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14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宋-施護 (T)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
波羅蜜多經》卷第十七


西天譯經三藏傳法大師
賜紫臣施護奉 詔譯


空性品第十八



爾時,尊者須菩提復白佛言:「希有,世尊!彼不
退轉菩薩摩訶薩乃能成就如是功德,又復
世尊能善宣說諸菩薩摩訶薩無量無邊不退
轉相。」


佛告須菩提言:「如是,如是!何以故?彼不
退轉菩薩摩訶薩已能成就無邊智故。」


須菩
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彼不退轉菩薩摩
訶薩兢伽沙等不退轉相,是即顯示諸菩薩
摩訶薩甚深勝相,甚深相者即般若波羅蜜
多相。」


佛讚須菩提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是,
如是!甚深相者即般若波羅蜜多相,般若波
羅蜜多相者即是空義、無相、無願、無生、無作、無
性、無染、涅槃、寂靜等義。」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
[017-0644b]
如佛所說甚深相者,但是空義乃至涅槃寂
靜等義,非一切法義耶?」


佛言:「須菩提!一切法
義亦即甚深相。何以故?色甚深,受、想、行、識甚
深。云何名為色甚深?如如甚深故色甚深。云
何名為受、想、行、識甚深?如如甚深故受、想、行、
識甚深。須菩提!若無色是為色甚深,若無受、
相、行、識是為受、想、行、識甚深。」


須菩提言:「希有,
世尊!能以微妙方便,障色顯示涅槃,障受、想、
行、識顯示涅槃。」


佛言:「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
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相,如般若波羅蜜
多住如是住,如般若波羅蜜多教如是學,如
般若波羅蜜多行如是行。須菩提!菩薩摩訶
薩能一日中如是思惟、如是觀察、如是修習、
如是相應,是菩薩摩訶薩一日所有功德,不
可思議、不可稱量。


「須菩提!譬如世間有多欲人欲覺亦多,而於
一時與端正女人共為期會,是時女人以餘
緣故障礙失期。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彼多
欲人當於是時為與何法相應?」


須菩提白佛
言:「世尊!是人但與欲覺邪思而共相應。彼作
是念:『我於何時當得此女而為集會?快哉相
與嬉戲娛樂。』」


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彼人
於一日中所起欲念而為多不?」


須菩提言:「甚
多,世尊!」


佛言:「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
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能一日中如
是思惟、如是觀察、如是修習、如是相應者,能
捨若干劫數輪迴苦惱,復得遠離諸退轉失,
畢竟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須
菩提!菩薩摩訶薩能一日中思惟修習般若
[017-0644c]
波羅蜜多不離是念,與般若波羅蜜多相應,
是菩薩一日所有最勝功德,過餘菩薩於兢
伽沙數劫中遠離般若波羅蜜多普於一切廣
行布施所有功德。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兢伽沙數劫
中遠離般若波羅蜜多,布施供養須陀洹、斯
陀含、阿那含、阿羅漢、緣覺、菩薩、如來、應供、正等
正覺,不如菩薩能一日中於此甚深般若波
羅蜜多法門,思惟修習如所說行,此所獲福
無量無邊不可稱計。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兢伽沙數劫
中遠離般若波羅蜜多,於須陀洹乃至如來、
應供、正等正覺所布施供養已,又復修持戒
行具足,不如菩薩能一日中隨順般若波羅
蜜多行,如理作意思惟修習宣說是法,此所
獲福無量無邊不可稱計。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兢伽沙數劫
中遠離般若波羅蜜多,於須陀洹乃至如來、
應供、正等正覺所布施持戒已,復能修習忍
辱精進禪定等法,不如菩薩能一日中隨順
般若波羅蜜多行法施眾生,此所獲福無量
無邊不可稱計。


「復次,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兢伽沙數劫
中遠離般若波羅蜜多,於須陀洹乃至如來、
應供、正等正覺所,修行布施、持戒、忍辱、精進、
禪定如是法已,又復修習三十七菩提分法,
不如菩薩能一日中隨順般若波羅蜜多行,
以是法施功德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此
所獲福無量無邊不可稱計。又,須菩提!若菩
[017-0645a]
薩摩訶薩能一日中隨順般若波羅蜜多行,
以是法施功德如般若波羅蜜多相,迴向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菩薩所獲福德無量
無邊不可稱計。又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能
一日中隨順般若波羅蜜多行,以是法施功
德如般若波羅蜜多相,迴向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已,復能如所說行修習相應,是菩薩
所獲福德無量無邊不可稱計。又,須菩提!若
菩薩摩訶薩能一日中隨順般若波羅蜜多
行,以是法施功德如般若波羅蜜多相,迴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所說行修習相應
已,復能護持般若波羅蜜多,不暫遠離般若
波羅蜜多,是菩薩所獲福德無量無邊不可
稱計。」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諸起作法是相分
別,云何世尊作如是說得福多耶?」


佛言:「須菩
提!諸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多時,而自
了知諸起作法是相分別,虛妄不實、空無所
有,於是法中無所分別。須菩提!菩薩摩訶薩
了一切法求不可得。隨其菩薩了一切法求
不可得故,即不離般若波羅蜜多。隨其菩薩
不離般若波羅蜜多故,是即無量無數。」


須菩
提白佛言:「世尊!無量與無數有何差別?」


佛言:
「須菩提!無量者過諸分量,無數者不可數盡。」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因緣,色無量,受、
想、行、識亦無量。」


佛言:「須菩提!如是,如是!色無
量,受、想、行、識亦無量。」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無
量者何義?」


佛言:「須菩提!無量者是空義、無相
[017-0645b]
義、無願義。」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無量者但是
空、無相、無願義,非一切法義耶?」


佛言:「須菩提!
於意云何,汝豈不聞佛說一切法空耶?」


須菩
提白佛言:「如是,世尊!佛說一切法空。」


佛言:「須
菩提!空即是無量,是故此中一切法義,無所
分別、離諸所作。須菩提!如是說者是佛所說。
何以故?若如是說即是無量,無量即無數,無
數即空,空即無相,無相即無願,無願即無生,
無生即無滅,無滅即無作,無作即無知,無知
即無性,無性即無染,無染即涅槃寂靜。如是
法門是即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所說。如是說
者是即一切法無所說。」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
如我解佛所說義,彼一切法皆不可說。」


佛言:
「須菩提!如是,如是!一切法無說。何以故?一切
法空性,不可以言說。」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不
可說義有增減不?」


佛言:「不也,須菩提!不可說
義無增無減。」


須菩提白佛言:「若不可說義無
增無減者,即布施波羅蜜多、持戒波羅蜜多、
忍辱波羅蜜多、精進波羅蜜多、禪定波羅蜜
多、智慧波羅蜜多,亦無增無減。世尊!若諸波
羅蜜多無增無減者,云何菩薩摩訶薩以是
無增無減諸波羅蜜多法,得近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若不
圓滿諸波羅蜜多,菩薩摩訶薩即不能近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成就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


佛言:「須菩提!如是,如是!諸波羅蜜多
義無所增減。何以故?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
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能行布施
[017-0645c]
波羅蜜多而不作念:『我行布施波羅蜜多有
所增減。』作是念:『彼布施波羅蜜多但以名字
所分別故,而不見彼施相可得。』菩薩以是善
根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如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復次,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薩摩訶薩修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能行淨戒波羅蜜多而不
作念:『我行淨戒波羅蜜多有所增減。』作是念:
『彼淨戒波羅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別故,而不
見彼戒相可得。』菩薩以是善根迴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
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復次,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薩摩訶薩修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能行忍辱波羅蜜多而不
作念:『我行忍辱波羅蜜多有所增減。』作是念:
『彼忍辱波羅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別故,而不
見彼忍相可得。』菩薩以是善根迴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
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復次,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薩摩訶薩修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能行精進波羅蜜多而不
作念:『我行精進波羅蜜多有所增減。』作是念:
『彼精進波羅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別故,而不
見彼有相可得。』菩薩以是善根迴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
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復次,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薩摩訶薩修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能行禪定波羅蜜多而不
[017-0646a]
作念:『我行禪定波羅蜜多有所增減。』作是念:
『彼禪定波羅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別故,而不
見彼定相可得。』菩薩以是善根迴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
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復次,須菩提!具善巧方便菩薩摩訶薩修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而不作念是法有所增減,
作是念:『彼般若波羅蜜多但以名字所分別
故,而不見彼可修可行。』菩薩以是善根迴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如相迴向故,名為真實迴向。」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者是何義?」


佛言:「須菩提!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者即如如義,如如者無所增無
所減。菩薩摩訶薩於是法中應如實住,如理
作意修習相應,是菩薩即近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即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所
增減。須菩提!是故當知,不可說義無增無減,
乃至一切法亦無增無減。須菩提!菩薩摩訶
薩知如是相,如是作意如是修行,即近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


甚深義品第十九之一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
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前心得耶?為
後心得耶?世尊!若前心得者,彼前心後心而
各不俱。若後心得者,後心前心亦各不俱。云
何菩薩摩訶薩而能增長諸善根耶?」


佛言:「須
[017-0646b]
菩提!於汝意云何,譬如世間燃以燈炷,為前
焰燃?為後焰燃?」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非前焰
燃亦不離前焰,非後焰燃亦不離後焰。」


佛言:
「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炷實燃不?」


須菩提言:
「是炷實燃。」


佛言:「須菩提!如是,如是!菩薩摩訶
薩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義亦然。菩
薩非前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離前
心,非後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離
後心,又非此心得、非異心得亦非無得,於中
亦復不壞善根。」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如佛所說,菩
薩摩訶薩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非前
心得亦不離前心,非後心得亦不離後心,又
非此心得、非異心得亦非無得,不壞善根。是
緣生法,微妙甚深、最上甚深。」


佛告尊者須菩提言:「於汝意云何,若心滅已,
是心更生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
提!若心生已,是滅相不?」


須菩提言:「是滅相。」


佛言:「須菩提!彼滅相法而可滅不?」


須菩提言:
「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是心有法可生可滅
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心無法可生亦無
法可滅。」


佛言:「須菩提!即心生法及心滅法,是
二可滅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
一切法自性而可滅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如如所住,汝亦如是住耶?」


須菩
提言:「如如所住亦如是住。」


佛言:「須菩提!若
如如所住亦如是住者,即是常耶?」


須菩提言:
「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何,真如甚
[017-0646c]
深耶?」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真
如即是心耶?心即是真如耶?」


須菩提言:「不也,
世尊!」


佛言:「須菩提!異真如是心耶?」


須菩提言:
「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汝於真如有所見耶?」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若菩薩摩
訶薩如是行者,是甚深行不?」


須菩提言:「若如
是行,是無處所行。何以故?菩薩不行一切行,
如是行。」


佛言:「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行般若
波羅蜜多,當於何處行?」


須菩提言:「當於第一
義中行。」


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菩薩摩訶
薩若於第一義中行,是菩薩相行不?」


須菩提
言:「不也,世尊!」


佛言:「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菩薩
壞諸相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菩薩不壞
諸相。」


佛言:「須菩提!云何名為菩薩摩訶薩行
般若波羅蜜多時得不壞諸相?」


須菩提白佛
言:「世尊!若菩薩摩訶薩作如是念:『我修菩薩
行而斷諸相。』者,當知是菩薩未能具足諸佛
法分。若菩薩摩訶薩有善巧方便心不住相,
雖了是諸相,菩薩過諸相而不取無相,是為
菩薩不壞諸相。」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尊者須菩提言:「若菩薩
摩訶薩於其夢中修三解脫門,所謂空、無相、
無願,以是善根能增益般若波羅蜜多不?」



菩提言:「尊者舍利子!若菩薩摩訶薩修般若
波羅蜜多,即有般若波羅蜜多相,是故於其
夢中亦可增益。又舍利子!若晝日增益,夢中
亦增益。何以故?佛說晝夜夢中等無異故。」



[017-0647a]
利子言:「若有男子、女人於其夢中作善惡業,
是人當有善惡報不?」


須菩提言:「如佛所說,一
切法如夢,即不應有報。若復是人於夢覺已,
有分別想生,彼善惡報而亦應有。」


「舍利子!若
人夢中造殺生業,是人當得殺生罪不?」


舍利
子言:「須菩提!是人從夢覺已,有分別想生,作
如是言:『我於夢中所殺是快。』當知是人隨夢
所殺亦得殺罪。」


舍利子言:「尊者須菩提!如佛
所說,乃至一切法不應分別,若起分別即有
想生,想從分別生,罪從想心現。」


須菩提言:
「尊者舍利子!若彼一切分別斷故,即心如虛
空。是故當知,有緣則有業,有緣則思生,無緣
則無業,無緣思不生。若心行於見聞覺知法
中,有心取垢、有心取淨,即有因緣起業非無
因緣,有因緣思生非無因緣。」


舍利子言:「尊者
須菩提!如佛所說,一切法離諸所緣。云何今
說有因緣思生非無因緣耶?」


須菩提言:「佛所
說者離所作相故,說有因緣思生非無因緣。」


「舍利子!諸緣法離相,是相亦離,如是無明緣
行、行緣識乃至生緣老死等,因緣諸法皆悉
離相,是故佛說一切法離諸所緣。」


舍利子言:「尊者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於其
夢中而行布施,以是功德迴向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是為迴向不?」


須菩提言:「尊者舍利
子!今慈氏菩薩在此會中,如來為授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記,知如是義、證如是法,汝今
以如是義而自請問。」


是時尊者舍利子即白
慈氏菩薩言:「如我所問須菩提法,彼尊者作
是言:『慈氏菩薩知如是義。』遣我伸問。唯願菩
[017-0647b]
薩為我宣說。」


爾時,慈氏菩薩摩訶薩告尊者
須菩提言:「彼舍利子所問,如汝所言,我知是
義,我今不知以何法答。須菩提!不可以慈氏
名字而答,不可以色空答,不可以受、想、行、識
空答。須菩提!彼色、受、想、行、識空中悉無所答。
須菩提!我不見有能答法及能答者,亦不見
有所答法及所答者,乃至所用答法皆不可
見,乃至一切法皆無所見,法無見故而無所
答,亦無法可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
爾時,尊者舍利子白慈氏菩薩摩訶薩言:「如
菩薩所說,證是法耶?」慈氏菩薩言:「舍利子!我
不證是法,我於諸法中不見有法而可得證,
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亦非語言分別思
惟可得,於是義中畢竟無得。是故,舍利子!一
切法無性,法自性如是。」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經》卷第
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