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273 水心集-宋-葉適 (WYG)





[024-1a]
欽定四庫全書
 水心集巻二十四
              宋 葉適 撰
  墓誌銘
   夫人王氏墓誌銘
夫人臨海王氏嫁為朝奉郎知池州趙善臨妻嘉泰四年
六月二十二日卒九月壬午合葬餘杭縣景信里東子五人
曰汝談汝譡汝䚱汝諿汝詥汝詁繼善勝後女四壻曰奉議
[024-1b]
郎龍游知縣潘自牧進士黄鎮承務郎監隆興府苗米倉呉
彌昭奉議郎太社令王夢龍孫崇豫成忠郎監衢州比較務
崇陶將仕郎崇龔初大宗正崇國公不惪與挍書郎王衟名
義相友善如兄弟二家求永好故夫人歸池州祖姑曹性剛
嚴姑鄭奉事莊慄不敢惰夫人助鄭旦暮上食飲扶侍左右
終曹之世崇公仕湖湘夔蜀川舟陸館淹泊累載欲常候母
動息婦姑同一室處嬉遨諧劇不用常禮其和樂又如此而
池州晝夜父側參論議治文書房舍稀聞履聲各以孝敬分
[024-2a]
職非世俗間子婦比也崇公既主留務任公族大長賜
宅供帳池州倅輦轂下用行能薦登朝廷門戸益伸氣
而節以恭儉約以詩禮賓師必于名士諸子恂恂退守
諸孫惟筆硯得親近絶不知京洛可喜玩事而汝談汝
譡有異材文藻蔚發韓篇杜筆高出於時朝士咸仰重
不獨夫人之産多賢良亦其家法素修故致此爾趙丞
相欲驟進汝談汝譡風厲宗室然崇公及曹鄭夫人相
次薨池州毁不勝喪亦早殁韓侂胄讒逐趙丞相二子
[024-2b]
并坐斥矣當是時夫人去之餘杭山中居無廬食無田
芟鋤荒榛經始耕稼迎婦送女細碎罄竭辛苦淡薄十
餘年侂胄敗死汝談為館職出湖北常平知温州汝譡
寺丞使數路汝䚱汝諿改官知連江泰寧縣祥委順合
如崇公在時人固以不及夫人之養為諸子恨而尤以
不預諸子之榮為夫人惜也葢夫人則象崇公規矩曹
鄭位夫婦男女之正而安行乎家道之常雖豐悴不齊
而中微後顯夫理必復如霜露零落而春陽之生發已
[024-3a]
具矣賢者慮百世身之預不預何訃欣戚哉夫人毎記
宣政宴安靖康禍亂時時為子婦道説常曰始吾為婦
衣食外不用錢一室環丈許不覺隘今汝輩不足耶銘

父實南士家垂範模爰從羅甥教始詩書冢於趙宗人
無間言女淑在閨男秀盈門雲雷方屯失匕致難有物
有常星斗其爛彌高極深一緩萬尋益培後昆尚單厥

[024-3b]
   滕季度墓誌銘
滕宬字季度來南籍蘇州吳縣曾祖友知鄂州祖康權
知三省樞宻院父珙知道州君初見余謁入字却冩線
上衆皆笑余異其沉敏學未久坤闔乾闢無不洞達雖
不喜時文習制舉一年而成太守薦直言極諌孝宗聞
知世家甚悦宰相亦言識君父兄住子城後某橋庭有
某樹皆是主相論合既召試命文漂疾午漏不移晷已
就考官疑輕已大怒遂以四通非法法罷鹽司再薦即
[024-4a]
事尤忌君故為軟語逗歲月君寤笑曰吾得守一技足
矣焉用溟涬風波間余為奏授廉靖處士侂胄猶靳侮
不誠與自是薦者遂絶哀哉自三代取士法壊獨賢良
最近古所得瑰竒卓偉之士不可計未有以為無用而
忽之者至王安石始廢章惇又廢侂胄又廢而君偶當
之夫人主以惻怛思治之心特下書聘召豈為應科者
地哉奈何後國慮而先其人於是有難答之問易窮之
學然猶止於四通謂之及格而君顧以受擯又所謂不
[024-4b]
通者非不能通也特不當通爾是科久斷不續有司茫
然不渉門户於是以其不當問責於不當通羣誚聚毁
如詰影幻而君以慣暇逄倉猝整習遇草野厭冠而返
可謂無妄之辱矣是皆不足云也天子好士與夢巖卜
渭等固宜獲異材衆略輻湊君獨智頴脱固宜在左右
備顧問不幸氛霧閉隔失國之良寳此余所以深惜也
嘉定十一年九月某日年六十五卒某年月日葬呉洲
两縣華山赤石原娶董氏子曰曑國子進士亦應賢良
[024-5a]
方正曰杲早夭女曰&KR0034嫁廣濟知縣盧櫄曰昪嫁監臨
安府都作院夏似孫孫男伯祥孫女懿君晩居齊門窮
僻處官於呉者知其賢多就見之清語終日不及私銘

事抑道揚身隱名彰磅礴氤氲復歸其真嘉定十二年
十二月
   國子祭酒贈寳謨閣待制李公墓誌銘
李公名祥字元徳曾祖逺祖通父贈中大夫揚常州無
[024-5b]
錫人隆興元年登進士第主錢塘縣簿皇城司妄告宻
威脇吏成其罪武臣子謗訕鞫於臨安公偶攝録參亟
閉獄户邏者求入吏白舊例得監視皆不許既而所告
無實知府姚憲驚曰上命無實乎公謝曰即坐譴自甘
憲曰上何知是君公曰尹言過矣上至明豈重邏輕尹
哉小人姦罔宜有懲艾憲具論如公意上駭曰朕幾誤
卿吾争臣遂賜憲出身為諫大夫預政矣調濠州録事
參軍安豐守冐民田訟屢改監司以委公還之民未幾
[024-6a]
其人易守濠換司理廬州守出改官奏為勸留者公曰
無吝民田幸矣薦何敢主管户部架閣文字太學博士
國子博士司農寺丞樞宻院編修官兼刑部郎官大宗
正丞軍器少監言忝蹟八年外賢材不勝衆願更出迭
入由臣始出提舉淮東鹽淮西運判入郎倉部撿詳樞
宻院諸房文字两淮鐡錢比不定大商䘮億浮細失什
伯且亂公再疏乞官賜錢米銷濫惡者廢定城興國漢
陽監更鑄紹熙新錢從之淮人以安遷國子司業宗正
[024-6b]
少卿國子祭酒慶元元年二月丞相趙汝愚免公争議
曰頃夀皇崩两宫隔絶䘮無主留正棄印亡國命如髪
汝愚不畏滅族决策立陛下風塵不搖天下晏然社稷
之臣也奈何無念功誠意忽體貌常典精忠巨節怫鬱
黯闇何以示後世除直龍圖閣湖南運副言者怒劾公
罷之於是太學諸生楊宏中周端朝六人固留公併得
罪悲夫禍所從來逺矣世方絀道學而柄路艱用材周
丞相執政久士多貌若愿不心與也忮者已怨相與擊
[024-7a]
逐喜曰道學散羣矣趙丞相特用材鋭甚清官重職往
往世所標指謂道學者忮者尤怨幸其有功生異起説枝
連葉綴若組織然謗成而趙公亦逐則又喜曰道學結
局矣凡經趙公識面坐語無不迹絶影滅也葢道學於
公塗閭巷揖無及門之欵趙公於公序進次補無踰級
之遷也一旦正色抗辭殄行讒説猶蟄蟲之遇震霆莫
能測焉何哉冲然無去來而為心者公心也漠然無重
輕而為言者公論也公本於公心以發公論趙公之誣
[024-7b]
頼以明道學之禁頼以解殆天意非人力也既歸無錫
客或扣前語掉頭不對常時祿入緣手散親舊悉盡家
人憂之更賣田起宅數間而已再主冲佑觀再請老以
龍圖閣致仕嘉泰元年八月十八日卒年七十四夫
人戴氏有淑行能助公為施者也十月十四日葬開元
郷崋&KR0008村山曰横山明年戴氏歿合于墓子曰綸先卒
曰維某官曰約某官壻曰趙繹某官孫曰慤曰愈曰思
孫女四人其後上既於趙公備褒䘏之禮諡曰忠定而
[024-8a]
公亦贈寳謨閣待制賜諡肅簡焉公義順而理和塤唱
篪應璋判圭合得於自然是非邪正豫定於心不待擇
而知趨捨避就行其所安不待辨而明也古今歎材難
有二不能必行難也不能必言難也能必行者執政大
臣之選也能必言者諫官御史之選也今人共稱趙公
事是其一騐爾其言於孝宗曰唐虞稱盛治者君臣和
也今猜防收攬雖幹官亦親擢陛下不和也政事堂多
存形迹不肯協同輔相不和也大將宿衛當清苦孤立
[024-8b]
今黨援封殖大殘也閹佞給使當沉伏奔走今名聞鼎
貴大賊也騎淮常作過扞邊何有而長此隳信誓武舉
試七書韜略安在而重此輕儒臣箴痛過砭石矣又特
奏五劄子故淹緩晷刻以廣上意余以是知其能必言
也言恢復衆矣未有循其本者公言預買匹十餘千秋
苗斛兩大碩秫麥尤重經總無名本先撥也皆曰不可
損今歲損一二來歲損一二不可乎為博士為寺丞為
編修官為提舉朝辭始終一志前後一念皆復讎也氣
[024-9a]
泰神静本末有序余以是知其能必行也然而其上不為
執政大臣其次不為諫官御史材非果難也銘曰超天
門之嶪峩兮衆外逐而侜援奚夫子之並登兮獨内秉
而塞淵建驚世之華旗兮載駭俗之髙軒遏讒慝之横
潰兮扶忠良之阸艱訊曰山浮蒼兮水涵清深復深兮
窈斯銘嘉定十三年六月日
   周鎮伯墓誌銘
曾祖宗道祖徳元父宲永嘉人君諱鼎臣字鎮伯勤志
[024-9b]
廣學大書叢巻多數百者親手傳冩記憶略遍未冠與
鄭景望同登名譽正等既而川壅澤流山止谷進諸弟
迭起各取科目爭為聞家然皆繇君敎也授漳浦主簿
文牘間判疑雪枉筆勢若飛不可遏有以民為刼冒獄
上矣君覆而寃之一食頃放散數十人傳聲懽呼徹
於比郡州使行視四縣盡荒逺不到地龍巖瘴毒深厚
號烏脚溪者左足未投右脛已騂黒君特館其處村落
所急便宜不請白蒲延大掠流鵝灣同廵檢輕戰而潰
[024-10a]
君代尉馳往三日中生縛其酋二剚賊無遺發寄納倉
賑傷死召奔迯歸業差次將卒功狀無敢不平而不自
言也姿敏决剛峭不可屈前守材其為無不聴後守惡
其直不盡存也監司欲薦未及以淳熙十三年三月二
十九日卒年六十一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葬建牙
郷渚浦夫人王氏子曰籲曰端朝省試第一今宣教郎
太學博士君卒後二子出入里中指曰周鎮伯兒也外
家初與田闕/  多分財不較也細人或歎曰異日主
[024-10b]
簿有酒常飲我今亡矣或泣曰我性傲無禮主簿輒避
我他大人咄撻不我恕也故僮使曰去官人久見則敎
我好伏事牢拾飰椀未嘗墜此言也余既廬松臺下而
周氏居二百年矣山之先儒故老莫如君者其學也惰
者可殖其行也薄者可化也銘曰
濶視宇宙隘囬慮几席安古來賢達流何必用捨間活
人烏脚溪殺賊流鵝砦雖無舊史傳幸有新銘載嘉定
十三年六月日
[024-11a]
   長潭王公墓誌銘
承奉郎贈朝奉郎王君名思文字煥之王氏譜曰晉丞
相導長子悦十世齊輔國將軍山容後两世三為剡縣
令又八世梁武毅將軍超孫又二世隋剡縣户曹元覬
其墓記曰武毅夫人杜氏葬於長潭户曹葬於剡剡之
南胡塍官塘西上金西北小遁數十百里大抵王氏家
也譜不能别其居墓不能紀其世合譜與墓則王氏家
長潭自梁而基陳隋而蕃矣承命毎獨念曰祥覽以上
[024-11b]
推王世予受始之姓導悦以下審超孫覬定居之實長
潭之王言貴種也余一身所承豈不重哉然自唐迄曾
祖璇三世莫能仕顯而又有甚急者方臘叛祖徽死之
父廸功郎逈哀痛沉劇未暇及生理君幼尚束髪即能
任父事補拾焚壊疏淺累狹以致深廣廸功歎曰吾家
命脉也非此兒不興矣族人長老加敬愛新剡中語生
子何獨不如煥之然君常不自喜曰奈何以近利傷逺
成其㳟孝和敏先人後已通有共無出於天性竒書善
[024-12a]
本輒貴售屬其子必於清論聞流意未嘗不在譜諜間
也已而夢龍登進士第猶疑曰先緒眇微甚矣今一青
衫手板便扶起否後知龍游縣縣人持安車來迎謝不
往曰吾豈以無益身慕餘榮於篤老之日哉夢龍遂歴
御史入宗寺為卿直中秘書出守永嘉諸孫繼有科目
稍復晉梁之舊如其志焉嚴子陵葬越墓側皆嚴也阮
遥集葬婺山旁皆阮也彼非賢者之裔胄耶時逺則念
息地寒則慮短此髙人曠士之所以失其世也君聰朗
[024-12b]
開達上顧千歲已不及用而子孫頼之矣葢嘉定之壬
申年七十九而以六月戊子卒甲戌十一月丙申柩葬
彩烟郷山日鼇峯夫人袁氏子曰夢庚夢龍夢良夢錫
壻曰史必端夢庚夢良皆已卒女亦先卒夢龍在永嘉
時受命寳復還夢錫持表賀授廸功郎麗水縣主簿孫
男女十五人余既以譜次君事而史稱悦子混混子嘏
嘏子恢譜乃言嘏子偃無恢者誤也然邵之子名恢而
嘏復以名其子乎史亦誤也自懐成四世皆稱陳至景
[024-13a]
暄始復稱梁字誤也晉九十餘年導傳三世梁五十餘
年懐成傳九世亦誤也惟杜氏葬長潭戸曹葬剡不誤
故表曰長潭王公而銘之銘曰
山囬水複昔誰爰宅晋相梁卿蕃衍千百有篤王公追
念世徳勿為崛升不如繼興仆壠摧丘淑綬彯纓我能
新之賁此銘稱
   故樞宻參政汪公墓誌銘
乾道七年四月十二日簽書樞宻院事兼權參知政
[024-13b]
汪公勃薨年八十四十月巳酉葬㑹昌鄉蜀里北庄村
嘉定十三年曾孫綱以墓上之銘來請公字彦及徽州
黟人年十八州薦士稱首試辟廱太學鋒鋭渉敏同舍
畏伏尊以宿舊垂三十年紹興三年類省試饒州二年
登進士第主嚴州建徳簿池州建徳丞京口置㳂江安
撫辟為屬十三年除太常寺主簿髙宗厭戎馬久思壹
休息既定和親罷諸將兵而名士大夫皆謂父兄讎未
報兵未當罷上患之擇耆艾質厚不與趙張同好惡者
[024-14a]
居紀綱地共持國論公自御史臺撿法官為監察御史
奏事殿中上方書孝經公奏顯仁后歸孝之大也請刋
石摹以賜羣臣諸生示天下子道又言新學初建科塲
適開萬方趨嚮於是乎卜學者不粹然一出於孔氏而
以專門曲學亂之可乎上曰此所以正人心也詔有司
凡私意臆説盡黜之大理少卿朱斐對上指大理寺為
詔獄公論斐不自知職業何事不學無識竟罷斐蔡攸
家人至行在公歴陳靖康禍變臣子不忍聞上讀疏悲
[024-14b]
憤亟命臨安還之所貶州京子孫不用赦令内徙侍御
史言陛下近以各郡土俗利害隨宜增損裕養民力其
節日甚多給舍條上矣宜令監司以方鏤之徧下州縣
使百姓户曉而劾其稽違者繇是上益以公為知大體
明治道擢授諫議大夫兼侍講押班趙轍憑寵作勢妄
占人廬舍公奏斥之外上曰逐一内侍而其類皆竦人
知畏矣愈竒公可大用也遷御史中丞十八年遂以端
明殿學士副宻院事叚拂罷兼攝東府事自秦檜志
[024-15a]
得惡同列偪已始廢序遷之制甫簽署或參知已逐去
俄復竄謫公上所屬任非檜引者毎造前傾接俞咈旋
首下殿目送必與檜鈞禮檜瞬息間喻意相縻歲餘未
有以逞公顧檜忮忍欲有所建白答上恩遇常沮塞不
得間則歎息曰此豈伴食處哉及賜檜犀帶忽問樞宻
有否使者言帶二一賜樞宻檜憮然曰上果厚汪樞哉
彌不平公亦慨然曰吾可以去矣即告上陛下幸哀臣
母老病得退就田里上雅知公為檜發也重慰藉以舊
[024-15b]
職食宫觀禄檜在不敢動揺公者上力也檜死起知湖
州廉儉至骨不費公使一物内屏燭反撚紙代燎政以
慈愛為主勸两訟勿争詞致殷重其人感悦合掌結勸
而散霅上相語莫激惱這佛將老上終始念公超秩三
等制曰為民借留葉義問故人也有隱憾上章毁詆奪
學士孝宗初特詔復與言者未已命再格又詔復龍圖
閣而公已薨遂追復焉葢當檜亡後一時黨援剗薙焚
汰不啻草莽獨公老成重徳人無異詞雖為義問排毁
[024-16a]
公者後亦卒自悔恨而二宗眷眷於公如此嗟夫是非
賢否之實豈終不可定哉汪氏望於黄陂世序甚逺然
未有仕者公始贈曾祖昌齡太子少保祖惟立少傅父
才貴太子太師在饒州也張琪兵突黟縣家遁潰不相
知母舒氏䧟賊幾不脱寇退邑落死走十三四而公奏
名以歸長幼各聚數里内無一亡失郷人驚異曰是公
素孝謹天殆活之既貴封舒氏延康郡逮西府之養云
贈其配曰祝氏髙平曰唐氏南昌皆郡夫人四子作礪
[024-16b]
湖北提刑作舟監行在都茶塲作霖京西安撫司幹官
作乂清江丞孫十一人義和侍御史義榮大理丞義端
徽猷閣待制義質蘄春簿義的太學内舍生義路義處
義方義實義善義凖曾孫綱直祕閣浙東提刑紀贑縣
丞統通判楚州紘監平江府瞻軍庫絳知龍陽縣縝知
永興縣綬知豐城縣繹通判安豐軍公誠篤欵盡自少
至老不欺無妄尤簡樸安同異行疇壠中農坐桑語爾
汝如一人歲侵倒廪下其直巨姓皆曰樞宻尚減價我
[024-17a]
何敢求贏故市糴常平黟人亦以為佛也公在時諸孫已取髙第後侍從相踵至綱三世卓然異材宜於内外
善類合一追述祖徳銷熄誣謾太史公所謂忠信行道
以奉主上世家之流也不止銘墓而巳銘曰
治古君臣與道合離卜用一相至公匪私舜命伯禹稷契
參之迹不存家心國是毗翼翼髙宗進臣以恭獨我偃我
爾無尚同斷斷汪公輔君以忠臣豈不比曰君是從事
往論移羣訕一聲雖與檜異難於自明惟两聖人深照厥成
[024-17b]
始黜終復生寃死榮墳彼此莊其下靡刻蜀笋仍存翁仲
猶黙碑銘新特綱也念徳碑堅有泐銘堅無惑十二月日
   陳同甫王道甫墓誌銘
志復君之讎大義也欲挈諸夏合南北大慮也必行
其所知不以得䘮壯老二其守大節也春秋戰國之材
無是也吾得二人焉永康陳亮平陽王自中亮字同甫童
㓜時周參政葵請為上客朝士白事參政必指令揖
同甫因得交一時豪俊盡其論議隆興再約和天下
[024-18a]
欣然幸復蘇息獨同甫持不可婺州方以解頭薦著中
興五論奏入不報後十年同甫在太學睨埸屋士餘十
萬用文墨少異雄其間非人傑也棄去之更名同復上
書至再天子始欲召見倖臣耻不詣巳執政尤不樂復
不報又十年親至金陵視形勢復上書陛下試一聴臣
用其喜怒哀樂之權鼓動天下上顧内禪决矣終不報
繇是在庭交怒以為恠狂前此郷人為讌㑹末胡椒特
置同甫羮胾中葢村俚敬待異禮也同坐者歸而暴死
[024-18b]
疑食異味有毒巳入大理獄矣民吕興何北四歐吕天
濟且死恨曰陳上舍使殺我縣令王恬實其事臺官諭
監司選酷吏訊問數歲無所得復取入大理衆意必死
少卿鄭汝諧直其寃得免未幾光宗策進士擢第一既
知為同甫則大喜曰朕親覽果不謬授建康軍簽判同
甫雖據髙第憂患困折精澤内耗形體外離未至官病
一夕卒哀哉葬家側龍窟馬鋪山世所謂陳龍川也自
中字道甫岸谷深厚山止時行所歴雖知名勝人或官
[024-19a]
序髙重逆占其無憂當世意直嬉笑視不與為賔主禮
一日赴丞相坐有餽鹿至請賦之韻得方字揺膝朗唱
曰世間此物多謂馬寳匣還宜出上方相慘愠亟入復
出出入數四客皇恐不自得道甫神色不異飲啖自若
以此甚不悦於流俗乾道四年議遣歸正人伏麗正門
争論且言今内空無賢外虛無兵當網羅英俊廣募忠
力為中原率坐斥徽州毎應試皆陳實策無一語類時
文或笑曰此劄子也然竟亦得乙第中書舍人王藺薦
[024-19b]
於上藺上所厚得召對上壯其貌親其言改官為籍田
令又使舉其所知將用矣以諫官蔣繼周疏罷上徐悔
差通判郢州道知光化軍還朝光宗曰夀皇以卿屬朕
姑為郎相伴乎公謝臣巳累夀皇不敢復累陛下固請
知信州復召以王恬疏罷知邵州以謝原明罷知興化
軍以髙文虎罷是其人之於二公非有睚眦激發之憤
膚奏&KR0976螫之苦也相傳以嫉望風而忌爾然二公自料
苟其人志不復君之讎慮不足絜諸夏合南北固不與
[024-20a]
並立矣則進退離合之不相容亦其勢也然黨偏而方
隅亂説勝而白黑混至使旁觀不敢平論後世不能分
别又足悲夫道甫既罷興化而死始道甫樂仙壇山北
之原即其葬焉外戚擅事累世必其危漢者劉向耳宦
官擅事累世必其亡唐者劉蕡耳以窮郷素士任百年
復讎之責余固謂止於二公而巳彼舅犯先軫識畧猶
不到公子勝辛垣衍奚繇知之余固謂春秋戰國之材
無是也雖然上求而用之者也我待求而後用者也不
[024-20b]
我用則聲藏景匿而人不能窺必我用則智運術展而
衆不能間若夫疾呼而後求納説而後用者固常多逆
而少順易忤而難合也二公之自處余則有憾矣同甫
稱信州韓筋栁骨筆研當獨歩自謂不能及又歎今日
人材衆多求如道甫髣髴邈不可得葢亦指文墨少異
者言之猶前意也今同甫書具有芒彩爛然透出紙外
學士争誦惟恐後則既傳而信矣道甫乃獨無有是信
而不傳也鮑叔管仲友也鮑卑而管貴美在叔也王猛
[024-21a]
薛强友也王顯而薛晦過在强也同甫得無以死後餘
力引而齊之使道甫亦傳而信乎是以併誌二公使两
家子弟刻於墓若世出則碑隂敘焉銘曰
哦彼黍離孰知我憂竭命殫力其為宗周嘉定十四年
正月日
   故知樞宻院事資政殿大學士施公墓誌銘淳熙十五年知樞宻院事施公師㸃引疾辭位逃寵畏
盈敷露懇切上疑訝抑首蹙眉請間諭公曰卿輔朕事
[024-21b]
巳有緒奈何欲棄朕還其奏五六公徑出六和塔俟命
上不得巳以為資政殿大學士知泉州固辭州提舉洞
霄宫光宗登禪詔曰卿冲人舊學也何以啟告朕公即
疏言今民貧兵餒將愚而敵詐虜懼有伏宜熟察審處
使初元之政足以竦厲而陛下心術之微又有當自謹
者知隆興府放逋賦十八萬達寃疏壅微細必親半歲
復求去不許紹興三年二月乙未薨於豫章年六十九
口自為表謝略曰念民情難保監天命靡常憂國勢所
[024-22a]
可憂用人材所當用上覧奏悲惻四年十一月戊寅葬
永豐縣富成郷西塘山提舉福建市舶椷來曰先人䝉
國大㤙贈死䘏孤一用舊禮階崇二列諡美正憲葢哀
榮略備矣獨墓道之碑未立非敢慢也有待而然竊惟
淳熙中天下治安天子恭巳羣臣遵職中都官貴重留
久者尤幸甚執政至十餘年公一旦乞身不及顧竟得
請將行徧謁朝士舊故諸客送登舟人人把手笑語盡
歡而别行路聚觀咨歎傾挹雖疏廣受無以尚之夫耽
[024-22b]
位敗髙節懐禄失令名然則縻於進者非公之志而果
於退者公之勇也豈不賢哉公字聖與信州玉山人三
世褒敘安與少保舜則太傅實太師紹興二十七年太
學上舍中第教授復州魏國夫人終䘮王樞宻綸欲以
館職薦公曰父年髙迫近禄人子私願也無考任而躐
華選懼為僥倖之倡敎授臨安府陳丞相康伯遂以館
職薦召對言頃中外人情急於得和無故裂四郡奉敵
是欲和也非欲久也陛下發憤逐宰相諫官主議者示
[024-23a]
以必戰而後和可成然猶未也因陳備敵五事及他便
宜甚衆曰如是則有偹偹堅而和可久矣故終孝宗世
以和為形以備為實敵卒不敢背約䇿自公始授正字
兼聖政檢討挍書郎兼呉益王敎授國史編修官又言
法為天下信事為天下功臣下争欲變法各求立事不
參覈而遽從巳變遄復暫立忽廢此功信所以隳國權
所以去也又言治盗賊當委牧守但責廵尉何以禁暴
事多施行公起疎外論建樸率不擇深淺而切機凑的
[024-23b]
深中利害雖老於臺閣者亦不能及上方嚮用言者不
樂罷主管崇道觀知筠州太師終䘮知池州入奏今日
用人未有毫髪効驟遷輕政視職守如流上美其意曰
卿謙退靖重除祕書丞考功郎官國子司業祕書少監
左諭徳中書舍人兼右庶子既升監俄正知制誥兼左
庶子禮部侍郎進給事中增詹事為二兼焉在後省言
呉淵小人被劾不可雜學士潘景珪無學法吏不可權
侍郎張説子薦贓敗不可收敘宋鈞罷黜不可真俸郭
[024-24a]
倪李安禮他日一轉九官不可宣贊而明州民汪伋獻
稻萬餘助賑䘏户部謂不應賞格朝廷令須歲稔還之
亦極論其非使于金班定典儀以國王子且至退公位
公曰立巳定何退為屢請不改白其相曰南大使不肯
動王子竟徙他班衆相與愕顧歎服公初見上固黙許
任屬及請乞户四等以下積欠謂非卿不聞此至引書
三宅三俊欲先重職事官之選然後次補而上皆有其
人為愈用愈不匱之術則曰公輔器也及對駮不避專
[024-24b]
對有守益嗟異郊祀以備顧問輦繇側升上念公魁傅
使陟降從御道有司曰非故典也遂詔衛士扶掖於是
人知上决意用公十一年除端明殿學士簽書樞宻院
事其九日兼參知政事既而以參政同知樞宻院又知
樞宻院事凡六載與同列開陳上前有不中理未嘗不
反覆執諫終無異言上數勞勉曰異時宰相奏事參署
噤不一語朕圖囬天下日周徧常再三卿盡言若此真
慰朕懐也公益感勵奮發以薄聚斂厚捨施為巳任大
[024-25a]
關出内藏錢激犒而除其窠名為民病者六十萬罷昭
州貢金盡蠲經總制宿負鉅億萬而旱饑有一州放至
六十萬者皆公所建白户部立上供比較法且請不待
歲終行之既畫降公力辨遂追寢至於寛釋威怒保䕶
善良鍳訴材傑舒㧞淹滯上常目公言一聴可至今人
多稱誦而公不自以為徳也于時法度尊明民物豐樂
公喟然曰以寵利居成功古人之深戒也決去不囬有
識壯之内行尤淳備䘮魏國日侍太師夜即墓廬以宿
[024-25b]
䘮太師如魏國任補先其姪政府恩悉推與族人裨窮
乏有倒廪助婚䘮有傾槖待人質而篤處巳約而裕不
善以收譽不衒薦以市恩毎謂諸子進退以義士之
節也枉道干進士之耻也汝苐戒之子栝上舍甲科福
建帥司幹官枱通判福州椷椐通判沅州&KR3401通判撫州
壻劉㑂知南劍州趙汝談西外宗正栝枱椐㑂皆巳卒
孫沆京西提舉兼提刑通判汶監蘄口鎮洙承務郎江
陵縣主簿浚承務郎渷瑞安縣尉洽將仕郎濆登仕郎
[024-26a]
而洙浚亦巳卒曾孫鍳鎡雄峴童小大餘未名而鎡雄
皆將仕郎也余讀公講筵故事審時所急能因時正救
而納之於道東宫故事擇義所明能先事豫防而引之
於善及前後章奏累百數大抵權實兼舉雅俗並伸切
而不偪廣而不緩至於科舉制科之外有安貧樂道經
明行修者欲詔州郡特舉而官之則又未嘗不大公之
志懿公之識而惜其不遂相哉銘曰
廸惟阜陵載競載勤淳熙末年求治愈新不自聖智推
[024-26b]
賢其臣其臣施公左右有民文獻舉之貨財與之泰道
并包勿猜沮之嚴嚴廟謨虛巳以咨令如雷風鼔舞四
馳我無上欺上惟我信律吕必應心手同運祈歸故國
草木華潤世韙其退有考其進公既返正帝亦禪止古
稱明良毋或違止幽堂久寂遺耀未紀君臣之逄以播
來史嘉定十四年二月日
 
 水心集巻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