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p0010 觀無量壽經義疏正觀記-宋-戒度 (master)



No. 411-A


刻觀經義疏正觀記序


靈芝大智祖師當五百運興於趙宋博究諸家以律
為宗體法華圓意以弘揚四分令終南家法十倍明
晶厥功厥德為天下學者之所仰止所謂宋僧一狐
之腋非苟讚矣弘律之外以淨土業自行化他故十
六觀小阿彌陀並著義疏較之諸師非無同異蓋各
要逗機不得不然也其繼述者亦皆偉人而惟拙菴
度律師稱為特拔嘗翼正觀記於觀經疏聞持記於
彌陀疏聞持久傳此方而正觀尚未流行學者憾焉
天台山有德王院主大雲潤法師亦其門秀者也頃
於濃之長瀧寺經庫得此書本乃圖剞劂廣其流傳
於是徵序於余余雖鄙拙無文亦至喜此書久隱復
顯豈得固辭哉學者由記達疏因疏通經教以立行
事能稱理超聖凡於當念泯淨穢於一心則生前不
慚為鶖峰支屬死後無謬於蓮國往生矣是為序。



寶永巳丑六年仲春既望


東湖安養精舍後學比丘慧淑熏盥和南題
[001-0379b] No. 411
靈芝觀經義疏正觀記卷上并序
四明龍山足菴沙門 戒度 述


十方諸佛同音偏讚於彌陀一切眾生秉志咸欣於
安養葢由法藏發四十八願海無與等倫釋迦演一
十六觀門最為玅行利鈍兼濟理事相修莫非九品
之正因俱會三乘之良伴翻傳綿歷述作繼興金璧
爭輝蘭菊各美文富義博誠讓於諸師事顯理彰無
偕於今疏以兩土之入道判一代之能詮純雜既分
源流不混至若黜訛從正去濫傳真試觀往古之談
又非同日而語但以夜光之寶實愧於闇投白雪之
歌難聞於俚耳率情欺罔信筆詆訶雖羣記之解紛
奈斯文之尚壅每思及此深疚于懷故即斐然敢稱
作者采昔人之聞見為後學之筌[ㄇ@企-止/弟]不惑異端勉修
正觀頓了是心是佛共期上品上生太虗可窮此心
罔極。


旹淳熈八年歲次辛丑夏安居日寓南湖之戒
壇序云


題號中初釋題目經題如下疏文自解或以能所通
別華梵諸門料簡可準作之茲並不繁義疏者義宜
[001-0379c]
也預取一經奧義旁引三藏聖教敷演厥旨適恊機
宜故也疏疎也疎決疑壅披文見意坦然明白故也
即以疏題兼目於序註以示之餘如常解撰號中西
湖隷錢唐郡城之西實天下之勝槩也寺居其中昔
錢氏園苑嘗生紫芝捨作佛祠故稱靈芝皇朝賜額
從本鴻臚故稱為寺釋乃出家之姓氏疏主錢唐人
俗姓唐字湛如號安忍子住世傳道盛績懿業備載
塔銘行狀春秋六十九僧臘五十一政和六年九月
一日入滅臨終面西端坐而逝建塔瘞全身于寺之
西北隅紹興辛酉謚號大智律師戒光之塔述即撰
也序引初科對穢顯淨中上四句舉兩土依正以彰
淨穢是下四句躡二方苦樂以勸忻厭潮下四句引
聖凡典誥以為證信初中上二句明穢下二句明淨
又並上句明依下句明正堪忍者梵語娑婆亦云索
訶悲華經云是諸眾生忍受三毒及煩惱故佛剎經
有二義初義同上次云菩薩成就忍辱若人加害悉
能含忍觀今文意次義則疎劫見煩惱眾生及命雜業所成故
云濁土異趣即三惡道故下經云此濁惡處濁土也
獄餓鬼畜生盈滿多不善聚異趣也此即釋迦同居穢
土也安養者或云安樂養育諸眾生故又云安住祕
藏長養法身大本云畢得超純去往生安養國彼土
依正莊嚴悉是法藏願力所成故云淨邦純一大乘
清淨良伴故云上善小本云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此
即彌陀同居淨土也次勸忻厭中上二句勸厭棘林
[001-0380a]
胎獄指上濁土也三界依報土地所產莫非荊棘叢
林故曰棘林玅經云瓦礫荊棘坑坎堆阜六凡正報
具有四生今就人中多從胎臟兒在母胎備受眾苦
故曰胎獄寶積經云處胎不樂猶如牢獄奮發辭謝
也奮然發志永謝勞生劉遺民云傲天宮以長辭下二句勸忻寶
界金池指上淨邦也彼國依報悉是百寶所成故曰
寶界如下經云寶樹寶地寶池等金池即指往生孕
質之處屬於正報經云有七寶池黃金為渠渠下皆
以雜色金剛以為底沙小本云池底純以金沙布地
故曰金池或云水產金蓮曰金池者非天台云胎獄之望華池棘
林之比瓊樹亦以兩土依正淨穢對論今疏法之潛
神者神即心神往生在定之心微密難見故名為潛
肇法師云潛神玄默與虗空合德是也或云潛神目修觀者非
舉念即登故云直往天台云正念直往生安養三引
證中上二句引經如來逗機說教譬如潮不過限故
曰潮音楞嚴云發海潮音偏告同會偏讚者十疑論
引隨願往生經云普廣菩薩問佛世尊何故偏讚西
方淨土專遣往生佛言眾生心多濁亂三昧難成欲
使專心一境專念一佛所以偏讚又云釋迦大師一
代說法處處聖教唯勸眾生專心偏念阿彌陀佛求
生西方乃至云其餘佛土雖一經兩經略勸往生不
如彌陀佛國處處叮嚀等孤山云羣經森列而偏讚
西方淨土其有旨哉琅函乃指盛經之器以召佛語
或云佛語尊貴名琅函者非下二句引傳往生者眾喻之如海棲
[001-0380b]
止也南山云建志要期高棲累外青史即目三代僧
傳乃淨土傳等同世史籍古無紙素殺青刻字束以
熟皮故曰青史二別歎中初科上二句通敘機教機
既不等教亦有殊誘引也掖謂扶掖西都賦云後宮
則有掖庭椒房註曰掖庭宮名在天子左右如肘掖
也今謂設教逗機如扶掖左右使無顛危之患也多
門楞嚴云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或下四句別列
四行初句即陀羅尼集皷音王經等又彌陀不思議
神力傳云龍樹願生淨土夢感異人授往生呪云云
句即大悲經云若晝若夜專稱名號小本云一日七
日執持名號等三即般舟經九十日常令繫想彌陀
三十二相四即大本十日十夜奉持齋戒等各下二
句結示行法更多略舉上四復不備引指如眾典唯
下正歎今經初二句顯勝正觀即下經云作是觀者
名為正觀觀成理顯決定往生以因驗果故云畢趣
趣至也經云捨身他世生諸佛前得無生忍下二句
彰益初句滅惡益次句生善益除疑者經云必生彼
國心得無疑捨障者經云除八十億劫生死重罪流
通文中佛唱名云淨除業障生諸佛前等長生不死
者大本云可得極長生壽樂無窮極淨土傳云齊曇
鸞法師聞陶隱居得長生法千里求之陶以仙經十
卷授鸞鸞欣然自得以為神仙之術必然也後還洛
下遇菩提留支問曰佛道有得長生乎其能却老為
不死乎支笑曰長生不死乃吾佛之道也即以觀無
[001-0380c]
量壽經授之曰汝可修此則三界無復生六道無攸
往盈虗消長禍福成敗無得而朕其為壽也有劫石
焉有河沙焉河沙之數有極壽量之數無期此吾金
仙氏長生不死之術也廣敘傳持中初科初四句明
古今盛行次四句明早年獲遇歷觀即逆推也易云歷觀
眾卦逮及方當也受誦則但持文句樂聞則欲求講解

沗從等者如十二光懺所敘自下壇後因遭重病莫
知趣向方乃留心淨業等專玩不釋手也斯文即指
今經億劫無歸歎昔捨父逃逝也餘生有賴忻今域
心得處也指後殘齡故曰餘生即疏主云幾生負德
枉受沈淪今日投誠心蒙拯濟是也解釋敘古中上
二句明先德專門據下所敘不出天台慧遠善導並
有章疏行世專守巳宗未為通贍故云各尚下二句
明後學失措渺同河漢故曰莫知攸所往詣也易曰君子
有攸往先迷後得明今敘興懷中初四句示博考去取秪緣

古今章疏為物情深委曲指諭博涉理教卒難通曉
是以今疏操觚染翰不尚繁詞直指經宗務存修進
興懷在此豈有他哉名理即指三藏聖教名言理趣
也古今乃召諸師章疏翻覆研究故曰叅詳比並格
量故曰酬校摭取採摘也孟子題詞曰今諸解者往往摭取而說之優長
言其精當芟除翦削也繁𤨏言其錯雜書序云芟夷繁亂翦截浮
此示述作文體從其簡要故有芟除之語他不見

之以謂廢我天台時教劇意詆排良可笑也委如扶新論辯
述下四句明謙巳益物立言演義並循舊跡故云述
[001-0381a]
而不作侮慢也前脩選云吾法夫前脩兮非世俗之
所服注云前脩謂前代脩習道德之人今疏意在由
疏通經由經修觀觀成理顯決志往生故曰統之有
語出周易在理既當足可依承故曰貽於來學庶望貽
賜也書序云庶幾有補於將來示文體中初句明教異古繁𤨏故
云簡易語出揚子次句明行直指觀門非數他寶故曰修
治月下四句遣執或云指舟譬能詮教月岸譬所詮
理今恐初喻以指喻疏以月喻經由疏曉經譬因指
見月也次喻以舟喻觀行以岸喻往生由觀行而獲
往生譬因舟而到岸也如此則見二喻不重圓覺經
云修多羅教如標月指了知所標畢竟非月金剛經
云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云云彰述
意中初四句遵承二聖曲被未來者韋提大權發起
淨土不專自巳俯為末世經云若佛滅後諸眾生等
濁惡不善五苦所逼云何當見阿彌陀佛極樂世界
又云未來眾生當云何觀無量壽佛及二菩薩等今
疏曲被未來之眾猶若韋提䖍請故云不負仰承遺
囑者如來始降幽宮說法聽眾不多累囑阿難意在
耆山再說經云阿難汝當受持廣為多眾宣說佛語
又云汝持佛語為未來世一切大眾欲脫苦者說是
觀地法等今疏仰承遺囑之意不異慶喜重宣故云
敢忘敢不敢也聊下二句正述本懷上乘即指今經
非偏小故邁往也云耳乃結上之詞。


本文標章中初句標舉將欲也下四句大分二科以明
[001-0381b]
總別若但釋別文則大義不彰若唯談總義則迷於起
盡若一混而說則彼此無歸故須預取經中所蘊大義
於別文前列門總示則一經旨趣皎如指掌然後別文
節句次第消釋還與總義血脈潛通總別相收始終一
貫義家之門故曰義門不入其門莫窺美富也於此聊
申數問以決世疑問自古弘演各有司存靈芝專攻
律部那得撰疏通經豈非尸祝越罇爼而代庖人耶
答觀子之問無乃蓬心曲見乎且三藏聖教天下共
之何分彼此所以西來梵僧此土高德或稱三藏或
號三學豈是單輪翼者哉天台專弘經經論非不談
戒律如止觀具緣持戒清淨梵網戒疏是也南山獨
權戒律非不通經論奉詔翻譯作三經序講楞伽經
撰法華義苑是也雖傳持各有所主而學解不可專
門至如古之劉虬李長者今之荊公張天覺彼乃儒
士尚解佛書安有釋子不可通經問南山云自宗猶
困於未聞況餘經論何由道盡祖師嚴戒安得固違
答乘虗接響其來久矣今為明之斯文乃出南山戒
疏大妄戒中蓋由戒本說上人法古師於此廣引經
論禪定法相參糅律宗持犯之要後進討論動經他
日殊不知律中說經號隨律之經經中說律名隨經
之律止可略解名相不應展演紊亂宗途是故吾祖
垂茲明訓奚甞不許兼通經論豈不聞吾祖作義苑
講楞伽乎問此經行世自古解釋乃有多家天台章
疏大盛東南人皆寶之甚於金玉況是靈岳親承大
[001-0381c]
蘇妙悟獲旋總持樂說無壅今若別出新疏則應天
台有所未了耶答斯乃各言其志也凡德人垂世立
言行事無非讚揚佛化誘物為先豈如市井爭奪取
勝於一時哉古今共業一經而各申釋者多矣且如
天台法華文句巳行於世至於唐朝慈恩法師復出
義疏秪今觀經天台之後慧遠善導澄觀繼而有作
又如孤山霅川同宗天台之學各製彌陀疏鈔良由
教旨幽深情解差別智度大海唯佛窮底清辯尚謂
彌勒未是徧知欲待龍華道後方復問津即其事也
今之所述或機宜不等或知見有殊與物結緣助佛
揚化在理或當何必求人問天台凡釋一經必有規
矩存焉先以五時八教揀判次用五義三分解釋山
家宗途時教為要新疏安得不遵直爾申經耶答固
以天台時教見責何太專隅疏主甞云自古及今諸
宗彌闡或破或立或抑或揚乃述作之通規討論之
常事西天諸論大小相攻或空有爭馳或性相勍敵
異執支離迨今不絕此方傳教華嚴賢首天台慈恩
章疏競行互相斥奪亦猶儒家魯史春秋學開五傳
國風雅誦分為四詩孟氏辭闢於楊墨子雲無取於
老莊鄭玄王肅師資形矛盾之談劉向劉歆父子有
異同之論至如宗門自達磨西來衣鉢相傳迨于五
祖而下則南北分宗五家派別豈可執為是非而興
諍訟彼文秪如天台之前南三北七各立門庭天台之
後分宗列派弘闡更多豈可抑令捨汝所學從我之
[001-0382a]
學乎又復天台化行六十餘州未審此外稟誰教耶
大抵諸家建立莫不逗機為先是一非諸未為通論
問天台聖師位居五品達諸法相冥契佛心凡所釋
經懸河瀉辯任運自與修多羅合新疏安敢輒加斥
奪矯異常情後學無知非經反聖自此而興誰之過
歟答請觀新疏未嘗一語指斥天台至於教觀理事
綱領之談凡十餘處專以天台而為憑準自餘毛目
或取或捨各有所據非出胷襟盡採諸師之長以成
一家之見其間所有剏出新義葢由佛意多含教通
餘論所以龍樹釋經存於眾解者是也幸取長其理
無取長其情問新疏既無時教判經但約四門總別
申釋為出臆論為有宗承答學不師安義不中難故
南山所撰戒業二疏首列四門非不判教如戒疏攝
教門中備引諸師建立或約三輪或約化行或約制
聽或約化制乃至云經論廣演其量極多如涅槃說
半滿兩字用收大小如餘經論三藏攝文或分大小
各立四藏大乘論中但立兩藏菩薩聲聞攝教斯盡
等新疏規矩祖述南山何敢擅立淺見寡聞輒生謗
議未知其可也問新疏讚述本宗之外留心淨土專
解斯經其意何在答如向巳明更以二意表而出之
一者葢為本宗律部專明持犯雖則南山深契開顯
以立圓宗廣談性相唯識三觀但恐後學不得意者
執著名相無處域心特闡淨土一門以為終歸之處
故曰生弘毗尼死歸安養能事畢矣二者淨土一法
[001-0382b]
大異常途但作願求皆得超往奈何諸師道在邇而
求諸遠事在易而求諸難所撰章疏申通解釋必混
一代時教不分純雜之殊各尚宗風迭相廢立文義
該博旨趣幽深自非積學洞微窮幽盡理卒難趣入
而況無常迅速生死無期急欲造修遲疑罔措所以
興懷述作務存簡易不尚支離辨明兩土入道直指
往生捷徑庶令末世利鈍兩根展卷臨文坦然明白
可舉而行不待廣尋經論徧歷教門可謂千載之難
一朝忽易勉諸同道宜留意焉。


義門標列中吾佛降靈隨機設教須求本意故有初
也教意雖明大小純雜罔知適從故有二也大小既
判不曉所詮行無以立故有三也法相淆混若非甄
別人惑多岐故有四也四科文旨次第相須一部大
綱無越於此預宜通練臨文不迷。


通明教興敘佛意中初句標俗以三十年為代今則
通指一化也大下正示大覺即指釋迦梵語佛陀此
翻覺者究竟圓滿故名為大世出世間無以過上故
獨稱尊從本垂跡者肇法師云非本無以垂跡非跡
無以顯本本跡雖殊不思議一本跡之義遠近不同
遠則直取釋迦最初一番成道名之為本故妙經云
我實成佛巳來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譬如
五百千萬億那由他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假使有
人抹為微塵過於東方爾許國土乃下一塵一塵一
劫我成佛巳來復過於此等中間則指大通為本近
[001-0382c]
以今日寂場為本斯乃跡中之本若望久本還屬於
跡諸文或以法身為本應身為跡今既不論長遠壽
量且指寂場舍那為本釋迦為跡本跡之名非一處
得天台廣辯不可具陳為下先明本意為欲與下令
其即能救之心開示與下悟入乃能度之法佛之知
見即所為之事眾生乃所度之機然玅經中開示悟
入古今申釋不同古以開示屬應悟入屬機天台破
云今不用此解經明四句皆云為令眾生語意悉主
前機非關化主等遂引法華論文為據仍加助釋文
廣不錄但今文意必須兩分何者文中既云為欲開
示眾生則知能開能示主在於佛令其悟入方屬於
機文相顯然無勞固執若爾不但違於天台亦與經
意相反耶答天台正釋經文經中先云眾生次云開
示是故四句並須就機今疏不爾先云開示次云眾
生但借彼文略明化意則與天台正釋不同至經曰
下方且引證以顯上文乃是立義用意既別非相反
也開即開發示即指示屬於應也悟謂悟解入謂證
入屬於機也正因雖則兩分不通來難輔觀雖順天台不曉今意於下二正明
起應乘時利見文出周易乾卦二五兩爻皆云利見
大人彼明國君出潛登極必合時心萬物宜覩今借
彼語以明如來機興緣熟湯仰欲見所以降世而善
誘之大有為者始從成道終至涅槃張設教網撈摝
羣機皆令作佛故云大也語出孟子經下三引文誠證諸
有所作通指一代化法證上大有為也常下證上出
[001-0383a]
世本意佛意無他故曰常為一事即佛之知見也種
智為知佛眼為見眾生本具迷而不覺來至法華直
指凡心即是佛心肉眼頓同佛眼出世本懷於茲始
暢二彰法體初中初三句躡上教興出生示滅舉其
初後以攝中間一代聲教通目三藏如來在世金口
親宣聲為教體故曰聲教教跡雖多半滿攝盡涅槃
經云半字是不了義教滿字是了義教云云莫下承前
佛意正明法體究盡化源故云皆使諸有總目三界
凡庸通召薄地自悟巳心者本有心性靈明寂滅常
住不變由妄想故不自覺知今欲返本藉教起修性
顯情亡不從外得故云自悟華嚴經云知一切法即
自心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楞嚴經云狂心自歇歇
即菩提勝淨明心不從人得我心既爾生佛亦然所
以文中具明三法自悟巳心心法也十方如來佛法
也法界含靈眾生法也故華嚴云如心佛亦爾如佛
眾生然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體下復約三德釋
出此心初二句明體量如太虗空了無罣礙般若德
也具下四句明體德一切諸法無不具足解脫德也
清下二句明體性本來離染無有方所法身德也是
三即一是一即三非縱非橫不竝不別天然本具不
假修成釋上巳心也十下總明包徧現前一心雖具
三德恐認諸法敻居心外故撮楞嚴經意而復示之
一漚片雲喻彼諸法大海太清喻自巳心二引文示
中初科初引本經是心者即指行人念佛之心依教
[001-0383b]
修行從因感果始於此心故云是心作佛雖假修成
佛非外得故云是心是佛正徧知十號之一橫廣豎
深喻之如海究竟果德因心本具故云從心想生當
下結顯亦即三德菩提般若也涅槃解脫也清淨法
身也語出楞嚴彼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不能得成
無上菩提皆由不知二種根本一者無始生死根本
則汝今者與諸眾生用攀緣心為自性者二者無始
菩提涅槃元清淨體則汝今者識精元明能生諸緣
緣所遺者三非定三三即是一復轉釋云即是大乘
一實境界全即自心故云非他法也次引占察中具
云占察善惡報應經文有二卷此引下卷從初至計
我所皆本經文彼文甚廣末後二句疏家足成初明
真心不變上科雖點三德即是一實且約義說今復
引文彰灼顯示亦欲生下從真起妄以為設教之張
本故有此科之來也初句標起究竟不二名一遠離
虗妄名實諸佛眾生安住其中故名境界次句指歸
自心證成前義前科既會三德歸乎一實此科復以
一實離為三德以顯三一圓融不即不離則彰法體
不可思議從下點示三德本自無生今則無滅是故
不生不滅即法身德大智光明離諸惑染是故自性
清淨即般若德隨緣赴感無處不周是故圓滿十方
即解脫德性具三德離而不分故云究竟一相但下
次明妄念隨緣眾生心體既靜且明名為法性一迷
此心全體暗動翻作無明體既全轉用亦歒翻三德
[001-0383c]
既隱三道乃彰初三句惑道也妄下三句業道也沒
下二句苦道也起信云不達一法界故心不相應忽
然念起名為無明既無智明所以癡暗熏習者起信
云如世間衣服實無於香若人以香而熏習故則有
香氣此亦如是真如淨法實無於染但以無明而熏
習故則有染相無明染法實無淨業但以真如而熏
習故則有淨用當知熏習通於染淨迷則無明熏於
真如全起染用悟則真如熏於無明全起淨用今此
且約迷染以說言因緣者妄念為因妄境為緣起信
云依因者不覺義故依緣者妄作境界義故言妄現
者即占察云當知心外相者如夢所見種種境界唯
心想作實無外事一切境界悉亦如是皆依無明識
夢所見妄想作故良以妄心妄境因緣和合造諸妄
業受諸妄報三道更資聯環莫解故云沒溺生死等
楞嚴云一切眾生從無始來生死相續皆由不知常
住真心性淨明體用諸妄想此想不真故受輪轉又
云由諸眾生遺此本明雖終日行而不覺知枉入諸
趣巳上總明出世本意諸記迷文昧義不欲指斥學
者對之自見臧否二明說教中初科文有三段初總
明經下引證或下別示先覺者孟子云伊尹曰予天
民之先覺者也將以斯道覺斯民也非予覺之而誰
也今借彼語其意則別云云此心即上一實境界三德
玅心是知如來法身地上觀見眾生迷而不覺起大
悲心驚入火宅而度脫之故曰憫諸未悟慈悲方便
[001-0384a]
度生之權巧也演說諸經度生之法門也諸經通漫
故以華嚴鹿苑頓漸顯之如來始於寂場為高山機
說圓滿教不從漸來直說於頓故云頓示一類小機
於頓無益故不動寂場而游鹿苑說生滅法而逗會
之故云漸誘頓漸雖殊莫非隨他意語究佛本懷為
令入實暗用楞嚴扶成此義故云歸源等引證中初
文小智小法則局在漸證上多門也次文種種須該
頓漸證上無二也在昔佛乘祕而不談取法華意故
作此說別示中疏主內鑑如來說法赴機有異故將
一代聖教區分兩土入道不同預作下文判教張本
並如後釋茲不兩煩結歸中上科雖分兩別皆是如
來化他權巧究其所歸莫不為令眾生作佛文中初
明依教開解自心即向法體諸法雖多不出十界依正
因果同居一心一心既悟法法全心心法一如故云洞
達然下次明修因證果初句發大心次句修大行下二
句成大果兼上洞達即開大解前三屬因後一屬果
因果同時二心不別以下三明果後起用初四句不
著二邊唯住中道生死該於分段變易破煩惱惑出
生死苦功由智慧涅槃通乎有餘無餘教化眾生亡
巳益物功由慈悲歷下正示大用所謂眾生界盡眾
生業盡眾生煩惱盡我此願王無有窮盡也引證中
所引二經但欲證上示生唱滅無盡之義爾初華嚴
文自行則無化他則有故法華云我今非實滅度而
便唱言我當滅度所以者何薄德之人若見如來常
[001-0384b]
在不滅便起憍恣厭怠之心不生難遭之想恭敬之
心是故如來方便說耳然楞伽二句似難分異今恐
初句約過去說未曾聞有入涅槃佛次句約現在論
亦無有佛欲入涅槃經文回互諒不徒然三結示中
是謂二字通指一代教興本意大事因緣者經中上
有一字天台釋云一則一實相也大則其性廣博諸
佛出世之儀式故名為事眾生有感佛之機為因佛
即承機而應為緣是為出世之本意佛佛道同故云
皆爾究竟指歸故云在此。


別示今經中初科文有二節初明機興請法大下次
明赴機演教初中初句標起韋下正示弩牙曰機有
可發之義以喻韋提乘時致請故云機發闍王作逆
情無畏憚故曰公為當知悉是大權示跡俯觀末世
一類眾生淨土緣種宜密在懷不能發起特與擊揚
人到于今咸受其賜兩段文意具如後釋別列十段
中竝先立義次引經證觀此十意次第排布亦匪偶
然前三即三障也眾生無始三道流轉今求出離必
先對治欲破三障必修二嚴諸佛菩薩歷劫修行無
越福慧所以第四即福德緣因也第五即智慧了因
也由無智故隨邪背正今欲歸正翻邪非智不可二
嚴既備三學宜遵是故第六離染清淨戒學也七令
心在定定學也八念佛三昧慧學也前八屬因後二
屬果第九現身見佛觀成理顯也第十疾得成佛因
圓果滿也結略中上二句明以凡度聖次二句明用
[001-0384c]
意搜經末二句正結顯經意。


大科第二攝教分齊標分中三科之義次第相生從
寬至狹欲顯淨土之教是純非雜是大非小是頓非
漸是了義非不了義也。


隨釋中明二土純雜標分大略有二者問疏主區分
兩土教法純雜有異前古未聞達士無不適從小智
尚生輕誚為有典據為出臆裁試請申通永祛疑惑
答造疏通經立言判教苟無正量安敢師心非獨無
功反貽伊戚但義蘊羣編名出今疏無文有義智者
用之今為委陳庶幾一悟故天台十疑論明自力他
力自力者此土修道卒未得成他力者若信彌陀大
悲願力攝取不捨即得往生復引十住婆沙論難易
二道云難行道者在此五濁惡世無量佛所求菩提
道是為甚難云云易行道者謂信佛語修念佛三昧佛
力攝持即得往生云云準知自行難行道非此土入道
教耶他力易行道非淨土入道教耶又如善導玄義
專雜二修以分兩土進道不同瑛師修證儀中乃有
此方破惑證真求生西方淨土之說疏主深得佛意
仰則先賢故茲高判獨拔古今可使四海咸規萬載
不易也次別釋此土教中二先敘立教不純經下次
明判釋有異初中先明機別初句以處召人即指羣
迷也惑業是因根性屬果果即苦報三道具焉能生
為根不改曰性隨其惑業迭論重輕故有差別在下
次明教雜上二句通明下二句別示南山云機分小
[001-0385a]
大之別道殊半滿之科是也判釋中初正明互不同
者天下盛行莫如天台賢首天台則立四教所謂藏
通別圓賢首則立五教所謂愚法小乘教大乘始教
大乘終教大乘頓教一乘圓教迭廢立者清涼疏中
具出始從一教至于五教總二十餘家輔觀備引茲
不繁文下二句指略淨土教中初立義故下引證雖
下釋疑初中初句總標對前五濁故云淨土次句目
教對前大小偏圓故曰純一又次句召機對前根性
差別故曰良伴眾下二句明品位有殊莫下推因果
不別發無上心因也不退菩提果也引證中論即天
親所造既云二乘不生可證上文清淨良伴餘如後
辨結示中是知二字躡上二科總顯純雜則下別示
淨土機教既純更無餘論故曰不勞餘如扶新


二大小漸頓中初科初句標起天下引釋天台總判
一代教法先豎論五時次橫辨八教凡釋一經必立
五重玄義教相一章最居其末大乘約教判也方等
約時判也四教並談四機普被故名方等文中第列
三義初約大小彼宗通別圓三俱稱大乘唯藏教名
小言秪云者白蓮記云秪猶直也斯言甚當不必他
云次約二藏本出伽論智論亦然三約漸頓然此三
義從寬至狹大乘既通三教尚兼二乘故須次義也
菩薩猶通偏漸復須後義也則知此經乃是大乘菩
薩頓教如是甄別方為盡理餘如扶新再引遠疏獨證頓
義韋下引當機證文見台疏或約開顯強生問答甚乖教意結成中
[001-0385b]
文有三段初正結專據二師故曰準知不獨此經故
曰一代簡非漸頓故曰圓頓不雜偏小故無餘途慈
下引證文出決疑行願門括即搜括也貝書即指小
乘經部無一字者以顯絕分尚不說有豈復勸生彼
文但說無土恐疑有佛復助釋云不說彌陀如古德
云小乘無他佛之說大教有剎海之談是下結勸下
佛種者如常不輕十六王子結緣之徒是也。


三簡了不了總分中初句標慈下釋撮略決疑中文
初以大小對簡二獨就大簡言大乘者梵語摩訶衍
此翻大乘通含三教復有了不了者彼云今明大乘
復有三種一者大乘通教此教門雖通大類狎二乘
菩薩雖復化他化畢終歸灰斷淨土深理非彼所知
非了義也二者大乘別教此乃詮旨隔歷因果不融
淨土則理外修成萬法乃不由心具雖廣游佛剎然
往生玅旨斯亦未了三者佛乘圓教理事圓融因果
頓足佛法之玅過此巳往不知所云巳上彼文今論淨土
唯取最後圓頓佛乘簡之極也經下彼自引證可見
別示初科約義中初明身土非他如下明往生非外
了謂照了達謂體達淨土即同居依報也彌陀即應
身正報也極樂依正同居一心心性徧周法界無外
若一毫法從心外生不名了義又復心即是土性即
是佛所以文中皆曰非他是則心性佛土畢竟平等
無二無別也回神與下法華等四句皆是決疑中文
既了身土無非心性雖越億剎不離巳心雖孕蓮沼
[001-0385c]
不離剎那巳心剎那俱指當念也引證中文為三段
初引四經即下結示秪下複疎所以特引四經者前
二證上彌陀即性後二證上淨土即心本經略如前
示佛既心作心是則與法華開佛知見其義無別故
云即是等仍又躡前簡判益顯今經了中之了也楞
嚴中上二句屬因下二句明果即心憶念顯佛非外
現前當來者即同象觀云於現身中得念佛三昧現前
佛觀云捨身他世得無生忍當來也當坐道場生諸

佛家是故註云成佛不久法華稱玅者在昔諸經權
實未會悉屬於麤唯至法華點權即實始得玅名華
嚴言極者若通指華嚴部教未為圓極清涼疏云一
極唱高二乘絕聽是也今別約部中圓意與法華同
特舉玅部極談以彰淨土非偏小也結示中上引四
經雙證故雙結云淨穢身土等也複疎中恐謂身土
既即我心心淨土淨何須外求破此執情故云秪由
等體之與性其義不別即前法體一實境界也虗融
言其體量包徧言其體德量則無處不周德乃無法
不具言包徧者楞嚴云如意默容十方三世一切世
間出世間法唯聖與凡無不包容又云心精徧圓含
裹十方等斯皆包徧之義當以意求文無以文害意
或見疏主讚文性本包容及今包徧之語輒生輕議
未之思爾既達此理於無往來不礙往來向無取舍
不妨取舍往來即性性無所移取舍全心心常宛爾
故慈雲云當知淨土百寶莊嚴九品因果並在眾生
[001-0386a]
介爾心中理性具足方得今日往生事用隨願自然
是則旁羅十方不離當念往來法界正協唯心免信
常流執此非彼偉哉斯言若也凝然不動便為無生
玅理與彼偏空斷見相去幾何輔正墮此悲夫委如扶新
輔觀有辭明適越無非宋國之語以喻舍此取彼正
因亦有舊適他邦後忽憶想如在目前之喻斯皆情
想測度安稱唯心是法非思量分別之所能解唯忘
情離念者始可與議也斥偏執敘非中初四句總標
淺識膚受故云末學點靈與下二心字即妄念也自
下四句出計指下二句顯過彌陀外物對上佛即我
心極樂他邦對上心淨土淨引斥中文見天竺集初
敘外執對之可見釋下決破自分二段初正決外執
二世下因斥邪空初中初句總斷將下牒計若下正
決言心徧者全體名徧非徧而徧也言塵徧者塵無
自性攬真而成真性既徧塵亦隨徧古德云色何以
徧色即心故慈雲云一念既然一塵亦爾一一心中
一切塵一一塵中一切心一一心塵復互周重重無
盡如帝網是也若了心塵互徧何愁十萬之遙咫步
之間尚涉程途豈在心外猶成二法彌須得意不可
封文斥邪空中但學虗言全無正見鼠唧鳥空即斯
人也豈下初明損自謗法謗心即苦因殃墜萬劫即
苦果妄下次明損他結告中上二句荷德下二句勸
師承引孔子曰藥酒苦於口而利於病忠言逆於耳而利於行


辯經宗標示中以主釋宗乃有三義一者獨尊義天
[001-0386b]
無二日國無二王故二者統攝義如網之綱如裘之
領故三者歸趣義星必拱北水必朝東故今經之主
備茲三義講者臨文詳而說之問天台釋經必出經
體今何但立宗耶答向明法體一實境界非體而何
問一實境界乃是通明一代法體未審今經的指何
法為體答有通有別通則一經始末二八玅境悉是
法藏比丘無作願力所成皆為今經正體別如象觀
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疏主會同法華開佛知見出體
愈明問天台取體必以修性離合揀辨無遺今何通
漫答前約純雜大小漸頓了不了義次第甄明非不
親的何更致疑問既立體宗還可立用得否答可在
文非不明白今為顯立其名應云一實境界為體觀
佛三昧為宗除疑捨障為用若爾復與天台所立為
同為異答同中有異異中有同請細考之無使相濫
次科引釋考定中大有二節初引天台次引二師今
經定宗古今諍論況文旨深隱卒難取解不免細釋
勿誚繁詞天台中自分為三初引文此下二句判定
觀下二句釋意判定中據彼現文心觀之言是故判
為單就能觀也釋意中應先徵起云天台既立能觀
必具所觀如何單云心觀耶乃釋出云據理能觀必
具所觀境觀相當定不可闕所以秪云心觀為宗者
且就能觀一邊為言故云觀佛依正得非心觀乎如
下疏引十疑論云凡求生者希心起想緣阿彌陀佛
及彼七寶莊嚴疏即結云今經觀佛斯為明據用彼
[001-0386c]
照此天台非不立所觀則知心觀為宗且就能觀言
之明矣請考上下判定之語天台則云單就為言二
師則云通就而立深有其致以意逆之當自得之二
師中亦分為三初引文二家建立既同是故合示言
宗趣各異者正因備引遠疏出諸經宗今據玄義云
維摩經以不思議解脫為宗大品以空慧為宗此例
非一今此觀無量壽佛經以觀佛三昧為宗亦以念
佛三昧為宗此下二判定據彼現文所立觀即能觀
佛即所觀是故判云通就能所也觀雖下三釋意亦
先徵起云經中具列依正莊嚴總十六境何故獨云
觀佛而下釋出正顯經宗即下引經證上主義念即
是觀會同宗名但下今疏標簡如首題者應云此經
以觀無量壽佛為宗方盡善美問今疏連引三家立
宗而無去取未審以何而為正說答俱正說也但據
台疏現文秪云心觀為宗未見所觀尚恐通漫故引
二師而成顯之雖則二師能所雙立猶有相濫故復
簡之欲使三宗義歸一揆用成今家正義所以文中
略無一言與奪意在此也自非疏主具擇法眼焉能
如是精細甄別他謂不取天台輙生詞訟委如扶新顯勝中以由今經
觀佛為主故引彼經特彰功勝具云佛說觀佛三昧
海經晉朝佛陀䟦陀譯十卷成文引經三段初段即
滅惡生善阿難對告人也觀佛三昧標指行法也觀
即能觀佛即所觀境觀泯合惑破理顯乃名三昧梵
語三摩提訛略名為三昧此翻正心行處是心無始
[001-0387a]
常曲不端入正行處心則端直如蛇行常曲入筒則
直大論云一切禪定心皆名三摩地初明滅惡不出
三道犯罪破戒業道也失道即墮惡趣苦道也餘四
並煩惱道也諸佛下次明生善諸佛即人楞嚴即法
人法皆從此三昧出如金剛般若云諸佛及阿耨菩
提皆從此經出是也梵語首楞嚴此翻健相云云又下
次段舉況初標行以下彰益現感說法來成佛因何
下正況一毛尚爾具足可知又云下第三段前但總
論滅惡此復細陳罪相初敘過若下次顯德尋文可
見結示中初二句總標功德難思者良由諸佛三身
圓證三德圓顯安住祕藏端拱寂光攝念諦觀心冥
真境佛從心現感應道交滅業破障秪在剎那此理
深妙故曰難思良下別示初二句觀法身佛破煩惱
障虗實相對也假下二句觀報身佛破黑業障愚智
相對也藉下二句觀應身佛破生死障悲苦相對也
是下二句總結破障顯德斯為第一故喻前陣初門
以顯觀佛是究竟法也餘如扶新復引楞嚴成上結示之
意不假方便非漸修也自得心開即頓悟也攝心觀
佛喻染香人入佛境界如有香氣三昧成就故曰香
光莊嚴如後即辯觀法中。


二辯事理示名體中所以須明事理者理即平等性
體事乃差別境界全理是事全事是理理事相即一
法二名斯乃千聖之本源萬化之歸趣諸佛常依二
諦說法良在於此欲顯彌陀身土雖是同居不離寂
[001-0387b]
光雖是應身不離遮那理事無偏任智修習利皆理
觀鈍唯事想下文欲示境觀是故於此預明初句總
標次二句約名乍異理本絕言假名而召故曰強也
事相差別舉一全收故曰總也又次二句據體會同
其下舉喻釋出波字喻上事異水黑喻上理同若下
斥世抗分是下二句結示彰過顯圓融中初依天台
先引文是下結顯彼論先疑曰諸法無生平等寂滅
今乃舍此取彼與理乖違故此釋之初明忘筌則通
識見超拔故稱智者熾然猛烈之貌求生淨土不滯
空也生體叵得不著有也二邊俱泯中道全彰故曰
真無生也愚下次明守株則塞膠固封執故稱愚者
隨言生解任物牽行事等夜遊罔分南北生作生解
著常見也無作無解著斷見也而下隨病發藥不下
躡過指斥非理曰橫斷常二見矛盾相攻其悞非淺
故曰幾許結顯中承上論文釋成前義達事即理等
者即論文云非謂因緣生外別有不生不滅亦非不
求生淨土喚作無生云云亦如慈雲云真解空者即於
因緣法中了生無生性滅無滅性非謂斷無為不生
滅是也事理混融思議叵及故稱妙也次準南山中
所以須此科者葢由上引論文愚智兩別愚者故非
所取智者唯局利根今經觀法利鈍兼資若唯達理
鈍根莫及復準南山事理二懺須分兩根欲顯今經
通被利鈍故也問鈍之與愚何以分異答須知鈍根
若望愚者俱得稱利但不若利根直達法性附事而
[001-0387c]
修故名為鈍非如愚人瞢無所曉也初引文事鈔云
理據利智觀彼罪性由妄覆心鈍根未達專令修事
業疏云理懺者要識心本是大乘理其體清淨妙用
虗通廓達無礙等事懺者如世常行或依塔廟或造
佛經禮誦諸業皆緣事起等餘下正示初揀他經局
被今下明今經通攝又利下約業成俱生但下據入
位分異有難唯心不合屬理備如扶新斥互判初敘中初二句總標
一下別列初說即四明妙宗鈔彼云以法界心觀法
界境生於法界依正色心故十六境豈不一一皆是
圓妙三諦三觀云云次說即桐江修證儀彼文問曰般
舟觀佛與今何殊答彼是先觀事境後修理觀此經
直觀事境而取往生等後說即孤山刊正記彼亦問
曰佛身觀云是法界身入心想中豈非理觀耶答此
一雖理餘皆是事從多以判俱事觀也今下隨後指
破夫下重斥第三利則俱理鈍則俱事豈可一人修
觀而分兩途乎出經意中初據所觀不偏得下約能
觀自異若或局定前境無乃被機不周專事則上根
不忻專理則下根難造任智淺深無可不可斯乃今
疏妙談也餘如扶新引古中據唐皎然撰塔銘云師劉氏
之子漢楚王交三十一代孫事靈隱謀禪師聞其指
訓如涼風入懷醒然清悟初傳律于會稽大師曇一
乾元中有詔天下大德七人長講戒律師預選焉頃
年淨土一門不愆于念甞謂人曰昔聞西方之行餘
如疏引初引昔迷有相即事也此下明後悟蓬心蓬
[001-0388a]
即艸名其心拳曲莊子云今夫子亦有蓬心達觀即理性虗通也
何下彼自徵釋言意色香皆是事之微末尚與理等
豈有觀想正念而非理乎細下今疏評量上二句與
以由今經十六種境皆名為觀故云深會但下二句
奪得於上根失於中下釋疑妨問修法中初敘問前
但通明理事今欲的明修觀方法故須問決答釋中
二意先分心境能下次明相即初中初句總標一下
別示能觀中現前簡非過未識心唯局第六心王想
念即指行心也引經正取初句次句兼帶而來所觀
可見欲令行者識別心境能所不濫故爾兩分及乎
用觀能所一如心境融即故曰相冥也問疏中雖分
能所歷然未審正修觀時作何方便依何儀式若何
用心答當如日觀所示必須靜室面西端坐送想彼
方依正因果以心取境以境繫心觀之不巳心與境
冥然後能所兩忘三昧成就閉目開目了了分明應
與修多羅合片有乖違悉名邪觀問修此觀者為畢
世長修為要期有限答如地觀說唯除食時恒憶此
事理無間斷然隨根性利鈍如何但取三昧成就以
為要也問文示所觀指十六境為從初至後次第別
觀為十六境一道總觀別觀則前後起滅未稱圓融
總觀則諸境交參若為用觀答據論觀法本為一機
而設必須從微至著原始要終先依後正境境歷然
闕一不可但恐初心不能善觀故論次第觀道稍開
彌加增進一道而觀更無前後此心尚具一切諸法
[001-0388b]
況十六境乎問利根達事即理十六種境無非妙觀
鈍根但依事相安得稱為十六觀耶答今經通被利
鈍兩根豈可偏乎向準南山理事二懺皆可修之利
根莫非理觀鈍根皆歸事想當知事想即是事觀如
經論中明事六度即其例也次科起心乖理立難中
葢由前問理觀而以起心取境為答正屬於事故復
徵之答中初立理次引證心即能觀境即所觀因緣
生者中觀論云因緣所生法我說即是空北山錄云
萬象之生不自有體待彼眾緣生既待緣象本無矣
根於空矣譬諸水月緣會則見孰謂之空形虗無在
孰謂之有是也言無性者自他共離四性俱亡故體
非生滅者指上緣生之體本無實性無性之性有何
生滅若達此理終日起心未嘗動念終日取境未嘗
著相論中初句標起於下釋出初五句總示此下六
句別示非下二句破執並在文可見次今準中則顯
上科所立識心為能觀依正為所觀非出臆斷葢有
所承以下複示緣生心境一無混濫能下融即能觀
心即心法也所觀佛即佛法也心佛一如能所不二
故引華嚴顯無差別問極樂依正是本法藏願力所
成如小本云不可思議功德莊嚴一一皆是真實妙
境那謂緣生虗幻耶答當知法藏因地所修莫非達
緣生法顯無生理在彼巳成無非真實今之行者剏
心修觀若離緣生無用心處故須託彼依正而為境
本熏發心性三昧未成心性未顯盡屬緣生也問前
[001-0388c]
後諸境可是緣生佛巳離陰安住祕藏何得亦是緣
生所攝答秪由行者心想未絕外境未忘見有他佛
敻在心外故屬緣生過在於我何關佛乎三勸修正
勸中初句召當機次二句囑開解然下勸立行不下
示妙理不妨心境者指上緣生法也體自無生者非
離緣生別有無生須了心境一一緣生當體空寂方
稱妙觀是則終日加功終日無作非使然者釋上自
之一字也例通中初科是知者通躡上文理事科意
向之所辨且就淨業於緣生中達無生理今則貫通
一代諸大乘經所詮行法莫不皆然初立義次引文
初中先泛舉世出世法遠指他境也出處語默近取
諸身也自遠至近無不該收莫下一句總示非下類
通引文中初法華文觀即能觀之智一切法即所觀
之境徧該十界依正因果故云一切由觀故空一法
叵得如實相者不異故如不虗故實一切諸法以實
為相故名實相不顛倒者離八倒故次段諸法同前
皆字經作空字空無所有者內體本空故無有常住
者外相如幻故起即生也無生無滅即實相故自普
賢觀下五文莫不皆指緣生諸法即無生理所以趣
舉此七文者皆有一切之言攝法盡故又復七文或
即諸法或離諸法大乘法體即處常離離處常即非
即非離而即而離微妙難思豈容情想若乃聞即作
即解聞離作離解斯是斷常二計何關大教之正見
餘如扶新次勸信中初指廣若下斥非淨下引示聖下
[001-0389a]
結勸如是等文指上即理之教離事談理其猶棄氷
求水非偏即邪何足議道偏即小乘偏空邪即外道
邪見淨名經中寶積請問菩薩修淨土行佛為廣說
末後乃云菩薩取於佛國皆為饒益諸眾生故即接
今文續云菩薩成就眾生故願取佛國取佛國者非
於空也文中上三句顯得若下二句彰失造立宮室
喻修萬行以空喻理以地喻事空地兩全則宮室可
立事理兼運則萬行乃成若執理廢事如依空無地
其可得乎諸佛下復引大論轉證不壞假名即俗諦
證上依地也而說實相即真諦證上依空也結勸可
諸記差誤對之可知


三辯觀法初通括中上來雖明修觀而諸經論觀行
不同今此收束一代大乘以為五例次第揀辯一無
混濫欲使行者投心有託不枉時功矣文中初總標
一下別示初例即前法華經文次例止觀即天台所
說凡有四本一曰圓頓止觀二曰漸次止觀三曰不
定止觀四曰小止觀復有南嶽止觀還源藏師所撰
法界杜順所立淨心南山所作第三例經即淨名佛
問維摩汝以何等見如來乎答言如自觀身實相觀
佛亦然前際不來後際不去等仁王般若佛問波斯
匿王亦同此說不淨觀即五停心中多貪眾生修不
淨觀種子依處當體外相究竟五種不淨大論各有
偈文云云白骨觀如㭊玄引俱舍論云假想思惟於眉
間等一點破壞似針鋒許漸漸爛墮徹至於骨如是
[001-0389b]
至於半頭一頭眉膊胸背及於一身漸至一房一縣
一州一國皆是白骨等此為對治貪心亦屬不淨觀
收四麤色心經即般若心經五蘊者經云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蘊以積聚為義亦名
五陰五眾也十二入者經云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
聲香味觸法六根六境互相涉入故名為入亦名十
二處也十八界者經云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於前
根境更加六識故成十八也界以限分為義取境生
識不相濫故然此三科皆破我執實無主宰所以廣
略不同者一類有情迷於心所不迷色心佛應彼根
為說五蘊三蘊是心所一蘊是色一蘊是心又有一
類迷於色法不迷心及心所佛乃為說十二入五根
五境及法一半是色餘法一半是心所一意是心復
有一類迷於色心不迷心所佛則為說十八界十界
半是色七界是心半法界是心所云云數息觀者葢為
眾生心多散亂因此流蕩佛令數息可以除遣息即
出入息風也梵云阿那此云遣來即入息也梵云阿
波那此云遣去即出息也作此觀時有六種相一數
二隨三止四觀五轉六淨如六妙門并法界次第云云
五觀勝境即見次科上之五例通收一代觀法未是
的論修相或見新疏揀判分明似懷妬忌故於平地
激起風波惑亂羣聽乃問初例為觀一法為觀諸法
為一諸並觀為觀諸為一等今諭之曰文中明云總
觀諸法那問一諸等耶諸法之言不出十界依正因
[001-0389c]
果同居一心全心是法全法是心心法無二畢竟平
等智解既明正用觀時一念心空法法皆空安有一
諸諸一差別之相況今五例且據行人宜樂投心發
足而說乍分五別及論觀成歷法無所不通秪如觀
心何嘗離色至於觀色未始離心如大論云一切諸
法中但有名與色更無有一法出於名色者故天台
云至論諸法本原清淨絕名離相尚非是一何曾有
二等云云當知法相差別並是赴機有異不得其旨而
興執諍徒戲論耳餘如扶新別簡中初分五別上科雖簡
今經局在第五以由勝境尚且通濫復須精別初通
列諸經上下別分功用又下復簡二方尋文可領對
簡觀心總標中初通標兩土入道不同今下別校兩
土用觀有異言略為者示不盡故修證儀中出十五種須者看之
列中初正列六義頓同水火一一如後臨文自見略
下結示兩殊問答中初問由前經宗必須觀佛恐未
了者不許觀心故須問決答中初文顯正但下指非
達境則與求陰則奪向云達彼彌陀即我自性非他
佛也若此妙達佛非心外終日觀心無非觀佛終日
觀佛即是觀心心佛一如有何不可本陰點靈並指
現前赤肉團心也他經通收此土入道之教唯觀自
心盡為所簡餘如扶新次問三法難易本出天台妙玄佛
法太高唯極果故生法太廣徧十界故觀心為要至
近易故世多此見通云或謂今下躡文立難答中初
約被機正答上二句總收心佛若下別示所主彼下
[001-0390a]
出彼文意非下次約觀佛反質觀佛三昧非局今經
如前勝境五例是也作此申通兩無妨礙三問躡上
三法以為問端華嚴既曰三無差別今若棄心觀佛
反成差別答中初正答古下引證正答中上句約理
縱與次句據事還奪荊溪云理體無差差約事用是
也將下正示別相既修彼土觀法觀佛方乃相當若
或一例觀心則混此方入道北轅適楚斯之謂乎引
證中又二先引古德即輔行文由觀心故佛從心現
故云自心三昧佛也從因感果即指彌陀巳成之佛
彼文續云具含二義共為一境為順理故從初義釋
三昧既成隨心即見見是心性名心作佛等諸下分
配二佛據下準文斷定餘如扶新次引論文向來立宗巳
曾點示今覿斯文永祛羣惑希心起想即緣生心也
緣佛依正即緣生境也不唯證今觀佛有據亦見天
台所立經宗且就能觀為言非無所觀信不虗矣四
問世多倚傍增長邪心撥棄修行毀廢經像故須問
釋以顯教源初引經今下結難答中初四句法喻雙
顯並上句法下句喻皎月清響喻佛應也幽谷百川
喻機感也佛之聲色皆即法身法身無相有感斯彰
水清月來本無實體谷虗響答豈有定聲然下示愚
人固執無正不邪如經所斥達下明智士虗通無邪
不正是今所觀故引華嚴聖量為據不即不離妙在
其中上二句蕩一切法第一義空也下二句立一切
法不思議假也即蕩即立遮照同時亦如金剛經云
[001-0390b]
凡所有相皆是虗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頗符
此意覿下二句結勸大門。


第四料簡異同明佛身中初科通明佛身初句標佛
下三句通示多種今下準用四身言多種者佛本無
身無壽無量寂如虗空應物現形隨機赴感故諸經
論所說不同如華嚴中十身舍那即其事也必欲備
陳略難窮盡故準戒疏以明四身則一切身攝無不
足但今疏所引與彼少殊彼云佛身四種一謂法身
二謂真應三謂法報應毗盧徧耀正法為身舍那行
滿報果為身釋迦應跡赴感為身金光攝論名法應
化若更四身者應身受純陀供化身受大眾供彼文
緣下疏主助釋法身者師軌法性還以法性為身此
非色質心智亦非陰界入所攝毗盧具云毗盧遮那
此翻徧一切處以此法身等虗空界無所不在故名
徧遠離三惑二死昏暗故名耀不墮偏邪故名正可
軌可則故名法此身該乎修性大小不同云云報身者
梵云盧舍那此翻淨滿惑累究盡故淨種智圓極故
滿從因至果修行所感法華云壽命無數劫久修業
所得以如如智照如如境境智冥合強指此智名為
報身稱實感報故名報果此身須分自他受用不同
自則上冥法性他則下應羣機又他受用亦名尊特
亦名勝應云云應身者應同萬物即感赴義梵云釋迦
此翻能儒亦曰能仁對前勝應此即劣應化身者戒
疏云受大眾供者涅槃經云世尊自受純陀之供於
[001-0390c]
自身上一一毛孔化無量佛各有無量諸比丘僧悉
皆示現受其供養今疏復以隨緣不定釋之垂形異
類無而欻有故名為化然戒疏中一謂法身單舉其
體二謂真應真即法身應即攝報三謂法報應開應
出報四謂法報應化於應復開化也並由經論赴機
異說不可揩定佛佛道同故云皆具今疏特用戒疏
四身者葢由本經具四身故義不徒然文見次科別
顯中初科初句標起經下引示法界身即法報者以
法身屬理理徧法界報身屬智智冥於理亦徧法界
函葢相稱無有闕減此即自受用報與法身理等故
法界身雙收法報也指六十萬億為應身者彼雖同
居本願力故依正莊嚴超諸佛剎所以佛身亦復最
勝此即彼土常身凡夫人天皆悉得見他宗廣有議
論非此所明化身可見辯開合中初科上三句通示
法報義定置而不論諸文應化出沒有異故獨辯之
當下別明良由彌陀是法界身隨緣赴感靡不周徧
即一而四即四而一豈容思議哉寶王論云法身如
月之體報身如月之光應身如月之影萬水之內皆
有月焉言一則萬水之月常差言多則虗空之月無
二伊字三點摩醯三目可以喻之若下復約本跡一
多互融華下引證初句證垂跡次句證歸本也引示
中初遠疏但云真應者法報冥合俱名為真體同法
界故無有盡應隨物機故有兩量引受記經既有補
處驗必終極且據人天莫數故名無量據下準經判
[001-0391a]
定是知六十萬億之身屬應無疑次引論文有漏凡
夫者未破見思故隨分見者任其智力有明昧故上
生即見色相具足下生七日心不明了等麤相即八
萬四千相好之身也菩薩始自初心分破無明分顯
法性位有淺深見亦明昧細相即十蓮華藏微塵相
海他受用身也示不定正明中故知者躡上遠疏論
文以為言焉上二句約法如下舉喻喻中初二句通
舉器下別配初四句喻身水澄下四句喻壽水器喻
機月影喻佛全闕展縮喻報應之身也存亡去來喻
長短之壽也以下二句總結對文可見引證中涅槃
文出三十四卷佛將涅槃四眾雲集純陀後至奉獻
供養遂生哀慕佛乃誡云汝不應等一下佛自釋出
其意世出世法皆如夢幻如來為化眾生方便示現
入般涅槃亦如夢幻無有實事故云無染著也引華
嚴中總有六偈初二偈明佛身無著後四偈明壽量
無窮初中初偈約法說法身藏者法身之體具足萬
行福智功德多所含容喻之如藏普入世間者從真
起應所謂佛身充滿於法界也不為生死涅槃二邊
所縛故云雖在無著也次約喻顯上二句正立喻清
水喻法身影象喻起應下二句舉法帖合可見明壽
量中前二偈舉喻後二偈合法喻中初偈明幻事幻
師喻法身現事喻報應二身次偈明幻量非量無量
即法身壽也示量無量即報應身壽也合中初偈合
幻事寂定心即法身理體合上工幻師也諸善根即
[001-0391b]
報應之因一切佛即報應之果合上種種事也次偈
合幻量平等法界本來無有量與無量皆是眾生妄
想執著見量無量若知是幻離幻即覺於量無量悉
無所著故云了達結示中諸佛如來不思議境言語
道斷心行處滅故云尚非等也。


二明佛土正明敘意總標中初通舉三經以彰無盡
是下總標二種欲顯有歸良以諸經明土極有差別
攝別歸總二種收盡然後派總出別復分四土委如
次科天台淨名疏中亦絕總別以論故彼疏云一總
明佛國者國有事理事即應身之域理則極智所照
之境隨機應物說有事理非本無以垂跡故有應形
應土非跡無以顯本同歸法身真國也二別明佛國
者諸佛利物差別之相無量無邊今略為四等云云
疏雅合信匪偶然餘如扶新具辨別釋初科引所出中言法
性者十界所軌名之為法常樂我淨不遷不變名之
為性天真自具不假修成從本以來安住其中故名
為土初引圓覺欲顯生佛不二故次普賢觀欲彰法
體周徧故遮那能依之身也寂光所依之土也又常
寂光雖所依土即是三德常法身德也寂解脫德也
光般若德也是則離身無土離土無身身土混融一
法二義常下結名秪一平等法性玅理在能依則為
身在所依則為土皆是強立故曰實非此唯妙覺極
果所證境界經云爾時如來游於無量甚深法性故
云佛住處也示體相中上二句示體指前法性非是
[001-0391c]
他法全即自心以為其體此心包徧無處不周故云
舉足道場淨名云諸有所作舉足下足當知皆從道
場中來非下四句示相一三兩句舉體雙非二四兩
句約相雙亦雖然性體本非淨穢眾生在迷計有淨
穢今欲起修必須舍穢取淨舍穢究盡取淨窮源則
與非淨非穢畢竟不別取舍既爾去來亦然準上說
之慈下引古證成初句即上不妨淨穢也次句即上
非淨非穢也卷懷猶言會歸也剎那即下一念也雖
有十方淨穢之殊卷而懷之無出一念第三句即上
不礙往來第四句即上無去無來三際即三世華嚴
云一念普觀無量劫無去無來亦無住如是了知三
世事超諸方便成十力是也一念既該三際則知終
日往來不踰自心眾下示性平等生迷不失者以本
有故如演若多失頭狂走忽然狂歇頭非外得縱未
歇狂亦何遺失日用不知者以本迷故即用此理起
惑造業終日由之終日不覺書云百姓日用而不知聖人之道鮮矣
證無得者亦本有故乘權起用者大悲益物故顯居
中初句斷定法性土是究竟本覺果人是究竟始覺
始本一合無復分張仁下引證唯佛一人且從修說
此土指上法性也二應化土中初敘意應下列示以
法性土唯佛所居所謂法身真國乃據理體而說隨
機應物現下三土即從理體而起事用事用非一喻
如微塵約機收土不出有三初實報土應菩薩中即
是華藏世界純諸菩薩所居以觀實相發真無漏破
[001-0392a]
無明顯法性故所感土名為實報依正互融色心交
徹亦名無障礙土賢即住行向聖即十地也應二乘
中雖破見思證方便道未為究竟故名方便土未斷
無明亦名有餘土見思既盡而生界外不受胞胎分
段之質名法性身故引智論雙證身土法華云我於
餘國作佛更有異名是人雖生滅度之想入於涅槃
而於彼土求佛智慧得聞是經即今方便土也同居
見次科別示中初句總標一下別列釋下明二佛互
現然下約正報簡異言互現者大論三十六云當知
釋迦文佛更有清淨國土如何彌陀佛國阿彌陀佛
亦有不嚴淨國如釋迦文佛國又三十八云此間惡
故釋迦壽應短餘處好故佛壽應長涅槃二十二云
西方去此三十二恒河沙有無勝國所有莊嚴如安
樂世界我於彼土出現於世又皷音王經云阿彌陀
佛婆羅門種其國號曰清泰聖王所居其城縱廣十
千由旬父名月上母名殊勝玅顏乃至魔王名曰無
勝亦有惡逆弟子名為調達等簡異可見結顯中上
二句明赴機不同法下約能所收束葢由上科總分
二種次於應化別示三土乃是從本出末今此復以
二種用收諸土乃是攝末歸本又復特引楞嚴以彰
法性應化有所典據初引經大下次正示初二句分
配二種應下二句迭論相依能下二句結顯大覺是
所是本虗空是能是末又虗空為所為本應化為能
為末在義易明故云可見點示中初三句立定彌陀
[001-0392b]
即應身簡非法報同居簡非三土淨土簡非穢土又
下復簡身土同名今下的取昔因以驗今果如斯決
擇纖毫不濫仍引光臺用彰今意。


靈芝觀經義疏正觀記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