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h0031 大集譬喻王經-隋-闍那崛多 (master)



No. 422
《大集譬喻王經》卷上


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譯


復次說此法時,命者奢利弗,從座而起,一
肩優多羅僧伽作已,右膝著地,合掌白言:「大
德世尊!我欲少問,願佛聽許,如我所問,賜
為解說。」如是語已,佛告命者奢利弗言:「奢
利弗!隨汝所欲,當問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其所問者,我為汝說,令心歡喜。」如是語
已,命者奢利弗言:「大德世尊!此閻浮洲若
有雨時,於何處雨當名善雨?」如是語已,佛
告命者奢利弗言:「甚善奢利弗!汝以妙辯善
思念如是義,欲問如來,汝欲利益多眾生故,
欲令多人得安樂故,憐愍世間、利益安樂諸
天人故,亦為現在未來發菩薩乘諸善家子
善家女等,令生精進力故。奢利弗!善聽善
念!我為汝說。」奢利弗言:「如是世尊!我今樂
聞。」


佛告奢利弗言:「奢利弗!閻浮洲人,所有
甘蔗蒲桃、大麥小麥、胡麻稻粟、小豆大豆、江
豆畢豆、迦荼訶利那豆似大豆,此土無,如是等田及餘
苗稼,於彼處雨名為善雨。何以故?若於彼處
成就諸味,閻浮洲人得用活命,是故於彼處
雨,名為善雨。」


奢利弗復言:「世尊!善家子善
家女,若欲法施,於何處與名為善與?」


佛告
奢利弗言:「奢利弗!我說法施,若於諸處普
法施時,名為善與。奢利弗!我今復說,若法
施時與諸菩薩摩訶薩,於法施中名為勝上
[001-0949a]
善與。何以故?彼善家子為諸眾生求法,是
故施彼法時,名為勝上善與。奢利弗!譬如
於大海雨,非不有果、非無受用。如是奢利
弗!若於菩薩摩訶薩所,與法施時,非不有
果、非無受用。何以故?彼善家子為諸眾生
求法故。奢利弗!譬如有人磨拭摩尼寶時,
若勤用力,名為善作。何以故?奢利弗!磨拭
摩尼寶時,與作百千水精珠等。如是奢利弗!
於諸菩薩摩訶薩所,若作力者,名為善作。何
以故?彼善家子為諸眾生,當求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發行無上菩提故。奢利弗!譬
如大海,無處不得下、無處不得入。何以故?大
海漸深、大海漸下,是故無處不得下、無處不
得入。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於般若波羅
蜜巧方便中修菩薩行,亦無有法而不能說。
奢利弗!譬如一滴水池種優鉢羅華葉出生,
雖同一池,其華外葉不如是妙,不得如是稱
讚貴重,然彼內華則為男子女人稱讚貴重。
如是奢利弗!聲聞獨覺同一法界證已,不得
如是稱讚貴重,然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則為世間天、人、阿修羅等稱讚貴重。是故
奢利弗!見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應發是心:
『莫同一法界證而得聲聞獨覺名字,不得如
是稱讚貴重,如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我等今者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當
得如是稱讚貴重,如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
佛陀。』奢利弗!譬如若沈水樹、若栴檀樹,其葉
不得稱讚貴重如自體香。如是奢利弗!同一
法界證已,聲聞獨覺智慧,不得具足如真實
[001-0949b]
香,然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真香具足。
奢利弗!見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所有善根,
皆應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弗!我
說彼等由善友滿,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中歡喜愛者,教彼勤行令歡喜愛。何以故?
奢利弗!我昔亦由善友攝故,今成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奢利弗!如有一人欲取珍寶,
更第二人亦欲取寶,彼者前人示第二人向
寶洲道所出寶處,我說是人無有慳悋。如是
奢利弗!若示遍智寶洲道者,我說是人亦
無慳悋。奢利弗!如大價寶直多百千,出大
海中,寶在海時無人磨拭,至閻浮洲乃有
磨拭。如是奢利弗!若有欲見如來者,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各各見佛勝功德
已,彼即廣行當成聲聞,彼廣行已當成獨覺,
彼廣行已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餘諸
善根由值善友皆成廣大。奢利弗!見是義故,
善家子善家女應求善友親近承事,既承事
已須修多業,不久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何以故?我昔亦由善友攝故,今成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弗!如摩尼寶,若磨
拭時細末流下,然其細末,不得如是稱讚貴
重,如彼摩尼大寶,則為國王若王大臣及餘
智人能別寶者,稱讚貴重。如是奢利弗!聲
聞獨覺雖同一法界證,不得如是稱讚貴重,
然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則為世間諸
天及人、若乾闥婆、阿修羅等,稱讚貴重。奢
利弗!譬如有人,自將金摶詣金師所、若金師
弟子所,到已告言:『汝取此金為我作釧,我
[001-0949c]
著脚上。』時彼金師若彼弟子,告言丈夫:『我
以此金為作瓔珞,隨汝頂戴若頸若手,繫
已,多有百千人眾見生歡喜,讚歎於汝。』奢
利弗!時彼愚人不用金師利益善語,報金師
言:『汝但為我作於脚釧。』如是奢利弗!善家
子善家女,若如來所、若聲聞所,作勝上施法
時,或有善友來至其所,告言:『丈夫!汝今作此
勝上施法,是不順善。所謂以此勝上施法,而
於有量法中迴向若聲聞地若獨覺地。汝今
作此勝上施法,所有善根,堪能迴向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奢利弗!於世間出世間法中,
諸佛世尊最是第一巧勝智慧。奢利弗!是故
諸佛世尊,讚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
故?此是無上迴向,所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奢利弗!見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所有善
根,皆應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弗!
如有二人,於中一人善作金色劫波娑縷,同
一樹生,所作細衣價直百千。一人欲作僕使
麁衣,到織師所,告言:『丈夫!我此金色劫波
娑縷善料理訖,同一樹生,為我好織。』織師
報言:『丈夫!我當與汝作衣價直百千,何用麁
衣?』彼人不納織師善語,報織師言:『但為我
作僕使麁衣。』如是奢利弗!雖同一法、同一善
根,或有攀緣聲聞地者,或有攀緣獨覺地者,
或有住於無上道者。奢利弗!於中若有攀緣
聲聞獨覺地者,應當語言:『汝此善根是如來
因。』若求無上佛菩提者,應亦語言:『汝此施
法所有善根,當同一聚迴向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如是迴向,以彼善根施諸眾生,作
[001-0950a]
無盡心當攝取之,因此善根願諸眾生,當得
具足不可思智不可稱智,三界最勝無上智
等,如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奢利弗!
見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應種善根於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弗!譬如國王第一
夫人產生八子,於諸子中惟有一子具足王
相,得紹王位以水灌頂,餘諸王子復悉圍遶
依法奉事。奢利弗!於意云何,非彼母腹而
有過失,令餘王子不得灌頂大王位耶?」


奢利
弗言:「不也。大德世尊!何以故?彼餘王子,自
於往昔不作王業、不種善根,以是因緣,彼餘
王子悉不得紹灌頂王位。」


佛言:「如是。奢利
弗!同證一法界已,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得名法王,餘諸善家子等,得聲聞名,非此法
界有過失耶?」


奢利弗言:「不也。世尊!非此法
界有其過失,然由彼等於往昔時所作善根
不能迴向無上菩提,不行此道,亦不發願,
不作勝上善根,又不願求遍知利益,是故今
但生聲聞事。彼等亦不行如來行,又無如來
功德,不具神通,如諸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


「奢利弗!以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所作
善根皆應迴向無上菩提。奢利弗!譬如波利
質多羅俱毘陀羅樹,有時初生三十三天皆
大歡喜,作如是言:『此樹既生三十三天,不應
久空。』如是奢利弗!有時善家子善家女,發
無上菩提心,彼時所有正信三寶天、龍、夜叉、
乾闥婆、阿脩羅、伽留茶、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
人等,心生忻躍,云此道場不應久空,菩薩摩
訶薩得成無上菩提。


「奢利弗!譬如彼波利質
[001-0950b]
多羅俱毘陀羅樹,三十三天見葉出時不讚
不重,若見華時心生忻躍。如是奢利弗!聲聞
獨覺證一法界,諸天世人不讚不重,若見如
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心生欣躍。何以故?如
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具諸善根及三十二
大丈夫相,所有光明勝於日月,能照無量諸
佛剎土憐愍眾生。


「奢利弗!譬如彼波利質多
羅俱毘陀羅樹,若增長時,三十三天,應知此
樹不久當有多葉,百千俱致那由多葉,乃至
無量阿僧祇葉以覆其上。如是奢利弗!彼初
發心菩薩摩訶薩,生時長時應知當有百千
俱致那由多等聲聞,乃至無量無邊阿僧祇
諸聲聞眾,圍繞在前,多有聲聞獨覺出現。
奢利弗!譬如須彌山王,有別峯處高百踰闍
那,或高二百踰闍那,乃至七百踰闍那,此
等別峯不得言是大須彌山。如是奢利弗!從
如來智出生聲聞,亦不得言其智具足如諸
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彼亦不具足如
來十力、四無畏智、無礙智等;然其如來、阿羅
訶、三藐三佛陀,則具諸力、無畏、無礙智等。奢
利弗!譬如須彌山王住處,應知即有多天子
眾,百千俱致那由多等,乃至無量無邊諸天
子眾,出現於彼在其山頂,受天福報心甚愛
樂,天欲遊處隨意即遊。如是奢利弗!彼初
發心菩薩摩訶薩,生時長時,善根迴向無上
菩提,應知當有多聲聞眾,百千俱致那由多
等,乃至無量無邊諸聲聞眾出現於世,諸聖
行處隨意即遊。


「奢利弗!譬如須彌山王住處,
即有四畔俱時而住終無先後。如是奢利弗!
[001-0950c]
菩薩摩訶薩善根迴向無上菩提,爾時即有
佛性佛地佛智佛功德等俱時出生,亦無先
後。奢利弗!譬如須彌山王住處,若分分斷,
比於餘山猶為高大。如是奢利弗!彼初發心
菩薩摩訶薩,善根迴向無上菩提,若即以比
諸餘善根,足為最上高大住持。奢利弗!譬
如須彌山王有金色邊,若諸鳥獸至其邊者,
皆同一色所謂金色,即與師子獸王同色。奢
利弗!雖與師子獸王同一金色,然其力勢功
德名稱,彼悉不共師子王等,亦復不如師子
獸王遊戲頻申無畏吼聲。如是奢利弗!聲聞
獨覺雖與如來同於一味謂解脫味,不得即
共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等,彼無如來如
是功德、諸力、無畏、師子吼聲;然其如來則具
方便智慧諸法,此方便智,聲聞獨覺尚皆不
聞,況能出生?如來功德、如來遊戲、如來雷
聲,如來以師子吼而吼高出諸世。奢利弗!如
諸鳥獸與師子王雖同一色,而餘功德悉不
共等,不得名為師子獸王。如是奢利弗!聲
聞獨覺雖與如來同解脫味,而亦不共如來
齊等,以彼不得功德名稱,不得如來無上上
名及如來體,又亦不得無上菩提、諸力、無畏、
無礙智等;以是諸力、無畏、無礙智等具足故,
名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奢利弗!見是義
故,善家子善家女所作善根,皆當迴向無上
菩提。


「奢利弗!譬如四天王天普於須彌山邊
而住,三十三天住於山頂。奢利弗!於意云何?
須彌山上豈不容受四天王天,而彼四王不
住頂耶?」


奢利弗言:「不也。世尊!須彌山上非是
[001-0951a]
不容四天王天,而彼不住,但彼往昔不種山
上受用福報,以其不作如是業故,不得住於
須彌山頂。」


「如是奢利弗!我此法體亦無過失,
而不容受諸聲聞等,令其不得十方世界智,
以彼往昔所作善根,不知迴向無上菩提,亦
不發願修如是行,不發最上遍智智心,是故
今作聲聞,不得遊於如來行處,又無如來功
德,亦不具足諸力、無畏、無礙智等;以佛具足
是智故,名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奢利弗!
譬如大海不停死屍。如是奢利弗!阿鞞跋致
菩薩摩訶薩,不共慳居。奢利弗!譬如大海
潮不過時。如是奢利弗!阿鞞跋致菩薩摩訶
薩,若乞士來終不過時。奢利弗!譬如有人
若取滴水於大海中,皆是一味所謂醎味。如
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若以種種百千諸門
所作善根迴向無上菩提,皆成一味謂遍智
味。奢利弗!譬如金性出金謂金鑛也,隨種種意
作諸瓔珞,轉得種種瓔珞名字。如是奢利弗!
以一佛智轉成多種百千瓔珞,所謂出生眾
生善根。


「奢利弗!如王作錢,若已印有文者
得名為錢,若未印無文者不得錢名。如是奢
利弗!菩薩摩訶薩未得無生法忍,諸佛世
尊未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若得無生
法忍已,諸佛世尊然後記言:『汝善家子!於
未來世,當得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奢利
弗!譬如外道仙人有天眼者,若見有人初住
脇胎未記色類,以其未成男女相故,後時若
成男女相已,外道仙人方以天眼,記言當生
是男是女。如是奢利弗!菩薩未得無生法忍,
[001-0951b]
諸佛世尊未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若
彼後得無生法忍,諸佛世尊方與其記:『汝善
家子!於未來世,當得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


「奢利弗!譬如日輪出時不作是念:『我光
當照此閻浮洲。』但使日輪共光出時,於閻浮
洲必作照明,令閻浮洲所有諸人顯明諸色。
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若得遍智智時,
亦不作念:『我當照明三千大千世界。』奢利弗!
菩薩摩訶薩行是法行、坐是地分,具是生相、
具是善根,彼當如是覺智。以是覺智,彼菩
薩摩訶薩必自照明三千大千世界。奢利弗!
譬如二人皆欲得寶入於寶洲,於中一人取
無價寶,其第二人取有價寶。於時智人言:
『丈夫!此處有無價寶,汝可取之。此寶多價,
國王大臣若城邑人及餘智人別識寶者,皆共
稱讚貴重為上。』此人不用彼人語故取有價
寶。如是奢利弗!此佛教法亦似寶洲,有人
到已即作無價念行具足,謂遍智智寶相應
念,遠離聲聞獨覺等念。復有第二人,以聲
聞獨覺相應念行。奢利弗!同一法界證已,如
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在法王數;復有自餘
諸善家子,成聲聞已在聲聞數;得遍智者
在普見數,如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奢利
弗!譬如如意寶珠,隨到誰手彼即自在,無有
一寶而不得者。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無
有一眾生所而不與作寶事,無有一眾生所
而不教作善根乃至無為涅槃。奢利弗!譬如
作摩尼人、若作摩尼弟子,隨所有寶外畔濁
惡,若磨拭已光色勝上。知色勝已,彼作珠人
[001-0951c]
若彼弟子,當得多種百千財聚而用活命。如
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隨於他心令生善根,
如彼善根皆以自心方便智攝,以此善根成
諸佛法。奢利弗!如摩尼寶,若未淨時須好覆
藏。何以故?彼摩尼寶是無價故。如是奢利
弗!彼初發心菩薩摩訶薩初發心時,諸天及
人、若乾闥婆、阿修羅世當須守護。何以故?
彼善丈夫為諸天、人、阿脩羅世,發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心。奢利弗!如摩尼寶雖未磨
拭,當知即為國王大臣、若城邑人及餘智人
別識寶者稱讚貴重。如是奢利弗,彼初發
心菩薩摩訶薩,當知亦為諸佛世尊菩薩聲
聞稱讚貴重。奢利弗!譬如有人若見佛時,當
須如是生希有心:『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時時出世,我今可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心,豐正法業,以此正法教諸眾生善根聚
集,彼諸善根,皆當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彼迴向時,若有無信比丘、比丘尼、優波塞、
迦優波斯迦,若摩羅波卑,若摩羅身天來到
其所說大乘過,令其捨離令不樂欲。奢利弗!
於意云何?彼等豈不為多眾生百千俱致那
由多等,乃至無量無邊阿僧祇諸眾生等,作
無義利、作不安隱,令苦令墮耶?」


奢利弗言:「如
是。大德婆伽婆!如是。大德修伽多!何以故?為
諸眾生作無義利、作不安隱,令苦令墮,所謂
於發大乘諸善家子善家女所說大乘過,令
不樂欲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退令離。」



言:「奢利弗!若欲不捨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者,應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奢利
[001-0952a]
弗!諸發大乘善家子善家女,於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應當樂欲,莫退莫離。何以故?我
說不捨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者,謂發大
乘善家子善家女,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樂欲不離不退者。是奢利弗!譬如飢饉惡世,
所種不生,如在石上種。時若王、若王大臣、若
剎帝利、若剎帝利大臣、若婆羅門、若婆羅門
大家、若長者、若長者婦、若長者大家,在於
城邑為眾人故,集種種穀而作大倉。時眾人
等皆詣倉所,取種種穀將歸而食。時有一人
到彼倉處放火燒之。奢利弗!於意云何?是不
善人,豈不於多百千俱致那由多等,乃至無
量無邊阿僧祇諸眾生所,作無義利、作不安
隱,令苦令墮耶?所謂是不善人,於彼倉處放
火燒壞,不令受用。」


奢利弗言:「如是。世尊!」



言:「奢利弗!如是如是,正法欲滅,於時有人聞
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或時出世,彼人聞
已於眾生所而生大悲,生大悲已,發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心。於時若有不善人出,於發
大乘諸善家子善家女所說大乘過,令不樂
欲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退令離。奢利
弗!於意云何?是不善人,乃與無量無邊阿僧
祇諸眾生等,作無義利、作不安隱,令苦令墮,
所謂於發大乘諸善家子善家女所說大乘
過,令不樂欲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令退令
離。」


奢利弗言:「如是。世尊!」


「奢利弗!譬如商主
多將商人在道而去,逢大險河多有流水。時
有一人語第二人作如是言:『丈夫!當作方便
計挍用力求船。』其第二人語彼人言:『我正住
[001-0952b]
此,不能求船。』於時彼人有志有力,勤作方便
求船將來置於河邊,乃有無量無邊阿僧祇
眾生,得從此岸度至彼岸,既得度已於彼岸
住;其第二人嬾墮無智少力薄福,仍住本處
不能度河。更有餘人來到河所亦欲求度,見
彼懶墮無智少力薄福人已,語云:『丈夫!汝
何不度?』時懶墮人作如是言:『共我伴者方便
用力,求得船來置於河邊,已令百千那由
多俱致眾生得從此岸度至彼岸。』時彼餘人
語是人言:『奇懶墮人,何不學伴,而墮此處
受無量苦?』如是奢利弗!我見二人行布施時,
一人語彼第二人言:『丈夫!汝可相應善作方
便計挍用力,聚集善根於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第二人言:『我不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
提,但欲到阿羅漢。若欲到阿羅漢者,亦須
相應方便計挍用力,當得出生初第耶那,
如是出生第二第三第四第耶那,虛空無邊
處、識無邊處、無所有無邊處、非想非非想
處三摩跋帝,於其中間即便命終,乘此得
生非想非非想天,身當得長壽久住,乃至
八萬四千劫限而住。』爾時彼人證覺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為多眾生百千那
由多俱致,乃至為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
說法,說法已於後以無餘涅槃而取涅槃。時
第二人,乘此仍在彼非想非非想天住。」如
是語已,命者奢利弗言:「如是。大德婆伽婆!
如是。大德脩伽多!實如如來所說。世尊!當
知彼人是其嬾墮,若樂初第耶那乃至非想
非非想天,樂著彼處,即樂著已更不能與上
[001-0952c]
人法合,不作方便計挍用力,不近善友隨順
承事,不如實觀三解脫門,當知是懶墮人。世
尊!彼菩薩摩訶薩大勤精進,聲聞少信是其
懶墮。世尊!見是義故,善家子善家女所有
善根,皆當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
弗!譬如有摩尼寶具多功能,將問作摩尼寶
人言:『此摩尼寶有何功能?』問已,彼隨所知如
是為說,於中若多知者說多,若少知者說少。
如是奢利弗!同證一法界已,乃有轉生聲聞
智者,彼等隨勝功德而知,隨勝功德而說,
隨其所問還如是答,依有限智,以昔有限發
願故。然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有無限智,
以昔無限發願故,有無限無礙智,無限六波
羅蜜,善巧方便成熟眾生。何以故?如來、阿
羅訶、三藐三佛陀,昔行菩薩道時集無邊願,
以是無邊功德法莊嚴故證於遍智。奢利弗!
譬如波利質多羅俱毘陀羅樹,初生小華其
有香氣,彼閻浮洲諸生華香,若穌摩那、若
婆梨師、若占波迦,自餘諸生華香,彼皆不
及波利質多羅俱毘陀羅樹初生諸小華香。
如是奢利弗!其諸聲聞獨覺所有善根,若名
聞、若香、若威德、若力,皆不及彼初發菩提心
菩薩摩訶薩,何況入行、何況不退、何況一生
補處、何況至灌頂時、何況住普賢菩薩行、
何況在勝道場、何況如來阿羅訶三藐三佛
陀,所有香、所有威德、所有力,具足此力所
謂諸佛世尊。奢利弗!譬如此閻浮洲,所有流
泉浴池、泊河小河大河等皆入大海,然其大
海亦不厭足。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於陀
[001-0953a]
那波羅蜜而不厭足,如是尸羅波羅蜜、羼帝
波羅蜜、毘梨耶波羅蜜、弟耶那波羅蜜、般
若波羅蜜、方便遍智,所有善根亦不厭足。
奢利弗!譬如此閻浮洲,所有流泉浴池泊河
小河大河等,大海之內悉能含受。如是奢利
弗!所有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伽留荼、緊
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乃至所有眾生界
等,菩薩摩訶薩悉能含受,與甘露味令彼
等喜。


「奢利弗!譬如大那伽那大力士神所著鎧
甲,閻浮洲人皆不能著。如是奢利弗!菩薩摩
訶薩於佛法中所著鎧甲,為諸眾生著彼鎧
甲,其諸聲聞獨覺不能著彼鎧甲。如是奢利
弗!從初發心乃至坐勝道場,不捨菩薩摩訶
薩如是鎧甲行菩薩行。奢利弗!初發大乘善
家子善家女,應如是學,相應用力勤修於業,
則當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奢利弗!如
雪山王南畔所有諸樹,具足諸華諸果諸香,
彼等諸樹,閻浮洲人皆不得用。如是奢利弗!
聲聞獨覺雖有無漏戒、定、智、解脫、解脫知見善
根,彼等眾生皆不得用。如諸菩薩摩訶薩戒、
定、智、解脫、解脫知見善根,諸眾生等皆當得
用。奢利弗!是故菩薩摩訶薩應著如是鎧甲,
所有戒、定、智、解脫、解脫知見善根,彼諸眾生
皆當得用。若諸眾生不得用者,我無如是善
根戒、定、智、解脫、解脫知見。


「奢利弗!譬如恒伽
大河所流行時,彼流行處潤此大地令其津
澤,又彼流行逼地而去,凡諸塵土草木葉等,
彼流行時悉攝將去。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
薩於閻浮洲行住坐臥,如是等處攝諸眾生,
[001-0953b]
令其善根皆得潤澤。又復行住坐臥,逼切諸
無智行、欲瞋癡行及顛倒行,皆攝受已行住
坐臥。奢利弗!若發大乘善家子善家女,聞
此上說,雖多懶墮必須發大精進。奢利弗!
譬如恒伽大河,有處流時作聲大聲,有處少
聲有處無聲。如是奢利弗!得無生忍菩薩摩
訶薩,有處示現出生善根,有處自身示現隨
順承事善友,有處自身為他而作善友,隨眾
生器所堪,如是自身示現。奢利弗!譬如鏡
輪若未善磨不善淨時,見其形像即不善淨;
若彼鏡輪善磨淨時,然後分明見其形像。如
是奢利弗!初業菩薩摩訶薩,如見自善根即
承事善友,如承事善友然後增長佛法。


「奢利
弗!譬如恒伽大河增長滿時,於其兩岸草木
枝葉皆漂將去,乃至於四大海。如是奢利
弗!菩薩摩訶薩應著如是鎧甲,所有此岸助
墮黑事,行於諸見險道,我皆將去乃至到無
餘涅槃界。奢利弗!譬如恒伽大河有時增長
多沫,於中有多樹等,根莖葉果拔已將去,
於中復有第二大樹,猶生而住。後時第二年
中,恒伽大河更長過前,前者大樹更及諸木
拔已將去。如是奢利弗!若有善家子善家女,
承事善友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而
為惡友力故、以昔業行力故,受五欲福娛樂
受樂皆共隨行,於後必須承事善友,乃至當
得無生法忍。何以故?於諸佛所種諸善根終
不虛棄,彼等必當出世作佛,號遍智者、號普
見者。


「奢利弗!譬如有時劫燒,彼時三千大
千世界皆大熾然,而作光明同一熾然,若燒
[001-0953c]
若壞無墨無影。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薩
應著如是鎧甲,無一眾生可見,於彼眾生界
中,所有眾生皆不知者,我於彼等當令作不
退法。奢利弗!譬如彼大焰聚然時,所有諸
毒諸藥,彼等皆同被燒。如是奢利弗!菩薩摩
訶薩應著如是鎧甲,若有乘眾生、若無乘眾
生,我於彼等皆當平等說法,如彼願、如彼信,
彼諸眾生種種信行,當速令度,不作二相。何
以故?諸法無二不作二相,諸法無我於如不
知。


「奢利弗!譬如彼大焰聚然時有焰,乃至
光音天有焰,不能至爾許遠處。如是奢利弗!
同一法界證已聲聞獨覺,雖平等入,而於十
方世界智慧不轉,如彼如來、阿羅訶、三藐三
佛陀,法界證已具無量智。奢利弗!譬如彼
大火聚,十方世界不來不去,而燒三千大千
世界,彼火亦非無因。如是奢利弗!彼諸佛
智,十方世界不來不去亦不共聚,如來、阿羅
訶、三藐三佛陀具足智者,如實知十方世界
諸眾生心行,彼智亦非無因,最上遍智當
如是見。


「奢利弗!譬如日輪出時,當知蔽諸
螢火而作照曜。如是奢利弗!初發心菩薩生
時長時,當知蔽諸具足分智聲聞獨覺光明
而作照曜。何以故?彼作善根迴向阿耨多羅
三藐三菩提,是故具無邊光。奢利弗!譬如
日輪出時,當知蔽諸星宿色光而作照曜,
諸處星光皆不復見。如是奢利弗!菩薩摩訶
薩從兜率天下時,多有百千俱致那由多諸
天來閻浮洲,出如是聲、告如是聲、說如是
聲:『汝諸人輩,此菩薩摩訶薩,今從兜率天
[001-0954a]
宮捨身。』爾時此閻浮洲所有獨覺大智具者,
皆聞聲已發心向於涅槃。何以故?最勝福田
菩薩摩訶薩,從兜率天下時,有如是自在力,
何況生時、何況行七步時、何況初出言時——
我於世間最大最勝,我當必盡生老病死——何
況出時、何況至道場時、何況證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時,是故如來於諸眾生,可云最勝
最上、最大最妙、無上無上上。奢利弗!見是義
故,善家子善家女所作善根,皆當迴向阿耨
多羅三藐三菩提。


「奢利弗!譬如大地所有種
子,彼等牙生有種種名,同一地塵而有諸
相。如是奢利弗!於一法界證已,種種界眾
生出種種名,而不破法界。是故奢利弗!菩
薩摩訶薩應著如是鎧甲,當於彼時,我證一
法界已,種種界眾生種種名字以智當說,以
是若干大智,而亦不壞法界,法界亦不作二,
法界亦無增減可知。奢利弗!見是義故,菩薩
摩訶薩當思如是法行,雖恒伽河沙數諸佛
滅度,法界亦無增減可知;現在十方世界所
有諸佛世尊具無礙智,所有聲聞具於少智,
法界亦無增減可知;虛空界極法界相應,如
是當知,法界為極,佛法相應亦如是知。是
故奢利弗!菩薩摩訶薩此深法中當以智觀,
覺無我法。


「奢利弗!譬如虛空界無與相似者,
如是奢利弗!法界亦無與相似者。是故奢利
弗,菩薩摩訶薩於此深法當以智觀。奢利弗!
譬如有人於大海中取諸滴水,彼皆一味所
謂鹽味。如是奢利弗!於一法界出生聲聞。
何以故?法界一而無二。是故奢利弗!菩薩
[001-0954b]
摩訶薩此深法中深處應當以智分別,於此
法中般若波羅蜜當隨順行,非在餘處廣說
譬喻,於無我法當思當觀當求當合,當生
欲心當發精進作業用力。善家子善家女,
此深法中當以智觀覺無我法。奢利弗!譬如
大海有魚身長百踰闍那者,乃至身長七百
踰闍那者,彼諸魚身雖復增長七百踰闍那,
大海亦無增減可見,然彼七百踰闍那魚身
死時,大海亦無增減可見。如是奢利弗!菩薩
摩訶薩當如是學,雖有恒伽河沙數等諸佛
世尊滅度,而法界亦無增減可見;復有無
量聲聞滅度,法界亦無增減可見。此雖一味
謂解脫味,而諸聲聞不能轉生是智,如諸如
來、阿羅訶、三藐三佛陀。


「奢利弗!譬如轉輪王
有諸寶出,彼等諸寶餘處不生,唯於宮內出
生諸寶。何以故?彼轉輪王昔作轉輪王業,
以作業故唯於宮內出生諸寶。如是奢利弗!
淨心菩薩摩訶薩,淨心發阿耨多羅三藐三
菩提,若欲施他,隨其所欲彼則出生。何以
故?以彼先世善淨心故。
《大集譬喻王經》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