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14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宋-施護 (T)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
波羅蜜多經》卷第十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
傳法大師賜紫臣施護奉 詔譯


惡者障法品第十一之一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佛先已說受
持讀誦般若波羅蜜多法者諸善男子、善女
人所有功德。而彼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
此法門時,將無惡魔為難事耶?」


佛告尊者須菩提言:「如是,如是!甚多。須菩提!
有諸惡魔而為難事,於一切時伺求其便。」



菩提復白佛言:「如佛所說諸難事者,其相云
何?」


佛告須菩提:「若有住菩薩乘修習此般若波
羅蜜多法者,欲為他人說此法時,不即為說
及說不止,應當覺知是為魔事。又復,若說法
者於說法時,生其我慢貢高心者,應當覺知
是為魔事。若有人書持讀誦此法門時,生輕
慢心而戲笑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若有諸
持法者心生散亂,應當覺知是為魔事。若有
諸持法者互相非說,應當覺知是為魔事。若
有諸持法者,記念不明多所忘失,應當覺知
是為魔事。若有諸持法者,互相障礙不能和
合,於此法門不生敬信,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011-0624c]
若人書持讀誦此法門時,於自諸根不能調
伏,應當覺知是為魔事。若有諸聽法者忽作
是念:『我於此般若波羅蜜多法中,不得其味、
無所解了。』棄捨此法從座而起,應當覺知是
為魔事。又聽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羅蜜
多法中,不為我等說授記事,我不能生清淨
信解。』念已棄捨從座而起,應當覺知是為魔
事。又聽法者若作是念:『此般若波羅蜜多法
中,不說我名、不說我等所住城邑聚落方處,
及不說我所生族姓父母名字,以是因緣不
能聽受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我當棄捨。』隨
所起念,即於若干劫數有所退墮。後復以其
勝因緣故,於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還得修
習。何以故?諸菩薩摩訶薩若不聽受此般若
波羅蜜多法門,即不能成就世間、出世間法。
是故,須菩提!若起退失心者,應當覺知是為
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住菩薩乘者,不能於此般
若波羅蜜多法中求一切智智,而返於彼聲
聞、緣覺法中,修習趣求一切智智者,應當覺
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欲學欲成就世間、出世
間法,而不學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返於聲聞、
緣覺法中而生趣求。須菩提!若不學般若波
羅蜜多法者,即不能成就世間、出世間法。是
人起顛倒慧,於此般若波羅蜜多法中,不能
修習如實了知,棄捨根本取其枝葉。須菩提!
如世有人飢行求食,棄捨其主而返於彼作
務人所求索飲食。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退
[011-0625a]
失菩薩法者諸善男子、善女人亦復如是,棄
捨般若波羅蜜多一切智智根本法門,而返
於彼聲聞、緣覺法中取其枝葉。須菩提!此因
緣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何以故?是人少智
少慧,謂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不能至彼一
切智智,以是因緣而生棄捨,返謂聲聞、緣覺
法門即能成就一切智智,是故於中取其枝
葉。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應當覺知如是等
相,覺已遠離,不應於中愛樂修學,如是學者
非所相應。若有愛樂聲聞、緣覺法者,即如是
學。云何彼等如是學耶?須菩提!所謂聲聞法
中而但修習調伏我相,證得我空寂靜涅盤,
自謂已得究竟果法,不能於彼最上法中精
進修行,亦復不能廣為眾生作大利益,是故
菩薩摩訶薩不應如是學。云何名為菩薩學
耶?須菩提!若菩薩摩訶薩所行所學,皆自安
住如實法已,廣修一切相應善根,普攝世間
無量無邊一切眾生,悉令安住真如實際,一
一證得最上涅盤,是即名為菩薩學法。


「復次,須菩提!譬如有人欲觀其象,雖復得見,
不能真實觀其形相,是人即自返尋象跡觀取
象相。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人為智不?」


須菩
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
退失菩薩法者亦復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薩
乘中,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修
習,不能於中請問其義,不能如實了知勝行,
於此法門生棄捨心。以棄捨般若波羅蜜多
故,即不能取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是
故返於聲聞、緣覺法中取證涅盤,自謂已得
[011-0625b]
究竟果法。須菩提!此因緣者,應當覺知是為
魔事。


「復次,須菩提!譬如世間諸求寶人,詣彼大海
欲求珍寶,到已不能於大海中採取其寶,而
返於彼牛跡水中求諸珍寶,自謂與其海水
相等。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人為智不?」


須菩
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
退失菩薩法者亦復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
薩乘中,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
修習,不能於中請問其義,不能如實了知勝
行,於此法門生棄捨心,而返於彼聲聞、緣覺
法中,愛樂趣求調伏我相,取證我空寂靜涅
盤,所謂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及緣
覺果。於諸果中見如是法、證如是理,得諸漏
盡、心善解脫,於彼果中而得離繫。須菩提!
此因緣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即不生如是心。何
以故?而諸菩薩已得安住大乘法中,被精進
鎧作大莊嚴,長時修習諸波羅蜜多相應法
門,悲愍世間,廣為眾生作大利益。是故,須菩
提!所有心不調柔、起顛倒慧,於此甚深般若
波羅蜜多法門不能修習,不覺不知生棄捨
心,不能安住菩薩法中,不與諸波羅蜜多勝
行相應,但樂聲聞、緣覺法者,當知此等皆是
善根未成熟者。


「復次,須菩提!又如世間有巧業者,本欲造立
如天帝釋殊勝宮殿,而返度量日月宮殿大
小分量。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彼日月宮殿,能
勝帝釋妙宮殿耶?」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
[011-0625c]
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退失菩薩法者亦復
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薩乘中,於此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聽受修習,不能於中
請問其義,不能如實了知勝行。由不了故,於
此法門生棄捨心,而返於彼聲聞、緣覺法中,
愛樂趣求調伏我相,取證我空寂靜涅盤,自
謂已得究竟果法。須菩提!此因緣者,應當覺
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又如有人樂欲見彼轉輪聖王,
雖復得見,不能真實觀其色相威神福德,而
返觀彼諸小王等所有色相,自謂與彼轉輪
聖王等無有異。須菩提!於汝意云何?彼轉輪
聖王色相威德,與諸小王為相等不?」


須菩提
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退
失菩薩法者亦復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薩
乘中,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聽
受修習,不能於中請問其義,不能如實了知
勝行。由不了故,於此法門生棄捨心,而返於
彼聲聞、緣覺法中愛樂趣求。須菩提!此因緣
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如來為諸菩薩摩訶薩故,而以
種種善巧方便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法
門,令諸菩薩於中修學,即能成就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果。須菩提!是故如來以此般若
波羅蜜多法門,為諸菩薩摩訶薩如理表示、
如實教授、如所利益、如理生喜,趣入安住勝
義法門,令諸菩薩摩訶薩不退轉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


「復次,須菩提!如是住不退轉菩薩摩訶薩,於
[011-0626a]
此大乘法中已安住者,設復棄捨而返於彼
聲聞、緣覺下劣乘中起趣求心。於汝意云何?
是人為智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
提:「此因緣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又如有人飢渴所逼周行求食,
見彼百味精妙飲食,生棄捨心而不能取,返
取於彼六十日飯,食已愛樂。須菩提!於汝意
云何?是人為智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
須菩提:「未來世中,所有退失菩薩法者亦復
如是。是人先已安住菩薩乘中,於此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雖復聽受修習,不能於中
請問其義,不能如實了知勝行。由不了故,於
此法門生棄捨心,而返於彼聲聞、緣覺法中
愛樂趣求。須菩提!此因緣者,應當覺知是為
魔事。


「復次,須菩提!又如有人見彼無價摩尼珠寶
即不能取,而返取其水精之寶,自謂與彼摩
尼珠寶等無有異。須菩提!於汝意云何?是人
為智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告須菩提:「未
來世中,所有退失菩薩法者亦復如是。是人
先已安住菩薩乘中,於此甚深般若波羅蜜
多法門,雖復聽受修習,不能於中請問其義,
不能如實了知勝行。由不了故,於此法門生
棄捨心,而返而彼聲聞、緣覺法中求一切智,
自謂與彼菩薩法門等無有異。須菩提!此因
緣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書寫受持讀誦演說此
般若波羅蜜多法門時,若進若退其心散亂,
一一當知皆是魔事。」
[011-0626b]


爾時,尊者須菩提白佛言:「世尊!般若波羅蜜
多為可書寫耶?」


佛言:「不也,須菩提!般若波羅
蜜多非文字可得,所有文字但為顯示此法
門故。而般若波羅蜜多離文字相,畢竟於文
字中求不可得。若有人作是言:『我書文字即
是書寫般若波羅蜜多。』須菩提!此因緣者,應
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
蜜多法門時,心不專一起諸思念,所謂:城邑
聚落園林池沼,父母師長及諸親友,自身他
身若內若外,一切所有飲食衣服,臥具醫藥,
歌舞戲笑,苦樂憂喜愛非愛境乃至貪瞋癡
等。如是種種起思念者,一一當知皆是惡魔
作諸障難,使令行者心生散亂,不得於此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書持讀誦。須菩提!此因緣
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是故諸菩薩摩訶薩
覺已遠離,不令諸魔伺得其便。


「又復,若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時,
思念王事,以此因緣而為障難,是故不能於
此法門書持讀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
時,籌計財寶資生等物,以此因緣而為障難,
是故不能於此法門書持讀誦,應當覺知是
為魔事。


「又復,若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
時,思念世間語言章句,以此因緣而為障難,
是故不能於此法門書持讀誦,應當覺知是
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
[011-0626c]
蜜多法門時,有諸惡魔現苾芻相,來住其前
作如是言:『我有法門汝等當學,如是書寫受
持讀誦如是修習,即能至彼一切智果。』須菩
提!此因緣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住菩薩乘者,樂欲通達菩
薩摩訶薩善巧方便者,不能於其菩薩法中
如實了知,而返於彼聲聞、緣覺法門起趣求
心,是人知彼法中亦說空、無相、無願,謂與菩
薩法門等無有異。須菩提!若欲了知菩薩摩
訶薩善巧方便最勝智者,應當於此甚深般
若波羅蜜多法中如實趣求,若復於餘聲聞
緣覺法門而修習者,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若聽者
樂聞,說者懈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說者樂說,聽者懈倦,應當覺知是
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聽法者,樂欲聽受此般若波羅
蜜多法門,聽已書寫讀誦,而說法者不即為
說,以戲論心說餘經法。由此因緣不能和合,
令聽法者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
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說法者心不懈退,樂欲宣說般
若波羅蜜多法門,而聽法者住於異方。以此
因緣不能和合,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說法者少欲歡喜,離無義語忻
樂說法,而聽法者身力疲懈心識惛重。以此
因緣不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
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聽法者有信樂心欲聞此法,而
[011-0627a]
說法者作諸留難不欲為說。以此因緣不能
和合,令聽法者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
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聽法者欲聞此法,而說法者誦
習不利,聽者不喜樂聞。以此因緣不能和合,
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覺知是
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說法者樂欲為說,而聽法者以
餘緣故不樂聽受。由此因緣不能和合,不得
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說法者樂欲說法,而聽法者睡
眠所覆,惛重疲懈不能聽受。以此因緣不能
和合,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覺
知是為魔事。


「又復,若時彼聽法者樂欲聞法,而說法者睡
眠所覆,惛重疲懈不樂說法。以此因緣不能
和合,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覺
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
蜜多法門時,或有人來作如是說:『汝等當知,
地獄、餓鬼、傍生及阿修羅,彼彼趣中有種種
苦,如是苦受應當遠離,不如修習出諸趣類
盡苦邊際取證涅盤。』須菩提!作此說者,應
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有人書持讀誦此般若波羅
蜜多法門時,或有人來作如是說:『諸天界中
有勝妙樂,所謂欲界有五欲樂,色界有禪定
樂,無色界有寂滅定樂。如是諸樂皆悉有為
無常,敗壞諸相畢竟無實,三界悉空諸法無
[011-0627b]
我,汝諸智者應當了知,不如取證須陀洹、斯
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果。得是果已不復更受
後身。』須菩提!作此說者即為障礙菩薩勝行,
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說法者獨止一處,心念徒眾,
即作是言:『若人有能隨從我者,我即當與般
若波羅蜜多。不隨我者,我不與其般若波羅
蜜多。』有諸善男子等,為求法故尊重正法,爾
時各往隨從法師。而彼法師忽於異時,心不
樂欲為諸徒眾說般若波羅蜜多,即當往詣
飢饉枯涸、虎狼蟲獸、盜賊怖畏諸險難處。時
彼法師告徒眾言:『諸善男子!此處飢饉險難
極甚怖畏,汝等何能受是苦耶?應自籌量無
宜後悔。』其說法者以此微細因緣方便,遠離
諸聽法眾。爾時諸人知是事已,互相謂言:『此
遠離相,非與般若波羅蜜多相。』是故諸人各
各退還,不復隨從。須菩提!以是因緣不能和
合,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覺知
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說法者,或時欲詣極大怖畏
諸惡蟲獸非人聚中,或詣飢饉枯涸險難等
處,謂聽法者言:『諸善男子!汝等當知,我所往
處極大險惡,汝等不應隨從於我。』須菩提!說
法者以是微細因緣方便遠離,諸聽法者不
能和合,不得般若波羅蜜多書持讀誦,應當
覺知是為魔事。


「復次,須菩提!若說法者於親友家常所往返,
而於後時謂聽法者言:『我有親族,汝等應往
求乞所須飲食衣服受用等物。』由此因緣,妨
[011-0627c]
廢聽受般若波羅蜜多法門,是故不得書持
讀誦,應當覺知是為魔事。」


佛告須菩提:「如是等相,一一當知皆是惡魔
作諸方便而為障難,欲令諸修菩薩法者,不
得此般若波羅蜜多法門,聽受修習、書持讀
誦。是故諸修菩薩法者,於一切時常所覺知,
覺已遠離,令彼諸魔不得其便。」
《佛說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卷
第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