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14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宋-施護 (T@SONG)



No. 228 [Nos. 2204 or 5, 224-227, cf. 229]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
波羅蜜多經》卷第一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臣施護奉 詔譯


了知諸行相品第一之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王舍城鷲峯山中,與大
苾芻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阿羅漢——一切
漏盡無餘煩惱,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如大龍
王,諸有所作皆悉具足;捨彼重擔得大善利,
盡諸有結正智無礙,心住寂靜已得自在——唯
一尊者住補特伽羅,所謂阿難。


爾時,世尊告尊者須菩提言:「隨汝樂欲,為諸
菩薩摩訶薩如其所應,宣說般若波羅蜜多
法門。」


是時,尊者舍利子即起是念:「今尊者須
菩提,為以自智慧辯才而為宣說菩薩摩訶
薩般若波羅蜜多耶?為以佛威神及加持力
而為說耶?」


爾時,尊者須菩提承佛威神,知舍利子於如是
色、如是心有所思念。既知是已,即告舍利子
言:「汝今當知,世尊所有聲聞弟子,於諸法中
若自宣說、或為他說,一切皆是佛威神力。何
以故?佛所說法,若於是中能修學者,彼能證
得諸法自性。以證法故,有所言說皆與諸法
無所違背。是故,舍利子!佛所說法順諸法性,
諸善男子當如是知。」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作是言,令
[001-0587b]
我隨所樂欲,如其所應宣說菩薩摩訶薩般
若波羅蜜多。世尊!以何等義名為菩薩?當說
何法為菩薩法?世尊!我不見有法名為菩薩,
亦不見有法名為般若波羅蜜多。以是義故,
若菩薩及菩薩法,皆無所有,不可見、不可得;
般若波羅蜜多亦無所有,不可見、不可得。我
當為何等菩薩教何等般若波羅蜜多?世尊!
若菩薩摩訶薩聞作是說,心無所動,不驚不
怖亦不退沒,是即名為教菩薩摩訶薩般若
波羅蜜多,是即了知般若波羅蜜多,是即安
住般若波羅蜜多。


「復次,世尊!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時,
觀想般若波羅蜜多時,應如是學。而彼菩薩
雖如是學,不應生心:『我如是學。』何以故?彼
心非心,心性淨故。」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須菩提言:「云何,須菩提!
有彼心非心不?」


須菩提言:「舍利子!於汝意云
何,若心非心於有於無為可得耶?」


舍利子言:
「不也,須菩提!」


是時,須菩提告舍利子言:「若心
非心於有於無不可得者,汝今何故作如是
言:『有心非心耶?』」


舍利子言:「何名非心性?」


須菩
提言:「一切無所壞,遠離諸分別,是為非心性。」


爾時,尊者舍利子讚須菩提言:「善哉,善哉!須
菩提!誠如佛說,汝於無諍三昧行中最勝第
一。若菩薩摩訶薩如是學者,即得不退轉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當知是菩薩摩訶薩
不離般若波羅蜜多。若有人欲學聲聞法者,
當於此般若波羅蜜多聽受、讀誦、記念、思惟、如
說修行,是即於此般若波羅蜜多修學相應。
[001-0587c]
若欲學緣覺法者,當於此般若波羅蜜多聽
受、讀誦、記念、思惟、如說修行,是即於此般若
波羅蜜多修學相應。若欲學菩薩法者,當於
此般若波羅蜜多聽受、讀誦、記念、思惟、如說修
行,是即於此般若波羅蜜多善巧方便,而得
具足諸菩薩聚聚集相應。何以故?此般若波
羅蜜多廣說一切菩薩藏法,若菩薩摩訶薩
如是學者,於菩薩法是即相應。若欲修學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者,當於此般若波羅
蜜多聽受、讀誦、記念、思惟、如說修行,是即於
此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具足集諸佛法。何以
故?此般若波羅蜜多廣說一切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法,若菩薩摩訶薩如是學者,於無
上法而得相應。」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所言菩薩摩
訶薩者,我不可見亦不可得,而菩薩但有名
字。世尊!即此名字亦不可見、不可得。般若波
羅蜜多亦但有名字,不可見、不可得。當為何
等菩薩教何等般若波羅蜜多?以是義故,我
即生疑。世尊!我於名字中求菩薩摩訶薩畢
竟不可得,而彼名字無住處非無住處,無決
定無不決定。何以故?彼名字性無所有故。是
故無住處非無住處,無決定無不決定。若菩
薩摩訶薩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心無所
動,不驚不怖亦不退沒,當知是菩薩摩訶薩
不離般若波羅蜜多,住菩薩地而不退轉,善
住無住相應。


「復次,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
時,觀想般若波羅蜜多時,不住於色,不住受、
[001-0588a]
想、行、識。何以故?若住於色,即行色行,非行般
若波羅蜜多。若住受、想、行、識,即行受、想、行、識,
非行般若波羅蜜多。何以故?住於諸法即不
能受般若波羅蜜多,與般若波羅蜜多而不
相應,不能圓滿般若波羅蜜多,不能成就一
切智。何以故?般若波羅蜜多不受於色,不受
受、想、行、識。若不受色即非色,不受受、想、行、識
即非受、想、行、識,是故般若波羅蜜多亦無所
受。菩薩摩訶薩於無受法中當如是行,此即
名為菩薩摩訶薩一切法無受三摩地。廣大
圓滿無量決定,不為一切聲聞緣覺所壞。世
尊!彼一切智,無有相、無所取,若有相可取者,
彼室哩尼迦、波哩沒囉惹迦如是等人,於一
切智不應生信。何以故?此人於一切智而生
信解,以有量智入如是法,不受於色,不受受、
想、行、識,不以喜樂法為智所觀,不以內色為
智所觀,不以外色為智所觀,不以內外色為
智所觀,亦不離內外色為智所觀。如是不以
內受、想、行、識為智所觀,不以外受、想、行、識為
智所觀,不以內外受、想、行、識為智所觀,亦不
離內外受、想、行、識為智所觀。而彼室哩尼迦
等於如是法及一切智智深生信解,於諸法
性而得解脫,又於一切法無取無非取,乃至
涅槃亦無取無非取。世尊!修菩薩法者,雖
於色、受、想、行、識而無所受,彼未圓滿如來十
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亦不中道取證涅
槃。是故,世尊!菩薩摩訶薩應如是了知般若
波羅蜜多。


「復次,世尊!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
[001-0588b]
時,觀想般若波羅蜜多時,應作是觀:何法是
般若波羅蜜多?般若波羅蜜多為何等相?諸
法無所生亦復無所得,般若波羅蜜多其云
何有?若菩薩作是觀時,心無所動,不驚不怖
亦不退沒,當知是菩薩摩訶薩不離般若波
羅蜜多。」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須菩提言:「若諸色法離
色自性,受、想、行、識離受、想、行、識自性,般若波
羅蜜多離般若波羅蜜多自性,一切智復離
般若波羅蜜多自性,般若波羅蜜多復離一
切智自性,一切智離一切智自性者。云何說
菩薩摩訶薩不離般若波羅蜜多?」


須菩提言:
「舍利子!如是,如是!一切色法離色自性,受、想、
行、識離受、想、行、識自性,乃至一切智離一切
智自性,般若波羅蜜多相離般若波羅蜜多
相自性,諸相離諸相自性,無性亦離自性。」


爾時,尊者舍利子復白須菩提言:「云何,須菩
提!若菩薩摩訶薩是中學者,彼能成就一切
智不?」


須菩提言:「如是,如是!舍利子!若菩薩摩
訶薩如是學者,彼能成就一切智。何以故?諸
法無生亦非無生。菩薩摩訶薩能如是了知、
如是行者,即能隨順親近彼一切智,身心清
淨、諸相清淨,在在處處嚴淨佛土,成熟有情
具諸佛法,是為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
蜜多近一切智。」


復次,尊者須菩提言:「若有菩薩摩訶薩行於
色法,此為行相;若行色相,此為行相;若生色
行,此為行相;若滅色行,此為行相;若壞色行,
此為行相;若空色行,此為行相;我行諸行,亦
[001-0588c]
是行相;我行菩薩行,亦是行相;於菩薩法我
有所得,亦是行相。如是,若行受、想、行、識,此為
行相;若行受、想、行、識相,此為行相;若生受、想、
行、識,此為行相;若滅受、想、行、識,此為行相;若
壞受、想、行、識,此為行相;若空受、想、行、識,此為
行相;我行諸行,亦是行相;我行菩薩行,亦是
行相;於菩薩法我有所得,亦是行相;若作是
念:『能如是行,乃名行般若波羅蜜多。』亦是行相。
若如是行者,當知此菩薩未能具足善巧方便。」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須菩提言:「當云何行,是
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


須菩提言:
「舍利子!若菩薩摩訶薩不行於色,不行色相,
不行色生,不行色滅,不行色壞,不行色空,不
行我行,不起我行菩薩行,如是不行受、想、行、
識,不行受、想、行、識相,不行受、想、行、識生,不行
受、想、行、識滅,不行受、想、行、識壞,不行受、想、行、
識空,不行我行,不起我行菩薩行,不作是念:
『若如是行,乃名行般若波羅蜜多。』若如是者,
是名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而彼菩
薩摩訶薩雖如是行,即不念我行,不念我不
行,不念我亦行亦不行,不念我非行非不行。
又復不念有所行,不念無所行,不念亦有所
行亦無所行,不念非有所行非無所行。何以
故?一切法無念、無取無非取,此名菩薩摩訶
薩一切法無受三摩地。廣大圓滿無量決定,
不為一切聲聞緣覺所壞。此三摩地遍入一
切三摩地行,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行者,速
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時,尊者須菩提承佛威神作如是言:「若菩
[001-0589a]
薩摩訶薩雖行無數三摩地而無行相,雖見
無數三摩地而無所見,彼菩薩不作是念:『此
三摩地我已入,此三摩地我當入,此三摩地
我今入。』如是一切時、一切處、一切種,離一切
相而無所生。若如是者,當知是菩薩已從先
佛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須菩提言:「若菩薩摩訶
薩於三摩地無所行相,彼得如來、應供、正等
正覺與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者,而此
三摩地為有所觀不?」


須菩提言:「不也,舍利子!
何以故?彼三摩地性無所有,離諸分別及所
了知。」


爾時,世尊讚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是,如是!
須菩提!如佛世尊威神辯才及加持力,如是
宣說,諸菩薩摩訶薩當如是行,如是修學。何
以故?若菩薩摩訶薩如是學者,是為修學般
若波羅蜜多。」


是時,尊者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訶
薩如是修學,是即修學般若波羅蜜多耶?」



言:「舍利子!如是,如是!若菩薩摩訶薩如是學
者,是為修學般若波羅蜜多。」


舍利子白佛言:
「世尊!若菩薩摩訶薩如是修學,當學何法?」



言:「舍利子!若菩薩摩訶薩了法無所有亦復
無所學,是為修學。何以故?彼一切法皆無所
有,而諸愚異生於無法中分別執著。」舍利子
白佛言:「世尊!若法無所有今云何有?」


佛言:
「舍利子!諸法無所有今如是有,彼諸愚異生
於無法中,以不了故說為無明,是故執著無
明。以執著故起分別心,由分別故墮於二邊,
[001-0589b]
如是展轉於一切法,種種分別起所得相。彼
分別已,依於二邊而生執著,是故分別過去
諸法,分別未來諸法,分別現在諸法。以諸分
別故執著名色。舍利子!彼諸異生不了諸法
無所有性起分別者,於如實道不能了知亦
不能見。由不知見故不出三界,於實際法不
能安住亦不生信,是故墮彼愚異生數。」


爾時,尊者舍利子復白佛言:「世尊!若菩薩摩
訶薩如是學者,是學一切智不?」佛言:「舍利子!
菩薩摩訶薩如是學者非學一切智,菩薩摩
訶薩如是學者亦學一切智,如是學者亦學
一切法,得近一切智成就一切智。」


是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有幻人作
是問言:『云何修學一切智?云何親近一切智?
云何成就一切智?』彼若作是問,我當云何答?」


佛言:「須菩提!我今問汝,隨汝意答。」


須菩提言:
「善哉,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
何,幻異於色,色異幻不?如是幻異受、想、行、識,
受、想、行、識異於幻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異
幻非色,異色非幻,彼幻即色,彼色即幻,受、想、
行、識亦復如是。」


佛言:「須菩提!於意云何,所有
五取蘊是菩薩不?」


須菩提言:「如是,世尊!如是,
善逝!」


佛告須菩提:「當知五取蘊即是幻人。何
以故?說色如幻,受、想、行、識亦如幻。彼色、受、想、
行、識即是六根五蘊,是故菩薩摩訶薩亦如
幻。若欲修學般若波羅蜜多者,當如幻學,即
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若有初住大乘菩薩,聞
作是說得無驚怖耶?」


佛言:「須菩提!彼初住大
[001-0589c]
乘菩薩若隨惡知識,即於是法聞已驚怖;而
彼菩薩若隨善知識,即聞是法不生驚怖。」



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名為菩薩摩訶薩惡
知識?」


佛言:「若有教令遠離般若波羅蜜多者,
是為菩薩惡知識。」


「何名菩薩善知識?」


佛言:「若
於般若波羅蜜多,自所宣說、轉教他人,復為
他人廣示魔業及魔過失,勸令覺了,覺已復
令遠離,又復勸令不離諸佛。須菩提!當知是
人被大乘鎧,大乘莊嚴,安住大乘,是為菩薩
摩訶薩善知識。」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
說:『菩薩摩訶薩被大乘鎧,大乘莊嚴,安住大
乘。』世尊!當說何句義是菩薩義?」


佛言:「須菩
提!當知非句義是菩薩義。何以故?菩薩於一
切法無所障礙,於一切法如實了知,乃至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障礙,亦如實知。此
說為菩薩義。」


「又復,世尊!云何得名摩訶薩?」



言:「於有情聚中而為最上,以是義故,名為摩
訶薩。」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佛言:「世尊!我亦樂說摩
訶薩義。」


佛言:「隨所樂說,今正是時。」


舍利子言:
「所有我見、眾生見、命者見、補特伽羅見、
諸有趣見、斷見、常見及有身見,若離如
是等見為眾生說法者,是為摩訶薩。」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亦樂說摩
訶薩義。」


佛言:「隨所樂說,今正是時。」


須菩提言:
「若菩提心、一切智心、無漏心、無等心、無等等
心,於如是心無礙無著,不為一切聲聞、緣覺
所壞,以是義故名為摩訶薩,由此入於菩薩
摩訶薩數。」


時,尊者舍利子白須菩提言:「云何
[001-0590a]
彼心無礙無著?」


須菩提言:「以無心故,心無障
礙亦無所著。」


舍利子言:「心義云何?」


須菩提言:
「舍利子!心於有無為可生耶?為可得耶?」


舍利
子言:「不也,須菩提!」


是時,須菩提告舍利子言:
「心於有無若不可得者,何故於心有所說耶?」


尊者舍利子讚須菩提言:「善哉,善哉!須菩提!
誠如佛說,汝於無諍三昧行中最勝第一。」


爾時,尊者滿慈子白佛言:「世尊!我亦樂說摩
訶薩義。」


佛言:「隨所樂說,今正是時。」


滿慈子言:
「摩訶薩者,所謂被大乘鎧,以大乘法而自莊
嚴,安住大乘,是故說為摩訶薩義。」


是時,須菩
提白佛言:「世尊!所言菩薩摩訶薩被大乘鎧
者,以何義故名大乘鎧?」


佛言:「若菩薩摩訶薩
作如是念:『我應度無量無數眾生令至涅槃。』
雖度如是眾生已,於諸眾生無所度想,而無
一眾生得涅槃者。何以故?一切法性本如是
故,離諸起作。須菩提!譬如幻師於四衢道,以
其幻法出多人聚,出已即隱。須菩提!於汝意
云何?是諸幻人有所從來、有其實不?有所滅
去、有所壞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
提!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雖度無量無數眾
生令至涅槃,而實無眾生有所度者。若菩薩
摩訶薩聞作是說,不生驚怖,當知是菩薩摩
訶薩被大乘鎧而自莊嚴。」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
說義,菩薩摩訶薩若如是了知者,是為被大
乘鎧,勇猛堅固而善莊嚴。」


佛言:「須菩提!如是,
如是!何以故?彼一切智是無為無作法,為利
眾生故起諸方便。而彼眾生亦是無為無作
[001-0590b]
法。」


須菩提言:「誠如佛說。所以者何?色無縛無
解,受、想、行、識亦無縛無解。世尊!色真如無縛
無解,受、想、行、識真如亦無縛無解。」


爾時,尊者滿慈子白須菩提言:「如尊者所說:
『色無縛無解,受、想、行、識無縛無解,色真如無
縛無解,受、想、行、識真如無縛無解。』者,此中何
等是色無縛無解?何等是受、想、行、識無縛無
解?何等是色真如無縛無解?何等是受、想、行、
識真如無縛無解?」


須菩提答言:「滿慈子!汝今
當知,幻人色無縛無解,幻人受、想、行、識無縛
無解,幻人色真如無縛無解,幻人受、想、行、識
真如無縛無解。何以故?無所有故無縛無解,
離故無縛無解,不生故無縛無解。若菩薩摩
訶薩如是了知者,是即安住大乘,被大乘鎧,
大乘莊嚴。即時,尊者滿慈子聞是說已,默然
而住。」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言:『菩
薩摩訶薩安住大乘,被大乘鎧,大乘莊嚴。』世
尊以何義故為名大乘?菩薩云何了知?是乘
從何所出?出已於何所住?」


佛告須菩提:「大乘
者無限量、無分數、無邊際,以是義故名為大
乘。菩薩摩訶薩即如是了知。又言大乘從何
所出、住何處者?是乘從三界出,住波羅蜜多,
彼無所著故即住一切智,從是出生菩薩摩
訶薩。


「復次須菩提!若法無所出亦復無所住,以無
住故,即一切智無住相應。又此大乘亦無所
有,即無所出,無出故如是出。所以者何?若有
所出、若無所出,如是二法俱不可得而無所
[001-0590c]
生,乃至一切法中,無法可出亦無非法可出。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多如是出
生。」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彼
大乘法於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中,而為最
勝,與虛空等。如彼虛空能受無量無數眾生,
彼大乘法亦復如是,能受無量無數眾生。』世
尊!菩薩摩訶薩於大乘法,不見有來,不見有
去,亦無住處。前際不可得,後際不可得,中際
不可得,三世平等,無所生故,是故大乘義如
是說。」


爾時世尊讚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是,如是!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於大乘法如是修學,彼
菩薩摩訶薩即得成就一切智。」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卷
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