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48 眾許摩訶帝經-宋-法賢 (CBETA)



No.191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一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少卿
明教大師臣法賢奉 詔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迦毘羅國尼俱陀林中。
[001-0932b]
爾時迦毘羅國有大釋眾而自思惟:「我佛世
尊,於過去世何處所生?何姓?何族?有何因緣?」
而思惟已,告諸眾曰:「釋迦世尊,於過去世,何
處所生?何姓?何族?有何因緣?我等今者欲往
佛所而問此義,如佛所說依教受持。」如是言
已,與大釋眾即往佛所,頭面禮足依位而坐。
爾時迦毘羅國大釋眾白佛言:「世尊!我等大
釋眾住迦毘羅國精舍之中,而忽思惟:『我佛
世尊於過去世,何處所生?何姓?何族?有何因
緣?』我等不知,今與釋眾來詣佛所而問此義。
唯願世尊,為我宣說,我等得聞依教受持。」


爾時世尊為斷眾疑,即說此義告釋眾曰:「我
先不欲宣說此義。何以故?所有諸魔外道,若
聞此事而復謗言:『沙門憍答摩自說其美,所
樂即說、非樂不說,有何所益。』」


爾時大目犍連現在大眾中,即從坐起,瞻仰
尊顏目不暫捨。世尊告曰:「目連!彼諸釋眾樂
聞於我過去之事,所生之處?何姓?何族?有何
因緣?汝今志心而為宣說。」


爾時會中大目犍連默然思惟,經須臾頃收
僧伽梨衣安在頭邊,右脇枕臥累足不動入
三摩地;而復觀察世尊過去之世,所生之處,
若姓、若族及因緣事,如實了知無其錯謬,即
便出定於大眾前復坐本座。尊者大目犍連
告釋眾曰:「我於三昧觀彼憍答摩往昔之事,
世界壞時,彼諸眾生命終之後,而得往生遍
靜天中;生彼天已,諸根圓滿身相端嚴,眾
苦不生身心適悅,色相光明騰空自在;以天
甘味而為飲食,壽量長時無中夭者。爾時大
[001-0932c]
地,大水所生滿虛空中,猶如大海風吹波浪,
如煎熟乳其水清涼,為彼後時一切眾生,所
食清淨最上地味。」


爾時大目犍連復告眾言:
「當爾劫壞,眾生生遍靜天者,以彼天中福壽
俱盡,捨遍靜天生於人間,所生之身亦如天
界,身相端嚴諸根無缺妙色廣大,自有身光
恒常照曜,長壽喜樂騰空自在。於其爾時無
日月星辰,無歲數月時等,亦無男女眾生之
相;出生地味以為飲食。如是地味甘美細妙,
有情食已而生愛著;於其後時貪味轉盛,忽
令身體而得沈重,所有光忽然不見,於是世
間普皆黑暗。爾時有情見是世間普皆黑暗,
種種驚惶心生憂惱,由是世間出現日月及
星曜等,始分晝夜及其時候。如是有情壽命
長遠無諸病惱,於其地味貪著多者,色相損
減而獲醜惡;貪著少者其身色相恒自端嚴,
如是隨心分別二相黑白果報。而彼眾生互
相憎嫉而成不善,以不善故,由此地味即便
隱沒,以隱沒故,令諸眾生心生熱惱,作如是
言:『今無所食,深苦!深苦!』又復思惟:『最上地味
云何隱沒?未來眾生云何得食?』令生苦惱疲
乏之患,而不可知、不可言說。


「爾時大地之中,不久之間即生地餅,其味殊
妙馨香甘美,如迦梨尼迦囉花。而諸眾生食
此地餅,充益身體長壽安樂,身相端嚴氣力
增盛。若諸眾生貪食多者色相損減,貪食少
者色相如故無其損減,由此分別二相黑白,
而互相非行不善業,令彼地餅隱沒不見。以
不見故,而諸眾生復生苦惱,作如是言:『深
[001-0933a]
苦!深苦!』又復思惟:『所生地餅云何隱沒?其義
不知,而諸有情即得飢困疲乏之苦,未來眾
生當於何食?』由是不久為彼眾生復生林藤,
其色殊妙香味甘美。如是有情食此林藤,氣
力增盛壽量長遠,形色端嚴人相具足。又彼
眾生,貪食多者色相損減,貪食少者色相如
故,如是有情分別二相黑白,而互相非行不
善業,由是林藤隱沒不見。既不見已,令諸眾
生心生熱惱,作如是言:『苦哉!苦哉!如是美味
云何隱沒?其義不知?我等云何而得飲食?』由
是不久大地之中,出生自然上味香稻,其稻
依時自然成熟。爾時眾生即取食之,亦甚香
美,充益肢體壽量長遠。由是爾時食於香稻,
漸覺腹內有所妨礙,而即思惟:『云何除去?』作
是念已即生二根,男女差別形相各異。爾時
有情於色、香、味展轉愛著,於自親愛而以香
花、衣服種種供養,復以軟言慰喻歡喜令彼
忻慶;若有眾生於己非愛,即便輕毀種種呵
責,或以瓦石互相𩰖打行不善行。又彼眾生
所有過去正法今為非法,過去律儀今為非
律儀,乃至晝夜時分亦顛倒分別;譬如有人
以斗量炭,而為平滿不正之行,亦復如是。以
倒想故正法為邪,由是香稻亦復隱沒。」


爾時
大目犍連告釋眾言:「由香稻隱沒故,令彼眾
生逐日諸處尋求稻種而欲種之。時有一人,
其性慵懶貪著財利,雖有稻種而不能種。此
人知已而告之言:『汝有稻種,與我少分我要
種之。』彼人言曰:『我有香稻自要受用,汝今若
要我即與汝。於後一日、二日,乃至七日却還
[001-0933b]
我稻。』此人言曰:『善哉!善哉!若一日、二日,乃至
七日,或未得還,如至半月、一月即得還之。』作
是言已,即自思惟:『自前香稻非種自生,不假
勤力自在受用;今得稻種,須住田野廣施勤
力,晝夜相續方得生長。』


「如是念已,心生苦惱
涕淚悲泣。又復思惟:『過去之世,所有眾生色
相端正,諸根圓滿人相具足,身心適悅身有
光明,騰空自在壽命長遠,所食地味猶如天
饌;而於後時,於此美食生貪著故,身即沈重
光明即滅,於是世間普皆黑暗。又彼有情貪
食少者身相不減,貪食多者身相損減,由此
分別二相黑白,互相輕毀行不善行。由是爾
時地味即滅,地餅復生,色相殊妙甘美馨香,
增益諸根身心適悅,壽命長遠;貪食少者身
相不減,貪食多者身相損減,由此分別二相
黑白,互相輕毀行不善行。爾時地餅亦復不
見,由此非久復生林藤,色相殊妙其味甘
善,亦如天食,充益肢體壽命長遠;貪食少者
身相不減,貪食多者身相損減,由此分別二
相黑白,互相輕毀行不善行。爾時林藤亦復
不見,於是世間有自然香稻從地出生,其米
香美可長四指,依時成熟其味甘美,充益肢
體壽量長遠;由是眾生貪愛增故,所有香稻
亦沒不見。是故今者求此稻種住於田野,廣
施勤力方得成熟。』


「雖生稻米其米漸小,於是
眾生貪著地利,廣占田野競多種植,而行非
法生賊盜想,於他田種復行偷盜。時有一人
見是偷米,如是一遍、二遍乃至三遍,而告言
曰:『汝自有米何不自用,云何於他而行偷盜?
[001-0933c]
從今之後勿更盜米。』賊聞是言猶不改過,復
於後時又行偷盜。前人復見而責之曰:『前已
誡汝勿行偷盜,何故此時又亦作賊?』即集多
人共以責斷。復於彼時,於眾人中揀一具福
德者立為田主,均分田土各令平等,有不依
法者令彼調伏。田種若熟,輸其少分以賞田
主。如是田主受行戒行,安慰世間依法決斷,
合調伏者即便調伏。


「由此世間立剎帝利姓,
名三摩達多王,王有大臣名為有情;其王後
時生一太子,名為愛子,王有大臣名伊賀迦;
時愛子王生一太子,名曰善友,彼有大臣名
帝羅迦;時善友王復生一子,名曰最上,彼
有大臣名阿跋羅建姹;最上王有子,名曰戒
行,彼有大臣名哆羅惹伽。其王頂上生一肉
靤,其靤柔軟,常以兜羅綿拂拂於肉靤無諸
疼痛;其靤後熟,自然破裂生一童子,福德端
嚴,具三十二相,眾所愛重,因以立名名頂生
王。纔下王頂即入內宮。


「爾時戒行王內宮之中,有六萬宮人各有嬭
乳,俱白王言:『我有嬭乳,願嬭太子。』由此因緣
亦名我嬭王。


「爾時世間所有眾生智慧漸增,能細思惟,稱
量分別微細之事,或是、或非及工巧等,是故
立名號摩努沙。


「爾時六大天子壽命無量,有六大臣:一名有
情;二名伊賀羅;三名帝羅迦;四名阿跋羅建
姹;五名多羅惹伽;六名摩努惹。如是六大
臣,聰明多智,能治世間有大威德。時頂生王
於其右股生一肉靤,其靤柔軟,常以兜羅綿
[001-0934a]
拂拂於肉靤離諸疼痛;於後靤熟自然開
裂,生一童子,身相端嚴具三十二相,名為尼
嚕,有大智慧福德無量,為金輪王統四天下。


「尼嚕輪王於其後時,在左股上亦生一靤,其
靤柔軟,常以兜羅綿拂拂於肉靤無諸疼痛;
於後還熟,自然開裂生一童子,端正殊妙具
三十二相,名烏波尼嚕,智慧深遠福德無量,
為銀輪王統三天下。


「烏波尼嚕王還於後時,
向右足上生一肉靤,其靤柔軟,亦以兜羅綿
拂拂於肉靤無諸疼痛;於後靤熟自然開裂
生一童子,身相端嚴具三十二相,名室尼嚕,
福慧深厚,為銅輪王統二天下。


「室尼嚕王於
左足上有一肉靤,其靤柔軟,以兜羅綿拂拂
於肉靤無諸疼痛;於後靤熟自然開裂生一
童子,色相端正具三十二相,名摩尼嚕,福
慧深厚,為鐵輪王統一天下。」


爾時大目犍連
告釋眾言:「如是王位相繼至今其數極多,如
是眾許王有子,名為愛王;愛王有子,名善友
王;善友王有子,名最上王;最上王有子,名戒
行王;戒行王有子,名頂生王;頂生王有子,名
尼嚕王;尼嚕王有子,名烏波尼嚕王;烏波尼
嚕王有子,名室尼嚕王;室尼嚕王有子,名摩
尼嚕王;摩尼嚕王有子,名嚕唧王;嚕唧王有
子,名酥嚕唧王;酥嚕唧王有子,名母唧王;母
唧王有子,名母唧鱗捺王;母唧鱗捺王有子,
名阿誐王;阿誐王有子,名阿儗囉他王;阿儗
囉他王有子,名婆儗囉他王;婆儗囉他王有
子,名娑誐囉王;娑誐囉王有子,名摩賀娑誐
囉王;摩賀娑誐囉王有子,名舍矩禰王;舍矩
[001-0934b]
禰王有子,名摩賀舍矩禰王;摩賀舍矩禰王
有子,名矩舍王;矩舍王有子,名烏波矩舍王;
烏波矩舍王有子,名摩賀矩舍王;摩賀矩舍
王有子,名酥捺哩舍曩王;酥捺哩舍曩王有
子,名摩賀酥捺哩舍曩王;摩賀酥捺哩舍曩
王有子,名鉢囉拏耶王;鉢囉拏耶王有子,名
摩賀鉢囉拏耶王;摩賀鉢囉拏耶王有子,名
鉢囉拏那王;鉢囉拏那王有子,名摩賀鉢囉
拏那王;摩賀鉢囉拏那王有子,名鉢囉半迦
囉王;鉢囉半迦囉王有子,名鉢囉多波王;鉢
囉多波王有子,名嚩彌嚕王;嚩彌嚕王有子,
名彌嚕摩多王;彌嚕摩多王有子,名阿哩唧
王;阿哩唧王有子,名囉哩唧瑟摩王;囉哩唧
瑟摩王有子,名曩哩唧瑟摩多王;曩哩唧瑟
摩多王有子,名阿哩止娑滿多王。如是等王子
孫相繼,共有一百大國王,皆都布多羅迦城。


「於最後王生其一王,名降怨王,彼王有大威
德能降諸怨,是故名降怨王。如是此王子孫相
繼帝位不絕,有五萬四千王,都阿喻駄也城。
又此最後王復生一子,名無能勝王,彼王子
孫相繼,帝位相承,有六萬天子,都波羅奈國。
於最後王又生一子,名耨鉢囉娑訶王,子孫
相繼有八萬四千王,都緊閉羅城。於最後王
復生一子,名梵授王,子孫相繼有三萬二千
王,都賀悉帝曩布里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
名賀悉帝捺多王,子孫相繼有五千王,都怛
叉尸羅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娑多黎薩
王,子孫相繼有三萬二千王,都烏囉娑大城。
於最後王復生一王,名曩誐曩𡁠曩王,子孫
[001-0934c]
相繼有三萬二千王,都無能大城。於最後王
復生一王,名勝軍王,子孫相繼有一萬八千
王,都瞻波大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龍
天王,子孫相繼有二萬五千王,都怛摩黎多
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為仁王,子孫相
繼有一萬二千王,亦都怛摩黎多城。於最後
王復生一子,名為海王,子孫相繼有一萬八
千王,都難多布里也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
名妙意王,子孫相繼有二萬五千王,都王舍
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娑多謨努那王,
子孫相繼有一百王,亦都波羅奈國。於最後
王復生一子,名大軍王,子孫相繼有一千王,
都矩舍嚩帝大城。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海
軍王,子孫相繼有一千王,都補多羅迦城。
於最後王復生一子,名娑多半尼囉王,子
孫相繼有八萬四千王,都矩舍嚩帝城。於最
後王復生一王,名摩呬目佉王,子孫相繼有
十萬王,亦都波羅奈國。於最後王復生一王,
名摩呬鉢帝王,亦名地主王,子孫相繼有一
百王,都阿喻駄大城中。於最後王復生一王,
名持世王,子孫相繼有八萬四千王,都彌體
羅城。於最後王復生一王,名大天王,梵行
清淨,子孫相繼有八萬四千王,亦都彌體羅
城。


「於最後王復生一王,名儞彌王,彼王復
生摩娛努王;摩娛努王復生涅里姹儞彌佉
努王;涅里姹儞彌佉努王復生嚕波佉努王;
嚕波佉努王復生佉努摩曩王;佉努摩曩王
復生佉努滿多王;佉努滿多王復生酥涅里
舍王;酥涅里舍王復生娑涅里舍王;娑涅里
[001-0935a]
舍王復生酥嚕多細曩王;酥嚕多細曩王復
生達魔細曩王;達魔細曩王復生尾儞多王;
尾儞多王復生摩賀尾儞多王;摩賀尾儞多
王復生尾儞多細曩王;尾儞多細曩王復生
阿輸迦王;阿輸迦王復生尾誐多輸迦王;尾
誐多輸迦王復生頗羅娑埵王;頗羅娑埵王
復生惹羅娑埵王;惹羅娑埵王復生沒度摩
囉王;沒度摩囉王復生阿嚕拏王;阿嚕拏
王復生儞扇波帝王;儞扇波帝王復生里娛
王;里娛王復生商迦囉迦王;商迦囉迦王復
生阿難那王;阿難那王復生阿那里舍目佉
王;阿那里舍目佉王復生惹那迦王;惹那迦
王復生散惹曩佉王;散惹曩佉王復生惹曩
沙婆王;惹曩沙婆王復生案曩播曩王;案
曩播曩王復生鉢囉祖囉曩播曩王;鉢囉祖
囉曩播曩王復生阿𡁠多王;阿𡁠多王復生
波羅𡁠多王;波囉𡁠多王復生鉢囉底瑟恥
多王;鉢囉底瑟恥多王復生酥鉢囉底瑟恥
多王;酥鉢囉底瑟恥多王復生摩賀摩羅王;
摩賀摩羅王復生嚩賀曩王;嚩賀曩王復生
酥摩帝王;酥摩帝王復生涅里姹嚩賀王;
涅里姹嚩賀王復生捺捨馱努王;捺捨馱努
王復生設多馱努王;設多馱努王復生曩嚩
帝馱努王;曩嚩帝馱努王復生室左怛囉馱
努王;室左怛囉馱努王復生尾𡁠多馱努王;
尾𡁠多馱努王復生涅里姹馱努王;涅里姹
䭾努王復生捺捨囉他王;捺捨囉他王復生
設多囉他王;設多囉他王復生曩嚩帝囉他
王;曩嚩帝囉他王復生唧怛囉囉他王;唧怛
[001-0935b]
囉囉他王復生涅里姹囉他王。如是等子孫
相繼七萬七千王,都僧迦大城。


「又最後王復
生一王,名阿末麗沙王;彼王有子名龍護王,
子孫相繼一百王,都波羅奈國。又於最後王
生其一子,名訖哩吉王。爾時迦葉如來、應供、
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
天人師、佛、世尊出見世間,彼佛世尊為菩薩
時,持戒梵行發大誓願求無上覺,於兜率天
而為補處,機緣成熟下生於訖哩吉王宮,捨
位修行而成佛道。


「爾時訖哩吉王,有一太子名曰善生。此善生王
復生王子,如是子孫相繼有一百王。其最後
王復生一子,名迦囉拏王,於其後時生二王
子:一名瞿曇;二名婆囉捺嚩惹。此之王子,愛
樂王宮貪於國位,恒自思惟,安慰世間行於
王事。爾時瞿曇王子恒復思惟:『眾生生死沈
沒三塗,苦惱輪迴而難出離。』作是念已,即
詣父王稽首拜跪,而白王曰:『我今不樂王宮,
欲於山野修習梵行而求出家。』王即告言:『汝
為我子,所有國土及於王位,宰輔大臣如在
指掌,何故輕棄而求出家?』瞿曇白言:『大王!
我觀三界如幻如化,無其堅實,念念無常,何
堪愛樂?我於今日辭王出家。』王既聞已,知子
志意即便聽許。


「爾時山中有一仙人,名訖哩瑟拏吠波野努,
於其山間以草為菴居止修行。時瞿曇童子
即往彼處,踊躍歡喜五體投地頂禮仙足,而
白仙曰:『我別王宮來於此處奉事仙人,願賜
攝受。』如是仙人觀於太子志意堅固,即便攝
[001-0935c]
受。爾時童子即於山間,採果給水奉事仙人,
如是辛勤累經歲月,師以彼童精勤不退,即
為立號亦名仙人。於後父王迦囉拏而乃命
終,時弟婆囉捺惹,即紹王位行其國事。時瞿
曇仙人知王命終,告本師曰:『我今不能於其
山中採果給水,欲往城中而自住止。』師即告
言:『瞿曇!汝先來此善住山野,何故於今却往
城邑?汝今去時勿往城內,只於補多落迦城
側近寂靜之處卓菴居止,守護諸根精進梵
行。』瞿曇童子聞是語已,即往補多落迦大城
之外寂靜之處,卓菴結志崇修梵行。
《佛說眾許摩訶帝經》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