸魔
伺得其便復次阿難若菩薩摩訶薩
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巳謂
餘菩薩言此般若波羅蜜多甚深難
解我尙不能得其源底汝今何用更
修習耶但於餘經佛所說者聽受修
習必當於彼而得法味由此菩薩作
是說巳諸餘菩薩即起遠離般若波
羅蜜多心阿難當知作是說者即有惡魔而來
[40-0268a]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十三張煩
嬈亂爲彼諸魔伺得其便
復次阿難若菩薩摩訶薩作如是念
我是修眞遠離行者餘諸菩薩非遠
離行即時惡魔知是念巳生大歡喜
適悦慶快何以故彼菩薩隨所起念
即退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如
是退失故魔心生喜又復阿難有諸
惡魔來菩薩所稱讚菩薩名字族氏
頭陀功德乃至種種功德相貌菩薩
聞是稱讃巳隨有所著起増上慢及
諸慢心貢高自太輕餘菩薩由是因
緣増長煩惱而此菩薩爲彼惡魔力
所加故諸有言說人皆信受隨信受
巳如所說學如所說行若見若聞如
是學者如是行者皆不眞實以不實
故坋顚倒心由是心故身語心業皆
不清淨以此因緣而能増長地獄餓
鬼畜生等趣彼惡魔衆見是利故心
大歡喜適悦慶快即作是念今我宮
殿誠所不空由彼因緣能増長故阿
難當知是菩薩不能具足功德相貌
非行般若波羅蜜多非是住不退轉
者何以故増上慢心起諸過失是菩
[40-0268b]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十四張煩
薩當有惡魔而來嬈亂爲彼諸魔伺
得其便
復次阿難若菩薩乘人與聲聞乘人
共相鬪諍氐出惡言輕易呵毁爾時
惡魔知是事巳即作是念彼菩薩乘
人由此因緣雖復遠離一切智其所
遠離非大非久若菩薩乘人與菩薩
乘人共相鬪諍互出惡言輕易呵毀
者爾時惡魔知是事巳心大歡喜
適悦慶快而作是念此菩薩乘人由
是因緣久久遠離彼一切智
復次阿難若有未得授記菩薩於餘
巳得授記菩薩起瞋恨心隨所起心
有退轉失起一念退一劫而後畢是
隨念劫數若不捨一切智心或遇善
知識故還復發起被精進鎧
爾時尊者阿難白佛言世尊若起是
罪者佛聽悔不佛言阿難今我法中
說有出罪法所有聲聞緣覺菩薩
乘中我各說有彼出罪法阿難當知
若菩薩乘人與菩薩乘人共相鬪諍
氐出惡言輕易呵毀巳不相悔捨復
懷瞋恨結縛於心者我不說彼有出
[40-0268c]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經苐二十苐
十五張煩罪法阿難若菩薩乘人與
菩薩乘人共相鬪諍乃至呵毀巳即
相悔捨者我當爲彼說出罪法阿難
又菩薩應作是念我於一切衆生當
行慈忍設彼起惡來相陵辱我尙不
生一念瞋心況復加報我或暫起瞋
恨心者流爲大失何以故我當爲一
切衆生作大橋梁普令得度我常於
彼一切衆生如善作意設聞惡言不
生恚心於自於他皆悉平等自有過
失勿加於他他有過失如自所作常
生悔懼何以故我欲普令一切衆生
得大安樂若有衆生多瞋惱者願我
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度脫
彼等我於一切處見彼所有求菩提
者我於爾時歡喜瞻視面目煕怡無
顰蹙相我心堅固不爲一切瞋惱所
動阿難若菩薩乘人能生如是心者
當知是爲修菩薩行者又復阿難諸菩
薩摩訶薩於聲聞人所不應生起諸
輕慢心乃至一切衆生亦復不應生
輕慢想阿難白佛言世尊菩薩與菩
薩云何共住佛言阿難菩薩共住當氐觀視猶
[40-0269a]
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苐二十苐十六張煩
*如佛想是我大師同載一乘同行一
道彼菩薩摩訶薩若有所學我亦隨
學平等安住菩薩乘中如菩薩法如
理修學彼若雜學非我所學彼若清
淨學能與一切智如理相應者我亦
如是學阿難菩薩摩訶薩能如是學
者是爲同學所應共住如是學者必
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
卷第二十
甲辰歲高麗國大藏都監奉
勅彫造
[40-0269b]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
卷第二十一煩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臣施譯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