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48 眾許摩訶帝經-宋-法賢 (CBETA)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十一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
卿明教大師臣法賢奉 詔譯


爾時世尊復謂民彌娑囉王曰:「汝觀色是常
非常耶?」王曰:「非常。」佛言:「是苦非苦耶?」對曰:
「是苦。」世尊又言:「受、想、行、識是常非常耶?」對曰:
「非常。」又曰:「是苦非苦耶?」對曰:「是苦。」佛言:「色、
受、想、行、識悉是非常,是苦,是顛倒法,一切無
[011-0964b]
我。」佛又告言:「大王!當以正智正慧觀其真實,
彼色、受、想、行、識有過去、現在、未來耶?有內外、
麁細、貴賤、遠近耶?」對曰:「色、受、想、行、識非過去、
現在、未來。亦非內外、麁細、貴賤、遠近等。」佛言:
「善哉,大王!若能於此五蘊如實了知,是非常、
苦、空、無我之法,復以正智觀其真實,知非過
去、現在及以未來,乃至內外、麁細、貴賤、遠近
等,又能不著不捨者,斯真解脫。大王!得斯解
脫者,是智解脫,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我生已
盡,永不復趣輪迴之道。」


爾時世尊說是法時,民彌娑囉王及八萬天
人,遠離塵垢得法眼淨,及有婆羅門、長者、士
庶等百千人眾,亦離塵垢得法眼淨。於是民
彌娑囉王得法知見已,於法堅固斷其貪愛,
除去疑惑正信不退,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
掌向佛白言:「世尊!我心柔順,歸依佛、法及以
僧伽,持近事戒永不殺生。今請世尊常住我
國,願盡形壽奉上衣服、飲食、臥具、湯藥常無
乏少,乃至聖眾盡生供養。」佛即默然。時王見
佛默然受請,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即以頭面
禮佛雙足,旋繞畢已辭別而退。


爾時諸苾芻眾,見民彌娑囉王蒙佛世尊為
說妙法,不起於座,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心皆
生疑:「此王云何遇佛世尊,便得聞法,證法眼
淨除去塵垢?」作是念已,佛即玄知,告而言曰:
「諸苾芻!此民彌娑囉王乃於過去作大善業,
所作決定果報無差,今為人王具大福德,乃
宿世因感果如是。諸苾芻!地、水、火、風外界熟
時,蘊、界、六根一切好醜,隨其所作善惡之業,
[011-0964c]
悉皆獲得果報不虛。」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 「眾生之所作,
 善惡經百劫;
 因業不可壞,
 果報終自得。」



「諸苾芻!過去世時有佛出世,名阿囉曩毘,十
號具足為人天師。時佛世尊為諸眾生說種
種法,化利畢已即入涅盤。彼諸弟子收其
舍利,擇清淨地建立妙塔,復以種種香花而
恒供養。過是已後久歷年歲,有轉輪王出於
世間,名羯里計,時有兵眾十八俱胝,常領是
眾飛空巡幸,復有七寶常為先導。後於一日
經過塔上,有虛空神捉其輪寶住空不進。時
羯里計王思惟是事:『今我方行輪寶自住,恐
是福盡感應斯現。』彼虛空神乃告之曰:『大王!
汝非福盡,下有阿羅曩毘佛舍利塔,端指輪
寶不得直進。』時羯里計王與十八俱胝飛空兵
眾,同時降下詣於塔所,王及眷屬各以妙衣
共拭佛塔,得清淨已,散諸妙花及焚寶香,又
作種種音樂而為供養,以頭面禮發其誓願:
『以我今日師事於佛所設供養種種功德,果
報不虛當來獲得。』


「諸苾芻!於意云何?彼羯里
計轉輪聖王并諸眷屬者,即民彌娑囉王及
眷屬等是。諸苾芻!以彼供養阿囉曩毘正覺
之塔種種功德,當感無數百千俱胝劫受天
上人間最上快樂,以本願力今值於我復作
供養,所獲功德乃與阿囉曩毘正等正覺平
等無異。諸苾芻!一切眾生作黑業者黑業相
續,作白業者白業不斷,或作雜業亦復如是。
諸苾芻!所獲果報悉從因業,汝等當知,廣為
人說。」


爾時會中諸苾芻眾,以民彌娑囉王見
[011-0965a]
佛聞法遠塵離垢,又聞說彼往昔之事,乃於
烏嚕尾螺而起疑心:「云何世尊為現神通,種
種教化方得迴心,彼曩提誐耶隨言受化,佛
大慈悲具一切智,必能斷除我等疑惑。」作是
念已,將欲發問。佛即告言:「修因感果定不虛
爾。諸苾芻!過去劫中人壽二萬歲時,有佛出
世,名曰迦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
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彼
佛亦在波羅奈國鹿野苑中作大佛事,化利
畢已即入涅盤。時世有王名羯里計,常於
彼佛恭敬供養。佛既入滅,王以種種香木荼
毘世尊,復以乳汁灑滅餘火,即收舍利貯四
寶瓶,又選勝地起大寶塔。其塔高聳量一由
旬,王及人民常作供養。時彼國中有一長者,
家中巨富等毘沙門天,眷屬眾多自在快樂,
先與別族長者而為朋友,常於佛塔廣興供
養。後娶其門以為姻戚,歲月緜久乃生三子。
於後長者年耄有疾,服藥不差漸漸羸困,乃
趣無常,三子以禮葬於尸林。是時三子思憶
訓誨旦暮啼泣,又念家富共議追福。長兄慳
恡先未知善,忽聞欲施初即遲疑,以孝存心
尋便允可。長兄言曰:『布施之外分充受用。』二
弟應諾,即持金銀種種財物,詣於塔所作最
上供養。如是施已同發誓言:『願以善根所生
果報,於當來世以今正等正覺迦葉之稱為
其姓氏,佛出世間亦得值遇,聞法信解證於
菩提。』發誓願已,禮拜旋繞歡喜而歸。是故迦
葉今得此姓,值遇於我而為沙門,復聞正法
證無學果。諸苾芻!烏嚕尾螺初難化者,以彼
[011-0965b]
宿世欲檀施時心有遲疑,是故我現種種神
變方得省悟;曩提誐耶而易化者,亦由往昔
檀施之時,心本清淨始終無異。諸苾芻!是故
烏嚕尾螺及曩提誐耶,復為兄弟得迦葉姓,
又值於我聞法證道,此往昔事汝等諦信。」


爾時世尊說是迦葉往昔事已,離杖林塔,於
王舍城不遠就一樹下,與千苾芻眾圍繞而住。
時民彌娑囉王以佛近住,欲立精舍安佛及
僧而久住止。民彌娑囉王為太子時,常出城
外而為遊戲,去城至近有一園苑,林樹蓊欝
泉池清淨,雖復四序花竹恒茂;太子愛樂而
欲求買,園主長者自恃耆耄兼亦家富,太子
逼取終不允從,出言悖慢聞於太子:「我寧離
此國,不捨此園。」太子聞已謂左右曰:「今此耆
耄言甚不遜,我若紹位無得忘也。」於後父王
摩賀鉢納摩崩已,即灌頂傳寶號。民彌娑囉
王既紹其位,乃憶前事,下令所司發使奪取。
時彼長者速得心病,便趣無常。命終之後,以
其憤怨積聚毒惡,乃於園內生蛇趣中,含毒
伺隙欲酬前恨。


後於一日王因春節,將諸嬪
婇遊幸彼園,盡極歡娛以肆其意。王方疲困
寢息園中,時彼毒蛇謂其得便,疾出窟穴欲
來蠚王。時諸嬪嬙散行遊冶;王有親近內侍
一人,執劍侍衛防其不虞,時有飛禽名迦蘭
那迦,飲啄翱翔常在園內,忽見蛇出相呼鳴
噪,執劍內侍見蛇出已即斷其命。禽眾極噪,
王亦驚寤,問執劍者:「緣何喧擾?」執劍者曰:「適
有毒蛇欲來蠚王,迦蘭那迦相呼驚噪,我既
目見,已斷蛇命。」王聞是語心驚毛豎,令詔太
[011-0965c]
子及諸大臣共議斯事:「古剎帝利灌頂大王,
或於身命欲致危害,有能忠力濟其難者,當
何賞賜?」大臣對曰:「能於身命脫其難者,可分
半國以賞其功。」王乃允從,分其半國與迦蘭
那迦用賞其功。大臣對曰:「彼迦蘭那迦飛禽
之類,與國境土當何所用?」王謂大臣:「此事
如何?」大臣對曰:「可就窠巢多植竹木使其遂
性,勿令傷害。如斯可矣,餘不能為。」王聞曰:
「善!」遂從其奏,乃於園外別擇一處,廣種竹樹
安迦蘭那迦,令人守之不得傷害。


王有親舅,
本事仙道,常求淨處進其修習,王以迦蘭那
迦竹林無諸雜穢權令安處。及見世尊將諸
苾芻近城樹下露地宴息,思欲捨彼造立精
舍。王乃嚴駕自詣佛所,禮雙足已却住一
面。


爾時世尊為王說法,以種種方便化令歡喜,
復勸精進,當求最上寂靜快樂。時王聞法歡
喜頂受,即起於座偏袒右肩,合掌頂禮白言:
「世尊!我今請佛及諸聖眾,於我宮內來晨受
食,唯願慈悲哀愍聽許。」佛即默然。爾時大王
見佛默然,知已受請,歡喜踊躍禮拜而歸。乃
下所司,即於是夜疾速備辦種種飲食及與
香花,皆令倍常美妙清淨,復勅宮城內外乃
至四衢道巷之中悉使嚴潔。纔至明旦,即遣
使人白於世尊:「飯食已辦,請佛降臨。」於是世
尊與千阿羅漢著衣持鉢,前後圍繞行詣王
宮。王於門首執爐焚香待世尊至,佛既到已
迎入就座,諸聖眾等亦各就坐,王與眷屬
瞻禮畢已奉上飲食,焚香散花歡喜供養。
[011-0966a]
佛與聖眾食畢澡手,王及眷屬樂欲聽法,佛
為說法,各各諦聽歡喜信受。王復離座合掌
白佛:「我今欲以迦蘭那迦竹林作佛精舍,願
佛納受。」世尊默然。王知佛許,即取金瓶灌於
佛手。奉施畢已,願佛隨意,即為世尊廣作嚴
飾,佛與聖眾隨意而住。迦蘭那迦竹林精舍
因茲所立。


爾時世尊後於一時為利樂故,與諸聖眾離
迦蘭那迦竹林精舍,往寒林中經行宴坐。時
王舍城有一長者,請佛及眾來晨供養,乃於
是夜與諸眷屬及僮僕侍人,共辦飲食香花
等事。時給孤長者因有事故,到王舍城經過
彼家,遇夜止宿,見其長者家中老幼皆不寢
寐,辦造飲食珍饌之類。怪而問曰:「長者之家
老幼不寐辦造飲食,當何所用?為請王耶?為
請大臣?莫為姻親而有聚會?」長者報言:「我不
請王及大臣等,亦無姻親聚會之事。今為有
佛出於世間,將一千聖眾遊化此國,王及眷
屬大臣士庶,悉皆歸向次第供養。我為彼佛
及與聖眾來晨設齋,是不寢寐。」給孤長者聞
此語已,歎異非常,又復問言:「云何名佛?」對
曰:「彼釋族中有王淨飯,生一童子,號悉達
多,具輪王相,棄捨出家苦行修習,證得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斯即佛也。」又復問言:「云何
聖眾?」對曰:「有剎利族或婆羅門族,乃至毘舍
輸陀,如是之族善男子輩投佛出家,剃除鬚
髮被袈裟衣,正信修行聞法悟解,悉皆證
得阿羅漢道。此是隨佛一千聖眾,我所供養
正為此也。」給孤長者聞是說已,身毛皆豎歡
[011-0966b]
喜踊躍,又復問言:「如我云何得見彼佛及與
聖眾?」對曰:「明旦咸來我舍受食。」


給孤長者雖
聞是語,有若心狂,不待天曉欲往佛所。時方
半夜值月明朗,即便出門行詣寒林,未至中
途月忽雲蔽,又至一門不敢前進,給孤長者
以天陰黑,便生怕怖佇立思量:「得無非人之
類而來惱我耶?」心欲退還足不前進。時有天
人發聲告曰:「長者但去勿得退心,唯有吉祥
定無惱亂。於意云何?譬如百車百馬種種裝
嚴,可令眾生見者愛樂,以斯布施,不如向佛
前進一步,十六分之一分功德。」


又復告言:「長者但去勿得退心,唯有吉祥無
惱亂事。於意云何?譬如一百金象眾寶裝
嚴,以斯布施,不如向佛前進一步,十六分之
一分功德。長者!乃至百童女以真珠、瓔珞眾
寶嚴身,以斯布施,亦復不及向佛一步,十六
分之一分功德。」時彼天人即發身光照耀途
路,自彼門所直至寒林,如月盛明等無有異。
給孤長者乃問天曰:「是何聖賢能作斯事?」天
人告曰:「我昔曾為舍利子母,名捺誐囉也。命
終之後生四天王界,今名摩度娑健馱摩拏
嚩迦,見守此門。願勿疑慮,長者可去必獲吉
祥。」給孤長者聞是語已讚言:「善哉!稀有斯事,
我今定去見佛無疑。」給孤長者又復思惟:「若
無正覺出於世間,無由得聞最上妙法。」於是
長者得其光明無所障礙,直至寒林世尊住
處。


爾時世尊在寒林外經行,時長者見佛威德
相好異於常人,即便合掌而發問言:「是世尊
[011-0966c]
否?」佛答言:「是。」長者身心歡喜無量。


又復問言:「世有何人而得安睡?」佛說伽陀而
答之曰:


「 「若人心寂靜,
 一切得安睡;
 若人繫染欲,
 熱惱心不止。
 染欲熱惱除,
 解脫無所繫;
 心意調伏已,
 得息得安睡。」」



爾時世尊說伽陀已,與給孤長者同入林中。
佛還本座,長者即前禮佛雙足,於一面坐樂
欲聽法,佛乃勸發令心歡喜。爾時世尊告長
者言:「布施、持戒得生天上,雖五欲自在非為
究竟;欲免輪迴當斷煩惱,於善惡法廣為分
別。」是時長者得聞是法,以宿善力深心思惟,
蓋障即除心喜無量。佛知是已,即為廣說苦、
集、滅、道四聖諦法。是時長者不起於座證四
諦理,如潔白衣易染其色,隨彼所染皆成上
妙。長者得法知見永斷疑惑,於佛、法、僧深信
堅固,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頂禮,白言:「世
尊!我今歸依佛、法及苾芻眾,持近事戒永不
殺生。」


爾時世尊問長者言:「汝何名字?」長者對曰:「我
於國中少有資產,或是貧匱孤獨之人來丐
求者,我施飲食及彼資具,國人名我為給孤
獨。」「汝國何名?」對曰:「舍衛。願佛及眾來降我
國,當以衣服、飲食、臥具、湯藥一切受用,畢生
奉施。」佛言:「長者!我與苾芻數踰千人,彼無精
舍何以安住?」長者對曰:「佛若降臨速當建立,
唯願大慈不違我請。」佛即默然。給孤長者見
佛默然,知已受請,歡喜踊躍,頭面禮足旋遶
[011-0967a]
而退。於是長者入王舍城,營搆事畢將欲還
家,再詣寒林,請佛及眾勿慮精舍,願早垂降。
言已還家。


自此日後一切皆停,於舍衛城周
遍內外,求覓殊勝清淨之地,欲建精舍安佛
及僧。「唯有祇陀童子園苑最勝。何以故?此童
子園,其地寬廣無諸穢惡,竹樹蓊欝泉池清
淨,寒風暑氣俱不能侵,又無蚊虻含毒之蟲,
唯有吉祥飛走之類;又復王城不遠不近,非
求法人不能到此,若建精舍斯為最勝。」思念
已竟,即詣園主祇陀童子,而告之曰:「童子勿
怪,我有勝事欲以上聞。童子可容,方敢陳說。」
童子告言:「有事可說。」長者起立謂童子言:「欲
買茲園,當為世尊及千聖眾造立精舍而請
安住。尊若容允,價即稟言。」祇陀童子告長者
曰:「一切可得,唯園勿言。」長者又曰:「我聞佛言:
『一切無常無有主者,以不堅法宜易堅牢。』」童
子報言:「非我所知,勿復更說。」長者又曰:「佛者
難值,園即易求,今或遲疑後施無及。」祇陀童
子雖聞此說心未能捨,乃以要言阨彼長者:
「君能以金布滿其地,我即與汝,任自所為。」長
者審知恐未誠信,報而言曰:「童子若爾,可聞
市官,當使兩情執無反覆。」童子俛仰共聞市
官。


時四天王遙知斯事:「佛今出世,舍衛城中
給孤長者,買祇陀園造立精舍,兩人商議取
正市官;我今變身與成其事。」天王變身作市
官已,來於市肆,顒望給孤與童子至。二人至
已,給孤先言:「我買彼園欲造精舍,令以黃金
布遍其地,若能爾者即可相與,今來取正。此
價云何?」市官言曰:「二人之心得可否未?」對言:
[011-0967b]
「已定。」市官言曰:「善哉,善哉!童子收金,長者得
園。」童子默然更無違悔。


長者即日,速以車、乘、
象、馬之類,乃至僮僕,般運黃金處處布訖,
唯前面少許而未周足。長者籌慮:「取何藏金
可遍此地?」如是之際,童子告言:「汝已迴意便
可收金。」長者報言:「我意不迴,思何藏金可遍
此地,以斯事故籌慮少時。」童子思惟:「奇哉!長
者能捨如是大財,為佛及僧造立精舍。」又復
思惟:「我曾聞說:『若非正覺出於世間,一切眾
生不聞正法。』斯可助施,理必相容。」即謂長者:
「勿更取金,欲迴此地我施作門,美可共成功
亦圓滿。」長者報言:「我非無金,童子爾者誠為
甚善。」


布金纔畢方欲命工,外道悉知速來惑
亂,謂長者曰:「瞿曇沙門今在摩竭陀國王舍
城居,此舍衛城地貴名高,非彼所住,勿立精
舍、勿得迎請。」長者即怒報外道曰:「此舍衛城
非汝所有,何關汝事?」外道聞已知不從心,復
詣於王,王亦不允,諸外道輩面慚無色心極
煩惱。復詣長者而告言曰:「我先所說不為園
苑,但以彼眾非我同修。長者今日若是堅執,
斯有所報請不相違。我聞瞿曇有大弟子,先
已到此,可與論義即辯勝劣;如彼得勝精舍
可為,若其不勝何用迎請。我此所說,君見如
何?」長者告言:「此說甚善。若定勝劣,足得相
依,清濁要分、真偽斯辯。」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十一
[011-0967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