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20 阿彌陀經疏鈔事義-明-袾宏 (master)


No. 425
阿彌陀經疏鈔事義



△第一卷



雲棲寺


宋咸湻臨安志。寺名雲棲。出寺觀類第十五葉在錢塘五雲山
後。詳具雲棲碑記。治平二年。改名棲真寺。今曰雲棲。
復其舊也。


知所先後


大學聖經章。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
矣。註。本始所先。末終所後。


守約施博


孟子曰。言近而指遠者。善言也。守約而施博者。善道
也。註。守約。是修身。施博。是天下平。


與知與能


中庸。君子之道費而隱。夫婦之愚。可以與知焉。及其
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婦之不肖。可以能行
焉。及其至也。雖聖人亦有所不能焉。


即本智而求佛智


華嚴玄談云。真妄交徹。即凡心而見佛心。理事雙修。
即本智而求佛智。本智者。即眾生本有之智。佛智者。
即究竟果佛之智。
[001-0685b]


畫虎不就


東漢光武時。伏波將軍馬援征蠻。遺書誡子曰。效季
良不得。陷為天下輕薄子。所謂畫虎不成。反類狗者
也。


反落一籌


籌。算也。張良云。請借前箸籌之。是也。又古人飲博。以
籌記罰。楊纂怒尹君不同巳判。欲更之。執筆沈吟。久
之。曰。纂輸一籌。


嫂溺援之以手


湻于髠曰。男女授受不親。禮與。孟子曰。禮也。嫂溺。則
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親。
禮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權也。


倚門而望


王孫賈。齊湣王臣。淖齒弑湣王。王孫賈未有討賊意。
歸寧其母。母曰。汝朝出而晚歸。則吾倚門而望。汝暮
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汝今事王。王出走。汝不知
其處。何面目立天下乎。賈於是興國人攻淖齒。


君子恥其言而過其行


出論語。


事必師古


傅說對商高宗。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


父曰吾怙母曰吾恃


詩經。無父何怙。無母何恃。怙。覆冒之意。恃。倚賴之意。


劬勞之德昊天罔極
[001-0685c]


詩經。哀哀父母。生我劬勞。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螟蛉異姓


詩經。螟蛉有子。蜾臝負之。教誨爾子。式穀似之。


懷慕終身


孟子曰。人少則慕父母。知好色。則慕少艾。有妻子。則
慕妻子。仕則慕君。不得於君。則熱中。大孝終身慕父
母。五十而慕者。予於大舜見之矣。


左右無方


禮記檀弓篇。事親。有隱而無犯。左右就養無方。


定省不違


禮記曲禮上篇。凡為人子者。冬溫而夏凊。昏定而晨
省。


既竭心思


孟子曰。堯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又曰。既
竭心思焉。繼之以不忍人之政。而仁覆天下矣。


心之官則思


心之官則思。思則得之。不思則不得也出孟子。官。猶司也。職掌之
謂。得。得其理也


精誠之極鬼神與通


管子曰。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其將通
之。非鬼神通之。精誠之極也。


孺子封侯


漢高帝初起時。魏無知薦陳平才可用。以為護軍中
尉。及得天下。封功臣。陳平封曲逆侯。平曰。臣非魏無
[001-0686a]
知。何繇得進。願讓封。帝曰。陳平可謂不背本矣。乃更
官魏無知。陳平微時。為里社分肉。甚均。社老稱孺子
善宰。平曰。使平宰天下。亦如是肉矣。孺子遂以此知
名。


用蠡測海恃管窺天


東方朔答客難曰。以管窺天。以蠡測海。以梃撞鐘。豈
能通其條貫。考其淺深。發其音聲哉。


蟻山風水


蓮宗寶鑑云。餘門學道。如蟻子上於高山。念佛往生。
似風帆揚於順水。


田蛙井鮒


莊子曰。田蛙不可語於海者。拘於墟也。易經井卦九
二爻。井谷射鮒。


曝腮


華嚴玄談云。上德聲聞。杜視聽於嘉會。積行菩薩。曝
腮鱗於龍門。言積行菩薩不能入華嚴大道。如禹門
三級。魚躍不過者。曝腮而還。


永嘉擬之螢光


證道歌云。有二比丘犯婬殺。波離螢光增罪結。維摩
大士頓除疑。猶如赫日消霜雪。


不淨錯施爐韝數息不利塚人


舍利弗教二弟子修不淨觀。及數息觀。久之無益。心
欲反道。往見佛。佛問在家業何行。修數息者曰守墳
塚。修不淨者曰治金器。佛令二人易觀修之。不久。皆
[001-0686b]
證道果。


三心圓發


觀經上品上生章。一者至誠心。二者深心。三者迴向
發願心。


乾曰大生坤曰廣生


繫辭云。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
其靜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


寶鏡遁妖


隋王度得寶鏡。為縣令。縣中有大樹。樹有神。令至者
必祭。否則為崇。度令人夜懸寶鏡於樹。其夜大雷雨。
則晨視之。樹粉碎。有大蛇死樹下。又遇逆旅。見其家
有女殊色。主人云。數月前有客攜至此。云續當來取。
迄今杳然。度心疑其非人。潛出鏡。女即惶駭請死。曰。
我乃狐也。惑人多矣。今死於君手。乞藏鏡。即當受死。
度曰。藏鏡。汝得無遁乎。妖曰。神物所燭。何處隱形。願
得一醉而死。與之酒。大醉而寢。就視之。老狐死於牀
上。其餘種種靈異。不可盡述。


七年之病


孟子曰。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


如牛壞車


如牛以牽車為苦。便壞其車。主人復造。如人厭身為
苦。速滅其身。不知此身雖滅。復受餘身。


生身尊特猶待辯疑


有言六十萬億那由他之身。乃是生身。蓋淨土之身。
[001-0686c]
勝於穢土。穢土生身丈六。淨土生身。宜爾許高大也。
知禮法師以十三重問答。辯此決是尊特身也出妙宗鈔


菩薩六念


念佛。念法。念僧。念天。念戒。念施。念佛者。慈悲導師。念
法者。三世佛母。念僧者。人天福田。念天者。長壽安樂。
念戒者。清淨身心。念施者。普濟貧窮。


十心向往


一。於眾生起大慈。無損害心。二。於眾生起大悲。無逼
惱心。三。於佛法不惜身命。樂守護心。四。於一切法發
生勝忍。無執著心。五。不貪利養敬重。淨意樂心。六。求
佛種智。於一切時無忘失心。七。於眾生尊重恭敬。無
下劣心。八。不著世論。於菩提分生決定心。九。種諸善
根。無有雜染清淨之心。十。於諸佛捨離諸相。起隨念
心。


諸天共器食有精麤


淨名經云。譬如諸天。共寶器食。隨其福德。食色有異。


三獸同河渡分深淺


永嘉集云。譬夫象馬兔渡河。足有短長。而分深淺。


十門推本


一。音聲語言。二。名句文身。三。通取四法。四。諸法顯義。
五。攝境唯心。六。會緣入空。七。理事無礙。八。通攝所詮。
九。事事無礙。十。海印炳現。


香飯作佛事


淨名經云。眾香國中。香積如來。以香飯而作佛事。
[001-0687a]


尊者無說我乃無聞


空生晏坐石室中。空中帝釋天散華供養。空生曰。散
華者誰。曰。我天帝釋也。何以散華。曰。以尊者善說般
若。尊者曰。我本無說。帝釋曰。尊者無說。我乃無聞。無
說無聞。乃真說般若也。


宗有十門


一。我法俱有。二。法有我無。三。法無去來。四。通現假實。
五。俗妄真實。六。諸法但名。七。三性空有。八。真空絕相。
九。空有無礙。十。圓融具德。


支婁讖等五譯人


支婁讖。後漢時人。光武中興。故名後漢。明帝。光武子
也。康僧愷。魏人。曹丕繼漢。國號魏。支謙。三國孫吳時
人。宋法賢。趙宋時人。元魏菩提流志。南北朝魏人。拓
䟦氏。改姓元。國號魏。


周有嬴秦南北朝有苻秦姚秦


周時有非子者。伯益之後。善養馬。周平王愛之。封於
陜。國號秦。是為嬴秦。嬴。其姓也。苻秦。東晉時氐種也。
苻堅強盛。據關中。國亦號秦。是為苻秦。姚秦。羗種也。
姚萇為苻堅將。後堅為晉所敗。萇遂據關中。傳子興。
是為姚秦。


周禮掌四方之語


東方曰寄。南方曰象。西方曰狄鞮。北方曰譯。皆官名。
寄。言能寄寓風俗之異於此。象。言能倣象風俗之異
於彼。鞮。則欲別其服飾之異。譯。則欲辯其語言之異。
[001-0687b]
周官通謂之象胥。而世俗通謂之譯也。又譯。釋也。猶
言謄也。謂以彼此言語。相謄釋而通之也。


遣將呂光


秦苻堅建元十三年。使呂光伐龜茲。破之。擁眾歸。至
涼州。因據州稱涼王。光死。姪呂隆降晉。乃迎什師入
關。居逍遙園。


孤山十疏流通


文殊般若經。佛遺教經。般若心經。瑞應經。四十二章
經。不思議法門經。無量義經。普賢觀經。阿彌陀經。首
楞嚴經。世稱十經疏主。


其麗不億


詩云。商之孫子。其麗不億。


寶王論


草堂飛錫法師。作念佛三昧寶王論。


龍舒等


龍舒居士王日休。作淨土文。無盡居士張商英。有求
生淨土文。侍郎王古直。作淨土決疑集。吳郡沙門大
佑。作淨土指歸集。無功居士王闐。作淨土自信錄。慈
雲懺主遵式。作淨土略傳。


徑路修行


善導和尚偈。漸漸雞皮鶴髮。看看行步龍鍾。云云
有徑路修行。但念阿彌陀佛。


神棲安養


永明壽禪師。作神棲安養賦。
[001-0687c]


諸家懷淨土詩


宋中峰本禪師。元西齋楚石琦禪師等。


枝低只為罣金臺


我師一念登初地。佛國笙歌兩度來。惟有門前云云


空谷毒峰天奇


皇明空谷隆禪師。有空谷集。毒峰善禪師。有語錄。天
奇瑞禪師。號㷀絕老人。有㷀絕集。


羣星悉皆拱北


論語云。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


圓照標名蓮境


宋。宗本。常州無錫人。初參天衣懷禪師。念佛有省。後
遷淨慈。雷峰材法師。神遊淨土。見一華殊麗。問之。曰。
待淨慈本禪師。又資福曦公。至慧林。禮足施金而去。
人詰其故。曰。吾定中見金蓮華。人言以俟禪師。蓋師
雖在宗門。兼修淨土。後臨終坐逝。諡圓照。


僧叡蓮華出榻


僧叡。從羅什法師。稟受經義。後預盧山蓮社。宋元嘉
十六年。忽告眾曰。吾將行矣。面西合掌而化。眾見叡
榻前一金蓮華。倐爾而隱。五色香煙。從其房出。


文潞公蘇長公


文彥博。為宋宰相。封潞公。蘇軾為翰林學士。興弟轍
俱有盛名。故號長公。


岐黃


岐伯與軒轅黃帝問答。作內經等書。為醫家祖。
[001-0688a]


清照說偈西歸


宋。慧亨。住武安。稱清照律師延壽。初依靈芝習律。專
修淨業六十年。臨終。集眾念佛。為說偈曰。彌陀口口
誦。白毫念念想。持此不退心。決定生安養。


捨仙學而迴心淨業


宋。葛濟之。句容人。世事仙學。妻紀氏。獨精誠念佛。元
嘉三年。方在機杼。忽覺空中清明。因投杼。仰瞻四表。
見西方有佛現身。寶葢幢旛。映蔽雲漢。喜曰。經言無
量壽佛。其即此耶。面佛作禮。濟之驚異。就之。紀氏指
示佛所。濟之亦見半身。俄而隱沒。祥雲五彩。親里咸
覩焉。自是歸佛法矣。


焚仙經而專修觀經


後魏曇鸞。性嗜長生。受陶隱君仙經十卷。後遇菩提
流支。乃問曰。佛有長生不死術乎。支笑曰。長生不死。
吾佛道也。乃授十六觀經。學此。則三界無復生。六道
無復往。其為壽也。河沙劫石。莫能比焉。此吾金仙氏
之長生也。曇大喜。遂焚仙經。而修淨業。


冥君敬禮


永明壽禪師入滅後。有僧自臨安來。經年遶師塔。人
問故。曰。我病入冥。見殿左供一僧像。王勤致禮敬。密
詢其人。則曰。此杭州永明壽禪師也。凡死者皆經冥
府。此師巳徑生西方上上品矣。王以其德。故敬禮也。


羅剎休心


有羅剎在一聚落。其民人日送子與食。有子歸信三
[001-0688b]
寶。一心念佛。遂不能食。得歸。


擬議


易云。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卜以決疑不疑何卜


唐太宗為秦王時。與太子建成相忌。欲舉兵。眾議恐
不勝。命卜之。張公謹取龜投地。曰。卜以決疑。不疑何
卜。


△第二卷



天台六即


一。理即佛。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二。名字即佛。知識經
卷。聞名知字。三。觀行即佛。依教修行。即五品位。四。相
似即佛。相似解發。十信位。五。分證即佛。分證分破。初
住至等覺位。六。究竟即佛。智斷圓滿。妙覺位。


華嚴明十身佛


一正覺佛。二願佛。三業報佛。四住持佛。五涅槃佛。六
法界佛。七心佛。八三昧佛。九本性佛。十隨樂佛。


當暗中有明當明中有暗


南嶽石頭和尚參同契曰。當明中有暗。勿以暗相遇。
當暗中有明。勿以明相覩。明暗各相對。比如前後步。


讀古


齊桓公讀書於堂上。輪扁斵輪於堂下。釋椎鑿而上。
曰。君之所讀者何書。公曰。古人之書。曰。古人存乎。公
曰。往矣。曰。然則君之所讀者。古人之糟粕也。公曰。寡
人讀書。輪人安得議乎。有說則生。無說則死。曰。請以
[001-0688c]
臣之業觀之。斵輪徐。則甘而不固。疾。則苦而不入。不
疾不徐。得之心而應之手。有數存焉。臣不能喻臣之
子。臣之子不能得之於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斵輪。
夫古之人。其不可傳者巳往矣。然則公之所讀者。其
古人之糟粕也巳。


瑜伽四義


瑜伽第六云。略繇四義。故稱我聞。一為世間語便易
故。二為隨順世間故。三為斷除定無我怖畏故。四為
宣說自他得失。令生決定信解心故。


弘廣菩薩之所流通


涅槃經第四十卷。佛告文殊師利。阿難比丘。是吾之
弟。給事我來。二十餘年。所可聞法。具足受持。喻如瀉
水。置之一器。是故我今顧問阿難。為在何所。欲令受
持是涅槃經。善男子。我涅槃後。阿難比丘所未聞者。
弘廣菩薩。當能流布。


阿難求三願


一。不受佛故衣。二。不隨佛受別請。三。二十年法請重
說。


周正建子夏正建寅


今之正月初昏時。斗柄指寅。十二月指丑。十一月指
子。夏時取人生於寅。故以建寅為歲首。商取地闢於
丑。故建丑為歲首。周取天開於子。故建子為歲首。而
建寅為正。


三三昧
[001-0689a]


有覺有觀三昧。無覺有觀三昧。無覺無觀三昧。


百八三昧


首楞嚴三昧。寶印三昧。師子遊戲三昧。妙月三昧。月
幢相三昧。乃至離著虗空無染三昧。


孔恩周急


論語。孔子云。君子周急不繼富。


岐政先㷀


孟子舉文王治岐之政。曰。老而無妻曰鰥。老而無夫
曰寡。老而無子曰獨。幼而無父曰孤。此四者。天下之
窮民而無告者。文王發政施仁。必先斯四者。詩曰。哿
矣富人。哀此㷀獨。


四邪命食


一方口食。曲媚權勢。通使四方。二維口食。種種呪術。
卜算吉凶。三仰口食。仰觀星宿。以自活命。四下口食。
種植田園。和合湯藥。


千里面談


唐太宗為秦王時。在軍中。使房玄齡入奏事於高祖。
高祖笑曰。玄齡為吾兒奏事。雖隔千里。猶如面談。


久在泗濵相依陳蔡


山東泗水之濵。有杏壇。是孔子興弟子談道處。孔子
將適楚。道過陳蔡。陳蔡大夫發徒圍之。此時十哲皆
從。顏淵。閔子騫。冉伯牛。仲弓。宰我。子貢。冉有。季路。子
游。子夏。


十六大國
[001-0689b]


五天竺國。如舍衛王舍等。


顏閔無文游夏缺行


顏閔。即顏淵閔子騫。列在德行之科。游夏。即子游子
夏。在文學科。


目連化身降龍


難陀。䟦難陀。兄弟居須彌邊海。佛嘗飛空上忉利宮。
是龍瞋恨。云何禿人從我上過。後時佛欲上天。是龍
吐黑雲闇霧。隱翳三光。諸比丘咸欲降之。佛不聽。目
連云。我能降是龍。佛即許之。其龍以身遶須彌七帀
尾拖海水。頭枕山頂。目連倍現其身。遶山十四帀。尾
拖海外。頭枕梵宮。是龍瞋盛。雨金剛砂。目連變砂為
寶華。輕輭可愛。猶瞋不巳。目連化為細身。入龍身內。
從眼入耳出。從耳入鼻出。龍受苦痛。其心乃服。


外道移山制之不動


外道師徒五百。用呪移山。經一月日。簸峨巳動。目連
念言。此山若移。多所損害。即於山頂結跏。山還不動。
外道相謂。我法山動。計日必移。云何安固。還若於初。
必是沙門使爾。自知力弱。歸心佛法。


一城釋種舉之梵天


瑠璃大王滅釋種。目連欲救。佛以定業難逃。不允其
請。目連以神力。將鉢盛五百釋種。托至梵天。瑠璃王
滅釋之後。舉鉢視之。唯血水而巳。故知業力。佛亦不
能救也。


止車燒堂
[001-0689c]


耆域善知方藥。生忉利天。目連因弟子病。乘通往問。
值諸天出游。耆域乘車不下。但合掌而巳。目連以神
力駐之。耆域云。諸天受樂。怱怱不暇相看。尊者欲何
所求。目連具說來意。答云。斷食為要。目連放之。車乃
得前。帝釋與脩羅戰勝。造得勝堂。樓臺七寶。莊嚴奇
特。梁柱支節。皆容一綖。不相著而能相持。天福之力
能如此。目連飛往。帝釋將之看堂。諸天女皆羞目連。
悉隱避不出。目連念帝釋著樂。不修道本。即以神通
燒得勝堂。赫然崩壞。仍為帝釋廣說無常。帝釋歡喜。
後堂儼然。無灰煙色。


子繫母故


尊者幼喪父。母欲改適。因子繫故。不遂其心。猶繩繫
扇。故曰扇繩。


馬麥之報


佛與弟子。三月在毗蘭邑食馬麥。以償宿報。獨憍梵
於天上受供。


尸利沙國


大國名。


塔猶却貝


阿育王禮諸羅漢塔。次至薄拘羅塔。而說偈言。雖自
練無明。於世少利益。因供二十貝子。而貝子從塔飛
出。來著王足。諸臣驚怪。以生平閒靜少欲。其塔猶有
是力又外國用貝。如此土用錢。人以貝供尊者塔前。貝即落地。以示不受


不假璣衡
[001-0690a]


璿璣玉衡也。註。璿。美珠也。璣。機也。以璿飾璣。所以象
天之體轉運也。衡。橫也。謂衡簫也。以玉為管。橫而設
之。所以窺璣。而齊七政之運行。猶今之渾天儀也。


比之螺蛤


阿㝹樓䭾聽法之次。多昏睡。佛責云。咄咄何為睡。螺
螄蚌蛤類。一睡一千年。不聞佛名字。


難兄難弟


東漢太丘長陳實生二子。曰元方。季方。俱有俊才。二
子之子。各論父功德。詣祖決其優劣。實曰。元方難為
兄。季方難為弟。


文殊十瑞


一。光明滿室。二。甘露盈庭。三。地涌七珍。四。神開伏藏。
五。雞生鳳子。六。豬娩龍豚。七。馬產麒麟。八。牛生白澤。
九。倉變金粟。十。象生六牙。


詳有五名


一云尊重。一名威猛。一云降伏。一云  一云  。


龍蛇混雜凡聖交參


無著禪師禮五臺。遇文殊化老翁問云。南方佛法。如
何住持。著云。末法僧尼。少持戒律。無著云。此間佛法。
如何住持。翁云。龍蛇混雜。凡聖交參。


命在呼吸


四十二章經云。佛問沙門。人命在幾間。答言。數日間。
曰。子未知道。又問人命在幾間。曰。飯食間。佛言子未
知道。又問人命在幾間。答云。人命在呼吸間。佛言子
[001-0690b]
知道矣。


十種權實淨土


華嚴合論。第一阿彌陀經淨土。第二觀無量壽佛經
淨土。此二是權未實。第三維摩經淨土。是實未廣。第
四梵網經淨土。是實未廣。第五摩醯首羅天淨土。第
六涅槃經淨土。此二是權未實。第七法華經三變淨
土。亦是權未實。第八靈山會所指淨土。是實非權。第
九唯心淨土。是實淨土。第十毗盧所居淨土。是實淨
土。


楞嚴深呵


楞嚴破想陰文云。都指見在。即為佛國。無別淨居。及
金色相。


多岐亡羊


列子載楊子之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豎
子共追之。楊子曰。一羊。何追者之眾。曰。多岐路。巳而
返。竟不得羊。曰。岐路之中。又有岐焉。不知所之故也。
故曰。大道以多岐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


專注中鵠


鵠。皮革中之的也。射候用皮。其中畫鵠以為的。


見卵而求時夜


莊子曰。且汝亦太早計。見卵而求時夜。見彈而求鴞
炙。時夜。雞也。見卵而即望其報曉。甚言欲之極也。


體露金風


僧問雲門。樹彫葉落時。如何。門云。體露金風。
[001-0690c]


瑜伽一百一十苦


詳具論中。


二十四樂三十益


詳具彼鈔彼論。


聖解還成魔境


楞嚴經云。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羣邪。


佛見早墮鐵圍


經云。佛言文殊昨夜起佛見法見。被吾貶向二鐵圍
山。


牛羊絕牧


孟子曰。牛山之木。非無萌蘖之生焉。牛羊又從而牧
之。是以若彼濯濯也。謂牧養牛羊。而戕其芽也。


過迦旃鄰陀


迦旃鄰陀者。天竺柔輭草名也。觸之者。能生樂受。


庭前柏樹


僧問趙州。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州云。庭前柏樹子。


檻外藥欄


僧問雲門。如何是清淨法身。門云。花藥欄。


八種清風


世間八風。謂條風。明庶風。清明風。景風。涼風。閶闔風。
不周風。廣莫風。然彼土無四時。或應八方。或對八卦。
或自有八種。不必強為之說。


堯處茆茨


唐堯為天子時。宮室儉素。茆茨不翦。謂以茆茨草葢
[001-0691a]
屋。而不翦齊其簷。極言其朴陋也。


箕諫象玉


箕子。紂之叔父。紂作象箸。箕子歎曰。彼為象箸。必為
玉杯。則遠方珍怪之物至矣。遂入諫。紂不聽。囚之。


舜在𤱶畝


孟子曰。舜發於𤱶畝之中。書曰。帝耕於歷山。


警蹕冕旒


天子出陳警。入陳蹕。天子儀仗也。冕。冠也。天子十有
二旒。


有天下不與


論語云。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註。不與。
猶言不相關。言其不以位為樂也。


誦斯偈者尚致口出青蓮華香


昔有女尼。日誦法華經。青蓮華香。白蓮華香。二句。後
世因感口有蓮華香之報。


營修世福為有漏因


達摩初見梁武帝。帝問。寡人造寺寫經。度僧無數。有
功德否。祖云。實無功德。帝曰。何以無功德。師曰。此但
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隨形。雖有非實。帝曰。如何
是真實功德。答曰。淨智妙玄。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
以世求。


△第三卷



壎鳴箎奏


壎土。篪竹。二器互相唱和。詩云。伯氏吹壎。仲氏吹箎。
[001-0691b]


玉振金聲


孟子曰。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註。金。鐘也。聲。
宣也。八音未作。則先繫鎛鐘以宣其聲。玉。磬也。振。收
也。俟其既闋後。擊特磬以收其韻。


哀矣不傷樂而不泆二號


論語。子曰。關睢樂而不淫。哀而不傷。註云。淫者。樂之
過而失其正者也。傷者。哀之過而害於和者也。泆即
淫也。


羽寂宮沈


宮商角徵羽。號為五音。


當平心地則世界平


持地菩薩。於普光佛時。為比丘。平填道路。至毗舍如
來時。國大王延佛設齋。爾時菩薩平地待佛。佛摩頂
云。當平心地。則世界平。


心有高下丘陵坑坎


維摩經云。舍利弗言。我見此土。丘陵坑坎。荊棘沙礫。
土石諸山。穢惡充滿。螺髻梵王言。仁者心有高下。不
依佛慧。故見此土為不淨耳。於是佛以足指按地。即
時大千世界。珍寶嚴飾。


夜氣清明


孟子曰。其日夜之所息。平旦之氣。其好惡與人相近
也者。幾希。謂一日之間。汩沒於物欲。其氣昏濁。平旦
之時。其氣清明。所好惡與人相近。不至大背於人情
也。
[001-0691c]


三種意生身


一。三昧樂正受意生身。屬聲聞。二。覺法自性性意生
身。屬菩薩。三。種類俱生無行作意生身。屬佛。


四種三昧


一常行三昧。般舟九十日為期。專念彼佛。亦云佛立
三昧。二常坐三昧。文殊問般若。九十日為期。專緣法
界理。不兼餘事。亦云一行三昧。三半行半坐三昧。方
等法華等懺。限期不定。或三七日。七日。十日等。上三
實相理觀。四非行非坐三昧。諸經行法。不專行坐。並
屬此攝。即隨自意三昧。此一唯事觀。


釋迦調達宿因


釋迦佛。與調達。往昔為共命鳥。一為調達者睡。一為
釋迦佛者醒。醒者因取香菓而食。香氣芬然。睡者覺
而惡曰。何瞞我而食也。吾當以毒菓害之。遂食毒菓。
二命俱喪。


由之瑟


子曰。由之瑟。奚為於丘之門。註。言其聲之不和。與巳
不同也。


鄭之聲


孔子曰。放鄭聲。遠佞人。鄭聲淫。佞人殆。


黃鍾大呂


樂有十二律。黃鍾。太簇。姑洗。蕤賓。夷則。無射。為陽六
律。大呂。夾鍾。仲呂。林鍾。南呂。應鍾。為陰六律。


二十二根
[001-0692a]


信。進。念。定。慧。憂。喜。苦。樂。捨。眼。耳。鼻。舌。身。意。共十六根。
男根。女根。未知欲知根。巳知根。命根。具知根。


五邪命


一為利養詐現異相。二為利養自說功德。三占相吉
凶。為人說法。四高聲現威。令人畏敬。五說得供養。以
動人心。


扞格


禮記學篇。扞格而不勝。註。扞。拒扞也。格。讀如凍𠗂之
𠗂。謂如地之凍。堅強而難入也。


一暴十寒


孟子曰。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
未有能生者也。


六律交唱


陽六。陰六。同前。


八音克諧


此書經舜典后夔之語。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
八音者。金。石。絲。竹。匏。土。革。木。諧。和也


三法忍


音響忍。柔順忍。無生忍。


忉利天鼓


華嚴經云。忉利諸天。著五欲樂。行放逸時。天鼓之中。
自然出音。告彼天子。此樂無常。莫行放逸等。


雷音寶林


雷音。例忉利。寶林。例天鼓。
[001-0692b]


虗空及性功德


虗空功德者。往生論頌云。無量寶交絡。羅網虗空中。
種種鈴發響。宣吐妙法音。性功德者。頌云。正道大慈
悲。出生善根故。


猶是王老師兒孫


黃蘖到南泉。一日齋時。捧鉢向南泉位上坐。南泉下
來見。便問長老什麼年中行道。師云。威音那畔。泉云。
猶是王老兒孫。


三轉四諦


一示相轉。此是苦。逼迫性。此是集。招感性。此是滅。可
證性。此是道。可修性。二勸修轉。此是苦。汝應知。此是
集。汝應斷。此是滅。汝應證。此是道。汝應修。三作證轉。
此是苦。我巳知。此是集。我巳斷。此是滅。我巳證。此是
道。我巳修。


洛閎一行


洛閎。漢武帝時人。精於歷數。漢時改正朔。其所定也。
算周天數云。後幾百年。當有差訛。必有聖人出而正
之。唐玄宗時。僧一行果出。復定歷數。


九章


一方田。二粟布。三差分。四少廣。五商均。六均輸。七當
程。八盈肭。九勾股。


置子莊獄


孟子謂戴不勝曰。有楚大夫於此。欲其子之齊語也。
則使齊人傳諸。使楚人傳諸。曰。使齊人傳之。曰。一齊
[001-0692c]
人傳之。眾楚人咻之。雖日撻而求其齊也。不可得矣。
引而置之莊嶽之間數年。雖日撻求其楚。亦不可得
矣。莊嶽。齊街里名。


願受天樂


昔有貧女。處於糞聚。以人民所棄殘餘滓汁為食。迦
葉從乞。以汁供養。尊者問其所願。云。欲生天。數日命
終。生忉利天。福勝餘天。


願作冥王


毗沙國王。與維陀始王。共戰。兵力不如。因立誓言。願
我來世。為地獄主。治此罪人。十八大臣亦復如是。今
地獄主。毗沙國王是。十八獄主。十八大臣是。


若合符節


孟子論舜與文王。得志。行於中國。若合符節。註云。符
節。以玉為之。篆刻文字。而中分之。彼此各藏其半。有
故。則左右相合為信也。若合符節。言其同也。


登龍與瀛


東漢李膺。尚氣節。孤高峻白。少所交與。人被其容接
者。以為登龍門焉。唐太宗開弘文館。以杜如晦。虞世
南。褚遂良等。十八人為學士。人羨其榮。以為瀛洲之
選。


大士求登蓮錄


長蘆賾禪師。建蓮華勝會。普勸念佛。一夕。夢一人烏
巾白衣。風貌清美。揖而曰。願入蓮華勝會。乞書一名。
賾問何名。答曰。普慧。書巳。又云。家兄普賢。亦乞併書。
[001-0693a]
賾覺。而簡華嚴離世間品。有二菩薩名。遂為會首云。


卜居猶擇里仁


論語。子曰。里仁為美。擇不處仁。焉得智。


矛盾


矛。鑹也。即槍戈之屬。盾。干也。排也。昔人雙賣二事。各
歎其勝。歎盾云。矛刺不入。歎矛即云。能穿十重之盾。
智者語云。我買汝矛。還刺汝盾。入與不入。即無辭矣。


喆老青公


喆老者。住京師大剎。四十年不睡坐禪。精苦如此。坐
化後。紙襖亦燒出舍利。以不修西方。後生大富貴處。
青公者。即青草堂。年九十餘。有曾家婦人。常為齋供。
及布施衣物。和尚感其恩。乃言老僧與夫人作兒子。
一日婦人果生子。及詢草堂。巳坐化矣。後官至宰相。


皎然覆轍


漢賈誼曰。前車覆轍後車戒。


直觀三道顯本性佛


三道。惑業苦也。觀惑即般若。業即解脫。苦即法身。三
德圓融。是本性也。


祀祖七廟


禮記云。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共為七。


教民七年


論語云。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


淨名八法


一饒益眾生。而不望報。二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所
[001-0693b]
作功德。盡以施之。三等心眾生。謙下無礙。於諸菩薩。
視之如佛。四所未聞經。聞之不疑。五不與聲聞而相
違背。六不嫉彼供。不高巳利。而於其中調伏其心。七
常省巳過。不訟彼短。八恒以一心求諸功德。成就八
法。於此世界。行無瘡尤。生於淨土。


華嚴十念藏


一寂靜念。二清淨念。三不竭念。四明徹念。五離塵念。
六離種種塵念。七離垢念。八光耀念。九可愛樂念。十
無障礙念。


德雲二十一種念佛門


一智光普照。二令一切眾生。三令安住力。四令安住
法。五照耀諸方。六入不可見處。七住於諸劫。八住一
切時。九住一切剎。十住一切世。十一住一切境。十二
住寂滅。十三住遠離。十四住廣大。十五住微細。十六
住莊嚴。十七住能事。十八住自在心。十九住自業。二
十住神變。二十一住虗空。


傳法四句偈


達摩初祖。付二祖神光偈云。吾本來茲土。傳法度迷
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


印心四卷經


祖對二祖曰。吾有楞伽四卷。亦用付汝。即是如來心
要法門。令諸眾生。開示悟入。


仁道難熟他道有成


孟子曰。五穀者。種之美者也。苟為不熟。不如荑稗。夫
[001-0693c]
仁。亦在乎熟之而巳矣。


△第四卷



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


古云。彌勒真彌勒。化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
不識。


指掌


語云。其如視諸斯乎。指其掌。言易曉也。


堯仁舜孝禹儉湯寬


堯仁者。鑑云。堯仁如天。舜孝者。舜父頑。母嚚。象傲。克
諧以孝。禹儉者。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
美乎黻冕。卑宮室。而盡力乎溝洫。湯寬者。伊尹贊湯
曰。代虐以寬。


割雞焉用牛刀


語云。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
焉用牛刀。註曰。武城。邑名。言此小邑。何必用此大道
也。


溪聲盡是廣長舌


蘇東坡詩云。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


佛有八音


一極好。二柔輭。三和適。四尊慧。五不女。六不誤。七深
遠。八不竭。


吳其沼乎


此伍子胥語。言越十年生聚。十年教訓。二十年後。吳
其沼乎左傳
[001-0694a]


五種怖


一不活。二惡名。三死怖。四惡道。五威德。


四無畏


一一切智無畏。二漏盡無畏。三決疑無畏。四說苦盡
無畏。


文殊取鉢




仰之彌高


顏淵歎夫子之道。曰。仰之彌高。鑽之彌堅。瞻之在前。
忽焉在後。


易地則皆然


禹稷當平世。三過其門而不入。孔子賢之。顏子當亂
世。居於陋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顏子不改
其樂。孔子賢之。孟子曰。禹稷顏回同道。又曰。禹稷顏
子。易地則皆然。


盡信書則不如無書


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於武城。取二三策而
巳。仁人無敵於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
流杵也。


火車相現


觀經下品中生文中。或有眾生犯五戒八戒。及具足
戒。如此愚人。偷僧祇物。不淨說法。無有慚愧。以諸惡
[001-0694b]
業而自莊嚴。如此罪人。以惡業故。應墮地獄。命欲終
時。地獄眾火。一時俱至。遇善知識。讚說阿彌陀佛。此
人聞巳。除罪往生等。


靈山上德終成敗北之愆


靈山會上。五千退席。及華嚴會上。不見舍那之輩。亦
是其流。敗北者。軍戰敗曰北。


漢地金剛始有滅南之想


德山。號周金剛。不信南宗單傳直指之說。作青龍鈔。
徑往南方。欲滅南宗。路遇婆子。買點心。婆子問云。所
擔者何物。曰。金剛經青龍鈔。曰。金剛經云。三心不可
得。尊者欲點何心。山無對。後至龍潭。往復扣擊。晃然
大悟。乃曰。窮諸玄辨。若一毫置於太虗。竭世樞機。似
一滴投於巨壑。乃焚青龍鈔云。


妙首白槌


世尊一日升座。文殊白槌云。諦觀法王法。法王法如
是。世尊便下座。天童頌云。一段真風見也麼。緜緜化
母理機梭。織成古錦含春象。無奈東君漏洩何。


雙林撫尺


梁武帝請傅大士講全剛經。大士座上揮案一下。便
下座。帝愕然。誌公問陛下還會麼。帝云。不會。誌公云。
大士講經竟。


仙陀婆


仙陀婆。梵語。具鹽水馬器四名。惟有智臣。乃能辨識。
如王食時呼仙陀婆。即知要鹽。如王洗盥索仙陀婆。
[001-0694c]
即知要水。如王作眾務時呼仙陀婆。即知要器。如王
出遊索仙陀婆。即知要馬。


覓心了不可得


初祖住止少林。二祖晨夕參承。時當隆冬大雪。光堅
立不動。遲明。積雪過膝。後潛取利刀自斷左臂。曰。我
心未安。乞師與我安心。師曰。將心來與汝安。曰。覓心
了不可得。曰。與汝安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