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h0004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宋-惟淨 (master)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
卷第六


西天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鴻臚卿傳
梵大師賜紫沙門臣法護等奉 詔譯


「復次,海意!若菩薩雖生諸趣,無所希望,善
護戒行,即能降蘊魔;若我見無依止善護戒
行,能降煩惱魔;若以淨戒,令諸眾生出離
老死,自護戒行能降死魔;若起是念,我令一
切毀禁眾生皆悉安住聖淨戒中,自護戒行
能降天魔。又復,菩薩於我無所得修行忍辱
能降蘊魔;於眾生無所得修行忍辱能降煩
惱魔;於生死無所得修行忍辱能降死魔;於
涅槃無所得修行忍辱能降天魔。又復,菩薩
身寂靜故發起精進,能越蘊魔;心寂靜故發
起精進,能越煩惱魔;了達無生、無起故發起
精進,能越死魔;於生死中未甞懈倦,成熟
眾生攝受正法發起精進,能越天魔。又復,菩
薩蘊無依止而修於定,能越蘊魔;界無依止
而修於定,能越煩惱魔;處無依止而修於定,
能越死魔;於餘禪支,亦悉一一迴向菩提,
能越天魔。又復,菩薩能以正慧善知諸蘊,
能降蘊魔;善知諸界能降煩惱魔;善知諸入
[006-0487c]
能降死魔;雖善知緣生,而於實際亦不取
證,能降天魔。又復,菩薩解諸法空,即彼蘊
魔伺不得便;意能信順諸法無相,即煩惱魔
伺不得便;知一切法無求無願,即彼死魔伺
不得便;知一切法無所造作,亦無疑惑,然
於善行心不厭足,即彼天魔伺不得便。又復,
菩薩隨觀身中身念處而修,亦不與身俱起
於尋求,能破蘊魔;隨觀受中受念處而修,
亦不與受俱起於尋求,能破煩惱魔;隨觀心
中心念處而修,亦不與心俱起於尋求,能破
死魔;隨觀法中法念處而修,亦不與法俱起
於尋求,於菩提意亦無所動,能破天魔。


「復次,海意!汝今當知!此如是等諸有魔業,皆
由我為根本。若或菩薩,於根本我而不起者,
即於我無我。是中亦無少法可起,如是即以
現量智知。又若菩薩,為彼無智諸眾生故,
被大乘鎧者,菩薩應當不與自他俱時依止
故被其鎧。菩薩乃自思惟:『我當云何而得此
鎧堅固不壞?』又復惟忖:『我所被鎧不為壞我,
亦不壞眾生,不壞壽者、士夫、養者、補特伽羅、
意生等類;若或依止我、人、眾生、壽者、補特伽
羅等見,即有所著,是故我今諸所依止而悉
棄捨。』何依止邪?謂於蘊、處、界中顛倒依止。
何所顛倒?以諸眾生於無常中而生常想;苦
生樂想;無我我想;不淨淨想。菩薩若能正
知彼想,即為如應說其法要。云何正知想邪?
謂若無受、無取,即能正知。何以故?此若不
受彼即不取,此若不取彼亦不受。若如是者,
即無癡昧,能正知想。」


海意菩薩白佛言:「世
[006-0488a]
尊!想云何知?或過去耶?未來邪?現在耶?」


佛言:「非過去、未來、現在。所以者何?過去想
已盡,未來想未至,現在想無住。是故當知,
於三世中想無所得。如是乃能正知於想,由
正知想故,即能清淨菩薩一切所行之行;復
能了知一切眾生種種之行。海意!若菩薩不
能清淨菩薩之行,即不能知眾生之行。若復
能知眾生諸行,乃能清淨菩薩之行。如是了
知眾生行故,即為眾生如應說法,乃能隨諸
眾生心轉,所應示現而悉能知。


「海意當知!
或有眾生貪意中行瞋,有瞋意中行貪;有癡
意中行瞋,有癡意中行貪;有貪意中行癡,
有瞋意中行癡;有瞋、癡意中行貪;有癡、貪意
中行瞋。又有眾生,假現於貪而取於瞋,假
現於瞋而取於貪;假現於瞋而取於癡,假現
於癡而取於瞋;假現於癡而取於貪,假現於
貪而取於癡;假現貪、瞋而取於癡,假現瞋、癡
而取於貪;假現癡、貪而取於瞋。又有眾生先
貪後瞋,先瞋後貪;先瞋後癡,先癡後瞋;先
癡後貪,先貪後癡;先貪、瞋後癡,先瞋、癡後
貪;先癡、貪後瞋,先癡、瞋後貪。又有眾生,於
色起貪,於聲起瞋;於聲起貪,於色起瞋;於香
起貪,於味起瞋;於味起貪,於香起瞋;於觸起
貪,於法起瞋;於法起貪,於觸起瞋。又有眾生,
因離色故而得調伏,不因離聲;有離聲故而
得調伏,不因離色;有離香故而得調伏,不因
離味;有離味故而得調伏,不因離香;有離
觸故而得調伏;不因離法;有離法故而得調
伏,不因離觸。又有眾生,因身離故而得調
[006-0488b]
伏,不因心離;因心離故而得調伏,不因身
離;有亦因身離、亦因心離而得調伏;有不因
身離、不因心離而得調伏。又有眾生,因無常
聲而得調伏,不因苦、無我、寂靜等聲。有因苦
聲,不因無常、無我、寂靜之聲;有因無我聲,不
因無常、苦、寂靜聲;有因寂靜聲,不因無常、苦、
無我之聲。又有眾生,有因說法神變而得調
伏,不因教誡神變;有因教誡神變而得調伏,
不因說法神變;有因神境神變而得調伏,不
因說法、教誡神變。又有眾生,因說法神變
故而生信解;有因教誡神變故而得遠塵;有
因神境神變故而得解脫。又有眾生,利根
勤行鈍根解脫;有鈍根勤行利根解脫;有
鈍根勤行鈍根解脫;有利根勤行利根解
脫。又有眾生,由因得解脫而不由緣;有
由緣得解脫而不由因;有亦由因、亦由緣故
而得解脫;有不由因、不由緣故而得解脫。又
有眾生,因內觀過失故而得解脫,不因外觀;
有因外觀過失而得解脫,不因內觀;有亦因
內觀、亦因外觀諸過失故而得解脫;有不因
內觀、不因外觀諸過失故而得解脫。又有眾
生,修行於樂成證解脫,不因於苦;有因於苦
不因於樂;有亦因苦、亦因於樂;有不因樂亦
不因苦。又有眾生,因警發相而得調伏;因安
止相而得調伏;因降伏相而得調伏;因善攝
相而得調伏;有因善相而得調伏;有因不善
相而得調伏;有因瞋相而得調伏;有因三相
而得調伏;有因容緩相而得調伏;有因緣生
法而得調伏;有因隨順行而得調伏;有因默
[006-0488c]
然行而得解脫;有因差別行而得解脫;有因
念處法聲,有因正斷聲,有因神足聲,有因根
聲,有因力聲,有因覺支聲,有因正道聲,有
因奢摩他聲,有因毘鉢舍那聲,有因四聖諦
聲而得解脫。


「海意!此如是等,不可思議眾生
所行,不可思議眾生心意,不可思議眾生境
界。若菩薩入不思議智,入已即能遍入一切
眾生不可思議境界。海意!譬如有人周遍四
方以繩為網,是人忽以因緣入其網中,此人
普欲解除其網。而以此人善呪力故,其網後
時為呪力所加而悉斷壞,是人隨意得出無
礙。菩薩亦復如是,由具善巧方便故,遍入
一切眾生心意;入已即能以般若波羅蜜多
明呪之力,普斷一切眾生煩惱纏縛。菩薩然
亦不證佛智,普為一切眾生現起施作一切
佛事。」


爾時,尊者舍利子前白佛言:「希有世尊!所
有無量眾生心行,乃至不思議佛智,又復甚
奇。世尊!若新發意菩薩,或聞說此無量眾
生心行、無量佛智,聞已豈非生驚怖邪?」


佛言:
「舍利子!於汝意云何?譬如新生師子之子,
聞師子吼可驚怖不?」


舍利子言:「不也。世尊!」


佛言:「舍利子!新發意菩薩亦復如是,聞佛
如來師子吼已,不生驚怖;聞說無量眾生心
行,亦無恐畏。舍利子!又如小火光明,於
彼一切草木不生驚怖。火亦不作是念:『我無
力能燒諸草木。』新發意菩薩亦復如是,智慧
光明雖復甚少,而於一切眾生所有煩惱,不
生驚怖。菩薩亦不作是念:『我不能息眾生煩
[006-0489a]
惱。』何以故?菩薩若起深固作意,以所成慧
如實觀察,即能息諸眾生煩惱。舍利子!又
如有火,與彼大地一切草木、樹林、花果,要期
盡劫而共鬪戰,至第七日當起戰事。時彼大
地草木,并餘一切草木等眾而共集會,乃相
謂言:『汝有力能,與我援助。』時諸草木積聚既
廣量等須彌,時或有人來謂火言:『草木眾多,
汝唯單己。汝今何不多求援助?汝力何能敵
草木眾?』彼火答言:『我今不須求其助力。何
以故?而諸草木雖復眾多,隨彼一切我力能
敵,令彼草木悉滅無餘。』菩薩亦復如是,隨
彼無量眾生一切煩惱,菩薩即放無量慧
火,其力敵勝。又復菩薩起深固意,於一切
眾生煩惱聚中,以所成慧如實觀察,即能息
諸眾生煩惱。若或菩薩取證離煩惱法,捨煩
惱者,彼即速墮聲聞、緣覺之地。舍利子!以
是緣故,汝應當知!若菩薩隨於一切煩惱聚
中,能深固作意如實伺察者,即於彼彼一切
煩惱力能勝伏。舍利子!若有得聞如是說
已不驚怖者,當知是為善巧方便菩薩。


「舍利
子!又如蛇毒,凡所傷𠻲而無助伴。新發意
菩薩亦復如是,修集菩提分法時,亦復單
己而無助伴,但自修集菩提分法。又如螢火,
不能勝彼百千日輪廣大光明。一切煩惱亦
復如是,不能勝敵菩薩慧光。又如除毒之藥,
狀雖至小,而能解除廣大之毒。菩薩亦復如
是,智慧之藥雖復至小,而能息除諸煩惱
毒。又如天降一味之雨,隨所墮處,器有差
別成種種味。菩薩亦復如是,修集一味解脫
[006-0489b]
之智,隨諸眾生種種根性,種種說法而各有
異。又如閻浮檀金出現世間,映蔽一切餘
諸珍寶。菩薩大寶出現世間亦復如是,映蔽
一切聲聞、緣覺。又如轉輪聖王出現世間,
一切小王皆悉歸向。菩薩法王之子亦復如
是,若發大菩提心,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等,
各各頂奉而悉歸向。又如薄福眾生,雖遇寶
雨而無所獲;不種善根諸眾生等亦復如是,
雖發菩提心而無所成。又如世間若無甘蔗
種子,即不能生於甜味。菩薩亦復如是,若無
大菩提心種子,即不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果。」
《佛說海意菩薩所問淨印法門經》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