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g0007 大般涅槃經疏-隋-灌頂 (master)




大般涅槃經疏卷第九


隋章安頂法師撰
唐天台沙門湛然再治


四相品上



四者數也。相者如經以四種相開示分別。大
般涅槃顯然可見從此立名。前諸問答皆含
三德義略不彰。此品答其願佛開微密廣為
眾生說之問。明四相解般若明三密解法身
明百句解解脫。今解般若從此當名故言四
相。問願佛開微密。又云演說於祕密。開演云
何。舊釋云昔說法身般若無解脫。今開涅槃
具足三德。此但解開未明於說。開善云。四相
答開密。現病答說密。此示兩文未判其異。
興皇云。竪論是開橫論是說。昔以無常覆常
今以常覆無常。更互相覆今昔兩覆。迦葉請
開佛明今昔兩說是涅槃二用方便。同顯非
常非無常。復次昔三點無常。今開是常。昔教
直言自正正他是為四相。今開為般若。昔
直言此身納妃生子。今開是法身。昔說有為
[009-0086c]
解脫。即是智上意地能緣。今開為解脫此三
皆常。並是涅槃方便。此即竪明開微密相。若
橫釋者昔欲說常而不得說為於邪常。今始
說常二用具足。下文云昔說有餘江河迴曲。
今說無餘河不迴曲。今昔相成共顯一道。此
即橫說微密相也。是義不然。常無常亦常亦
無常非常。非無常。此之四句皆覆正理。故釋
論云般若波羅蜜四邊不可取邪見火燒故。
又是四句皆方便門譬王密語智臣能解。又
此四句對治四執。又此四句皆是正理故云
一切諸法中悉有安樂性。若爾悉皆相覆那
獨言常與無常更互相覆不言餘二。論其方
便那獨言常與無常獨是二用兩非方便耶。
論其開密那獨言開非常非無常不開三句。
偏僻自壞其間並決可自思之。今明四句悉
互相覆通是祕密。四句互治通是方便。四句
即理皆得開祕皆名涅槃。如是悟解名開祕
密。如是敷演名說祕密。更以四句重分別之。
自有開非說。說非開。亦開亦說。非開非說。就
自行為開教他為說。自他雙明則亦開亦說。
不自不他則不開不說。今之四句該括凡聖
不獨在佛。又一一句各論開說。自行顯理名
開。自說己證名說。說中二者分別法相名開。
如分涅槃以為四相。名開祕密通塗廣演名
說。興皇只是此之一句自行化他有。二者。令
他同己所得名開。己法授他名說。不自不他
亦為二者至無至處名開。常無所宣名說。如
是分別開祕說祕。差別之相亦無差別。舊云
此品明三密不明三德。亦云此品明三德不
[009-0087a]
明三密。又云只明三密即開三德。開口密是
般若。開身密是法身。開意密是解脫。三據不
同而為三章。今家用此三章消文。然呼為三
密亦互相有。而從多判以為三密。約四相廣
開般若。一則破偏二則顯圓。何者昔說般若
無相離相。今明般若即相無相。只般若是四
相。只四相是般若即相無相。不求無相。顯圓
者開於涅槃以為四相。涅槃寂滅尚無涅槃
而四相無缺。雖開四相四相一相即大涅槃。
從涅槃開四即俗諦。四相即一相是真諦。一
相即四故非一。四相即一故非四。非一非四
名大涅槃。不並不別不縱不橫方顯圓意。約
十界身開法身者。亦破偏顯圓。昔說法身無
我。今用無我而我我即無我。例如般若云云
約百句開解脫者。亦破偏顯圓。昔離百非絕
四句名為解脫。今解脫即百句。百句即解脫。
解脫即非。非即解脫。例如前說云云。就口密
為二。先正明口密。次兼明身意二密。初正明
口密中文為二。初明四相。次料簡涅槃。初又
二。一明一相四相。次明四相一相。初為三。初
標次列三解釋。文自為四。然自正與善解是
自行。正他與答問是化他。就自行中有化他
意。從多則自行攝化他亦爾。就口密中通有
身意而多屬口身意亦爾。標大涅槃一也。開
示分別四也。就自正為二。初明佛自正。次譬
比丘自正。初云若佛如來者即是正人。見者
正智。諸因緣者正緣。於境而有所說即是正
教。明正人中舉二號者。佛是正覺如來與佛
其義不異。此之二號自正。義便故言若佛如
[009-0087b]
來。又復見者是用。佛眼照因緣境。實相非
因故非自。亦不在緣故非他。不共不無因了
達實相名之為見。以見正故所說亦正。次譬
比丘者。佛境難解。舉淺況深而令易了。又為
三。一見火。二誓。三結。見火聚者。火從緣生。
推此火聚。火為自生。為從薪生。為薪火生。為
離薪火生。若火滅時為至東方南西北方耶。
生無所從滅無所至。火聚因緣四不可取。邪
見所燒觀身亦然。不有不無不亦有無。不非
有無悉不可得。是名正見。次便作是言下因
見立誓。我寧抱是熾然火聚終不邪見。若有
若無乃至非有非無。亦不邪說十二部經佛
僧三寶。抱火燒身誓不邪見。利刀割舌誓不
邪說。若聞他說亦不信受。明自正見不為邪
動。於此說者復生憐憫。明其自誓不為邪行
之所滅沒。比丘正見及以正說。尚復如此況
復諸佛。三應如是下如觀火聚破身見定執
結成自正。舊有問云汝開涅槃以為四相。自
正正他而為兩相。亦應開一寶以為三寶。自
覺覺他應為二寶。寶不開二自正正他豈為
兩相。觀師答云。教門不同何得盡例為緣異
說。今若例之自覺覺他同就佛智。但是一寶
自正正他。約自他相他相非自不得為一。自
覺覺他智唯佛智不得為兩云云。就正他文為
四。初以歡喜正他二以無我正他。三以常樂
正他。四以第一義正他。初文者知而故問。令
汝歡喜豈非世界。以無我無常調伏賢聖。令
生善根豈非為人。出世常樂破世無常豈非
對治。若欲遠行寶付善子即第一義。尋文會
[009-0087c]
義理甚分明。夫乳養嬰兒止可含酥。若耎強
食食俱不可。正他亦爾從微之著漸而正之。
女人能生譬慈是善本。嬰兒譬初信。始生
乳養譬聞法自資。含酥譬贊歎歡喜。贊歎逸
美益更成病。故云多含兒酥將無夭壽。酥尚
莫多況強耎食。喜逸妨道況生善與對治故。
須籌量含酥譬世界故文云如來實說令我歡
喜。又女人心疑含酥太多不得聽法。佛為解
釋令得專心是正他相。又嬰兒稍大節乳與
食此譬勸進生諸功德即為人也。文云亦說
無常苦空無我。又兒長大能自行來硬食尚
消況復耎乳。譬功德稍著堪可切磋彈斥對
治故。文云出世三味破世三味。又兒長大委
業示寶。此譬生善破惡已周歸宗會極入第
一義故。文云應以寶藏付於善子。推此經文
須作四悉就歡喜正他文為五。一女人默念。
二如來故問。三女人歎佛。四請法多少。五結
其歡喜。舊四釋。一云正說法時此女人來。二
云不爾佛於爾時已年八十呼女為姊。豈有
老姊乳養嬰兒。蓋引昔事。三云佛化為女例
如化童。四云都無此女假設寓言。從世尊如
是去是生善正他舊用此語以合上譬。又云
女人稱佛以為世尊。或云是佛自稱世尊。今
將此文成前起後。若消不消即是成前。說無
常等即是起後。文為三。初成前歡喜。次亦說
下正是生善。三若佛下料簡不堪對治云云。復
告女人去。是對治正他文為二。先牒不堪次
明對治。以出世三味對破世三味。然醎酢苦
是凡夫報味。無常苦無我是賢聖道味。凡聖
[009-0088a]
合稱為世間三昧。甜辛淡亦是凡夫報味。常
樂我是出世道味。合稱出世三昧。此別有意
云云。復告女人去。是第一義正他文為二。初
以三悉即是惡子不付寶藏。後第一義名為善
子即付寶藏。不付聲聞故不以真諦為第一
義。又取聲聞為生善者既非獨大乘此乃小
大通共以為四悉。當知是家則為有佛者。佛
是常義又是覺義。覺即解義。此人解常故其
家有佛。三者能隨問答文為二。一正釋能問
答。二唱斷肉。初文佛舉無方之問。須作無方
之答。但約一施為端餘事例爾。若不施名施
應不持戒名尸乃至不智名般若云云。答有五
句。例為兩釋一初不知彼不食魚肉。以魚肉
施彼既不受。於我無損而成大施。二云先知
不食欲顯彼德。故以施之於我無損於彼著
名。又見作福隨喜不障亦是大施。又見苦者
方便解之不損一毫而名大施。迦葉白佛下。
二立斷肉制有六番問答。初番唱斷肉有師十
義釋應斷肉。一云皆有佛性盡應作佛。二云
諸佛菩薩變化無方。三云眷屬輪迴。四云同
四大五陰。五云精血不淨。六云恕己不能而
欲啖他。七云本自無怨橫加酷害。八乖菩薩
化道。九食少罪多。既不斷肉望十方有分。十
怨對無窮。若殺一生五百生償故不應食。如
食子肉者。父子同體天然之慈垂淚而咽無耽
味心。一云有其昔事。昔國王在路饑。食子
肉以度險道。二云子捨身肉供養父母。三云
舉譬如食子肉。四云非但食肉如子肉想。凡
受施時及果菜等皆他命分如子肉想云云。第
[009-0088b]
二云斷大慈種有三解。一云佛是大慈。二云
初地是大慈。三云性地是大慈。大慈必藉小
慈為種。若食肉者則無小慈故言斷種。又云
只眾生是大慈種定應作佛。華嚴名諸眾生
以為佛子。食之即是斷。佛種也。第三云三種
淨肉即是不見聞疑有二解。一云不見為我
殺不聞疑亦爾。二云若不見不聞但令是殺
不問為我不為我。若是不疑須云為我。第四
番明十種不淨肉者。下梵行云。人蛇象馬猪
狗鷄狐獅子獼猴。獼猴似人。蛇似龍象。馬是
濟國之寶。猪狗狐是鄙惡之畜。獅子是獸王。
人是己類。九種清淨者。即是見聞疑。各有前
後方便及以根本云云。第五番明美食若隨他
語言是美食。若隨自意不言是美。第六番云。
五種牛味乃至金銀盂器悉不應受。佛答為
八。一訶不應同尼犍裸形自餓饕餮若過若
不及也。此中應自斟酌。如寶物者。起重貪心
尚不應畜。如五味者。非正身分故聽受之。豈
如尼犍一向制之。二明須識如來開三遮十
之意。那得同彼外道見乎。以為眾生不可頓
斷。先斷三種相三種外故。次斷十種次斷十
種之外。斷貪想故一切悉斷。三頓制諸弟子
悉斷一切肉者。對昔唱今而菩薩戒中久制
輕垢之罪。為度眾生雖現食肉而實不食。四
明食肉怨嫌長遠化道不行與眾生隔絕云云
五明執小乘食肉謗大頓斷起惡爭論。六明
食肉多起惡事。七除饑年污器。八結制悉如
文。云何善解因緣義即第四相。若通論者預
是經論皆是假名因緣之教。若別論者三藏
[009-0088c]
事相是因緣教。今文偏指戒律者。如欲制戒
先須緣起。次明戒體。後廣出相故名為因緣。
餘兩藏少不如此多故不別指。就文為二番
問答。初假設四問。一問何不頓說。二問墮。三
問律。四問木叉。先一是總。後三是別。如來何
故不為弟子頓說五篇七聚令其修行待其有
犯方始制耶。波斯匿者此翻和悅。王多仁慈
若不醉時恒懷愛念。若得酒時應死判生
。佛在其國欲制盜戒問王。國法盜幾入重。

王答五錢。佛依國法有事制立多問於王。今
標國主意在於此。深妙義者何不頓說篇聚
戒律。戒是大乘常樂我淨故言深妙。第二問
墮而不問戒與毘尼誦者義得相兼。木叉名
解脫毘尼名滅。只滅兼解脫。問木叉兼得毘
尼。律有二義。一詮量輕重。二者遮制。今取遮
制邊兼得戒義。戒是遮止律攝。誦者書之在
文為律。闇諷在口為誦。一體而有兩名。佛答
四問更重答木叉。舊用此為五問云云。就答中
不次第。初答木叉次答墮。三重答木叉。四答
律。五答總問。初答木叉者知足淨命是其義
也。次答墮者墮通輕重。若犯五篇則墮四趣
墮義則通。又復墮者偏在犯重云云。又墮者長
養此偏在輕。輕墮二塗重在地獄。波羅提下
三重答木叉。律者下四答律。初一句直順入
三藏。入戒威儀即毘尼藏。深經即修多羅藏。
善義即毘曇藏。十誦唯九十。彌沙塞九十二。
一尼不病不得往說法。二迴僧物向己。今言
九十一者復是教門廣略。五或復有人破一
切戒去。是答總問。何不頓說所以不得頓制
[009-0089a]
五篇者恐人屏破。若頓制五者恐人不敢持。
所以漸漸從輕至重。具足者具一切惡。盡一
切相者一切善也。無有因緣者無復佛法因
緣。亦是撥無因緣。爾時有善男子去。第二番
假設問如來何不預說文為二。先問何不預
說。次問將欲陷墜在文可尋。佛答為二。先答
陷墜之譏。後答不先之意。於中有譬有合。初
譬中作輪王譬。又有三意。初說十善譬頓教。
次行惡者漸斷譬漸教。三行聖王之法。即捨
位出家譬會漸歸頓。合文亦爾。於中二。先正
合。次舉輪。寶明開合意。初雖有所說合頓意
也。要因比丘合漸意。乃見如來法身合會頓
意。次舉輪寶譬三寶不可思議者。顯如來頓
漸開合。若先說不說皆非眾生所能圖度故
不可思議。從復次自正去。是第二明四相一
相。前分別顯示大般涅槃故明一相四相。今
明是一一相即大涅槃等無有異故明四相一
相。若定一四豈得一四。故知非一非四得說
一四。他以異體一體三寶為例。今明不爾異
體三寶是小乘非此流例。一四四一皆大乘
意。一體三寶三寶一體可得類之。亦如上文
總稱涅槃別稱三德云云。就文為二。初正明四
一。後反質釋疑。初正明者證名自正。常破無
常是正他。因問廣衍為答問。分別三點為因
緣名異體同更非別法故是一相。上文以法身
為別涅槃是總。今以涅槃為別祕藏為總。是
故不同。然顯名法身隱名為藏。或時為總或
時為別。解脫與般若既等無有異例亦應然。
次反質中有疑有質有答有通可尋。問四相
[009-0089b]
一相是四悉不。答義理應通觀其文相亦可
例作大般涅槃即第一義。為聲聞說常是對
治。因問廣說即為人。三點而成即世界云云
佛告迦葉去。第二料簡若涅槃即四相等無
有異。何故料簡涅槃不料簡四相。四相名異
於昔涅槃名與前同。昔滅因縛無依無正名
為涅槃。故滅煩惱已無別涅槃。今涅槃滅煩
惱已有常住法。昔涅槃滅諸有。今涅槃有妙
有。昔涅槃無有依報。今涅槃有所師法。昔涅
槃無正報。今涅槃有如來。若不料簡無以取
異。文為四。一佛料簡。二迦葉論義。三領解。
四述成。初佛料簡為二。先假作五難。一明滅
惑。二明滅有。三明滅依。四明滅正。五通滅
有。皆引昔教悉據佛意可尋。次若有人作如
是難去。是佛作答為三初訶次答三結異。初
訶有通別。通訶是邪以偏難圓故言邪難。次
迦葉下別訶迦葉不應者不應名同混令無常
故言不應憶想。次答為三。初答滅惑滅依兩
問。文云滅煩惱者。者謂主者既無煩惱主者
依報則無所屬故不名物。若依昔義指此無
物以為涅槃。若依今義只是所離。何以故下
即明所得畢竟是淨寂靜是樂無上是我常如
文。今之涅槃所離所得與昔為異。次從滅盡
諸相去。是答滅有滅正兩問。相即是有兼於
正報。若依昔義滅有滅果即是涅槃。若依今
義只是所離。無遺餘去明所得無有遺餘是
樂。鮮白是淨。常住是常。不退是我云云。三從
言星流者答第五通問。星流即煩惱。滅有餘
涅槃。散已尋滅不在五趣無餘涅槃。若依昔
[009-0089c]
義即名涅槃。若依今義只是所離。皆是常住
無有變易。即是所得與昔不同。三復次迦葉
去。結定其異。昔涅槃中無正報人。今涅槃中
有於諸佛。昔涅槃中無有依報。今涅槃中有
法為師。昔涅槃中無有諸有。今涅槃中而有
妙有所謂恭敬。昔涅槃滅煩惱已無復有法。
今涅槃中有常住法。以法常故諸佛亦常。此
仍略語若具言之。以法樂我淨故佛亦復然
。次迦葉復白去。論義兩番問答初番中先

問次答。初問中文有二。似作三難似約煩惱
業有。初云煩惱火滅如來亦滅者。由煩惱故
是故有人。煩惱既滅何得有人而言如來常
在不變。次意言迸鐵赤滅莫知所至。良以業
運業滅則不能有至。云何而言常樂我淨。下
文云鐵熱赤色滅已則無復有。良以惑業故
得有有煩惱業滅那得妙有。次佛答言鐵是
凡夫如來不爾。今明凡夫二義。外道世智斷
惑還更得生即是凡夫無常。二乘斷通惑已
復生別惑。亦是凡夫無常。如來不爾。不同二
邊是故名常云云。迦葉復言去是第二問答。此
問還躡前兩意先問次答。初問中意者。凡夫
滅惑還更得生故是無常。如來既滅亦應還
生猶是無常。次佛答中二。初彈非次轉譬。初
彈不應。何者佛非兩凡。久盡通別。豈生煩惱
故言不應。次轉譬答。凡夫體熱如鐵難融。佛
智猛盛如火然木滅已有灰。滅煩惱已則有
涅槃。壞衣斬首破缾物謝於前名生於後。煩
惱滅已獲得涅槃不同汝問。三迦葉下領解
如文。四述成者。後宮是統化之境譬閻浮提。
[009-0090a]
後園是賞翫之所譬常樂我淨云云。迦葉復問
我已度去。是第二廣開身密六道殊形為遮。
皆聖所作餘人不能。今皆開顯法身之密。前
開般若為四相合四相為涅槃。涅槃即是法
身解脫。此以一周開口密已今更開法身出
種種身。合種種身只是涅槃般若解脫。他謂
一物覆一物開一物顯一物隱。故各開各顯
永不相關理豈然乎。只覆於開只開於覆。成
論人謂此是權巧於凡不解。今明若此不解
餘何可解。地人云是法界用。今明豈離體而
有用。他明巨細相容是聖人之術事。今明何
有一術而非因緣。因緣即空即假即中。唯應
度者乃能見之寧非因緣。因緣妙慧能以一
塵。容於無量無量容一塵。延促過現引擲此
彼自在無閡。莊周達體化為蝴蝶。又識己夢
往至天涯昏恍尚然況復至德者哉。就文為
二。初開身密次論義。初開密為兩。一問二答。
問為四。一領旨二正難三結問四請答。初如
文。次難者耶輸此言名聞。羅睺此言宮生
。三四如文。答為三。初總非次誡聽三正答。

初如文。次是大涅槃下誡聽。若有菩薩去是
正答。正答又二。初通舉菩薩住大涅槃有八。
復次後別舉釋迦。初文又二。初七復次正釋。
後一總結。初中舊解菩薩住大涅槃為三。一
云是佛應為菩薩示作因人為能住果故言住
大涅槃。二云不爾若是佛者還是佛在涅槃
何謂菩薩住涅槃。住者有二種。一信住二真
住。既是因人但是信住。有人難此兩解若其
是佛應為菩薩。此還是佛住於涅槃非關菩
[009-0090b]
薩。若是信住何能作於如是大事。夫涅槃體
逈出因果雖非因果而能因果。若將因人來
望涅槃云涅槃是因因人住故。若將果人來
望涅槃云涅槃是果果人住故。例如正性非
因非果而果而因云云。今明圓菩薩從初發心
常觀涅槃行道。故上文云一切眾生皆悉安
住祕密藏中。圓教菩薩何以不能住大涅槃。
所以明菩薩者舉因以顯果。因尚若此何況
於果此義自成。何故言佛應作菩薩復何故
云菩薩不能作諸變現。下文云菩薩住大涅
槃修種種行何意不能住大涅槃種種神變。
故不用彼解此。七復次並從少至多初直舉
一須彌八芥乃至十方入塵。展轉相望彌顯
不可思議之妙。次總結可知善男子我已久
住去。次別舉釋迦文為三。一略明化道之法。
二廣辨方便之處。三總結。初如文。次於此三
千去廣辨方便之處。又為三。初總明三千施
化。二別明閻浮施化。三總結諸方便。就別約
閻浮又為四。一此生應現。二明餘生。三重明
此生。四重辨餘生云云。初此生中言摩耶者。
賢劫經翻極妙。瑞應翻曰妙。又翻大智母。十
方各行七步者。河西云象王初生即行七步。
如來示同象王行故。冶城云示過六道故行七
步。大善權經云。各行七步應七覺分覺未覺
故。南方言作上福田者。河西云梵本以南方
為右右是便手。明佛法以淨戒為便故為上
福田。開善云南是陽方能生萬物故言福田。
西方示七步者。河西云西方是後故曰生盡
為最後身。開善云西是秋方謂言死地。北方
[009-0090c]
者河西云梵本言勝故云已度生死。東方是
諸方之首生長為義。從我於閻浮提示現出
家是第二辨餘生。若依一方示現出家即生
成佛。今言四果故是餘生。又蓋由眾生感見
不同。若作今生者亦有此事。二乘之人咸言
如來是阿羅漢。釋論云聲聞法中阿羅漢地
名為佛地云云。為欲度脫去即是第三重辨。
此生成佛之事。輸頭檀亦云閱頭檀。此云白
淨。亦云淨飯云云。瞿曇者。善見婆沙翻為滅
惡。阿含云純淑。我又示現去。第四重辨。餘
云云。迦葉復言去。第二論義。有兩問答。此
中論義牒前燈滅譬。滅已永不復生。何得無
方楞嚴示現。將前意難後義答文為三。初訶
其問。二舉譬答。三反責迦葉奉答因以為難
佛答。文四。一訶問。二定宗。三會譬。四料簡。
初二如文。三會燈滅云是羅漢涅槃永滅不
生。如來涅槃滅而不滅無生而生云云。若更
下四料簡中云那含不受生者。一云不受欲
界生。大乘那含不受二邊生也。


四相品下



從此卷初是第三開意密明解脫德。文為二。
初明開密次明解脫。他解開意密。興皇云開
身密未盡。今明通開三業之密。文云如來之
言開發顯露豈非開口密。如來心無慳吝豈
非開意密。如來法身具足無缺豈非開身密。
經有通文不須偏說。何者佛示凡像說半字
法隨他所宜。方便三業覆真三業愚者不了
名之為藏。今開方便即是真實。智者了達無
所祕藏是約三業開密。又約四句開密。謂他
[009-0091a]
開佛密。佛開他密。佛開佛密。他開他密。他開
佛密者品初迦葉云佛法不爾。咸令眾生悉
得知見。知即開意密。見即開身口兩密云云
佛開他密者。示諸眾生諸覺寶藏顯發額珠
置祕藏中是開他密。佛開佛密者。我從得道
常說般若法身解脫。我今此身及諸色像即
是法身。若子長大有堪任力。如來則無慳吝
之心。是佛開佛密義也。他開他密者。如德王
云。我解一句半句。以解一句至半句故見少
佛性。如佛所說我亦當得入大涅槃云云。又十
二句開密。謂四句中各開三業。則十二句開
云云。又無開無覆無顯無密。何者佛性之理
未曾是開其誰為覆。既無開覆寧有顯密。一
句叵得則無眾多。特以眾生聞不能解名之
為密。智者了達則無復顯密。無顯密故名之
為開。無開而開如前分別。問釋論云般若是
顯示法華是祕密。舊解此云般若大道無住
之說而為顯示。法華斥小以為祕密。祕密不
了顯示則了。此義不然法性非顯非密。為緣
顯密經經悉爾。豈可以龍樹別意通害諸經。
此文亦以無常斥常豈是不了。故前開密此
說解脫者。兩義相關。何者若定開定覆為開
覆所局不名解脫。非開非覆能開能覆開覆
自在方是解脫。故此兩文並屬解脫德攝。就
開文為兩。前明開密次論義。開文為三。一問
二答三領解。問為三。初非密藏而言無。次是
密語而言有。三結也。初文云藏者理也。理無
開覆云何言密故是無也。次何以故去。是語
故有語者教也。教本為緣。緣有開覆。故有密
[009-0091b]
語。例有身意等密。就是密語有法譬。合等
。初法如文。次譬中幻主機關應是兩事。幻

有二義。一鄙術淺近不令人見。二畏他效術
不令人見機關亦爾。二事既同共為一譬
。合結如文。第二佛答為兩。初歎問答其無

有祕藏。次九譬答其唯有密語。然諸譬之中
或順或反。秋月是順譬積金是反譬。在文可
云云。就九譬分為三。初七譬斥密三業開
顯三業。次長者教子一譬釋開密因緣。三龍
王一譬明無開密因緣。初文者秋是陰時月
是陰精。陰精在陰時其明轉熾。月譬佛能應。
秋譬機能感。感應相應唯開無密。第四譬云
雖負出世法者。河西云佛本誓度一切眾生
眾生未盡佛入涅槃故言負之。興皇云佛得
果時是為眾生豈有行因而為眾生得果。不
為但眾生未盡故名為負。斯意俱不異河西。
今為兩釋。初心是小富得果是大富。能度眾
生生不肯度。如人不從債主求物。主當與誰。
義言為負實無所負。下文龍王譬乃兼顯之。
又佛初發心誓令眾生厭棄諸有。是名不負
世法。誓令修習出世之法荷負此事。如地持
物始終不捨。故言雖負出世之法。此乃荷負
之負非負貸負。次長者教子譬為兩。初為密
作譬。後為開作譬。初為二。先開次合。初開為
四。一欲教大。二緣不堪且為說小。三不說大。
四結無覆藏。初二如文。三不說大中云毘伽
羅論者。此云字本論。河西云世間文字之根
本。典籍音聲之論。宣通四辯訶責世法贊出
世法。言詞清雅義理深邃。雖是外論而無邪
[009-0091c]
法。將非善權大士之所為乎。其文問答等可
尋。四結如文。從佛言善哉下合初譬也。初述
贊正合欲說大教也。次以諸聲聞下合且為
說小也。三而不為下合不為說大。四善男子
如彼下合無祕藏。次從如彼長者教半字已
下為開密作譬。次所謂下合如文。舊引此文
證無常是小常是大。興皇難此義云。大品亦
明無常應是小乘。解云無常通大小並云半
滿亦應爾。今明無常是三藏。常無常是通。常
是別。即常無常而非常非無常是圓。應用四
意分別眾經。豈可一向而生爭論。三復次下
龍王雲雷去為無密因緣者作譬。不下種是
無密緣。不萌芽是無開緣如文。三迦葉復言
即領解文。次如佛所說去是論義。又二。先論
義。次領解。初論義有兩番問答。初問有三。先
領今常。次引昔無常。三問云何。佛答為二。初
明昔權。後明今實。初昔權中云波斯匿者。鴦
掘經云和悅。阿含經云祖母養。次我今下明
實舌墮落者以常為無常致招此過。彭城寺
嵩法師云。佛智流動臨無常時舌爛口中此
尚不易。迦葉復言去是第二番問答。此問近
從如來常存無有變易生。偈迮但三問長行
有四問。佛答初問有三意。無積聚者舉積明
無積聚。積聚有二者是明無積之積。僧亦如
是者是明積之無積。聲聞是有為者聲聞作
意故是有為。非時取證故名積聚。菩薩無作
中行故曰無為。不以空為證名無積聚云云。次
亦得名為者答第二問。迹難尋者答第三問。
我說是人者答第四問。今明佛答四問廣顯
[009-0092a]
常住。無積是淨知足是樂難尋是我無至處
是常。復此無積是無集。知足是無苦。難尋是
有道。無至是有滅。有滅故無苦有道故無集。
道之與滅皆常樂我淨常存之義明矣。次迦葉
復言者是領解也。從佛告迦葉所言大者去。
有人用此文述成迦葉今從此去。第二正明
解脫文為三。初略明解脫。次廣明解脫。三總
結解脫。略又二。初略說解脫。次論義。略說為
三。一舉廣大二舉無創疣。三解脫處。包攝無
外不可求其涯底故言廣博。淫怒癡盡患累
都除故無創疣。境智相應故名為處。是為略
說三點不得相離。亦是體用成就亦是自他
具足。三意雖略義理粗周。就廣大文有法有
譬。所言大者其性廣博此是隨名訓釋不可
謂是待小之大。何者上文以常釋大。此以廣
釋大。下以不思議釋大。當知此大乃是絕待
不思議大。譬有竪橫兩意人雖多德要在壽
命。壽命無量即是竪譬合於內行。行雖多塗
貴在正法。故言為人中勝。如我所說下。一人
具八多有功能即橫明眾德。將譬望法具以
橫竪釋大。次從所言涅槃下明無創疣。有人
引此翻涅槃為無累。無累即是無疣。興皇解
云涅槃外國總名解脫。此間別稱理應。以此
總翻彼總以此別翻彼別。何得用解脫別名
翻彼總名而翻涅槃為解脫。今不翻總而但
翻別為無疣者正言總能兼別別有無疣之
義。故以別釋總如此翻名那可混濫。就文有
法譬合。法說自無創疣。譬說治他創疣只是
互現。三從解脫處文為二。一自解脫。二調伏
[009-0092b]
他。初文中言處者。第一義諦而為處所。不會
此處不得解脫。自安此處復調伏他。普賢觀
云常波羅密所攝成處。此又云以是真實甚深
義處。當知以第一義諦為處明矣。次隨有調
伏下化他處者。非但顯圓亦是斥小。昔法身
般若雖化眾生而無解脫。無餘解脫無餘二
德一入永謝。尚自不能一處調他況復處處。
今之解脫隨十法界六道四聖。但是眾生須
調伏者。普於其處而調伏之。雖在地獄身心
不苦。雖在畜生而無怖畏。雖在餓鬼恒無饑
渴。雖在人天無人天事。雖在二乘以佛道聲
大悲教他。於一切處都無創疣染著之累。以
是義故名解脫處。非直觸處無染。又有般若
照明法身自在。只解脫處三點具足。斥昔顯
今其義明矣。二迦葉白下是論義。上明三義
此但論兩。初二番問答論無創疣義如文。後
三番問答論解脫處。初番如文。次番問答為
二。初問雙標。次答中二。初雙釋。次雙結。舊
解常住佛果有色而引此文。又一師云佛果
無色。而言色者妙慧顯然故名為色。二能應
為色。又有說云三聚之中二聚非色一聚是
色。取色聚顯然喻佛果解脫。興皇云若定有
色定無色者不應安或。或者無緣作色無色。
然法身非色非無色。而或色者是無色色。或
無色者是色無色。以是義故二乘不解非其
境界。聲聞無色者小乘患色猶如桎梏為說
無色。菩薩能體色無色故言妙色湛然。今皆
不然解脫之體何曾是色及與非色。下文云
不可說色及以非色。不可說空及與不空。為
[009-0092c]
兩緣故言色非色非色亦色色亦非色色非色
不可思議。第三問答正顯此義。乃是諸佛境
界非聲聞緣覺所知即其義也。二爾時迦葉
白佛唯願哀憫下是廣明解脫。有問有答。問
或為二。涅槃行是問因。解脫之義是問果。觀
師云不須分別因之與果。直是問此解脫行
德行德是行。今謂不然乃是請廣上三義。行
者衡音謂是施行演暢令其開廣請廣上廣博
意。言解脫者請廣上無創疣意。義者請廣上
解脫處。上三義既略今是廣請。云何餘解。次
答中相傳有百句。招提云就頭首數止有八
十四五。若大小合數有九十七八。極細為言
有一百餘。但一百是數之圓名故言百句。例
如大品百波羅蜜唯有九十云云。古來未見
釋此百句。唯真諦三藏一卷義記略不可解。
天台大師曾於靈石一夏釋此百句解脫。一
句之中皆作百句。凡萬法門先學自飽。而不
錄之今無以傳。惜哉惜哉後代無聞。上舉三
義略釋解脫。後百句廣明於一一句備於橫
竪。無有創疣到解脫處調伏眾生句句悉爾。
何者三點相即具足無缺。三義具足止可懸
照豈可厝言。欲廣明之為力不足。鑽仰不已
輒分其文。初從名為遠離去至譬如日月不
偪眾生。廣上無創疣義三紙從名無動法至不生
一念之善。廣上解脫處義一十七行從譬如穀聚去
至譬如幻物。廣上其性廣博義一紙六行又從無有
身體去至能救一切怖畏者。更廣上無創疣
一紙十八行又從即是歸處去至洗浴還家。更廣
上解脫處義二紙又從無作樂去至斷一切貪一
[009-0093a]
切相。更廣上無創疣義三十七行此中既是廣說之
文重釋無咎。觀師偏解一兩句云解脫不爾
雖無此岸而有彼岸者彼此相對。若雙非者如
非彼此此彼既去然後以非彼非此結之。例
如絕待非小非大結之為大。非彼非此結為
彼岸。又相待釋如惡墜善升。將非顯是此岸
是生死彼岸名涅槃。欲貶下劣尊於高勝故
言雖無此岸而有彼岸。又解脫者斷四毒蛇
取四鈍使以為四蛇。謂貪瞋癡慢。正言此四
通於見思能傷法身損慧命。問斷惑是因解
脫是果。云何解脫斷四毒蛇。開善引經云無
明力大佛菩提智之所能斷。果有等覺妙覺
等覺即斷。莊嚴引經云上士者斷無上不斷。
觀師云果地非斷非不斷緣宜聞斷如開善。
緣宜不斷。如莊嚴。今若取四教義。三藏果斷
因不斷。通教因時斷正果起斷習。別教因斷
多分果斷一分。圓教從因至果皆稱佛智皆
非斷非不斷。不斷而斷斷即不斷。斷一切有
去。是去理外生死出生無漏善法。即是就理
內涅槃。斷塞諸道者斷有所得諸道。若我無
我四句皆除。不除我見者不除理內之我。今
明斷一切有即是破假。出生無漏即是入空。
斷塞諸道即是雙非二邊。不除我見即是入
中。名為解脫。此義比諸師明哲自見之。三從
三跳三歸去是總結解脫。又二。一總結二論
義。總結者三跳免怖結上無創疣。三歸結上
解脫處。即一而三是橫廣。即三而一是豎深。
結上其性廣博。他解畏獵師故三跳。怖魔外
故三歸。初跳喻歸僧。離蠟者猶近第二跳喻
[009-0093b]
歸法。第三跳喻歸佛。方得安隱故下文中怖
鴿入舍利弗影戰怖未安。又逐三寶次第。初
跳喻歸佛。次跳喻歸法。第三跳喻歸僧。具歸
三寶乃得無畏。有人云前是別體三歸。後方
是一體三歸。今云不爾只於此中即是一體
三歸。時眾未了迦葉更問而重顯之。迦葉白
佛若涅槃佛性下舉三事論義。一問三歸。二
問無作樂。三問不生不滅。百句既廣略舉三
問。私云於解脫後設此三問。信此三問攝萬
法門。初問三歸者。既言解脫如來涅槃唯是
一法只應一體一歸而已。云何言三即是舉
三難一。佛答為四。一以體妙故應三。二名義
科簡故應三。三引證故應三。四自在故應三。
初體妙故應三。若解脫涅槃定是一體不得
三者則非妙非寶不可歸依。即三而一即一
而三乃是妙寶是可歸依。文云。怖畏生死故
求三歸。以三歸故知涅槃一即其義也。次名
義科簡者。解脫如來及以涅槃同皆是常。所
以名同其義則異。從同故一從異故三。名一
義異尚得為三。名義俱異何得不三。三引證
應三者。昔別體僧上尚具三寶況一體佛上
而不具三。四自在不定故應三者。昔為破邪
說一為三三不乖一。今為破別說三為一一
不乖三。如此三一乃是諸佛境界非下所知。
迦葉復言去問無作樂。問為二。初領旨次云
何下作難。意云若畢竟樂名涅槃者。即無所
有誰受安樂。佛答為三。謂譬合結。以患故吐
吐故無復所有乃名為樂。佛無受樂亦復如
是。迦葉復言去問不生滅有七問答。前四如
[009-0093c]
文。第五問云何如來作二種說者。此問從何
生上來或以虛空喻佛身或不用。或以雲雷
喻佛身或不用。或言一三或言三一。執此為
難云作二種說。佛以兩譬答。害佛害母身雖
不壞逆罪已成。皆不可定說。若言身壞身實
不壞。若言無罪其實得罪。如來知時或時定
說或不定說。以四悉檀皆不虛也。三迦葉白
佛去是領解。四佛贊去是述成也。
大般涅槃經疏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