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a0147 紫陽真人悟真篇講義--張伯端 (ZTDZ)


[005-030052a]
紫陽眞人悟眞篇講義卷之五吕八
    雲峰散人永嘉夏宗禹著
黑中有白爲丹母雄裏懷雌是聖胎太乙在
爐能謹守三田寳聚應三台
 參同契曰知白守黑神明自來抱朴子曰
 守雌抱一專氣致柔此丹母聖胎也雖然
 金丹大道固當黑白相扶雌雄相守以成
 丹母聖胎之功要知太一含眞之氣三田
 所聚之寳不可少虧故寳聚於三田爐守
 於太乙精氣神全火候不爽自然聖胎可


 成丹母可就上應三台之象充實而有光
 輝矣
恍惚難求中有象杳冥莫測是眞精有無從
此互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
 視之不見其色聽之不聞其聲摶之不得
 其形此恍惚杳冥之狀也於道何有哉然
 而罔象中有象無形中有形虚實生白從
 無入有旣虚矣而白從何而生旣無矣而
 有從何而得此玄中之玄妙中之妙非得
 之踐履應之效驗則難以語此惟於恍惚
[005-030052b]
 杳冥之中而見其眞精之象於非有非無
 之中而見其互爲相入之理則道在我矣
 苟未見焉則旁門小法謾爾存想如何可
 以成功乎
四象會時玄體就五方行處紫光明脫胎入
口身通聖無限龍神盡失驚
 四象者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也五方者東
 西南北中金木水火土也大道虚無以金
 丹爲玄妙金丹雖妙不過攢簇五行合和
 四象也四象一會則玄體必就五方旣合


 則丹光必明非曰存心之火想腎之水也
 亦非日以肝爲龍以肺爲虎也天生人物
 人生靈寳五行簇於此四象聚於此茍行
 玄機則烹成大藥脫胎入口超凡入聖無
 限龍神咸起敬畏豈不盡驚耶此道高龍
 虎伏德重鬼神欽也
華池讌罷月澄輝跨箇金龍訪紫微從此衆
仙相識後海潮陵谷任遷移
 金丹之術百數其要在神水華池蓋華池
 者鍊丹之池中有神水混混不輟晝夜流
[005-030052c]
 通苟得此而嚥之則月凝輝矣吾儒之與
 日月合明釋氏之圓陀陀光爍爍者是也
 金是西方兊虎木是東方震龍今也能修
 眞而跨此金龍則金木無令間隔可以朝
 上帝出元神豈非訪紫微乎茍得此道則
 已長生仙舉雖滄海變桑田於我何有哉
 所以任陵谷之遷移也
要知鍊養還丹法宜向家園下種栽不假吹
嘘並著力自然果熟脫眞胎
 人禀陰陽之靈氣合有大丹一斤之數苟


 無耗散可以與天地相畢惟其六欲七情
 斲喪天眞故若朝不保暮上聖垂慈以還
 丹之法教之使其鍊養以盡九還七返之
 妙初非假於草木之質人爲之偽皆是反
 求諸己故以四大一身爲家園以陰陽二
 氣爲種子朝種暮收春生秋殺開花結子
 果熟胎圓無非自然時候與天地合符初
 不待吹嘘著力以外務爲勞也
休施巧僞爲功力認取他家不死方壺内旋
添留命酒鼎中收取返魂漿
[005-030053a]
 作德心逸日休作偽心勞日拙修道之士
 以眞常爲心以正直爲念則反邪歸正出
 死入生矣苟施巧偽則非心邪念顛倒妄
 想與死爲鄰矣雖然死生之分在於眞偽
 之别果何修而致之也惟留命之酒旋添
 於壼内返魂之漿收取於鼎中不使眞元
 斲喪本領耗折如燈之有油如木之有根
 自然光明發越枝葉暢茂其爲不死之方
 豈欺我哉
雪山一味好醍醐傾入東陽造化爐若遇崑


崙西北去張騫始得見麻姑
 此設象寓言言以人身中有雪山能出醍
 醐珍味蓋山屬土生金金氣寒故曰雪山
 然金生於土其液流注味甘色白狀若醍
 醐傾入東陽爐中方成造化蓋東陽屬甲
 乙之木木中有火火能尅金可以成就至
 寳其造化玄微凡夫莫測若崑崙峰頂遇
 西北金水之位使之相生相尅奪天地之
 造化則陰陽得類自然感合如張騫乘槎
 逆流而上可以見麻姑之仙矣張騫者陽
[005-030053b]
 男也麻姑者陰女也亦寓言匹配之意也
不識陽精及主賓知他那箇是疏親房中空
閉尾閭穴誤殺閻浮多少人
 陽精者一身魂神之宰司也人安能識之
 況有賓有主有疏有親須得師口訣方通
 玄奥否則御房閉精徒於尾閭用意非矣
 雲房曰堪嘆三峰黄谷子誤殺南閻多少
 人蓋三峰者乃陰丹之術固形住世之方
 非神仙之道也是世人氣血未定對境不
 能忘情心雖慕道嗜慾難遏古仙垂慈於


 三千六百門中亦有閉精之術使夫人知
 生生化化以精氣神爲主操之則存捨之
 則亡施之於人可以生人留之於身可以
 生身非劇戲也非可恣也故滄海雖大不
 實漏巵尾閭不禁人豈長生者乎惟其不
 得師傳則誤閻浮之人多矣
萬物芸芸各返根歸根復命即常存知常妙
道人難會妄作招凶往往聞
 太上曰萬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
 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
[005-030053c]
 凶平叔之詩專體此意也夫萬物作於性
 而復於性譬如華葉之生於根而歸於根
 濤瀾生於水而歸於水一有所歸則靜定
 而復命守常而不昩外妄盡除泰定光發
 不與物俱遷不與化俱逝自本而自根常
 久而不變故易之彖恒曰日月得天而能
 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
 而天下化成恒之時義大矣哉是豈凡俗
 之人可以曉會耶惟人之難會則往往妄
 作而招凶自作不靖矣故曰反常曰改常


 曰異常皆有凶而無吉者也
歐冶親傳鑄劍方耶溪金水配柔剛鍊成便
會知人意萬里誅凶一電光
 歐冶子聶古之材士千金鑄劍非有他也
 亦以金水相生剛柔相配百鍊而成天下
 無敵也若喻金丹大道是亦鑄劍之法故
 以人身言之亦耶溪之地有金水之物有
 剛柔之用苟得師鑄鍊則其鋒不可當自
 然洞洞屬屬物來能明事來能鑒雖萬里
 凶頑亦可誅伏於電光之下此明視萬里
[005-030054a]
 芒寒色正皆自然之餘效也
敲竹喚龜吞玉芝鼓琴招鳳飲刀圭近來透
體金光現不與常人話此機
 此設象寓言皆託譬人身所有之物蓋竹
 與琴同擊作有聲者是龜與鳳同形狀相
 類者是玉芝與刀圭同皆和氣所生金土
 所産也異名雖六本體只三以大道無爲
 言之初無假於作用然符節相應氣脉相
 通於無爲中有爲以應天地之機皆自然
 感合之道故人身中一物敲之如竹則龜


 可喚鼓之如琴則鳳可招皆聲氣相求呼
 吸相應速如影響自然和氣致祥則玉芝
 可吞刀圭可飲其關節脉理貫通上下氣
 類感召不勞餘力而見驗也宜其金光透
 體有諸中而形諸外如玉在山而木潤珠
 生淵而崖不枯至玄至妙曷可與常俗說
 其玄機哉
藥逢氣類方成象道即希夷合自然一粒靈
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
 同聲相應同氣相求金丹大藥不出鉛汞
[005-030054b]
 二物鉛能化汞汞復化鉛七返九還是此
 外丹也視之不見名曰希聽之不聞名曰
 夷希夷大道出於自然清靜無爲是也此
 内丹也有内丹以鍊神必有外丹以鍊形
 使形神俱妙與道合眞一粒之丹靈明妙
 用自然超凡入聖出死入生豈非我命在
 我不在天乎
赫赤金丹一日成古仙留語信堪聽若言九
載三年者盡是推延款日程
 金丹大道乃登仙上乘宜若至難也平叔


 乃謂一日可成豈理也哉又曰都來片餉
 工夫永保無窮逸樂由是知陰眞人曰至
 神聖極容易信斯言也則至道不煩初非
 旁門之多事片餉一日目擊道存若說九
 載三年謾自推款日程而已所謂操則存
 捨則亡出入無時莫知其鄉者去道遠矣
 顔子之如愚曾子之一唯香巖之擊竹善
 財之彈指儒釋尚尔况平地登仙超凡入
 聖豈非一日可成乎
大藥修之有易難也知由命也由天若非積
[005-030054c]
行施陰德動有羣魔作障縁
 人與天地並立爲三才何故人多夭折而
 天地無終窮達者知之必修金丹大道與
 天地相畢豈細事哉故欲修仙道先修人
 道人道有媿則仙道遠矣人道者何惟積
 行救人陰德在世如天地之覆載一毫無
 私如上帝之好生一念不殺所以仰無愧
 而俯無怍則自天祐之吉無不利若修大
 藥以求仙其道甚易皆由我也儻或愧於
 屋漏欺於暗室則魔障日生其爲難也甚


 矣非固難也是天所不容也非天故也是
 無德行以契天心也學道者可不求其易
 而捨而難哉
三才相盜食其時道德陰符顯聖機萬化旣
安諸慮息百骸俱理證無爲
 陰符經曰天地萬物之盜萬物人之盜人
 爲萬物之盜又曰食其時萬化安其說已
 詳於陰符講義矣然平叔尤有證無爲之
 說者蓋以生生化化消息盈虚疑若多事
 也然大道爲公無非自然之理人能充此
[005-030055a]
 以爲用則心同太虚萬慮自息氣涵元始
 百骸和暢無爲之道可證於太清之仙境
 矣
陰符寳宇逾三百道德靈文滿五千今古上
仙無限數盡於此處達眞詮
 甚矣大道難傳不立文字然而琅函玉笈
 金誥瓊章如武庫之森列如總龜之備具
 學道者將孰從而考訂也惟至煩中有至
 簡之理至詳中有至要之用得非黄帝之
 陰符經字逾三百太上之道德經文滿五


 千而大道玄微殆無餘藴今古神仙飛升
 金闕遊宴玉京者不可勝計也無非於此
 二經達其眞詮得其妙用學者不可不知
 其要而求旁門於三千六百也譬之諸子
 百家傳記雜說充棟汗牛不知其幾也六
 經之道同歸乾坤之理簡易亦由金丹大
 道不出陰符道德之二經也
饒君聰慧過顔閔不遇眞人莫强猜只爲丹
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
 大道惟一設教分三自其三而推之則千
[005-030055b]
 門萬户千經萬論不知其紀極也由其一
 而貫之則天得以清地得以寧人得以生
 至道不繁矣然不知其紀極也似難而實
 易茍有聰明慧智之姿則旁通博覽若無
 餘藴惟至道不繁之理雖似易而實難縱
 有聰慧顔閔之材於此亦難自悟須遇聖
 師至人親傳口訣指出天機則一言得事
 片餉成功靈胎可結而大道可致矣
了了根源方寸機三千功滿與天齊自然有
鼎烹龍虎何必擔家戀子妻


 了了根源機在方寸三千行滿功與天齊
 方寸者何此心是也齊天者何亦此心是
 也心爲天君主宰萬象若了了内明一塵
 不染修眞奉道行滿三千雖天道杳冥不
 可測識而對越無愧與天爲徒矣自然有
 鼎以烹金丹龍蟠虎遶法象著明其藥無
 涯何必滯於塵俗迷於恩愛擔家戀子困
 於妻拏而與草木俱腐乎
未鍊還丹須急鍊鍊了須還知止足若也持
盈未已心未免一朝遭殆辱
[005-030055c]
 還丹之法乃長生久視之道世凡塵俗烏
 能造其妙耶惟仙風道骨者方能知修鍊
 之法然而藥物火候運用抽添當與天地
 合符不可知進而不知退知作而不知止
 故未鍊還丹急須修鍊是吕仙謂下手速
 修尤太遲也若是鍊了便當保守不可妄
 加火候若火候失宜則太陽流珠其性猛
 烈常欲去人未免一朝傾失故殆辱也鍾
 離謂藥熟不須行火候若行火候必傷丹
 也由是觀之不知修鍊者是不耘苗者也


 知修鍊而不知止足者是揠苗助長也可
 不謹與
須知死户爲生户莫執生門作死門若會殺
機明反覆始知害裏却生恩
 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
 於恩此陰符經言也平叔此詩無非發明
 其藴蓋金生於巳死於子子爲水鄉而金
 能生水木生於亥死於午午爲火地而木
 又能生火水土生於申死於卯卯爲木位
 而水又能生木是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
[005-030056a]
 根也然而生死之根固然而恩害之義却
 異惟金火之造化不可以生死論也龍虎
 上經曰金火者眞藥也丹術著明莫大乎
 金火蓋火生於寅死於酉酉爲金鄉其火
 但能剋金豈能生金耶況酉爲金旺之鄉
 而火爲就死之地旣不能剋之爲害而金
 反以生旺爲恩參同契曰金入於猛火色
 不奪精光豈非恩生於害乎此殺機反覆
 之理非洞曉五行造化不可知也或者乃
 以生門死户爲婦人陰僻之地恩生於害


 爲交媾損德之術非也大道清靜无爲烏
 得穢行而可求仙乎
禍福由來互倚伏還如影響相隨逐會能轉
此生殺機返掌之間灾變福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殆猶影響之應
 形聲不可忽也人能學道修眞則福德增
 崇長生乆視爲人中仙此出死入生之妙
 道也苟背道傷生耽於聲色則行尸行厠
 自速敗亡而已其機則轉生爲殺變福爲
 灾持反掌之易爾由是觀之則惠迪吉從
[005-030056b]
 逆凶惟影響儒書道書其揆則一
修行混俗及和光圓則圓兮方即方顯晦逆
從皆莫測教人争得見行藏
 大隱居廛小隱居山何也廛者市井之地
 修眞者居之一念不動純誠無雜酒色財
 氣所不能入富貴功名所不能變兹其所
 以爲大隱也若夫山者僻靜林麓之野隱
 者固無異念也逮出遇紛華一見可欲則
 凡情莫遏嗜慾如初兹其所以爲小隱也
 平叔謂修行者必混於俗不爲立異之行


 和其光同其塵隨圓逐方無可無不可或
 顯或晦或逆或從如雲出無礙人莫能測
 太虚湛然萬象無累此其所以爲得道也
 若標表自暴爲驚世絶俗之舉是行藏爲
 人所見非惟辦道不成其不被害於世者
 幾希故於六十四詩之終而重垂教於後
 學也
紫陽眞人悟眞篇請義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