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f0014 湯子遺書-清-湯斌 (WYG)


[002-1a]
欽定四庫全書
 湯子遺書巻二     工部尚書湯斌撰
  奏疏
   陳史法以襄文治疏
竊惟史者所以昭是非助賞罰也賞罰之權行於一時
是非之衡定於萬世
皇上御極初年即
命史臣纂修明史仰見
[002-1b]
皇上留心文獻與唐太宗勅魏徵等撰次隋書明太祖
勅宋濂等纂修元史可謂千古哲王若合符節但當時
纂修止據實録未暇廣採臣/愚竊以為立法宜嚴取材
貴備實録所紀恐有不詳臣/謹取其大畧為我
皇上陳之如靖難兵起建文易號永樂命史臣重修實
録則低昻髙下之間恐未可據他如土木之變大禮之
議事多忌諱况天啓以後實録無存將何所依據焉一
也二百七十餘年英賢輩出有身未登朝而懿行堪著
[002-2a]
或名僅閭巷而至性可風萬一輶軒未采金匱失登則
姓氏無傳何以發潛徳之光前代史書如隠逸獨行孝
友列女諸傳多實録所未備者二也天文地理律歴河
渠禮樂兵刑藝文財賦以及公侯将相為志為表不得
其人不歴其事不能悉其本末原委三也臣/謂今日時
代不逺故老猶存遺書未燼當及此時開獻書之賞下
購求之令凡先儒紀載有闗史事者擇其可信並許叅
考庶幾道法明而事辭備矣臣/伏讀順治九年十一月
[002-2b]
十七日
上諭云明末寇陷都城君死社稷當時文武諸臣中豈
無一二殉君死難者幽忠難泯大節可風大哉
王言開一代忠孝之原肅萬載臣子之極一時在京諸
臣若范景文倪元璐劉理順等皆被
旌録自當照耀史冊但明末寇氛既張蹂躪數省或銜
命出疆或授職守土或罷官閒居或至布衣之士巾櫛
之婦其間往往有抗節不屈審義自裁者幸遇
[002-3a]
皇上扶植人倫發微闡幽而忠魂烈節猶有鬱鬱寒泉
之下者則後世何勸焉伏乞
勅下各地方督撫確訪
奏聞併将實蹟宣付史館與范倪諸臣並例同書則闡
幽之典愈為光昭矣更有請者宋臣歐陽修纂五代史
不為韓通立傳後世譏之宋史修於至正三年而不諱
文謝之忠元史修於洪武二年而並列丁普之義古今
偉之
[002-3b]
皇上應
天順人救民水火雲霓之望四方徯蘇然元二年間亦
有未達
天心徒抱片節硜硜之志百折靡悔雖逆我顔行有乖
倒戈之義而臨危致命實表嵗寒之心此與海内混一
竊名叛逆者情事不同伏望
皇上以萬世之心為心
渙發
[002-4a]
綸音概從寛宥俾史臣纂修俱免瞻顧則
如天之度嫓美前王於以奬勵臣子昭示後世其於綱
常似非小補臣/在史言史不識忌諱無任戰慄隕越之

   睢沭二邑秋災情形疏
康熙二十三年十月初九日江蘇布政司布政使章欽
文詳據淮安府詳據睢寧縣詳稱據本縣儒學生員魏
奮翼等鄉民夏王賔等稟稱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
[002-4b]
本固邦寧食足民安理勢然也痛睢積年以來非旱即
澇災荒頻仍百姓已不聊生兼之地濵黄河夫役繁重
糜費過於正賦所以上累考成下致逋欠此官民兩害
之原也况今嵗春荒糧食騰貴率皆賣兒鬻女以活生
命吞草嚼葉以度朝昏壯者散而老者絶顛沛萬狀慘
不堪言滿望麥秋收穫以延殘喘不意二麥成熟之後
五月五日大雨奇降平地水深數尺二麥朽爛仍望秋
禾活生不意西水順流而下縣治南北一帶泛濫横流
[002-5a]
深者丈餘淺者五七尺不等其秋禾登塲者被隂雨連
綿二十餘天並未入倉漂流而去房屋淹倒無數遍野
已成澤國殘黎並無棲止已種之麥盡沉水底未種之
地現今水沉不惟今嵗無賴來嵗更無所望不惟已逃
之民不復思歸故土即未逃之民亦且樂奔他鄉民逃
則地荒地荒則賦逋士民危極情極公叩電憐百姓困
苦恩賜轉詳得邀蠲免則父母之仁能轉河伯之虐矣
等情到縣據此該卑縣竊查睢邑歴年災患頻仍黎民
[002-5b]
塗炭今春賣兒賣女者有售無受以故哀鴻遍野碩䑕
興歌滿望麥熟或可少蘇不意暴雨連旬將麥損傷過
半復望秋粒奈三伏不雨禾黍皆枯入秋霪雨連綿二
十餘日黄水陡發而睢邑里社坐落黄河南北兩岸近
年修築隄工較平地約髙丈餘水無注洩一經漫溢即
如倒海西水順流而下遍地汪洋故將已穫稭粒悉皆
漂蕩方種麥苗俱沉水底屋廬衝決民無定所衆姓哀
號傷心慘目卑縣職司民牧不得不據實陳情仰祈軫
[002-6a]
念民瘼恩賜轉詳
題請蠲免或議賑恤或緩催科起瘡痍而肉溝瘠萬姓
皆沐洪恩於不朽矣等情據此除一面耑員飛赴確勘
另報外事干災傷擬合通報等情又據該府詳為黄水
永注沭邑災黎終絶更生哀籲詳請亟賜拯救事據沭
陽縣詳稱據本縣士民魏鯤等連名禀稱沭居清宿下
流幸䝉
皇恩蠲免孑遺稍延殘喘不意今嵗入秋以來霪雨連
[002-6b]
綿晝夜如注又兼山水暴漲以及黄水田攔馬河泛漫
由邳睢等邑直灌沭境淹沒慘狀惟見水天一色百里
無烟又不止積水漫淹與謹報安東等案沉田溺丁已
也切思糧從地起無地何以徵糧鞭自丁出無丁何以
輸鞭若不叩天詳請畫一永久之計不惟民命堪虞亦
且考成焉副縱天臺視民如傷其應徵額賦果能一一
問諸水濱乎伏乞軫念水患益深民生愈蹙施拯溺救
災之洪恩思安上全下之至計據實申詳為民請命隂
[002-7a]
功萬代等情稟縣據此該卑職看得沭邑謹報安東積
水漫淹兩案沉田溺丁荷䝉上臺
題請蠲豁災民幸得更生於康熙二十二年冬奉江撫
都院委勘查報二案涸田六百一頃一十五畝二分五

題報陞科在案第查田雖稍有露尖實則沙荒無人耕
種惟冀今嵗招集流移拮据播種稍全國賦不期自夏
而秋諸水汎漲由宿遷縣等處而下水勢溢流沭邑為
[002-7b]
滙歸之區不惟去冬報涸之地復沉水底即未淹之田
間亦浸漫卑職南闈囘縣但見四野汪洋目擊心傷忝
司民牧不得不亟為請命合無據實申詳本府軫念沭
民叠罹奇災懇將涸地陞科漕粮正賦亟賜具詳疏題
蠲豁末吏災民兩佩洪恩於不朽矣等情詳府據此除
一面耑員飛赴確勘另報外事干災傷擬合通詳各等
情到司據此該本司查得淮屬地處卑下入秋霪雨連
綿諸水泛漲積注未洩今據淮安府將睢沭二邑田地
[002-8a]
被淹廬舍傾頽情形詳報前來除一面飛行批飭淮府
迅行各該縣加意撫綏設法賑恤并確查是否成災及
該府屬逾限日期查明另報外事干地方災傷合即通
報伏乞迅賜核奪㑹題等情到臣/據此該臣/看得淮屬
睢沭二邑地處卑窪叠遭水患荷䝉
皇上軫念民艱蠲賑屢施災黎得以稍延兹據布政使
章欽文詳報今嵗入秋霪雨連綿諸水泛漲以致田地
被淹廬舍傾頽等情除經飛飭該司迅委能員親詣確
[002-8b]
勘果否成災照例造具冊結同報災違限日期一並扣
明另詳
題報外惟是據報秋災情形例應先行入告伏乞
睿鑒施行
   積年未完之漕項已荷分徵五載壓欠之正賦
    更祈蠲緩以廣
皇仁以甦民困疏
三吳賦税甲天下軍儲供億仰給實多我
[002-9a]
皇上智勇天錫命將授鉞淵謀睿算威震海隅而轉輸
不匱江南每嵗本折五六百萬較他省蓋數倍焉我
皇上念財賦重地於軍需匱乏之際猶蠲租賑饑恩恤
備至乃者
聖駕東巡洪恩覃敷蠲漕免丁帶徴漕欠除一時並徴
之累
詔到之日白叟黄童靡不舉手加額感激而泣以為
皇上如天之仁軼唐虞而超三代實亘古所未有也獨
[002-9b]
是漕糧雖荷
天恩而地丁錢糧自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五年並
徴民力猶苦不支每臣/一出士民環馬首泣訴求為陳
情者殆無虚日臣/
國課闗係重大
隆恩未可妄邀曉以大義使各勉力輸將而士民遑遑
哀求不已既而思之使並徴有益於
臣/何敢妄有所請乃於國計無所補益而下民實為
[002-10a]
苦累臣/不為奏陳是為溺職上負聖恩矣故敢冒昧為

皇上言之臣/按蘇松等處賦額繁重雖在豐年所入常
不敷所出乃十八十九兩年異常災荒逋欠獨多今年
之尾欠即為來嵗之帶徴下年之未完又為次年之並
比陳陳相因日以增益小民終嵗胼胝不過畝收石粟
欲正供之外兼完積逋勢必不能且錢糧之在公家雖
有起存漕項之分而小民之輸將總一條編原無差别
[002-10b]
未完起存錢糧之民即是未完漕項之民今計十八年
至二十三年未完地丁並時追呼而二十四年新糧又
復啟徴矣州縣比較大率十日一限假使每日輪比一
年則十日中僅三日空閒而七日赴比矣近城附郭猶
得稍息其窮鄉僻壤奔走道途匍匐公堂欲求盡力農
桑不可得已設有司見考成期迫不暇念及民生或一
日而並比數年則先因某年之欠而敲扑之復因某年
之欠而加責之血肉淋漓哀號之聲上干
[002-11a]
天和亦所必至也臣/仰體
皇上視民如傷之仁時時告誡有司既不忍使疾苦遺
黎受此摧殘又不敢以定限考成為之寛假誠恐民之
積欠己多剜補無術惟有𢬵此皮骨以捱徴比官知逓
年壓欠催科計窮亦惟𢬵一降革以圖卸擔究之官之
更代愈速錢糧之頭緒愈亂加以蠧役乗機侵欺小民
逃亡相繼
國課必至大絀臣/愚以為民間止有此力併徴數年其
[002-11b]
輸納不加多帶徴一年其輸納不加少而分年帶徴則
官免畏顧考成那新補舊之弊民免累日並比荒廢農
桑之苦所全實大也故敢冒昧叩懇
皇上推廣帶徴漕欠之徳意俯
臣/請除康熙二十三年錢糧尚未奏銷不敢請緩將
康熙十八年至二十二年民欠地丁錢糧俯照漕項一
例於康熙二十四年起分年帶徴以抒民困臣/又念此
數年中十八十九兩年水旱叠承地多版荒人多逃亡
[002-12a]
今時已五載牽連親族者有之遺累鄰户者有之所謂
有糧無田有户無人者實實不乏儻䝉
聖恩將此兩年概賜除豁准自二十年後分年帶徴務
祈全完在民既無並徴之累在官又無虚懸之項然後
律以考成之法小民亦各有心既感
皇恩又怵
功令誰不踴躍爭先以完正供此實有禆公帑無損國
計而江南士庶歌詠
[002-12b]
皇仁億萬斯年永永無極矣
   泰州災復加災亟叩蠲恤疏
泰州居髙郵寶應興化等州縣之下流素稱澤國自康
熙七年洪水為災田地陸沉民生昬墊荷䝉
皇上飢溺為懐蠲賑頻頒孑遺獲存復將淹田錢糧於
微臣目覩等事案内准予蠲停今於每年冬勘明淹涸
確數分别蠲徴歴年遵奉在案至康熙二十二十一兩
年該州田地陸續全涸隨即據實勘報具
[002-13a]
題是以微臣目覩等事案内止存山陽清河等七州縣
而泰州不與焉臣/於康熙二十三年十月内接任撫事
至十一月據泰州里民呈控該州田地自二十二年復
被水淹情詞迫切臣/即備查巻案該州田地已報全涸
何得妄稱復淹且未據地方官申報難以慿信批行布
政司轉委淮揚道副使多𢎞安親詣查勘務在確實不
得稍有虚揑去後續據該道將復淹田地情形詳報前
臣/查田地疆界豈無髙下分别冊内多有未明恐有
[002-13b]
虚揑復據該司詳委蘓州府同知金鑑㑹同揚州府同
知朱射斗前往覆勘臣/又諄切面諭務須矢公矢慎細
加察勘不得稍有扶揑今據布政使章欽文詳稱同知
金鑑等履畝查勘據稱泰州田地原分上河下河其上
河田地久成膏壤惟下河一帶與興化接界地最窪下
海口未開髙堰湖水時常漫溢淹涸無定迨二十二十
一年嵗值大旱田中積水全涸二十二年雖涸田復淹
然雨水驟漲尚冀旋消是以前撫臣於彚
[002-14a]
題案内未敢遽請蠲豁至二十三年九月内湖水暴發
横流旁灌宣洩無路注而不流至今田沉水底播種難
施等情臣/惟淹田涸出固宜隨時勘報起徴以足額賦
如涸後復淹亦應據實陳
請以邀寛恤我
皇上視民如傷逺邁千古巡幸經臨見民廬舍田疇被
水淹没深軫
聖懷
[002-14b]
特遣大臣循海察勘不惜經費專官疏濬下流期民安
土復業萬姓歡呼祝頌
聖壽無疆所有泰州康熙二十二十一年原報涸出田
地既經屢勘實被淹沒見在播種難施應徴錢糧委難
責令輸納亟懇
皇仁准予停緩以後仍歸微臣目覩等事每年冬勘案
内與山陽等州縣一例察勘涸出另報起徴浩蕩
皇恩非微臣所敢妄冀也
[002-15a]
   郡守因公降調士民控籲迫切代陳輿情疏
臣/屬七府現缺知府者三常州府降調知府祖進朝履
任未及一載素聞其操持廉介涖事勤慎臣/私心重之
頃縁失察法寶一案部議降調奉有
俞㫖乃常州五縣紳士商民不知
朝廷功令以為進朝服官頗能潔已愛民驚聞解任輒
搶地呼天號泣罷市若一旦頓失怙恃者奔赴臣/衙門
請為
[002-15b]
題留日不下數千人街衢擁塞哭聲震天更有蒼顔皓
髮年逾八十平日杜門静修足不履公門者亦至臣/
堂叩首求達
天聴臣/諭以
朝廷自有定體保留之例久已停止爾等當静聴部選
新官毋得瀆擾士民愈加哀痛以為常州四十年來未
有愛民如祖進朝者其減差輕耗興學正俗戢奸除暴
息訟安民種種善政窮鄉僻壤盡沾惠澤豪强蠧胥不
[002-16a]
敢作奸
皇上軫念東南如江寧府知府于成龍䝉
特恩超擢吏治丕變今進朝操守才幹實可與成龍頡
頏而獨以一眚被謫萬民驚惶殆不欲生言畢泣下不
能止臣/再三撫慰許以代
題皆望
闕叩頭而後去又聞赴督臣衙門控愬者亦不下數千
臣/不知進朝何以感人之深如此臣/查失察法寶一
[002-16b]
案無錫縣知縣徐永言以協挐免議進朝身為郡守失
察之罪何辭况部議察取督撫職名臣/受事四日挐獲
法寶是受事之日已為失察之日自當静候處分何敢
代人瀆奏惟是常州為江南巨郡一月以來士不安於
庠農不安於野商賈不安於市行旅不安於途臣/
皇上特恩
簡畀封疆大任屬吏之敗檢者得而糾劾之廉能者不
能為之一言非公也民情皇皇如此而不為之解慰安
[002-17a]
輯非仁也畏罪緘黙而使輿情不能
上聞非忠也有一於此皆負
聖恩無所逃罪因與督臣熟計再三敢不避斧鉞為之

奏實從通達民情起見非敢違例
題留
   恭謝
天恩疏
[002-17b]
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二十四日
皇上頒賜日講易經解義到臣臣/隨恭設香案望
闕叩頭祇受恭惟我
皇上道協乾元明符離照正位凝命秉剛中而六爻八
卦之用全富有日新體易簡而三極兩儀之理備奮神
威於遐甸日晅雷動見萬國之咸寧布愷澤於蒸黎雲
行雨施與四時而合序蓋顯行藏用無非圖書未發之
英華而致逺鈎深更窮河洛以來之理數説諸心研諸
[002-18a]
慮參伍錯綜之必詳樂而玩居而安象變意言之悉㑹
法天徳以行健既有自强不息之功觀人文而化成尤
以教思無窮為大於是頒行解義昭示臣工範圍在
一人已通健順剛柔而敷治推行先百職俾體盈虚消
息以宣猷從此户誦家傳猶如觀法懸象二五應而位
當上下交而志同容保無疆有孚而化臣/行多悔吝識
昧㑹通曩者侍
寶幄以敷陳愧顓䝉未聞妙道聆
[002-18b]
玉音之闡發知
神聖自有心傳今兹職備封疆時復神遊
殿陛瑶編下賁恍依
御座以趨蹌奥義重披宛接
天顔於咫尺敢不惕深覆餗節勵匪躬仰
對時育物之淵懷敬以訓規寮寀承
設教省方之至意敢用告誡編氓
   懇憐積苦大沛蠲恤以存要地疏
[002-19a]
淮安府屬地方居長河大湖之濵民間田畝多因積水
未消難施耕耨地利既失困苦日深而土瘠地衝民窮
賦重惟宿遷尤甚恭遇
聖駕東巡問民疾苦而宿遷縣生員陸爾謐等民張士
𢎞等以豁免暫加三餉失額丁銀失額糧地曠土虚懸
四欵具奏陳請我
皇上以巡幸宿遷親見民生有窮苦形狀
特勅部議行臣/確查據實具
[002-19b]
臣/捧誦
恩綸仰見我
皇上飢溺為懷逺邁千古一夫不獲皆厪
聖慮此真宿民出塗炭而登袵席之時也臣/敢不仰體
皇仁悉心詳察以副如
天覆冒之心隨行江蘇布政司逐細根查毋虚毋隠據
實詳報去後今據布政使章欽文取結詳覆前來臣/
陸爾謐所奏暫加三餉一欵即係全書所載九釐地畝
[002-20a]
欵項始於明季萬厯四十七年加徴而宿遷一縣則派
銀至四千三百二兩八錢六分零併隨正編徴水脚我
朝定鼎初年凡明末雜派悉賜豁除一切錢糧俱凖萬
厯年間起科而此項因係萬厯末年所加故當日未邀
特恩仍舊派徴相沿至今惟念該縣地畝非濵河傍湖
即沙礫斥滷不但淹沒之地望涸無期即陞科之田亦
荒瘠難墾民生昬墊實與他處不同且田畝科則又與
鄰近之海贑邳睢等州縣較重故士民之呼籲倍切仰
[002-20b]

特恩將宿遷縣九釐地畝一項破格全蠲以廣
皇上巡幸恩澤實千載盛事也又失額丁銀一欵全書
刋註該縣人丁叠因兵火水旱災祲以致逃亡缺銀三
千二百七十兩八錢於順治十三年閏五月内前漕撫
臣蔡具
題部覆均於原額田地之内帶徴仍嚴督設法招徠清
補此乃一時權宜之策原非經久之計尚冀流亡歸復
[002-21a]
旋即減除豈期該縣田地沉廢屢屢見告民無常產見
在者難免逃亡欠缺者焉能復業以致年復一年因循
包賠臣/查民間完納錢糧丁田原自有分今以磽瘠之
地責其按畝輸賦尚且難支况缺額丁銀何堪久事攤
賠即該縣有續報墾田皆地方官勸諭見在人丁勉力
開墾非另有逃亡復業人丁况順治年間年逺缺額豈
能清補合請
皇上將前項缺額丁銀暫行免徴督令地方官盡心招
[002-21b]
徠數年之間流民知無攤賠之苦庶幾漸歸故土將來
編審案内陸續增補以符原額誠為至便至失額糧地
一千六百六十九頃五十八畝蓋因該縣地處濵湖坍
塌失額康熙三年丈缺前數經前撫臣韓 於請除丈
坍等事案内
題請蠲免奉
㫖行令督臣麻 親勘確實於康熙九年間部覆准將
九年錢糧暫行停徴而十年以後仍舊徴輸又續報曠
[002-22a]
土六百二頃三十四畝一分原因糧田永沉等事請蠲
祠堂駱馬湖等處水沉田地一案前撫臣馬 奉
㫖親往查勘見有山崗荒廢之地具疏
題明部覆招集業户開墾今該司府雖經行縣查明失
額田地見沉水底報墾曠土俱係石田詳請豁免臣/
永蠲錢糧務期詳慎且該縣見有糧田永沉決口地廢
二案内奉
㫖停徴前項失額地畝是否即在其内至續報曠土係
[002-22b]
於康熙十六年認墾今稱實係不毛無有虚揑復經飭
行該司備移淮徐道僉事常君恩親往宿遷逐一詳詢
據稱失額糧地係於康熙三年丈缺而糧田永沉決口
地廢二案係於康熙十一十六兩年報淹其時里民各
照被災區啚開報前項坍田實在二案之外另有坍塌
從前失額錢糧未奉除豁原案見在可核其續報曠土
向因需餉孔急部文招徠開墾故將山崗版荒地畝報
陞不意既報之後艱於耕鑿依然榛莽應陞之課虚認
[002-23a]
均完等語臣/
聖朝任土作貢必小民盡力𤱶畝而後可責以輸將今
宿遷縣失額糧地既付波臣續報曠土又屬砂礫難墾
歴經該府縣查明又委淮徐道常君恩親往查確具有
不扶印結既無虛冒所當一併
題請豁免庶包賠之累盡釋積年之困頓除萬姓歡呼
祝頌
聖壽無疆億萬斯年皆知我
[002-23b]
皇上巡幸所至有非常恩惠不但如古昔省耕省斂而
已也
   續報揚屬異常水災疏
揚屬髙郵泰州寶應等州縣地居淮黄下流諸湖交滙
素稱澤國自康熙七年遭堤堰沖決以來下河田地久
矣陸沉災民流離播遷慘苦萬狀素在
聖明洞鑒之中幸賴
皇仁浩蕩蠲賑頻頒子遺猶存不致盡填溝壑此皆我
[002-24a]
皇上深仁厚澤惠養之所致也邇年以來天心效順雨
暘時若髙阜之田已獲有秋即勘涸田地災民莫不感
奮勉力播種冀有薄收以輸
國賦不意今嵗自夏徂秋大雨傾盆連綿月餘先據興
化縣詳報被災情形已同淮徐二屬邳州山陽等州縣
題報在案今復據髙郵泰州寶應并江都縣紛紛詳報
雨水日積無路宣洩更兼黄淮交漲諸湖漫溢萬壑沸
騰堤堰難禦致將熟涸田地無論髙下盡被淹沒所種
[002-24b]
秋禾俱沉波底廬舍漂流男女涕號悽慘情形鄭圖難
臣/披閲之下不勝蒿目驚心一面飛飭各屬設法撫
綏一面行令藩司確查除見在委官確勘災傷分數另

題請破格蠲恤惟是淮揚徐等屬叠罹水患民生昬墊
今嵗水災又非尋常可比臣/仰體我
皇上視民如傷之仁除經飭行各屬查明實在被水深
重災民將常平倉向存積穀動給賑濟務令安集不致
[002-25a]
流離失所仍將動給過穀數及賑濟花名造冊另報外
所有被災情形臣/謹㑹同總督臣王 總漕臣徐 合
詞具

   淮揚水患非常亟請賑恤疏
淮徐地方居黄河之濵而揚屬州縣又在淮湖下流雍
冀豫兖之水皆以黄河為歸而宛汝梁宋潁壽之水又
皆以淮湖為歸是淮揚者固天下之澤國也自康熙九
[002-25b]
年堤堰潰決而民不堪命矣頼
皇上蠲賑頻施得有今日上年恭遇
聖駕東巡覩水勢瀰漫田廬淹沒深懷憫惻
特簡能員大加疏治仰見我
皇上不忍一夫不獲欲起瘡痍而登諸袵席真堯舜如
天好生之心也以為從此立奏平成永除昬墊不意今
嵗五六月間大雨連綿經旬浹月更兼河湖洶湧川澮
盈溢禾稼淹沒秋成絶望臣/備將被災州縣情形陸續
[002-26a]

告并分委府㕔等官親詣各屬確勘災傷分數造具冊

題請蠲恤在案惟是今嵗之災非尋常秋災比也蓋山
東河南皆有異常水患故河朔之泛漲尤甚而
題報之後霪雨不止至七月二十六至二十九大雨四
晝夜又遭颶風海潮萬壑沸騰山水閘水建瓴直下舟
行堤㟁之上城市之間水皆數尺扶老攜幼上下奔逃
[002-26b]
溺死者不計其數悲號之聲震動逺邇奇災異慘從來
所未有也臣/以庸菲謬撫兹土痛自修省寢食俱廢隨
即移咨督漕河鹽諸臣馳檄司道等官博詢捍禦拯救
之方廣募捐輸賑濟共圖存恤今失業之民已有流入
常鎮等處者臣/嚴飭各地方官隨處撫綏賑恤勿令逺
徙難歸將來田疇永荒必至大損
國課惟是淮揚徐三屬被災州縣共計二十餘處其被
災稍輕者拯救猶易至於淮屬之邳睢山鹽海安清桃
[002-27a]
宿沭等州縣揚屬之髙寶興泰等州縣具屬積渰之餘
徐州及蕭碭二縣田地荒瘠户有逃亡今更罹此奇災
𢡖苦倍甚臣/與地方諸臣縱竭力捐輸告糴平糶并動
常平倉穀稍資賑濟然為力有限僅可暫濟目前將來
秋盡冬交飢寒愈迫不能接濟必至壯者流亡老弱填
於溝壑矣臣/查康熙十八年各屬旱災請賑飢民百萬
即十九年水災僅髙寶興泰鹽五州縣并江都縣邵伯
一鄉請賑飢民亦有三十餘萬俱荷
[002-27b]
俞㫖特開事例并准先動庫帑買米發賑得以源源相
濟飢民咸獲更生今嵗水患較十八十九兩年更為𢡖
烈被災地方更為寛廣飢民當亦不止數十餘萬若不
籲請
皇仁大沛恩膏百萬生靈豈能全活臣/不早言上負
聖恩罪無可逭今事例久停何敢妄請但救荒無奇策
而拯溺勢不容緩非有激勸之典則人懷觀望誰肯爭
先請
[002-28a]
勅部畧倣往年賑濟事例量行減數或准士民頂帶貢
監官員加級紀録及抵罪還級等項則人知鼓舞庶有
實效今時已秋深寒冬迫近恐飢民難待乞准臣/先借
司庫項銀或撥鹽課銀兩遴委廉幹官員前赴江西湖
廣採買麥米分運各屬賑濟事後另報請銷或另議補
還為
國家保數十萬耕田輸賦之良民即可培
國家億萬載無疆之元氣
[002-28b]
浩蕩殊恩出自
皇上非臣/所敢自必也
   飢民望賑甚迫先動帑買米疏
據江蘇布政司布政使章欽文詳稱竊照淮揚徐三屬
頻年昬墊今嵗復罹水厄以皮骨僅存之衆當此懷襄
震蕩之凶其顛連困苦情形業經節次繪圖入
告固已不勝其𢡖矣乃日來水勢不退益加瀰漫叠據
各邑迫切呼號咸以颶風霪雨接續摧殘山瀑河流交
[002-29a]
相泛濫城垣到處傾倒陸地成河村墟一望汪洋河堤
如線災黎扶老挈幼載道流離乞食無門棲身無地目
今漸次秋深飢寒日迫寧忍立視其死是發粟散賑誠
難須臾緩也而各縣儲粟無多勸捐尤難猝辧惟有動
銀委官早赴江楚買米分發賑濟是為要著本司伏查
康熙十八等年亦因災民絶食賑救無資於賑項無出
等事案内奉督撫部院
題准部覆既稱江南省亢旱蝗蝻繼起飢民絶食與平
[002-29b]
常荒歉不同應如該督撫所
題照鳥沙船工事例捐納至次年六月初一日停止將
現存剰倉庫米麥銀兩酌量先行動賑俟捐輸補還奉
㫖依議欽遵行司遵照當經陞任丁布政搜查倉庫並
無餘存銀米隨詳准動支司庫正項分頭散賑又經詳
題展限計自康熙十八年冬季開例起至二十二年春
季止共得銀四十七萬三百二十兩内除康熙十八十
九二十等年用過賑濟銀四十一萬六百一十八兩五
[002-30a]
錢零外仍餘急公捐納銀五萬九千七百一兩零於賑
案報部可考而此捐納事例隨於再陳水利案内經前
任撫院請濬白茆孟瀆兩河先動正帑濟工望賑飢民
得以赴工趂食寓賑於工請展事例捐納還項奉部覆
允仍開此十二案事例捐補彼時復又溢收銀八萬三
千二百五十兩未經動用起解夫此項餘存捐銀雖屬
公帑然原係官紳生俊人等急公輸納溢收餘存之項
與已前捐賑准動倉庫存剰之例相符且不係地丁正
[002-30b]
帑合無於内酌量動支至於需銀數目查淮揚徐三屬
應賑被災州縣衛所災黎房屋蕩然從何覓食雖現在
各屬查取真正絶食男婦老幼確數目下遽難懸定應
請自十月初一日開賑起至下年麥熟之期止總計二
府一州州縣衛所飢民多寡不等約畧不下數十餘萬
需米甚多今惟有先儘本地捐穀屇期先行放賑續後
買米酌量運給乗此新穀初登應請先動銀三萬兩遴
委松江府海防同知李經政再動銀二萬兩遴委蘇州
[002-31a]
府海防同知劉三傑前往湖廣江西等處採買仍請咨
明兩省督撫部院聴其與民間照時平糴星速運囘分
頭酌發仍照前項事例捐輸補還夫此流離瑣尾之災
黎即異日耕鑿輸賦之赤子頻年災沴久荷
皇仁破格蠲賑留此殘喘兹當水患滔天民皆艱食委
非平日尋常災傷可比仰賴剴切陳請大沛
恩膏起瘡痍於衽席不致失所流離矣等因到臣/據此
臣/看得臣/屬淮揚徐地方今嵗秋夏霪雨連綿田禾
[002-31b]
淹沒臣/將各州縣被災情形節次入
告復將失業飢民亟需賑救勸捐力難普遍且恐不能
接續請准先動庫帑採買米麥接濟縁由具疏
題明嗣據布政司將各委官勘明災田分數造册結詳
臣/
題見候部覆分别蠲恤惟是被災州縣二十餘處皆因
五月至八月霪雨颶風接踵肆虐更兼河湖泛漲山水
驟發以致田沉波底廬舍漂流失業窮民無衣無食老
[002-32a]
幼哀號惟賴賑濟稍延殘喘况轉盼嚴冬飢寒愈迫若
候部覆至日動銀採買往返道途緩不及事勢必流離
轉死溝壑有負
皇上如天之仁今據布政使章欽文請於開濬白茆孟
河溢收捐輸事例銀内動支五萬兩遴委蘇州府同知
劉三傑松江府同知李經政前往江西湖廣等處採買
米石以資接濟仍俟捐輸還補等情前來除嚴飭委官
星夜起行上緊採買務毋浮冒作速運囘分發賑濟外
[002-32b]
所有借動庫銀買米縁由臣/謹㑹同具

   詳陳蘇松逋賦難清之由疏
臣/惟財賦為
國家根本之計而蘇松尤為最重之鄉臣/以庸碌謬撫
兹土見錢糧累年拖欠每當奏銷之期多者嘗欠至五
十餘萬最少亦不下三四十萬夙夜疚心懼無以仰佐
國計恒惴惴不安初疑官吏之怠玩繼疑豪强之頑梗
[002-33a]
乃一載以來詢問耆碩體察民隠間嘗巡行阡陌訪田
則之髙下考徴科之多寡然後知蘇松逋賦實由民力
維艱斟酌調劑貴在及時敢悉心為我
皇上陳之蘇松土隘人稠一夫所耕不過十畝而倚山
傍湖旱澇難均即豐稔之嵗所得亦自有限而條銀漕
白正耗以及白糧經費漕贈五米十銀雜項差徭不可
勝計而仰事俯育婚嫁喪𦵏舉出其中終嵗勤動不能
免鞭扑之苦故蘇松俗好浮華而獨耕田輸税之農民
[002-33b]
艱難實甚兩府與常鎮嘉湖皆壤地相接而賦額輕重
懸殊即江浙閩楚並號財賦之鄉區區兩府田不加廣
而可當大省百餘州縣之賦民力所以日絀也夫兩府
田賦之重固起自明初臣/嘗考洪武年間籍沒張士誠
將士私産號為官田賦額特重而民田之起科較輕永
樂以後漕運愈逺加耗滋多宣徳正統間巡撫周忱奏
減蘇州租七十餘萬石松江租三十餘萬石民困稍蘇
至嘉靖初蘇州知府王儀請行均田之法盡括官民田
[002-34a]
而裒益之當時稍救官田之敝但正耗兼配科則繁雜
吏易為奸其後以耗米作為正糧又運綱諸費額外取
之於民因事派徴又如所謂九釐地畝之類日漸加益
非復正嘉以前之舊至啓禎時軍餉孔殷加派日繁民
不堪命矣
本朝定鼎田賦悉照萬厯年間則例盡革明末無藝之
徴洵稱救民水火近年因時制宜如白糧經費運軍行
月永折加價等項載在全書其官收官兌之法最稱便
[002-34b]
民不可更易然亦因明朝賦重役繁以耗作正不得已
為此補救之計而民力則已殫也順治初年錢糧起存
相半考成之例尚寛後因兵餉急迫起解數多又定十
分考成之例一分不完難逭部議以四十餘萬錢糧之
州縣至與小縣錢糧不上數千或僅一二萬者一例考
成官斯土者雖賢如黄霸魯恭何能自免謫譴夫人千
里而來為吏誰肯以催科無術甘心自棄一存顧惜功
名之念則展轉苟且之計必生或以存留而抵起解或
[002-35a]
以此項而借彼欵或以新糧而抵舊欠叅罰期迫則以
欠作完賠補維艱又以完為欠種種弊竇莫可究詰一
經發覺身家俱喪官之更代日勤蠧胥因之作奸頭緒
紛淆侵漁任意雖嚴加追比究之欵額空懸惟二十二
年適遇嵗豐二十三年荷䝉
聖恩蠲漕故僅有一二縣地丁全完而仍多掛欠又以
年外報完未副議叙之例夫人才力不甚相逺豈他省
之吏幹濟獨優而蘇松之官催科偏拙良以百姓之脂
[002-35b]
膏既竭則有司之智勇俱困而前途之功名絶望則官
箴之砥礪難期心已灰矣地方何賴吏治人才皆足惜
也積欠年久惟待赦蠲我
國家𢎞敷大賚每一
赦詔蘇松免租多者百萬少者七八十萬是糧額雖重
原非可完之數與其
赦免於追呼既窮之後何若酌減於徴比未加之先使
得完肌膚而樂昇平且無損
[002-36a]
國家嵗入之實數乎蘇松版荒所在都有臣/常委官履
畝踏勘非盡石田不可耕也祗因田不抵賦力難任役
一户逋逃數家株累小民畏懼不敢承佃倘䝉
皇恩稍賜寛減其孰不踴躍復業數年之後按畝陞科
將見田額漸增
國賦日裕是蠲無益之虛額而收墾田之實課也前此
諸臣纍纍陳請適當軍興旁午餉需告匱之日且俱言
前朝苛政欲復宋元之舊事勢難行今賴
[002-36b]
皇上徳威逺播海表日出之邦絶域不庭之國莫不稽
首來享奉琛恐後斯正
國家休養蒸黎培植根本之時上年
鑾輿親巡洞見村落蕭條深軫
聖懷又蠲漕免丁帶徴積欠深仁厚澤淪肌浹髓白叟
黄童感極而泣以為生逢
堯舜之主視民如傷若地方官能以民艱
上聞必當大沛
[002-37a]
恩膏起三百年之痼疾臣/身在地方義無可諉不敢逺
引宋元之説亦不敢比常鎮嘉湖之例惟叩懇我
皇上念民力之已竭察虚額之無益
宸衷獨斷渙發
徳音及此纂修簡明全書之時博集
廷議將蘇松錢糧合盤打算各照科則量減一二分定
適中可完之實數無存過重必欠之虛額再將科則稍
加歸併使簡易明白便於稽核或將賦額最重州縣另
[002-37b]
立勸懲之典不與小縣一例考成使守令知可以久任
可以陞遷不至苟且因循事務廢弛庶幾野無不耕之
土户無不完之租民力裕而吏治清税賦充而
國用足億萬年太平無疆之休端在是矣臣/非不知賦
額久定未便更張但體
國經野貴永久而無弊苟有未善正宜變通况前朝之
苛政乎我
皇上神聖立極事事垂法萬世此尤關
[002-38a]
國計民生之大者
宏謨逺算總自
睿裁非微臣/所能仰贊也
   謹陳調劑驛困之法以杜耗費以清欵項疏
竊惟驛站之設所以通
命令而速章奏甚重也仰賴
皇上聖徳天威海㝢寧謐無軍機重務星夜奔馳之事
而皇華之使與海外殊域朝
[002-38b]
覲貢獻未嘗不絡繹於道臣/屬江蘇等七府一州為浙
閩江廣之衝所屬縣驛額編錢糧先於敬陳減差案内
裁減十分之四後奉
恩詔准復二分近於驛逓之差使甚少等事案内將復
二錢糧查明議裁已經具疏
題明候部議覆矣惟是臣/屬驛逓既號衝繁而淮揚徐
等處復多荒缺向例凡災荒蠲停不敷之項按年查明
缺額數目於司庫撥給造册咨部核銷臣/以平日所聞
[002-39a]
叅之今日目覩知司庫支領不便者四請約略為我
皇上陳之藩司駐劄蘇郡而淮揚等屬近者五六百里
逺者千里至於徐州屬縣則有千二三百里者矣渡黄
河涉大江波濤之險道路之虞皆所不乏此既赴司起
解彼又赴司支領往返徒勞跋涉即隨到隨發當亦浹
月經旬設或稍有愆期則守候更須時日夫馬嗷嗷豈
能懸待此不便者一也司驛各官每日應付差使勢不
能親身赴領或委家屬或遣衙役所委之人豈皆忠信
[002-39b]
無欺或有浪費或有疎虞或借衙門使費以侵漁或假
長途水脚而那空夫馬枵腹何堪中飽此不便者二也
司庫撥補一應錢糧雖臣/再三嚴禁不致扣尅需索然
而耳目有所難周况藩司事務繁冗豈能一一覺察則
投批領文之間保無胥役作奸掯勒使費以打㸃之厚
薄為給發之遲速者乎此不便者三也驛站錢糧係馬
夫計口之需必須按日給發荒缺之項不得不隨時撥
補在司庫或因原欵屬解不前或因别項動撥已盡往
[002-40a]
往不能按年按欵有以别年之銀而撥此年之用者有
以此欵而應彼項之需者每煩部臣核駁經年累月完
結無期此不便者四也臣/查河工錢糧經總河臣靳輔
題明凡荒缺不敷銀兩得於起運銀内就近撥補今驛
站雖不敢比例河工亦係按日給發萬難缺少之項今
既減定額數所有原編不敷及荒缺蠲停應補銀兩應
請比照河工例即於本州縣地丁實徴銀内就近撥足
如本近鄰封州縣應解裁站銀内按數協抵每年藩司
[002-40b]
㑹同驛傳道預定確數行各州縣遵依一面報臣/衙門
察考蓋鄰封州縣體勢相等無打㸃使費之需無掯勒
短少之弊無跋涉險阻之虞仍各於地丁驛站奏銷册
内開列註明欵項既得清楚造報亦易稽核實為至便
臣/查淮揚徐州等屬地丁錢糧除荒缺蠲停及應解河
工倉漕等欵外仍有應解司庫充餉之數今以應解之
銀扣抵本地應補之項而將附近成熟州縣裁站銀兩
應協别屬者統歸司庫充餉總之各屬驛站錢糧解司
[002-41a]
者不必支領支領者不必解司既可免縣驛解領守候
之苦又可杜侵漁扣尅之弊更可省牽混核駁之繁一
舉而數善備焉如慮鄰封州縣勢位相敵彼此膜不闗
切或有愆期不妨申請藩司行文嚴催凡在屬邑誰敢
不遵何必解司轉𤼵多此煩勞臣/嘗以公事接見屬員
詢問地方疾苦言及赴司解領站銀莫不蹙額相向即
布政使章欽文亦恐司役借端作弊不能覺察獲罪求
歸各州縣自行支𤼵近又因裁減復二站銀不堪再有
[002-41b]
旁費致驛路頽弛所闗非細故敢比例
題請
   米色難期純一謹請紅白兼收以䘏災黎疏
竊照淮屬邳州海州山陽清河鹽城桃源宿遷睢寧沭
陽揚屬髙郵泰州江都寶應興化及徐州并所屬蕭沛
碭山等州縣去秋䨙雨為災更加黄淮交漲田禾淹沒
秋成絶望臣/經照例委官勘明㑹
題又經總漕臣徐旭齡將漕糧漕項㑹疏
[002-42a]
題請分年帶徴荷䝉
皇上軫念災民特遣户部侍郎臣蘇 等馳至察勘確
議賑濟白叟黄童靡不感頌
聖徳静候
恩綸於康熙二十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接到部覆内
開除漕糧漕項例不蠲災外地畝錢糧被災九分十分
者照例免其三分七分八分者免其二分五分六分者
免其一分等因災田地丁等項已荷
[002-42b]
蠲免之恩惟是漕糧漕項未允緩徴臣/即飭行各屬速
催徴兌起運以副漕限隨據各該州縣紛紛申詳咸稱
今嵗被災最重汪洋千頃今時已嵗暮即敲骨吸髓亦
難副冬兌冬開之限籲請再叩
皇恩緩至明春臣/查宿遷興化邳州鹽城髙郵五州縣
康熙二十四年下半年康熙二十五年上半年地丁各
項錢糧特奉
上諭豁免其被災州縣錢糧亦已照例蠲䘏則淮揚士
[002-43a]
民受災雖重䝉
恩已深况漕糧例不蠲災已奉
俞㫖凡在士民自當勉力輸將以報
皇仁何敢再請寛緩隨即批飭設法勸徴尅期兌運毋
得延緩去後而各屬又復申請以本處地產紅稻向例
納漕用純紅米色今本地既無收穫勢必告糴外郡安
得純紅米色請
題明准其紅白兼收等情臣/查本地無米逺方採買時
[002-43b]
日已迫又責其一色徴收此萬難得之於災民者也查
康熙十九年被災州縣漕糧原䝉
恩准紅白兼收買秈搭兌成例俱在今康熙二十四年
分被災田地漕糧仰懇
睿慈准照十九年之例紅白秈稉並收俾災黎拮据措
辧告糴外郡勉力輸納庶漕運不至遲悞查江北漕糧
例限十二月以内過淮今部咨於十二月二十四日始
到晝夜追呼災民實屬無措不敢不冒昧籲請
[002-44a]
皇仁也
   請
㫖行取疏
行取官員以備言路之選誠
聖朝用人之大典也臣/一准部文隨行布按二司選用
開報惟是部行必無錢糧盜案官員方准咨送而臣/
地方賦重役繁甲於天下實與他處不可同日而語故
銓選時掣得此缺便形神沮喪親朋為之惋惜以為半
[002-44b]
生功名付之逝水自非志趣堅定不以升沉利鈍介懷
者未有不頽然自放甘心以不肖為歸者也臣/
命撫吳以來首以察吏安民為念無時不告誡屬員以

皇上至聖至神超逾百代求賢圖治宵旰弗遑且知人
之明出自天授為臣子者苟能仰體
聖心潔已愛民決不至沉埋下寮反覆申諭舌敝筆秃
故一時守令爭自濯磨操守廉潔政蹟表著者實不乏
[002-45a]
人然稽其錢糧考成則萬萬不能十分全完蓋勢處其
難智勇才力無所用也今奉文行取若拘定成格必以
合例之官咨送𫝑必以僻壤小邑易於藏拙者塞責此
其人即倖叨選用未必能光
大典况斷不能逃我
皇上之睿鑒則臣/濫送匪人之罪無可辭矣若真知其
人而𨼆不舉用則蔽賢之罪與俱等臣/採訪再三查有
蘇州府屬吳縣知縣劉滋操守端嚴涖事精敏興行教
[002-45b]
化勸課農桑廉能之績最著又吳江縣知縣郭琇居心
恬淡風骨堅凝撫字能勤訓迪不倦士民之稱頌如一
此二官者並無未完承緝盜案惟經徴帶徴各年正雜
錢糧不能如額臣/於大計薦舉卓異疏中亦曾列其廉
能祗以格於定例未敢開入正薦已荷
皇上睿照查吳縣吳江縣錢糧自康熙十九年起至二
十二年止俱奉文停徴至康熙二十四年始分别按年
帶徴其康熙二十二二十三兩年地丁錢糧俱經
[002-46a]
奏報全完止有康熙二十四年并徴十八年地丁漕項
及各年蘆課雜税與承追前任侵那各案俱有尾欠尚
在年限之内查二縣錢糧歴年不能全完今二官兩年
地丁錢糧全完則非二官之才短惰徴可知也臣/查前
督臣阿 前撫臣慕 任内有常熟縣知縣林象祖上
海縣知縣任辰旦亦以錢糧未完與例不符曾經㑹疏
題請奉
㫖破格擢用今劉滋郭琇二官臣/實真知其才品久協
[002-46b]
輿情兹據署江蘇布按二司事蘇松督糧道副使劉鼎
暨蘇州府知府胡世威交薦合以臣/之見聞無異然臣/
終不敢自信一已之見違例輕舉復又咨商督臣隨准
移覆二官清操卓起敷政精勤堪膺行取之選是亦從
愛惜人才起見臣/思以人事君為臣子之大義用是冒
昧比例具
題仰懇
皇上俯鑒准破格録取俾循良之官益知感奮而地方
[002-47a]
之繁劇與兩邑相等者亦知有登進之階相率而為良
吏以仰副我
皇上圖治安民之意所闗匪淺鮮也
   丁額科則獨重包賠苦累實深籲懇亟蠲以安
    子遺疏
山陽縣地最衝疲而丁徭一項又最為繁重蓋淮屬最
大州縣不過六七萬丁小者常不及萬而山陽一縣原
額人丁至一十六萬三千六百九十八丁編銀至三萬
[002-47b]
七千二百餘兩此諸屬之所未有者也當年嵗豐稔得
以按編徴輸民力亦自無餘迨康熙七年以後叠罹河
患民生日蹙康熙十五年編審清查缺額至四萬二千
六百餘丁時因需餉殷繁未敢遽請蠲除仍照舊額徴
收小民包賠苦累已非一日至康熙十九年前撫臣慕
 飭司府清查除陸續招徠復業并清出新丁抵補外
仍有實缺人丁二萬九千八百二十六丁於淮民累苦
已急等事案内具
[002-48a]
題部覆奉有
俞㫖自康熙十九年為始准照見在人丁徴輸積困頓
甦不意於康熙二十年編審案内因部文駁查至二十
二年覆准仍照原額徴解查此項缺額丁銀於二十年
始奉准蠲即於二十年編審一年之内長養幾何今二
十四年應徴丁銀已荷
皇恩蠲免萬姓感頌無斁矣所有二十二年缺丁銀兩
應於二十八年帶徴其二十三年缺丁銀兩在見徴未
[002-48b]
完數内有司仰遵
功令非不盡力追呼徴比無人勢必責令見丁包賠連
年水旱叠告災傷異常見在遺黎賴我
皇上𢎞仁蠲賑得以僅存應徴之賦尚苦供輸維艱此
項缺額人丁豈能責令包賠况宿遷挑源安東沭陽等
縣淹溺流移人丁見於決口地廢等事各案内照舊停
免山陽故絶無徴丁銀亦係耑案
題蠲事同一例仰懇
[002-49a]
皇仁垂鑒山陽丁繁則重災傷頻仍即今現徴一十三
萬三千八百七十餘丁已屬艱難將二十二三兩年缺
額丁銀
特賜豁免其二十五年以後俟今次編審明有無增補
照實在見丁徴收庶災黎獲免包賠哀鴻得以安集將
來長養生聚日漸殷繁可以足額裕賦於無窮矣
   詳陳蘆課辧銅之艱疏
江省非產銅之地必採買於外省定價不敷請照各屬
[002-49b]
額徴蘆課多寡分行州縣多方購覓以速起解當經咨
明部臣在案除康熙二十四年所派銅觔已飭各屬勉
力採辦赴部交收外兹據江蘇布政使章欽文詳稱康
熙二十五年蘆課銅觔飭行各屬遵照採買各州縣咸
以賠補艱難籲請停辧前來臣/查錢局需用銅觔向於
各闗税銀内動支辦解因蘆課錢糧當年亦差蘆政部
司經收故照闗差一例辦銅迨後蘆政衙門奉裁課銀
歸併有司徴解時因銅價騰貴外省停鑄惟京局所需
[002-50a]
之銅止令闗差動支税銀辧買而不及於蘆課誠以此
項銀兩在小民係計畝輸將在州縣按則徴解嵗有定
數非若闗税按貨征收嵗額之外稍有盈餘可以通融
補劑者比今部定銅價每觔止銀六分五釐而各處時
值則有一錢五六分以至一錢七八分不等是時價之
與定價不啻三倍况江寜所屬每年派辦十七萬觔為
數既多一時採買價值更加騰湧重以領解員役舟車
盤剥需費浩繁雖康熙二十四年各州縣勉力捐賠辧
[002-50b]
完起解然後難為繼今康熙二十五年各屬紛紛具詳
臣/查銅觔定價既有不敷採買交解更多賠累若不變
通將來各官賠補無力必至科派那移官民交困仰請
皇上俯鑒蘆課與闗税不同停其辧買銅觔其應徴之
銀照舊充餉如或錢局必需萬不可缺亦懇
皇上勅部於每觔定價六分五釐之外照依時值酌量
加增庶承辧之官不至有賠累之苦則那移錢糧科派
洲民之弊可免而京局鼔鑄急需亦得無悞矣
[002-51a]
   恭謝
天恩疏
康熙二十五年三月二十日奉
上諭諭吏部自古帝王諭教太子必簡和平謹恪之臣
統領宫僚專資贊導江寧巡撫湯斌在講筵時素行勤
慎朕所稔知及簡任巡撫以來潔已率屬實心任事允
宜拔擢大用風示有位特授為禮部尚書掌管詹事府
事其現任詹事郭棻少詹盧琦歸允肅著照舊留任其
[002-51b]
詹事朱瑪泰著對品調用少詹喇拔色度著解任照原
品隨旗上朝爾部即遵諭行特諭欽此欽遵移咨到臣/
准此
寵命自天驚惶無地當即䖍設香案望
闕叩頭謝恩訖伏念臣/至愚極陋蒙我
皇上起自田間俾列侍從拔置
講筵記注
聖政編輯
[002-52a]
祖訓總裁史局數年之内屢荷
天恩驟遷學士自顧謭劣深愧非分乃蒙
特簡出撫江蘇陛辭之日
天顔和霽奨勵有加賜賚有加恩溢格外臣/負乗滋懼
覆餗是虞受事以來夙夜兢兢惟思勉策駑鈍以圖報
稱於萬一而才薄事繁力輕任重拮据雖勤涓埃莫効
叢脞屢見荷蒙
聖恩優容臣/每捧接
[002-52b]
温綸感激涕零以為際遇之隆千載難覯而又自念精
力漸衰心血枯槁常恐終至隕越辜負
聖慈何期復承
寵命不次超擢
特㫖褒嘉榮逾華衮臣/何人斯當兹異數敬惟
皇太子徇齊天縱敦敏日新我
皇上諭教宫中寒暑罔間
神聖指授自有精一心傳豈臣/下所能仰贊髙深况臣/
[002-53a]
學識踈陋尤在諸臣之下乃荷兹重任跼蹐屏營罔知
所措敢不益矢恪恭勉思襄贊且臣/職司封疆心依
黼座兹得再瞻
紫極拜舞
龍墀犬馬微忱不勝踴躍
   請録先賢後裔疏
歴代賢主莫不褒崇儒學優禮先聖而
本朝尤為明備孔顔曾孟及先賢仲由先儒朱熹子孫
[002-53b]
皆世襲五經博士我
皇上崇儒重道復録程顥程頥子孫
聖駕東巡録周公子孫近又録周敦頥子孫皆世襲博
士聖賢後裔盡承異數甚盛典也臣/躬逢
聖朝愧無以仰助
文治謹按臣/屬蘇州府常熟縣為先賢言偃故里偃以
文學著稱弦歌之化深契聖心其學道愛人一語可為
治行之準所稱行不由徑非公不至可為取人之法蓋
[002-54a]
以詩書禮樂為教孜孜以人才風化為先務視有勇足
民精粗不侔矣嘗考禮記檀弓所載時人問禮者十有
四皆以子游一言為可否蓋其考禮論道必貴知本不
僅在器數儀文之末可謂得聖學之精華者矣且孔門
諸賢多產魯衛宻近聖居興起為易獨偃生長勾吳政
教之所不通乃能奮起遐荒學傳洙泗開東南數千年
人文之盛其功之所及尤大且逺而後裔未獲邀一命
之恩實為缺典恭惟我
[002-54b]
皇上神聖天縱集堯舜以來之大成既已海内乂安治
化蒸蒸更修明典禮表章先哲文治之隆萬古為昭倘

聖恩念偃之賢比例仲由録其子孫於以光大治化昭
示來兹禆益良匪淺鮮矣臣/更有請者孔門弟子如閔
損冉耕冉雍端木賜卜商有若諸賢其造詣雖不無淺
深要亦顔曾之流亞若䝉
勅下禮部㑹同翰林院詳加酌議行各直省訪其子孫
[002-55a]
量賜録用補前代未備之典章實
熙朝不朽之盛事也臣/又考宋太祖真宗髙宗皆嘗親
製孔子及諸弟子像贊故一代儒臣號稱最盛我
皇上道本生知學稱宥密天文炳煥暉麗日星薄海臣
民莫不顒仰倘
萬幾之暇揮灑
宸翰
御製先聖先賢像贊頒示天下學宫傳之史冊當與典
[002-55b]
謨並重
熙朝人文之盛將必駕漢逾唐比隆三代豈近世所敢
望哉
   毁淫祠以正人心疏
臣/才具庸劣奉
命撫吳
陛辭之日蒙我
皇上諄諄誨諭以移風易俗為先務
[002-56a]
聖駕南巡又諭以敦本尚實使民還淳返樸臣/仰承
徳意月吉齊集士民講解
上諭十六條又定期至學宫講孝經小學使人知重倫
常而敦實行一年以來風俗亦漸改觀竊以吳俗尚氣
節而重文章闤闠以著述相髙固天下所未有也但風
涉淫靡黠者藉以為利而愚者墮其術中爭相倣傚無
所底止如婦女好為冶遊之習靚籹艷服連袂僧院或
羣聚寺觀裸身燃臂虧體誨淫至於斂錢聚㑹迎神賽
[002-56b]
社一旛之直可數百金刻造馬弔紙牌編作淫詞艷曲
流傳天下壞人心術婚喪不遵家禮戲樂叅靈綵服送
喪仁孝之意衰任恤之風微而無賴少年教習拳勇身
刺文繡輕生好鬬名為打降如此之𩔖不可枚舉臣/
嚴加禁飭委曲告誡今寺院無婦女之跡河下無管絃
之聲迎神罷㑹艷曲絶編打降之輩亦稍稍斂迹若地
方有司守臣/之法三年之後可以返樸還淳且浮費簡
則賦税足禮樂明而爭訟息固吳中之急務也然此皆
[002-57a]
地方官力所能行不敢上煩
諭㫖惟有淫祠一事挾禍福之説年代久逺入人膏肓
非奉
天語申飭不能永絶根枝蘇松祠有五通五顯及劉猛
將五方賢聖諸名號皆荒誕不經而民間家祀户祝飲
食必祭妖邪巫覡創為怪誕之說愚夫愚婦為其所惑
牢不可破蘇州府城西十里有楞伽山俗名上方山為
五通所踞幾數百年逺近之人奔走如騖牲牢酒醴之
[002-57b]
饗歌舞笙簧之聲晝夜喧闐男女雜遝經年無時間歇
嵗費金錢何止數十百萬商賈市肆之人謂稱貸於神
可以致富重直還債神報必豐里諺謂其山曰肉山其
下石湖曰酒海耗民財蕩民志此為最甚更可恨者凡
少年婦女有殊色者偶有寒熱之症必曰五通將娶為
婦而其婦女亦恍惚夢與神遇往往羸瘵而死家人不
以為哀反艷稱之每嵗常至數十家視河伯娶婦之說
更甚矣夫蕩民志耗民財又敗壞風俗如此
[002-58a]
皇上治教如日中天豈容此淫昬之鬼肆行於光天化
日之下臣/多方禁之其風稍息因臣/以勘災至淮益肆
猖獗臣/遂收取妖像木偶者付之烈炬土偶者投之深
淵檄行有司凡如此𩔖盡數查毁撒其材木備修學宫
幷葺城垣民始而駭繼而疑以為從前曾有官長厭其
妖妄鋭意革除神即降之禍殃皆為臣/危至數月之後
見無他異始大悟往日之非然吳中師巫最黠而悍誠
臣/去之後必又造怪誕之説箕斂民財更議興復愚
[002-58b]
民無知必復舉國猖狂不可禁遏請
賜特㫖嚴禁勒石山巔令地方官加意巡察有敢興復
淫祠者作何治罪其巫覡人等盡行責令改業勿使邪
説誑惑民聴
天威所震重寐當醒人心既正風俗可淳更通行各直
省凡有𩔖此者皆行禁革有禆世道非渺小矣
 
 湯子遺書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