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4d0083 欒城應詔集-宋- (SBCK)


[005-1a]
欒城應詔集第五卷
 進論五首
  燕趙論
昔者三代之法使天下立學校而教民行鄕射飲酒
之禮於歲之終田事旣畢而會其鄕黨之𦒿老設其
籩豆酒食之薦而天子之大夫親爲之行禮葢以爲
田野之民裸裎其股肱而勞苦其䈥力長幼襍作以
趨一時之利習於鄙野之俗而不知孝悌之節頑冐
無恥不可吿語而易與爲亂是以因其休息而教之
以禮使之有所不忘於其心故三代之民離耕田荷
[005-1b]
任之賤其所有爲者甚鄙而其中必有所守其心甚
朴而亦不至於無知以犯非義何者其上之人不以
爲鄙而不足敎而其民亦喜於爲善也至於後世之
衰天下之民愚者不知君臣父子之美而天下之風
俗日已敗亂今夫輕揚而剽悍好利而多變者吳楚
之俗也勁勇而沈靖椎鈍而少文者燕趙之俗也以
輕揚剽悍之人而有好利多變之心無三代王者之
化宐其起而爲亂矣&KR0002夫北方燕趙之國其勁勇沈
靖者可以義動而其椎魯少文者可以信結也然而
燕趙之間其民常至於自&KR0018其勇以爲盜賊無以異
[005-2a]
於吳楚者何也其勁勇近於好亂而其椎鈍近於無
知上失其道而燕趙之良民不復見於當世而其&KR0842
戾之夫每每亂天子之治仲尼曰君子好勇而無義
則爲亂小人好勇而無義則爲盜故古之聖人止亂
以義止盜以義使天下之人皆知父子君臣之義而
誰與爲亂哉昔者唐室之衰燕趙之人八十年之間
百戰以奉賊臣竭力致死不顧敗亾以抗天子之兵
而以爲忠臣義士之所當然當此之時燕趙之士唯
無義也故舉其忠誠專一之心而用之天下之至逆
以拒天下之至順而不知其非也孟子曰無常產而
[005-2b]
有常心者唯士爲能&KR0002夫民無常產因無常心茍無
常心放僻邪侈無不爲巳故夫燕趙之地常苦夫士
大夫之寡也
  蜀論
匹夫匹婦天下之所易也武夫任俠天下之所畏也
天下之人知夫至剛之不可屈而不知夫至柔之不
可犯也是以天下之亂常至於漸深而莫之能止蓋
其所畏者愈驕而不可制而其所易者不得志而思
以爲亂也秦晉之勇蜀漢之怯怯者重犯禁而勇者
輕爲姦天下之所知也當戰&KR0038之時秦晉之兵彎&KR0211
[005-3a]
而帶劒馳騁上下咄嗟叱吒蜀漢之士所不能當也
然而天下旣安秦晉之間豪民殺人以報讐椎埋發
冢以快其意而終不敢爲大變也蜀人畏吏奉法俯
首聽命而其匹夫小人意有所不適輒起而從亂此
其故何也觀其平居無事盜入其室懼傷而不敢校
此非有好亂難制之氣也然其弊常至於大亂而不
可救則亦優柔不決之俗有以啟之耳今夫秦晉之
民倜儻而無所顧&KR0018力而傲其吏吏有不善而不能
以有容也叫號紛呶奔走吿訴以爭豪𨤲曲&KR0033之際
而其甚者至有懷刃以賊其長吏以極其忿怒之節
[005-3b]
如是而巳矣故夫秦晉之俗有一朝不測之怒而無
終身慼慼不報之怨也&KR0002夫蜀人辱之而不能競犯
之而不能報循循而無言忍詬而不驟發也至於其
心有所不可復忍然後聚而爲羣盜散而爲大亂以
發其憤憾不&KR0165之氣雖有秦晉之勇而其爲亂也志
近而禍淺蜀人之怯而其爲變也怨深而禍大此其
勇怯之勢必至於此而無足怪也是以天下之民惟
無怨於其心怨而得償以快其怒則其爲毒也猶可
以少&KR0281惟其鬱鬱而無所&KR0165則其爲志也遠而其毒
深故必有大亂以發其怒而後息古者君子之治天
[005-4a]
下彊者有所不憚而弱者有所不侮蓋爲是也書曰
無虐惸獨而畏高明詩曰不侮鰥寡不畏彊禦此言
天下之匹夫匹婦其力不足以與敵而其智不足以
與辯勝之不足以爲武而徒使之怨以爲亂故也嗟
夫安得斯人者而與之論天下哉
  北狄論
北狄之人其性譬如禽獸便於射獵而習於馳騁生
於斥鹵之地長於霜雪之野飲水食肉風雨飢渇之
所不能困上下山坂䈥力百倍輕死而樂戰故常以
勇勝中&KR0038然至於其所以擁護親戚休養生息畜牛
[005-4b]
馬長子孫安居佚樂而欲保其首領者蓋無以異於
華人也而中&KR0038之士常憚其勇畏避而不敢犯氊裘
之民亦以此恐愒中國而奪之利此當今之所謂大
患也昔者漢武之世匈奴絶和親攻當路塞天下震
恐其後二十年之間漢兵深入不憚死亾捐命絕幕
之北以決勝&KR0018而匈奴孕重墮壞人畜疲弊不敢言
戰何者勇士壯馬非中&KR0038之所無有而窮追遠逐雖
匈奴之衆亦終有所不安也故夫敵&KR0038之盛非隣國
之所深憂也要在養兵休士而集其勇氣使之不懾
而巳方今天下之勢中國之民優游緩帶不識兵革
[005-5a]
之勞驕奢怠墯勇氣消耗而戎狄之賂又以百萬爲
計轉輸天下甘言厚禮以滿其不足之意使天下之
士耳熟所聞目習所見以爲生民之命&KR0009於其手故
俯首柔服莫敢抗拒凡中&KR0038勇健豪壯之氣索然無
復存者矣夫戰勝之民勇氣百倍敗兵之卒没世不
復蓋所以戰者氣也所以不戰者氣之畜也戰而後
守者氣之餘也古之不戰者養其氣而不傷今之士
不戰而氣巳盡矣此天下之所大憂者也昔者六國
之際秦人出兵於山東小戰則殺將大戰則割地兵
之所至天下震慄然諸侯猶帥其罷散之兵合從以
[005-5b]
擊秦砥礪戰士激發其氣長平之敗趙卒死者四十
萬人廉頗收合餘燼北摧栗腹西抗秦兵振刷磨淬
不自屈服故其民觀其上之所爲日進而不挫皆自
奮怒以爭死敵其後秦人圍趙邯鄲梁王使將軍新
&KR0283如趙欲遂帝秦而魯仲連慷&KR0099發憤深以爲不
可葢夫天下之士所爲奮不顧身以抗彊虎狼之秦
者爲非其君也而使諸侯從而帝之天下尚誰能出
身以拒其君哉故魯仲連非徒惜夫帝秦之虛名而
惜夫天下之勢有所不可也今尊奉夷狄無知之人
交歡納幣以爲兄弟之國奉之如驕子不敢一觸其
[005-6a]
意此適足以壞天下義士之氣而畏夷狄豪橫之勢
耳今誠養威而自重卓然特立不聽夷狄之妄求以
爲民望而全吾中國之&KR0148如此數十年之間天下摧
折之志復壯而北 之勇非吾之所當畏也
  西戎論
戎狄之俗畏服大種而輕中&KR0038戎强則臣狄狄强則
臣戎戎狄皆弱而後中國可得而臣戎狄皆强而後
侵略之患不至於中&KR0038蓋一强而一弱中&KR0038之患也
彼其弱者不敢獨戰是以爭附强國之餘威以趨利
於中國而後無所懼强者幷將弱國之兵蕩然南下
[005-6b]
而無復反顧之憂然後乃敢專力於中&KR0038而不去此
二者以勢相從而不可間是以中國之士常不得&KR0281
甲而息也昔者冒頓老上之盛惟西戎之無强國也
故匈奴之人得以盡力而苦吾中國使西戎有武力
戰勝之君則中國之禍將有所分而不專何者彼畏
西戎之乘其後也故北狄强則中&KR0038不得不厚西戎
之君而西戎之君亦將自託於中國然而西戎非有
强力自&KR0018之國則其勢亦將折而入於匈奴惟其國
大而好勇其君之意欲區區自立於一隅而不畏北
狄之衆而後中國可得而用也然天下之人皆以爲
[005-7a]
北方有强悍不屈之匈奴而又重之以西戎之大國
則中國將不勝其困此何其不思之甚也夫戎狄之
人惟其愚陋而多怨是故可與共憂也惟其强狠而
好勝是故可以激而壯也使之自相攻擊而不能相
下則其勢必走於中&KR0038中國因而收之而其不服者
乃可圖也然天下之議又將以爲戎狄之俗不喜自
相攻鬭而喜擊中國之衆此其勢固不可得而合也
蓋亦以爲不然夫四夷之所以喜攻中國者爲夫吾
兵之不能苦戰而金玉錦繡之所交會也今使吾兵
精而食足據險阻明烽燧吏士練習而不敢懈彼雖
[005-7b]
&KR0016無所施設則其利不在於攻中國堅坐而相守
不出十年彼外無所掠虜將不忍而熱中將反而求
以相詬以爲起兵之名彼兵交於匈奴而怨結於中
國則何以自固故中國舉而收之必將得其歡心然
天下之心常畏其强而莫或収之而使爲北狄之用
此何其不識戎狄之情也
  西南夷論
古者九夷八蠻無大君長紛紛籍籍不相統制惟北
狄之種常爲大&KR0038以抗中夏然蠻夷之俗種姓分别
千人爲部百家爲黨見利則聚輕合易散族𩔖不一
[005-8a]
其心終莫相愛故其兵利於疾戰而不利於遲久北
狄之人緜地千里控&KR0076百萬侯王君長通爲一家人
畜富庶蔓延山谷之間其心常有所愛重而不忍去
故其兵利於遲久而不利於疾戰此二者其大小之
勢各有所便宜乎中國之所以待之者各有道也今
夫北狄之人伏於隂山之下養兵休士久居而不戰
此其志豈嘗須臾忘中國也然其心以爲戰而勝人
猶不&KR0002不戰而屈人之兵戰而不勝民之死者未可
知也故常大言虛喝而不進以謀弊中國蓋其所愛
者愈大故其謀之愈深而發之愈緩以求其不失也
[005-8b]
&KR0002夫西戎南蠻西南夷之民悉其衆庶尚不能當狄
人之半而其酋豪每每爲亂不能自禁此誠無愛於
其心而僥倖於一戰以用其烏合之衆而巳故夫蠻
夷之人擾邊求利其中非有大志者其𩔗皆可以謀
來也愚嘗觀於西南徼外以臨蠻夷之衆求其所以
爲變之始而遂至於攻城郭殺人民縱橫放肆而不
可救者其積之莫不有漸也夫蠻夷之民寧絕而不
之通今邊鄙之上利其貨財而納之於市使邊民凌
侮欺謾而奪其利長吏又以爲擾民而不之禁窮恚
無聊莫可吿訴故其勢必至於&KR0281讎結盟攻剽蹂踐
[005-9a]
殘之於鋒鏑之間而後其志得伸也嗟夫爲吏如此
亦見其不知本矣通關市戢吏民待之如中&KR0038之人
彼尚誰所激怒而爲此哉然事不患乎不知而患乎
人之不能用昔班超處西域數十年西破龜茲北伏
匈奴及將東歸或以爲必有竒謀乃就問其計然其
言止曰察見淵中魚不祥屯戍之士皆非忠臣孝子
不可盡繩以法當是時莫不皆笑以爲不足用然及
西域之亂終亦以此故夫謀非必竒而後可用而在
乎當否而巳古者四夷皆置校尉而益州有蠻夷&KR0016
都尉以治其事使其强者不能內㑴而弱者不爲中
[005-9b]
國之所侮蓋爲是也
欒城應詔集第五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