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432 佛說分別經-西晉-竺法護 (master)




No. 738
《佛說分別經》


西晉月氏國三藏竺法護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晨
朝整服,儼然而坐。


佛語阿難:「告諸比丘,皆寂
靜明聽,今當為汝說人生受苦。」


阿難從坐起
整衣服,為佛作禮,白佛言:「願樂欲聞。」


佛言:
「人有六惡以自侵欺。何謂為六?眼為色欺、耳
為聲欺、鼻為香欺、口為味欺、身為細滑欺、意
墮邪念為邪念欺,是為六欺,令人墮惡道
中,無有出期,黠人乃諦覺是耳!」


佛言:「人從三
可得三苦。何謂三可?一、身可殺盜婬;二、口可
兩舌惡罵妄言綺語;三、意可貪恚癡。用是三
[001-0541b]
可故,墮地獄、餓鬼、畜生中,是為三苦。唯黠者
覺之。」


佛言:「人有六恣,墮十八痛。何謂六恣?
眼恣入色、耳恣入音、鼻恣入香、口恣入味、身
恣入細滑、意恣入邪念,是為六恣。亦為受、亦
為衰,用是故墮十八地獄,苦痛長久,無有出
期。」


阿難白佛言:「人有事佛受戒,能得脫是
苦痛不?」


佛言:「有人事佛受戒,得福無量,不可
譬喻者,有人事佛墮極罪者。」


阿難問佛:「事佛、
受佛戒當得福,更得深罪,何以故?願聞其意。」


佛言:「有人事佛奉持經戒,精進不犯,得福無
量,不可譬喻也。」


佛言:「有人事佛,受戒不持,不
能精進禪定思惟,託名事佛,專行邪業,貪求
無厭,不知止足;婬妷色欲,好喜歌舞,耽于
酒味,以自放恣,雖云事佛,其過難量。用是之
故,長墮三塗,苦痛萬端,難得免出。」


佛言:「事佛有三輩:一輩者、為魔弟子事佛;二
輩、為天人事佛;三輩、為佛弟子事佛。」


「何謂魔
弟子事佛?」


佛言:「雖受佛戒,心樂邪業,卜問是
祟解除禱祀,信有家親丈人,不信正真,不知
有罪惡之對,假名事佛,常與邪俱,死墮無
擇地獄,受苦長久。久乃出,為魔邦屬,諛諂
妖㜹,難可得度。是曹輩人,宿命餘福,暫得
一時見於正道,心意瞢瞢難曉宿已,當復
更入邪見無窮已也。是為魔弟子事佛。」


「何謂
天人事佛?」


「受持五戒,行於十善,死死不犯,
信有罪福,作是得是。壽終之後,即生天上,是
為天人事佛。」


「何謂佛弟子事佛?」


「奉持正戒,
廣學經戒,修治上慧,知三界苦,心不樂著,欲
得解脫,行於四等六度,愍傷眾生,欲安濟
[001-0541c]
之。不貪身命,知死有生,求長益福,不為邪
業,是為佛弟子事佛。」


佛言:「吾般泥洹後千歲,
魔道當興,時世大惡,國無常主,民無常居。
遠方之人,當入中國,掠殺殘暴,無有法則,於
斯之際,像法當興盛。」


阿難問佛:「何謂像法?」



言:「當來比丘不持正法,挾妻養子,無有慚愧
心;耕田種殖,以為常業,無復學問坐禪行
者;好樂俗常,以為綺雅,佯佯相看,上下雷
同;撥拂相教度世之基。迷於色欲,不畏于
罪。時有知法者,為說真言,教示正法,便懷憎
嫉,欲毀壞之。為立言議,抄持長短誹謗驅
踧,使其無憀。用是之故,大法轉減。」


阿難
問佛:「於是之時,頗有奉法者不?」


佛言:「多有事
佛,亦出家者耳,但不持戒,共相嫉妬;識義者
少,多不曉解。」


阿難言:「當爾之時,何國最惡,
不信行者?」


佛言:「真丹之土當有千比丘,共在
大國,墮魔邦界,其中黠者,若一、若兩,為佛
弟子耳。生六天上者,亦復少少;在魔邦者,甚
多甚多。」


佛言:「吾般泥洹後,亦多有外學來求
吾道,度者當隱括,審悉三月,知其志能習清
淨行,虛寂少欲不為污行,便可受之。先授
十善,滿三年已,服習道意惡事不犯,乃為更
受二百四十戒。其為威儀之事,精進守行,皆
向解脫,是彌勒所當建也,當從得度,以為應
道。」


阿難問佛:「如佛所說,我皆頂受,宣語後
人,令佛之弘法不為斷絕。」


佛言阿難:「汝前後
所受,皆以貫心,我亦知汝有信護於佛法也。」


阿難問佛:「後若有人,信樂應法,至心欲求,斷
世違俗,以從正道。若時無明師傳教誡者,
[001-0542a]
若有一人,書寫戒律授與之,便可得度為道
者不?」


佛言阿難:「皆當得。知禁法者,爾乃可授
戒耳,不可以文字受便為應法。何以故?佛為
天上、天下之大智,天上、天下之大度,天上、天
下之大明,不可妄傳失旨,皆當明於戒法禁
律,事事委練,乃為相授耳。不明法戒禁要之
事,而妄授人戒法,違佛誠信,反用為是,大
罪不小也,宜以審諦。」


阿難白佛言:「後末之世,
若有人至心至意,厭於苦痛,欲求度脫,世無
有佛,當以何濟其來意?」


佛言阿難:「當將詣彼
明戒法者,曉習威儀禁要之事,如是應度,度
亦得度。自不明而復授彼,兩迷失道,渾沌
無窮竟已,何從得度脫耶?」


佛言:「當來有比丘,
不能自淨,畜妻養子,身行污濁,貪求供養,不
信罪福,而望安樂,難得免脫,甚亦可傷。」


阿難
白佛言:「如是後世,其有從道被服,皆是佛
威神,其人以得像於正真因緣,當從得脫。何
緣中復不信、違佛明教,當復更若干無數劫
受苦痛耶?」


佛言阿難:「是皆前世無數劫,墮久
苦之中,其人於苦痛之地,自悔責,願得為善,
當從得脫。緣一時自悔之福輒得福,隨來生
末世,為人暫覩佛經。又能除剔頭髮,以為比
丘。本識未械,心意猶豫,瞢瞢不了,故有污
濁,多不能離俗,不遇明慧。如是當後,更墮極
苦之中,受無數劫罪。」


佛言:「諸比丘!汝以出
家,捨妻子棄世行,作沙門,當修戒行,如羅漢
法,寧以洋銅灌口中,下過焦爛腹腸,終不
無德食人信施。寧以利刀截手支解身體,
不以無德受人信施。人無德力,受人信施,當
[001-0542b]
累劫墮於罪苦,久久得出,用餘𥼘末之福,
得為人身,當復更還一一償之,有作奴婢償
者,有作兒子償者,有作父母償者。」


阿難問佛:
「何謂償債?」


佛言:「有作奴婢,大家撾打,不以道
理,奴婢受之,無有怨心,勤力作務,不憚勞
疲,愛惜大家之物,不敢放散,是為現世償債
奴婢也。宿命先世,受人信施,不行功德,罪畢
來償,猶有本識,故無怨恚甘受而已。


「何謂償
債兒子?兒子致財,父母散用無有限度,兒子
心亦無惜意,是為償債兒子。


「何謂償債父母?
父母致財,兒主散用,父母不為愛惜,恣所
當得,皆是宿識因緣相償故無惜心。諸此償
債,因緣合會,對訖更散,亦無常住。明者覺
之,故不為也。唯有道德,可以久保。吾前世
時,亦更為人償債奴婢、兒子、父母不可稱數,
皆有一時之緣,難可免脫。至今得道,現我父
母皆先世道德之緣,不由償債。父母世世放
捨,使我學道,累劫精進,今成得佛,皆是父
母之恩。


「人欲學道,不可不精進孝順,二墮
失人種,累劫不復。五末之世,持宜順行,遭
值經道,不可不勤。遭值佛世,不可不諦受著
心,遭值明人,不可不勤問奉受。何以故?人身
難有,六情難具,才聰難得,佛難得見,經難得
聞,故宜勤之。」


佛言:「吾般泥洹後,當有五逆惡
世,當斯之時真丹土域,魔事當盛,閉塞正道。
雖有經法,少有學者;設有學者,少有行者。世
有比丘,少能自守清淨,多有污濁習俗之行
高望遊步,世人無異;求好衣服,學世辯辭,
追世禮費,群黨相隨,以快心意,求世名譽;
[001-0542c]
教人入法,度為弟子,不教護魔,不依正道;度
世之業,亦不學問,追求明智,自謂德大,不守
根門。雖得為人,假時而已,自謂長久,不知大
對,當後受苦無窮竟已,顛倒翻覆,在魔部眾,
一何痛哉。諸比丘!已得人身,六情完具,覩
佛經戒,勤行當行誦之。一失人本,難有復時。
佛世難值,經法難聞,宜各思惟。」


佛說經竟,
諸比丘皆儼然坐,自思惟即得羅漢。
《佛說分別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