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3j0051 賓退錄-宋-趙與旹 (WYG)


[009-1a]
欽定四庫全書
 賔退録卷九      宋 趙與峕 撰
詩誕彌厥月誕大也朱文公則以為發語之辭世俗誤
 以誕訓生遂有降誕慶誕之語前輩辨者多矣書曰
 誕膺天命誕亦大也范𣋌贊光武乃有光武誕命之
 語尤不可曉殤帝紀云誕育百餘日亦誤
㓂恂自潁川太守徙汝南又入為執金吾會潁川盜起
 光武將親征隗囂欲復使出守潁川從駕至郡盜賊
[009-1b]
 悉降遂已百姓遮道曰願從陛下復借㓂君一年是
 時恂去郡已乆百姓以其為王朝之卿故謂之借今
 人作太守在任垂滿者書啓多用借㓂事似不類也
夷堅戊志載裴老智數謂紹興十年七月臨安大火延
 燒城内外室屋數萬區裴方寓居有質庫及金珠肆
 在通衢皆不顧遽命紀綱僕分徃江下及徐村而身
 出北關遇竹木塼瓦蘆葦椽桷之屬無論多寡大小
 盡平價買之明日有㫖竹木材料免征税抽解城
[009-2a]
 中人作屋者皆取之裴獲利數倍過於所焚後閲張
 芸叟所著浮休閲目集書焦隱事云一日京師火隱
 晨出之木場凡木皆以姓字題識後至者率詣隱市
 材始知夷堅指為裴老者誤矣雖曰富家智畧徃徃
 相似然不應如是之同也
娶妻當得隂麗華唐與政仲友/謂觀此語知郭后之必
 廢然予觀劉植傳載劉揚起兵附王郎衆十餘萬光
 武遣植説揚揚迺降光武因留真定納郭后后即揚
[009-2b]
 之甥也故以此結之則是郭后之納己非光武之情
 矣何待隂麗華之語而後占其廢乎范煜不以此書
 之后紀故前輩議論未嘗及之
余嘗最城隍爵號後閲國朝會要考西北諸郡東京
 號靈護廟初封廣祐公後進佑聖王大内别有城隍
 初封昭貺侯後進爵為公拱州昭靈廟惠烈夫人葢
 俗傳為宋襄公之媦開德府顯應廟感聖侯解州靈
 佑廟鎮寶侯濬州黎陽縣顯固廟靈護伯它皆無聞
[009-3a]
 葢東南城隍之盛多起於近世此數者亦徽廟朝錫
 命耳
馬援平交阯賊封新息侯擊牛釃酒勞饗軍士因從容
 及從弟少㳺之語吏士皆伏稱萬歲又馮魴赦郟賊
 延褎等亦皆稱萬歲是東都之臣不以稱萬歲為嫌
 獨竇憲出屯北威與車駕會長安尚書以下欲伏稱
 萬歲韓稜正色曰禮無人臣稱萬歲之制議者皆慙
 而止若稜者可謂不為俗所移矣然萬歲之稱三代
[009-3b]
 盛時所無有葢自藺相如奉璧入秦田單為約降燕
 馮煖焚孟嘗君債劵昉見於簡牘至漢為盛稜之所
 謂禮豈古之所謂禮邪吳虎臣引虎拜稽首天子萬
 年謂萬歲發於此然此特詠歌之辭耳非可與後世
 呼萬歲者同語也
世俗笓字當作枇與枇杷之枇字同而音異後漢濟北
 孝王次喪父至孝梁太后下詔増封有曰頭不枇沐
 魏志徐季龍取十三種物使管輅占之輅先説雞子
[009-4a]
 後道蠶蛹遂一一名之唯以梳為枇耳陸雲與兄機
 書案行視曹公器物其中亦有枇字類篇枇凡四音
 其一毗志切櫛屬集韻同又按説文櫛梳比之緫名
 也漢文帝遺匈奴單于比疎一或作比余一顔師古
 注曰辮髮之飾也比音頻寐反則知枇字亦通作比
 惟笓字無所經據博雅篝筌謂之笓葢捕取魚鰕之
 具邊迷頻脂二切與此不同雖集韻枇亦作笓類篇
 笓又毗至切櫛屬然二書晩出當從古詩曰其比如
[009-4b]
 櫛又知三代之前未有枇之名但通謂之櫛而已有
 相迫比之義矣
范煜後漢書楊震傳載安帝時河間男子趙騰上書指
 陳得失帝怒收考詔獄詰以罔上不道震上疏救之
 帝不省騰竟伏尸都市張皓傳又載順帝時清河趙
 騰上言災變譏刺朝政收騰繫考皓上疏諫帝悟減
 死一等安順兩朝時世相接河間清河二國壤地相
 鄰不應皆有一趙騰上書皆指言時政皆為人主所
[009-5a]
 怒又皆為大臣救解雖其末一生一死然亦不應如
 是之同疑只一事而煜誤以為二耳
漢武帝徵枚乗乗道死詔問乗子無能為文者後乃得
 其孽子臯臯字少孺乗在梁時取臯母為小妻又孔
 光傳淳于長坐大逆誅長小妻迺始等六人佞幸傳
 張彭祖為小妻所毒薨外戚許后傳后姊孊寡居與
 淳于長私通因為之小妻後漢趙惠王乾居父喪私
 聘小妻削中丘縣注云小妻妾也又竇融女弟為大
[009-5b]
 司空王邑小妻陳王鈞取掖庭出女李嬈為小妻樂
 成靖王黨取故中山簡王傳婢李羽生為小妻梁節
 王暢上疏辭謝有曰臣暢小妻三十七人其無子者
 願還本家陳球與劉郃輩謀誅宦者因小妻之父程
 璜而事泄東觀記又載彭城靖王子男丁前物故恭
 子酺侮丁小妻見恭傳注周益公行歸正人蕭中一
 次妻耶律氏制謂次妻二字别無經據乞改稱小妻
 劄子中注云出漢書指此董卓傳又有少妻之稱疑
[009-6a]
 即小妻也裴松之注三國志孫皓傳引江表傳載張
 俶事亦曰取小妻三十餘人又駱統傳統母改適為
 華歆小妻晉宋挺本劉陶門人陶亡後娶陶愛妾為
 小妻隋王世充祖支頽䅶死其妻少寡儀同王粲納
 之以為小妻則不獨見於漢史云
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非惡飽而欲飢惡安而欲危
 也但不可求耳君子之求也惟當求道求在我者而
 已外此而有所求皆非也所謂求之有道得之有命
[009-6b]
 者亦謂盡其在我而非志於得也他如求為可知夫
 子之求之也之類皆此意
鄉為身死而不受今為宫室之美為之鄉為身死而不
 受今為妻妾之奉為之此二者固志士之所羞也若
 為所識窮乏者得我而為之似亦可矣而均之為失
 其本心何邪此猶易解猶曰孔子罪乞醯之意耳經
 德不回非以干禄也言語必信非以正行也干禄固
 非美事若正行則何不可者今為學而不事正行果
[009-7a]
 何所事邪惟能識此意而後可與言學矣
康節先生左袵吟云自古禦戎無上䇿唯憑仁義是中
 原王師問罪固能道天子蒙塵爭忍言二晉亂亡成
 茂草三君屈辱落陳編公閭延廣何人也始信興邦
 亦一言蓋豫䜟靖康之禍也篇末雖託二晉以為詞
 然因王師問罪而致㓂惟燕山之役為然二晉所無
 也深切著明如此而讀者多不察余聞之友人曾幼
 輿宏譽/而始悟因記康節觀有唐吟有云憑髙始見
[009-7b]
 山河壯入夏方知日月長三百年間能混一事雖成
 徃道彌光亦寓微意又觀盛化吟有云生來只慣見
 豐稔老去未嘗經亂離其子謂亂離之語太過康節
 歎曰吾老且死矣汝輩行且知之
唐人稱縣令曰明府而漢人謂之明廷見范曄書張儉
 傳明府以稱太守山隂老叟稱劉寵劉翊稱种拂髙
 獲稱鮑昱皆然
楊文公談𫟍謂元稹作春深題二十篇並用家花車斜
[009-8a]
 四字為韻白居易劉禹錫和之亦同此韻次韻起於
 此髙承著事物紀原取其説余按梁書王規傳普通
 六年髙祖於文德殿餞廣州刺史元景隆詔羣臣賦
 詩同用五十韻則唐以前固有之矣
余前辨劉信羮頡之封後閲能改齋漫録引王觀國學
 林新編謂是潁川地名不羮者彼自不羮此自羮頡
 地名之同一字者多矣豈可比而一之審如王説則
 頡字何從而來邪
[009-8b]
俚俗謂娶妻為索妻亦有所本三國志吕布傳云袁術
 欲結布為援乃為子索布女關羽傳云孫權遣使為
 子索羽女又隋書太子勇傳載獨孤后曰為伊索得
 元家女
張清源淏/雲谷雜紀辨歐陽集古録目為後漢人亦有
 複名者然僅載蘇不韋孔長彦兄弟劉騊駼丘季智
 張孝仲范特祖召公子許偉康司馬子威十人而已
 考之范煜書葢不止此如延岑護軍鄧仲況見蘇竟
[009-9a]
 傳鄭𤣥師事京兆第五元先又從東郡張恭祖𤣥之
 子名益恩亘榮族人亘元卿陳忠薦士其一曰成翊
 世翊世字季明見杜根傳後陳敬王曾孫寵傳注引
 謝承書袁術使將張闓陽殺陳相駱俊梁冀之弟名
 不疑越嶲太守李文德素善延篤黨錮傳序有渤海
 公族進階注云公族姓也名進階李膺欲按宛陵大
 姓羊元羣孔融傳有太傅馬日磾皇甫嵩子名堅夀
 酷吏李章傳有安丘大姓夏長思宦者曹節弟名破
[009-9b]
 石王逸子名延夀字文考方術傳謝夷吾字堯卿之
 類清源皆未及也他尚有之猶恨不能盡記
李延夀南北史成惟隋書别行餘七史㡬廢大抵紀載
 無法詳畧失中故冝行而不逺且史傳紀事出於一
 人之手而自為同異者亦有之矣未有卷帙聯屬首
 尾衡決而不能自覺者也姚思廉梁書列傳第三十
 卷江革傳謂何敬容掌選序用多非其人革性彊直
 常有褒貶而第三十一卷何敬容傳乃謂敬容銓序
[009-10a]
 明審號為稱職夫史者所以傳信萬世今若此其將
 何所從乎其餘可笑者甚多未暇盡著
白樂天長恨歌書太真本末詳矣殊不為魯諱然太真
 本夀王妃顧云楊家冇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何邪葢宴昵之私猶可以書而大惡不容不隱陳鴻
 傳則畧言之矣
唐新書承天皇帝倓傳以興信公主季女張為恭順皇
 后㝠配焉汪玊山辨證謂㝠配前已有而新書不書
[009-10b]
 嘗考汪外孫鄭子敬寅/注引唐會要懿德太子重潤
 中宗即位追贈國子監丞聘裴粹亡女為㝠婚合葬
 雖然不始於唐也三國志載邴原女早亡時曹操愛
 子倉舒亦没操欲求合葬原曰合葬非禮也原之所
 以自容於明公公之所以待原者以能守訓典而不
 易也若聽明公之命則是凡庸也明公焉以為哉操
 乃止然竟聘甄氏亡女與合葬又太和六年魏明帝
 愛女淑薨追封謚淑為平原懿公主為之立廟取文
[009-11a]
 昭甄后亡從孫黄與合葬追封黄列侯以夫人郭氏
 從弟德為之後承甄氏姓封德為平原侯襲公主爵
 則漢魏問已行之矣
讀諸葛孔明出師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忠讀李令
 伯陳情表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孝讀韓退之祭十
 二郎文而不墮淚者其人必不友青城山隱士安子
 順世通/
謂有疾曰不快陳夀作華佗傳已然
[009-11b]
葛常之韻語陽秋云晉書阮咸傳云咸善琵琶今有圓
 槽而十三柱者世號阮亦謂阮咸相傳謂阮咸所作
 故以為名而咸傳乃不及此山谷聽宋宗儒摘阮歌
 云手揮琵琶送飛鴻促絃聒醉驚客起圓璧庚庚有
 横理閉門三月傳國工身今親見阮仲容則亦以為
 仲容所作豈咸用琵琶餘製而作阮邪據此則是常
 之不知阮咸所出余按國史纂異云元行冲賔客為
 太常少卿時有人於古墓中得銅物似琵琶而身正
[009-12a]
 圓莫有識者元視之曰此阮咸所造樂具乃令匠人
 改以木為聲清雅今呼為阮咸者是也盧氏雜説云
 晉書稱阮咸善彈琵琶後有發咸墓者得琵琶以瓦
 為之時人不識以為於咸墓中所得因名阮咸陳晉
 之𤾉/樂書云阮咸五絃本秦琵琶而頸長過之列十
 二柱焉唐武后時蒯明於古冢得銅琵琶晉阮咸所
 造也元亨中命工以木為之聲甚清徹頗類竹林七
 賢圖所造舊器因以阮咸名之亦以其善彈故也聖
[009-12b]
 朝太宗於舊制四絃上加一絃三説葢大同而小
 異今世所行皆四絃十三柱者與旹竊聞今禁中女
 樂别有所謂阮其制視民間者絶不同且甚大須坐
 而奏之鄉人郭子雲應龍/守南安時大庾令之婦乃
 出宫人能為此郭葢親見之唐書樂志云五絃如琵
 琶而小北國所出樂工裴神符初以手彈太宗悦甚
 後人習為搊琵琶則是唐已有五絃矣不知𤾉因唐
 之太宗而誤為本朝邪抑别有考按邪
[009-13a]
夷堅支乙載紫姑詠手詩笑折櫻桃力不禁時攀楊柳
 弄春隂管絃曲裏傳聲慢星月樓前斂拜深繡幕偷
 回雙舞袖緑牎閒整小眉心秋來㡬度挑羅襪為憶
 相思放却針唐韓致光香奩集亦有詠手一詩暖白
 膚紅玊筍芽調琴抽線露尖斜背人細撚垂臙鬢向
 鏡輕勻襯眼霞悵望昔逢褰繡幔依稀曾見托金車
 後園笑向同行道摘得蘼蕪又一杈其體正同葢皆
 言手之用爾韓詩獨首句不然
[009-13b]
侯嬴為夷門監者按大梁城十二門東曰夷門則夷門
 者大梁之一門耳後人遂直指汴京為夷門非也容
 齋續筆辨臺城少城類此
古者道路男子由右婦人由左車從中央今遂寧府譙
 門之外有橋曰儀橋不知何時所剏上加欄楯道分
 為三尚彷彿古人之意謂之儀者猶儀門也
周文忠序文𫟍英華首云太宗皇帝丁時太平以文
 化成天下既得諸國圖籍聚名士於朝詔修三大書
[009-14a]
 曰太平御覽曰册府元龜曰文𫟍英華洪文敏序夷
 堅三志癸亦云太平興國中詔侍從館閣集著策府
 元龜文𫟍英華御覽廣記等四書予按冊府元龜乃
 景德二年編類至大中祥符六年書成皆真宗朝
 二公之言偶失之
俗間謂籠燭為照道此二字出儀禮注
冬至賀禮古無有也其殆始於漢乎漢雜事曰冬至陽
 生君道長故賀沈約宋書曰魏晉冬至日受萬國及
[009-14b]
 百寮稱賀因小㑹其儀亞於歲朝北齊書庫狄伏連
 冬至之日親表稱賀其妻減馬豆設豆餅伏連大怒
 葢歴代行之至今不廢按月令仲冬之月日短至隂
 陽爭諸生蕩君子齋戒處必掩身身欲寧去聲色禁
 嗜欲安形性事欲静以待隂陽之所定易曰先王以
 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后不省方五經通義云冬至寢
 兵鼓商旅不行君不聽政事曰冬至陽氣萌隂陽交
 精始成萬物氣微在下不可動泄王者承天理故率
[009-15a]
 天下静而不擾也白虎通云冬至前後君子安身静
 體百官絶事不聽政擇吉辰而後省事今僕僕交相
 賀則所謂安身静體静而不擾以待隂陽之定者果
 何在哉又按月令仲夏之月日長至仲冬之月日短
 至今世反稱冬至為長至尤非是曹子建冬至獻襪
 頌表云伏見舊儀國家冬至獻履貢襪所以迎福踐
 長崔浩女儀云近古婦人常以冬至上履襪於舅姑
 踐長至之義也隋杜臺卿玊燭寶典云冬至日極南
[009-15b]
 景極長隂陽日月萬物之始律當黄鍾其管最長故
 有履長之賀葢周禮冬至日在牽牛景長一丈三尺
 日短而景長也黄鍾之律九寸於十二律為最長月
 令所謂短至謂日之短曹崔杜謂踐長履長者景之
 長琯之長也雖所指不同然當以月令為正
諫議大夫稱大諫始於近世然於古有之齊威公使鮑
 叔牙為大諫見管子第二十篇
韓子蒼云韋蘇州少時以三衛郎事𤣥宗豪縱不覊𤣥
[009-16a]
 宗崩始折節務讀書然余觀其人為性髙潔鮮食寡
 欲所居掃地焚香而坐與豪縱者不類其詩清深妙
 麗雖唐詩人之盛亦少其比又豈似晩節學為者豈
 蘇州自序之過歟然天寶間不聞蘇州詩則其詩晩
 乃工為無足怪葉石林南宫詩話云蘇州詩律深妙
 白樂天輩固皆尊稱之而行事畧不見唐史為可恨
 以其詩語觀之其人物亦當髙勝不凡劉禹錫集中
 有太和六年舉自代一狀然應物温泉行云北風慘
[009-16b]
 慘投温泉忽憶先皇廵幸年身騎厩馬引天仗直至
 華清列御前則嘗逮事天寶間也不應猶及太和時
 葢别是一人或集之誤苕溪漁隱云蘇州集有燕李
 録事詩云與君十五侍皇闈曉拂爐烟上玊墀又温
 泉行云出身天寶今幾年頑鈍如鎚命如紙余以編
 年通載考之天寶元年至太和六年計九十一年應
 物於天寶間已年十五及有出身之語不應能至太
 和間也蔡寛夫云南宫詩話世誤傳蔡/寛夫作漁隱故云劉禹錫所舉
[009-17a]
 别是一人可以無疑矣容齋隨筆云韋蘇州集中有
 逢楊開府詩云少事武皇帝無賴恃恩私身作里中
 横家藏亡命兒朝持摴蒱局暮竊東鄰&KR0078司𨽻不敢
 捕立在白玊墀驪山風雪夜長楊羽獵時一字都不
 識飲酒肆頑癡武皇升仙去憔悴被人欺讀書事已
 晩把筆學題詩兩府始收跡南宫謬見推非才果不
 容出守撫惸嫠忽逢楊開府論舊涕俱垂味此詩葢
 應物自叙其少年事也其不羈乃如此李肇國史補
[009-17b]
 云應物為性髙潔鮮食寡欲所居焚香掃地而坐其
 為詩馳驟建安已還各得風韻葢記其折節後來也
 應物為三衛正天寶間所為如是而吏不敢捕又以
 見時政矣與峕謂應物行事散軼唐史失不立傳故
 諸家之説未能㑹于一近世沈明逺作喆/始櫽括應
 物集及它書為傳甚詳然論斷中亦以劉賔客所舉
 為疑今筆於此韋應物京兆長安縣人也見崔都水/及休日還
 長安胄貴里及歲日/寄弟并荅崔甥詩其家世自宇文周時孝寛以功
[009-18a]
 名為將相而其兄夐髙尚不仕號為逍遥公夐之孫
 待價仕隋為左僕射封扶陽公待價生令儀為唐司
 門郎中令儀生鑾鑾生應物見林寶/姓纂少逰太學見贈/舊識
 詩/當開元天寶間宿衛仗内親近帷幄行幸畢從見/宴
 李録事并鄭户曹及逢楊開府温泉行等詩按通典/左右宿衛侍從皆以髙䕃子弟年少美風姿者補之
 為貴胄起/家之髙選頗任俠負氣洎漁陽兵亂後流落失職乃
 更折節讀書屏去武功之上方見逢楊開府及/經武功舊隠詩復返
 灃上園廬蕪没貧無以自業見歸灃/上詩客逰江淮間所
[009-18b]
 與交結皆一時名士見會梁川故人及李/栖梧㑹大梁亭等詩因從事河
 陽去為京兆功曹攝髙陵令見寄弟及/别子西詩永泰中遷洛
 陽丞兩軍騎士倚中貴人勢驕横為民害應物疾之
 痛繩以法被訟弗為屈見示從/子班詩棄官養疾同德精舎
 見同德/精舍詩起為鄠令大厯十四年除櫟陽令復以疾謝
 去歸寓西郊見歸西/郊詩擇勝隱於善福祠從諸生學問
 澹如也見西齋示/諸生詩建中二年拜尚書比部外郎明年
 出為滁州刺史見别善/福祠詩滁山川清逺山中多隠君子
[009-19a]
 應物風流豈弟與其人覽觀賦詩郡以無事人安樂
 之見全椒道士及/釋良史等詩四年十月德宗幸奉天應物自郡
 遣使間道奔問行在所明年興元甲子使還詔嘉其
 忠見寄/弟詩終更貧不能歸留居郡之南嵒見歲日寄/端武詩
 擢江州刺史見登郡/樓詩居二歲召至京師貞元二年由
 左司郎中補外得蘇州刺史見荅李/士㢲詩在郡延禮其秀
 民撫其&KR1137嫠甚恩見郡齋文/士宴集詩乆之白居易自中書舍
 人出守吳門應物罷郡見劉禹錫集中酬白舍人詩/云蘇州刺史例能詩西掖今
[009-19b]
 來替/左司寓於郡之永定佛寺見寓永/定詩太和以太僕少卿
 兼御史中丞為諸道鹽鐵轉運江淮留後年九十餘
 矣不知其所終見劉禹錫太和六年為蘇州刺史舉/官自代狀云諸道鹽鐵轉運江淮留
 後朝議郎太僕少卿兼御史中丞上柱國韋應物歴/掌劇務皆有美名執心不回臨事能斷所職雖重本
 官尚輕内省無能輒敢公舉司𣙜筦之利誠籍時才/流豈弟之風實為邦本謹按太和年去應物刺郡時
 已更六朝四十餘年矣而夢得猶舉之豈其遺愛尚/存邪又據應物送鄒少府詩云天寶為侍臣歴觀兩
 都士宴李録事詩云十五侍皇闈然則天寶中應物/在三衛年始十五至太和計年九十餘然自蘇州罷
 郡寓永定以後集中不復有詩豈四十年間/無一篇詩者葢亡之也予嘗歎息於斯焉有子曰
[009-20a]
 慶復為監察御史河東節度掌書記見姓/纂應物性髙
 潔見李肇/國史補善為詩氣質閒妙渾然天成初若不用工
 而近世詩人莫及也白居易嘗語元稹曰韋蘇州歌
 行才麗之外深得諷諫之意而五言尤為髙逺雅淡
 自成一家其為時人推重如此浮屠皎然者頗工近
 詩嘗擬應物體格得數解為贄應物弗善也明日録
 舊䞇以見始被領畧曰人各有能有不能葢自天分
 學力有限子而為我且失其故步矣但以所詣自名
[009-20b]
 可也皎然心服焉見因話録/長慶集等應物鮮食寡欲所居焚
 香掃地而坐見李肇/國史補為吳門時年已老矣而詩益造
 㣲世亦莫能知之也亦白/詩子沈子曰予讀韋蘇州詩
 超然簡逺有正始之風所謂朱絲疏絃一唱三歎者
 應物當開元天寶宿衛仗内為郎刺史於建中以迄
 貞元而文宗太和中劉禹錫乃以故官舉之計其年
 九十餘而猶領轉輸劇職應物何夀而康也然自吳
 郡以後不復有詩文見於録者豈亡之邪使應物而
[009-21a]
 無死其所為當不止此以應物為終於吳郡之後則
 禹錫之所舉者猶無恙也葢不可得而考也新唐書
 文藝傳稱應物有文在人間史逸其傳故不録予既
 愛其詩因考次其平生行義官閥皆有憑藉始終可
 槩見如此恨史官編摩疎陋耳嗟夫應物﨑嶇身閲
 盛衰之變晩乃折節學問今其詩徃徃及治道而造
 理精深士固有悔而能復厄而後竒者如應物有以
 自表見於後世豈偶然哉漁隱叢話後集又載韓子
[009-21b]
 蒼云韋蘇州少時以三衛郎事𤣥宗豪縱不羈余因
 記唐宋遺史云韋應物赴杜鴻漸宴醉宿驛亭見二
 佳人在側驚問之對曰郎中席上與司空詩因令二
 樂妓侍寢問記得詩否一妓强記乃誦曰髙髻雲鬟
 宫樣裝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閒事斷盡蘇
 州刺史腸觀此則應物豪縱不羈之性暮年猶在也
 子蒼又云余觀韋蘇州為性髙潔鮮食寡欲所居掃
 地焚香而坐此是韋集後王欽臣所作序載國史補
[009-22a]
 之語但恐溢美耳與旹謂盡信書不如無書國史補
 之説固未可信又安知唐宋遺史為得其實乎此未
 可以臆斷也
 
 
 
 
 
[009-22b]
 
 
 
 
 
 
 
 賔退録卷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