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i0315 金光明經文句新記-宋-從義 (master)



金光明經文句新記卷第七
永嘉沙門釋 從義 撰


釋正論品



次釋正論善集兩品明人王弘經天王祐助文為二
[007-0464a]
初釋正論品又為二初釋品題又為二初釋名世聖
即是力尊相王此王即是轉輪聖王出世聖是三乘
聖人覈胡革切者考實事也世間正法名為事實出世
正法名為理實故下釋義明於四悉前三事實其意
可見第一義悉既云世善本金光明豈非理實又此
自就今品而說若以今品并下善集相對論者亦可
謂之今品乃是世間事實善集品是出世理實故下
文云上明世間正見感動天地此明出世正見感動
賢聖況復今品經文自云何等名為治世正論豈非
今品是世事實善集品中既明聞經成就菩提豈非
出世之理實乎。


次此品下釋義文為四初約世界悉檀既云世世豈
非世界次王行下約為人悉檀民用和穆故屬生善
言百穀者輔行云穀者實也五種成實名之為穀五
謂黍稷麥稻麻楊泉物理論云梁者黍稷之總名稻
者粳糯之總名菽者眾豆之總名三穀各二十為六
十蔬果之實助穀各二十為百穀也社稷者白虎通
云王者所以有社稷何為天下求福報功也人非土
不立非穀不食土地廣博不可徧敬也五穀眾多不
可一一而祭也故封土立社示有土尊稷五穀之長
故封稷而祭之也民用等者孝經云先王有至德要
道以順天下民用和穆上下無怨注云孝德之至道
之要也言先代聖德之王能順天下人心行此至要
之化則上下臣人和穆無怨也三王用下約對治悉
[007-0464b]
檀姦者私詐也尚書云寇賊姦究音軌注云群行攻劫
曰冦殺人曰賊在外曰姦在內曰宄言無教之致也
今文對於外敵故云內姦耳王用此法則外敵內姦
不敢謀議驚駭於聖君也妖者媚也怪也字當為祅
零落也四此之下約第一義悉檀世善之本是金光
明如前解於四王品中世出世間所作國事所造世
論皆因此經即斯義也至下文中復更料簡金光明
是正論之本云云


次從此文下釋品文又為二初敘意分文言冥聖者
冥空之聖即上界諸天也。


次長行中下隨文釋義文為二初釋長行說事本經
云灌頂之位者華嚴云轉輪聖王所生太子母是正
后身相具足其轉輪王令此太子坐於象寶妙金之
座張大網縵建大法幢然香散華奏諸音樂取四大
海水置金瓶之內王執此瓶灌太子頂是時即名受
王職位墮在灌頂剎利之數即能具足行十善道亦
得名為轉輪聖王。


次釋偈頌說正論文為二初何等下如來徵起次偈
有下正釋偈頌又為二初分文次初一行下解釋文
為四。


初釋集眾文為三初釋佛敘尊相欲為其子說先王
本法次釋佛敘尊相誡聽三釋說論處所。


次釋發問文為二初標科次從一問下隨釋文為四
初釋問云何呼人為天經四鎮者鎮謂鎮厭謂四天
[007-0464c]
王鎮厭護於四天下也言起問者禮法凡有所問必
須起身以表敬也次釋問非天所生而名天子三釋
問處王宮殿何故名天四釋問以人法治世那得名
天。


三釋結前生後可是字下注云云者令示成前起後
之意謂雖可見亦須點出是故即云問既有四答亦
為四一答天護等也因中說果者行善因也生天果
也此文是釋成前起後孤山四明將此謂之答說正
論先述文意恐不然也學者詳之。


從汝今下第四釋答說正論文為二初分文次釋義
文為二初釋略答文為四初許答經文可見次略舉
昔因今果答其問王義者前發四問雖問名天而問
辭中既言人王故云答其問王義也因集葉故者昔
因也生於人中等者今果也言王領者王字去聲即
統王也從答天舉三義下第三釋舉三義答其問天
義者即以三義答其問天四義也故以第三義答前
第三第四兩問也於中為三初總示三義未入胎入
胎一義也分去聲德二義也力如三義也或先守護即
未入胎也以護胎故下次釋以三義答四問言分德
者分者分平聲也賦也施也布也謂諸天以自巳威德
分施冥資賜與是人故稱天子也神力所加等答第
三第四問者以神力自在遠惡修善令生天等乃是
處王宮殿正法治世名為天也答半名為天三義竟
者第三結也言半名為天三義竟者以下經文云半
[007-0465a]
名人王驗知上文是半名為天也從半名人王下第
四釋舉三義重答問王義文為二初釋由三義故名
為人王言執樂五角切者執者持也主也守也禮記樂
記云禮節民心樂和民聲大樂與天地同和大禮與
天地同節和故物不失節故祀天祭地京房易候云
太平之時十日一雨擊壤者風土記云以木作之前
廣後銳長尺三四寸其形如履臘節僮少以為戲也
逸士傳云堯時有壤父擊於康衢藝經云擊壤者古
之戲也竹馬者小兒所戲也次遮惡者應以經中亦
名兩字以貫羅剎魁膾字上是則王者亦名羅剎魁
膾等也天不亢旱地不洪流者明於陰陽不差失也
亢者高也旱也陽亢則旱旱者不雨也洪流者大水
也癘力制切疫也經云魁膾如下文釋又魁者帥也首
也膾者細切肉也王有勢力猶如羅剎魁帥之首細
切人肉令一切人不敢為非若不爾者將何以伏無
量諸惡能為下次明由三義故亦名為天白虎通云
天子者爵稱也爵所以稱天子何王者父天母地為
天之子也天子作民父母以為天下王以其言天覆
地載俱王天下也故尚書序云古者伏義氏之王天
下也。


從若有惡事下次釋廣答文為二初正釋又為二初
釋非法六義俱失注云云者令將此意對文消釋其
意可解故注云云經云三異者水火風等三種災異
也又日月星三種變異也言三有者欲色無色謂之
[007-0465b]
三於此三處因果不亡謂之有也從當正治下次釋
正法六義皆成又為二初正釋言典軍者典者主也
主軍即是魁帥之首也注云云者準前可解次此中
下令思觀義注云云者令將六義明於觀心境智之
義次文料簡既將六義對金光明是故觀心境智可
解是以但注云云字耳孤山云境能發智即是天護
智與境冥即天分德境智合故革凡成聖即神力所
加此王乃是半名為天也又境能生智是父母義智
能破惑是遮惡義境智合故轉迷成悟是執樂義此
三乃是半名為王也又金光明既乃全是即法作譬
故知此三不出三觀中觀金也空觀光也假觀明也
將天護等六對三觀可解云云


次料簡文為二初問應知此問因前釋題第一義云
此之世善本金光明從金光明出此正論故今問云
金光明是正論之本其意云何次天者下答文為二
初正明論本又為二初約半名為天三義示之注云
云者意令點示即法作譬從無住本立一切法故從
法性甚深無量理體本具金光明事而為世間正論
之本耳故知世間正論乃是所立之法也並由理具
方有事用斯之謂矣又父母下次約半名人王三義
示之法性為父母者須知法性有權有實權法性為
父實法性為母權實智慧亦準可知復應了知權智
法性是森羅差別即三千妙假也實智法性是寂滅
無差即空中亡絕也云云以此下次結示以此為本即
[007-0465c]
是法性為無住本故能正論即所三法世間正論出
世正論並是所立之善法耳今此正論云末事必關
法性之本理若不相關今茲正論從何而立本立而
道生豈可不然乎孤山乃以出世正論而為本者如
何消於四王品云世出世間所作國事所造世論皆
因此經故知不曉世出世間之事皆從此經之理而
立耳。


釋善集品



初釋品題為二初正釋又為二初約六度正釋又為
二初正釋又為二初別約檀智二度釋涯五佳切水際
也又魚羈切水畔也次檀智下例餘度亦然從行下
次結名此六下次約四悉結成又為二初結六度成
四悉從此下次結四悉以立名次此品下對前辨異
注云云者世間正見感動天地如上巳明出世正見
感動賢聖如下具說天前正論非無出世今此善集
非無世間故前文云正名為聖聖有二種一者世聖
二出世聖論名覈實一覈事實二覈理實。


文為二下次釋品文為二初分文次釋義又為二初
長行次從偈有下釋偈說文為二初正釋又為二初
分文次釋義文為二初通明因地行檀捨珍寶者施
外財也捨身命者捨妻子等外身也捨自巳內身也
內外並捨方得名為捨身命也次釋別明善集施財
施法文為二初標科次從一六行下隨釋文為六初
釋明事本次釋聖王請法三釋尊者宣揚經云廁者
[007-0466a]
雜也填者塞也繒疾陵切帛之總名也娑羅此云堅固
也合掌禮座者準大論中凡欲說法必須禮座灑水
散華庶幾後德仰順聖模如或直登必乖法式故不
可引淨名會中聲聞禮座而致誚□□曼陀羅此云
適意也曼殊沙此云柔輭也亦云小大白小大赤也
四釋輪王行施經云熈怡者悅樂也璝公回切正作瑰
亦作瓖石次玉也琦玉色也又琦瑋珍琦也瑋禹鬼以貴
二切耳璫多郎切穿耳施珠也耳應作珥仁志切珠在耳也

五釋結會古今六釋引因果以證以勸。


次就此下明善集之本前文既示正論之本故今乃
明善集之本於中為三初就六度善集波羅蜜金者
此如前以波羅蜜是第一義悉以第一義是所證理
即是法性以為金也般若是智五度屬福故對光明
也次就寶冥者窟屬所依即是法性以為金也滿月
智圓讀誦外用故對光明耳三就二人者欲知智在
說故以說為光也。


釋鬼神品



初釋品題為二初正釋品題輔行引爾雅云鬼者歸
也尸子云古者名死人為歸人又云人神曰鬼地神
曰祇天神曰靈有云飢餓謂餓思也俗中有阮籍兄
孫膽字千里每執無鬼論忽有客詣之言及鬼神之
事客乃理窟作色曰鬼神者古今賢聖共許君何言
無即僕是鬼也遂變形而滅父阮咸有從子修亦執
無鬼有論者云人死為鬼君何獨言無曰今有見鬼
[007-0466b]
者言著生時衣若人有鬼衣亦有鬼耶論者服焉此
亦論者不達鬼化為衣令似彼人生時所著俗雖說
有非委悉知故俗教但見人畜少分不見餘之四道
故仲尼云未能知生焉能知死未能事人焉能事鬼
非謂無鬼也禮記樂記云明則有禮樂幽則有鬼神
尚書云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
殃周易云大人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
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吉凶又云精氣為物游魂為變
是以知鬼神之情狀此皆儒宗說鬼神之文故不可
云無鬼神也阿修羅下注云云者此有二義一者令
辨修羅屬於鬼趣所攝二者令引經文示怖畏之相
何者以阿修羅此云無天常與諸天共相鬪戰而多
怖畏是故觀佛三昧經云阿修羅與天帝戰時空中
乃有刀輪下來而修羅眾身支墮落即便怖畏竄隱
藕絲此阿修羅在餓鬼攝故在海岸若畜生攝則在
海底又楞嚴經說四修羅一於鬼道以護法力成通
入空此阿修羅從卵而生鬼趣所攝二於天中降德
貶墜其所卜居鄰於日月此阿修羅從胎而生人趣
所攝三者持世力洞無畏能與梵王及以諸天爭勝
鬪戰此阿修羅從變化生天界所攝四者別有下劣
修羅生大海心此阿修羅從濕氣生畜生界攝所感
之處宮殿嚴飾良由因中行於五常十善故也常好
鬪戰怕怖無極良由因中行於猜忌妬嫉賢善故也
大論中問何故六道復言五道答佛去世後五百年
[007-0466c]
中部別不同各迴佛經以從巳義故使修羅一道有
云云神者靈也周易繫辭云陰陽不測謂之神也
此品通判下次釋題名所以上巳天者巳字誤也應
作既字既者巳也即四天王等品是也。


此品是第三下次釋品文自分為二初敘意分文次
從事別者下隨文釋義文為二初釋長行為二初正
釋又為二初釋舉事別經文從初佛告乃至甚深行
處既云三世乃是所供之事別也所供亦殊是則能
所其體既異故云事別耳然此事別亦且一往何者
經文既云欲以不可思議妙供養具供養三世諸佛
世尊等豈非聽經即是妙供養乎是故次文更記別
時重釋之義故知重釋雅合經文妙供養具允符應
當聽經之說所以重釋良有以也三佛歷別者三世
即是報應二佛甚深行處即是法佛經文既云及欲
得知是則三世報應之外別有法佛故成歷別耳故
上文釋讚歎品云竪總三世橫總十方世方是報應
之事微妙寂滅乃是總於法身之理此三若乃縱橫
一異則是今文三佛歷別若不縱橫方成圓妙則與
次文圓供養義一體無差今云歷別亦上一往耳若
修事供亦乃別者必須以財供養應佛能觀之智供
養報佛所觀之境供養法佛故成亦別也次釋圓供
養者經文從於是人應當下訖長行之文是也聽經
乃是法供養者以維摩經法供養品月蓋王子白世
尊言諸供養中法供養乎佛告月蓋法供養者諸佛
[007-0467a]
所說甚深經典微妙清淨聞如是經信解受持以方
便力為眾生說守護此法是則名為法之供養又於
諸法如說修行離諸邪見得無生忍是名最上法供
養也以法供養於諸供養為上為最第一無比是故
當以法之供養供養於佛聽經若是法之供養如何
供養法報應佛是故須知經典乃是能說文字文字
復含能詮所一論三不離文字故知但能聽此經典
即是供養一體三身言能敬者即供養也亦是敬三
世佛等者以聽經三佛但約一體而明然則十方三
世修成果佛本從聽於大乘方等經典而生故知聽
經敬於文字一體三佛亦是供養十方三世修成果
佛注云云者其意如是又此分於事別圓供乃且一
往故注云云耳。


又別時下次重釋意者此則總釋長行之文都為四
願但是一勸聽此經耳不同初釋開為兩科也故知
此釋妙窮經旨如文可解不煩餘辭。


次釋偈頌文為二初經家敘次偈有下正釋偈頌又
為二初標科次一從若欲下隨釋文為二初正釋次
翻名初文為六。


初釋頌上長行舉圓妙以勸修經云若入是經即入
法性乃至是典金光明中而得見我釋迦等者如玄
義云佛究竟此法性當體金光明法門故即有金𦦨
光明如來等若爾何故名為釋迦邪然從別乃是釋
迦從通即名金光明允同諸佛也故讚佛品云如來
[007-0467b]
之身金色微妙苟謂不然何得經云若入是經即入
法性金光明中而見釋迦乎。


次釋舉聽經能攘災以勸修經云隨所至處若百由
旬滿中盛火應從中過者最勝王云假使大火聚滿
百踰繕那為聽此經王直過無辭苦即是為法亡身
之意也。


三釋舉聽經致靈瑞以勸修經云是說法者若下法
座大眾猶見佛菩薩者以此經典常為四方四佛護
持十方諸佛常念是經一切菩薩咸皆宗仰故聽經
者致茲靈瑞耳。


四釋舉聽經有威力以勸修經云却者退也捍音汗
篇云衛也若作悍字訓猛也。


五釋舉聽經能致天龍鬼神以勸修者孤山云經擁
護四方下有本多令無災禍永離眾苦兩句乃後人
妄加耳又云經云薩多琦棃多醯波醯阿伽䟦羅摩伽
央掘摩羅四句亦後人妄加耳今謂若以旃陀旃陀利
大鬼神女□鳩羅鳩羅檀提三句為一行則須
除於多醯波醯等四句存於令無災禍等兩句方有
四十九行半偈耳經云令是眾生者令是兩字指召之
辭耳閻摩羅亦云閻摩羅社此云雙王以兄及妹皆
作獄主而兄治男事妹治女事故云雙王也又苦樂
並受亦名為雙也那羅延此云鈎鎻力士難陀此云
喜䟦難陀此云賢喜兄弟二龍風雨應時能令人喜
賢謂性又賢善故也毗摩質多此云淨心正法念經
[007-0467c]
翻為響高亦云穴居正云吠摩呾利此云綺盡又云
寶飾帝釋婦云舍支之父佉羅騫陀此云廣肩胛音甲
六釋舉聽經能令國土安樂以勸修者從於諸眾生
下訖即得增益有二十七恐剩如上所說無量功德
兩句則有二十七行半耳更請詳之注云云者以此
偈文六科皆以聽經為本故能攘災乃至國土安樂
也是則偈頌但是廣申長行聽經之功德耳經云馚
上符分切下房六切亦作馝馚上蒲結切皆香氣馩音馚於云切
盛貌也斜不正也戾曲也優鉢羅等是青赤黃白等
四色蓮華也。


蠱道下次翻名者孤山疑此翻名之文是後人添未詳
脫因等者此釋初段十一行偈頌上長行祗能聽經
是舉圓妙以勸修文能令一切眾生解脫度無量苦諸
有大海何者以由解脫度苦之言必度脫於三障故也。


釋授記品



初釋品題為二初簡示者首楞嚴有四種授記今此
乃是二種所收注云云者令引楞嚴四種授記點示
今經乃是二種所收之意然法華文句及淨名疏引
首楞嚴四種受記不無異同何者法華文句云一未
發心記二發心記三現前記四無生記若淨名疏中
第二謂之密記餘同法華文句然若準彼經佛告堅
意言受記者凡有四種何謂為四有未發心而與授
記以有眾生流轉六道生於人間好樂佛法過百千
劫當發心過僧祇劫行菩薩道供佛利生皆經劫數
[007-0468a]
當得菩提云云有適發心而與受記是人久劫種諸善
根好樂大法發心即住不退地故故發心與記云云
密受記或有菩薩未曾得記而行六度功德滿足天
龍八部皆作是念此菩薩何時得菩提佛斷此疑即
與授記舉眾皆知此菩薩獨不知云云有得無生忍現
前受記以得無生法忍於大眾中現前與記者是也
云云是則法華文句闕於第三密記淨名疏中闕於第
二適發心記而法華文句及淨名疏並將第四無生
現前一種受記開為第三第四兩種恐是誤耳然輔
行中亦引楞嚴四種受記前三記名與經全同但於
第四仍闕引於現前兩字耳由是而知此文謂之今
是二種若準法華文句即第三現前第四無生二種
記也恐是誤耳應云今此授記於首楞嚴四種記中
即是第四得無生忍於大眾中現前與記也故十六
觀經云得無生忍現前授記具知往生說中委示云云
孤山四明皆謂今文二種授記是適發心記及無生
記者蓋未詳究諸文引經與經稍異故也云云


授者下次釋名者法華文句又云授記亦云受記受
決受莂授是與義受是得義記是記事決是決定莂
是了莂應知此中乃是授於八相應身之記耳世諦
故記第一義故不論受記云云大論以菩薩為大士亦
云開士云云莂應作䇷謂分䇷也
此是流通下次釋品文自分為二初敘意分文舉者
行經等者前讚歎品舉信相昔為金龍尊王讚佛發
[007-0468b]
願行經之因後流水品舉十千天子昔為魚身聞甚
深妙法行經之因方將當成圓極之果言極果者近
期初住分果遠在妙覺極果故舉此以證弘經持經
功不唐捐以勸今人思齊大士流通大乘金光明耳
一同緣下次隨文釋義文為二初釋與記又為二初
釋與三大士記又為二初釋同緣者集即指十千天
子從忉利來以為同緣者集耳四明云過去同緣
此經不說或出彼經云云然讚讚品文句問云諸願皆
剋何不與記答法伴未來來在不久即指今品十千
天子從忉利來以為法伴同緣者集耳四明不曉遂
致謬也次從二正與下釋正與授記中言應論四句
此中是其一者一名轉體不轉即如今經世界爾時
轉名淨幢但轉土名耳不改土體也二名不轉土體
轉如古釋迦取土名娑婆今佛亦爾此則今者土名
不改而土體有成壞轉變也三名體俱轉如觀世音
補彌陀處其土轉名一切珍寶之所成就即名轉也
所有莊嚴勝安養界即體轉也體若不轉何故十倍
勝安養乎四名體俱不轉亦如今經次子銀光世界
名字如本不異若望信相金照世界則是名轉若望
銀相俱名淨幢豈非名土俱不轉乎今此且從金照
世界轉名淨幢故云此中是其一也若從次子銀光
世界名字如本不異兼前應云是其二也若準法華
文句釋舍利弗得八相說經文有十今略對之一時
節今云汝於來世過無量等二行因今文闕者以前
[007-0468c]
讚歎品巳說故也三得果今云當成三菩提也四國
土今云金照世界也五說法六劫名七眾數八壽量
今文並闕九補處今云銀相等十法住久近今文存
略但云乃至是佛般涅槃後正法像法等。


次釋與十千記文為二初標科次一聞下隨釋文為
二初釋聞經生解者問十千天子於何處聞而經乃
云復聞如是金光明經答下文既云於忉利宮為聽
法故故來集此又云聽是金光明經淨心殷重最勝
王云來至佛所却坐一面聽佛說法此金光明既被
利鈍以譬擬法即法作譬是故聞此金光明經分達
無量甚深法性所以歡喜入於初住生殷重心等如
下文中釋故今聞經生解例如法華信解品意也若
不爾者何故聞經心淨而得授記乎次釋正與授記
注云云者意指下文疑記之中自釋聞經生解之相
既於眾中現前獲記當知生解正是初住之真解也
經云青目優鉢羅者如淨名云目淨脩廣若青蓮也
若約事解者西國有青蓮華葉形相修廣青白可愛
似佛眼故以況之又解云非但青蓮形似佛眼而青
雖在淤泥不為所染如來五眼亦復如是雖照世境
不為境染故也。


次釋疑記文為二初分文次疑者下隨釋文為二初
釋樹神問填者塞也剋者獲也錐之惟切針也謂無有
容針之地不是捨身命之處也此執三教之權以難
圓頓之實也次釋佛答文為二初分文次釋義文為
[007-0469a]
二初釋舉現行答功德身者應身也般若身者報身
也三德即三身故云三德圓成也復有無量功德者
即一切種智而為根本無量功德之所莊嚴也若約
正助分之則是三觀顯於三身而為正道屬於圓頓
無量功德即是助道屬前三教如法華云又多僕從
而侍衛之云云實相是體依體立宗而宗順於體故云
行隨實相而修也即順性之修非逆修也遠緣實相
而種善根不出依理修於緣了之善根耳從亦以下
次釋舉遠緣答中言此中少文者少則對多以此中
經文少但有三十五字耳故云少文也。


釋除病品



五釋除病流水兩品文為二初釋除病品自為二初
釋品題又為二初通示所答即指廣答遠緣一句是
也次由醫下別釋題名可見。


次通取下釋品文自為二初通分兩品之文次從佛
告下別釋今品之義又二初釋緣本者謂過去寶勝
佛滅後是遠緣之本也經云諦聽即聞慧也善持者
思慧也憶念者修慧也最勝王云善思念之次釋遠
緣文為二初分文。


次子請為三下隨釋文為六初明父。


次明生子。


三明國人遇病經文並可見。


四釋其子請文為二
初分文次問為下隨釋文為三初見人遇病次思惟
經云衰邁等者邁莫〔听〕切往也遠也謂強壯之力巳往
邁也老耄莫報切者禮記云二十曰弱冠三十曰壯有
[007-0469b]
室謂有妻室也四十曰艾服官政艾者老也六十曰
耆指使謂指事使人也七十曰老而傳謂傳家事任
子孫也八十九十曰耄謂老耄惛忘也七年曰悼謂
憐愛也悼與耄雖有罪不加刑焉謂愛幼而尊老也
百年曰期頤期者要也頤者養也不知衣服食味孝
子要盡養道而巳枯悴者枯朽憔悴也顫掉者四支
寒動而振搖也几杖者禮記云大夫七十而致事謂致
其所掌之事於君而告老也則必賜之几杖行役以婦人適四方

乘安車自稱曰老夫几杖婦人安車者所以養其身體也困頓者謂困
亂頓乏而止也三釋正問為二初分文次隨釋文為
四初問四大增損經文可解次身火不滅下釋問飲
食犯觸三水過下釋問治病醫方經云等分者止觀
明四大不順故病云行役無時強健擔負棠觸寒熱
外熱助火火強破水是增火病外寒助水水增害火
是為水病外風助氣氣吹火火動水是為風病或三
大增害於地名等分病或身分增害三大亦是等分
屬地病四問病動時節如經可見。


第五釋父為說文為三初分文次隨釋文為四。


初釋答四大增損文為二初佛敘父醫欲答次時節
有二下釋正答時節文為二初釋前二行又為二初
依俗法釋中言或作趣作此言者最勝王云三月是
春時三月名為夏三月名秋分三月謂冬時是則彼
經先言春也並者始也仲者中也季者末也次依佛
法釋中言為破弟子著常等者具如下文料簡中說
[007-0469c]
佛法三時亦是三三說者所謂約於冬春夏三各有
四月以明三時成十二月故云亦是三三說也若二
二下次釋後三行文為二初釋初一行又為二初釋
若二二說足滿六時文為三初依俗法釋白虎通云
土所以王去聲四季何木非土不生火非土不榮金非
土不成水非土不高土扶微助衰歷成其道故五行
更王亦須土也五者金木水火土也行者言為天行
氣也地之承天猶妻之事夫臣之事君也土王四季
者謂季春季夏季秋季冬故下文列臘月三月六月
九月是也各十八日者共七十二日也金木水火亦
然乃成十二月也陰陽二月者謂正月四月五月七
月八月十月十一月皆以奇數為陽偶數為陰也合
成六時者文中從正月二月至六月九月乃是列於
六時各有兩月合成六時也臘者接也新故交接狎
臘大祭以報功也又臘者獵也田獵取禽獸以祭先
祖也從冬至一陽生為陽遁故十二月三月是陽土
寄王也從夏至一陰生為陰遁故六月九月是陰土
寄王也欲論本月亦二二說者即正二四五七八十
十一也若論土寄王亦二二說者即十二月三月六
月九月也故言足滿六時者本兼於寄足滿六時故
有十二月也最勝王云初二是華時三四名熱際五
六名雨際七八謂秋時九十是寒時後二名冰雪既
知如是別授藥勿令差次依佛法釋中皆言十六日
為始者以西域用十六日為朔故也又云下三重依
[007-0470a]
俗法釋者亦以奇數為陽偶數為陰也。


次釋三三本攝文為二初正釋為二初依俗法釋又
為二初約本月攝後釋次又云下約主攝客釋土寄
四季正時為本是則四時各有三月並攝於土所以
名為三三本攝正時如主寄王如客次依佛法釋者
以秋之三月各配入三時且從總說其實但配入於
二時何者以八月十五巳前是夏時後分八月十六
巳後是冬時初分故也既以秋三配入夏後及以冬
初是則但成三時各有四月故也論本則三者即本
時各三月也論攝則一者即是秋時攝入配於夏後
冬初也次料簡文為二初問四時各有三月者此問
前來依俗法釋三三本攝之文也既是四時各有三
月此則乃是四三本攝經中那謂三三本攝次答意
者實如所問但是以三而為一數故以三而數則三
巳復三是故經以三三而為本所攝爾若其然者三
三何乖四時各三故四時各三即是三三耳若依佛
法答此問者三三但是能攝之本耳論攝則一且置
末論況所攝秋三亦是三為一數也經中又云二二
現時者即是上文若二二說也。


次釋後二行文為二初釋時節消息又為二初依俗
法釋斟酌者益也挹也取也行也霑也次依佛法釋
而言秋時發病者上文說時既乃有四下文復云其
熱病者秋則發動是故乃問若依佛法如何釋之從
八月去還依前文以秋三月配入冬夏而釋之也三
[007-0470b]
法之間者冬夏之際也次釋代謝增損文為二初正
釋面無光澤手足無汗是肝病相面青皅心病相面
黎黑是肺病相身無氣力是腎病相體濫如麥穅是
脾病相木主東方東方主肝肝主於眼眼主於春枝
業枯燥是木之病故無光澤如木無潤春主脾脾主
於身土王四季身徧四根如埠阜不平是脾病之相
春既屬木木則剋土故春動脾病此則難以治也火
主南方南方主心心主於舌舌主於夏火若失色不
赤是火之病故面青皅夏既屬火故動心病則可治
之金主西方西方主肺肺生於鼻鼻主於秋肺色本
白而今乃黑故黑是肺病秋既屬金火則相剋故夏
動肺病此則難治也若秋動肺病斯乃可治矣若動
肝病是金剋木故難治之冬動腎病者水者主北方
北方主腎腎主於耳耳主於冬故腎流壅滯令體無
力是腎病相冬既屬水故動腎病則可治之若動心
病是水剋火此則難治也下文云眼是春時等準此
可知也若對四大者春風夏火秋地冬水時節增滅
云云皇帝秘法云天地二氣交合各有五行金木水火
土如循環故金化而水生水流而木榮木動而火明
火炎而土貞此乃相生也火得水而滅光水遇土而
不行土值木而腫瘡木遇金而折傷此乃相剋也如
金剋木肺強肝弱云云委在醫書中故言大略如此耳
次料簡文為二初問意者如上所說春夏秋冬四時
皆悉發動於病何以佛法但存三時沒去秋時邪解
[007-0470c]
此下次答文中自有二意初破保常如文可見次云
為開後安居立迦提月等者此又為二一者為開後
安居人名為坐夏不得名秋二者為賞前安居人立
迦提月不得言秋所言安居本名坐夏者此釋為開
後安居也故南山云安居有三時初四月十六日是
前安居十七日巳去至五月十五日名中安居五月
十六日名後安居前安居者住前三月後安居者住
後三月中安居者準之故後安居者從五月十六日
至八月半則三月夏方滿是故不得名為秋時也今
文不釋迦提月者但是略耳南山云問何故但結三
月安居答有待之身必假資養故結前三月開後一
月為成供身衣服故也若四月俱結則四月十六日
得成若有差脫便不得結教法太急故也故賞罰前
後四月十六日是前則賞十七日巳去結者並不得
五利名罰也故四月十六日結者至七月十五日夜
分盡訖名夏竟至明相出十六日後至八月十五巳
來名迦提提月既名迦提月則亦非秋時故明了論
云本名迦絺那為存略故但云迦提此翻為功德衣
以坐夏有功故五利賞德也又云堅實等具如律鈔
中言五利者一畜長財二離衣宿三背請四別眾食
五食前食後至他家云云


從有善下次釋答飲食犯觸猗渠綺切立也味子累
切㿃音帶白虎通云府者為藏宮府也胃者脾之用也
穀之委也膀胱上步光切下音光者肺之府也三焦者腎之
[007-0471a]
府也上焦從頭至心中焦從心至臍下焦從臍至足
膽者肝之府也大腸小腸者心之府也五藏六府即
是此也。


三從多風下釋答病動時節如文可見劇奇逆切亦
增也。


從有風病者下四釋答治病醫方文為二初分文次
隨釋文為三初釋未病前以藥防次從飽食發肺病
下釋正以藥治然此二行但明三時發病耳而言正
以藥治者未詳所以云云三從風疎下釋病退以藥補
呵梨勒者經音義云此翻天主持來此果為藥功用
至多亦如此方人蔘石斛無所不入也。


三從此中下示消之所出。


從善女下第六釋知巳徧治文為二初標科一病輕
下次隨釋文為二初正釋又為二初釋病輕聞說即
差次釋病重服藥方除注云云者此有二意一如下
文約觀心釋二令引於止觀之文何者彼止觀中病
患境引金光明云直聞是言病即除愈即初觀意復
有深重難除差者至長者所為合眾藥病得除差即
後九觀意輔行云初意譬聞不思議境得入初住次
意譬於發心乃至離愛亦入初住縱未入位得入五
品名小除差。


次約觀心文為六初明藥病次明信法三明時節四
明增損五明犯觸六明治法治覺觀下注云云者此
亦二意一者慈心治嗔等具如止觀對治助開中委
[007-0471b]
說二者此慈心治嗔等如章安云五品是圓家方便
準小望大如三藏五停初品隨喜是圓家慈停心對
治法界上嫉妬次品讀誦是圓家數息停心徧治法
界上覺觀三品說法是圓家因緣停心徧治法界上
自他癡四品兼行六度是圓家不淨停心六蔽初名
貪欲若捨貪欲欲因欲果皆捨捨故無復報身非淨
非不淨也五品正行六度是圓家念佛停心正行六
度時事理不相妨無障可論大意如此云云覺觀者散亂
也麤心名覺細心名觀以有麤細之心則是散亂故也。


釋流水品



初釋品題文為二初釋流水文為四初雙指謂指文
云也與水者下次雙釋文為二初釋與水次釋流水
言三歸者經中雖無三歸之文準義合有是故云耳
良以必先歸依次方說法故也四明云讖本雖無最
勝王有檢最勝王未見文恐四明誤指耳又授三歸
者總舉也說十二因緣者別舉法寶也稱十號者別
舉佛寶也既有佛法豈無僧寶乎況一體三寶即一
而三即真三歸矣請父下三雙結四既有下釋疑文
為二初疑次文中下釋謂經文中既彰舉與水之義
號汝名為流水又言二緣名為流水一能流水二能
與水山之二緣既乃俱名流水是故品題但須安於
流水之名任運攝於與水之義故不煩於文則流水
與水二義雙顯也自非出經者巧安能立題兼攝邪
次釋長者子指法華疏中十種長者義者文句云世
[007-0471c]
間長者備於十德一姓貴二位高三大富四威猛五
智深六年耆七行淨八禮備九上歎十下歸具釋如
云云


此文是斷疑下次釋品文自為三初釋第三近由文
為二初分文一行恩下次隨釋文為二初釋弄引文
為二初釋行恩布德次釋國人稱美經文從於尊重
巳下即是圓人稱美長者子之辭也所謂國人尊重
恭敬是長者子又乃復作歎如是言善哉等也次釋
正近由文為二初標科次一明下隨釋文為三初釋
眷屬即是妻子等也次釋見魚之緣緣者由也釋將
二子次第游於城邑等也經文訖於多有諸魚方成
見魚之緣由也枯涸水竭其猶木之枯朽故謂之枯
涸耳三釋正救魚經文從於時長者子見是魚巳生
大悲心巳去是也隨名定實者謂當隨於流水之名
以定其實與此魚水若不爾者豈非徒有流水之名
乎言幾所者猶幾許也曝薄報切正作暴晞也乾也宛
轉者宛正作踠亦作𡖅謂體屈由轉也故最勝王作
此𡖅字謂旋身𡖅轉也陰涼者陰字應從草說文云
草蔭地也捕薄故切捉也決古穴切流行也北史云旱則
決講為雨水則入於溝瀆上無雲漢之憂下無昏墊
之患墊都念切又音穴於決切穿也廐居祐切聚也象馬
之所聚即象馬之舍也盛音城傍徉上扶方切下以章切徙倚也
徘徊也。


次釋第四正結緣之文為二初分文次隨釋文為四
[007-0472a]
初發誓願即是誓於未來之世當施法食也次思惟
說法經文始從復更思惟終訖說深妙法之文是也
三正說法經文始從思惟是巳即便入水等文是也
此經既是方等所攝故十二因緣之法須該藏通別
圓之義又玄義中既判此經屬於通教通教即得帶
別明圓故十二因緣準判教可識如是方彰甚深妙
法況前文云讀誦大乘方等經典宜熟思之就魚報
恩文為四下第四釋魚改報生天酬恩供養文為二
初分文次隨釋文為四初明魚改報生天經文始從
善女天下終訖既命終巳生忉利天是也報恩有二
義下次釋天酬恩而下地經文始從既生天巳作是
思惟巳下之文是也水乃飲食屬事可知因緣十號
亦屬事者以因緣十號等皆涉有為故也與水等四
既屬於事是故乃以四十千珠而報其恩況前發願
既云未來當施法食若非約理何名法食是故約理
乃引涅槃施食令他得命表常以若無食命則不存
故以得命表於常德涅槃既是安樂之法所以得樂
是得涅槃若未得悟未能自在故以得悟名為我德
如法求財既離非染故名得淨施食之事既表四德
是故天以四十千珠以報常樂我淨之德施食既爾
餘三準知是則四種俱通事理文且從便故約施食
以表四德之妙理耳經云樓屋者重屋謂之樓也三
明王見光問瑞四明長者徵教定答徵者召也證也
即是遣子審定其事以實而答也。
[007-0472b]


第五下三釋結會古今苦佛疑魚數者以今佛昔為
流水長者子也是則今昔各有疑判何者佛昔為長
者子既疑魚數而樹神乃審定判之今樹神疑行淺
記深佛乃為說有妙因緣既今昔相關故須結會也
最勝王經結會古今與此稍別故彼經云流水長者
子即我身是持水長者即妙幢是今經信相彼之二子即
今銀幢銀光是今經銀相銀光彼天自在光王即今菩提樹
神十千魚者即十千天子是也。


釋捨身品



初釋品題文為二初疑問者捨義甚多謂六塵之財
及大寶之位并壽令等而今品題何故獨以捨身當
名乎當者主也此從下次釋意者品題捨身斯乃從
正從要得名耳以所受者虎飢所逼但須身肉餘財
位等則非其要故也況能施者正在捨身以濟餓虎
餘財位等亦傍捨之爾故品題從正但言捨身也。


次文為下釋品文自為二初分文次隨釋文為四。


初釋樹神問小人者國內之民也小蟲者池中之魚
也二世者現在未來也災民飢魚咸獲現在安樂飽
滿未來生天離苦獲記故云益也殞于敏切歿也苟迷
下文觀解誓願行相扶將何以明感深契極之事行
苦而果樂邪文句記云以不二觀觀不二境成不二
行會不二空作是觀時苦為法界若不爾者乃是成
於無益苦行也佛有誠誡實可先思所以投巖無招
外行之論赴火不為內眾之譏良由內有理觀外曉
[007-0472c]
期心故也故勝熱息善財之疑尼乾生嚴熾之解篤
論其道行方有剋心正行正智邪事邪行不可廢智
不可亡後學之徒無失法利云云經云少說者例如法
華云願少解說也。


次釋如來答文為二初分文一地塔下次隨釋文為二
初釋緣起文為十初釋地塔涌經云神足者法蘊足
論云妙用難測名之為神能為彼依故名為足佛有
四神足定一自在三昧行盡神足二心三昧行盡神
足三精進三昧行盡神足四戒三昧行盡神足委釋
具如大部補注云云六種震動者六種者總舉形聲各
三也震動者別舉形聲各三中之一也六者一震二
吼三覺此三是聲也四動五起六涌此三是形也一
中又三謂動徧動等徧動直動為動四天下動為徧
動大千動為等徧動餘五亦然合十八種表淨十八
界也塔者具云塔婆亦言偷婆此翻方墳亦言靈廟
又言支提無骨身者此塔既有舍利則非支提以舍
利翻為骨身故也增一中佛因手擎舍利廣稱歎巳
令於四衢而起偷婆佛言四人應起塔謂輪王羅漢
支佛如來涅槃後分云如來塔高一十三層支佛十
一層羅漢四層輪王無級何以故未出三界諸有苦
故如來出世悲憫眾生支佛悟法因緣深入法性能
為人天而作福田羅漢生分巳盡能為世間福田輪
王以十善化物以是應當起塔供養十二因緣經八
種塔皆有露槃佛塔八重菩薩七重支佛六重四果
[007-0473a]
五重三果四重二果三重初果二輪王一凡僧但是
蕉葉火珠世人上未逮於初果豈肯下等輪王滅後
起塔不知進否動即皆至三五七九近代所立縱云
方墳而出擔者還成一級暗者雖昧豈非冥濫初果
有於方墳邊云作功德塔者其義又失使愚者唯禮
我師或復對高禮下況復鄰接尊卑不成不便之意
不可具論供佛舍利福屬人天若供凡質生福事難
善者從之不應習俗今經乃是大士舍利寶塔出現
也二釋大眾生疑者經文既云生希有心故知即是
生疑念也三釋佛起禮者大論既云聲聞入定則無
所說佛在定中則能說法亦亦能游行是故今經序
品佛游無量甚深法性妙定亦能說法故序品中出
敘經王亦能行住故此品內即從座起禮拜是塔恭
敬圍繞還就本座由是而知口輪說法身輪現通起
坐去來不妨甚深法性妙定至讚佛品樹神請云唯
願世尊為我現身如來方乃從三昧起故知爾前十
七品經皆在定中也四釋樹神問禮中言世雄者大
夫也如前巳釋云云五釋如來答禮六釋命阿難取中
言乃是無量六波羅蜜者以初發心修行六度攝眾
生時有五差故所謂人天及以四教一切諸行無非
菩薩所修之行故有四土橫竪攝物故名無量六波
羅蜜又復六度一一具六故名無量即是以五而嚴
於檀乃至以五而嚴於智能所合說皆名具六諸大
乘經楞嚴大論大般若等六度皆爾七釋阿難述骨
[007-0473b]
狀八釋命示大眾經文既云持來豈非欲示大眾九
釋阿難奉命取示舉者擎也舉函上佛即是奉命取
示大眾十釋如來勸禮田者生義禮此舍利能主淨
福故名福田。


次釋正捨身文為二初分文次從一明本下隨釋文
為二初釋長行文為四。


初釋本眷屬文為五初釋本眷屬孤山云大度下注
未詳二字者後人妄加耳今謂不然豈諸文中有注
未詳皆是後人之妄加邪應知今文注未詳者但是
莫究所翻之意耳非後人妄加也最勝王云國王名
大車王子名勇猛常施心無悋王子有二兄號大渠
丈夫故知大度即是大渠故渠度二字乃音之楚夏
耳摩訶提婆此言大天此如下文偈頌中說故今經
云大天即最勝王云丈夫也今云大心即最勝王云
勇猛也次釋游行經云憩去例切安息也三釋各述相
強魚其據二切怯也最勝王云心甚驚惶於此林中將無
猛獸損害於我故此乃是失於小弟薩埵王子之兆
朕也所以第三王子謂之獨無怖懅也以第三王子
能大布施於身命財無所戀著何怖何懅何愁何惱
四釋見產虎中言適者近也產者生也悴秦醉切憔悴
憂愁也五釋各陳觀見中言經常者經亦常也無幾
者無幾何也即不久之間也時諸王子心大愁憂者
且約二兄之心為言耳。


次釋捨身方便文為二初正釋今文又為二初標科
[007-0473c]
次初述下隨釋文為二初釋述觀解然上句云當使
此身作無上葉於生死海作大橋梁亦兼誓願但下
結云如是觀察甚可患厭故知乃是正述觀解觀即
是解故云觀解又此乃是得解之觀故云觀解故禪
門云觀有三種一慧行觀即是四諦十二因緣真空
正觀緣理斷惑之慧行也二得解觀即假想觀九想
八背捨等修成就巳名為得亦名行行也三者實觀
如事而觀即六妙門十六特勝通明等觀是也如眾
生果報實有四大不淨等但以無明覆蔽心眼不開
不依實見若能審諦觀審心眼開明則依實見故名
為實也故前文釋空品中云從是身虗偽下明生法
二空境次從善女當觀下明生法二空觀明二空境
又為二初是身虗偽下明實法境次從水火風種下
明假想境言實法者觀五陰無法觀十六無人空觀
詣理故名實法亦名慧行緣空直入也亦名正道身
雖未死虗假臭穢故名假想亦名行行帶事兼修也
亦名助道然而助道終成正道良以助必助正故也
故止觀明八背捨觀一內有色外觀色者不壞內色
肉觀白骨皮肉而外觀死屍等乃至云若發此相深
患其身厭之如糞何況妻子財寶而生悋惜薩埵亡
身鹿杖所害者皆得斯觀內不計我外不愛所低頭
慚愧厭心相續輔行云薩埵等者明此觀法能助大
乘菩薩之行故令薩埵自厭其身即金光明薩埵王
子投身餓虎並由得斯背捨觀故又明八勝處觀中
[007-0474a]
云若勝處成時身尚不惜況財物他身邪上古賢人
推位讓國還牛洗耳皆是昔生經修此觀自然成性
無復愛染不得此意食之至死何能忽榮棄位邪孤
山四明不見此意如何說於薩埵捨身所述觀解乎
兩家記文徒自相攻耳何益於道哉及生怨害者即
空品云隨時增滅共相殘害也言行廁者革囊盛屎
動轉去來也癕疽上於容切腫也下七余切布昭切疽病也次釋
起誓願者經文既云勇猛堪任作是大願故知乃是
起誓願也然茲誓願文有遠近未至虎所名之為遠
還至虎所作是誓言名之為近應知誓願不出上求
及以下化與何者經文既云求寂滅等豈非上求又
云諸眾生法樂豈非下化與樂是慈拔苦是悲故下
文云大悲熏心又復上求寂滅涅槃永離憂患即斷
德也智慧具足即智德也微妙法身即法身德也故
大經云月性常圓實無增減因須彌山故有虧盈不
增而增白月漸著不滅而滅黑月稍無法身亦爾實
無智斷因無明故約如論智如實不智約如論斷如
實不斷無智而智般若增明無斷而斷解脫漸離故
約智德論增約斷德論損約法身論生約無明論滅
約一月體而論增滅喻約一法身而論智斷也又復
斷德具三涅槃智德具三般若法身具於三德三九
融妙乃是今文起大誓願願行相扶捨身飼虎方成
無上菩提妙因若不爾者豈非徒欲效嚬不知嚬之
所以美也大悲所熏者合部中云大悲不動若準最
[007-0474b]
勝王云起式悲心不傾動當捨凡夫所愛身云云次適
產下追釋前文適產七日。


三釋正捨身文為二初標科次一捨下隨釋文為二
初釋捨身經云虎無能為者以由王子大悲力故虎
雖飢餓不能食噉次釋感動天地經云如羅睺羅阿
修羅王捉持障蔽者羅睺羅此云障持障持日月也
是畜生種身長八萬四千由旬乃舉手障日月世人
咸言日月蝕怪儉種種邪說或作大聲世人咸言天
獸吼儉亂王衰種種邪說具如法華文句所示云云
樂住處者即清淨涅槃也䑛神紙切正作舐亦作𦧇以
舌取物也。


四釋捨後悲戀文為二初標次先兩兄下隨釋文為
二初釋兩兄愁惱各說偈共向捨所經言為第二王
子者為者向也為平呼去呼字訓具如大部補注中引
慈恩章門云云被服者被平義切覆也勝音升舉也任也奄
亦忽也又遽也忽謂修忽滅亡也飼音寺食也設猶或
也故最勝王云父母若問時寧者說文云願詞也併
音屏合和也小王子者即薩埵也我天者侍從依於王
子故以為所天也為何所在者王子既巳捨身故侍
從尋求不見也次釋父母愁苦中云鴿鶵仕俱切者爾
雅云生哺鷇音寇注云鳥子須母食之又云生噣音啄
注云能自食者睫子葉切目旁毛也瞤如倫切亦動也青
衣等者最勝王云時有侍女聞外人言即是青衣侍
女也哽古杏切咽也抆武粉切拭也
[007-0474c]
次釋偈頌文為二初經家敘次正釋偈頌文為二初
分文次初如文下隨釋文為三初釋通明昔行經既
可解是故但云初如文也。


次釋別頌長行文為四初釋頌上本眷屬上長行有
五今不頌第三述相第五陳觀見今文少一个見字餘第一
本眷屬第二游行第四見產虎皆頌之也次釋頌上
捨身方便上長行有二初觀解次起誓願今但頌上
初述觀解不頌第二起誓願也何者上述觀解既云
我今捨身時到故今頌云我今當捨所重之身三釋
頌上正捨身四釋頌上捨後悲戀文為二初釋頌上
兩兄愁苦今文存略應云頌上捨身後眷屬愁苦先
兩兄愁苦也經言故在者猶故仍初在於林中也迸
彼〔諍〕切散也躃房益切倒也慟徒弄切哭之表過也噴普魂切
潠也次釋頌上父母愁苦經言以喪愛子者何故痛
如針刺愁惱以由喪失所愛之子故也有經本作似
喪者誤也適我心者悅我心也薨呼肱切白虎通云天
子稱崩諸侯稱薨薨者奄也奄然亡也狹胡頰切懷藏
也圓者謀也鬼也直我無情能堪是苦者言苦之甚
也如或有情則難當此苦矣直字經本或作值字誤
也尋從去聲者隨行也惋烏貫切驚歎也須臾者猶俄頃
之間也惙陟劣切疲也並復思惟者存亡俱念也分裂
者分字平聲分猶開也。


三釋結會文為二初標科次一結會下隨釋文為二
初釋偈頌結會人輸頭檀亦閱頭檀此云淨飯摩耶
[007-0475a]
此云天后彌勒此云慈氏謂達此云天授最勝王云
第二王子即是文殊爾時虎者即大勢至瞿夷此云
明女悉達太子有三夫人一瞿夷二耶輸三鹿野五
比丘者陳如頻鞞摩訶男十力迦葉拘利太子舍利
弗此云身子目連此云胡豆云云釋長行結會塔願文
為二初釋結會塔次釋結會誓願經文從於是時王
子下是也。


三釋大眾得益。


四釋結成即是結成樹神所問之意也。


釋讚佛品



初釋品題為二初正釋又為二初大師釋三番菩薩
者初番無量諸菩薩次番信相菩薩三番菩提樹神
而言菩薩者若據諸經列眾而菩提樹神必屬八部
交雜眾收然約迹說雖是八部雜眾所收從本乃是
大權菩薩況復菩薩形不撿節迹不定處是故樹神
名為菩薩也一佛世尊者釋迦如來也能所合標故
言讚佛品者讚字兼能所佛字但在所而能所兼舉
故言合標也次章安釋三番菩薩是能讚一佛是所
讚不異上文大師所釋一佛是能讚三番是所讚者
下文既云爾時世尊從三昧起以微妙音而讚歎言
樹神善女既讚樹神可以例於信相菩薩及諸菩薩
是故一佛却為能讚三番菩薩復成所讚三番是當
佛等者釋疑也或有疑云若謂一佛是能讚三番菩
薩是所讚者是則應云讚菩薩品何故謂之讚佛品
[007-0475b]
邪故此釋云三番菩薩是當來佛故品題云讚佛品
也皆是能讚者初則三番菩薩為能讚次則一佛為
所讚也皆是佛者初則所讚是現在一佛次則所讚
是當來諸佛既能所互通當現兼攝是故題言讚佛
品也。


次第下次明來意中云大體大智大用者法性體具
甚深無量名為大體智亦稱之故名大智智與體冥
能起大用故名大用若三一異體名為隔別若三一
同體名為圓妙也令力政切亦善也初中後者序正流
通也稱揚教者諸菩薩云如來所說第一深義樹神
亦云甚深妙法妙寶經典即讚教也。


此文為一下次釋品文又為二初標科一經家下次
隨釋文為二初經家敘陳列讚眾從此至彼但是稱
讚今佛釋迦非謂讚彼山王如來若義淨譯最勝王
云十方世界無量菩薩各從本土謂靈鷲山至世尊
所合掌讚歎應知今經是從此至彼最勝王經是從
彼至此總而言之但是顯於菩薩之數多耳。


次釋正說偈文為三初正釋文為二大師釋又為二
初標科言合者三番菩薩說偈共合總有六十五行
半也次從一二十行下隨釋文為三初釋諸菩薩說
六種清淨者若依現文從其音下自列六重若最勝
王則云八種故彼經云八種微妙應群機起超勝迦
陵頻伽等言八種者法界次第云一極好二柔輭三
和適四尊慧五不女六不誤七深遠八不竭迦陵頻
[007-0475c]
伽此云好聲鳥故以比於佛音聲耳盡津忍切音伺
諸菩薩讚如來相好文句不解釋者以前讚歎品具
明生身尊特法身之義故也意令學者準例可知故
不煩辭耳次二十七行下釋信相說初經家敘中云
即於此王城耆山法會也次正說偈中云如日千光
等者四明云若據生身皆有齊限如云身光面各一
丈今云如日十光乃至悉能遠照無量佛土故知信
相昔為龍尊讚佛尊特發願未來得值釋迦今日所
讚豈忘其本是則大相小相皆寄尊特而讚也云云
問若爾何故不許龍尊所讚圓光一尋能照無量十
方國土等對於生身及以尊特且圓光一尋豈非生
身有齊限乎能照無量十方國土等豈非尊特乎既
自立云生身丈光皆有齊限又云大小無非尊特不
亦矛盾乎若謂千光照無量土名為尊特何故不許
放光現尊勝乎三二十八行半下釋樹神說初經家
先敘次正說偈中云如優曇者此云瑞應又云靈瑞
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大海減少金輪路現此
華乃生作金輪王之先兆也然金輪易值佛出難遇
故且以優曇時現喻於世尊時出耳又泥洹經云閻
浮提內有尊樹王名優曇鉢羅有實無華優曇鉢樹
若乃有華世則有佛四明至此方乃委明性相二空
亦猶他人至勸發品方引觀經明三七日修行之相
云云若準合部經文但齊快說是言是則但有二十七
行半偈今云二十八行半者則快說是言下更有一
[007-0476a]
切眾生等一偈最勝王經亦乃有之故彼經云一切
有情若得聞者皆入甘露無生法門言樹神說者且
通言之耳實樹神但說二十五行半也以最後三行
乃是佛從三昧而起讚歎之辭耳注云云者令作此
示之也若準合部及最勝王讚佛品後更有付囑品
今既釋懺本故但有一十八品耳。


次章安釋文為二初約能所互通釋準前可知又是
下次約印成讚教釋者讚教是口豈無於身故序品
來既乃快說體智用三以為菩薩修行妙因是故上
文捨身品內有佛果身禮於因身以由因身能修妙
因成於果身故得果身禮於因身也今文有佛讚大
懺大讚者四明云即前懺悔讚歎兩品佛讚大懺佛
讚大讚也今問若爾則是上文有佛讚大懺大讚耳
何故云今文有佛讚大懺大讚邪今謂文句上卷釋
序品中敘述文云若聞懺悔執持在心是上善根諸
佛所讚是敘下文讚佛一品所以然者以諸菩薩聞
於懺悔執持在心是為最上微妙善根故名大懺也
復能讚歎釋迦故名大讚也是故佛從三昧而起讚
於樹神并諸菩薩即是今文有佛讚於大懺大讚也
文義照然千何不見妄為之說言能請者即指經云
唯願慈悲為我現身也言能說者通指樹神所說偈
讚也言能聽者亦通指於樹神能聽此經典也言能
行者即指經云我常修行也既云修行豈非大懺乎
又復樹神於授記品及捨身品皆請皆說鬼神品等
[007-0476b]
皆聽皆行故云能請能說能聽能行也故知此等通
是快說故佛讚云快說是言也快者稱心也喜可也
故知乃是果人讚於因菩薩也樹神既爾諸菩薩等
豈不然哉故此乃是果口讚於因人之口也其義明
顯故云孱士限切正作𠊩書傳云現也說文云具也然身口既爾意可準
知故云果意讚因意任運例成也以樹神云我今不
疑佛所行處故知佛讚亦有果意讚於因意令如此
說故注云云也。


次料簡文為二初問中云入定及三昧者輔行引大
論問云三昧與陀羅尼何別答陀羅尼是慧性三昧
是定性梵語三昧此方云定是故今文入謂之定起
謂之三昧即綺文互現耳次答意者初序品中游於
無量甚深法性即是入定良以法性寂然名之為定
故也言首尾者即始終也此依涼世讖本而說若依
唐時義淨所翻是則後皆是從於定起而說故最勝
王初序品云爾時薄伽梵於日晡時從定而起觀察
大眾而說頌云金光明妙法最勝諸經王乃至經末
樹神偈云世尊所有淨境界慈悲正行不思議聲聞
獨覺非所量大仙菩薩不能測唯願如來哀愍我常
令覩見大悲身三業無倦奉慈尊速出生死歸真際
同一梵文誰非誰是云云四明云最勝王經定起說者
彼經乃是赴權小機是故是佛定起而說此經在於
定中說者今經乃是赴實大機是故見佛在定中說
今問若爾諸大乘經從定起說豈可皆是赴權小機
[007-0476c]
邪四明又謂義淨先學小乘晚見梵本金光明經定
起方說正符昔日所宗小乘今問若爾讖公亦先學
於小乘何故翻此金光明經在定中說又如什公初
亦學小後悟大乘釋法華經莫是法華定起方說亦
是符於昔日學小邪嗟乎四明世稱宗匠如何乘筆
不異常徒妄生品藻孰能鑒之云云若作入法性者未
論偈末從三昧起且明初後皆在定中故云若作入
法性也法性自在者法性寂然不變經王統攝自在
法性即是經王所以名為自在故前文云法性之理
佛所護念文詮此理故言經王既言經王智歎體四
佛五佛者東方阿閦等四佛并釋迦如來即五佛也
同處等者體同故相即故四佛同一處所眾生共見
也用異故常分故四佛五佛各各處所眾生異見也
又前文云若見四佛同尊特身一身一智慧者即是
常身弟子眾一故豈非今文四佛五佛同一處所眾
生共見乎良以皆是約於界外法性身故所以名為
同處共見也又云若見四佛佛身不同即是應化弟
子眾多故豈非今文四佛五佛各處所眾生異見乎
良以皆是約於界內分段身故所以名為各處異見
也如淨名疏云異質異見等云云四來四去等者四方
四佛緣興故來釋迦一佛住王舍城耆山之四方四
佛機息故去釋迦一佛緣未息故猶在王城耆山之
內然去來住在事用雖異法性妙理不遷不變實無
所隔故云隨人所覩皆無障礙也以由法性自在體
[007-0477a]
同相即故也。


三約觀心釋文為三初正明云諸菩薩三業者五體
投地是身業異口同音是口業身口共暢於意則三
業具矣讚佛三業者如來之身金色微妙等即身業
也其音清微妙如梵聲等即口業也世尊慈愍悲心
無量等即意業也此事三業準經易了故云可解也
此乃先明三業之事耳三觀心者下次約三業之事
以明觀心顯理仍先標之故云三觀心者也孤山云
觀字下剩心字此以觀字作去聲呼故云剩心字耳
云云次從觀身不得身下正釋三業之事以成理觀於
中先明觀身也觀身三觀乃如此口意亦然是故結
云事理六法法者觀法也事理六法者事理各有六
法也事六法者能讚所讚各有三業也理六法者觀
自三業既即三觀觀佛三業豈不然乎故淨名云觀
身實相觀佛亦然觀身既爾觀口觀意可以準知又
亦可云事三理三共成六法若無三觀理本豈有三
業事用能讚乎故云若無觀慧事亦不成也次舉例
中云三衣六物若解其意等者三是別說六是總明
若解於六亦識於三是則三六其義皆成若不爾者
非但無六三亦不成良以三衣屬於六物所攝故也
言六物者一僧伽梨二鬱多羅僧三安陀會四鉢多
羅五尼師壇六漉水囊賞看病中則以針簡為第六
物今準二衣篇首列之云漉水囊耳言若解其意者
即是解其佛制之意也南山云三衣六物佛制令畜
[007-0477b]
通諸一化並制服用有違結罪三衣乃是賢聖標識
音志斷於三毒五條下衣斷貪毒七條中衣斷嗔毒大
衣上衣斷癡毒以至加法行護等具如律鈔中說云云
出家人器名鉢多羅加法持用違者得罪云云尼師壇
者為護身衣及僧臥具故制加法令受持之云云漉水
囊者物雖輕小所為極大出家慈濟其意在此云云


觀心亦爾下三結示中云若得理觀六觀亦成者結
示向來若解其意三六俱成明前事理六法皆悉具
足也若不解者非但無六三亦不成明前若無觀慧
事亦不成也此大好者約觀心解菩薩三業讚佛三
業不違經旨也甚廣下注云云字者指理觀之義備
在諸文也。


金光明經文句新記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