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54 廬山蓮宗寶鑑-元-普度 (master)




廬山蓮宗寶鑑念佛正派卷第四
二十二章



念佛正派說



佛由心造。道在人弘。弘道之要無先乎念佛。
念佛則是正心。正心故能合道。道之宗極曰
佛也。佛者覺也。一切眾生有此本覺之性。因
一念有差所以不覺。裴相國云。終日圓覺而
未嘗圓覺者眾生也。具足圓覺而住持圓覺
者如來也。是故薄伽梵成道摩竭陀。說有談
空觀根逗教。於諸法之外別開念佛一門。截
眾苦之根源。入聖流之要路。故經云。從是
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
有佛號阿彌陀。國中無三毒八難。有七寶眾
妙莊嚴。以法為身群聖為友。苟能誠信發願
歸心彼土者即得往生。出乎三界九有之表。
證諸佛無上妙道。其言無所欺也。粵自大教
東流至佛圖澄而盛。由澄而得道安。安之門
有遠公戒珠義海龍姿鳳章。於是教門綱紀
從茲大備。師著念佛三昧詠親勸。于時晉
[004-0319c]
賢慕師之德。爭趨正覺之場同究斯道。名動
帝王道尊一代。彌天推為高弟。羅什結為勝
友。識量廣大獨出於古今矣。至夫抗言為道
為萬世宗師。垂裕於人天者遠公也。隋有智
者。魏有曇鸞。唐有善導。大振宗風。宋有坦
公。疏詮甘露省常結社。慈覺勸修壽禪師融
萬善以同歸。元宗主撮諸經而成懺。廣施方
便曲盡慈悲。故我祖師欲令大地眾生。見本
性彌陀達唯心淨土。普皆覺悟菩提之妙道。
乃立普覺妙道四字為定名之宗觀。夫四字
一鏡洞照無邊同一體用。何以知其然。總而
言之。喻如人之一身。而有頭目手足。為其
用也。未甞有一而可分也。自非願廣悲深。而
孰能取信於天下後世哉。竊甞論之曰。等眾
生界名曰普。智達斯理名曰覺。德用無邊名
曰妙。千聖履踐名曰道。又普者即自心周遍
十方之體也。覺者即自心智照不迷之用也。
妙者即自心利物應機之行也。道者即自心
通達中正之理也。恒沙諸佛所證者此道也。
歷代祖師所得者此道也。十方生淨土者已
學此道也。未來修行者當學此道也。又況諸
佛菩薩示現世間。作大導師。各有悲願不捨
眾生。或為王臣將相居士宰官。出俗在家逆
行順化。莫不以斯道而覺斯民也。三界群靈無量劫來至於今日。往來六道如蟻璇磨
無由出離。佛祖憫彼故設方便以誘導之。
俾夫趣吾之所趣。吾之所趣者非六道非三
乘。乃如來正覺之趣。得吾所趣之道者。亦
以此道化乎未趣。趣此所趣。譬如一燈燃百
[004-0320a]
千燈續焰分輝騰今耀古。此念佛之宗正心
之法。正夫群生歸夫正道者矣。彼彼相傳於
無盡故名無盡燈也。普覺妙道之說豈徒言
哉。蓋謂人人皆可作佛不以僧俗之間。不以
利鈍之分。無彼此無高下。等一性而已。得之
為悟。失之為迷。同一理而已。迷而為凡。悟而
為聖。迷者事隔理不隔也。失者自失。性不失
也。是知修念佛三昧者。則是正其心也。此
心正則性順理也。得性順理則六塵不能染。
萬境不能移動。用於一虛之中寂寥。於萬化
之域不動本處而周遊十方。超乎極樂之地。
升乎寂光之堂。居乎涅槃山頂。朝乎無上法
王。普覺妙道正心之義其至矣乎。不知此義
者功何所施智何所發。譬彼無目之人昧於
日月之光。履於重險之處。墮坑落塹可勝紀
乎。噫去聖時遙人多謬解。雖其正道悉陷邪
宗。庸昏之徒含識而已。致使群邪詭惑諸黨
並熾。是非蜂起空有云云。夾截虛空互相排
毀。有著於事相不肯捨者。有順於應緣不自
覺者。有守枯木而言定者。有恃聰明而稱慧
者。有奔走非道而言能者。有假於鬼神而言
通者。有身心放曠而言無礙者。有口耳潛傳
而言祕訣者。有執我宗普字覺字者。有言彼
宗妙字道字者。是皆私偷此鏡入彼邪域。致
為塵垢蔽蒙不明宗體。雖得此鏡之名而不
得其用也。殊不知慈照立此四字深有意焉。
昧者不知執之失度。況又有言在家為彌陀
教。出家為釋迦教者。自尊為祖執法為宗。存
彼此之執心觸途成滯。局偏邪之劣解是己
[004-0320b]
非他。使我曹為佛祖後裔。而不能破其執遣
其惑。則何以揭慧日於昏衢哉。痛心佛祖慧
命懸危甚於割身肉也。念報佛祖深恩寢食
不遑安處也。念諸方佛子錯路修行不啻倒
懸也。雖未能盡古人之萬一。然此心不欺也。
予嘗切切於是。謹按高僧傳記。遍求前哲真
踪。究其源摘其實。理之所當事之所存者。集
而出焉虧者補之。冗者削之隱者明之。斷者
引之。庶千載之下修淨業者。因言思道飲水
知源。識古聖之遺風。體先宗之標格。紹隆佛
種光闡徽猷。壽慧命於無窮。傳真燈而有永。
前不云四字一鏡洞照無邊乎。體斯道者慎
勿忽諸。


遠祖師事實



師諱慧遠。雁門樓煩人。今河東代州。姓賈
氏。生於石趙延熙甲午歲為晉成帝。咸和九
年師十二歲。從舅氏令孤遊學許洛。博通六
經尤通周易莊老之書。二十一歲欲渡江與
范宣子俱隱值中原兵戈塞路。聞道安法師
居太行山。遂與弟慧持俱投之。聽講般若經
豁然大悟。嘆曰。儒道九流皆糠粃耳。與弟
投簪落髮。常以大法為己任。安嘆曰。使道流
中國其在遠乎。孝武帝太元九年。至廬山以
杖卓地曰。有泉當住。忽泉迸出。乃誅茅為庵
講涅槃經。感得山神獻靈。資助材木雷雨闢
地。江州太守驚其神異。奏立東林寺名。其殿
曰神運。太元十一年寺成。師以東南經律未
備禪法無聞。乃於寺內別置禪室。請一禪師
率眾習禪。令弟子逾越沙漠求禪經。庶江表
[004-0320c]
四輩咸皆得以修習。願使大乘之化自北而
南。每謂禪法深微非才莫授。入道要門功高
易進者念佛為先。師徒眾往來三千。真信之
士一百二十三人。乃與劉遺民等十八賢為
上首。於無量壽佛像前。建齋立誓同修西方
淨土結白蓮社。遺民著發願文。師自製念佛
三昧敘。謝靈運恃才傲物一見師肅然心服。
鑿池種蓮求入社。師以心雜止之。山多蛇有
行者不知何許人。嘗侍於師善驅蛇至。今號
辟蛇聖者。師所居流泉匝寺下入虎溪。每送
客以溪為界。時陶淵明陸修靜。師嘗送之語
道契合。不覺過溪相與大笑。後世因傳三笑
圖焉。時羅什法師通書稱師。為東方護法菩
薩。外國眾僧咸稱漢地有大乘道士。每燒香
禮拜東向稽首獻心廬嶽。姚主欽承道德信
向連接。晉安帝隆安元年桓玄勸帝沙汰僧
尼。謂廬山為道德所居。不在搜簡師以書抵
玄得並免。元興元年玄又申庾氷之議。欲沙
門盡敬王者。復以書辯論其事遂免。安帝自
江陵旋京。輔國何無忌。勸師候迎稱疾不起。
帝遣使勞問師。表以聞帝優詔答之。義熙乙
卯十一月初一日。師入定至十七日出定。見
阿彌陀佛紫磨黃金身遍滿空界。龍舒淨土
文載遠公三覩聖相沈厚不言。師三十年影
不出山跡不入俗。丙辰八月初一日示疾。至
六日。困篤大德耆舊請飲豉酒不許。又請以
蜜水。乃命律師檢藏未見。而集諸徒遺戒曰。
吾自知命之年托業此山。自審有畢盡之期。
乃絕跡外緣以求其志。不覺形與運頹。已八
[004-0321a]
十三矣。時至欲厝骨于松林之下。即嶺為墳
與土木同狀。此古人之禮汝等勿違。苟使神
理不昧。庶達其誠。大哀世尊亦當祐之。以道
言訖而逝。門人與潯陽太守及官屬。奉全軀
葬于西嶺。壘石而塔焉。安帝謚廬山尊者鴻
臚大卿白蓮社主凝寂之塔。謝靈運立碑以
銘其德。張野序之。有匡山集十卷行于世。


遠祖師歷朝謚號



晉安帝義熙年謚廬山尊者鴻臚大卿白蓮社


唐大中戊辰年謚辯覺大師


南唐昇元三年謚正覺大師


宋太平興國三年謚圜悟大師


宋乾道二年謚等遍正覺圜悟大法師


明教大師題遠祖師影堂記



遠公事蹟。學者雖見而鮮能盡之。使世不昭
昭見先賢之德亦後學之過也。予讀高僧傳
蓮社錄。及九江新舊錄。最愛遠公六事。謂
可以勸乃引而釋之。列之其影堂以示來者。
陸修靜異教學者而送過虎溪。是不以人而
棄言也。陶淵明耽湎于酒而與之交者。蓋簡
小節而取其達也。跋陀高僧以顯異被擯而
延且譽之。蓋重有識而矯嫉賢也。謝靈運以
心雜不取。而果歿於刑。蓋識其器而慎其終
也。盧循欲叛而執手求舊。蓋自信道也。桓
玄震威而抗對不屈。蓋有大節也。大凡古今
人情莫不畏威。而苟免忘義而避疑好名而
昧實。黨勢而忍孤飾行而畏累。自是而非人。
孰有道尊一代為賢者。師肯以片言而從人
[004-0321b]
乎。孰有宿稟勝德為行耿潔。肯交醉鄉而高
其達乎。孰有屈人師之。尊禮斥逐之。客而
伸其賢乎。孰有拒盛名之士。不與於教而克
全終乎。孰有義不避禍敦睦故舊而信道乎。
孰有臨將帥之威在殺罰暴虐之際。守道不
撓而存其節乎。此故遠公識量廣大獨出於
古今。若夫荷負至教廣大聖道。垂裕於天人
非蒙乃能盡之。其聖歟賢耶偉乎。大塊噫氣
六合風清。遠公之名聞也。四海秋色神山中
聳。遠公之清高也。人龍僧鳳長揖巢許。遠公
之風軌也。白雲丹壑玉樹瑤草。遠公之棲處
也。蒙後公而生雖慕且恨也。瞻其遺像稽首
作禮。願以弊文書于屋壁。


廬山十八大賢名氏



遠公祖師諱慧遠姓賈氏雁門樓煩人


永法師諱慧永姓繁河內人


持法師諱慧持遠公弟也與兄俱事道安法師


生法師諱道生出魏氏鉅野人客居彭城世衣冠


佛陀耶舍尊者此云覺明罽賓國婆羅門種


佛陀跋陀羅尊者此云覺賢甘露飯王之裔


叡法師諱慧叡冀州人


順法師諱曇順黃龍人


敬法師諱道敬琅琊王氏隨祖疑之守江州


恒法師諱曇恒河東人童子出家不知姓氏


昞法師諱道昞頴川陳氏


詵法師諱曇詵廣陵人不知姓氏


劉遺民諱程之字仲思彭城聚里人漢楚元王之後
[004-0321c]


散騎常侍雷公諱次宗字仲倫南昌人


太子舍人宗公諱炳字少文南陽人


治中張公諱野字萊民


散騎常侍張公諱詮字秀碩萊民族也


通隱處士周公諱續之字道祖雁門廣武人


貫休禪師題十八賢影堂詩



白藕池邊舊影堂。劉雷風骨盡龍章。共輕天
子諸侯貴。惟愛君師一法長。陶令醉多招不
得。謝公心亂入無方。何人到此思高躅。風點
苔痕過短牆。


辯遠祖成道事



禮記曰。先祖無美而稱之者是誣也。有善而
不知者是不明也。知而不傳者是不仁也。此
三者君子之所恥也。噫在吾學佛之徒豈不
然耶。吾祖遠公行位昭昭功德廣大。愚忝與
其教為末流之裔。不肖孤陋學淺才疎未能
紹襲先宗實。乃有孤慈廕嘗讀明教記不亦
甚慚乎。又嘗觀石室琇禪師通論云。去孔子
百年而有孟軻。是時孔子之道幾衰焉。軻於
是力行其道而振起之。伏自佛教東流凡三
百年。而有遠公。是時沙門寖盛。然未有特
立獨行憲章懿範。為天下宗師如遠公者。佛
道由之始振。蓋嘗謂遠公有大功於釋氏。猶
孔門之孟子焉。與高僧朝士同修淨社。道動
帝王法流天下。後之所習念佛者。不知吾祖
之本末失其源流。多見世之薄福闡提輩。偽
撰廬山成道記。裝飾虛辭盡是無根之語。誑
惑善信遍傳在人耳目。逮今不能改革。予乃
[004-0322a]
參考大藏弘明集高僧傳。察其詳要略舉七
事。以破群惑識者鑒之。遠公禮太行山道安
法師出家。妄傳師栴檀尊者一誑也。妄以
道安為遠公孫者二誑也。遠公三十年影不
出山足不入俗。妄謂白莊劫擄者三誑也。晉
帝三召遠公稱疾不赴。妄謂賣身與崔相公
為奴者四誑也。道安臂有肉釧。妄謂遠公
者五誑也。臨終遺命露骸松下。全身葬西嶺
見在凝寂塔可證。妄謂遠公乘彩船升兜率
者六誑也。道生法師虎丘講經。指石為誓石
乃點頭。妄謂遠公者七誑也。悲夫世之姦佞。
不知祖師實德道。聽途說妄裝點許多不遜
之事。播醜於後世取笑於四方。謗瀆聖德。識
者見之不察其所由。得不輕侮於吾祖師耶。
豈非出佛身血五逆罪乎。嘗觀宋元嘉中僧
才觀惠嚴謝靈運翻涅槃經。增損其辭。因夢
神人訶之曰。敢以凡情輕瀆聖典。觀等懼而
止。又惠琳以才學幸帝。時號黑衣宰相。自著
白黑論毀佛教。即感惡疾膚肉糜爛而死。夫
如是則妄造祖師傳記。三途地獄可不懼乎。
凡吾同志詳審遠公實跡。從本至末痛告諸
方。光揚祖道庶先聖之屈於斯雪矣。


壁谷釋曇鸞大師



師雁門人也。少遊五臺。感其靈異自誓出
俗。三乘頓漸具陶文理。又嘗抱疾行至汾
州。俄見雲陰陡盡天門洞開。六欲階位上下
重複。鸞方瞬目疾乃隨愈鸞於是切用心佛
道常如不及。開蒙誘俗無間遠邇。初鸞好為
術學聞陶隱居。得長生法涉遠就之。陶以仙
[004-0322b]
經十卷授鸞。鸞躍然自得以為神仙之術其
必然也。後還洛下遇菩提留支意頗得之。問
支曰。佛道有長生乎。其能却老為不死乎。支
笑而對曰。長生不死吾佛道也。即以觀無量
壽經授之曰。汝可誦此。則三界無復生六道
無復往盈虛消息吉凶成敗。無得而生其為
壽也。有劫石焉有河沙焉。沙石之數有極。壽
量之數無期。此吾金仙氏長生也。鸞承其語
驟起深信。遂焚所學仙經。而專觀經焉。每於
觀經得其義理。修三福業想像九品。雖云寒
暑之變疾病之來不懈于始念。魏主憐其志。
尚又嘉其自行化他。道業弘廣號為神鸞。勅
住并州大嚴寺。未幾移住汾州玄中寺。一夕
鸞正持誦。一梵僧軒昂而來。入其室曰吾龍
樹也。所居淨土。以汝有淨土之心故來見汝。
鸞曰。何以教我。樹曰。已去不可及未來未可
追現在今何在。白駒難與回言訖而失。鸞以
所見勝異必知死生之期屆矣。即集弟子數
百人盛陳教誡言。其四生役役其止無日。地
獄諸苦不可以不懼。九品淨業不可以不修
因。令弟子齊聲高唱阿彌陀佛。鸞乃西向瞑
目頓顙而示滅。是時道俗同聞管絃絲竹之
聲由西而來。良久乃寂。


天台智者大師



師諱智顗。字德安。姓陳氏。頴川人。母徐氏
夢香煙五彩繞身有孕。誕生之日神光煥室。
目有重瞳眉分八彩。孩幼見像即禮。逢僧必
拜。十八歲投湘州果願寺出家。誦法華經兼
通律藏。性樂習禪遂往大蘇山禮慧思禪師
[004-0322c]
北面事焉。思師一見乃曰。昔日靈山同聽法
華。宿緣所追今復來矣。因授與法華三昧。三
七日誦經至於藥王本事品。是真精進是名
真法供養。至此句時身心豁然。寂而入定。照
了法華。若曦和臨於萬象。達諸法相如清風
遊於太虛。將證白師。師曰。非汝不證。非吾莫
識。汝所證者是法華三昧前方便得旋陀羅
尼。汝於說法人中最為第一。後弘法鄴都屈
伏時匠。晚入天台降魔進行。化緣既息。於
新昌大石像前示疾告滅。弟子請問生方乃
曰。吾諸師友皆從觀音而來迎我。及夜侍人
見有佛至倍大石像。臨終說諸法門令唱無
量壽經及觀經題目。乃顧大眾合掌讚曰。四
十八願莊嚴淨土。華池寶樹易往無人。火車
相現一念改悔尚得往生。況戒定熏修聖行
道力實不唐捐。言訖稱三寶名奄然而滅。後
有僧求知生處。乃夢觀音金容數丈。智者從
後而語僧曰。汝疑決不。再驗智者生西方矣。


京師善導和尚



釋善導。唐貞觀中周遊寰宇求訪道津。見西
河綽禪師行方等懺。及淨土九品道場講觀
經。導大喜曰。此真入佛之津要。修餘行業迂
僻難成。唯此觀門速超生死吾得之矣。於是
篤勤精苦若救頭然。續至京師擊發四部。弟
子無問貴賤俾屠沽輩亦激悟焉。導每入佛
室合掌胡跪。一心念佛非力竭不休。乃至寒
冷亦須流污。此相狀表於至誠。出即為人說
淨土法。化諸道俗令發道心。修淨土行無有
暫時不為利益。三十餘年。無別寢處。不暫
[004-0323a]
睡眠。除洗浴外。未嘗脫衣。般舟行道禮佛方
等專為己任。護戒持品纖毫不犯。未嘗舉目
視女人。絕意名利遠諸戲笑。所行之處淨身
供養。飲食衣服四事饒益。皆不自享並將迴
施。好食送大厨供養徒眾。唯食麁惡以自支
身。乳酪醍醐皆不飲噉。諸有襯施將寫阿彌
陀經十萬餘卷。所畫淨土變相三百餘壁。所
至見壞伽藍。及故磚塔寺皆悉營造。燃燈續
明歲不絕。三衣瓶鉢不使人持洗。始終無改
化諸有緣。每自獨行不共眾去。恐與人行談
論世事妨修行業。其有暫申禮謁聞說少法。
或得同預道場親承教訓。或曾不見聞披尋
教義。或展轉授淨土法門者。京華諸州僧尼
士女。至有投身高嶺。或委命深泉。或自墮
高枝焚身供養。略聞遠近百餘人。諸修梵行
棄捨妻子。誦阿彌陀經十萬。至三十萬遍者。
念阿彌陀佛日得一萬五千至十萬遍者。及
得念佛三昧往生淨土者不可知數。或問導
曰。念佛之善生淨土耶。對曰。如汝所念遂汝
所願。於是導乃自念阿彌陀佛。如是一聲
則有一道光明從其口出。十聲至千百聲光
亦如之。導謂人曰。此身可厭諸苦逼迫。情偽
變易無暫休息。乃登所居寺前柳樹。西向願
曰。願佛威神驟以接我。觀音勢至亦來助我。
令我此心不失正念。不起驚怖不於彌陀法
中少生退墮。願畢於其樹上端身立化。時京
師士大夫傾誠歸信咸收其骨以葬。高宗皇
帝知其念佛口出光明。又知捨報之時精至
如此。賜寺額為光明焉。天竺式懺主略傳云。
[004-0323b]
阿彌陀佛化身。自至長安聞涯水聲。和尚乃
曰。可指念佛遂立五會教廣行勸化人。有至
信者見和尚念佛佛從口出。三年後滿長安
城內皆受化。念佛事見別傳。後有法照大師
即善導後身也。德宗時於并州行五會教化
人念佛。帝於長安常聞東北方有念佛聲。遣
使尋覓至大康果。見照師勸人念佛。遂迎入
內用劉球繩床。教宮人五會念佛。事彰本傳
矣。


金臺法照大師



釋法照。唐大曆二年棲于衡州雲峯寺。慈忍
戒定為時所歸。一旦於僧堂食。鉢中覩五色
雲雲中有寺。寺之東北有大山。山有㵎。㵎北
有石門。門去可五里復有一寺。金牓題曰大
聖竹林寺。照雖目覩而其心內尚懷隕穫。他
日食時復於鉢中見五色雲。雲現數寺無有
山林穢惡純金色界。池臺樓觀眾寶間錯。萬
菩薩眾而處其中。中有諸佛嚴淨國土種種
勝相。照欣所見因訪問之。有嘉延曇暉二僧
曰。聖神變化不可以凡情測。若論山川面勢
乃五臺爾。四年夏照於衡州湖東寺啟五會
念佛道場。其年六月二日五色祥雲彌覆其
寺。雲中亦有樓閣。閣上有數梵僧。身可丈
餘執錫行道。又見阿彌陀佛與二菩薩。其身
高大等虛空界日既暮矣。照於道場之外遇
老人。曰汝先發願於金色界禮覲大聖今何
輒止。照曰。時艱路難不止如何。老人曰。但能
亟去則去之何其艱也。照未暇對老人失焉。
照以所見勝異重發願曰。願以此身奉覲大
[004-0323c]
聖。雖復火聚氷河終無退隋。其年八月十三
日與同志數人。由南嶽前去果無艱險。五年
四月五日。至五臺縣遙見寺南有數道光。六
日達佛光寺一如鉢中所見略無差脫。是夜
四更復有異光北來射照。照不知所裁乃問
曰。此何祥也吉凶焉在。僧云。此大聖不思
議光攝汝身心何乃問也。照聞之即具威儀
前詣一寺。寺之東北可五里果有山。山有㵎。
㵎北有石門。門傍有二童子。一稱善財。一稱
難陀。引照入門北行。幾五里見一金門。門
上有樓。其樓之側。復有一寺。寺門有大金牓。
題曰大聖竹林寺。寺之方圓可二十里一百
餘院。院院皆有寶塔黃金為地。華臺玉樹充
滿其中。照入寺之講堂。見文殊在西普賢在
東。皆踞師子高座。照於二菩薩前。作禮問
曰。末代凡夫智識淺劣。佛性心地無由顯現。
未審修行於何法門最為其要。惟願大聖斷
我疑網。文殊曰。汝所請問今正是時。諸修
行門無如念佛。我於過去劫中。因念佛故得
於一切種智。是故一切諸法般若波羅蜜多。
甚深禪定。乃至諸佛正遍知海。皆從念佛而
生。照曰。當云何念。文殊曰。此世界西有阿
彌陀佛。彼佛願力不可思議。汝當繼念令無
間斷。命終之後決定往生。說是語時二大菩
薩。舒金色臂以摩照頂。與授記曰。汝以念佛
不思議故。畢竟證無上覺。若善男女願疾出
離應當念佛。時二菩薩互說伽陀照得聞己
益加踊躍。文殊又曰。汝可往詣諸菩薩院巡
禮。以承教授。照如其言歷請教授。次至七寶
[004-0324a]
華園。從其園出於大聖前作禮辭退。且見向
者善財難陀二童子送至門外。照復作禮舉
頭俱失。至十三日照與五十餘僧。往金剛窟
無著見大聖處。忽見其地廣博嚴淨。琉璃眾
寶以成宮殿。文殊普賢可萬菩薩。佛陀波利
亦在其中。照得見已隨眾歸寺。其夜三更於
華嚴院之西樓。又見寺東巖壑之畔。有五枝
燈大方尺餘。照曰願分百燈以歸一面。燈分
如願。重願分為千炬。炬亦如之。行行相當。光
光相涉。光中殊異遍於山野。照又前詣金剛
窟願見大聖。殆其三更見一梵僧。自稱佛陀
波利。引之入寺。至十二月朔日。於華嚴院入
念佛道場中。載念文殊普賢二菩薩。謂我畢
竟證無上覺。又復記我念阿彌陀佛決定往
生。於是一心念佛。正念佛時倏見前來梵僧
入道場。云汝之淨土華臺現矣。後三年華開
汝當往矣。然汝所見竹林諸寺。何為不使群
生共知。照聞之憶念昔時所見。因得命匠刻
石兼於所見竹林寺處。特建一寺號竹林焉。
寺之云畢。照曰吾事畢矣。吾豈久滯於此。不
累日而卒焉。


睦州少康法師



師縉雲仙都人。母羅氏。游鼎湖峯。得玉女捧
青蓮花授之。且曰此華吉祥。授之於汝。當生
貴子。及生康日青光滿室香似芙蕖。年十有
五誦法華楞嚴等經五部。尋往越學究毘尼。
及聽華嚴瑜珈諸論。貞元初至洛下白馬寺。
見殿內文字累放光明。康不能測即探而取
之。乃善導昔為西方化導文也。康曰若於淨
[004-0324b]
土有緣。當使此文光明再發。此願未已果重
閃爍。康曰。劫石可移而我之願無易也。遂
之長安善導影堂。大陳薦獻倏見善導現於
空中。謂康曰。汝依吾教利樂有情。則汝之
功當生安養。康聞如有所證。南適江陵果願
寺。路逢一僧曰。汝欲化人念佛當往新定。言
訖而隱。洎到睦州人未從化。康乃乞錢誘引
小兒曰。能念阿彌陀佛一聲與汝一錢。小兒
務得其錢念佛者眾。師曰。念佛十聲乃與一
錢。如是一年大小貴賤凡見康者。則曰阿彌
陀佛。於是念佛之人盈溢道路。貞元十年康
於烏龍山建淨土道場。築壇三級聚人。午夜
行道入道場。時康自陞座。令男女弟子面西
高聲念阿彌陀佛。眾見師念佛一聲佛從口
出。連念十聲若聯珠狀。康曰汝等見佛不。如
見佛者決生淨土。其禮佛人亦有不見佛者。
貞元二十一年十月三日囑累道俗。當於安
養起增進心。於閻浮提生厭離想。此時見佛
真我弟子。言訖。放異光數道奄然而逝。塔於
臺子巖。天自德韶禪師重新之後之人多指
其塔為善導焉。


省常大師



師諱省常。字造微。顏氏子錢塘人。十七歲
出家受具戒行謹嚴。通大乘起信。習天台止
觀法門。續廬山遠公遺風。宋淳化中住杭州
西湖昭慶寺。專修淨業結淨行社。相國向公
王文正公且為社首。士大夫預會皆投詩頌
自稱淨行弟子。師乃自刺指血和墨。書華嚴
經淨行品。每書一字三拜三圍遶三稱佛名。
[004-0324c]
刊板印成千卷分施千人。又以栴檀香雕造
毘盧遮那佛。像成而跪地合掌發誓願云。我
與一千大眾八十比丘。始從今日發菩提心。
窮未來際行菩薩行。願盡此報身以生安養
國。翰林承旨宋白撰碑。翰林學士蘇易簡作
淨行品序。狀元孫何題社客於碑陰。孤山圓
法師作師行業記中引蘇公序曰。予當布髮
以承其足。剜身以請其法猶無嗔恨。況陋文
淺學而有悋惜哉。宋公碑曰。師慕遠公啟廬
山之淨社。易蓮花為淨行之名。遠公當衰季
之時所結者半隱淪之士。上人屬昇平之世
所交者多有德之賢。方前則名士且多。垂裕
則津梁曷已。因二公之言想當時之盛亦可
概見矣。天禧四年正月十二日示寂壽六十
二。


長蘆慈覺禪師



師諱宗賾。號慈覺。襄陽人也。父早亡。母陳氏
鞠養於舅氏。少習儒業志節高邁學問宏博。
二十九歲禮真州長蘆秀禪師出家。參通玄
理明悟如來正法眼藏。元祐中住長蘆寺。迎
母於方丈東室。勸母剪髮。甘旨之外。勉進
持念阿彌陀佛。日以勤志始終七載。母臨終
際果念佛無疾吉祥而逝。師自謂報親之心
盡矣。乃製勸孝文。列一百二十位。撰葦江集
坐禪箴。仍遵廬山之規。建蓮花勝會。普勸
僧俗同修念佛。導以觀想其次立法。預會日
念阿彌陀佛。自百聲至千聲。千聲至萬聲。回
向發願期生淨上。各於日下以十字計之以
辦功課。師一夕夢一人烏巾白衣風貌清美。
[004-0325a]
可三十許。揖謂師曰。欲入蓮花會告書一名。
師乃取會錄問曰何姓名。答曰普慧。書已。白
衣又云。家兄亦告上一名。師曰令兄何名。答
曰普賢。言訖遂隱。師覺已謂諸耆宿曰。華嚴
經離世間品。有普賢普慧二菩薩助揚佛法。
吾令建會共期西方。感二大士幽贊。乃以二
大士為會首云。於是遠近皆嚮化焉。


永明壽禪師



師名延壽。字冲玄。號抱一子。丹陽人。父王氏
生而早異父母有諍。即從高榻奮身于地。二
親息諍。長為儒十六歲獻吳越王齊天賦。眾
推間世之才。欲出家父母不聽。遂刺心血濡
毫斷葷終期副心。三十四歲依龍冊寺永明
大師落髮受具。朝供眾夜習禪。因覽智度論
云。佛世一老人求出家。舍利弗不許。佛觀
此人曩劫採樵。為虎所逼上樹失聲念南無
佛。有此微善遇佛得度獲羅漢果。師念世間
業繫眾生不能解脫。惟念佛可以誘化。乃印
彌陀塔四十萬本。勸人禮念一日懺堂遶旋
次。忽普賢像前蓮華在手。因思宿願進退未
決遂作二紙鬮。一曰一心禪定。一曰萬善生
淨土。中夜冥心自期曰。於此二途功行成者
須七度拈起。並得萬善生淨土鬮。一無間隔。
於是每日誦經禮佛念佛說戒施食放生。日
行利益事一百八件未嘗暫怠。越王剏淨慈
寺命住持。賜智覺禪師號。會三宗師德。製
宗鏡錄一百卷。萬善同歸集神棲安養賦等
九十七卷並行于世。師志誠殷重專以念佛
勸人同生淨土。世稱宗門之標準。淨業之白
[004-0325b]
眉臨終預知時至。殊勝甚多荼毘舍利鱗砌
于身。嘗有僧死入冥。見閻王殿左供養畫僧
一㡧。禮拜勤致云是永明壽禪師。此人生西
方上品故禮敬之。


天竺慈雲懺主



師諱遵式。字知白。姓葉台州臨海縣人也。號
慈雲懺主。其母乞靈於古觀音遂生法師。初
住東掖山師義全。十八祝髮。先於禪林寺習
律。繼入國清普賢像前燃指誓習台教。學高
行苦名冠二浙。博習教觀專志安養。甞要期
般舟三昧九十日。素苦學嘔血。處道場兩足
皮裂師以死自誓。忽一日恍若夢寐見白衣
觀音。垂手指口中引出數虫。又指間出甘露
注其口。身心清涼自此宿疾頓愈。出懺頂相
高寸餘。雙手下垂過膝。聲如鳴鐘皆與舊異
眾皆歎仰之。師建下天竺寺數百間。三經賊
難每爇而火自滅。乃願力堅固所致。師當化
之日山中人見大星殞于靈鷲峯。度弟子百
人。學徒千數。臨終界炷香瞻像而祝之曰。十
方諸佛同住實際。願住此實際受我一炷之
香。諸佛證明往生安養。或問其所歸者以淨
土寂光對之。至其夕坐終當天聖年間也。壽
六十九臘五十。著往生淨土決疑行願二門。
及淨土懺法。金光明觀音諸本懺儀行於世。
天台風教益盛于吳越者。實資夫天竺慈雲
之德也。觀決疑行願二門。經曰十方諦求更
無餘乘。唯一佛乘斯之謂歟。懺主悟本性之
常寂光。履唯心之佛土淨自利利他。事理無
礙著述數百篇。每發言皆以淨土為歸向之
[004-0325c]
宗。大闡諸經教理普化一切。自懺文傳流于
世。往生淨土者不知其幾千萬人。繼天台之
道。贊淨土之化。世未有也。


文潞公傳



公姓文。諱彥博。守洛陽。嘗致齋往龍安寺瞻
禮聖像。忽見像壞墮地略不加敬。但瞻視而
出。傍有僧曰何不作禮。公曰。像既壞吾將
何禮。僧曰先德道。譬如官路土人掘以為像。
智者知路土。凡人謂像生。後時官欲行還將
像填路。像本不生滅路亦無新故。公聞之有
省由是慕道甚力。專念阿彌陀佛期生淨土。
晨香夜坐未嘗少廢。每發願曰。願我常精
進勤修一切善。願我了心宗廣度諸含識。每
見一切人則勸以念佛。誓結十萬人緣同生
淨土。如如居士有頌贊曰。知公膽氣大如天。
願結西方十萬緣。不為一身求活計。大家齊
上渡頭船。


潞府宗坦疏主



師俗姓申氏。本貫潞州黎城人也。自幼年於
本州延祥院出家。禮僧道恭為師。年十六落
髮授具。少通義學為時所稱。長而遍訪名師
廣弘知見。自爾講林德譽垂五十年。以大藏
為遊息。以圓頓作門庭。先講圓覺等經。後
集圓覺十六觀經等疏。老年多於唐鄧汝頴
之間。講淨土觀經。兼勸人念佛求生安養。是
時聽者如雲皆稟淨業。後於唐州青臺鎮誓
求安養。念佛觀想以為常住。三業四儀未嘗
暫忘。大宋政和四年四月二十七日。忽於夢
中見彌陀化佛。告曰。汝說法只有六日在。後
[004-0326a]
當生淨土也。師覺白眾曰。吾修求安養。似得
因緣相應。適來化佛告我得生淨土敢不信
乎。次日雖覺不豫講唱不輟。於當年五月初
四日丑時自知時至。乃鳴鐘集眾告曰。因緣
聚散固當有時。淨土勝緣唯憑時刻。幸望大
眾念佛助往。又告曰享年七十六。四大分離
處。淨土禮彌陀永超三界苦。言訖坐滅。滿空
雷鳴白雲覆地。從西而來三日方歇。師先有
瑪瑙念珠一串。臨終盤於指上。眾人竟不能
取。感應事繁如別處說。


慈照宗主



師諱子元。號萬事休。平江崑山茅氏子。母
柴氏夜夢佛一尊入門。次旦遂生。因名佛來。
父母早亡。投本州延祥寺志通出家。習誦法
華經。十九歲落髮。習止觀禪法。一日正定中
聞鴉聲悟道。乃有頌曰。二十餘年紙上尋。尋
來尋去轉沈吟。忽然聽得慈鴉叫。始信從前
錯用心。於是利他心切發廣度願。乃慕廬山
遠公蓮社遺風。勸人歸依三寶受持五戒。一
不殺二不盜三不婬四不妄五不酒。念阿彌
陀佛五聲以證五戒。普結淨緣欲令世人。淨
五根。得五力。出五濁也。乃撮集大藏要言。
編成蓮宗晨朝懺儀。代為法界眾生禮佛懺
悔祈生安養。後往澱山湖。剏立蓮宗懺堂同
修淨業。述圓融四土三觀。選佛圖開示蓮宗
眼目。四十六歲障臨江州。逆順境中未嘗動
念。隨方勸化即成頌文。目曰西行集。乾道二
年壽聖高宗詔至德壽殿。演說淨土法門。特
賜勸修淨業。蓮宗導師慈照宗主。就錢塘西
[004-0326b]
湖昭慶寺。祝聖謝恩佛事畢回平江。嘗發誓
言。願大地人普覺妙道。每似四字為定名之
宗。示導教人。專念彌陀同生淨土。從此宗風
大振。師集彌陀節要。法華百心。證道歌。風月
集行于世。三月二十三日。於鐸城倪普建
宅。告諸徒曰。吾化緣已畢時當行矣。言訖合
掌辭眾奄然示寂。二十七日荼毘舍利無數。
塔于松江力及市五港吾覺昌宅。勅謚最勝
之塔。


宋朝無為子楊提刑



公諱傑。字次公。無為郡人。道號無為子。雄才
俊邁年少登科。官至尚書主客郎提點兩浙
刑獄事。而又尊崇佛法。明悟禪宗江西臨濟
下棒喝之輩猶謂常流。復闡揚彌陀教觀接
誘方來括其所談。乃謂眾生根有利鈍。其近
而易知簡而易行者。唯西方淨土也。但能一
心觀念總攝散心。仗彌陀願力直超安養。更
無他趣決取成功矣。龍樹所謂易行之道依
他力故也。公作天台十疑論序。王古直指淨
土決疑集序。法寶僧監。彌陀寶閣記。安樂
國三十讚。備陳西方要律。誠為萬世往生龜
鑑矣。公有輔道集專記佛乘。東坡作序。其
略曰。無為子宿稟靈機遍參知識。凡所謂具
爍羅眼者。次公目擊而道存焉。公晚年作監
司郡守。乃畫丈六彌陀尊像。隨行觀念至壽
終時。感佛來迎端坐而化。辭世頌曰。生亦無
可戀死亦無可捨。太虛空中之乎者也。將錯
就錯西方極樂。宣和中有荊王夫人神遊淨
土。見公坐蓮華上則往生必矣。然則本朝士
[004-0326c]
大夫洪贊淨方入正定聚者。唯公洎王敏仲
侍郎二人而已。豈非天欲久其道。世必生其
人者歟。


龍舒居士王虛中



國學進士王日休。字虛中君。自行之智化他
之悲。已見張于湖序文茲不再述。公龍舒人。
有淨土文。因以為號。其文盛行天下。修淨業
者莫不覽之。乾道中廬陵李彥弼。染時疾垂
革棺槨已備。忽夢一人神清貌古。以手按摩
肢體。弼驚問。答曰予龍舒居士也。弼因以疾
告。公曰。汝起食白粥即差矣。又曰。汝還記
闞仲雅教汝捷徑不。弼曰。每日念佛不輟。弼
覺因索白弼食之病果愈。後見公畫像儼如
夢睹。弼敬重公稱生死骨肉。遂遣子姪遠從
其學。一日忽迴曰。居士於某夜講書罷如常
禮念。至三鼓忽厲聲稱阿彌陀佛數聲。唱言
佛來接我。屹然立化。邦人此夜有夢二青衣
引公西行者。又三日前遍別道友勉修淨業。
有不復相見之語。噫自非了唯心本性之道。
達生死變化之數。不臻于是。或疑李之夢因
想以成。弼曰其指白粥愈病。又安可欺哉。時
丞相益國公周必大。睹君奇跡製為之贊曰。
皇皇然而無求。惕惕然而無憂。閔頹風之將
墜。攬眾善以同流。導之以仁義之源。誘之
以寂滅之樂。世知有作而莫識其無為。故中
道奄然而示人以真覺。李君謹愿無以報德。
遂刊公像并事跡以傳遠。自是廬陵家家供
事之。


儀真王侍郎


[004-0327a]


王侍郎諱古。字敏仲。東都人也。曾任尚書禮
部侍郎。因作發運使。遂居儀真。稟性至仁
寬慈愛物。大弘佛教開闡化原。曩遇京師乃
尊宿叢林之淵藪。嘗與之論道。及游江西黃
龍翠巖。與晦堂楊岐輩同為禪侶深契宗旨。
又悟彌陀淨土法門之勝。博考諸經深究往
生貫穿經文發明佛意。乃作直指淨土決疑
集三卷。楊次公提刑作敘載之本傳。侍郎纂
集大彌陀經四十八願。十六觀經九品往生。
馬鳴菩薩大乘起信論。忠國師對肅宗隨意
往生念佛三昧寶王論。及諸經論。備陳往生
淨土要門該羅具錄。如稱念南無三十六萬
億一十一萬九千五百同名同號阿彌陀佛。
亦於藏經中。節出至於諸菩薩論。淨土法門
之要皆悉編集。侍郎平日修行觀念之心未
嘗間歇。數珠持念常不去手。行住坐臥悉以
西方淨觀為佛事。有僧神遊淨土。見侍郎與
葛繁大夫。同在淨土而作佛事。乃往生安養
之證驗也。弘通淨土開示要津。助阿彌陀普
化一切。自廬山十八賢之後繼此道。以助佛
揚化者。獨次公敏仲著名於當時流傳數百
世之下。弘通彌陀大教。廣度攝化之盛無有
窮盡。則晉代朝士之高致。唯二公獨得之。乃
能光顯前賢。克繼其遺風也。


已上諸祖得道宗師。並係大藏高僧傳往
生傳寶珠集中錄出。如慈照宗主道化盛
行于世。王臣僧俗悉皆崇向念佛得道者
甚眾。及觀諸傳錄中都不備載無文可考。
今搜訪慈照宗主事蹟已入集。其餘應有
[004-0327b]
一切在家出家念佛得道名行之士。專侯
高賢用心尋究實錄。廣為發揚即當補入
刊行。庶免埋沒前修之德。仰亦法門之光
幸也。
廬山蓮宗寶鑑念佛正派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