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e0159 對山集-明-康海 (WYG)


[007-1a]
欽定四庫全書
 對山集巻七
             明 康海 撰
 墓志
  明故承徳郎户部貴州司主事閻君墓志銘
君諱倬字允章號山泉子太子太傅兵部尚書恒齋公
之季子也世為隴州人曽祖秀未仕祖璿宣徳乙卯舉
人歴仕南充嶽陽昌邑廣昌濟源教諭俱以太傅貴贈
[007-1b]
通議大夫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配王氏贈淑人生二子
長仲實以進士起家累官吏部考功員外有盛徳鉅名
所為詩成化𢎞治間海内爭誦之予為諸生時嘗辱其
與進葢歐陽文忠之流焉次仲宇即太傅公雅量宏度
雖在顯頎而厥施罔究武廟臨御之初固已兆有所尼
之漸矣先配夫人仲氏生三子儒佑傳繼配夫人袁氏生
二子俸及君君幼穎異不凡袁夫人夢鳳鳴樓屋上覺
而生君暨就外傳日記千言不忘年十三即能詩與文
[007-2a]
伯兄知州君侃於寺中見其詩謂太傅公曰吾家能詩
者此人也太傅公喜乃遣從谿田馬先生受胡氏春秋
提學秦君文深器許之令補州學生己卯鄉試提學大
復何子景明試竣西歸語予曰關中士吾得二人隴州
閻倬延安董珊子幸識之後關中稱名士者必二子也
是科二子果中高等予由是切慕二君之才君第後則
不棄予過則必訪繾綣數日始歸予以其文采肖考功
温雅肖太傅士大夫或以予為知人後君登嘉靖己丑
[007-2b]
進士除知聞喜縣豈弟之政氷糵之操吏民感畏至不
忍欺暇則課士勸學科貢不匱君之教也一時撫按旌
賢舉最不可勝數乙未轉户部主事民扳轅不忍去乃
立碑頌徳以東漢陳太丘内黄張問行武功李朝綱與
君題為四君子可以知其政矣在户部分理通州倉出
納詳慎丙申總理三河大壩草塲摧督伸縮悉有條理
嵗餘所起至十餘萬却廪餼慎獄訟三河人愛戴歌誦
至不容口閒則日課一詩皆清新爾雅得詩人之意大
[007-3a]
復之許詎弗信哉值上郊社禮成推恩臣下贈太傅公
光禄大夫柱國太子太傅兵部尚書袁夫人一品太夫
人丁酉督餉固原事竣歸省太夫人遘疾具疏養病允
之明年己亥三月辛未竟不起矣於戲痛哉君世之懿
寶也闗中文獻予方望君將實懸表以振厥衰乃若此
天且胡以生君又且胡以弗壽於君豈天亦無奈於數
而鬼神妬而奪之邪抑如李賀冀修文於天天受而閟
之邪於戱痛哉君生𢎞治甲寅五月五日壬寅享年纔
[007-3b]
四十有六爾配劉氏布政使顯之女也封安人生男子
二人錧州學生娶予弟貢士淳女次錞未聘女子四人
長嫁雲南叅議郭田子生員中玉次嫁户部郎中邵伯
宗子舉人㫤次聘引禮舍人張珊子某次出育於房氏
妹孫男女各一人俱幼君有遺詩二巻予將序而刻之
君可以不死矣是年冬十一月九日壬寅錧等將葬君
於太傅公墓側界其女弟天㫤出君姪銂所具狀請予
銘其墓石予知君者且又重以姻契義不可辭銘曰窿
[007-4a]
窿惟閻關隴所瞻鳳起子紹何用弗忺睨彼科甲其易
若探王謝是並韋杜豈參繄君之才中壽而鈐大用弗
究視后則兼袝葬考側永叶我占遺徳不泯遺詩可耽
徵懿考實世萬斯凾
  明封承徳郎刑部主事張公墓志銘
公諱通字大亨家世長安杜陵人也上世譜失無徵祖
張大公生張二公張二公生公兄弟四人而公長焉公
生而秉徳寡言笑不逐羣戱十五能通大學大義張二
[007-4b]
公葢異之令就學洎家道少衰乃令就賈二公曰有子
如此弗能令振且達豈非命邪豈非命邪賈不數年其
足跡已徧天下而諸關中言賈者皆出公下矣然公性
憚厚利而僅取足曰茍可以給日用則生道所關如是
而已夫何以厚為哉此其意慮豈庸人所能識哉成化
乙巳關中大飢人相食也公諸弟方在襁褓而二公又
不解作業公曰家無餘積而丁此大難親且老矣吾何
以坐承其變於是轉糴襄漢手足皆疲而家具温飽二
[007-5a]
公謂公曰備榖防旱養子防饑今於汝驗之矣遂泣數
行下公亦數行下洎諸弟長成教令有立娶令有家二
公又泣語公曰此諸兒我生之汝成之諸兒不忘汝吾
將瞑目無悔矣故今關中稱孝友者獨先公焉葢其誠
意惻怛出於天性如此云公娶高氏生男子二長治道
甲戌進士初為長垣知縣有駿聲遷刑部主事娶田氏
繼娶陳氏次治化娶安氏一女子未聘夭孫男子二人
其苗裔漸以盛矣公生天順戊寅七月戊子卒嘉靖癸
[007-5b]
未五月己酉春秋六十有六明年甲申某月日將葬公
於曲江新阡治道衰經奉狀來請予為銘予有居在長
安書院坊葢與刑部居甚邇從長老聞公行實與狀無
少異公心雖孝友而天性剛毅正直與人交一本公道
無所私曲人有過能面道之搆者解失者復得容接者
人人自以為喜此殆有古先長者之意焉刑部君曰正
徳丙子先人以先祖命視予長垣居無何一日方據案
食忽棄筯太息曰吾心弗寧如此必吾親有弗安者即
[007-6a]
命駕遄歸適先祖母病居十一日而先祖母卒四月而
先祖亦卒身在數千里外而喘息呼吸與親無間非心
之篤孝何以感應神速若此於戱難矣哉嘗謂刑部君
曰吾家世業農畆至汝方以進士取官吾宗顯矣汝何
以自為哉又曰世自先曽以上皆無可考汝尚勵之此
其微義大㫖與司馬父子相告語者何異今刑部君操
徳砥行名實昭逈抗節超邁非公之所教耶當時舉重
其文采予猶以為末故心敬好之弗專言焉於是為之
[007-6b]
銘曰維大亨父蓄光不發留待厥子顯名方夏實承迺
求以肇後始若彼巨滙先邃而微故至無紀高官膴仕
世所共尊義或弗齒故君子疾沒世而名弗稱千秋萬
嵗高岸為谷况此浮榮若大亨父下有厥子其道豈窮
曲江之阡峩峩屹屹子孫瞻哉可以永終
  明故贈文林郎江西道監察御史李公太孺人彭
   氏合葬墓志銘
公諱文厚字尚賢武功世族也曽祖永祖聰皆鄉之長者
[007-7a]
聰娶某氏生公一人公幼有志於大人之學值家貧不
果長而謹厚與物無忤配彭氏長者端之第三女也生
二男子長曰鳳次曰朝綱朝綱資性穎敏公曰興吾宗
者其朝綱乎命習蔡氏尚書正徳丙子中陜西鄉試高
等明年試禮部不第以乙榜拜陽曲教諭或勸之曰父
命也陽曲二年為正徳己卯正月公卒於家由生景泰
甲戌享年六十有六公卒六年鳳亦卒朝綱免喪拜章
丘教諭未幾陞聞喜知縣被選為江西道監察御史此
[007-7b]
嘉靖庚寅事也值上上兩宫徽號禮成推恩臣下贈公
為文林郎江西道監察御史封彭氏為太孺人又三年
朝綱知青州府乃奉太孺人於青州越二年丁酉十一
月某日太孺人卒於青州由生景泰甲戌享年八十又
四明年正月朝綱奉太孺人之柩還武功明年乙亥四
月十有一日葬太孺人於東原先塋合公之窆以予有
姻契屬予銘其墓石予惟公淳徳休風克承先世是以
篤生令子備法從守明郡使士大夫傳芬播美以及無
[007-8a]
窮而太孺人事舅姑勤紡績又有以承公之志植善萃
祥享厥榮養生榮死哀諸福備矣尚何憾哉太孺人生
二女子一適孟文達一適楊士化五孫男子九式生員
九疇業農九山九川九敘俱就外傅五孫女子已嫁及
聘者四人未聘者一人牛大福與予甥生員習方楊河
楊長史子文光婿也其名隆慶與直定者為二曽孫男
幼在室者為二曽孫女予女孫馬常則聘其長者苗裔
繁矣銘曰猗與武功族惟李氏徃代孔揚入明中已涵
[007-8b]
蘊既乆必開厥美封君昌休其後光只既光且繁奚福
不几東原之阡伉儷偕止豐碑若林其自今始我銘在
石告厥孫子
  明故登仕郎永壽王教授張君墓志銘
君諱儒珍字待聘别號東田居士上世固始人也元固
始人被遷入關中七世祖盛兄弟五六人與俱來而盛
占籍武功興城里盛生汝周文獻文獻生好禮好禮生
敬為君曽祖配馬氏文簡公姊也生海配侯氏生讓配
[007-9a]
程氏生三子長翺次士亷季即君君生而孝友慈祥謹
恪幼即嗜學十八充縣學成化甲辰關中饑人相食乃
與其兄奉其父母就食漢中洋縣凡衣食之奉百方匍
匐親志用安不知其為流離也一日自傍邑歸獨行山
中幾百里許杳無人烟而饑憊已甚忽雲霾四合咫尺
不辨君坐石上自分必死矣頃雲開見岩下有王瓜蔓
數瓜纍然取噉之饑憊若失此孝感也居洋一年母卒
君哀毁骨立洋之士人稱説其孝若不容口明年兄某
[007-9b]
奉其父歸又一年則聞父病劇君不辦衣糧不辭主人
乃宵夜行至家不知足之重胝也居數日而父卒哭泣
之哀遠近嗟歎𢎞治己酉獨行至洋具小棺負母骨歸
合葬於父每所至設香案雖簞食豆羮必祭而後食則
跪告曰今日將適某處其孝有如此者傳記所稱殆何
加焉君讀書有大志累舉不利正徳戊寅以嵗貢拜河
間縣學訓導又八年陞南皮縣學教諭所在以忠信教
人雖豪生俠士亦服其教無敢易者彬彬之士懷若父
[007-10a]
母傳曰恭儉豈可以聲音笑貌為哉如君者非其人耶
嘉靖癸已陞永壽王教授王以為長者殊禮敬之明年
九月二十七日庚寅卒於官王重悲悼以為失吾良傳
君生天順壬午五月三日丁酉享年七十有三娶予叔
姊生六男子鑄鑰鉉鎬鎛鍊皆縣學生而鉉鎬先君卒
鏄鍊戊子同科舉人孫男子七人孫女子七人其允繁
矣今年乙未三月二十二日壬午鑄等將葬君於鳳岡
之麓新兆請予銘君之墓於戱君與予同筆硯者十有
[007-10b]
餘年言必及義戱不抵謔至於俱老且死未嘗有芥蔕
弗合者亡友鳳麓符生嘗曰友道廢壞已乆若東田子
獨何人邪君孝友之心出於天授違親已乆思念不忘
諸甥言君在官見佳果美食未嘗不以享不逮親為言
予獨諒焉關中之饑餓殍盈野君曰吾族寧無殍乎乃
以俸金寄極貧者㑹極貧者絶粒已數日矣得寄即能
延及麥成故其族獨無殍者君之孝友所及也君有才
賢之子對客畧無一言南皮張東之憲使清修之士也
[007-11a]
每以君不譽子為士大夫之竒操予深韙之銘曰東田
隆隆何福不豐帝監厥孝錫此令終維徳覃厚履則斯
宏既畀賢子開廣厥宗益以多孫我張用崇振振翼翼
允逖休風鳳岡之麓厥土維融我言卜之作子幽宫後
人克承兹封靡窮猗千萬年光我秦雍
  承徳郎刑部主事東希孟墓志銘
君諱野字希孟上世鞏昌人也高祖良元季守商州兵
亂居華州子孫世為華州人良生驥驥生昇昇生思中
[007-11b]
有性行舉進士累官中議大夫贊治尹四川按察司副
使夫人薛氏生男子五人周魯漢郊野皆命治蔡沈書
傳辟進士魯漢先舉於鄉君尚少也乃卒出遂連舉進
士明年𢎞治癸亥除知陳留縣陳留道衝役繁民貧弊
不能堪也君至一一更&KR0390約束恭已儉費使為民先又
信賞集事疏導教化使清訟獄亡豗喧私闘也其故為
盗掠者以無掊斂能安生也徃徃變更為良人凡所以
伸縮者道路傳之皆長者然性善惡惡人及豪逆不法
[007-12a]
故徃徃見犯者皆務盡法亡所舒緩焉河南撫按及布
按重臣皆器重之凡所編籍及訟獄之事其最難者故
亡不以委君君至果一一有度理一時尹縣者莫能或
之先也正徳丁卯吏部舉縣軄以君年少佚資也但以
刑部主事在刑部人皆曰不媿其先人葢其先人按察
公故為刑部郎中有平聞於今不窮也冬十月提獄禁
至十一月朔歸歸即中寒又十四日乃不起今年纔二
十又六於乎惜也已矣昔希孟言自兵燹來百十年北
[007-12b]
方弟子皆無書籍故陳留置書籍數十百種其有閒暇
率弟子至躬自課亡日政靡不能矣使假之以年而益
自宏肆向裏雖古人曷媿也於乎乃不然也卒之三日
給事段君世高書狀來請為銘後二十日兄魯漢以試
至則又請矣夫希孟性行純美其數脩短如此然視刻
削近名者宜何以終焉嗚呼痛哉已矣希孟娶王氏已
封為孺人子一命曰頤壽甫一嵗卒後二日又生女頤
壽神彩瑩澈宜有子矣銘曰年非脩也而已終也官非
[007-13a]
卑也而已通也徳非疚也而已窮也嗟嗟何也嗣有其
子亡可煢也
  明故霑化縣儒學教諭趙公墓志銘
公諱玉字汝石其始祖曰公用子孫第稱曰南京公云
蓋自元之盛日趙氏在南屬近者徙西北時公用尚幼
而孤至其寡姑與俱徙平凉遂占籍為平凉人然不知
為趙氏何屬也杭在宋為南京其曰南京公可占其苗
裔矣公用娶張氏生佳兒佳兒洪武三年置府城東門
[007-13b]
坡下宅與弟共居佳兒生得名得名生榮榮生子祥福
正祥子常安弱冠當婚逃去為道士居秦徽山中獵者
每見兩虎倚其廬升木訊焉曰山居與野獸相狎無他
也福以國子生為平谷縣丞取楊氏生公幼即莊敬嗜
學外舅考功員外郎靈臺史公書竒之於是以其長女
議婚云成化甲辰關中譏甚公時從外舅遊學京師亟
以粧奩歸平谷云易粟救荒外舅語諸縉紳咸嘉歎焉
公以偉才積學凡六試塲屋輒不第正徳丁卯平谷公
[007-14a]
卒公既終喪恨不能成父之志應貢上京師途得金褓
甚巨息樹下以待其主至與之主以什一謝公公馳去
不顧廷試後拜元城訓導值惡教諭伐號房户牗及文
廟樹以貨督求諸生公唯日坐齋課諸生經書惡教諭
愈益嫉公公不為意也遷霑化教諭凡諸生所餽贈皆
辭不受嘉靖己丑致仕歸環堵敝廬蔬食飲水其意翛
然樂也丁酉二月二十四日癸酉公不起矣生天順癸
未九月二十三日己夘春秋七十有五公初娶史氏生
[007-14b]
子時元有孫三人守約守敬守業及孫女一早歿繼娶
范氏未舉子而卒繼又娶許氏生子時春及女子一人
為生員張雲龍妻側室王氏生子時泰及一女子尚幼
初時春以己巳嵗生公語諸親友曰此兒有異須吾得
學官禄力教之以成吾父之志故有元城之行後至霑
化時春愈益開悟公日以談笑飲酒為樂壬午時春年
十四漁石唐公虞佐石岡蔡公承之為予道其才美若
不容口然但舉鄉試第三人予私憤焉丙戌㑹試乃舉
[007-15a]
第一改庶吉士讀中秘書出館授刑部主事庚寅上封
事罷主事歸光大之業方正之氣海内推焉公可謂有
子矣夫比公疾革遺命時春朝終夕殮勿停柩勿告訃
勿厚葬必以予志其墓石兹將以月日葬公南山文原
時春以狀來請銘從公志也公之盛徳雅操備在家集
不可枚舉有子如刑部終無弗傳者矣銘曰世有哲人
必昌厥後其昌伊何匪禄匪富令聞不忘厥履允厚厥
履允厚萬祀所崇若彼茂草奚其為容於惟先生逖哉
[007-15b]
鉅宗遡流循源有倬其洪公需我銘愧無闡𠂻佳城巍
巍令子所封孝子不替斯公令終
  明故封文林郎雲南道監察御史儒學訓導楊公
   墓志銘
公諱舟字濟川别號訥菴家世武功人也曽祖禮國初
舉人才引疾不就祖安父鑑俱孝弟力田為鄉善人鑑
生四子長善次鼎次哲季公公下當/有哲字為縣學生讀書不
成父命公繼哲為學生治朱氏易籍然有名於時成化
[007-16a]
丁酉鄉試已中式錄其文矣有某叅議欲私其門客乃
牴落公巻此後累試皆弗售士論惜焉𢎞治庚戌應貢
上禮部拜夏縣儒學訓導勤以教人禮以自御夏人至
今猶誦説不忘云九載滿年尚未及六旬且將陟官也
乃幡然告歸家無厚蓄守薄田數十畆其心休休若將
終身焉此可以占識公志矣正徳辛未長子秉中第進
士為行人又三年為御史勅封公為文林郎雲南道監
察御史配張氏封為太孺人太孺人鄉善人貴女也年
[007-16b]
二十歸於公善執婦道勤儉備至故能相成公學公已
有官乃彌喜紡織所衣裙布敝猶不易曰我性蓋如是
正徳辛巳十一月八日公以疾卒於家繇生正統庚申
三月二日春秋葢八十有二葬後四年嘉靖丙戌六月
二日孺人亦卒繇生正統壬戌六月二十八日春秋葢
八十有五今年戊子九月三日秉中將奉孺人之柩啟
壙附葬於公以狀授海請以銘公之墓海自兒童時嘗
從鄉先生之後私識公之行事公天性孝友加以禀賦
[007-17a]
謹厚終其身鄉黨宗族咸無閒言兩兄繼歿撫其遺孤
無異所出堂叔某死無後葬之以禮又為主時祀於家
秉中既貴禄之所入計已饒裕公欿然如布衣時顧自
處益儉每飲食至輒以先公先夫人逝不及養感泣不
已此亦可以謂有終身之慕矣張孺人性尤儉素遺訓
甚多秉中嘗述以告予曰不肖為御史曽拜吾母於堂
記吾母之言曰我在家時聞人説而祖善而父將來必
做官及我歸而父見而祖接人若恐傷乃而父果做官
[007-17b]
爾官視而父又加顯矣此而父之善所致也而謹識之
凡百勿顧目前當從後看可也不肖擕家口北上吾母
告吾妻曰我平日過活甚難今老矣一薪一米未忍輕
費世常説節儉勝求人諸婦宜深念此日用間汝輩不
愛惜累及吾兒請勿復來見我也此皆表表然可以訓
及將來比跡古之賢母者噫嘻盛哉公與孺人生男子
二人秉中允中秉中以御史陞山西按察司副使允中
受義民爵女子一人適里人党厚孫男子八人詡早夭
[007-18a]
餘三尚幼秉中出也純紀俱縣學生而紀夭餘二幼允
中出也孫女子三人秉中所出二一適重慶檢校王堂
一許聘景墊允中所出一適馬河龍俱先殁純出曽孫
女子一人已許聘馬氏苗裔盛矣方公卒時秉中以巡
按四川過家孺人卒時秉中已陞官山西歸省問疾侍
藥屬壙視&KR0590曽無一之不逮所謂不期然而然者非公
與孺人隂徳宿厚詎有此哉銘曰武功之南厥川惟膴
土厚水深公墳俁俁孺人是同奠兹終古名徳在時懿
[007-18b]
訓如睹子孫振振克遵伊武伊武孔賢帝命是延豐章
蔚誦胥賁公阡南山峩峩漆水煎煎永言孝思尚慎諦

  故文林郎知呉橋縣王君墓志銘
𢎞治初闗中葢有才子焉言出而文成筆挺而思運諸
關中英俊之士莫不以為難能望望焉不敢與之抗見
其文覩其誦述目動口嚅心服志赧者十恒八九吁亦
竒矣予自弱冠與之為友顧其天資之美雖傳記所稱
[007-19a]
何以過也乃今卒不能以行見於世忽焉卒矣悲夫天
之生才也付之以美大純粹之資而又嗇其所就使之
與物同腐顧非斯人之不幸哉此吾友野堂王君仁瑞
之卒兹予有以傷士之不辰而感時日之易邁也於戱
仁瑞之資豈世之所恒有邪昔馬遷讀服鳥賦深與其
同死生輕去就爽然自失仁瑞以名進士試圻縣其欲
為之志横博之氣至欲與宇漢爭高及其退居林麓澹
焉脱焉若亡若寄兹亦非綽有餘覿者乎按狀仁瑞姓
[007-19b]
王氏諱麒上世寶雞人也自祖某以來率居鳳翔仁瑞
生七嵗父琰令就學即若成人年十三四殊為知府張
公本濟所愛曰使其讀書不輟不數年天下無書矣後
果中𢎞治乙卯鄉試己未進士辛酉除知呉橋能以法
令飭治民敬畏之不三年為州守詿罷歸鳳翔年尚鋭
也即脱棄其事日徜徉里閈奕棋賦詩若將終身客至
不拘有無必置酒欵洽雅歌投壺晏如也嘉靖癸未母
夫人焦氏卒哀毁成疾延及今年戊子二月二十二日
[007-20a]
甲子遂不起繇生天順癸未五月九日丁酉春秋六十
有六先娶劉氏郡名家女善執婦道先君十五年卒懿
徳在君之自志生男子一人曰元定女子一人嫁國子
監生扶風趙惟珍繼娶李氏鳳翔守禦千户所鎮撫憲
之姊也徳似於劉先君七日亦卒生成化乙未十一月
二十三日戊辰得年五十有四元定將以九月十六日
乙酉合葬君與李孺人於城南劉孺人之壙以予知君
為深當銘君之墓石因以所記於君者道之若夫呉橋
[007-20b]
人士感徳懷惠繪圖立傳諸事則呉橋志與士大夫所
誦説者人人知之予不欲贅君卒時有孫男子四人孫
女子一人苖裔盛矣銘曰氣凌九有而位不逮心雄萬
古而業未竟豈人履之靡諧抑天數之有定雍城之南
地佳且正子孫振振纘君之慶享不酬徳爾後則競銘
以告哀予言匪佞
  亡妻安人尚氏墓志銘
安人者故順天推官尚公第二女也母曰賈夫人成化
[007-21a]
乙未九月二十八日甲戌生安人重厚嚴恪不必其長
知非凡女子矣昔先君子為予擇婚者數年無一當者
乃後得安人𢎞治壬子先君子卒又三年乙夘安人歸
予伉儷二十六年而安人卒焉雖其數有不可得而易
者然奚至於予而數&KR1096如此也於戱痛哉安人歸予時
年已二十一嵗貞靜恭儉有君子之徳其裁制事為動
與義合氣岸㮚然烈丈夫或弗如也妯娌姻婭見安人
莫不畏且敬者葢其意度自能奪人如此也先夫人嘗
[007-21b]
曰新婦事我克盡孝道且今二十年毋一懈也正徳戊
辰先夫人寢疾安人晝夜不寐者十有七日洎卒號泣
幾隕凡人之婦孰不能此者而因心惻怛則安人一人
爾於戱痛哉方予舉進士第一人莫不喜也安人曰道
以無垢為貞名以陵實是懼保貞克懼此君子所以進
徳修業欲及時者也尚何言喜邪此其意可與淺見薄
識者道邪予歸葬先夫人之三年庚午劉瑾伏誅言官
論予為編氓報至安人撫掌曰不垢得垢是謂罔謬而
[007-22a]
今而後夫子葢卒無垢矣非大慶邪省耕視饁黽勉作
業由庚午至庚辰十有一年口食𤨏𤨏無弗給者所以
使予放情丘壑鮮復顧慮秋毫皆安人之力也於戱痛
哉安人自初及今事無鉅細未有不白請予而徑行者
其恭和弗專亦可見矣卒之日家人婦子號慟罔極若
喪所生所立家則歿已三年而率行如在其宜夫克家
葢予之韋弦也何不幸不能與之窮年同斃豈造物者
不使人兼媺並嘉如此也於戱痛哉安人所生男女十
[007-22b]
人其六人皆早夭今止有男子一曰㮚女子三長嫁舉
人張之榘次嫁李世貞季嫁馬襲吉皆生員也嘉靖二
年四月二日癸酉將葬安人於滸西先塋兒子㮚曰大
人盍銘諸石以志母安人之壙夫安人之美衆矣人不
能詳言者具已載諸家乘不欲繁為辭説銘曰滸西之
崗巃嵸﨑嶇唐山是名爰自我祖返貞歸始肇啟兹宇
左漆右雍前渭後岐地臧孔宜非徳孰居汝年弗豐汝
道則隆篤順克孝秉素蘊貞我宗用崇千嵗一瞬若
[007-23a]
旦暨夕詎弗汝齊汝復何疑我行弗磷汝名乃偕汝兹
休哉
  文林郎湯隂縣知縣侯君墓志銘
君諱相字良弼上世故武功人也曽祖某生某某生恕
有徳不仕舉為鄉飲賓娶李氏生男子三人君葢中子
也少穎異落脱不拘小行年二十予先君平陽公見之
謂君叔蒙城丞清曰此兒神清氣美何不令之學後侯
氏有能亢宗逖徳者此兒也故遂從為縣學諸生𢎞治
[007-23b]
己酉果舉鄉試高等明年試禮部不第以乙榜為蒲州
學正學正九年再試禮部不第尋有外艱除服上吏部
拜湯隂知縣湯隂邑衝要民貧寠苦徵役號煩難理君
嘅然任之曰不能宰是邑書可廢也居一年吏就典列
民信軌訓湯隂稱治平矣然性喜肆遂不通時宜遇尊
官上吏則執禮為敬不若世俗奔走卑屈徃徃為所損
詬雖小事必欲合其約束即尊官上吏不能移未幾有
内艱歸明年遂以朝覲考察閑住人以君英爽有氣年
[007-24a]
又壯健未老也君歎之曰嗟乎世人重為官予重使氣
吾欲不失已而官軄乃使之是重官不重已非吾志也
縣南有横渠綠野書院因兒時嘗牧其野遂自號綠野
牧子樂然於家凡十又一年以病腫卒時則正徳七年
壬申閏五月十又六日己巳也由生景泰丙子三月二
十日己丑春秋葢五十又七云君易簣時托符尚玉來
請予與語予至則君已漸矣君弟右指予謂君曰為誰
君曰對山先生也或謂君將有所托君揺首不應予恐
[007-24b]
其終而亂也因語之以順生安死之説君勉强為數言
曰即何不知死為吾歸子之賢不肖在天豈敢累故人
所覬故人者銘我墓石使後世知有我云云爾又釋倚
者手向予揖而止予領君意歸且未出户而君絶矣葢
予昔未第時君獨重予文謂可名世及病又數數以銘
石見托乃至其大故猶不能忘此其心志所隱葢何如
哉君體頎面豐多髯善戱謔而喜飲無擇於鄉人故鄉
人無大小皆樂與君遊君為學生時有文名及為學正
[007-25a]
湖廣河南皆聘為考試官稱得士云性服善喜得人有
片長即稱之不置居官克自砥礪欲為循良不知上吏
之不可其意卒至貧厄不裕然能慷慨靡撓蔬食豆羮
晏如也配張氏側室王氏生男子一人宗史今為縣學
生娶長安楊教諭從禮女女子二人長嫁楊玠次嫁鄧
際隆孫男子一人圭尚幼在襁褓明年癸酉十一月甲
申葬新寨先塋之次禮也銘曰貞而咎惟眡爾後惟爾
不囘爾光則恢我石孔文惟永翼爾墳
[007-25b]
  劉母恭人高氏墓志銘
恭人中部人萊陽知縣高秉第二女也中部稱望族者
恒曰劉高然萊陽君與劉氏生員君凖同遊中部學氣
誼甚厚遂相與約為婚姻故以恭人妻生員君子封彰
徳知府焉當其配時生員君已逝乆母折夫人再適鄜
州王氏封君以四嵗遺孤折夫人保育至成立始克還
中部及還則家事已狼狽遂求為縣吏云時鄜州王叟
亦故折夫人復來依封君恭人左右奉養曲盡孝道折
[007-26a]
夫人喜曰婦如此我無以報婦願婦多賢子孫勿若吾
兒孤也天順甲申封君吏滿上京師恭人從之紡績易
米以為食者凡十年後封君為保安州洗馬林倉大使
為亳縣義門巡檢凡百家事由恭人頗致饒裕矣恭人
性嚴正有法所生男子皆教導以禮故皆成名人聞於
世云左僉都御史聰者恭人中子也曩嘗告予曰聰實
不肖凡聰有今日皆老母力曩聰從家君居京師就學
衢舍中方甚貧約母手自勤苦得少貲即以助學費一
[007-26b]
日母從下馬牌過見珠冠霞帔者問家君曰此命婦非
貴人妻則貴人母母因指聰曰若能為我辦耶以此聰
益奮志向學後為鄉縣學生自謂科第可立致及試甲
午不第少驕怠矣則或有所閒肆母聞輙杖之聰性喜
奕棋嘗與冦生奕母至杖背罵曰秀才事是如此幹冦
生感悟與聰俱力學後冦生學亦底成曰此固劉母之
賜也母善料能審家事大小無有不中者甲辰乙巳嵗
大凶人相食父子不相顧母與家君言今日不但子姪
[007-27a]
雖奴僕工作皆要保全一僕有私財者欲出自居母曰
爾所蓄不能當此年輕去恐不免餓死不聴卒餓死聰
舉丁未進士𢎞治己酉除太平推官時家君已在亳未
幾家君官滿過太平母再留二年朝夕惟以明刑毋罔
為戒後有命封家君太平推官母孺人矣又後以聰知
彰徳又封家君彰徳知府母恭人安享禄養者二十餘
年益豐備矣乃益儉約戒諭如貧賤時云一時縉紳大
夫聞者莫不歎息敬服傳母之能教也予徃過彰徳與王
[007-27b]
敬夫蓋親見之敬夫曰有此母安得無此子孫敬夫者前翰
林檢討九思也知人能論故予記其語如此云此可以徵恭
人徳容之盛矣今年甲戌三月丙子無病卒於家生宣徳丁
未二月丙寅壽葢八十八云男子三人玫早卒聰官如前璋
順天舉人女子一人鄜州王舉妻孫男子十二人伸縣學生
儀偉國學生玫出佐辛未進士户部主事儼國學生侃舉人
倌縣學生仁舉人聰出仕縣學生价倬儒璋出孫女子八人
嫁者三人宋溥張元傑馬鏞其壻也皆士人妻聘者三人
[007-28a]
宋氏與洛川王氏鄜州學生王文禴氏其二尚幼未聘
曽孫男子九人曽孫女子七人其子孫統四十人云於
乎此豈世嘗有也某年某月某日葬新河口黎園村鉶
子坪新塋都憲公以狀來請予銘某墓石銘曰坪之廣
兮可以藏徳坪之潤兮可以延澤乾向巽兮剛柔節子
孫世萬兮維坪斯宅靈爾康兮永無極
  庚午解元吉原靜墓志銘
原靜諱體仁姓吉氏馬嵬世家也高祖某曽祖某祖贇
[007-28b]
父友文皆世有懿徳富而好禮馬嵬人重之友文娶張
氏生原靜幼敏悟不凡讀書輒旁求指趣作為文辭豐
贍有氣識者恒以魁解許之從谿田先生治春秋隨試
庚午果中鄉試第一主司以為稱任累試禮部不第益
更自勵以求必舉及乙未又不第原靜曰吾倦矣予黄
山之下有泉可濯有田可耕安能役役自苦盍歸乎來
課子蒔藥以終天年比歸寢疾十餘日而卒臨卒索紙
筆書七言律一首投筆而絶英邁之氣超捷之才不以
[007-29a]
將死少餒非養之有素能若是邪於戱可惜也已由生
成化甲辰十月三日丁巳至嘉靖乙未四月二十四日
甲寅享年葢五十有二於戱原靜事親孝教子嚴内外
有則舉措率禮予殊嘉其為人方謂可以大受乃至如
此斯非數邪配劉氏興平名家女生男子五人長來逢
守家人業次來獻來朝皆廪膳生次來旬方進未艾女
子四人長許聘予姪餘幼其一則側室某氏所出孫男
子二人曰順曰換梁孫女子三人俱幼是年七月二日
[007-29b]
辛酉將葬原靜於北原新兆來朝求以予銘其墓石銘
曰英邁之氣琦瑰之才位既不逮命復罹災於天謂何
胡寧弗哀美名雋操終古是瓌從以令子胡徳之衰北
原窿窿永奠元臺刻石啟後用覿厥來
 
 
 
 對山集巻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