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48 眾許摩訶帝經-宋-法賢 (TKD)


[34-0158b]
佛說衆許摩訶帝經卷第十三戶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六夫試鴻臚少卿明敎大帥臣法賢奉詔譯
爾時淨飯王說是語巳心有所思忽
然淚下復說伽陀問世尊曰
往昔住宮中多人同衞護山野中怖畏
一身云何住
世尊荅曰
聖者十種住我悉巳安處牢繫今解脫
非住人王宮
王曰
象牀金寶飾昔爲汝所寢山野唯草木
云何得安眠
荅曰
解脫之臥具菩提分莊嚴眠睡甚適悦
無一切熱惱
王曰
象馬及輦輿昔出入所乘一切棘刺地
今云何可行
荅曰
我有神足車精勤乘往復雖行一切地
不㝵煩惱刺
王曰
[34-0158c]
迦釋迦妙衣嚴身昔自在今袈裟麤衣
云何忍被服
荅曰
僧伽梨麤衣牟尼山中服著巳善相生
見者皆深悦
王曰
金寶器中食恒食最上味今自持應器
所食知云何
荅曰
等引法味最食之得出離已斷世閒愛
愍世故行化
王曰
乳糖水甘美飮之昔無猒今所飮泠熱
清濁知云何
荅曰
王貴盛之水世閒人爭飮飮巳或増染
如我無愛樂
王曰
寶殿及樓閣昔者隨心住今獨處山林
云何得無怖
荅曰
巳斷煩惱本諸怖畏不生極微我亦無
隨處得安住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二張戶
[34-0159a]
王曰
清淨妙香水昔時恒沐浴今獨山野中
誰浴牟尼王
荅曰
戒香漬法水有德人恒浴潔身到彼岸
無量聖所說
王曰
昔妙香塗身及著迦釋衣恒處内宮殿
離彼非相稱
荅曰
戒香最馚馥用塗身莊嚴我今非愚迷
離寶衣嚴飾
王曰
何處得輕慢何處可怖畏無事及有事
今問願當說
荅曰
老病死三法可怖勿輕慢當求適悦境
無事應愛樂
爾時淨飯王閒是說已歡喜無量讃
言善生釋族於世八法而皆不染復
以頭面禮如來足又復思惟我得善
利我子乃證如是功德王與眷屬奉
送世尊入你也二合誐嚕駄林精舎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三張戶
[34-0159b]
爾時世尊旣至精舎登法座巳王及
大臣乃至士庶圍繞瞻仰虛空諸天
歡喜讃歎佛觀會衆各各心意及與
根性如實知巳廣爲解說四聖諦法
時白淨飯王及釋衆等七十七千人
皆證須陀洹果世尊又觀何處緣熟
彼梵現林時可說法佛與大衆悉詣
彼處無量人衆相隨聽法世尊廣說
四諦行相彼斛飯王迸於釋衆乃至
人天有七十六千人又證須陀洹果
世尊復詣嚕呬怛迦林亦有無量天
人釋衆眷屬人民士庶隨佛聽法世
尊同前廣演四諦甘露飯王及釋衆
等乃至人天有七十五千人證須陀
洹果餘有證斯陀含果者有證阿那
含果者有證阿羅漢果者有發聲聞
菩提心者有發辟支菩提心者有發
無上菩提心者亦有出家斷諸煩惱
後證阿羅漢果者乃至有發三歸心
者時提婆達多旣見世尊現於神變
及說妙法自無所證乃生妬心發不
善言謂釋衆曰一切盲人樂斯幻化
此幻化事一切能作有一釋衆名鉢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四張戶
[34-0159c]
囉摩拏野告提婆達多言汝勿於世
尊大丈夫所發如是惡言提婆達多
尋便默然時淨飯王起心思惟昔者
天人阿修羅爲世閒供養今佛出世
眞是世閒恭敬供養有釋童子說偈
讃佛曰
釋種大僊大丈夫能降妙法甘露雨
救濟墮落黑闇者開解脫門爲引導
爾時淨飯王聞此童子說偈讃佛深
心歡喜然於眞實而未見諦唯云世
尊是大丈夫具大威德誰有聖子而
同我耶世尊思惟父淨飯王不見眞
實乃爲二事一者我心二者分別心
若能離此可見眞實佛觀大目虔連
於淨飯王而有宿因佛謂大目虔連
曰汝以方便化淨飯王令離我執於
是大目虔連卽詣王處王見尊者心
便歡喜尊者應時入三摩地隱於王
前乃出東方虛空之中現行立坐臥
四威儀相又復身中放五色光猶如
玻瓈㸦相映澈或身上出水身下出
火或身上出火身下出水如是種種
現於神變東方若此南西北方亦復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五張戶
[34-0160a]
如是作神變巳沒於虛空如彈指湏
巳在王前王曰佛弟子中更有如尊
者否時大目虔連卽說偈曰
世尊弟子大威德三明六通皆自在
解脫三界阿羅漢聲聞牟尼如我多
時淨飯王初謂世尊獨有是事心中
常存我執之相及大目虔連現神變
巳乃知弟子亦有斯證王之我心由
此得滅於是世尊卽以方便作世閒
心云何得梵王帝釋及淨光天來我
爲說法於意云何如來之心非聲聞
菩薩之所能知所以然者世閒之心
下至蟻子尙令得知何況諸天於是
帝釋告毗首羯磨天子言汝化你也
二合誐嚕駄林作大法會其中臺殿樓
閣悉安帥子之座咸以衆寶而爲嚴
飾復開四門各以四寶裝錸復令四
天大王而守護之時毗首羯磨天子
承帝釋命變大法會種種嚴飾如帝
釋敎仍令四王爲守門者作變化巳
白於世尊法會巳成請佛往彼是時
世尊與自眷屬及梵王帝釋淨光天
等無數百千之衆還你也二合誐嚕駄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六張戶
[34-0160b]
林佛旣到巳入於寶殿昇帥子座卽
說妙法時尊者大目虔連與淨飯王
同詣佛所至法會門尊者直入王卽
止住王曰何故障我對曰佛爲淨光
天等說法凡人不得預會王曰汝何
賢聖居此守門對日我是持國天王
時王乃問東門卽爾南門可否對曰
不知旣至南門復不得八王乃問言
何故如是對曰佛爲淨光諸天說法
凡人不得預會又問汝何賢聖居此
守門對曰我卽増長天王故守南門
王自惟曰我去西門應恐得入旣至
於彼亦不得入王又審問何故如是
對復如前又問汝何賢聖荅曰我是
廣目天王淨飯王長息歎曰聖凡相
隔雖近至遠旣心切見佛更往北門
至彼同前止不令入王卽厲聲謂守
門者曰賢聖勿是北方天王否對曰
我卽毗沙門也時淨飯王聞此語巳
迸將悶絕又復思惟我雖至親今則
踈遠我親分別從此泯滅於是世尊
知無分別又察情極若不時見恐致
無常佛以神力變樓臺殿閣乃至垣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七張戶
[34-0160c]
牆悉成玻瓈清淨映澈内外相覩無
所障㝵王得見佛心極歡喜卽便禮
拜於一面坐
爾時世尊種種方便化其父王令無
我心及除分别卽爲廣說苦集滅道
四聖諦法王得聞巳所有身見如二
十山峯以金剛智破滅無餘便證湏
陀洹果王思念日我今所證非天非
仙非父非毋亦非親愛一切眷屬之
所獲得當從如來慈孝所致又復思
惟我於過去輪迴生死骨聚如山血
淚成海或復墮落諸惡趣中今日乃
八解脫門預於聖道又復言云善哉
世尊往昔修行無數苦行不顧身命
爲利衆生我今更求殊勝天報佛卽
悲念王今云何求斯報也時淨飯王
卽從座起合掌頂禮白世尊言今欲
請佛及諸聖衆於我宮中來晨受食
唯願大慈咸垂降赴佛卽默然王知
許巳禮謝而歸纔至宮中詔白淨飯
王告而言曰我巳證道不樂王位汝
受灌頂代我理國白淨飯王問何時
證耶荅曰適於你也二合誐嚕駄林閒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八張戶
[34-0161a]
法得證白淨飯王曰世尊初到彼林
我巳得證王云代位我實不能又詔
斛飯王曰汝可灌頂代我理國對曰
我於梵現林中聞法證果所言代位
誠不樂也又謂甘露飯王曰汝受灌
頂代我理國對曰我於嚕呬多迦林
聞法證果今亦不樂處王位也淨飯
王曰若如是者當令何人守宗社也
諸王咸言釋族之中有賢德者可令
守之議事巳畢淨飯王曰速令所司
辦造種種珍饌飮食令極香美又勅
潔淨内外除去葷穢於正殿上當以
清淨茵褥及上妙衣敷置如來及聖
衆坐位復設香花及淨水甁無使闕
備旣至來晨遣使白佛今食巳辦請
佛及衆同賜降臨
爾時世尊與諸聖衆前後圍繞行詣
王宮受食供養佛至宮門王與眷屬
執爐焚香引世尊入佛昇座巳諸聖
衆等次第就坐時淨飯王與諸眷屬
禮拜問訊讃歎訖卽親手奉上種種
飮食而伸供養食畢澡漱供心圓滿
時淨飯王卽取金甁灌世尊手白言
摩訶帝經苐十三苐九張戶
[34-0161b]
奉施你也二合誐嚕駄林精舎願佛隨意甁
水出時有五功德聲佛亦施願云以
所施福王及釋族一切所求隨意獲
得王及眷屬閒是語巳歡喜踊躍禮
佛而退佛及聖衆迴還精舎後於一
日世尊復在王宮受食王之眷屬㸦
相謂曰今世尊左右皆是耆年善相
威儀誠堪仰重然侍奉世尊未爲允
當可於釋族選其年少有賢善者便
令出家侍佛左右貴得相稱時淨飯
王勅下親族内外臣佐今一切義成捨
轉輪王位苦行修習爲大法王宜各
選其賢子捨令出家侍從世尊以成
其美時斛飯王有二子一名阿你嚕
駄二名摩賀曩摩彼摩賀曩摩能理
王務然貪財利阿你嚕駄常處宮中
隨意受樂時斛飯王以勅旨宣下乃
呼摩賀曩摩汝可出家以奉王命子
曰我不出家彼阿你嚕駄常在宮中
受其快樂可令出家父言彼子福德
汝勿指陳子曰此是父毋愛憐所許
若實有福當可試驗父曰當何試驗
子曰常式送食今可空盤送之摩訶
帝經第十三第十張戶
[34-0161c]
若其有福食自然出父卽對面封以
空盤令宮嬪送之誡曰若問何食但
對種種在内時天帝釋觀知此事阿
你嚕駄昔曾以食供辟支佛今日云
何令其無食乃化種種珍美品饌滿
彼空盤女使至彼阿你嚕駄問言何
物宮嬪心瞋不依誡勅荅言無物阿
你嚕駄卽思念曰父毋云何送空盤
耶乃開封視之異饌滿中人所罕見
馨香馚馥園苑皆滿阿你嚕駄意亦
深怪問彼女言本有食耶本空盤耶
女曰空盤遂却以此食奉上父毋父
毋見食亦大驚怪又以此食示摩賀
曩摩汝看此食是彼化出彼阿嚕駄
人皆愛樂我言大福非汝等力汝初
不信今巳驗知摩賀曩摩白父毋言
彼旣大福可令出家我今無福非出
家者父毋卽謂阿你嚕駄曰王今有
勅汝出家否對曰出家有何利益在
家有何過失父毋言出家之人當證
涅盤可受天上人閒第一供養若人
在家出家眞實離欲亦得天上人
閒供養若是在家妄稱出家當感三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一張戶
[34-0162a]
惡道報對曰出家在家得利失利我
巳曉了今欲出家上副王命父毋告
曰汝言大善時阿你嚕駄有一同年
名曰賢王最相知見乃往彼處而相
告白至賢王門方聞品琴又値絃斷
五音不足阿你嚕駄擅琴之聲止立
不進待其調品令人入報賢王請入
謂阿你嚕駄曰汝來何時荅曰琴絃
初斷我巳到門待其調品方令入報
賢王稱善執手請坐汝今何來對日
淨飯王有勅令釋族出家意欲眷屬
侍佛左右以汝慕善故來相報賢王
曰勅旨纔下尋亦便知汝旣出家我
亦同往汝可今夜宿於我舎阿你嚕
駄隨言卽止賢王令人爲敷臥處至
夜眠睡無少安樂明晨相見賢王問
言得安睡否報言不得安睡又問何
故如是對曰牀所鋪者病觸之衣是
以令我不獲安寢賢王卽喚所司侍
人問其緣由自何而得對曰王初生
時敷設餘長後因疾患曾巳受用賢
王歎曰善哉釋族生此異子又言我
出家者提婆達多次當玉位乃令左
摩訶帝經苐十三苐十二張戶
[34-0162b]
右呼提婆達多到巳問言我等奉勅
咸去出家未委汝今當何所作時提
婆達多私自念曰若或我言不出家
者卽令賢王亦不出家便以誑言我
亦出家時彼賢王速以公文奏淨飯
王王乃下勅告示内外今賢王阿你
嚕駄及提婆達多等釋種五百人出
家咸可知悉勅出之後中外歡喜唯提
婆達多獨自苦惱意云本作方便欲
令賢王出家今或違言有妄語過使
我將來不得王位於是剛忍隨衆出家
時淨飯王欲令後代知族尊貴宣告
内外凡是街衢迸及城隍一切嚴飾
皆使殊勝布以淨土灑以香水復排
幢幡傘蓋散花燒香以擬賢王等五
百釋種出家經過彼釋種等各各父
毋於衢路側及城門首敷設觀看亦命
相帥各相其子誰可出家誰當不可
賢王先出相帥稱歎此若出家必證
聖道阿你嚕駄次行出城相帥亦云
得聖非夂提婆達多出至城門頭上
寶冠忽然墮地相帥見巳此惡業人
定入地獄又不善人名曰海壽纔到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三張戶
[34-0162c]
門際驢作惡聲相者知之此有口業
曾謗聲聞當來果熟定墮惡趣鳥波
難陀次出乘象方至門首瓔珞墮地
乃自下象親手收取相帥言曰此鄙
悋人當入地獄如是五百釋種各各
出巳相帥皆見咸以善惡具告父毋
時釋衆等出迦毗羅城復遊園苑次
至佛處各各白佛云求出家世尊思
惟今此釋衆雖求出家有志樂者有
不樂者佛以四法度爲苾芻時淨飯
王有承事人名鳥波梨善能剃髪王
卽遣與釋衆剃髪旣至彼處不肯與
剃乃作色煩惱又復悲泣賢王問言
何以如是鳥波梨曰我奉一人非衆
所使可寧捨命髪不能剃賢王諌曰
勿作是言汝奉王命非衆可使此有
善利請無煩惱賢王復以方便告釋
衆曰汝等出家寶冠妙衣及裝嚴具
今日巳去咸無所用都置一處與鳥
波梨彼聞得者或可歡喜衣冠旣集
乃成大聚時鳥波梨卽與剃髪及覩
釋衆各各年少捨其富貴我今卑族
何所戀耶冝可棄彼恩愛去離煩惱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四張戶
[34-0163a]
免其輪迴生滅之患於是搘頣再三
忖度尊者舎利佛見而問曰汝何榰
頤似有不樂荅言非是不樂有所思
念具以情實告舎利佛舎利佛謂曰
世尊度脫非閒尊昇今正是時冝其
猛利世尊預知專期根熟舎利佛將
鳥波梨來至佛前五體投地伸其禮
敬白言世尊今烏波梨欲於正法出
家願佛哀愍佛告烏波梨言汝得梵
行世尊言訖鬚髪自落袈裟著身後
七曰中鬚髪再出威儀庠序如百臘
苾芻自說伽陀曰
我今於如來正法求出家佛言得梵行
鬚髪尋自落袈裟亦著身此卽從善本
今日方成熟故我爲苾芻
爾時世尊告大衆言今出家者可依
夏臘次第守其尊卑乃至未來禮不
得闕於是鳥波梨平視諸釋時彼賢
王次第禮衆至烏波梨前不肯禮拜
來白世尊今烏波梨是承事人今我
禮者是不順也佛言汝旣出家當除
我相彼是上臘宜伸禮敬賢王纔禮
地六振動次提婆達多亦不肯禮又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五張戶
[34-0163b]
來白佛佛言出家之人當除我相彼
是上臘冝可禮足於是諸釋無不禮
者諸苾芻等各各心疑今賢王禮拜
地六種動有何因緣唯願世尊解諸
疑綱佛言過去世時此閻浮提波羅
奈國有王統御名曰梵壽國界豐盛
人民快樂時彼城中有一娼女名跋
捺囉色相端嚴人所愛羨有一男子
名孫那囉摩拏嚩迦往彼女處言意
相慕女卽報云備五百金錢可來相
見是人貧匱莫副所言別以方便而
親附之遂移居相鄰時奉花果後因
節序男女作樂嚴身戴花各衒其美
時跋捺囉起思念曰孫那囉摩拏嚩
迦彼人若來共作喜樂湏曳來至女
卽喜曰可取花來與汝作樂孫那囉
摩拏嚩迦此日有事心極煩惱通宵
無睡及天將曉熟寐不覺衆人取花
好者巳盡乃得尸利沙花將與彼女
彼女不悦卽說偈言
戒不精進業怠墯重睡眠衆採好花去
得尸利沙花
又復告言汝求別花時初秋月暑氣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六張戶
[34-0163c]
猶鬱乃再去尋花以至中牛採花唱
歌都不覺熱値梵壽王入草詣林避
熱忽聞歌唱令人尋求見巳呼來乃
謂之日日光下照如火燒腦云何歌
唱都無所若卽以伽陀對曰
我心迷故非曰不照爲事有少故不知
苦時王思惟
此採花人能言乃留與語王曰我出
値熱來此求涼汝可以言解我熱惱
孫那囉摩拏嚩迦本有智慧所言稱
旨乃說征代之利投王心機王聞歎
奇卽忘熱惱宣問大臣有於刹帝利
灌頂王所假身命難者最上之賜國
有何典大臣對曰可與儲君卽勅大臣
冊居其位告報内外准式備儀禮赴
舂宮尊處儲貳凡曰受用無非珍寶
寢臥之所茵褥異常孫那囉摩拏嚩
迦私自惟曰儲君若此尊極可知便
起貪心欲謀大寶纔發斯念便自覺
知我或如斯堪云來報由是追悔寢
不安處乃施麤席臥於地上至明旦
巳王卽遣使觀其動止乃見孫那囉摩
拏嚩迦臥於地上速來白摩訶帝經
第十三第十七張戶
[34-0164a]
王此非儲君乃賤人爾王曰何知具
事上聞王曰此大智人非是賤士乃
令詔來詢問其故王曰夜不寢牀臥
於地者何意對曰貴非究竟所以不
樂王曰汝意如何今欲出家王復言
曰未知此事云何出家有何功德荅
言於寂靜處苦節修行亦無聖帥亦
不求侣觀緣究理證獨覺菩提王卽
稱善放令出家後證道果來至王前
於虛空中現神變相王覩是事深生
歸信五體投地以伸敬禮卽說伽陀

善哉智慧人非惡業能繫求寂靜修行
證獨覺菩提
說伽陀巳又復言云若有諸摩拏嚩
迦出家求道我卽隨喜時有近臣名
殑誐波羅聞此偈巳忻樂非常記憶
在心誡其貪愛王因此後亦自勗勵
乃踈宮室多樂寂靜殑誐波羅後接
王喜遂求出家王旣允許拜辭而出
卽詣深山逢苦行仙人便隨學道精
勤第勵亦證五通徑來王前現其神
變王乃問曰汝得如是功德耶荅曰
摩訶帝經第十三第十八張戶
[34-0164b]
我證王謂證聖便禮其足頭纔至地
地卽振動是時王毋察此非眞乃爲
殑誐波羅說伽陀曰
若根本出家禮事於沙門寂默及精進
苦行成緣覺一切罪永滅一切福業生
後於諸世閒廣利樂衆生
佛告諸苾芻昔梵壽王者今賢王是
殑誐波羅者烏波梨是往昔禮拜地
巳振動今曰致禮與本無殊諸苾芻
此過去現在種種之事今爲汝等再
分別說汝等聞者冝其諦信時諸苾
芻聞此說巳歡喜踊躍禮佛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