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48 眾許摩訶帝經-宋-法賢 (T@QISHA)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九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
明教大師臣法賢奉 詔譯


爾時世尊度彼六十賢眾已,復思何人先可
受化,乃憶西曩野儞聚落之中,有難那及長
女并眷屬等堪先受化。憶念:「我昔苦行去時
經過彼舍,時難那及長女并眷屬等,共持乳
粥及酥蜜等來獻於我。今觀彼等根緣已熟,
堪可化度。」作是念已,世尊翌日伺候食時,執
持應器入西曩野儞聚落之中,次第乞食至
難那舍。時彼難那及長女等,見佛至門踊躍
歡喜,即謂佛曰:「善來世尊!聖體安否?世尊
大慈,暫過我舍。」佛即入門,難那并女為佛敷
座。世尊昇座,彼難那及女并諸眷屬,即以頭
面禮佛雙足,各各禮已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即為說法。佛言:「難那!汝等諦聽!布
施、持戒生天之因,雖感欲樂終當退失,汝等
當斷一切煩惱以求出離。」又復廣為分別生
滅之法而令了知。佛說是時,彼難那等根緣
成熟蓋障即除,深心思惟歡喜無量。佛即又
為廣說苦、集、滅、道四聖諦法。時難那并女及
眷屬等,即於座上得法知見,證四諦理斷諸
疑惑,貪愛永除一向信佛,即從座起合掌頂
禮白言:「世尊!我於世尊所說諸法實得知見,
我今歸佛、歸法、歸依僧伽,願為近事永不殺
生。」又白佛言:「食時已至,願佛大慈受我供養。」
[009-0958a]
佛即默然。時彼難那并眷屬等,見佛默然知
已受請,持種種香花飲食手自奉上。世尊食
畢澡漱已竟,難那眷屬復處卑座樂欲聽法,
佛即方便種種說法,難那眷屬復得聞法,歡
喜踊躍,禮佛而退。


爾時世尊於西曩野儞聚落化難那等已,即
復思念,欲詣摩伽陀國隨緣利樂。時摩伽陀
國有善相師烏嚕尾螺迦葉,壽年三百歲,自謂
已得阿羅漢道,居尼連河側,弟子眷屬有五
百人;摩伽陀國王及輔相一切民眾,皆尊重
供養更無有上。「彼摩伽陀國有無量人眾,由
如盲冥黑暗障蔽,常依烏嚕尾螺以為引導,
彼諸人眾雖承化導無由出離。我今化彼烏
嚕尾螺迦葉,及彼人眾,使見正道。」既思惟已,
行詣摩伽陀國尼連河側烏嚕尾螺迦葉住
處。時烏嚕尾螺迦葉忽見世尊來至住處,又
見相好具足威德殊異,即前迎接復加恭敬,
而謂佛言:「善來大沙門!先住何處?今忽至此。」
即為世尊敷座請坐。世尊就坐,彼烏嚕尾螺
迦葉亦自就坐,即以種種言辭慰問世尊,世
尊亦以種種方便開導教化。談論未竟,日已
西暮,佛即告言:「今已日暮,我於汝舍有寂靜
處欲寄一宿。」烏嚕尾螺迦葉白言:「大沙門!我
諸房舍眷屬在中,唯一靜處堪沙門宿;然此
靜處毒龍在中,雖不悋惜恐有所損。請自思
之。」佛告烏嚕尾螺迦葉言:「但願見借,必無傷
害。」烏嚕尾螺迦葉告言:「若能爾者當自隨意。」
於是世尊即詣龍舍。佛於舍外洗足已便入
龍舍,自布淨草跏趺而坐,佛即便入三摩地。
[009-0958b]


時彼毒龍忽見世尊在舍中坐,即發瞋怒,乃
作煙霧遍舍內外,於是世尊以神通力亦化
煙霧;毒龍轉怒舍內火著,佛以神力亦化其
火,佛與毒龍二火俱熾,時彼龍舍周遍內外
成大火聚,火焰上騰明照遠近。時彼迦葉常
於夜分出觀星像,乃復觀見龍舍成大火聚,
即便傷嘆:「苦哉!苦哉!彼端正沙門不聽我語,
龍火熾盛百倍於常,可惜沙門必被傷害。」時
烏嚕尾螺迦葉及與眷屬,皆見大火熾盛之
相。時彼毒龍知於世尊不能損害,又以自身
亦大疲乏,乃息惡毒火便消滅;世尊是時亦
攝神力,毒龍降伏收於鉢內。


天曉之後,烏嚕
尾螺迦葉與眷屬等,行詣龍舍觀於沙門。既
到龍舍,見佛端然而白佛言:「汝大沙門!宿夜
安否?」佛言:「我安。」「汝大沙門,鉢中何物?」佛言:
「此舍之龍。」佛又告言:「汝言此舍有是毒龍,人
不敢止;我今降伏收於鉢中,汝可審觀了知
其實。」烏嚕尾螺迦葉自以耆年德重行苦學
優,凡所見知無有過者,及見世尊龍火不傷
又能降置鉢內,乃讚歎曰:「奇哉!沙門!有大
威力,我所見聞希有此事,是大沙門是大丈
夫,亦是阿羅漢。」


爾時世尊降毒龍已,至第二日即於烏嚕尾
螺迦葉住處不遠,就一樹下經行宴坐,即於
是夜有四大天王下來聽法。時迦葉夜出觀
於星像,乃見佛前有四大火聚。迦葉即謂諸
弟子曰:「彼大沙門亦事於火。」諸弟子曰:「師何
由知?」迦葉告言:「我夜觀星像,乃見大沙門前
有四大火聚,我知沙門事火無疑。」時烏嚕尾
[009-0958c]
螺迦葉纔至天曉,速詣佛所而白佛言:「汝大
沙門!亦事火耶?」佛即報言:「我不事火。」迦葉又
言:「我夜中觀星,見沙門前有四火聚;若不事
火,此乃何用?」佛即報言:「此非是火,是四大天
王下來聽法,是彼四天身光之耳!」迦葉驚曰:
「奇哉!沙門!有是事也。此大沙門有斯威德,感
得天王俱來聽法,此亦是阿羅漢耶?」


至第三
日,帝釋天主乃於夜分來至佛所,頭面禮足
退坐一面,佛為帝釋如應說法。帝釋天主得
聞法已,歡喜踊躍還歸天宮。時烏嚕尾螺迦
葉夜觀星像,又見樹下世尊前面有一火聚,
極大熾盛光明照耀,如日初出。而彼迦葉謂
弟子曰:「而此沙門定事於火。」至天曉已,與諸
弟子速詣佛所,而白佛言:「汝大沙門!我昨夜
出觀於星像,又見火聚熾於座前,火光上騰
如日初出,我今定知沙門事火。」佛即報言:「我
非事火;昨夜帝釋下來聽法,是彼身光之所
照耀。」迦葉歎曰:「奇哉!沙門!有大威德,此實希
有;我今定知亦得阿羅漢果。」


至第四日,烏嚕
尾螺迦葉出門觀星,又復觀見沙門座前有
大火聚,光明照耀如日正中。是時迦葉還告
弟子:「我於今夜又觀星像,復見沙門座前有
火,光明照耀轉倍於前,如日正中等無有異,
審察是相定事火也。」至天曉已行詣佛所,而
白佛言:「我夜觀星,亦見沙門座前有火,我知
沙門定事火也。」佛言:「迦葉!我無所求,何用於
火?昨夜之中,彼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下來
聽法在我前坐,汝所見者是彼身光。」時彼迦
葉還復歎曰:「此大沙門乃有如是大威德力,
[009-0959a]
能感梵王下來聽法,實為希有;我定得知亦
證阿羅漢果。」


至第五日,時烏尾螺迦葉弟子
摩拏嚩迦等,五百人眾,俱事三火,各有三鑪,其
鑪共有一千五百。是時世尊在彼樹下,又值
彼眾用火祭天。彼五百人常式發火火不能
然,彼弟子眾即速告師,至烏嚕尾螺所而白
言曰:「師可知否?我等然火,火終不然。不知今
日何因若此?」烏嚕尾螺迦葉思惟是事:「而彼
沙門在此近住,恐彼威力而有所制。」即與弟
子同詣佛所而白佛言:「汝大沙門!我之弟子
摩拏嚩迦五百人眾,常式用火而為火祀,今
旦然火終不能著。我疑此事,定是沙門威力
所制。」佛即答言:「汝欲火然?」迦葉答言:「欲然。」
佛言:「汝去,火當自然。」迦葉還家,火已然矣。時
彼迦葉及與弟子皆稱讚曰:「此大沙門有力
如是,必應亦得阿羅漢果。」


用火祭訖,欲滅其
火,火不能滅,盡其彼力終不能滅。摩拏嚩迦
諸弟子等,疾詣烏嚕尾螺迦葉之所白言:「我
師知否?火雖得然,今不能滅。」迦葉報言:「此必
還是沙門所為。」迦葉復來至世尊所白言:「沙
門!火雖得然,今不能滅。莫是沙門而復制也?」
佛即報言:「汝欲滅耶?」迦葉告言:「欲令火滅。」佛
言:「汝但還去,必自滅。」迦葉迴還,火已滅矣。
又復歎曰:「此大沙門有是神力,亦阿羅漢也。」


至第六日,烏嚕尾螺迦葉自欲用火祭其火
天,火又不然,即自入定欲令火然,火亦不然。
來至佛所而白佛言:「我自用火,常式得然;今不
能然,莫是沙門力所制也?」佛言:「迦葉!汝欲火
然?」答言:「欲然。」佛言:「但去,火必自然。」迦葉迴
[009-0959b]
還,火已然矣。用火事訖欲滅其火,火又不滅,
又復入定欲令火滅,火終不滅。事不獲免,來
白佛言:「火雖得然,今又不滅。必是沙門力所
制也。」佛言:「汝欲滅耶?」迦葉告言:「欲令火滅。」
佛言:「但去,火必自滅。」及至還家,火已滅矣。火
滅已後,以彼餘炭積於一處。移時之後其炭
自然,與諸弟子同滅其火,盡其力分終不能
滅。又來白佛:「汝大沙門!火適得滅,今還自然
熾盛倍常,我不能滅。此必沙門力所制也。」佛
言:「火又然耶?」答言:「火然。」「汝不能滅耶?」答言:
「我不能滅。」佛即報言:「汝但迴去,火自息滅。」迦
葉即迴,火已自滅。迦葉歎曰:「奇哉!沙門!有斯
力也。我欲然火,火不能然,告以得然;我欲滅
火,火不能滅,告以得滅。今火再著,不能再
滅;今火得滅,亦由彼力。是大沙門有大威德,
此實希有,必應亦是阿羅漢也。」


過是日已,烏
嚕尾螺迦葉作外道法設七日會,彼摩伽陀
國王士庶皆悉聞知。迦葉思惟:「今大沙門在
此近住,前所火祀皆能力制,今所作法莫
復制耶?若彼沙門七日不來,我法必成;若復
來者,或恐被制。」又作是念:「彼大沙門相好端
嚴,威德殊勝,國中士庶若見殊勝,或恐捨
我而事於彼。」以斯事故思念再三。佛即尋知,
佛於七日他處遊化,雖在近住,迦葉及眾於
七日中不見世尊。


時彼迦葉作七日法,國中
士庶悉持香花及與財寶,廣作供養。作法既
畢設會亦終,却復思念:「彼大沙門七日不見,
我今設會多有餘長,沙門若來甚有供養。」作
是念已,佛知其意,即便行詣迦葉住處。迦葉
[009-0959c]
纔見心即歡喜:「此大沙門我思便至。」乃白佛
言:「沙門來耶!」佛言:「我來!」又曰:「七日之中何
以不來?」佛言:「汝作是念:『我設七日法會,若彼
沙門來者恐法不成。』我知汝意是以不來。今
汝思念:『作法已畢,沙門若來甚有供養。』我亦
知爾,是以此來。」迦葉思惟:「此大沙門是大聖
者,悉知我意,必定亦是阿羅漢也。」佛與迦葉
言論已竟,尋還所止。


迦葉於後以虔潔心造
諸飲食,極令香美異其常品,待至來日自詣
佛所,白言:「沙門!我以專心備辦食竟,願過我
舍而受供養。」佛受請已而告之曰:「汝但先去,
吾當便至。」迦葉既去,世尊入三摩地,由如壯
士屈伸臂頃,於贍部洲界取贍部樹果,盛滿
鉢已迴還,先至迦葉住處跏趺而坐。迦葉後
至,見佛先到驚而言曰:「沙門來耶!」佛言:「我來
久矣。」迦葉又言:「從何道來?」佛即報言:「我從住
處往贍部洲界取贍部樹果,還來於此。」迦葉
言:「大沙門乃有如是神通迅疾,於少時間能
往於彼取果還來,此大沙門亦是阿羅漢也。」
佛即以果示之:「迦葉!汝曾見不?」迦葉言:「我未
曾見。」佛言:「汝樂食不?」答言:「樂食。」佛言:「隨意。」
迦葉食果歎未曾有。食果已竟,即以所造種
種飲食自手奉上。佛喫食已澡漱亦畢,即為
迦葉說偈,祝願訖,尋迴樹下。


又第二日請佛
受供,佛即依前入三摩地,往弗婆提取菴摩
羅果,先至迦葉住處。又第三日請佛受供,佛
入三摩地,往西衢陀洲取得尾螺迦閉他果,
還來先至迦葉住處。至第四日請佛受供,佛
即入三摩地,如屈伸臂頃,往北俱盧洲取自
[009-0960a]
然米飯鉢中持來,先至迦葉住處安坐,已久
迦葉方來。迦葉又問:「自何道來?」佛答:「迦葉!
我適往彼北俱盧洲,取自然米飯持來至此。」
迦葉歎曰:「此大沙門有是神通,必是亦得阿
羅漢果。」佛還問言:「北洲之飯汝樂食耶?」答言:
「樂食。」佛言:「隨意。」迦葉食已歎未曾有,於是以
自所辦種種飲食奉上於佛。佛受食竟澡漱
亦畢,即為迦葉說偈,祝願已,還歸樹下。


世尊
來日乃自持鉢往四大王天,直至忉利天取
天酥味,還來所止樹下而食。喫食既畢,思水
澡漱。帝釋天主知佛思水,如展臂頃來至佛
所,白世尊言:「欲水用耶?」佛言:「欲水。」帝釋即
觀近地先有涸池,以手指之,水即湧出,清淨
香潔無與等者。佛即澡漱隨意受用。帝釋天
主還歸天宮。迦葉忽見驚怪非常:「而此涸池
無水已久,今復水滿,不知何來?」速至佛所而
白佛言:「大沙門!此池久涸,水因何有?」佛即報
言:「今日食畢無水澡漱,帝釋遙知,乃下天來
為我出水。」迦葉歎言:「未曾有也!食從天取,水
令天出,能感如是,此必亦得阿羅漢也。」迦葉
乃立池名,謂之播抳佉多。


佛於後時入池澡浴,
池岸之側先有大樹,名阿祖囉曩,佛以袈裟
挂於樹上,迦葉來至見佛袈裟挂於樹上,知
佛澡浴即來瞻覩。佛既浴訖,出水上岸,即展
其手欲攀樹枝,時阿祖囉曩枝便低亞。迦葉
乃見,還復歎曰:「此大沙門實不思議,感得無
情自然低亞,沙門亦得阿羅漢也。」


世尊後時
思欲洗衣:「云何得石而為用耶?」帝釋遙知,尋
至佛所白言:「世尊!佛欲洗衣而用石耶?」佛言:
[009-0960b]
「要石。」帝釋即令夜叉於大山中取石一塊,修
令平正復使光潔,置於池側。佛即洗衣,洗已
欲曬。帝釋又令夜叉別取一石置於池岸,佛
洗衣竟就石曬之。迦葉來至,又見池岸忽然
有石,乃自驚怪:「池岸先無,今從何來?」而白佛
言:「大沙門!池岸之石自何而有?」佛即報言:「我
欲洗衣為無石故,即起思念,帝釋下來為我
安置;我又思念無處曬衣,彼天帝釋又安一
石。二石所來,皆帝釋也。」迦葉大歎:「此大沙門,
凡是所作非世之有,必已證得阿羅漢也。
然其所證應莫超吾。」


迦葉之心似有省悟,
世尊又以方便更現異相,教化迦葉令入正
道。佛即化彼尼連河水忽然汎溢,居河左右
人多漂溺,枯涸陂池處處皆滿,佛所止處正
居其內,佛以神力令水環遶,四面壁立中心
塵起。迦葉是時見河汎溢最盛於常,即思念
言:「彼大沙門得不漂溺?」由是乘船速至佛所,
乃見世尊樹下經行步步塵起,又以環水壁
立不能下船,歎異倍常,遙相慰曰:「沙門安否?
得無憂惱耶?」佛言:「我無憂惱,勞相諭也。」復思
念言:「此大沙門自有神通,何不離此?」迦葉又
言:「莫欲乘船離於此耶?」佛言:「欲離於此。」迦葉
白言:「若欲離者當自上船。」佛以神力,如彈指
頃,已在船中跏趺而坐。迦葉見佛已坐,不見
所來所入。迦葉歎言:「沙門是大丈夫,有大威
德,乃有神通能如是也。」迦葉白言:「我自亦得
阿羅漢果,然不及沙門所證之道。」


佛知迦葉
決定迴心,便即告言:「汝自言證阿羅漢者,非
實證也!」迦葉忽聞世尊發如是語,身毛皆竪
[009-0960c]
轉自尅責:「此大沙門悉能知我種種之事,今
宜師之以進其道。」作念已定而白佛言:「大沙
門!願知我意,今欲於大沙門法中出家而為
僧伽,稟奉教勅修持梵行,唯願慈悲特賜聽
許。」佛知迦葉證道時至,又以方便化彼徒眾,
乃謂迦葉曰:「汝欲於吾法中出家學道為沙
門者,還曾令諸弟子悉知已否?」迦葉答言:
「弟子未知。」佛言:「汝為人師,不得卒暴。且可歸
還與弟子議,若謂然者即可再來,斯亦未晚。」


迦葉奉教還至住處,乃與摩拏嚩迦等五百
弟子同集一處,告而言曰:「彼大沙門相好異
常神通難及,凡所動止天悉遙知,或來座前
而聽其法,或有要用皆能給送,累見神變我
實不如。今欲師彼出家以進其道。吾已決定,
汝等如何?細自籌量以實報我。」摩拏嚩迦白
迦葉言:「彼火龍暴惡首先降伏,神異他心眾
人目覩。我等所業悉自師傳,師既未如,弟子
何說。師若決志,我等皆隨;師若達彼宗源,亦
願垂於濟度,我等已決眾共一心,今或可行
不可失也。」於是迦葉知眾誠願,乃令弟子取
事火具,護摩杓等種種之器,及鹿皮衣、樹皮衣、
淨瓶、拄杖、革屣等物,悉棄尼連河中,以示不
迴之相,師徒相率同詣佛所,頂禮佛足退立
一面。


爾時世尊謂迦葉曰:「汝復來耶?」迦葉答言:「今
與弟子同來,欲於大沙門法中出家修學。」佛
已懸知乃更審曰:「汝諸弟子誠心以否?」迦葉
答言:「我與弟子皆悉誠心,唯願慈哀咸垂濟
度。」佛即默許度為沙門,又復報言:「汝等今朝
[009-0961a]
是真出家、是真梵行,披袈裟衣而實沙門。」


爾時烏嚕尾螺迦葉身著袈裟成沙門相,又
聞佛言:「汝今是真出家、是真梵行。」私自慶喜
我心全滅。又復思惟:「往昔大仙嘗說斯事:『世
稀有佛出興於世,得無上覺具一切智,是大
聖人天上人間悉能利樂。』我於前時夜出觀
星有大火聚,謂其事火與我同宗,乃是梵王、
帝釋、四天王等互來聽法。今惟此事是大聖
人,此非大聖,孰為聖也?」於是迦葉易沙門稱,
呼佛為世尊也。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