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c0003 光讚經-西晉-竺法護 (T@YUAN)




《光讚般若波羅蜜經》卷第五


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摩訶般若波羅蜜》行品第九



於是賢者須菩提白佛言:「唯,天中天!假使菩
薩摩訶薩無漚惒拘舍羅行般若波羅蜜,
若行色者則為行想、若行痛痒思想生死識者
則為行想,若行色常則為行想、若行痛痒思
想生死識常者則為行想,若行色無常則
[004-0171b]
為行想、若行痛痒思想生死識無常則為行
想,若行色苦則為行想,若行痛痒思想生死
識苦則為行想,若行色樂則為行想、若行
痛痒思想生死識樂者則為行想,若行色我
所者則為行想、若行痛痒思想生死識我所
者則為行想,若行色非我所者則為行想、
若行痛痒思想生死識非我所者則為行想,
若行色虛無者則為行想、若行痛痒思想生
死識虛無者則為行想。若使,天中天!菩薩
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行色寂寞則為行想、
行痛痒思想生死識寂寞者則為行想。假
使、天中天!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漚
惒拘舍羅,若行四意止則為行想,四意斷、四
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則為行想。若
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
佛之法則為行想。唯,天中天!假使菩薩摩
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而自念言:『我行般若波
羅蜜。』是為菩薩摩訶薩而反行想。假使菩薩
摩訶薩心自念言:『作是行者則為行般若
波羅蜜。』亦為行想。是為菩薩摩訶薩行般若
波羅蜜無漚惒拘舍羅。」


舍利弗問:「須菩提!菩
薩摩訶薩當云何行般若波羅蜜、得般若波
羅蜜?」


須菩提謂舍利弗:「假使,賢者!菩薩摩
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設立色想則不信解,若
立色者則不脫想,為行生死想。若行色想,則
不得脫無明、行、識、六入、所更、痛、愛、受、有、生、老
病死憂慼惱會;彼菩薩摩訶薩為不行般若
波羅蜜,則無漚惒拘舍羅。立於眼想則不信
脫,假使菩薩摩訶薩立於耳鼻口身意想,
[004-0171c]
則不信脫。設立於眼色識、耳聲識、鼻香識、舌
味識、身細滑識、意法識想,則不信脫。若習眼
更、耳鼻口身意所習更,立是諸根,則不信
脫。假使立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
七覺意、八由行想,不信脫。設立於十種
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想
者,則不信脫,而於佛法念行著想。念行想者,
則不信脫十二因緣苦惱之患。彼菩薩摩訶
薩不應為聲聞、辟支佛造證,何況逮得阿耨
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乎?所不能及也。如
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為無
漚惒拘舍羅。」


舍利弗謂須菩提:「云何菩薩摩
訶薩行般若波羅蜜而有漚惒拘舍羅耶?」



菩提謂舍利弗:「設使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
羅蜜,不行色、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不行
色想、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想,不行色常、
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常,不行色無常、不行
痛痒思想生死識無常,不行色苦、不行痛痒
思想生死識苦,不行色樂、不行痛痒思想生
死識樂,不行色我所、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
我所,不行色非我所、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
非我所,不行色虛無、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
虛無,不行色空、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空,
不行色無想、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無想,
不行色無願、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無願,不
行色寂寞、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寂寞,不行
色無想、不行痛痒思想生死識無想。所以者
何?色者則空,色無異空,色則為空,空者為
色。色自然空,痛痒思想生死識空,則無有
[004-0172a]
識,無有異空,識則為空,空者為識。四意止、
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為
空,無有異空。三十七品計則為空,無分別異
空,三十七品空,空者三十七品。十種力、四
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則為
空,無有異空。佛法則空、無他別異空,空者
則法,法者則空。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
般若波羅蜜,為成漚惒拘舍羅,菩薩摩訶薩
行般若波羅蜜如是者,逮得阿耨多羅三耶
三菩阿惟三佛。彼行般若波羅蜜已,無所受
無所行、不受不行、不行不受、不有所行亦
非不行,是故無所受亦不有所受。」


賢者舍利
弗謂須菩提:「何故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
蜜已無所受?」


須菩提答曰:「所以菩薩摩訶薩
行般若波羅蜜,自然不可得。由是之故,般
若波羅蜜為無所有,則為自然。以是故,舍利
弗!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無所受無所
行、不受不行、不行不受、不有所行亦非
不行,是故無所受亦不有所受。所以者何?
一切諸法為無所有,則謂自然。是故無所
至、無所犯負,是名曰一切不受三昧之定。菩
薩摩訶薩廣普玄遠而無所量,諸聲聞、辟支
佛所不能及。菩薩摩訶薩以是三昧,疾得阿
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


舍利弗謂須菩
提:「菩薩摩訶薩不離是三昧,疾得阿耨多羅
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者;復有餘三昧乎?」


須菩
提答舍利弗:「復有餘三昧疾得阿耨多羅三
耶三菩阿惟三佛!」


舍利弗謂須菩提:「何所餘
三昧行,菩薩摩訶薩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
[004-0172b]
菩阿惟三佛?」


須菩提謂舍利弗:「菩薩摩訶薩
行首楞嚴三昧,疾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
惟三佛!」


須菩提謂舍利弗:「復有三昧名曰寶
印,復有三昧名曰師子娛樂,復有三昧名曰
月曜,復有三昧名曰月幢英,復有三昧名
一切印,復有三昧名曰無能見頂,復有三昧
名曰了法界,復有三昧名曰分別幢英,復有
三昧名曰喻金剛,復有三昧名曰入法印,復
有三昧名曰立定意王,復有三昧名曰印王,
復有三昧名曰勢力精進,復有三昧名曰超
等,復有三昧名曰入應順分別,復有三昧名
曰入辯於十方界,復有三昧名曰總持意,
復有三昧名曰度無為,復有三昧名曰等御
諸法海印,復有三昧名曰普周虛空,復有三
昧名金剛道場,復有三昧名曰執英幢,復有
三昧名曰帝英如門閫,復有三昧名曰起本,
復有三昧名曰師子吼,復有三昧名曰精進
立,復有三昧名曰勝寶,復有三昧名炤
明,復有三昧名曰不眴,復有三昧名曰不住
於下,復有三昧名曰決了,復有三昧名曰燈
明廣普,復有三昧名曰無量行,復有三昧名
曰光造,復有三昧名曰有所炤曜,復有
三昧名曰莊嚴淨,復有三昧名曰離垢光,復
有三昧名曰有所造樂,復有三昧名曰電燈
明,復有三昧名曰盡索,復有三昧名曰威神
跡,復有三昧名曰離盡索,復有三昧名曰無
能勝,復有三昧名曰開通,復有三昧名曰燈
明,復有三昧名曰離燈垢,復有三昧名曰嚴
淨辯才,復有三昧名曰有所光耀,復有三昧
[004-0172c]
名曰造事,復有三昧名曰慧英,復有三昧名曰
住惟,復有三昧名曰普明,復有三昧名曰善
立,復有三昧名曰寶積,復有三昧名曰超諸法
印,復有三昧名曰普法,復有三昧名曰勝娛
樂,復有三昧名曰度法頂,復有三昧名曰有
所毀壞,復有三昧名曰一切明句,復有三昧
名曰等字所作,復有三昧名曰趣字,復有三
昧名曰斷因緣,復有三昧名曰無事,復有三
昧名曰無牆,復有三昧名曰決了入號,復有
三昧名曰無早行,復有三昧名曰除冥,復
有三昧名曰修行跡,復有三昧名曰無動,復
有三昧名曰度界,復有三昧名曰決一切德,
復有三昧名曰住無心,復有三昧名曰淨於
嚴整,復有三昧名曰度覺意,復有三昧名曰
無量燈明,復有三昧名曰等不等,復有三昧
名曰度一切,復有三昧名曰斷諸事,復有三
昧名曰離意了除,復有三昧名曰離建立,復
有三昧名曰一勝,復有三昧名曰行諸事,復
有三昧名曰一事,復有三昧名曰除怨事,復
有三昧名曰滅諸所有不當,復有三昧名曰
入隨因緣音,復有三昧名曰聲跡言無盡度,
復有三昧名曰威神跡,復有三昧名曰光燿
熾盛,復有三昧名曰清淨樹,復有三昧名曰
清燈而閑,復有三昧名曰一切勝,復有三
昧名曰不樂一切諸苦樂,復有三昧名曰無
盡事,復有三昧名曰總持句,復有三昧名曰
等於正邪師子座,復有三昧名曰入嚮離
嚮,復有三昧名曰無嚮得嚮,復有三昧
名曰離垢明,復有三昧名曰御跡,復有三昧
[004-0173a]
名曰滿月離垢光,復有三昧名曰電錠光,復
有三昧名曰大嚴淨,復有三昧名曰普照世
間,復有三昧名曰普定意,復有三昧名曰應
無染離染,復有三昧名曰御空一切等御,復
有三昧名曰無青不青寶,復有三昧名曰立
無本念,復有三昧名曰身時第一,復有三昧
名曰言時除空念,復有三昧名曰脫虛空礙
滅護。舍利弗!菩薩摩訶薩行是諸三昧,疾
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及餘不可
計會無有限量諸三昧門、諸總持門,菩薩摩
訶薩所當學者,疾逮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
阿惟三佛!」


於是須菩提承佛聖旨而歎頌曰:
「舍利弗!欲知往古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
佛則為授此等菩薩摩訶薩決,及今現在十
方世界諸現在怛薩阿竭、阿羅呵、三耶三佛
悉已授此諸菩薩摩訶薩決。其行是三昧者,
彼不見三昧,亦不念三昧,亦無所三昧,亦
不想:『我當三昧。吾當三昧乎?』亦不念:『我空三
昧。』是菩薩摩訶薩無想念。」


舍利弗謂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住是三昧;為往古三耶三佛所
授決乎?」


答曰:「不也。舍利弗!所以者何?唯,舍
利弗!般若波羅蜜三昧不為異也,菩薩摩訶
薩亦不為異。菩薩摩訶薩則為三昧,三昧則
為菩薩摩訶薩。」


舍利弗謂須菩提:「如仁者所
云:『菩薩摩訶薩般若波羅蜜及諸三昧,不為
各異,菩薩則三昧,三昧則菩薩。一切法皆
平等則不知三昧。』以是故,舍利弗!於是三
昧,善男子亦不知亦不了。」


舍利弗又問:「何
故不知不了?」


「用無明故而為三昧,以是故,
[004-0173b]
菩薩不知不了。」


爾時世尊讚賢者須菩提:「善
哉,善哉!須菩提!如吾讚仁行空第一歎之最
尊。菩薩摩訶薩學般若波羅蜜,當如是學檀波
羅蜜、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
羅蜜、般若波羅蜜;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
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
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


舍利弗白佛言:
「菩薩摩訶薩學如是,為學般若波羅蜜乎?」



言:「如是!菩薩摩訶薩如是學,為學般若波羅
蜜,所學者亦無所得。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
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亦復如是。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
七覺意、八由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
八不共諸佛之法,自然具足,雖有所得亦無
所得。」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摩訶薩學如是。作
是學,為學般若波羅蜜,得般若波羅蜜乎?」



言:「如是學,為學般若波羅蜜,得無所得。」


舍利
弗白佛:「云何得無所得?」


世尊答曰:「不得吾我,
亦不得人、壽命、亦不得所見。五陰究竟本末
普悉清淨,亦不得見也。陰種諸入本末究竟
如是悉清淨亦不得,無明之原本末究竟而
悉清淨,行、識、六入、名色、所更、痛、愛、受、有、生、老
病死,本末究竟而悉清淨。若無所得,本末
究竟而悉清淨,習盡之路亦不可得,本末究
竟而悉清淨。欲界亦不可得,本末究竟而悉
清淨。色界、無色界亦不可得,本末究竟而悉
清淨。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
意、八由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
不共諸佛之法亦不可得,本末究竟而悉清
[004-0173c]
淨。六波羅蜜亦不可得,本末究竟而悉清淨。
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亦不
可得,本末究竟而悉清淨。菩薩亦不可得,
本末究竟而悉清淨。佛亦不可得,本末究竟
而悉清淨。」


舍利弗白佛言:「何所清淨?世尊!」


答曰:「無所起無所生、無所得無所行,則為
清淨。」


舍利弗言:「唯然,世尊!菩薩摩訶薩如
是學者,為學何法?」


佛言:「菩薩摩訶薩學如是
者,為學無所學法。所以者何?舍利弗!是諸
法者計其所有,而愚凡夫之所倚立。」


舍利
弗白佛言:「唯然,世尊!誰致是法?」


佛言:「如無
所得,以是故得如是逮者,故曰無所逮。」



問:「世尊!誰無所得而有所得?」


佛言:「色無所
得,其內亦空、外亦復空、內外亦空。所謂所有
自然無有而悉為空。色痛痒思想生死識亦
無內無外亦無內外,所有自然無有悉空。四
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
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
佛之法,亦無內亦無外亦無內外,所有自然
無有悉空。彼愚凡夫從無明教,依倚著愛而
有想念,以依無明為兩盲俱,則為不知
而無所見。已不知不見,彼則思想不可得法,
倚於名色又復依倚著於佛法。已有所倚而欲了知
無所有法,故不知不見。何謂不知不見?
色痛痒思想生死識亦不知不見,十二入
十八種、三十七品、十二因緣、十種力、四
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亦
復不知不見,由是之故名曰為愚。彼不捨
施。何所不捨?不捨欲界、不捨色界、不捨無
[004-0174a]
色界,不捨聲聞、辟支佛地;則不篤信。何所
不信?不信色空、不信痛痒思想生死識空,
不信十二入、十八種、十二因緣、三十七品,十種
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為
空。不能建立,不建立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
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不住阿惟越致地,復不建立諸佛之法;以是
之故名曰為愚。有所倚著眼耳鼻口身意,
倚著諸種諸陰入,倚著依求於婬怒癡,倚著
依慕諸疑邪見,倚著依慕於佛道也。」


舍利弗
白佛言:「菩薩摩訶薩作是學,為不學般若波
羅蜜乎?不生薩芸若耶!」


佛言:「菩薩摩訶薩
作是學般若波羅蜜,不得薩芸若。」


舍利弗白
佛言:「唯然,世尊!菩薩摩訶薩作是學,不得
薩芸若?」佛告舍利弗:「是菩薩摩訶薩作是
學般若波羅蜜,無漚惒拘舍羅,有所思想、有
所依倚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
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而反想求依
倚六波羅蜜、三十七品,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
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而復想求薩芸若
慧,已想求薩芸若而依倚。是故,舍利弗!
菩薩摩訶薩不學般若波羅蜜,不得薩芸若
慧。」


舍利弗白佛言:「菩薩摩訶薩作是學般若
波羅蜜,為不學般若波羅蜜?為不行薩芸若
慧乎?」


佛言:「如是,舍利弗!作是學般若波羅
蜜,為不得薩芸若。」舍利弗問:「唯,天中天!菩
薩摩訶薩當云何學般若波羅蜜?而隨順學
得薩芸若慧?」佛告舍利弗:「假使菩薩摩訶薩
行般若波羅蜜,不見般若波羅蜜;如是菩薩
[004-0174b]
摩訶薩為行般若波羅蜜,為學般若波羅蜜
得薩芸若慧,得無所得。無所得,亦
復不得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
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亦不得須陀
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辟支佛、菩薩、佛;亦
不得薩芸若。如是,舍利弗!菩薩摩訶薩
作是行,為行般若波羅蜜,為學般若波羅蜜
得薩芸若,得無所得。」


舍利弗白佛言:「何謂
無所得?」


世尊答曰:「於內亦空、於外亦空、內外
亦空,一切法空。」


《摩訶般若波羅》蜜幻品第十之上



於是,賢者須菩提白佛言:「唯然,世尊!假使問
者:『此幻士學般若波羅蜜,欲得薩芸若。』問
者如此,以何報答?『又斯幻士,學檀波羅蜜、尸
波羅蜜、羼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欲
用逮得薩芸若慧;學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
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欲用逮得薩芸若
慧;又學薩芸若慧,欲以逮得薩芸若。』假使來
問如此誼者,以何報答?」


佛告須菩提:「我故
問汝。於須菩提云何,從其所知而報答
吾。於須菩提意云何?色異乎?幻異乎?痛
痒思想生死識異乎幻異耶?」須菩提答曰:「不
也,天中天!於須菩提意云何?幻為異乎?眼
復異乎?耳鼻口身意異乎?幻復異乎?眼
色識、耳聲識、鼻香識、口味識、身細滑識、意法
識異乎?幻復異耶?所習因緣痛痒之樂異乎?
幻復異耶?」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須菩提意
云何?四意止異乎?幻復異耶?四意斷、四神
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異乎?幻復異耶?
[004-0174c]
空、無想、無願異乎?幻復異耶?」


答曰:「不也,
天中天!」


「於須菩提意云何?幻為異乎?十種
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
復為異耶?」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須菩提意
云何?幻為異乎?道復異耶?」


答曰:「不也,天中
天!幻不為異,色亦不異;色則為幻,幻則為色。
唯,天中天!幻不為異,痛痒思想生死識亦不
為異,識則為幻,幻則為識。唯,天中天!幻不
為異,眼耳鼻口身心亦不為異,幻則為眼,
眼則為幻。眼色識、耳聲識、鼻香識、口味識、身
細滑識、意法識,識則為幻,幻則為識。所習因
緣痛痒之樂不為異也,痛樂則幻,幻則痛樂。
唯,天中天!幻不為異,四意止亦不異,四意
止則為幻,幻則四意止;意斷、神足、根、力、覺意、由
行則為幻,幻則由行。唯,天中天!十種力、四
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法則
為幻、幻則為法。」


「於須菩提意云何?所謂幻者,
為有塵垢及瞋恨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
須菩提意云何?所謂幻者,有所起、有所滅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須菩提意云何?其不
起不滅者,彼學般若波羅蜜已,逮得薩芸若
慧,獲致一切大哀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須菩提意云何?於此興于所知思想,從
習俗教因五盛陰,為菩薩乎?」


答曰:「如是。唯,天
中天!」


「於須菩提意云何?有知思想,隨其習
俗而發言教,以五盛陰,而有所起而有所滅,
寧可復得塵勞瞋恨。」


答曰:「不也,天中天!」


「於
須菩提意云何?其無思想、無習俗、無所言教、
無所興立、無有名號、無身無身事、無言無
[004-0175a]
言事、無意無意事、不起不滅、無有塵勞、無
有瞋恨,又以此事學般若波羅蜜,成薩芸若
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


佛言:「如是,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作是學般若波羅蜜,成薩芸若
者,則無所有。」


須菩提白佛言:「菩薩摩訶薩
當作是學般若波羅蜜及學阿耨多羅三耶三
菩。若欲學者,當知學幻。所以者何?唯,天
中天!當觀五陰亦如幻士。」


「於須菩提意云何?
又此五陰學般若波羅蜜,成薩芸若慧乎?」



曰:「不也,天中天!所以者何?其五陰者自然
無所有;其有自然無所有者亦不可得。」


又問:
「於須菩提意云何?自然之喻,五陰如夢,學般
若波羅蜜成薩芸若乎?」


答曰:「不也,天中天!所
以者何?計於夢者自然無所有;其為自然無
所有者,則不可得。」


「於須菩提意云何?呼聲之
嚮喻於五陰,又復譬如水影、野馬、所化之
喻,譬如五陰般若波羅蜜逮成薩芸若
耶?」


答曰:「不也,天中天!所以者何?其呼聲嚮、
水影、野馬、所化,自然無所有。其為自然無所
有者,則不可得。所以者何?唯,天中天!分別
了色猶如幻也,痛痒思想生死識及十八種、
六根、五陰及五盛陰自然如夢。唯,天中天!色
痛痒思想生死識、十八種、六根、五盛陰猶如夢
也,於內則空,了不可得,而無自然則為空矣,
了不可得。」


須菩提白佛言:「今說於此般若波
羅蜜,新學大乘菩薩摩訶薩聞斯說者,得無
恐懼畏難懷懅?」


佛告須菩提:「假使新學大乘
菩薩摩訶薩於般若波羅蜜不解漚惒拘舍羅
者,不親善師,或恐或怖或懷畏懅。」


須菩提
[004-0175b]
問佛言:「唯,天中天!何謂菩薩摩訶薩善師?
行般若波羅蜜有漚惒拘舍羅,菩薩摩訶薩
不恐不怖而不懷懅?」


佛言:「此菩薩摩訶薩行
般若波羅蜜,志在專精,於薩芸若慧不觀色
無常、色亦不可得,不觀痛痒思想生死識無
常、識亦不可得;志觀薩芸若,不察無常亦不
可得。是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有漚惒
拘舍羅。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志在薩芸
若慧,不觀色苦,亦不得色,不觀痛痒思想生
死識苦,亦不得識。不觀色是我所,亦不得
我所;不觀痛痒思想生死識是我所,亦不得
我所。不觀色非我所,亦不得非我所;不觀痛
痒思想生死識非我所,亦不得非我所。


「復
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志學薩芸若,觀於
色空,亦不得空;觀痛痒思想生死識空,亦
不得空。不觀色有常,亦不得常;不觀痛
痒思想生死識有常,亦不得常。不觀色非
常,亦不得無常;不觀痛痒思想生死識非
常,亦不得無常。觀色寂寞,亦不得色寂
寞;觀痛痒思想生死識寂寞,亦不得識
寂寞。觀色虛無,亦不得色虛無;觀痛痒
思想生死識虛無,亦不得識虛無。是為菩薩
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有漚惒拘舍羅。


「復次,
須菩提!菩薩摩訶薩不觀無常亦無所得,苦、
空、無我非身亦無所得,不觀無常亦無所得。
空、無想、無願寂寞虛無,亦無所得。痛痒思
想生死識,不觀無常亦無所得。眼耳鼻口
身意、色聲香味細滑法,不觀無常亦無所得。
非常、苦、空、無我非身,空、無想、無願寂然虛無,
觀於斯事了無所得。彼為眾生如此意:『吾為
[004-0175c]
一切眾生之類說無常法,為顛倒者令不
迷惑。』又分別法,為苦、無我、空、無想、無願寂
寞虛無,為顛倒者令不迷惑。是菩薩摩訶
薩行般若波羅蜜有漚惒拘舍羅!


「復次,須菩
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學行薩芸若
慧,思惟其誼,不觀色無常,不墮顛倒亦
不無所得;不觀痛痒思想生死識無常,不墮
顛倒亦無所得。無苦、無我為空,空、無想、無
願寂寞虛,無不令顛倒亦無所得。色痛痒思
想生死識離四非常,空、無想願寂寞虛無。
觀此諸事,不令顛倒亦無所得。假使在於
薩芸若慧,念此不捨,此明菩薩摩訶薩惟逮
波羅蜜。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時,志不
思惟聲聞、辟支佛事,亦不聽志勸隨其行,是
為菩薩摩訶薩行禪波羅蜜,不恐不怖亦不畏
懅!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
當造斯觀,不用色空而為空也,色則為空,空
者則色;痛痒思想生死識,不專為空,色者則
空,識自然識,空者為識。眼不專空,眼自然空,
眼者則空,空者則眼,不專為空。耳聲識、鼻香
識、口味識、身細滑識、意法識,不專空,識自然
空,識者則空,空者則識。所習因緣痛痒之樂
則為空矣,所習因緣痛痒之樂自然為空,所
習因緣痛痒之樂觀之則空,其心自空,所
習因緣痛痒之樂則亦為空。其四意止不專
為空,四意止空故,由是為空,其四意止自然
為空。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
行,不專為空,三十七品則自然,空者則三
十七品,三十七品則空。十種力、四無所畏、四
[004-0176a]
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不專為空,則自
然空。空者則為佛,法則空,空者則法,是為
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不恐不怖亦不
畏懅。」須菩提白佛言:「何所菩薩摩訶薩善
師?」


「說般若波羅蜜有所擁護,聞之不恐不
怖不懅不畏。於是,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善師
為其說法,不論色無常,色亦不可得,亦無
所著。以是德本,不以勸助令立聲聞、辟支佛
地,唯學薩芸若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色
痛痒思想生死識,不說無常,亦不可得亦無
所著。以是德本,不用勸助令立聲聞、辟支佛
地,常建立之薩芸若慧。


「復次,須菩提!菩薩
摩訶薩善師者,為說經法,不論色苦,色不
可得亦無所著;痛痒思想生死識,不可得亦
無所著。色我所非我所;痛痒思想生死識,
我所非我所,不可得亦無所著。又為說法論
色空、無想、無願,不可得亦無所著;痛痒思
想生死識空、無想、無願,不可得亦無所著。
眼耳鼻口身意,不可得亦無所著,色聲香
味細滑法及十八種,我所非我所,不可得亦
無所著。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善師者,
為其說法論色寂寞虛無,不可得亦無所
著;痛痒思想生死識寂寞虛無,不可得
亦無所著。以是德本,不用勸助於聲聞、辟支
佛地,常以勸助薩芸若慧,是謂須菩提菩薩
摩訶薩善師。又復講說眼寂寞虛無,不
可得亦無所著;耳鼻口身意寂寞虛無,不
可得亦無所著。色聲香味細滑法寂寞虛無,
不可得亦無所著,眼之所習因緣痛痒,說法
[004-0176b]
無常,眼色識、耳聲識、鼻香識、口味識、身細滑
識、意法識,所習因緣痛痒之樂,說無常法,
寂寞虛無,不可得亦無所著。以此德本,
不用勸助於聲聞、辟支佛地,常以建立薩芸
若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復次,須菩提!菩
薩摩訶薩善師,為人說法不論無常;四意止、
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其
所行者,無苦、無我為空,空、無想、無願寂寞
虛無。雖說此法,不可得亦無所著。以此德本,
不用勸助於聲聞、辟支佛地,常以建立薩芸
若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復次,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善師,為人說法,十種力、四無所
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不論無常、
苦、空、非身,空、無想、無願寂寞虛無,而不可
得亦無所著,是菩薩摩訶薩善師。以此德
本,不用勸助於聲聞事、辟支佛地,常以建立
薩芸然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復次,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善師者,為人講法,現說色無常、
苦、空、非身;痛痒思想生死識無常、苦、空、非身。
現說眼耳鼻口身意無常、苦、空、非身;色聲香
味細滑法無常、苦、空、非身;眼色識、耳聲識、鼻
香識、口味識、身細滑識、意法識,無常、苦、空、非
身。現說無明無常、苦、空、非身,行、識、名色、六入、
所更痛愛、受、有、生、老病死,無常、苦、空、非身。色
我所非我所寂寞虛無,痛痒思想生死識我
所非我所,空、無想、無願寂寞虛無。雖說此
法以開化人,而無所得亦無所著。以此德本,
不用勸助於聲聞事、辟支佛地,常以建立薩
芸然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復次,須菩提!
[004-0176c]
菩薩摩訶薩為人說經法,現論四意止、四意
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無常、苦、空、
非身,空、無想、無願,是我所非我所寂寞虛
無。以此德本,不用勸助於聲聞事、辟支佛地,
常以建立薩芸若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復
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為人說法,現論十
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
法,色無常、苦、空、非身,痛痒思想生死識無常、
苦、空、非身,我所非我所空、無想、無願寂寞
虛無。以此功德本,不用勸助於聲聞、辟支佛
地,常以建立薩芸若慧,是菩薩摩訶薩善師。」


於是,須菩提白佛言:「何謂菩薩摩訶薩於般
若波羅蜜無漚惒拘舍羅,親近惡師,而聞說
此般若波羅蜜或恐或怖心而畏懅?」


世尊
告須菩提曰:「是菩薩摩訶薩離薩芸若行而
不親近般若波羅蜜,假使遇此般若波羅蜜,
而心著念禪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羼波羅蜜、
尸波羅蜜,檀波羅蜜以檀波羅蜜逮得所施,而以念
著檀波羅蜜,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
提!菩薩摩訶薩離薩芸若而不思惟,念著內
色而想為空,謂色無有自然,念之為空;痛
痒思想生死識念著內空,而謂識無有自然,
想念於空。又得內色無有自然,想著於空,
已想著空謂有所得。念眼內空,自然無有,自
然為空。又覩得空,想念逮致,是菩薩摩訶薩
惡師!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離於薩芸若,
亦不肯於諸通慧,而反於內念色為空,色無
所有,念著思惟色自然空;痛痒思想生死識
念於內空,志於識想而無所有,念自然空,而
[004-0177a]
於內空得內外空,至無所有自然之空,有所
獲致想念所得,念眼內空至無所有自然為
空,念逮於空,想有所得;耳鼻口身意亦復
如是,念於內空,思惟著想,於無所有自然得
空,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菩薩
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思四意止得四意
止,即自念著而獲於斯;四意斷、四神足、五根、
五力、七覺意、八由行,得三十七品,即自念著
而獲於斯,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行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
八不共諸佛之法,自謂逮得諸佛之法,已有
望想,離薩芸若心所當惟念。是菩薩摩訶薩
行般若波羅蜜無漚惒拘舍羅,聞說般若波
羅蜜,或恐或怖而心懷懅。」


於是須菩提白佛
言:「唯,天中天!云何菩薩摩訶薩而為惡師之
所攝錄?隨惡師教?聞說般若波羅蜜,或恐
或怖而心懷懅?」


佛告須菩提:「於是,須菩提!
菩薩摩訶薩惡師,制止行者令不得學般
若波羅蜜、禪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羼波羅蜜、
尸波羅蜜、檀波羅蜜,而反教之:『不當教此六
波羅蜜,是非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所
說。人所合禍橫作,此經不當聽,是不當受持
諷誦,讀已不當思惟、為他人說。』是菩薩摩
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惡師者,
而不肯為分別覺事,不令觀見魔之瑕穢。於
是弊魔波旬化作佛像,而即往詣菩薩摩訶
薩所,而抑制之,令不修學六波羅蜜,言:『善
男子!用為學此般若波羅蜜?用為學此禪波
羅蜜、惟逮波羅蜜、羼波羅蜜、尸波羅蜜、檀波
[004-0177b]
羅蜜?何為奉行?』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於時弊魔化作佛像,為菩薩摩
訶薩說聲聞、辟支佛經,而為講論,當捐施
與,為分別解誼理所趣,敷演美辭,令離菩
薩摩訶薩大乘之法,墮於聲聞、辟支佛地。當
知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於是
弊魔化作佛像,往詣菩薩摩訶薩所,而謂之
言:『唯,善男子!今仁所學非為道心,非阿惟
越致。卿之所學,終不逮阿耨多羅三耶三
菩阿惟三佛!』如是色像魔之罪緣,不能觀察
亦不覺了知,是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
提!菩薩摩訶薩為精進行,於時弊魔化作佛
像,往詣菩薩摩訶薩所,而謂之言:『善男子!
知眼則為空,便是吾許,亦是我身;耳鼻口
身意則亦為空,便是吾許,亦是我身。』為說經
法:『色則為空,色是吾許,亦是我身;痛痒思想
生死識是吾許,亦是我身。色聲香味細滑法
是吾許,亦是我身;眼所習者因緣痛痒,計則
為空,謂是吾許,亦是我身。耳鼻口身意
所習因緣痛痒之樂十八種,計則為空,謂是
吾許,亦是我身。檀波羅蜜、尸波羅蜜、羼
波羅蜜、惟逮波羅蜜、禪波羅蜜、般若波羅蜜,
計則為空,謂是吾許,亦是我身。四意止、四意
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八由行,計則為
空,謂是吾許,亦是我身。十種力、四無所畏、四
分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計則為空,謂是
吾許,亦是我身。用此求慕阿耨多羅三耶三
菩阿惟三佛乎?』其不分別如是色像,魔之所
興,所分別說亦不覺了,如是菩薩摩訶薩
[004-0177c]
惡師!


「復次,須菩提!弊魔復變化作佛像,往
詣菩薩摩訶薩所言:『善男子!東方諸佛世尊
及諸菩薩、聲聞、辟支佛,亦無諸佛、聲聞、辟支
佛及與十方世界。』其如是輩興魔事者,不能
分別,亦不識知,不能覺了,當知是菩薩摩
訶薩惡師。弊魔波旬復化作聲聞像,往詣菩
薩摩訶薩所而謂之言:『此輩往古皆學精進
薩芸若慧,思惟空事,亦復修學聲聞、辟支佛
事,思惟分別而見教授。』不為分別如是魔事,
當知是菩薩摩訶薩為惡師!


「復次,須菩提!弊
魔波旬化作和上形體被服,往詣菩薩摩訶
薩所,為菩薩行空寂,志於精進薩芸若慧,
思空寂寞;色痛痒思想生死識為空寂寞;
眼耳鼻口身意亦空寂寞;十八種、十二因
緣,四意止、四意斷、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覺意、
八由行,亦復寂寞。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
別辯、十八不共諸佛之法,亦復寂寞;空、無
想、無願而為教授:『善男子!覺了是法在聲
聞地,何所造求?不如於是自求滅度,用阿
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乎?』當知是菩薩
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訶薩惡師
者,弊魔波旬化作父母形像,往詣菩薩摩訶
薩所而謂之言:『此善男子已得證須陀洹果、
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而精進行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阿惟三佛。乃往古世不
可計會無央數劫,周旋生死布施手足而修
精進。』不為分別如是色像無所益誼,當知
菩薩摩訶薩惡師。


「復次,須菩提!菩薩摩
訶薩以是比像觀其惡師,已逮見者、以得見
[004-0178a]
者而遠離之,為分別說苦、空、無常、非身、無想
無願,則為寂寞,為其分別顛倒之事,有
所思惟,四意止、四意斷、神足、根、力、覺意、由行,
亦無所得。十種力、四無所畏、四分別、辯十八
不共諸佛之法,不為解說。如是之法魔所興
事,而不分別,當知是菩薩摩訶薩惡師。是菩
薩摩訶薩所以惡師,有十二緣,常當棄之,何
況其餘。」
《光讚經》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