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83 欒城應詔集-宋- (SBCK)


[011-1a]
欒城應詔集第十一卷
秘閣試論六首
 王者不治夷狄論
儒者必愼其所習習之不正終身病之公羊之書好
爲異&KR0003而無統多作新意以變惑天下之耳目是以
漢之諸儒治公羊者比於他經最爲迂闊至於何休
而其用意又甚於公羊蓋其勢然也經書公及戎盟
于濳公羊猶未有&KR0003也而休以爲王者不治夷狄錄
戎來者不拒去者不追也夫公之及戎盟于濳也時
有是事也時有是事而孔子不書可乎故春秋之書
[011-1b]
其體有二有書以見褒貶者有書以記當時之事僃
史記之體而其中非必有所褒貶予奪者公之及戎
盟于濳是無褒貶予奪者也而休欲必爲之&KR0003是以
其說不得不𡚶也且王者豈有不治夷狄者乎王者
不治夷狄是欲苟安於無事者之&KR0003也古之所以治
夷狄之道世之君子嘗論之矣有用武而征伐之者
高宗文王之事是也有脩文而和親之者漢之文景
之事是也有閉拒而不納之者光武之謝西域絕匈
奴之事是也此三者皆所以與夷狄爲治之大要也
今曰來者必不可拒則是光武之謝西域以息中國
[011-2a]
之民者非乎去者必不可追則是高宗文王凡所以
征其不服而討其不庭者皆非也凡休之&KR0003施之於
&KR0038强盛夷狄暴橫之時則將養宼以遺子孫之憂
施之於中&KR0038新定休息自養之際則爲夷狄之所役
使以自勞弊而不得止凡此二者休之&KR0003無施而可
也蓋愚聞之聖人之於戎狄也吾欲來之則來之雖
有欲去者不可得而去也吾欲去之則去之雖有欲
來者亦不可得而來也要以使吾中&KR0038不失於便而
置夷狄於不便之地故其屈伸進退莫不在我而休
欲其自來而自去也耶此其尤不可者也治休之學
[011-2b]
者曰春秋託始以治天下當隱公之際未暇遠畧故
先書晉滅夏陽不書楚滅榖鄧夫穀鄧之不書是楚
之未通而不吿也如使聖人未欲與夷狄交通則雖
有欲至尚可得而至哉愚故曰春秋之書公及戎盟
于濳是記事之體而無休之說也
  劉愷丁鴻孰賢論
天下之讓三有不若之讓有相援之讓有無故之讓
讓者天下之大功大善也然而至於無故之讓則聖
人深疾而排之以爲此姦人之所以盜名於暗世者
也昔者公族穆子之讓韓起范宣子之讓智伯宣子
[011-3a]
穆子中心誠有以愧於彼二人也是不若之讓也舜
之命禹也讓於臯陶其命益也讓於朱虎熊羆夫臯
陶之不能當禹之任朱虎熊羆之不能辦益之事亦
巳明矣然猶讓焉者此所謂相援之讓也夫使天下
之人皆能讓其所不及則賢材在位而賢不肖不爭
皆能讓以相援則君子以𩔖升而小人不能間此二
者天下之大美也然而至於無故之讓則天下之大
不善也東漢之衰丁鴻鄧彪劉愷此三人者皆當襲
父爵而以讓其弟非是先君之命非有嫡庶之别而
徒讓焉以自高於世俗世之君子從而譏之然此三
[011-3b]
人者之中猶有優劣焉劉鄧讓而不反以遂其非丁
鴻讓而不終聽其友人鮑駿之言而卒就&KR0038此鴻之
所以優於劉鄧也且夫聞天下之有讓而欲竊取其
名以自高其身以邀望天下之大利者劉愷之心也
聞天下之讓而竊慕之而不知其不同以陷於不義
者丁鴻之心也推其心而定其罪則愷在可戮而鴻
爲可恕此眞僞之辨也賢愚可以見矣故范雎曰太
伯伯夷未始有其讓也故太伯稱至德伯夷稱賢人
末世徇其名而昧其致則詭激之行興矣若夫鄧彪
劉愷讓其弟以取義使弟受非服而已受其名不已
[011-4a]
過乎夫君子之立言非以苟顯其理將以啟天下之
方悟者立行非以苟顯其身將以教天下之方動者
言行之所開塞可無愼乎丁鴻之心主乎忠愛何其
終悟而從義也異乎數子之徇名者也嗟夫世之邪
僻之人盜天下之大利自以爲人莫吾察而不知君
子之論有以見之故爲&KR0038者不可以不貴君子之論

  禮義信足以成德論
周衰凡所以教民之具旣廢而戰攻侵伐之役交横
於天下民去其本而爭事於末當時之君子思救其
[011-4b]
弊而求之太迫導之無術故樊遲請學爲稼又欲爲
圃而孔子從而譏之曰小人哉樊須也上好禮則民
莫敢不肅上好義則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則民莫敢
不用情夫如是四方之民襁&KR0018其子而至矣焉用稼
釋之曰禮義與信足以成德又安用稼哉嗟夫仁人
之言其始常若迂闊而不可行然要其終其取利多
而卒以無弊者終莫能易其&KR0003蓋孔子之於衛常欲
正名而子路笑之矣冉子之於魯常欲徹而魯君非
之矣何則衛之亂若非正名之所能安而魯之饑若
非徹之所能救然而欲天下無饑與亂則非此二者
[011-5a]
莫之能濟故夫欲取其利而取之於遠則取利多而
民不知欲圖其事而圗之於深則事有漸而後無弊
今夫樊遲欲爲農圃以富民而孔子答之以禮義信
也天下疑之而愚以爲不然若觀於孟子而求其所
以辨許行之&KR0003則夫農圃之事乃有可以禮義致而
可以信取之道何者許子欲使君臣竝耕饔飱而治
此豈非樊子所願學者哉而孟子答之以堯舜無所
用心於耕稼堯以不得舜爲憂舜以不得禹爲憂堯
得舜舜得禹而禮義流行忠信洋溢則天下之民將
不勸之耕而自爲耕不督之圃而自爲圃而何致於
[011-5b]
身服農圃之勞而憂農圃之憂哉且夫欲勸天下之
農而至於親爲之者亦足以見其無術矣古之聖人
其御天下也禮行而民㳟則役使如意義行而民服
則勞苦而不怨信行而民用情則上下相知而教化
易行三德旣成則民可使蹈白刃而無怨而況農圃
之功哉故夫欲致其功而形之於遠則功可成欲力
其事而爲之於近則百弊起今欲君子小人而皆從
事於農則夫天下之民尚誰使治之哉
  形勢不如德論
三代之時法令寛簡所以隄防禁固其民而尊嚴其
[011-6a]
君者舉皆無有而其所都之地又非有深山大河之
固然而歷歲數百長久而安存者何耶秦之法令可
謂峻矣而其所都又關中天府之固古之所謂百二
者也然而二世而亾者何耶太史公曰權勢法制所
以爲治也地形險阻所以爲固也然而二者猶未足
恃也故曰形勢雖强猶不如德也天下之形勢愚嘗
論之矣讀易至於坎喟然而嘆曰嗟夫聖人之所以
教人者葢詳之矣夫坎之爲言猶曰險也天之所以爲
險者以其不可升而地之所以爲險者以其有山川
丘陵天地之險愚聞之矣而人之險愚未之聞也或
[011-6b]
曰王公設險以守其&KR0038此人之險而高城深池之謂
也曰非也高城深池此無以異於地之險而人之險
法制之謂也天下之人其初蓋均是人也而君至於
爲君之尊而民至於爲民之卑君上日享其樂而臣
下日安其勞而不敢怨者是法制之力也然猶未也
可以禦小害而未可以禦大害也大盜起則城池險
阻不可以固而留衆叛親離則法制不可以執而守
是必有非形之形非勢之勢而後可也故至坎之六
四而曰樽酒簋貳用𦈢納約自牖終無咎夫六四處
剛柔相接之時而乃用一樽二簋土盎瓦𦈢相與拳
[011-7a]
曲俯仰於户牖之下而終獲无咎此豈非聖人知天
下之不可以强服而爲是優柔從容之德以和其剛
强難屈之心而作其愧耻不忍之意故耶嗟夫秦人
&KR0018其强欲以斬刖齊天下之民而以山河爲社稷
之保障不知英雄之士開而闢之𠛬罰不能繩險阻
不能拒故聖人必有以深結天下之心使英雄之士
有所不可&KR0281者則坎之六四是也
 禮以養人爲本論
君子之爲政權其輕重而審其小大不以輕害重不
以小妨大爲天下之大善而小有不合焉者君子不
[011-7b]
顧也立天下之大善而以小有不合而止則是天下
無聖人大善終不可得而建也自周之亾其父子君
臣冠昬喪祭之禮皆以淪廢至於漢興賢君名臣比
比而出皆知禮之足以爲治也然皆拱手相視而莫
敢措非以禮爲不善也以爲不可復也是亦自輕而
已故元成之間劉向上書以爲禮以養人爲本如有
過差是過而養人也𠛬罰之過或至於死傷然有司
請定法令筆則筆削則削是敢於殺人而不敢於養
人也然而爲是者則亦有故律令起於後世而禮出
於聖人敢變後世之𠛬而不敢變先王之禮是亦畏
[011-8a]
聖人太過之弊也記曰禮之所生生於義也故禮雖
先王未之有可以義起也故因人之情而爲之節文
則亦何至於憚之而不敢邪今夫冠禮所以養人之
始而歸之正也昏禮所以養人之親而尊其祖也喪
禮所以養人之孝而爲之節也祭禮所以養人之終
而接之於無窮也賔客之禮所以養人之交而愼其
瀆也鄉禮所以養人之本而教之以孝悌也凡此數
者皆待禮而後可以生今皆廢而不立是以天下之
人皇皇然無所折衷求其所從而不得則不能不出
其私意以自斷其禮私意旣行故天下之弊起奢者
[011-8b]
極其奢以傷其生儉者極其儉以不得其所欲財用
匱而饑寒作饑寒作而盜賊起盜賊起而民之所恃
以爲養者皆失而不可得雖日開倉廩發府庫以贍
百姓民猶未可得而養也故古之聖人不用財不施
惠立禮於天下而匹夫匹婦莫不自得於閭閻之中
而無所匱乏此所謂知本者也
 旣醉備五福論
善夫詩人之爲詩也成王之時天下旣平其君子優
柔和易而無所怨怒天下之民各樂其所年穀時&KR0827
父子兄弟相愛而無暴戾不和之節莫不相與作爲
[011-9a]
酒醴剝烹牛羊以享以祀以相與宴樂而不厭詩人
欲歌其事而以爲未足以見其盛也故又推而上之
至於朝廷之間見其君臣相安而親戚相愛至於祭
祀宗廟旣事而又與其諸父昆弟皆宴於寢旅酬下
至於無算爵君臣釋然而皆醉故爲作旣醉之詩以
歌之而後之傳詩者又深思而極觀之以爲一篇之
中而五福備焉然愚觀於詩書至抑與酒誥之篇觀
其所以悲傷前世之失及其所以深懲切戒於後者
莫不以飲酒無度沈湎&KR0189亂號呶倨肆以敗亂其德
爲首故曰百禍之所由生百福之所由消耗而不享
[011-9b]
者莫急於酒周公之戒康叔曰酒之失婦人是用二
者合幷故五福不降而六極盡至愚請以小民之家
而明之今夫養生之人深自覆護擁閉無戰鬭危亾
之患然而常至於不壽者何耶是酒奪之也力田之
人倉廩富矣俄而至於饑寒者何耶是酒困之也服
食之人乳藥餌石無風雨暴露之苦而常至於不寧
者何耶是酒病之也脩身之人帶鉤蹈矩不敢𡚶行
而常至於失德者可耶是酒亂之也四者旣備則雖
欲考終天命而其道無由也然而曰五福備於旣醉
者何也愚固言之矣百姓相與歡樂於下而後君臣
[011-10a]
乃相與偕醉於上醉而愈恭和而有禮心和氣平無
悖逆暴戾之氣干於其間而壽不可勝計也用財有
節御己有度而富不可勝用也壽命長永而又加之
以富則非安寧而何旣富而夀且身安矣而無所用
其心則非好德而何富壽而安且有德以不朽於後
也則非考終命而何故世之君子苟能觀旣醉之詩
以和平其心而又觀夫抑與酒誥之篇以自戒也則
五福可以坐致而六極可以逺却而孔子之說所以
分而别之者又何足爲君子陳於前哉
 秘試論一首
[011-10b]
  史官助賞罰論
域中有三權曰天曰君曰史官聖人以此三權者制
天下之是非而使之更相助夫惟天之權而後能壽
夭禍福天下之人而使賢者無夭橫窮困之災不賢
者無以享其富貴壽考之福然而季次原憲古所謂
賢人者也伏於窮閻之下布衣饘粥之不給盜跖莊
蹻橫行於天下食人之肝以爲糧而老死於牗下不
見兵革之禍如此則是天之權有時而有所不及也
故君人用其賞罰之權於天道所不及之間以助天
爲治然而賞罰者又豈能盡天下之是非而賞罰之
[011-11a]
於一時猶懼其不能明著暴見於萬世之下故君舉
而屬之於其臣而名之曰史官蓋史官之權與天與
君之權均大抵三者更相助以無遺天下之是非故
荀恱曰每於歲盡舉之尚書以助賞罰夫史官之興
其來尚矣其最著者在周曰佚在魯曰克在齊曰南
氏在晉曰董狐在楚曰𠋣相觀其爲人以度其當時
之所書必有以助賞罰者然而不獲見其筆墨之所
存以不能盡其助治之意獨仲尼因魯之史官左㐀
明而得其載籍以作爲春秋是非二百四十二年雖
其名爲經而其實史之尤大章明者也故齊&KR0074晉文
[011-11b]
有功於王室王賞之以侯伯之爵征伐四&KR0038之權而
春秋又從而屢進之此所以助子賞之當於其功也
吳楚徐越之僭皆得罪於其君者也而春秋又從而
加之以斥絶擯棄不齒之辭此所以助乎罰之當於
其罪也若夫當時賞罰之所不能及則又爲之明言
其狀而使後世嗟嘆痛惜之不巳嗚呼賢人君子之
功烈與夫亂臣賊子罪惡之狀於此皆可以無憂其
無聞焉是故古者聖人重史官當漢之時號曰太史
令而其權在丞相之上郡&KR0038計吏上計於太史而後
以其副上于丞相御史夫惟知其權之可以助賞罰
[011-12a]
也故從而尊顯之然則後之史官其可以忽哉
省試論一首
 𠛬賞忠厚之至論
古之君子立于天下非有求勝於斯民也爲𠛬以待
天下之罪戾而唯/恐民之入於其中以不能自出也
爲賞以待天下之賢才而唯恐天下之無賢而其賞
之無以加之也蓋以君子先天下而後有不得已焉
夫不得巳者非吾君子之所志也民自爲而召之也
故罪疑者從輕功疑者從重皆順天下之所欲從且
夫以君臨民其强弱之勢上下之分非待夫與之爭
[011-12b]
尋常之是非而後能勝之矣故寧委之於利使之取
其優而吾無求勝焉夫惟天下之罪惡暴著而不可
掩别白而不可&KR0281不得已而用其𠛬朝廷之無功鄉
黨之無義不得巳而愛其賞如此然後知吾之用𠛬
而非吾之好殺人也知吾之不賞而非吾之不欲富
貴人也使夫其罪可以推而納之於𠛬其迹可以引
而置之於無罪其功與之而至於可賞排之而至於
不可賞若是二者而不以與民則天下將有以議我
矣使天下而皆知其可𠛬與不可賞也則吾猶可以
&KR0281使天下而知其可以無𠛬可以有賞之&KR0003則將
[011-13a]
以我爲忍人而愛夫爵祿也聖人不然以爲天下之
人不幸而有罪可以𠛬可以無𠛬𠛬之而傷於仁幸
而有功可以賞可以無賞無賞而害於信與其不屈
吾法孰若使民全其肌膚保其首領而無憾於其上
與其名器之不僭孰若使民樂得爲善之利而無望
望不足之意嗚呼知其有可以與之之道而不與是
亦志於殘民而巳矣且彼君子之與之也豈徒曰與
之而已也與之而遂因以勸之焉耳故捨有罪而從
無罪者是以耻勸之也去輕賞而就重賞者是以義
勸之也蓋欲其思而得之也故夫堯舜三代之盛捨
[011-13b]
此而忠厚之化亦無以見於民矣
欒城應詔集第十一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