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e0021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唐-實叉難陀 (master)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一 踐一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升夜摩天宮品第十九」


【自下第四中賢十行會初來意者酬前十
行問故匪知之艱行之惟艱前解此行若
膏明相頼目足更資故次來也次品來者
此會四品分三初二品當會由致次一品
當會正宗後一品勝進趣後於由致中此
品先明感應道交後品明讚德顯體前會
已終將陳後說故次來也。


二釋名者會名有三一約處名夜摩天宮
會夜摩此云時分即空居之首表十行涉
有化物宜適其時時而後言聞者恱伏時
而後動見者敬從涉有依空即事入玄託
[019-0097a]
此而說約人名功德林約法名十行會並
如後釋三皆依主次品名者大同於會然
梵本中上無升字下有神變譯者以升為
神變升為神變略有四義一不離前三而
升此故二升一處即升一切處故三升已
廣其處故四前後同時無障礙故謂佛以
圓徧之身不起而升時分天宮升屬如來
夜摩約處相違釋也前升須彌後升兜率
凖此可知。


三宗趣者會品之宗並如名說意趣可知。】


「爾時如來威神力故十方一切世界一一四
天下南閻浮提及須彌頂上皆見如來處於
眾會彼諸菩薩悉以佛神力故而演說法莫
不自謂恒對於佛。」


【四釋文者一品長分為十第一本會圓徧
[019-0097b]
謂前會不散而說後會故初句徧因十方
下徧相亦有主伴等並如上說但處加須
彌則而演說法通上三會則而演說法等者前第三會不
離前二會而昇忉利則各有菩薩承佛神力說前二會之法今加不離須彌頂上則
如法慧承佛神力說十住法故兼前二會通三會法也餘義多同須彌頂品。】


「爾時世尊不離一切菩提樹下及須彌山頂
而向於彼夜摩天宮寶莊嚴殿。」


【第二爾時世尊下不離而升。】


「時夜摩天王遙見佛來。」


【第三時夜摩下天王見佛並如前會。】


「即以神力於其殿內化作寶蓮華藏師子之
座。」


【第四即以下各嚴殿座初一句總依空起
行故云化作無著導行故曰蓮華一行舍
多所以稱藏餘如上說。】
[019-0098a]


「百萬層級以為莊嚴百萬金網以為交絡百
萬華帳百萬鬘帳百萬香帳百萬寶帳彌覆
其上華蓋鬘蓋香蓋寶蓋各亦百萬周迴布
列百萬光明而為照曜百萬夜摩天王恭敬
頂禮百萬梵王踊躍歡喜百萬菩薩稱揚讚
歎百萬天樂各奏百萬種法音相續不斷百
萬種華雲百萬種鬘雲百萬種莊嚴具雲百
萬種衣雲周帀彌覆百萬種摩尼雲光明照
曜從百萬種善根所生百萬諸佛之所護持
百萬種福德之所增長百萬種深心百萬種
誓願之所嚴淨百萬種行之所生起百萬種
法之所建立百萬種神通之所變現恒出百
萬種言音顯示諸法。」


【百萬巳下別顯嚴相於中四初明座體備
德嚴皆云百萬位漸增故次百萬夜摩下
[019-0098b]
明座旁圍繞嚴三從百萬下法門行德嚴
文有八句攝為四對一因緣二福智深心
契理故三願行四體用無生法體之所起
故四末後一句法教流通嚴。】


「時彼天王敷置座已向佛世尊曲躬合掌恭
敬尊重而白佛言善來世尊善來善逝善來
如來應正等覺唯願哀愍處此宮殿。」


【第五時彼下請佛居殿。】


「時佛受請即升寶殿一切十方悉亦如是。」


【第六時佛下如來受請。】


「爾時天王即自憶念過去佛所所種善根承
佛威力而說頌言。」


【第七爾時下各念昔因然晉經亦有樂音
止息今略無者譯人之意謂不如十解會
事歸理不云樂音止息不及迴向事理無
[019-0099a]
礙不云熾然退可同前進可齊後故並略
之。】


「名稱如來聞十方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摩尼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第八偈讚十佛此十佛是前會十佛之前
如次十佛明位漸高念昔亦遠理實三世
諸佛皆同此說餘如前會文亦有二先明
此界後辨結通前中十偈亦各有四初句
標名讚別德次句通顯具吉祥三憶曾入
此殿四結處成勝極亦初一句諸頌不同
初二字別名次二字通號下三字別德亦
皆以下別德釋上別名一以聞十方釋成
名稱。】


「寶王如來世間燈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清淨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019-0099b]


【二以世間燈釋寶王義珠有夜光可代燈
者為寶中王佛有智光照無明夜故曰寶
王。】


「喜目如來見無礙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莊嚴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然燈如來照世間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殊勝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饒益如來利世間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無垢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善覺如來無有師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寶香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三四五六義並可知。】


「勝天如來世中燈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妙香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七以世燈釋勝天者身智光照勝於天故。】
[019-0100a]


「無去如來論中雄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普眼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八以論雄釋無去者具勇智辯不可動故。】


「無勝如來具眾德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善嚴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若行如來利世間諸吉祥中最無上彼曾入
此普嚴殿是故此處最吉祥。」


【九十可知又此中殿各舉別名初一嚴體
下皆寶之別德謂此寶清淨以用莊嚴殊
勝無垢此寶發香是香必妙能嚴之寶無
所不見可謂普眼如是嚴者是善莊嚴無
處不嚴名普嚴也又善嚴者善因生故。】


「如此世界中夜摩天王承佛神力憶念徃昔
諸佛功德稱揚讚歎十方世界夜摩天王悉
亦如是歎佛功德爾時世尊入摩尼莊嚴殿
[019-0100b]
於寶蓮華藏師子座上結跏跌坐。」


【第九爾時世尊入下佛同升殿。】


「此殿忽然廣博寬容如其天眾諸所住處十
方世界悉亦如是。」


【第十此殿下處忽寬容並如前會。】


「夜摩宮中偈讚品第二十」


【初來意者助化讚揚故說行體性故行所
依故然三天偈讚來意宗趣大旨是同但
解行願以為異耳。


二釋名三宗趣亦不異前約處約行少有
別耳。】


「爾時佛神力故。」


【四釋文者文亦有三一集眾二放光三偈
讚初中有十一正明集因亦即各隨其類
為現神通也。】
[019-0101a]


「十方各有一大菩薩。」


【二十方下辨主菩薩。】


「一一各與佛剎微塵數菩薩俱。」


【三一一下明眷屬數。】


「從十萬佛剎微塵數國土外諸世界中而來
集會。」


【四從十萬下來處分量然顯數隨位增信
十住百迴向是萬此合當千而云十萬或
譯人之誤或是十百則傳寫之誤。】


「其名曰功德林菩薩慧林菩薩勝林菩薩無
畏林菩薩慙愧林菩薩精進林菩薩力林菩
薩行林菩薩覺林菩薩智林菩薩。」


【五其名下列菩薩字同名林者表十行建
立故行類廣多故聚集顯發故深密無間
故扶疎庇暎故此十菩薩表行之體也可
[019-0101b]
以意消息之表十行建立故者此有五義大意可知初言建立者於法
性無修之中而起修故二萬行非一故三聚為十度四行顯發性德令現前故故起
信云以知法性無慳貪故隨順修行檀波羅蜜等四一一契理曰深意趣秘妙為密
相續無間五扶踈即茂盛之貌如一布施國城內外頭目髓腦而興起故等言庇映
者一一行門與慈悲俱普蔭一切相映帶故若建謂修建立謂成立廣謂體廣多謂
類異則五句皆二便成十義下三各二可知故下結云可以意消息之。】


「此諸菩薩所從來國所謂親慧世界幢慧世
界寶慧世界勝慧世界燈慧世界金剛慧世
界安樂慧世界日慧世界淨慧世界梵慧世
界。」


【六此諸菩薩下來處剎名同名慧者十解
之慧行所依故。】


「此諸菩薩各於佛所淨修梵行所謂常住眼
佛無勝眼佛無住眼佛不動眼佛天眼佛解
脫眼佛審諦眼佛明相眼佛最上眼佛紺青
[019-0102a]
眼佛。」


【七此諸菩薩各於下明所事諸佛同名眼
者以智導行了了分明成有目之足故斯
即十行當位之果佛於此位顯者皆名眼
故宜以當界之佛與當界菩薩共相屬對
思而釋之宜以當界等者以佛是當位之果菩薩即當位之因如功德林
菩薩下釋云積行在躬功德圓滿故得成於常住之果二慧為最勝故成無勝眼三
悟勝義諦名為勝林故成無住眼佛四聞深無畏故成不動五崇真拒迷成大光淨
六事理無差離身心相故得解脫七了相不動得審諦眼八照理正修故成明相九
照心本源果成最上十鑒達諸佛逈超色聲心言路絕故名智林故得果妙明為紺
青眼以菩薩名下文自釋故今屬對則果號可知。】


「是諸菩薩至佛所巳頂禮佛足。」


【八是諸下至巳設敬。】


「隨所來方各化作摩尼藏師子之座於其座
上結跏趺坐。」
[019-0102b]


【九隨所下參而不雜。】


「如此世界中夜摩天上菩薩來集一切世界
悉亦如是其諸菩薩世界如來所有名號悉
等無別。」


【十如此下結通無盡。】


「爾時世尊從兩足上放百千億妙色光明普
照十方一切世界夜摩宮中佛及大眾靡不
皆現。」


【第二爾時下放光足上謂趺背行必動故
背依輪指得有用故表行依信解而成用
故餘同前會。】


「爾時功德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
頌言。」


【第三爾時功德林下明說偈讚十菩薩說
即為十叚亦以東方為始上方為終各有
[019-0103a]
說偈所依謂承佛力等今初菩薩且就能
說積行在躬功德圓滿故名功德若就所
歎歎佛勝德故云功德林有十二頌以是
會主總敘此會普徧之事。】


「佛放大光明普照於十方悉見天人尊通達
無障礙。」


【於中二初八述讚奇特後四舉德釋成前
中四初一偈敘此品放光。】


「佛坐夜摩宮普徧十方界此事甚奇特世間
所希有須夜摩天王偈讚十如來如此會所
見一切處咸爾。」


【次二敘前品感應。】


「彼諸菩薩眾皆同我等名十方一切處演說
無上法所從諸世界名號亦無別各於其佛
所淨修於梵行彼諸如來等名號悉亦同國
[019-0103b]
土皆豐樂神力悉自在。」


【次三敘此品眾集。】


「十方一切處皆謂佛在此或見在人間或見
住天宮如來普安住一切諸國土我等今見
佛處此天宮殿。」


【後二明自在普周。】


「昔發菩提願普及十方界是故佛威力充徧
難思議遠離世所貪具足無邊德故獲神通
力眾生靡不見。」


【後四舉德釋成中二前二舉因顯用。】


「遊行七方界如空無所礙一身無量身其相
不可得佛功德無邊云何可測知無住亦無
去普入於法界。」


【後二辨果用深廣於中一體用自在上半
不去徧至下半卷舒相盡謂一身即多則
[019-0104a]
一相不可得多即是一則多相不可得是
故恒一恒多恒非一多由此自在一塵內
身無不周于十方徧十方身並潛一塵之
內皆悉圓徧非分徧故難思議也後一深
廣相成上半牒廣辨深下半釋深顯廣謂
不住故無處不至不去故不離本位此釋
深也塵毛等處無不普入廣無邊也一塵內身
等者以即一恒多故等。】


「爾時慧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二上明功德此辨智慧悟此除冥難遇
之慧故名慧林偈中歎此。】


「世間大導師離垢無上尊不可思議劫難可
得值遇。」


【十頌分三初一明佛難遇。】
[019-0104b]


「佛放大光明世間靡不見為眾廣開演饒益
諸群生如來出世間為世除癡冥如是世間
燈希有難可見。」


【次六別釋難遇於中亦三初二益廣難遇。】


「已修施戒忍精進及禪定般若波羅蜜以此
照世間。」


【次一因圓難遇。】


「如來無與等求比不可得不了法真實無有
能得見佛身及神通自在難思議無去亦無
來說法度眾生若有得見聞清淨天人師永
出諸惡趣捨離一切苦。」


【後三果深難遇。】


「無量無數劫修習菩提行不能知此義不可
得成佛不可思議劫供養無量佛若能知此
義功德超於彼無量剎珍寶滿中施於佛不
[019-0105a]
能知此義終不成菩提。」


【三有三偈校量顯勝於中初一長時大行
校量次一長時供佛校量後一勝物供佛
校量。】


「爾時勝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三勝林悟勝義甚深之法故。】


「譬如孟夏月空淨無雲曀赫日揚光暉十方
靡不充其光無限量無有能測知有目斯尚
然何況盲冥者諸佛亦如是功德無邊際不
可思議劫莫能分別知。」


【偈歎深廣無涯之德十頌分二初三明佛
德廣博後七顯法體甚深橫豎互顯前中
初二喻況後一法合喻言孟夏月者取意
譯也梵本敵對翻云後熱月西域如來聖
[019-0105b]
教一歲立為三際謂熱雨寒西域記云從
正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為熱時則後
熱月言兼得此方孟夏後半餘之二際各
有四月凖釋可知赫日之言但取陽光時
長難窮其際耳彼方或為四時與此名同
但以正月黑半為首耳不見此文妄為異
喻言孟夏月者取意譯也下䟽文有六一總顯文意梵本下二會梵經此即刊
定引梵破經如下當說今䟽取其所引令順同今經西域如來聖教下三出後熱月
相明其三際但是佛教所用俗之所用不必要三亦說四時等赫日之言下四會經
通難即刊定破云四月赫日豈勝六月故孟夏之言不順赫日故䟽出意云但取光
長者故晉經云譬如春後月虛空無雲翳日曜清淨光春後與孟夏無違赫日明取
光遠彼方或為四時下五委彰時分以正濫釋不見此文下六結破刊定謂彼破譯
者云凖梵本應云後熱月不合言孟夏月若取意總譯應云譬如盛暑月赫日光熾
然於淨虛空中無邊光照曜由方言實無敵對翻故應取意譯也言後熱月者西域
時節名字兩說一云一年三時謂春夏秋各四月從十一月半巳後至三月半巳前
[019-0106a]
名春時餘二時準知一云一年六時各兩月謂從十一月後半至正月前半名春時
二從正月半至三月前半名熱時三從此後至五月前半名兩時四從此後至七月
前半名秋時五從此後至九月前半名雪時六從此後半至十一月前半名極寒時
今梵本云後熱月者當此國二月半巳後三月半已前彼方兩熱月中後熱月也然
此與西國時復不同此地正暄西域巳󷕗是以但可取意譯耳上即刊定記義餘之
二際準知者應云從五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為夏即雨際從九月十六日至正
月十五日即寒際即雨熱寒之三際也斯即俱舍光法師義若泰法師意從十月半
為首泰公約晝夜停等後說增减光公約晝夜極長時後說增减然其兩說亦不愜
西域記文刊定承謬更斥經義故云不見此文妄為異解然䟽文巳正所引猶畧今
當具引彼記第二卷云月盈至滿謂之白分月虧至晦謂之黑分黑分或十四日或
十五日以月之大小故然白前黑後合為一月六月合為一行日遊在內近北行也
日遊在外近南行也總此二行合為一嵗又分一嵗以為六時正月十六日至三月
十五日漸熱時也三月十六日至五月十五日盛熱時也五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
日雨時也七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茂盛時也九月十六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漸
寒時也十一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盛寒時也如來聖教嵗為三時正月十六日
[019-0106b]
至五月十五日熱時也五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雨時也九月十六日至正月十
五日寒時也或嵗為四時春夏秋冬也春三月謂制咀羅月吠舍佉月逝瑟吒月當
此從正月十六日至四月十五日夏三月謂頞沙茶月室羅伎拏月婆羅鉢陀月當
此從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秋三月謂頞濕縛庾闍月迦賴底迦月末伽始羅
月當此七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冬三月謂報沙月磨祛月頞勒窶拏月當此十
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故印土僧徒依佛聖教坐兩安居或前三月或後三月前
三月當此從五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後三月當此六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
前代譯經律者或云坐夏或云坐臘斯皆邊裔俗語不達中國正旨或方言未融而
傳譯有謬釋曰以此文證邪正可知又今之坐夏正取西域四時非佛教所明故記
不許後七中令於依他修三無性觀以餘之

二性不離依他故由於二性成依他故謂
圓成是依他體性徧計但橫執依他又迷
真似現故即依三性說三無性三性尚一
豈有三無三無但是即有之無三性但是
即無之有有無不二為一實性有無形奪
[019-0107a]
性亦非性故於依他中具修諸觀謂圓成即是依
他之體故觀依他必觀其體離依他性無可橫執故遍計性亦約依他又迷真似現
者此之一句具足三性迷即遍計真即圓成似即依他前意明二不離依他此義明
二能成依他故但觀依他巳具三性即依三性下第二明三無性不離三性全是唯
識偈文具足應云即依此三性立彼三無性初則相無性次無自然性後由遠離前
所執我法性則三無性依三性有三性尚一下三明融通謂三性是有尚猶是一三
無無相豈定有三故收三性但是一有三無但是一無離有無無故有無不二初句
約顯後有無形奪下約遮餘義玄中巳具其相。】


「諸法無來處亦無能作者無有所從生不可
得分別一切法無來是故無有生以生無有
故滅亦不可得一切法無生亦復無有滅若
能如是解斯人見如來。」


【文即分三初三作生無自性性觀次二兼
修勝義無自性性觀後二修相無自性性
初三作生無自性性觀者即第二依他上無性也即唯識云次無自然性然三
[019-0107b]
無性名須彌偈品文中已有今復畧釋謂法從緣無自然生性故上生無自性即是
所無下一性字是無性性謂無自然生之自性為其性故勝義無自性性者即第三
無性勝義自性即是所無下一性字義同於前顯無彼勝義之性為其性故勝義即
是圓成圓成即是真如故唯識云此諸法勝義亦即是真如常如其性故即唯識實
性相無自性性者即第一無性謂遍計之相亦不可得如繩上蛇下一性字是第一
性以相無自性而為其性故今初即分為三初偈正觀

無生初句果空謂緣生果法非先有體從
世性微塵及未來藏因緣心識中來若有
來處即先巳有如鳥來棲樹何得言生次
句因空既無有果對何說因又世性等亦
是妄計因緣有故次句雙遣所從是因所
生是果又初句不自生次句不他生次句
不共生又初句非先有而生次句非先無
而生次句非半有半無三義各以末句息
妄成觀初句果空等者即中論先有先無門觀也然亦名奪破於中先奪破
[019-0108a]
其所計先有總舉諸宗世性微塵即是外道及未來藏即一切有部因緣通大小乘
約相心識即唯識唯心所現若執定有皆為所遣從若有來處下縱破鳥來棲樹即
中論青目釋無來文謂先有鳥而來就樹可名為來今從無之有曰生曾何先有次
句因空者即經亦無能作者能作是因因即我也亦即牒辭則通於法瑜伽論云順
益是因義謂無常法為因無有常法能為法因又雖無常法為無常因然與他性為
因亦與後自性為因非即此剎那從既無有果下破也即相待門破可知又世性等
亦是妄計因緣有故者亦因緣門因緣無性故亦無體門但有妄計無實體故又初
句不自生等者上之四句各別門破今通用因緣門以四開破畧無無因中觀論云
諸法不自生亦不從他生不共不無因是故知無生而雜集論二門釋之一云不自
生者謂一切法非自所作彼未生時無自性故不從他生者謂彼法緣非作者故不
從共生者謂即由此二種因故非不自作他作故不無因生者謂緣望眾生有功能
故二又因緣互奪釋云自種有故不從他等次後當釋又初句非先有下前來唯初
句用先有門今通三句皆用先有先無門中論因緣品云果先於緣中有無俱不可
先無為誰緣先有何用緣影公云因中先有則境界在六根因中先無則因同非因
因同非因則可鑽冰出火境界在六根則可湯中求冰若亦有亦無則具上二過其
[019-0108b]
第四句乃非此門故中論云若果非有生亦復非無生亦非有無生何得言有緣


次偈以無生釋無滅略有三義一無生可
滅故二無待對故三例生從緣故。


後偈觀成利益經云無生即是佛故論云
若見因緣法則為能見佛依他因緣即無
生故經云等者正是大品法尚答常啼云諸法如即是佛諸法無生即是佛等
下句既云斯人見如來即無生是佛義耳須彌偈讚品一切慧菩薩云一切法無生
一切法無滅若能如是解諸佛常現前故論云等者即中論四諦品末云是故經中
說若見因緣法則為能見佛見苦集滅道而論引經即智嚴經至第十菩薩當具引
。】


「諸法無生故自性無所有如是分別知此人
達深義以法無性故無有能了知如是解於
法究竟無所解。」


【次二偈約依他兼修勝義無自性性觀中
前偈遣所觀上半辨觀下半明益各含二
[019-0109a]
義故致兼言一者成前謂非唯能相之生
生即無生所生法體從緣無性即無所有
此顯依他無性是圓成性益云深者即事
而真故二云無生真性亦無所有即彼勝
益無自性性益云深者真性不立故各含二義
者釋上兼修之言而云各者正取上半觀相下半觀益為各二義即依他圓成如下
䟽列而下遣能亦含依圓故此各言兼於能所方順二偈兼修之言一者成前下別
示二義之相此即依他中義也先明觀相由前偈遣能相四相畧舉生滅巳含住異
此偈遣所相色心法體由四相相成其有為當法緣生故無自性觀益可知二云無
生下即兼修勝義無性義也後偈遣能觀然有二義一

成前所觀謂以無性故無有能了如無有
人能了龜毛長短大小知無所了是究竟
了二是正遣能了既無所了亦無能了能
所兩亡為究竟解後偈遣能觀者然此䟽中二義亦通前依圓前
義依他圓成俱無所了後義依圓皆無能了皆由即性即無性故故䟽結云能所雙
[019-0109b]
亡即正結上二義也亦通結上二偈能所。】


「所說有生者以現諸國土能知國土性其心
不迷惑世間國土性觀察悉如實若能於此
知善說一切義。」


【後二偈明相無自性性觀中初偈正明後
偈總結前中上半顯執不了國等依他謂
為現見妄計為生故晉經云所言有生者
當知由所生下半明觀若知無性則離徧
計故後偈總結稱於事理之實以觀世等
故善說也不了國等者而言等者國即共業緣生以後偈總結云世間國
土性世間之言通有情世間故致等言言謂為現見者以中論內小乘被破皆悉救
云世間現見故意云不合與世間相違又佛言世智說有我亦說有世智說無我亦
說無今現見有國等諸法豈得言無故引𣈆經云當知由所生所生即現故見國等。】


「爾時無畏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
頌言。」
[019-0110a]


【第四以信樂力聞深不畏名無畏林偈歎
信向益深德故。】


「如來廣大身究竟於法界不離於此座而徧
一切處。」


【十頌分二初一所信之境謂法身體即法
界智身證極法界致令應用之身不動而
徧。】


「若聞如是法恭敬信樂者永離三惡道一切
諸苦難。」


【後九聞信之益分五初一聞信離惡。】


「設往諸世界無量不可數專心欲聽聞如來
自在力如是諸佛法是無上菩提假使欲暫
聞無有能得者。」


【次二辨其難聞。】


「若有於過去信如是佛法巳成兩足尊而作
[019-0110b]
世間燈若有當得聞如來自在力聞巳能生
信彼亦當成佛若有於現在能信此佛法亦
當成正覺說法無所畏。」


【次三明聞信成佛將過去巳成證現未當
成。】


「無量無數劫此法甚難值若有得聞者當知
本願力。」


【四有一偈明聞必有由勵物起願。】


「若有能受持如是諸佛法持巳廣宣說此人
當成佛況復勤精進堅固心不捨當知如是
人決定成菩提。」


【五有二頌顯起行益。】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第十九之一
[019-0111a]


音釋




舊許切抵也

於計切音醫

眉庚切目無瞳也

於計切蔽


盧瞰切音藍去聲水延漫也

呼淵切溫也

乞恊切音怯適
意也


靡㓜切詐也

力霽切音例勉力也
[019-0111b]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二 踐二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爾時慙愧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
頌言。」


【第五拒妄崇真拒迷崇智名為慙愧林故
偈讚如來大智勝益。】


「若人得聞是希有自在法能生歡喜心疾除
疑惑網。」


【十頌分三初三法說難思次六以喻並决
後一結德歸佛今初初偈明聞生勝益令
物希聞自在法者即佛智也。】


「一切知見人自說如是言如來無不知是故
難思議。」


【次偈佛窮種智故下位難思。】
[019-0112a]


「無有從無智而生於智慧世間常暗[宴-女+六]是故
無能生。」


【後偈顯智從生此文反顯然有二意一者
成前謂欲生智慧當於佛求佛無不知故
不應求之於凡凡暗[宴-女+六]故猶搴芙蓉必於
深水而於木末安可得耶後有一偈下䟽文有三一案經
釋有二意前二中云猶搴芙蓉等即顯所應而於木末非所應也即楚詞意彼云搴
芙蓉於木末此明不應也二者成後智從熏習自種而

生不從煩惱無智所生是故下言二心不
同時屬自愚智故故應慎所習也二者成後智從
熏習自種有二先正釋謂由本有無漏種子與多聞熏習和合而生無漏智故依唯
識論本有新熏三師異說第一清目等師唯立本有故論云有義一切種子皆悉性
有不從熏生由熏習力但可增長第二難陀唯立新熏故論云有義種子皆熏故生
所熏能熏俱無始有故諸種子無始成就第三護法正義論云有義種子各有二類
一者本有二者始起乃至云由此應信凡有諸有情無始時來有無漏種不由熏習
[019-0112b]
法爾成就又云其聞熏習非唯有漏聞正法時亦熏本有無漏種子令漸增盛展轉
乃至生出世心釋曰出世心者即是見道其第三義正同瑜伽三十五種性品論云
云何種性謂略有二種一本性住種性二習所成性住種性者謂諸菩薩六處殊勝
有如是相從無始世展轉傳來法爾所得名本性住種性今䟽云熏習即是新熏自
種而生者熏但熏舊無別新成若爾何以經言煩惱泥中

有佛法矣此說在纏如來藏故然此大智
從藏德生非從迷起若爾何以經言下第二釋難會通有兩重
難初即引淨名第二佛道品難因淨名問文殊言何等為如來種文殊師利言有身
為種無明有愛為種四顛倒為種五葢為種六入為種七識處為種八邪法為種九
惱處為種十不善道為種以要言之六十二見及一切煩惱皆是佛種何謂也答曰
若見無為入正位者不能復𤼵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
卑濕淤泥乃生是華如是見無為入正位者終不復能生於佛法煩惱泥中乃有眾
生起佛法耳今䟽引此以為難耳又入大乘論第一引龍樹偈云不從虗空有亦非
地種生但從煩惱中而證成菩提皆此義也此說在纏下䟽答然約彼經文見無為
入正位者不生佛法則已入見道便不能發若約迦葉領解云如是聲聞諸結斷者
[019-0113a]
於佛法中無所復益則諸凡夫地前菩薩有諸煩惱增修對治成諸度門得為佛種
若已斷結不可得為一切智因故諸菩薩留惑潤生以至惑盡故攝論云煩惱伏不
起如毒呪所害留惑至惑盡證佛一切智此是經之顯意今䟽所明乃是經之蜜意
而是勝鬘楞伽等義故云在纏如來藏煩惱如泥覆於二藏然大智自從所藏不空
大智光明遍照法界義生故二相亦異若爾煩惱即菩提復

云何通約體性故從所迷故如波與濕若爾
等者即第二重難既言即者則不得云二事別也謂迷真起妄說為煩惱妄體即真
元是佛種無行經云婬欲即是道恚癡亦復然等䟽約體性故下䟽答上難有其二
意一約體性者煩惱性即菩提非約相也故淨名云煩惱是道塲知如實故無行經
云貪欲及瞋恚無有能得者是法皆如空知是即成佛故知煩惱實性即菩提耳亦
就相明二事不一二云約所迷故者即第二義也謂迷真起妄離真則無能迷妄心
故云即菩提耳真即性淨菩提如波與濕雙喻上二濕是波性波是濕相動濕成波
是波所依能所不同故非一也然實義者真妄愚智若約

相成二門峙立若約相奪二相寂然雙照
二門非即非離若說一者離之令異如此
[019-0113b]
章中若云異者合之令同如後章是善須
得意勿滯於言然實義者下第二會實義通會兩章方顯中道正通
煩惱即菩提難是顯真妄交徹之義雖說三門義含四句謂初二門峙立依理成事
則唯妄非真事能顯理即唯真非妄故各峙立若說一者下明此二章正為破病若
㨿菩薩二皆會中又此章則二門峙立後章則二相寂然故合此二非即非離言若
說一者則離之今異者謂有問言萬法即真一如無異故妄即真有何過耶答略有
三過一者能依即是所依謂依真有妄如依水有波今妄即是真便無能依以無能
依亦失所依則生滅真如二俱不立二者既不異亦失真妄以妄即真故無妄無妄
對何說真三者亦失真假二門若別則三義俱成如金與嚴具波之與水動濕體相
二俱不同能依所依各有三義皆不雜亂若云異者合之令同者下章云如金與金
色其性無差別等若凖晉經云非從智慧生亦非

無智生了達一切法滅除世間闇則顯智
體絕於愚智不稱實了則名無智此偈雙
明性相後喻但顯二相不同。】


「如色及非色此二不為一智無智亦然其體
[019-0114a]
各殊異如相與無相生死及涅槃分別各不
同智無智如是世界始成立無有敗壞相智
無智亦然二相非一時如菩薩初心不與後
心俱智無智亦然二心不同時譬如諸識身
各各無和合智無智如是究竟無和合。」


【二並決中二先五明二性相違後一辨功
能不等今初唯第二偈三句是喻餘偈喻
合各有半偈一約色非色者非色謂心緣
慮質礙體性不同故二中有二喻相無相
者理事相反生死涅槃真妄相反雖同一
體分別義門不相是故三成之與壞約相
別故四初心後心時不同故五諸識身所
用別故緣會不同故眼無耳用又此眼識
不合餘根識身同識尚不相合愚智性異
安得相生諸識身下釋此有四意一眼唯見色耳唯聞聲等二緣會不同
[019-0114b]
者眼以色等而為緣故耳用聲等為緣故三眼無耳用者對於果位互用而說初意
顯自此意遮他四又此眼識不合餘根者亦對六根互用義說以互用義或言眼根
發於眼識而了六境餘根亦爾即第三意對之二或言眼根能發六識以了六境此
意對之此識不合餘根此根亦不𤼵餘識更有說言言互用者眼根發耳識而能齅
於香等不出上之二意識身同識下結其不同。】


「如阿伽陀藥能滅一切毒有智亦如是能滅
於無智。」


【二功能不等者非唯二性各別然智能滅
愚愚不滅智藥能去毒毒不去藥亦猶明
能滅闇闇不滅明二功能不等下先法說後舉二喻皆明不等此
亦生公十四科善不受報義彼問云善惡相傾其猶明闇不並云何言萬善理同惡
異各有限域耶答明闇雖相傾而理實天絕明能滅闇故無闇而不滅所以一爝之
火與巨澤火同闇不能滅明以其理盡闇質故也思之可知。】


「如來無有上亦無與等者一切無能比是故
難值遇。」
[019-0115a]


【三一偈結歸如來逈出世表故難值遇。】


「爾時精進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
頌言。」


【第六勤觀理事同無差別離身心相故名
精進十頌總相顯佛此德前即無差之差
此乃差之無差二章相接顯非即離亦互
相成二章相接者非即離義巳如上明言互相成者由非即故方成不離等故
有問言若言不一者即應離於金別有器體若異金有體者即應與金不異以同金
有體無差別故言無差別者一種有體故答只由不異方得不一何者若異即妄自
有體不依真立不依真故即不得有妄今有妄者由不異故得成不一以妄無自體
故妄依真成以妄成故與真不一如波依水由不異水遂得成波以波成故與濕不
一此上即以不異成不一也言不一成不異者即如上章由有能依所依故得交徹
不異如有波故說波即濕由有濕故說水即波等。】


「諸法無差別無有能知者唯佛與佛知智慧
究竟故。」
[019-0115b]


【十頌分二初一約法雙標後九就喻雙釋
今初也初句標其所知五類之法皆無有
差餘三句對人以顯次句揀非餘境下半
唯佛究𥁞。】


「如金與金色其性無差別法非法亦然體性
無有異。」


【後九釋中前五釋所知後四釋能知前中
初四正釋後一遣疑前中皆上半喻下半
法無差所由在於末句然其能喻不離諸
法取其所易喻其所難耳然其能喻者如云眾生非眾生
三世生滅皆是初句諸法中[冰-水+〡*ㄆ]並無差別斯則難見若就未來無過去相則無相理
昭然易見故喻色心無相之難一體色無別喻此喻為總

喻雖是一法合有二該橫豎故此喻為總者法非法
言該通性相及諸法故豎約理事交徹法者事也非

法理也色即空故亦可法真法也非法妄
[019-0116a]
法也取文雖異義旨乃同謂如金之黃色
與金體斤兩性無差別隨取互[冰-水+〡*ㄆ]合中金
是所依喻其真法色是能依喻妄非法以
妄無體攬真而起則真無不隱唯妄現也
以真體實妄無不𥁞唯真現也是則無體
之妄不異體實之真故云無有異也亦同
密嚴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取文雖異者謂若理
若事若真若妄此文乃異互相交徹義旨則齊亦同密嚴者問明巳引云如來清淨
藏世間阿頼耶如金與指環展轉無差別則金色如指環金體即金然此上不異總
有四句一以本成末本隱末存此即存隱不異即䟽云以妄無體攬真而起則真無
不隱唯妄現也二攝末歸本末盡本顯此即顯滅不異故䟽云以真體實妄無不盡
唯真現也三攝本從末末存攝末歸本本顯此則兩法俱存但真妄有異即有真有
妄明不異故䟽云是則無體之妄不異體實之真故云無有異也四攝本從末本隱
是不無義攝末歸本末盡是不有義此則不有不無明不異亦是末後二句又非異
故非邊不一故非中非邊非中是無寄法界妙智所證湛然常住無所寄也又非一
[019-0116b]
即非異故恒居邊而即中等又非一即生死非異即涅槃非一即非異故恒住生死
即處涅槃等云云然其法體圓融無礙上來所說非一異等亦是假言故前䟽云善
須得意以法就喻金等亦然橫者異法相望法者可軌

之法也非法者不可軌之法也又法謂有
法非法謂無故中論釋法不生非法云有
不生無故體性無異者謂同如故橫者異法相望
者即一切差別法無差別也法即是善法非法即惡法故百論取般若意云福上捨
何況罪以金剛云法尚應捨何況非法故以非法而名為罪又法謂有法者亦是橫
論有無相對故中論下引論證成無法為非法也即第三論成壞品頌云從法不生
法亦不生非法從非法不生法及於非法直釋偈意法即是有如色心等非法是無
如兔角等若從法生法如母生子法生非法如人生石女兒從非法生法如兔角生
人從非法生非法者如龜毛生兔角故長行釋云從法不生法者若至若失二俱不
然從法不生非法者非法名無所有法名為有云何從有相生無相從非法不生法
者非法名為無無云何生有若從無生有者是則無因無因則有大過是故不從非
法生法不從非法生非法者兔角不生龜毛然前義正順於喻

[019-0117a]
後義乃順標中諸法之言要由初義性相
無差方得顯於後義事事無差若但用後
義未顯相全同性那得顯於事事同於一
然前義下斷上二說前義即事理無礙後義即事事無礙若但用後義下反以
理結要用上二謂要由事理無礙方得以理融於事事事隨理而融通耳此中更有
別義謂又若依前義則心等四類即第五無為若依後義由無為故前四無差又依
前義是性無異故無有差若依後義是同一如體故無差也。】


「眾生非眾生二俱無真實如是諸法性實義
俱非有。」


【第二偈假名不實喻以真奪俗是故無差
攬緣成眾生即虛非眾生所遣既無能遣
安有故俱無實以喻諸法皆無實義並從
緣故若以正報為眾生依報非眾生乃全
是所喻非實之相尚難顯了以真奪俗下初立二相次
所遣既無下釋無實義以喻下釋合下半後若以正報下結彈古釋。】

[019-0117b]


「譬如未來世無有過去相諸法亦如是無有
一切相。」


【三三世互無喻喻無相故無別謂若未來
有過去者應名過去何名未來故知定無
過現之相文舉一隅應反餘二諸法無相
如彼互無此以差別喻無差別文舉一隅應反餘二
者應明現在無過未過去無現未等故論語云舉一隅不以三隅反諸法亦然。】


「譬如生滅相種種皆非實諸法亦復然自性
無所有。」


【四四相非實喻喻無性故無差別生等四
相離所相法無別自性一切諸法離所依
理無別自性此以相無喻於性無。】


「涅槃不可取說時有二種諸法亦復然分別
有殊異。」


【後遣疑者疑云若都無別云何見有性相
[019-0118a]
等殊故此釋云亦如涅槃體離有無百非
斯絕而強立名字曰餘無餘諸法亦然真
俗並虛分別成異若離分別則無一切境
界之相真俗並虗等者故肇公云涅槃葢是鏡像之所歸絕稱之幽宅也豈
可以有無標牓故有餘無餘乃出處之異號應物之假名耳若離分別者即起信論
前文已引此論前文云一切境界唯依妄念而有差別次云若離心念則無一切境
界之相。】


「如依所數物而有於能數彼性無所有如是
了知法。」


【第二四偈喻能知者皆展轉遣疑初偈疑
云既有分別則有能知故釋云離所數物
無能數數既所知無性何有能知無知之
知是真了法。】


「譬如筭數法增一至無量數法無體性智慧
故差別。」
[019-0118b]


【次復疑云若依向喻能數喻能知能知雖
無所知猶有故復用能數法以喻所知智
慧差別以喻能知反覆相遣顯無差理謂
一上加一名之為二乃至百千皆是諸一
由能數智作百千解故晉譯中第三句云
皆悉是本數今譯明一多相待故無體性
喻彼妄想於無性中計為有無耳反覆相遣者謂
以所知遣能知復以能知遣所知耳。】


「譬如諸世間劫燒有終𥁞虛空無損敗佛智
亦如是。」


【次又疑云都無能所何名佛智故釋云能
所雙亡佛智斯顯故所知妄法如世成壞
能知真智湛若虛空尚不初成况當有敗
如出現品又權智照俗同世成壞權即是
實如不離空。
[019-0119a]


況當有敗者經云譬如世界有成壞而其虛空不增減一切諸佛成菩提成與不成
無差別是也。】


「如十方眾生各取虛空相諸佛亦如是世間
妄分別。」


【末偈疑云佛智既等應用何殊釋云隨心
妄取佛無異相又謂常無常如各取空佛
智雙非如空無別。】


「爾時力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七智了三種世間性相諸邊不動故名
力林。】


「一切眾生界皆在三世中三世諸眾生悉在
五蘊中諸蘊業為本諸業心為本心法猶如
幻世間亦如是。」


【十頌顯佛離相真智於中分三初四徧明
[019-0119b]
世間次五雙遣世及出世後一觀成利益
今初略有二觀初二偈攝末歸本觀顯眾
生世間空後二緣生無作觀兼顯器世間
空今初也初二句推假名眾生不出三世
顯是無常次二句推三世眾生不出於蘊
顯無有我次句蘊由業生以明果空顯非
邪因次句推業唯心明心外無法次句體
心如幻不離性空及與中道如幻無性故
非有非無故末句以本例末則上五一如
皆展轉緣生故。】


「世間非自作亦復非他作而其得有成亦復
得有壞世間雖有成世間雖有壞了達世間
者此二不應說。」


【二緣生無作觀中初偈無作故緣成後偈
緣成即無作二有二頌下䟽文有二初總科謂前偈上半無作下半緣
[019-0120a]
成後偈上半緣成下半無作今初言不自他作者通遣

諸非一約外道非自性等作亦非梵天等
他作但以虛妄無業報故廣如三論破非自
性等作者即明非自作也外道宗計之盛不出數論勝論數論計自性能作自性即
冥諦能作而我非能作者但是知者而疏言等即等於我我為能作者即勝論師次
言亦非梵天等作者且等取安茶論師所計第一䟽已明自在即塗灰外道所計合
上為共作離上為無因故但舉自作四句已備但以虗妄者即總破四句四句之計
皆無業報言廣如三論破者不欲繁文指廣有原然三論皆破百論廣破二宗今取
順非四句作苦且依十二門論釋云然自性一計第一䟽抄巳廣破竟衛世計我為
自今當更釋即觀作者門第十偈云自作及他作共作無因作如是不可得是則無
有苦長行以因緣門釋則通小乘大乘等次約破外道說先總敘云如經說有裸形
迦葉問佛苦自作耶佛默然不答世尊若爾苦不自作者是他作耶佛亦不答世尊
若爾苦自作他作耶佛亦不答世尊若爾者苦無因無緣作耶佛亦不答釋曰下論
破有二意一約性空結云如是四問佛皆不答當知苦則是空第二約外道說問曰
佛說是經不說苦空隨可度眾生作是說是裸形迦葉謂人是苦因有我者說好醜
[019-0120b]
皆神所作神常清淨無有苦惱所知所解悉皆是神作好醜苦樂還受種種身以是
邪見故問佛苦自作耶是故佛不答苦實非是我作若我是苦因因我生苦我即無
常何以故若法是因及從因生法皆亦無常若我無常則罪福果報皆悉斷滅修梵
行福報是亦應空若我是苦因則無解脫何以故我若作苦離苦無我能作苦者以
無身故若無身而能作苦者得解脫者亦應是苦如是則無解脫而實有解脫是故
苦自作不然釋曰此破我為自作故䟽云自性等等於我故次破他作論云他作苦
亦不然離苦何有人而能作苦與他復次若他作苦者則為是自在天作如此邪見
問故佛亦不答而實不從自在天作何以故性相違故如牛子還生牛若萬物從自
在天生皆應似自在天是其子故復次若自在天作眾生者不應以苦與子是故不
應言自在天作問曰眾生從自在天生苦樂亦自在天生以不識樂因故與其苦答
曰若眾生是自在天子者唯應以樂遮苦不應與苦亦應但供養自在天則滅苦得
樂而實不爾但自行苦樂因緣而自受報非自在天作復次彼若自在者不復有所
須有所須自作不名自在若無所須何用變化作萬物如小兒戲復次若自在作眾
生者誰復作自在若自在自作則不然如物不能自作若更有作者不名自在下廣
有破具如彼論乃至云若自在作苦樂等事而自成壞世間法等又自在亦從他作
[019-0121a]
則無窮無窮則無因故非自在巳破共作有上二過故假因和合故非無因四皆邪
見故佛不答破梵天等例同自在約人雖異他作義同然此方妄計亦自西天相傳
之說案三王曆云天地渾沌盤古生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
日厚一丈盤古亦長一丈如此萬八千嵗然後天地開闢盤古龍身人首首極東西
足極東西左手極南右手極北開目成曙合目成夜呼為暑吸為寒吹氣成風雲叱
聲為雷霆盤古死頭為甲喉為乙肩為丙心為丁膽為戊脾為已脅為庚肺為辛腎
為壬足為癸目為日月髭為星辰眉為斗樞九竅為九州乳為崑崙膝為南嶽股為
太山尻為魚鼈手為飛鳥爪為龜龍骨為金銀髮為草木毫毛為鳬鴨齒為玉石汗
為雨水大腸為江海小腸為淮泗膀胱為百川面輪為洞庭韋昭同記曰世俗相傳
為盤古一日七十化覆為天偃為地八萬嵗乃死然盤古事跡近為虗妄既無史籍
難可依憑但是古來相傳詭妄耳斷曰誠如所言亦依稀西域梵天韋紐等今既破
邪敘之無失二約小乘非同類因自作亦非異

熟因他作以皆相待無自性故。


三約因緣相待如十地論及對法所明三約
因緣者十地在下對法云自種有故不從他待眾緣故非自作無作用故不共生有
[019-0121b]
功能故非無因斯則以因為自以緣為他假因遣緣假緣遣因假無用以遣共假有
功遣無因十地更廣四約以因望果中論云自作及

他作共作無因作如是說諸苦於果則不
然此自他言含於二意一以果為自以因
為他論云果法不能自作已體故二以因
為自以緣為他此明不從因緣無果待對
故離既不成合亦不成故論云若彼此共
成應有共作若彼此尚無作何况無因作
彼此即自他也約以因望果者初標也即無相宗說中論云下次引
論正釋即破苦品初引一偈即初總標偈明四句不作此自他下三䟽釋初以果為
自引論果法不能自作巳體即青目釋因緣品中不自生義其以因為自以緣為他
雖同雜集雜集即因緣相奪此即當句以辨緣生無果對待正釋偈中於果則不然
也然疏取意釋初二句若論偈中各一偈破破初自作云苦若自作者則不從緣生
因有此陰故而有彼陰生釋曰上半縱其自作不從緣下半示其因緣明非自作次
破他作云若謂此五陰異彼五陰者如是則應言從他而作苦釋曰此但反顯不他
[019-0122a]
作以今此陰必不異後故不他作必若令異因則異果因同非因自作他作俱不從
緣如何得果以待於因故不可也離既下䟽生起第三四句後引論正釋不共句但
躡前縱破舉況釋第四句故上論云有因尚不成無因何得成下半二意

一不礙緣成以遣無因二非但不礙幻有
亦由有空義故能成因果是則不動真際
建立諸法又非但說於苦四種義不成一
切外萬物四義皆不成成壞之言顯兼器
下半二意者即經而其得有成亦復得有壞前意則上半性空不礙下半緣成
即事理無礙義後意由上性空成於下半即以有空義故一切法得成則是事理相
成門又非下即是中論結例之言成壞之言者中論正約正報今經意在雙含耳


後偈緣成即無作者向約幻有雖言成壇
幻有即空故不應說是則不壞假名而說
實相。】


「云何為世間云何非世間世間非世間但是
名差別三世五蘊法說名為世間彼滅非世
[019-0122b]
間如是但假名云何說諸蘊諸蘊有何性蘊
性不可滅是故說無生分別此諸蘊其性本
空寂空故不可滅此是無生義眾生既如是
諸佛亦復然佛及諸佛法自性無所有。」


【第二五頌雙遣中初半偈假徵次半標答
次偈出體釋成蘊是世間緣成寂滅即出
世間故淨名經云世間性空即是出世間
一體說二故云假名故淨名下引證即不二法門品第十二那
羅延菩薩曰世間出世間為二世間性空即是出世間而於其中不入不出不溢不
散是為入不二法門是也又思益第一云五陰是世間世間所依止依止於五陰不
脫於世間菩薩有智慧知世間實性所謂五陰如世間法不染又云五陰無自性即
是世間性若人不知是常住於世間若見知五陰無生亦無死是人行世間而不依
世間凡夫不知法於世起諍訟是實是不實但是二相中我常不與世起於諍訟事
世間之實相悉巳了知故與此大同次二句徵蘊名體世以

蘊為體蘊以何為體次二句標答上句答
[019-0123a]
體下句答名應名無生五蘊既云性不可
滅則顯前非事滅則顯前非事滅者然滅有二種謂理及事故上
出世間亦有二種一約事出謂地前為世間登地為出世此約事滅由偈但云彼滅
非世間則通二釋以此文證明非事滅二者約相名世約性為出世即今文意即約
理滅合於淨名思益等經次一偈釋成空故不滅亦非

事在不滅則知本自不生是無生義則知等者
既言空故不可滅是無滅義而結云此是無生義者以無可滅故是本自不生即法
自在菩薩曰生滅為二法本不生今則無滅得此無生法忍是為入不二法門

偈例出世間顯智正覺世間亦應緣無性
又證無性之理為自體故又證無性之理者前約應身論
無性此約真身論無性。】


「能知此諸法如實不顛倒一切知見人常見
在其前。」


【末後一偈明觀益者佛以實法為其體故
見法則常見佛也。】
[019-0123b]


「爾時行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八照理觀佛而起正修故名行林。】


「譬如十方界一切諸地種自性無所有無處
不周徧佛身亦如是普徧諸世界種種諸色
相無住無來處。」


【十頌觀佛體相普周德於中分二前七約
喻顯修後三見實成益前中復二初二地
種無性普周喻喻佛無生徧應德。】


「但以諸業故說名為眾生亦不離眾生而有
業可得業性本空寂眾生所依止普作眾色
相亦復無來處如是諸色相業力難思議了
達其根本於中無所見。」


【後五業相無依成事喻喻佛難思現用德
於中二三偈喻二偈合前中初一明業果
[019-0124a]
互依次偈明相依無性業不離生故業性
空因業有生故生無來處後偈雙結難思
顯成真觀若逆推其本業復有因卒至無
住無住無本故無所見無見之見方了業
若逆推等者前偈因業有生即是順明今明生依於業業亦從緣故云性空巳
是逆推言卒至無住即淨名經意彼逆推云身孰為本答曰欲貪為本又問欲貪孰
為本答虗妄分別為本又問虗妄分別孰為本答曰顛倒想為本又問顛倒想孰為
本答曰無住為本文殊師利從無住本立一切法今經中三並攝在業眾生即身空
寂無來即無住本。】


「佛身亦如是不可得思議種種諸色相普現
十方剎身亦非是佛佛亦非是身但以法為
身通達一切法。」


【二頌合中初偈難思普應合上業果互依
次二句以互不相是合互依無性身若是
佛轉輪王等即是如來佛若是身正覺之
[019-0124b]
心應同色相後二句結示真體唯如唯智
合第三偈難思達本身若是佛者謂色相之身即金剛經云若
以三十二相觀如來者轉輪聖王即是如來後二句結示三即如如四即如如智。】


「若能見佛身清淨如法性此人於佛法一切
無疑惑若見一切法本性如涅槃是則見如
來究竟無所住若修習正念明了見正覺無
相無分別是名法王子。」


【二有三偈明見實中初頌見佛即了法以
見佛稱性不疑同體故以見佛稱性者三寶同體佛即是法
法即是眾故經云清淨如法界者如即稱義人信法界難信法佛故致如言實則佛
身即法界也次偈見法即見佛了法即性淨知

佛不住性相故後偈明了正修行照了無
相心寂分別寂照雙流故名正念則從佛
法生是法王子故。


又上三偈初知離名為法次如法名為佛
[019-0125a]
後知無名為僧窮見三寶之實初知離名法者即思
益第一巳如上引第曰句云是菩薩遍行。】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二


音釋




苦堅切音牽
淤泥
云虗切音迂

丈几切池上聲屹立也


子肖切炬火也

魯敢切音覧手取也

郎果切赤體也
混沌
混胡本切
魂上聲沌徒本切豚上聲混沌陰陽未分也


殊遇切旦也

尺栗切嗔
入聲怒聲也


都敢切連肝之府也

頻彌切土藏也

虗業切腋下也



芳吠切金藏也

時忍切水藏也

津私切口毛也

抽居切音樗



苦第切穴也

苦高切脊梁盡處為尻

逢無切水鳥也
膀胱


膀音旁胱音光膀胱脬也

古委切詐也
韋紐
紐女九切韋紐天名
[019-0125b]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三 踐三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爾時覺林菩薩承佛威力徧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九照心本末名為覺林。


十頌顯於具分唯識大分為二前五約喻
顯法後五法合成觀前中二前二約事後
三約心乍觀此喻似前喻所作後喻能作
細尋喻意前喻却親故喻真妄依持後喻
心境依持然依生滅八識但有心境依持
而即如來藏心故有真妄依持以會緣入
實差別相盡唯真如門即前喻所顯攝境
從心不壞相故是生滅門即後喻所明存
壞不二唯一緣起二門無礙唯是一心故
[019-0126a]
下合中但明心造欲分義別喻顯二門是
名具分唯識具分唯識者己如上釋正取真妄合成以為具分乍觀此
喻等者即揀刊定云前二喻真妄心所作以辨唯識次二喻真妄心能作以辨唯識
今言似者大種異色似畫師所作然不離心有彩畫者似能作也則麤觀似爾細尋
不然細尋已下即顯正義然依生滅下辨一所由顯法相宗但是心境依持而即如
來藏下辨具二所以於中先總後以會緣入實下別示二相即以起信真如生滅二
門為二義耳存壞不二唯一緣起結歸華嚴會緣入實壞也不壞相故存也二門無
礙者結歸起信依一心法立二種門故須具足二義方名具分唯識問唯識第九說
其所轉依有其二種一持種依謂第八識二迷悟依謂即真如何以說言然依生滅
八識唯有心境依持答彼雖說迷悟依非即心境持種以真如不變不隨於心變萬
境故但是所迷耳後還淨時非是攝相即真如故但是所悟耳今乃心境依持即是
真妄非有二體故說一心約義不同分成兩義說二門別故論云然此二門皆各總
攝一切法故以此二門不相離故廣如問明及玄談中。】


「譬如工畫師分布諸彩色虛妄取異相大種
無差別大種中無色色中無大種亦不離大
[019-0126b]
種而有色可得。」


【今初二偈真妄依持即真如門攝一切法
也初偈初句總喻一心次句喻隨緣熏變
成依他也次句不了依他故成徧計第四
句喻依他相盡體即圓成初偈依持真妄者含真含妄有
能有所論云所言法者謂眾生心是心即攝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故下合云心如上
畫師次句隨緣等者起信論云自性清淨心因無明風動有其染心楞伽經云藏識
海常住境界風所動種種諸識浪騰躍而轉生亦是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非一非
異名阿頼耶識次句不了等者以經云虛妄取異相故故起信云一切諸法皆依妄
念而有差別若離心念則無一切境界之相第四句喻依他等者以言大種無差別
故大種即喻真如謂心體離念即是如來平等法身從緣無性即真如矣又一二兩
句即不染而染三四兩句即染而不染故有後偈喻不即離後偈喻依

圓真妄非即離義上半不即能所異故大
種中無色身所觸故色中無大種眼所見
故又能造無異畫色差別故喻妄依真能
[019-0127a]
所異故性無差別相不同故下半不離義
謂所造青等離能造地等無別體故假必
依實同聚現故喻妄必依真性相交徹故
然大必能造色非色能造大喻妄必依真
起真不依妄生故不云也然不離於色有
大種可得大種中無色身所觸故者堅濕煖動皆是觸故言色中無大種
眼所見故者約顯色說青黃赤白眼之境故直就法體大種是觸色即是色若就根
得謂身反眼又能造無異色者然取增勝地多則黃水多則白火多即赤風多即青
而堅濕煖動共造於青亦共造於黃赤及白在能造邊同一堅等及所造邊即有青
等故云能造無異畫色差別故䟽喻妄依真下合先合能所異故亦應具言真中無
妄聖智境故妄中無真凡所知故從性無差別下合上又能造無異等假必依實等
者諸宗正義堅等為實色等為假唯成實宗色香味觸實也地水火風假也以其是
數論弟子後入佛法尚順本師故故智論云精巧有餘而明實未足然大必能造色
下通妨妨云上非即中既云大種中無色色中無大種今非離中何不言大種不離
色色不離大種答意可知上明真如依持但取心中真如一門對妄染說。】

[019-0127b]


「心中無彩畫彩畫中無心然不離於心有彩
畫可得。」


【後三約心者喻於唯識心生滅門於中初
一亦明心境不即離義初一亦明心境者對上真妄故有亦
言然後三偈亦似上二偈此偈似前第二偈以因不即離之便故先明之後二偈似
前初偈至下當知上半不即心中無彩畫不可見

故彩畫中無心無慮知故喻能變所變見
相別故下半不離隨心安布故喻離心則
無境界相故見相別者且順上喻有知無知以見分合心有慮知義以
相分合畫無慮知故以器世間即是第八之相分故喻離心者三世所有皆是一心
作故要由心變於境非是境能變心故云唯

識不言唯境但云然不離於心有彩畫可
得不言然不離於畫而有心可得要由心變下解
妨妨一如前答意亦爾。】


「彼心恒不住無量難思議示現一切色各各
[019-0128a]
不相知。」


【次一偈喻能所變之行相明畫師巧思不
住變態多端所畫非心誰相知者法合彼
心者真妄和合心也恒言遮斷不住遮常
如瀑流故含一切種故云無量相甚深細
名難思議次一喻等者大同前喻心如工畫師分布諸彩色第先明喻中
先釋上三句所畫非心下釋第四句法合言真妄和合心者揀異法相宗心即起信
云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名阿頼耶識是也恒言遮斷等即唯識論釋第八識初能
變中第九因果譬喻門具云恒轉如瀑流論先問云阿頼耶識為斷為常答云非斷
非常以恒轉故謂此識無始時來一類相續常無間斷是界趣生施設本故性堅持
種令不失故轉謂此識無始時來念念生滅前後變異因滅果生非常一故可為轉
識熏成種故恒言遮斷轉表非常猶如瀑流因果法爾如瀑流水非斷非常相續長
時有所漂溺此識亦爾從無始來生滅相續非常非斷漂溺有情令不出離是也含
一切種者即第三因相門彼偈云一切種相甚深細即含二門彼偈云不可知執受
處了其了一字即第五行相門其執受處即第四所緣行相門其不可知即能所緣
[019-0128b]
行相之內差別之義論先問云此識行相所緣云何(即合問也)謂不可知執受處了了謂
了別為行相故處謂處所即器世間是諸有情所依處故執受有二謂諸種子及有
根身次論云不可知者謂此行相極微細故難可了知(此明見分)或此所緣內執受境亦
微細故外器世間量難測故名不可知故經偈云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
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次句頓現萬境下句

喻所變境離心無體次句頓現者亦即彼果相門云異熟論云
此是能引諸界趣生善不善業異熟果故即通辨此識能變之義此是第一能變頓
現萬境故楞伽云譬如明鏡頓現萬像現識處現亦復如是下句喻所變等者以無
體故無可相知故問明品云諸法無作用亦無有體性是故彼一切各各不相知

又常不住者無住為本故無量難思總標
深廣下二句釋示現一切廣故難思各不
相知深故難思又常不住下上約法相常不住言是剎那生滅今明
不者即是無義常不住者即常無住無住即實相異名故從無住本立一切法斯法
性宗真心隨緣成萬有故深廣難思前之經偈亦可證此。】


「譬如工畫師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畫諸法
[019-0129a]
性如是。」


【三一偈重喻上來不相知義謂非唯所畫
之法自不相知喻所變之境無有體性能
畫之心念念生滅自不相知故亦不能知
於所畫雙喻心境皆無自性各不相知故
言不能知自心而由心故畫又雖不知畫
心而由心能畫喻眾生雖迷心現量而心
變於境又由不能知所畫但畫於自心故
能成所畫喻眾生由迷境唯心方能現妄
境又喻正由無性方成萬境故云諸法性
如是能畫之心者心雖慮知今取生滅不住故不能知以前念已滅後念未生
未生無體能知前念前念已滅復無可知前念亦不知後前念已滅無有能知後念
未生亦無所知能知之心既不自知安能知所雙喻心境下合文可知然釋此偈總
有四意一明性空以性空故不能知自心又二雖不知下明雖性空不礙緣起三又
由不能下明由迷真起似若悟自心不造妄境四又正由下即以有空義故一切法
[019-0129b]
得成耳云諸法性如是者過結四意然唯識論第一能變有兩偈半而有十門上隨
用已辨今當具出偈云初阿頼耶識(即自性門)異熟(二舉相門)一切種(三因相門)不可知執受處(四所
緣境界門)了(五行相門)常與觸作意受想思相應(六相應門)唯捨受(七五受俱門)是無覆無記(八三性門)觸等
亦如是(同上)恒轉如瀑流(九因果譬喻門)阿羅漢位捨(十斷伏位次門)上十門䟽中巳有隨配可知前
後有此相當例可知。】


「心如工畫師能畫諸世間五蘊悉從生無法
而不造。」


【第二五偈合中分四初一偈合初二句初
句合最初句心者即總相之心也下三句
合第二句諸世間者即諸彩色此句為總
下出諸相即蘊界處故云無法不造故晉
譯云造種種五蘊正法念云心如畫師手
畫出五彩黑青赤黃白及白白故上文云
布諸彩色畫手譬心六色如次喻地獄鬼
畜脩羅人天若言種種則十法界五蘊等
[019-0130a]
法皆心所造心者如前喻中巳辨今第二句者此句有二一從能畫即
屬上因二從諸世間之言即屬於果則上半是因能變下半屬果能變故唯識云能
變有二一因能變謂第八識中等流異熟二因習氣(即種子現行門)此二習氣俱名因變此
總辨也論云等流習氣由七識中善惡無記熏令增長(三種子中各生自現除第八識不能熏故)異熟習
氣由六識中有漏善惡熏令增長(除第七識及無記者非異熟因故前是因緣此增上緣也)二果能變者謂前二
種習氣力故有第八識生現種種相(即前二因所生現果謂自緣法能變現者名果能變種種相者即是第八相應心所見分等也)
等流習氣為因緣故八識體相差別而生名等流果果似因故(即現八識三性種子名生自現名等流果
所生之果與能生種性是一象故)異熟習氣為增上緣感第八識酬引業力恒相續故故云異熟感
前六識酬滿業者從異熟起名異熟生不名異熟有間斷故即前異熟及異熟生名
異熟果果異因故釋曰以五陰無法不造皆異熟也如次喻等者謂黑即地獄黑黑
業報故黃即中方修羅非天亦復非人季孟間故人白者多善業故天白白者因果
俱善故九地當廣則十法界五蘊者謂六道四聖四聖中佛在後偈二乘菩薩攝在
種種之中既言無法不造亦不揀二乘菩薩更云等法者以今經無法不造三科萬
類皆心造也。】


「如心佛亦爾如佛眾生然應知佛與心體性
[019-0130b]
皆無盡若人知心行普造諸世間是人則見
佛了佛真實性。」


【次二頌合前初偈下半於中二初一舉例
以合由成前諸言謂如世五蘊從心而起
造諸佛五蘊亦然如佛五蘊餘一切眾生
亦然皆從心造然心是總相悟之名佛成
淨緣起迷作眾生成染緣起緣起雖有染
淨心體不殊佛果契心同真無盡妄法有
極故不言之然心是總相者法界染淨萬類萬法不出一心是心即攝
一切世間出世間法故名總相餘染淨二緣各屬二類然總說十法界中六道為染
四聖為淨佛果契心下釋其下半上有三法而但說心與佛二法無𥁞不言眾生者
謂眾生有𥁞故心即觀心以真為體本自不𥁞佛果契心始本無二同一圓覺故亦
無盡迷真起妄無始有終不言無盡然其佛果契心則佛亦心造謂四智菩提是淨
八識之所造故若取根本即淨第八若依真諦三藏此佛淨識稱為第九名阿摩羅
識磨三藏云此翻無垢是第八異熟謂成佛時轉第八成無垢識無別第九若依蜜
[019-0131a]
嚴文具說之經云心有八識或復有九又下卷云如來清淨藏亦名無垢智即同真
諦所立第九以出障故不同異熟為九有由又真諦所翻决定藏論九識品云第九
阿摩羅識三藏釋云阿摩羅識有其二種一者所緣即是真如二者本覺即真如智
能緣即不空藏所緣即空藏若據通論此二並以真如為體釋曰此二即起信一心
二門本覺在生滅門一心即真如故故論云唯是一心故名真如無論八九俱異凡
識即淨識所造四智三身等若依舊譯云心佛與眾生

是三無差別則三皆無盡無盡即是無別
之相若依舊下二會晉譯則三皆無𥁞而二經互闕唐闕眾生晉闕無𥁞故有
第三別更立理應云心佛與眾生體性皆無盡以

妄體本真故亦無盡是以如來不斷性惡
亦猶闡提不斷性善應云下是第三也若取圓是合如是譯則
三事皆具無差之相又得顯明以妄體下出妄無𥁞之由是以如來下引例證此即
涅槃經意天台用之以善惡二法同以真如而為其性若斷善性即斷真如真不可
斷故云性善不可斷也佛性即是真實之性真實之性即第一義空如何可斷性惡
不斷即妄法本真故無𥁞也又上三各有二義總心二

[019-0131b]
者一染二淨佛二義者一應機隨染二平
等違染眾生二者一隨流背佛二機熟感
佛各以初義成順流無差各以後義為反
流無差則無差之言含盡無盡又上三下第四別開
義門則却收𣈆經以為盡理謂唐經無盡但得二法又唯約淨次言三皆無盡又遺
有盡之義今云無差盡與無盡俱無差也亦顯染淨本無差矣言心總二義一染二
淨者淨即自性清淨染即本來之染染淨無二為一心耳言各以初義成順流無差
者眾生本有染故隨流背佛佛隨其染豈相違耶逆流例此又三中二

義各全體相[冰-水+〡*ㄆ]此三無差成一緣起。


上約橫論若約一人心即總相佛即本覺
眾生即不覺乃本覺隨緣而成此二為生
滅門下半此二體性無盡即真如門隨緣
不失自真性故正合前文大種無差若謂
心佛眾生三有異者即是虛妄取異色也
若竪說者於一人上即有二法即觀行之人宜用此門後一偈反勢
[019-0132a]
合謂妄取異色則不知心行若知心行普
造世間則無虛妄便了真實即正合大種
無差兼明觀益。】


「心不住於身身亦不住心而能作佛事自在
未曾有。」


【三一偈有二義一雙合前真妄心境不即
離義上半合前二三偈之上半即前互無
不即之義心即能變及心體故身即所變
謂有根身是識相分及性之相故下半雙
合前兩偈下半不離之義謂雖不相住而
依心現境依體起用作諸佛事體用不礙
為未曾有上半合前二三偈之上半者心不住於身却是色中無大種身
亦不住心即大種中無色此合第二偈上半也若合第三上半云心不住於身即彩
畫中無心身亦不住心即心中無彩畫心即能變者心境依持中心也及心體故者
即真妄依持中真也言身即所變下即上境也及性之相即前妄也下半雙合前兩
[019-0132b]
偈下半不離之義者即就不離大種而有色可得即作佛事也亦前就不離於心有
彩畫可得是作佛事也依心現境合前第三偈下半依體起用即合前第二偈下半
作諸佛事雙合上二體用不礙下釋第四句二又將合前第四

偈謂上半合前恒不住義及各不相知而
能作佛事合示現一切色自在未曾有合
無量難思議為兼此義不以互無言之而
言不住譯之妙也晉經但云心亦非是身
但得前文互無之義為兼此義等者羙斯經也若不合第四偈
但合第二三偈應云心中無有身身中無有心即互無之言也則不顯於彼心恒不
住義然不相住與恒不住義則小異文則兼之若將此不住同前不住者以心念念
滅故不能住身身念念滅安能住心思之可見。】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觀法界性一切
唯心造。」


【末後一偈結勸即反合前畫師不知心喻
若不知心常畫妄境觀唯心造則了真佛
[019-0133a]
上半有機下半示觀然有二釋一云若欲
了佛者應觀法界性上一切差別皆唯心
作以見法即見佛故二觀法界性是真如
門觀唯心造即生滅門是雙結也然有二下開義
別釋於中有二意初是結歸唯心二觀法下是結歸二門又一是真如

實觀一是唯心識觀大乘觀要不出此二
觀此二門唯是一心皆各總攝一切法盡
二諦雙融無礙一味三世諸佛證此為體
故欲知彼者應當觀此既為妙極是以暫
持能破地獄是以蹔持者即纂靈記云文明元年洛京人姓王名明幹
既無戒行曾不修善因患致死見被二人引至地獄地獄門前見有一僧云是地藏
菩薩乃教王氏誦一行偈其文曰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應當如是觀心造諸如
來菩薩既授經偈謂之曰誦得此偈能排地獄之苦王氏既誦遂入見閻羅王王問
曰有何功德答唯受持一四句偈具如上說王遂放免當誦偈時聲所及處受苦之
人皆得解脫王氏三日方穌憶持此偈向空觀寺僧定法師說之參驗偈文方知是
[019-0133b]
舊華嚴經第十二卷新經當第十九夜摩天宮無量菩薩雲集說法品偈。】


「爾時智林菩薩承佛威力普觀十方而說頌
言。」


【第十鑒達諸佛逈超色聲心言路絕故云
智林頌顯此德。】


「所取不可取所見不可見所聞不可聞一心
不思議。」


【十頌分二初一標章後九觧釋今初若準
晉本第四句云所思不可思則四句皆標
章今經則上三句標章第四句總結謂標
章遮過令不依識明佛三業非凡境故第
四總結顯德示智入門謂若了唯一真心
言思斯絕則合菩提之體故梵本第四句
云於不思何思即是以一真心而成三業
三業不離一真形奪相融不可以一多思
[019-0134a]
也又非唯佛之三業同一真心亦與觀者
真心非異非一故難思議若能離於思議
則終日見聞亦無所見聞矣故梵本第四可云於不思
何思者此是刊定引梵本證第四句亦為標章成於晉經所思不可思義今䟽取其
所引亦成第四句為總結義謂於不思議之法不應思議以一真心下出總結難思
之相可知。】


「有量及無量二俱不可取若有人欲取畢竟
無所得不應說而說是為自欺誑巳事不成
就不令眾歡喜。」


【後九別釋中即分三別初二釋不可取次
四釋不可見後三釋不可聞次四釋等者若順𣈆經四
皆標章釋亦分四前二則同三一偈釋所聞不可聞四二偈釋所思不可思今不依
今初也初半偈奪以正釋後一偈半縱

以生過然有量等實通三業為對下二且
就智明有如理智不可言量有如量智不
[019-0134b]
可言無又一智即是一切智故眾智所用
不相雜故後縱中初半縱其令取必無果
利後一偈顯取之失夫說法者當如法說
法無所得而欲取得心計有說執石為寶
是謂自欺理無謂有是為自誑終不契理
故云巳事不成汙他心識故不令眾喜又
以量無量取則墮斷常自損損他故皆不
執石為寶者涅槃春池喻中入水求珠競執草木瓦石各各自謂得瑠璃寶歡
喜持出乃知非真亦自誑也又莊嚴經論說有人見雹謂是瑠璃収之瓶內皆悉成
水後見真瑠璃亦謂為雹棄而不取世人皆爾不應取而取應取而不取也又以量
無量者此有二意謂以量取則墮於斷以無量取則墮於常二者若以常取則墮於
斷若以斷取則墮於常故勝鬘云修一切常者墮於斷見修一切斷者墮於常見如
步屈蟲要因前足得移後足修斷常者亦復如是要曰斷常第三住中巳廣分別。】


「有欲讚如來無邊妙色身盡於無數劫無能
盡稱述。」
[019-0135a]


【第二有四偈歎佛色身深奧釋不可見章
文分為二初一法說後三喻況今初非色
現色故稱為妙物感斯現是曰無邊又色
即空故邊即無邊又淨識所現空色相融
故身分總別乃至一毛皆無邊量攝德無
盡具上三義豈可以盡言非色現色下此有二釋一依體
現用與無邊不同二又色即空下事理相即妙即無邊色即是空巳為妙色色空相
即離空有邊三又淨識所現下約事事無礙方為妙色亦是邊即無邊無邊乃廣如
初無邊淨識所現即唯心所現門空色相融即法性融通門此二即事事無礙之因
。】


「譬如隨意珠能現一切色無色而現色諸佛
亦如是。」


【次三喻中分二初一摩尼隨映喻喻佛地
實無異色隨感便現故言無色而現色喻
全似法故但合云佛亦如是。】
[019-0135b]


「又如淨虛空非色不可見雖現一切色無能
見空者諸佛亦如是普現無量色非心所行
處一切莫能覩。」


【後二偈淨空現色喻喻佛法身體非是色
能現麤妙一切諸色初偈喻後偈合四句
對前但二三前却此是分喻故委合之以
空但不可眼見而可心知佛所現色心行
處絕故為分喻心眼尚不能見況肉眼哉
此即見中絕思議也此即見中絕思議者以古人將後二偈明
所思不可思今明不思遍上三段故指此中身業中不思也下指語中不思亦然

問二喻豈不違經上云有無邊妙色今云
非色無色耶亦違諸論佛有妙色為增上
緣古德云若約初教大乘義如前說若實
教大乘佛地無此色聲麤相功德但有大
智大悲大定大願諸功德等然諸功德等
[019-0136a]
並同證真如若眾生機感即現色無盡既
無不應機時故所現色亦無斷絕此以隨
他為自更無別自約此為有故云無邊妙
色今約自說不約隨他故云無色非色也
亦可前喻初教後喻實教問二喻下問答料揀先問言上
經者即初偈法說之文前經亦有今只要此亦違諸論即瑜伽唯識等(補)古德云下
賢首答後有云若爾下苑公破然上二解下今疏會釋(此三段文難解姑摘方發科補之)有云

若爾彼能現體為有無耶十蓮華藏塵數
之相皆示現耶八地七勸言佛色聲皆無
有量寧不違耶若執佛果唯有如如及如
如智獨存者無漏蘊界窮未來際徧因陀
羅網皆非實事亦違涅槃滅無常色而獲
常色此義具如智慧莊嚴經說唯如如等即金光明
亦梁攝論第十三本論云自性身者是如來法身釋論云唯有如如智獨存說名法
身又云身以依止為義何法為依止本論云於一切法自在依止故釋論云謂十種
[019-0136b]
自在乃至云云何此法依止法身不離清淨及圓智智即如如如如即智故除實教
蘊界未離斷常之見具如智慧者此引本是賢首證成摩尼隨映等喻此經亦名度
一切諸佛境界智嚴經一卷在王舍城耆闍崛山頂說如來放光一切菩薩雲集瞻
仰佛於山頂法界宮殿上起大寶蓮華師子之座無量摩尼寶宮殿等於摩尼座中
出偈上取意引次文殊師利問無生無滅其相云何佛答不生不滅即是如來文殊
師利譬如大地瑠璃所成帝釋毗闍延宮殿供具等影現其中閻浮提人見瑠璃地
諸宮殿影合掌供養燒香散華願我得生如是宮殿我當遊戲如帝釋等彼諸眾生
不知此地是宮殿影乃布施持戒修諸功德為得如是宮殿果報文殊師利如此宮
殿本無生滅以地淨故影現其中彼宮殿影亦有亦無不生不滅文殊師利眾生見
佛亦復如是以其心淨故見佛身佛身無為不生不滅不起不盡非色非非色不可
見非不可見非世間非非世間非心非非心以眾生心淨見如來身散華燒香種種
供養願我當得如是色身布施持戒作諸功德為得如來微妙身故如是文殊師利
如來神力出現世間令諸眾生得大利益如影如像隨眾生見次舉如日光無心普
照喻謂先照高山等隨其所照而有種種次云文殊師利如大海中有摩尼珠名滿
一切眾生所願安置幢上隨眾生所須彼摩尼珠無心意識如來無心意識亦復如
[019-0137a]
是不可測量不可到不可得不可說除過患除無明不實不虛非常非不常非光明
非不光明非世間非不世間等廣歷諸非結云文殊師利如來清淨住大慈幢隨眾
生所樂現種種身說種種法釋曰本意皆以體無生滅不礙生滅如非色約體非不
色約用等次又舉谷響無實喻次後即有虛空喻云文殊師利如虛空平等無下中
上如來平等亦復如是眾生自見有上中下如來不作下中上意何以故如來法身
平等離心意識無分別故文殊師利一切諸法悉皆平等乃至云若得法性則無希
望等又云若眾生著一切法則起煩惱不得菩提文殊問云云何得菩提佛答無根
無處文殊重徵佛言身見為根不真實思惟為處文殊師利如來智慧與菩提等與
一切法等是故無根無處是得菩提又云文殊師利如來不動名如如實如如實者
不見此岸不見彼岸則見一切法見一切法稱為如來又菩提者是不破句不破者
無相句者如實下廣釋大意皆以遮過為不破顯實為句又云以從本來不生不滅
而為真實故又云菩提者以行入無行以行者緣一切善法無行者不得一切善法
又云無生無滅者不起心意識不思惟分別是故我說見十二因緣即是見法見法
者即是見佛如是見者名不思議又云云何行菩薩行答不行不生不滅是行菩薩
行下亦廣釋後校量功德云假使諸眾生皆悉生人道悉發菩提心為求一切智如
[019-0137b]
是諸菩薩皆作大施主以種種供具供養無數佛并及諸菩薩緣覺與聲聞乃至入
滅度各起七寶塔高至百由旬種種寶嚴餙若人持此經或說一句偈出過此功德
無量無有邊以此經所說無相法身故釋曰上巳具畧經文其瑠璃地喻眾生心影
喻佛身即色即非色摩尼珠喻則同此經空無下中上亦同此經淨空現色故賢首
意證唯如如及如如智苑公誤引於和尚之引故畧具出然上二解各

是一理並符經論今當會之攝末從本唯
如如智自受用色智所現故攝相從性但
有如如既所現即如何妨妙色故有亦無
失然如外無法何要須現萬法即如如即
法身更何所現故云唯如如及如如智獨
存於理未失如色相即有無交徹若定執
有無恐傷聖旨故今二喻前後相成摩尼
現色但云無色無即但是無他非無自體
淨空現色既云非色非即非其自體不獨
無他前喻自受用身後喻法身此二不二
[019-0138a]
為佛真身故下經云佛以法為身清淨如
虛空所現眾色形令入此法中然上二解下第三䟽
為會釋意在雙存二義融即耳於中有八(補)一總會二攝末從本下收賢首義三既
所現下收苑公義(藏)四然如外無法下四假以苑公重難意云既如収法更無所遺
何言機冝現色無盡五萬法即如下為賢首通由萬法如實無所現故正現時亦唯
如矣此即䟽家立理收賢首也(補)六如色相下正融前二七若定執下雙彈前執(藏)
八故今二喻下出有無無礙之旨以釋喻文無即但是無他者此借俱舍論意以會
二喻別理以古俱舍釋無為非因果唐三藏云無為是能作因何得言非因無為是
離繫果豈得言非果故新譯云無為無因果謂無餘五因無餘四果故云無耳所以
總云非即非其自體無即乃是無他故非無二言理則懸隔今借此言用之摩尼現
色喻自受用身有其根本色但無青黃等異青黃等異隨機映生虛空以喻法性身
虛空本非色法豈同摩尼上顯二喻別相即是顯文此二不二下正明融會即出經
意故下經云下但引此文以證後義以扶法相者不許無色故有義文顯如苑公難
中空色相融以為真身亦繫表之談可以雙摧二執(此段鈔一二三六七科依方冊補與原鈔夾雜故各以字別之)。】


「雖聞如來聲音聲非如來亦不離於聲能知
[019-0138b]
正等覺菩提無來去離一切分別云何於是
中自言能得見諸佛無有法佛於何有說但
隨其自心謂說如是法。」


【第三三偈釋所聞不可聞中初約應聲緣
感便應離相離性故聲非如來應不差機
非聲之聲故云不離故以聲取是行邪道
若離聲取未免斷無故以聲取者結成上義上句即金剛經意
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後句即兜率偈讚意故偈云色
身非是佛音聲亦復然亦不離色聲見佛神通力天鼓無心出現當辨次頌

約體釋湛然不遷心離分別尚非心見安
可耳聞猶如天鼓無心出故此即聞中不
思議也後偈釋疑疑云為是有法不可聞
耶為是無法無可說耶上半順後句答次
疑云若爾何以現聞教法下半釋云但自
心變非佛說也若依權教此約有影無本
[019-0139a]
然本影相望通有四句若依此宗果海離
言故無有說用隨機現謂如是說而此本
質亦是自心餘如懸談中說若依權等者本影四句即
如玄談若依此宗四句皆用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故質亦自心。】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三


音釋




蒲報切急也

作管切綜集也

齒善切徹上聲

孫租切音蘓復
生也


弼角切音薄雨氷也
[019-0139b]
大方廣佛華嚴經疏鈔會本第十九之四 踐四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十行品第二十一」


【來意有二一前序此正故二前辨所依佛
智此辨能依之行故次來也。


二釋名者隨緣順理造修名行數越塵沙
寄圓辨十仁王名為十止就三學中定心
增故梵網名為長養長道五根故若具梵
本應云功德華聚菩薩說十行品則兼能
說人今文略耳仁王名為十止者即上卷伏忍聖胎三十人十信十
止十堅心故巳如上引梵網經者彼立三賢名云十𤼵趣(十住)十長養(十行)十金剛(十廻向)

宗趣可知。】


「爾時功德林菩薩承佛神力入菩薩善思惟
三昧。」
[019-0140a]


【四釋文此品不同前之二會有行德者以
行為主故略無之又行德巳純熟進趣中
收故唯一品義當行中之解品有七分第
一爾時功德林下三昧分功德林入者為
眾首故表說十行眾德建立故承佛下是
入定因入菩薩下顯定別名揀因異果故
名菩薩巧順事理揀擇無礙無心成事名
善思惟。】


「入是三昧巳十方各過萬佛剎微塵數世界
外有萬佛剎微塵數諸佛皆號功德林而現
其前告功德林菩薩言善哉佛子乃能入此
善思惟三昧善男子此是十方各萬佛剎微
塵數同名諸佛共加於汝亦是毗盧遮那如
來往昔願力威神之力及諸菩薩眾善根力
令汝入是三昧而演說法。」
[019-0140b]


【第二入是下加分文中三一總辨作加因
緣文中四一入是下總標加因二十方下
加緣顯現三告功德林下讚有加因四善
男子下雙顯加定因緣文中二一別顯所
因二結因所屬今初亦有四因一伴佛同
加十住文云悉以神力共加於汝二主佛
宿願三主佛現威四大眾機感略無助化
善根或是諸字中攝餘義具於前會二令
汝下結因所屬畧無助化者十住却有經云亦是汝勝智力故云畧
。】


「為增長佛智故深入法界故了知眾生界故
所入無礙故所行無障故得無量方便故攝
取一切智性故覺悟一切諸法故知一切諸
根故能持說一切法故所謂發起諸菩薩十
種行。」
[019-0141a]


【二為增長下辨加所為有十一句前十別
明後所謂下一句總結乃至起分皆同前
會但住行之殊。】


「善男子汝當承佛威神之力而演此法是時
諸佛即與功德林菩薩無礙智無著智無斷
智無師智無癡智無異智無失智無量智無
勝智無懈智無奪智何以故此三昧力法如
是故爾時諸佛各申右手摩功德林菩薩頂。」


【三善男子等下正辨加相文中三一語業
加二意業加三身業加今初語業加命其
說二是時諸下意業加與智慧初總餘別
㨗辯故即無斷辯故前後二會並無此智
即是本覺之智了因自得悟不由師假佛
緣顯故得云與與無癡智並是迅辯故應
辯故無謬錯辯故豐義味辯故一切世間
[019-0141b]
最上妙辯故總策前七故此七無勝故上
皆別顯次下徵釋三爾時下身業加增威
力故㨗辨等者七辯之義前文巳有十地更廣。】


「時功德林菩薩即從定起。」


【第三時功德林下起分。】


「告諸菩薩言佛子菩薩行不可思議與法界
虛空界等何以故菩薩摩訶薩學三世諸佛
而修行故。」


【第四告諸菩薩下本分二初行體若約所
依即前善思惟三昧為體若約所觀即二
諦雙融若約能觀悲智無礙今從教相下
四行為體若約十行別體即以十波羅蜜
為體義見初會今就教相中若直就經文
文分為二一標顯二徵釋今初標行體難
思行即深心所修行海也與法界下顯難
[019-0142a]
思之相深等法界廣齊虛空故心言罔及
也又超下位名不思議又即理之事行同
事法界之無量等虛空之無邊即事之理
行同理法界之寂寥等虛空之絕相此二
俱非言之表詮心之顯詮故難思議況二
交徹能令一行攝一切行一位攝一切位
純雜無礙故第十行云入因陀羅網法界
成就如來無礙解脫人中雄猛大師子吼
乃至到一切法實相源底故又若唯遮者
則凡聖絕分故非但遮常心言亦應融常
心言是則於中思議不可盡也遮融無二
則思與非思體俱寂滅方曰真不思議顯難
思下初就法說別配事理以為深廣又超下二就人顯又即理之事下三事理相融
釋則法界通四法界虛空是喻亦含四義一事法界即事之理下二明理法界於中
顯非表義名言及顯境名言所及即不思議也况二交徹者即事理無礙法界能令
[019-0142b]
一行下四明事事無礙法界仍上而起要由事即是理方得以理融事故有事事無
礙下引證可知第三事理無礙亦應言虛空不礙於色色不礙空故四事事無礙如
空入在一毛孔即攝無邊法界空又若唯遮者下第二融拂恐滯絕思議故絕但是
遮絕心言故融者即言無言故故云於中思議不可盡即用第八真如相廻向偈文
云菩薩住是不思議於中思議不可盡入是不可思議處思與非思俱寂滅上即前
半意從遮融無二下即後半意也二何以下徵釋何以因

人之行便叵思耶菩薩摩訶薩下釋云同
佛果故佛窮事行之邊極理行之際斷一
切障證一切理因圓果滿融無障礙菩薩
同彼寧可思議。


若取論勢菩薩行為總句餘皆是別不可
思議即真實行也彼約地前不見此約凡
愚叵思亦名真實行布位中無真如觀故
無觀相行二與法界等即是勝行亦是佛
本故三與虛空等即因行也是無常因亦
[019-0143a]
未得地智缺常果因也四學三世佛而修
行者是不怯弱行未能順理真實救護故
無大行餘同前會不可思議者例後十地六决定中有真實善决
定彼經云不可見今以不思議當之無觀相行者彼云無雜無帶相之雜故今經地
前猶帶如相故無無雜之言故無大行者大行合云遍一切佛剎普能救護一切眾
生今無此言。】


「佛子何等是菩薩摩訶薩行佛子菩薩摩訶
薩有十種行三世諸佛之所宣說何等為十
一者歡喜行二者饒益行三者無違逆行四
者無屈撓行五者無癡亂行六者善現行七
者無著行八者難得行九者善法行十者真
實行是為十。」


【第二佛子何等下辨行相文中三一總徵
其名二標數顯勝三徵數列名今初二佛
子等下標三世佛下顯勝也三何等為十
[019-0143b]
下徵數列名上徵下列然與本業名雖小
異而義意大同一施悅自他故名歡喜約
三施說在因皆恱故下經云為令眾生生
歡喜故若就果說財獲富饒無畏身心安
泰法施當獲法喜皆歡喜義此約隨相本
業云始入法空不為外道邪論所倒入正
位故名歡喜行此約離相本業云者經此前總明從住入
行云從灌頂進入五陰法性空亦行八萬四千波羅蜜故名十行二三聚

淨戒亦益自他故名饒益或以後攝前本
業云得常化一切眾生法皆利眾生故此
唯據利他。


三忍順物理名無違逆彼云得實法忍無
我我所名無瞋恨此約以後攝初晉云無
恚恨亦是以初攝後而實二忍順物法忍
順理以後遵前皆順事理彼云者經具云於實法得法忍
[019-0144a]
心無我我所四勤無怠退名無屈撓亦通三勤

彼云常住功德現化眾生故名無盡謂若
有怠退斯則有盡而攝論三精進中三名
無弱無退無喜足則是以後攝初。


五以慧資定離沉掉故名無癡亂彼云命
終之時無明鬼不亂不濁正念故名離癡
亂此但從一義故下經云於死此生彼心
無癡亂。


六慧能顯發三諦之理般若現前故名善
現彼云生生常在佛國中生此但據得報
謂即空照有而能現生。


七不滯事理故名無著彼云於我無我乃
至一切法空故此即涉有不迷於空謂於
我而無有我也若於我無我皆不著者則
雙不滯也以有不捨不受方便智故。
[019-0144b]


八大願可尊故又成大行願乃能得故故
名難得彼云三世佛法中常敬順故名尊
重行彼約修心此約難勝。


九善巧說法名善法行彼經云說法授人
動成物則故同於九地法師位故。


十言行不虛故名真實又稱二諦故故彼
經云二諦非如非相非非相故名真實然
上約十度釋名度各有三並見初會。】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歡喜行。」


【第五佛子何等為下說分十行則為十段
一各三謂一徵名二釋相三結名今初歡
喜行即是檀度初徵名中已如前釋。】


「佛子此菩薩為大施主凡所有物悉能惠施。」


【第二佛子此菩薩下釋相分二先略辨體
相後修此行時下廣顯名相今初瑜伽菩
[019-0145a]
薩地菩薩六度各有九門一自性謂出行
體二者一切謂能具行三者難行謂就中
別顯者一切門謂行差別五者善士謂作
饒益六一切種謂偏攝聖教七者遂求謂
隨所須八者與二世樂謂於現在作大饒
益令得未來廣大安樂九者清淨謂勝離
相成波羅蜜今文分三以攝於九一總標
施主二其心下離所不應三但為下彰其
意樂瑜伽等者即三十九為首明法品已畧引之今更具引䟽但通釋六度九
門之相其列名即論謂字已下即是䟽釋今先具出布施九門論嗢柁南曰自性一
切難一切門善士一切種遂求二世樂清淨一自性者謂諸菩薩乃至身財無所顧
惜能施一切所應施物無貪俱生思及因此所發能施一切施物身語二業安住律
儀阿笈摩見定有果見隨所希求即以此物而行惠施當知是名菩薩自性施二一
切施畧有二法謂內物外物又一切施物謂財法無畏三難行施有三一財物尠少
而自貧苦施二可愛惜物甚深愛著物施三艱辛所獲財物施四一切門有四一自
[019-0145b]
財物二勸他得物三施父母妻子奴婢作使等四施與諸來求者五善士施有五一
淨信施二恭敬施三自手施四應時施五不惱亂他施六一切種有六有七故有十
三言六者一無依施二廣大施三歡喜施四數數施五因噐施六非因噐施言有七
者一一切物施二一切處施三一切時施四無罪施五有情物施六方土物施七財
穀物施七遂求施有八一匱乏飲食施以飲食二匱乏車乘三衣服四嚴具五資生
什物六種種塗飾香鬘七舍宅八光明皆如第一句八此世他世樂施有九謂財無
畏法各有三故財有三者一清淨如法物二調伏慳恡垢三調伏藏積垢二即捨財
物執著三即捨受用執著無畏三者一濟拔師子虎狼鬼魅等畏二王賊等畏三水
火等畏法施三者一無倒說法二稱理說法三勸修學處九清淨施有十一不留滯
施二不執取施三不積聚施四不高舉施五無所依施六不退轉施七不下劣施八
無向背施九不望報施十不希異熟施餘廣如彼論然九門自性皆一一切皆二皆
三難行皆三一切門皆四善士皆五一切種皆或六或七共有十三遂求皆八二世
樂皆九清淨皆十而相隨度異然下文中九門之內或多或少不必俱全若一一配
乃成繁碎隨顯配之知法包含今初舍攝前四及與六七

謂一者施主惠施顯施自性惠有二義一
[019-0146a]
惠即是施二謂巧惠籌量可不凡所有物
悉能施者攝餘五門謂一若內若外二若
難若易三財法無畏四一切種門五隨求
與故含攝前者即示此經包含之相下別配之一者施主即九門中初一也雜
集第八云云何施圓滿謂數數施故無偏黨施故隨其所願圓滿施故依此義故經
作是說為大施主者此顯數數施及由慣習成性數數能故謂一若內若外即九門
一切施中前二義也二若難若易即難行三財法無畏即一切施中後義四攝第四
一切門第六一切種五即遂求故攝五門。】


「其心平等無有悔吝不望果報不求名稱不
貪利養。」


【二離所不應即清淨施文有五句以攝十
義心平等者略有四義一無執取離妄見
故二不積聚施觀漸與頓皆平等故三不
高舉但行謙下不與他競離憍慢故四無
向背不朋黨故言無有悔悋者此有三義
[019-0146b]
一不退弱施已無悔故二不下劣勝物無
悋故三不留滯速與無悋故言不望果報
者不求異熟果故不求名稱者無所依故
不貪利養者不望報恩故文有五句者但觀前列具知次
。】


「但為救護一切眾生攝受一切眾生饒益一
切眾生為學習諸佛本所修行憶念諸佛本
所修行愛樂諸佛本所修行清淨諸佛本所
修行增長諸佛本所修行住持諸佛本所修
行顯現諸佛本所修行演說諸佛本所修行
令諸眾生離苦得樂。」


【三彰其意樂中有十二句攝上二門謂前
十一句明善士施此有五相一但為救護
者不損惱故二攝受者自手授與故三饒
益者應其時故上三下益次有八句明其
[019-0147a]
上攀不出二意一淨信故二恭敬故八中
一創起習學二憶持不忘三愛樂不捨四
淨治其障五更修增廣六住持不斷七令
不隱沒八演以示人後令諸眾生離苦得
樂結歸慈悲即二世樂上但為之言流下
諸句又上救護是無畏施攝受是財饒益
是法。】


「佛子菩薩摩訶薩修此行時令一切眾生歡
喜愛樂隨諸方土有貧乏處以願力故往生
於彼豪貴大富財寶無盡假使於念念中有
無量無數眾生詣菩薩所白言仁者我等貧
乏靡所資贍飢羸困苦命將不全惟願慈哀
施我身肉令我得食以活其命爾時菩薩即
便施之令其歡喜心得滿足如是無量百千
眾生而來乞求菩薩於彼曾無退怯但更增
[019-0147b]
長慈悲之心以是眾生咸來乞求菩薩見之
倍復歡喜作如是念我得善利此等眾生是
我福田是我善友不求不請而來教我入佛
法中我今應當如是修學不違一切眾生之
心。」


【第二廣顯名相中廣前一切施也亦具諸
施恐繁不配文中二先現行財施後願行
法施財中復二一隨相二離相前中亦二
一明施行二迴向行前中亦二初願受勝
生行施二示異類身行施前中依無著論
有六意樂一方便二歡喜三恩德四廣大
五善好六清淨下並具之先現行財施等者即九門中一
切施中之三相也前六度章雖皆畧示今更依攝論釋之本論云施三品者一法施
二財施三無畏施無性釋云言法施者謂無染心如實宣說契經等法言財施者謂
無染心施資生具無畏施者謂心無損害濟拔驚怖釋曰此第一番自施行相論云
[019-0148a]
又法施者為欲資益他諸善根財施者為欲資益他身無畏施者為欲資益他心釋
曰此第二番明施所為天親同此論又云以是因緣故說三施梁攝論法施利益他
心財施資益他身無畏施通益他身心復次由財施故有向惡者悉令歸善由無畏
施攝彼令成眷屬由法施故生彼善根及成熟解脫由具此義故說三施依無著論
者一方便意樂謂先作意二歡喜意樂謂見求者深生歡喜遇於乞者稱意歡喜三
者恩德意樂謂遇乞者深心荷恩由彼令我勝行成故四者廣大意樂謂廣行施唯
期大果故五善好意樂謂令乞者現在豊樂未來得道故六清淨意樂謂離障離相
成波羅蜜故䟽中先列名後隨文釋中方釋其相故併舉之


於中文四一願具施緣即方便意樂先作
意故亦即廣前為大施主二假使下難求
能求三爾時菩薩下明難捨能捨舉難況
易即便施者無留滯也四如是下明一切
無違有三意樂初即廣大意樂能廣行故
二但更下即歡喜意樂也三作如是念下
恩德意樂也我今應下是隨順心。】
[019-0148b]


「又作是念願我巳作現作當作所有善根令
我未來於一切世界一切眾生中受廣大身
以是身肉充足一切飢苦眾生乃至若有一
小眾生未得飽足願不捨命所割身肉亦無
有盡。」


【第二又作下明示異類身而行布施𢌞現
施善未來受身以悲深故亦廣大心也。】


「以此善根願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證大
涅槃願諸眾生食我肉者亦得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獲平等智具諸佛法廣作佛事乃
至入於無餘涅槃若一眾生心不滿足我終
不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第二以此下廻向行初自期大果亦廣大
意樂也後願施田亦得二果是善好意樂
初自期大果者上總釋廣大有二義一謂廣行施二唯期大果故前一切無違即是
[019-0149a]
初意今是期大果也亦是善好者前亦二義一令乞者現在豐樂二未來得道今是
後意。】


「菩薩如是利益眾生而無我想眾生想有想
命想種種想補伽羅想人想摩納婆想作者
想受者想。」


【第二菩薩如是下明離相施即清淨意樂
也隨相離相行必同時言不並彰故分前
後應將離相別別貫前如大般若不欲繁
文故併居一處前後體勢類此可知隨相等者
即總示儀式言如大般若者如般若清淨遍歷八十餘科遞為其首成百餘卷如清
淨既爾若以無生為首亦遍歷諸法無性無得無相等一一皆然故賢首云若歷事
備陳言過二十萬頌今併隨相居于一處併諸離相居于一處猶般若目故束乃數
紙展則成多文分為三初人空觀次法空觀後

二觀之益即成彼岸智今初也如是利益
眾生者牒前事行欲顯正利益時即無我
[019-0149b]
想等故所無之法略有十句我謂主宰諸
蘊假者也故智論三十五云於五蘊中我
我所心起故瑜伽大同此說此句為總但
是一我隨事立下別名然由迷緣生實性
計有即蘊異蘊之我既了性空迷想斯寂
故云無也若別別觀無之所以如十定品
第二定辨我謂主宰等者即唯識文論云我謂主宰彼䟽釋云主如君主
有自在故宰如宰輔能割斷故諸蘊假者於諸蘊中假建立故稱之為我唯識論云
世間聖教說有我法但由假立非實有性解曰假有二義一無體隨情假隨自執情
名我法故即外道等計二有體強設假隨位隨緣假施設故即聖教所說今於二義
準下智論及瑜伽文當初義也故智論者問曰如我乃至見者為是一事為各各異
答曰皆是一我但以隨事為異於五陰中我我所心起故名為我釋曰次云但是一
我下即上論文瑜伽論中者論云於五蘊我我所現前行故即八十三論然由生下
釋其無義若別別觀者即四十經菩薩知一切法皆無我故是名入無命法無作法
者菩薩於一切世間勤修行無諍法故是名住無我法者菩薩如實見一切身皆從
[019-0150a]
緣起故是名住無眾生法者菩薩知一切法生滅皆從緣生故是名住無補特伽羅
法者菩薩知諸法本性平等故是名住無意生法無摩納婆法者釋曰此即別觀無
之所以二眾生者智論云五蘊和合中生故

瑜伽名為有情謂諸賢聖如實了知唯有
此法更無餘故智度論云五陰和合中生故名為眾生瑜伽等者論
有二解今是其一言唯有此法者有此有情法有情即識言無餘者無彼識外餘我
體也二云又復於彼有愛著故彼䟽釋云言於彼者彼即所愛中八識也即是有能
愛情名為有情有情梵言薩埵舊云眾生三有想者智論瑜伽

俱名生者謂計有我人能起眾事如父生
子故有即所起諸趣生也。


四命者謂命根成就故瑜伽云壽命和合
現存活故謂命根者智論具云命根成就故名壽者命者釋曰此論雙釋
經中壽命二種以命根體即壽故巳見問明世親釋云一報命根不斷故論偈云不
斷至命住大雲解云此是根命瑜伽亦是二法合釋五種種者智論

名為眾數謂陰界入等諸因緣是眾數法
[019-0150b]
故新譯名異生能受異趣生故新譯等者即大般若
第十三前引智論其文小畧具即大品名為眾數智論云從我人有陰界等眾數之
法又取我人為陰界入諸法之數故眾多之法是種種義六補特伽羅

者此云數取趣瑜伽云計有我人數數往
取諸趣無厭故此名依一聲中呼一人若
依多聲中呼多人即云補特伽羅補特等者即瑜
伽中名七人者有靈於土木之稱智論云行

人法故大般若名士夫瑜伽釋云能作一
切士夫用故有靈者有靈於土木之稱即關中生公語即智論意瑜伽
名士夫即十七相中第六論云言養育者謂增長後有業故能作一切士夫用故䟽
云養育者令滋茂不斷絕義業令致果果士夫用未來莫窮故名養育釋曰彼雙釋
士夫養育文便故引之八摩納婆此云儒童謂計有

我人為少年有學之者此名依一聲中但
呼一人若呼多人多聲中呼應云摩納婆
嚩迦也摩納婆此云儒童即出智論若瑜伽云謂依止於意或高或下故彼
[019-0151a]
䟽云意高下者約行以釋然行高下皆由於意稚年之者高下不定故以高下而以
顯之釋曰稚年高下者即少年有學者也九作者者作諸業故

智論云手足能有所作故。


十受者者智論云計後世受罪福果報故
大般若第三四大品第二及金剛般若中
說數有增減名或小異大意不殊迴向十
定凖斯會釋大般若第三下結示本源古有章門七門分別一列名二
釋名三體性四二執五伏害六成觀七問答初諸說互望差別畧有三種一數增減
二互有無三變名字初增減者第六廻向但有其八畧無總我及種種耳十定有七
已如上辨一作者二命三我四眾生五補特伽羅六意生七摩納婆畧無受者及種
種而加總我大般若第四說十七相一我二有情三命者四生者五養者六士夫七
補特伽羅八意生九儒童十作者十一使作者十二起者十三使起者十四受者十
五使受者十六知者十七見者第十三中但說十四闕使作者起者使起者使受者
闕四加異生異生義當起故三使大同故其第二有無已含在前增減之中三變名
字此云眾生大般若中是有情此云補伽羅彼云補特伽羅此云人彼云士夫此云
[019-0151b]
摩納婆大般若云儒童廻向云童子此云有想大般若云生者等䟽中已對大般若
辨竟餘門可畧言也。】


「但觀法界眾生界無邊際法空法無所有法
無相法無體法無處法無依法無作法。」


【二但觀下明法空觀菩薩既了法空安有
我耶故上云人空非如二乘人空法有故
此直云但觀法界空等法界眾生界總舉
所觀法體不出此二菩薩了之究竟無差
橫則無邊等虛空故豎則無際離始終故
空法者此二皆空也空亦總句何以知空
但有名字無實所有故無何所有一外無
自共之相狀二內無有為無為之體性三
無所住之處所謂不在內外中間有中住
故四無二法之相依有去不留空故五無
造作之功用故無所有無所有故空空故
[019-0152a]
眾生界即法界也一外無自共之相狀者自相者謂色礙相受領
納等各別所屬共相者謂五蘊等同無常苦空無我此二皆外相也二為無為諸法
之體諸法不出此二有去不留空者明空有無二故有即是空若去於有即以去空
若有去存空則空有為二故。】


「作是觀時不見自身不見施物不見受者不
見福田不見業不見報不見果不見大果不
見小果。」


【第三作是下觀益九句皆云不見者窮於
法性到彼岸故初三即是三輪福田者施
所生也業約成因招果剋獲為果酬因曰
報習因習續於前習果剋獲為後習因習
果通名為因能牽後報此報酬因此則果
通現得又報謂有漏果謂無漏同是當果
漏無漏殊小施小果大施大果剋獲為果者此釋果
報有二義一果通現在報唯未來如修初禪為習因證得初禪為習果故云習因習
[019-0152b]
續於前習果剋獲於後上一重因果望其當報總名為因生於初禪梵眾等天方名
感報故上云酬因為報此則下結示二又報謂有漏下則果之與報俱在未來大施
大果等者此等有三一一物施等為小多物施為大二小心施為小大心施為大自
利無常等為小心利他空觀等為大三近果為小究竟果為大。】


「爾時菩薩觀去來今一切眾生所受之身尋
即壞滅便作是念奇哉眾生愚癡無智於生
死內受無數身危脆不停速歸壞滅若巳壞
滅若今壞滅若當壞滅而不能以不堅固身
求堅固身我當盡學諸佛所學證一切智知
一切法為諸眾生說三世平等隨順寂靜不
壞法性令其永得安隱快樂佛子是名菩薩
摩訶薩第一歡喜行。」


【第二願行法施文分為二初觀悲境為起
願由二我當盡學下起願利益不壞法性
是堅固因安隱快樂是堅固果。】
[019-0153a]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四


音釋




忌立切書箱也

蘇典切先上聲少也

求位切乏也

古患切



力為切瘦也
危脆
脆此芮切物易斷也
[019-0153b]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五 踐五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饒益行。」


【第二饒益行。】


「此菩薩護持淨戒於色聲香味觸心無所著
亦為眾生如是宣說。」


【二釋相之中先略後廣皆顯三聚含於九
戒今初略中文三初明持相次彰離過後
顯持意今初初句為總總該三聚即戒自
性於色聲下別釋淨義意地無著是真律
儀亦為生說即饒益有情戒也皆顯三聚等者廣略
皆顯初句為總總該三聚是略中具也即戒自性者是九戒之一也意地無染是真
律儀者出三聚相起心即破菩薩戒故亦為生下攝眾生戒下顯持戒意含於攝善。】


「不求威勢不求種族不求富饒不求色相不
[019-0154a]
求王位如是一切皆無所著。」


【二不求下彰其離過亦是於果無依顯清
淨義亦是於果無依即第九清淨戒之一也。】


「但堅持淨戒作如是念我持淨戒必當捨離
一切纏縛貪求熱惱諸難逼迫毀謗亂濁得
佛所讚平等正法。」


【三但堅持下顯持戒意初句為總盡壽堅
持作如是下以誓自要成上堅相謂一切
利養恭敬他論本隨煩惱不能伏故一切
惡止得佛正法是真善行謂一切利養等者出堅相也四
分戒云明人能護戒能得三種樂名譽及利養死得生天上若希此三非真堅持本
隨煩惱者下經自出彼又具明纏即隨惑縛即根本言一切惡止者即是律儀善行
即是攝善纏謂八纏即無慙無愧掉舉惡作惛

睡慳嫉初二障戒正障律儀次二障止次
二障觀後二障捨即障善法饒益於相修
[019-0154b]
中纏繞身心所以偏說或說十纏謂加忿
覆於被舉時為重障故此即隨惑纏謂八纏下釋
此纏字疏文有五一釋八名二辯障業三釋總名四明十纏五者結示然初八纏廣
如論釋無慚無愧十藏廣明餘之六事前後頻有初二障戒下辯障業雜集第七修
尸羅時無慚無愧為障由具此二犯諸學處無差恥故次二障止者論云謂修止時
惛沉睡眠二法為障於內引沉沒故修慧時掉舉惡作二法為障於外引散亂故釋
曰此論約二順障今䟽反此者以約違障掉舉惡作正違止故惛沉睡眠正違慧故
後二障捨者論云於修捨時慳嫉為障由成就此於自他利恡妬門中數數搖動心
故即障善法饒益者止觀是善法捨即饒益於相修中者釋總名亦出偏說所以也
本論云數數增盛纏繞於心故名為纏釋論中云由此諸纏數數增盛纏繞一切觀
行者心於修善品為障礙故或說十纏者即第四明十纏俱舍頌第五隨眠品云纏
八無慚愧嫉慳并悔眠掉舉與惛沉或十加忿覆論云八纏者品類足論或十者毗
婆沙師言於被舉時為重障者忿以令心忿𤼵為性覆以覆藏自罪為性故此即隨
惑下結示縛謂四縛即貪欲瞋恚戒取我見貪

利不遂熱惱生瞋梵行命難則生毀謗謗
[019-0155a]
則戒取我則濁亂不毀不持方為平等縛謂
四縛者先標列後會經今初雜集等論但有三縛謂貪瞋癡由此三縛縛諸有情令
處三苦今言四者此經第三地文亦云此菩薩一切欲縛色縛有縛無明縛皆轉微
薄釋曰此即修所斷中三界煩惱及無明故於見縛之外說四并前即五住地惑也
今此四縛即按次文貪利已下會經四相初貪利即經貪求為一二熱惱即瞋三諸
難逼迫毀謗即是戒取四濁亂即是我見正於持戒而說四故然其戒取由癡而生
不了諸難而生毀謗亦是邪見同三業故故亦不出三毒及見我見特為諸見之主
不毀不持釋經得佛所讚平等正法故淨名第三見阿閦佛品云不施不慳不戒不
犯不忍不恚不進不怠不定不亂不智不愚不誠不欺不來不去不出不入今取此
勢但用一戒中義耳不犯故事相無違不持故了戒空寂。】


「佛子菩薩如是持淨戒時於一日中假使無
數百千億那由他諸大惡魔詣菩薩所一一
各將無量無數百千億那由他天女皆於五
欲善行方便端正姝麗傾惑人心執持種種
珍玩之具欲來惑亂菩薩道意。」
[019-0155b]


【第二佛子菩薩如是下廣顯三聚即分為
三初攝律儀二攝眾生三攝善法初攝律儀等者
唯識十度但有三名而無解釋若梁攝論三學之中具有解釋本論中云一攝律儀
戒謂正遠離所應離法二攝善法戒謂正修證應修證法三饒益有情戒謂正利樂
一切有情無性釋云律儀戒者謂於不善能遠離法防護受持由能防護諸惡不善
身語等業故云律儀攝善法戒能令證得力無畏等一切佛法饒益有情戒能助有
情如法所作平等分布無罪作業成熟有情有說後二佼初建立釋曰此下釋立三
所以無性云此能建立後二尸羅由自防護能修供養佛等善根及益諸有故故世
親云住律儀者便能建立攝善法戒由此修集一切佛法證大菩提復能建立益有
情戒由此故能成熟有情準梁攝論及釋論云若不離惡攝善利他則不得成有說
前二為成後一梁攝論云若人住前二種淨戒則能引攝利眾生戒為成熟他梁論
三戒大意同前故彼論云此三品戒即四無畏因何以故初戒是斷德第二戒是智
德第三戒是思德四無所畏不出三德故由此故說戒有三品本業經云戒有三緣
一自性戒二善法戒三利益眾生戒義皆同也今初即堅持不犯

為第一難持文中亦二先顯難持之境謂
[019-0156a]
多而且麗加以惑心日日長時故為難也
今初即堅持不犯者即難行戒準瑜伽論第四十二有其三種一者菩薩現在具足
大財大族自在增上弃捨如是大財大族自在增上具受菩薩淨戒律儀是名第一
難行戒二者菩薩若遭急難乃至失命於所受戒尚無缺減何況全犯三者如是遍
於一切行住作意恒住正念常無放逸乃至命終於所受戒無有悞失尚不犯輕何
況犯重釋曰今即第一次二疏中具之。】


「爾時菩薩作如是念此五欲者是障道法乃
至障礙無上菩提是故不生一念欲想心淨
如佛。」


【後爾時菩薩下起觀對治即能持於難持
也言乃至者凖大品云貪著五欲障礙生
天況復菩提勝事皆障故云乃至。】


「唯除方便教化眾生而不捨於一切智心。」


【第二唯除下攝眾生戒於中四初明忘犯
濟物如祗陀末利唯酒唯戒唯除教化即
[019-0156b]
行於非道不捨智心即通達佛道祇陁末利者末
利夫人為救厨子飲酒塗飾等祇陁太子為順國人亦和飲酒而不忘戒並如別說。】


「佛子菩薩不以欲因緣故惱一眾生寧捨身
命而終不作惱眾生事。」


【二佛子下輕身益物為第二難持乃至捨
命亦無缺故。】


「菩薩自得見佛已來未曾心生一念欲想何
況從事若或從事無有是處。」


【三菩薩自得下彰持分齊是第三難持謂
恒住正念無誤失故即以難況易以誤況
故本性慣習故分齊者初發心住了見心
性成正覺故解法無生常見佛故觸境皆
佛豈容佛所生欲想耶。】


「爾時菩薩但作是念一切眾生於長夜中想
念五欲趣向五欲貪著五欲其心決定耽染
[019-0157a]
沉溺隨其流轉不得自在。」


【四爾時菩薩下明深起大悲是善士相在
文分三初悲物著欲二生勸持心三徵釋
所以今初七句初二為總無時不起是長
夜中想念下別一想念未得二趣向可得
三貪著已得四決謂為淨五躭染無厭六
迷醉沈溺七隨境流轉八欲罷不能深起大悲
者論云云何菩薩善士戒略有五種謂諸菩薩自具尸羅(一)勸他受戒(二)讚戒功德
(三)見聞法者深心歡喜(四)設有毀犯如法悔除(五)釋曰今正當中三疏文自配自具
尸羅前文已有已毀令悔文中略無。】


「我今應當令此諸魔及諸天女一切眾生住
無上戒住淨戒已於一切智心無退轉得阿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入於無餘涅槃。」


【二我今下生勸持心初勸他持戒次住淨
戒下兼讚戒功德。】
[019-0157b]


「何以故此是我等所應作業應隨諸佛如是
修學。」


【三徵釋者大悲益他菩薩家業故。】


「作是學巳離諸惡行計我無知以智入於一
切佛法為眾生說令除顛倒。」


【第三作是學已下明攝善法戒文分為二
初明自分現攝後辨勝進當攝今初善法
雖多不出悲智故文中略舉於中分三初
雙標悲智二然知已下雙釋二相三如是
解者已下雙明二果今初也先智後悲智
中先明離過謂離惡行無明後以智下明
其成德為眾生下即是攝悲。】


「然知不離眾生有顛倒不離顛倒有眾生。」


【二雙釋二相中悲智雙運文分為二先以
智導悲自成正觀二一切諸法下通明入
[019-0158a]
法顯彼倒因今初文有四對前三二互相
望後一當體以辨前三對中前二不離後
一不即即顯生之與倒非即離也眾生即
能起顛倒之人乃染分依他顛倒即所起
之妄是徧計所執初對明不離者謂依似
執實故離生無倒依執似起離倒無生謂依
似執實者眾生是依他似有故顛倒謂執似為實如依繩之依他執為蛇實依執似
起者即唯識云依他起自性分別緣所生謂依遍計之執起依之似似即眾生。】


「不於顛倒內有眾生不於眾生內有顛倒。」


【第二對明不相在重釋前義言不離者明
因果相待緣成非先有體二物相在因中
無果故倒內無生若必有者則應徧計是
依他起果中無因故生內無倒若要令有
者則應無有不倒眾生第二對明不相在即不於顛倒內有
眾生言不離者此句牒前上言不離眾生有顛倒等明因果相待方得緣成釋上義
[019-0158b]
也依似執實待果成因也依執似起待因成果也上辯前對之是非先有下揀前對
之非即先有先無門因中無果下示其正義以釋經文二句之中皆先順說正義後
反顯先有之過初云因中無果故倒內無生者順說正義也次若必下反釋揀非非
先有故遍計是因因中有果故遍計中有依他起果中無因故生內無倒者順說正
義也若要令有下反釋揀非也若果有因有眾生等即有顛倒今有不倒眾生故知
果中無有因也。】


「亦非顛倒是眾生亦非眾生是顛倒。」


【第三對明不即不壞因果能所徧計之二
相故由前對則知生倒非一非異非即非
第三對者因即能遍計果即所遍計所遍計即依他也由前已下結歸中道。】


「顛倒非內法顛倒非外法眾生非內法眾生
非外法。」


【第四對當體以辨倒心託境方生故非內
法若是內者無境應有境由情計故非外
法若是外者智者於境不應不染既非內
[019-0159a]
外寧在中間則當體自虛將何對他以明
即離眾生亦爾即蘊求無故非內法離蘊
亦無故非外法既非內外亦絕中間本性
自空何能起倒將何對他明非即離既如
是知則自無倒為物說此倒惑自除第四對者
不對眾生說顛倒等亦皆先順明後反顯如倒心託境方生故非內即先順明次若
是內下反顯既如是知下結成二利。】


「一切諸法虛妄不實速起速滅無有堅固如
夢如影如幻如化誑惑愚夫。」


【二一切下通明入法顯彼倒因謂由不達
緣成不堅妄生徧計故云誑惑愚夫實則
愚夫自誑若獮猴執月實則愚夫自誑者如獮猴執月月豈
有心誑獼猴耶愚夫執虛為實明是自誑經云誑愚夫者是愚夫不了之境義似誑
。】


「如是解者即能覺了一切諸行通達生死及
[019-0159b]
與涅槃證佛菩提自得度令他得度自解脫
令他解脫自調伏令他調伏自寂靜令他寂
靜自安隱令他安隱自離垢令他離垢自清
淨令他清淨自涅槃令他涅槃自快樂令他
快樂。」


【三如是巳下雙明二果即前悲智所成之
果也亦九戒中二世樂戒也即前悲智者如是解者覺
了一切等即智果也通達生死及與涅槃具二果也有大悲故通達生死有大智故
通達涅槃又自度等即智果也令他得度即悲果也二利皆即悲智果耳亦九戒中
者論云當知此戒略有九種謂諸菩薩為諸有情於應遮處而正遮止(一)於應開處
而正開許(二)是諸有情應攝受者正攝受之(三)應調伏者正調伏之(四)菩薩於中身
語二業常清淨轉是則名為四種淨戒復有所餘施忍精進靜慮般若波羅蜜多俱
行淨戒則為五種總說名為九種淨戒能令自他現法後法皆得安樂釋曰今但通
說悲智之果智果了一切行即般若相應故云亦是若別配者令他解脫離垢即是
遮止開許斯即制聽二戒可以離垢解脫其令他安隱即是攝受令他調伏其名全
[019-0160a]
同皆令他得二世樂也五度助戒含在其中有攝善故先總後別總

中由解諸法不實幻化是覺了諸行了行
相虛名達生死知行體寂是了涅槃了之
究竟即得菩提自得度下別有九對一度
苦二脫集以了生死故三調之以道四寂
之以滅以了涅槃故次四即證四諦之德
如次配上謂由斷苦故得安樂等九即證
佛菩提之樂。】


「佛子此菩薩復作是念我當隨順一切如來
離一切世間行具一切諸佛法住無上平等
處等觀眾生明達境界離諸過失斷諸分別
捨諸執著善巧出離心恒安住無上無說無
依無動無量無邊無盡無色甚深智慧佛子
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二饒益行。」


【第二佛子巳下勝進當攝於中有二十句
[019-0160b]
前十具勝德一順佛二離世三行勝法四
住等理五等慈六明智七離過八忘緣九
捨執十不斷煩惱而入涅槃後十住深智
末句為總即是佛智餘別顯深廣之義一
上無過二言不及三離依著四無變動五
超數量六無邊畔七無終盡八絕色相由
上故深。】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無違逆行。」


【第三無違逆行即是忍度。】


「此菩薩常修忍法謙下恭敬不自害不他害
不兩害不自取不他取不兩取不自著不他
著不兩著。」


【於釋相中文分二別初略辨行相後對境
正修今初分三一修忍行二離忍過三修
忍意今初常修忍法即標行所屬謙下等
[019-0161a]
言彰忍之相文有十句初總顯自性謙尊
而光卑而不可踰若海之下百川歸焉恭
敬崇彼安敢不忍謙尊而光者即周易謙卦云謙亨君子有終吉
最曰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
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象曰地中有
山謙君子以襄多益寡稱物平施釋曰上所引文其相並顯但謙之象地在上山在
下山合出地今入地下謙之象也又言裒多者裒聚也聚其多而益其寡是益謙義
故為平施若王注云多者用謙以為裒少者用謙以為益隨物所施不失乎者也謙
下忍之本也若海之下等即老子德經云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是以
聖人欲上人以其言下之欲先人以其身後之是以處上而人不為重處前而人不
為害是以天下樂推而不猒釋曰特由謙卑天下歸之不自害下九

句別明通有三釋一約三毒二就三業三
據三忍初云前三治瞋行忍瞋必害故一
無如前境而自刑害二力及害他三以死
相敵無論先後一時但取兩害次三治貪
[019-0161b]
成忍故梁攝論云取是貪愛別名一自貪
名利二使彼令取或隨喜彼取三兼行上
二後三治癡修忍癡故執著一著巳德能
云何毀我二彼人若是云何辱我三俱染
可知此九皆過菩薩正觀以不不之能治
之觀下文自辨一無如前境者天宮云自害略由五緣謂貪瞋邪見
愚癡不善心二約三業者害必加身著必由意

自他讚舉名為取也苟心讚他尚為謟媚
況自稱舉故並安忍之苟心讚他者大智度論五十三說舍
利弗讚須菩提善說法好人相不自讚不自毀於他外人亦不讚毀若自讚非大人
相不為人讚而便自美若自毀者是妖謟人若毀他者是讒賊人若讚他者是謟媚
人須菩提了無生法故舍利弗雖讚而不謟以稱實讚故又以斷法愛故心不高亦
不愛著但益無障礙因所謂一切法無所依止故無障礙又言取即是著唯識第八
釋三熏習中云或名苦名取能所取故取是著義業不得名智論取增名著七十四
云初染曰取生愛名著三約三忍者害即怨害取即

[019-0162a]
不能安受飢寒等苦妄受取故著則不見
諦理由見諦理三忍皆成故思益云諸法
念念滅其性常不住於中無罵辱亦無有
恭敬若節節解身其心常不動等又上三
即約違順中庸之境故成三毒餘可凖思。】


「亦不貪求名聞利養。」


【二亦不下離忍過也名引中人利誘下士
菩薩上士故不貪求。】


「但作是念我當常為眾生說法令離一切惡
斷貪瞋癡憍慢覆藏慳嫉諂誑令恒安住忍
辱柔和。」


【三但作下修忍之意也所以修者先自忍
已後為生說令修忍行離惡斷惑是內安
忍惑亡智現則住法忍既去煩惱鑛穢則
身心柔和堪任法噐如彼鍊金上來皆是
[019-0162b]
清淨忍也上來皆是清淨忍者論云略有十種謂諸菩薩遇他所作不饒
益事損惱違越終不反報(一)亦不意憤(二)亦不怨嫌(三)意樂相賴恒常現前欲作饒
益先後無異非一益巳捨而不益(四)於有怨者自生悔謝終不令他生癡猒巳然後
受謝(五)於不堪忍成就增上猛利慚愧(六)依於堪忍於大師所成就增上猛利愛敬
(七)依不損惱諸有情故於諸有情成就猛利哀愍愛樂(八)一切不忍并助伴法皆得
斷故(九)離欲界欲(十)由此十相當知菩薩所修行忍清淨無垢釋曰不可別配大意
同經。】


「佛子菩薩成就如是忍法假使有百千億那
由他阿僧祗眾生來至其所一一眾生化作
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祗口一一口出百千億
那由他阿僧祗語所謂不可喜語非善法語
不悅意語不可愛語非仁賢語非聖智語非
聖相應語非聖親近語深可厭惡語不堪聽
聞語以是言詞毀辱菩薩。」


【第二佛子下對境修忍廣顯行相文中分
[019-0163a]
二先明修忍行後明修忍意前中有三初
耐冤害次安受苦三諦察法初耐怨害等者三忍之義
略見初會今更重依攝論釋之無性論云耐怨害者是諸有情成熟轉因世親釋云
能忍他人所作怨害勤修饒益有情事時由此忍力化生雖苦而不退轉言安受苦
忍者是成佛因寒熱飢渴種種苦事皆能忍受無退轉故言諦察法忍者是前二忍
所依止處堪忍甚深廣大法故世親釋云堪能審諦觀察諸法或由諦察為前二依
者世親釋云由此忍力建立次前所說二忍梁攝論云由觀察法忍菩薩能入諸法
真理此忍即是前二依處以能除人法二執故今初分二先彰難

忍之境後明能忍之行此亦難行忍也此亦
難行忍難行有三一忍羸劣有情所不饒益二忍自臣隸所不饒益三忍種姓卑賤
所不饒益今同第三今初分三初明口加毀辱故梁

攝論以耐冤害亦名他毀辱忍略顯十種
一觸忌諱故二惡軌則故三令憂慼故四
無風雅故五極庸賤故六詮邪惡故七不
入人心故八詮猥雜故九極鄙惡故十極
[019-0163b]
麤獷故以是言下總結所作多人多口各
多惡言。】


「又此眾生一一各有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祗
手一一手各執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祗噐仗
逼害菩薩。」


【二又此下身加逼害上二事廣。】


「如是經於阿僧祗劫曾無休息。」


【三如是經下總辨長時是謂難忍之境也。】


「菩薩遭此極大楚毒身毛皆竪命將欲斷作
是念言我因是苦心若動亂則自不調伏自
不守護自不明了自不修習自不正定自不
寂靜自不愛惜自生執著何能令他心得清
淨。」


【二菩薩遭此下明其忍行先結前生後謂
遭前極苦二作是念下正顯忍相以失自
[019-0164a]
要文有十句初一假設不忍失念易志故
云動亂餘九明失一則不調瞋恚二則不
護根門三迷忍法門四不修忍行五隨風
外轉六動亂內生七不惜善根八未忘彼
此上八自損由此不能利他今能忍故以
不不之便成八行自他俱利自他俱調若
說此勝利成善士行若說此勝利者論云善士忍有五種謂諸
菩薩先於其忍見諸勝利謂能堪忍補特伽羅於當來世無多怨敵無多乖離有多
喜樂臨終無悔於身壞後當生善趣天世界中見勝利巳自能堪忍(一)勸他行忍(一)
讚忍功德(三)見能行忍補特伽羅慰意慶喜(四)應有設有不忍如法悔除(論問第五怨是脫漏
故今具之)而疏云說此勝利王是第三讚忍功德如失自要即第一自忍不忍不能令他
安忍今不不之即是第二既自慶慰亦能慶他當第四五也。】


「菩薩爾時復作是念我從無始劫住於生死
受諸苦惱如是思惟重自勸勵令心清淨而
得歡喜善自調攝自能安住於佛法中亦令
[019-0164b]
眾生同得此法。」


【二菩薩爾時下安受苦忍雖仍前文義當
安受故引徃所受苦以況今苦而欲安受
所以引者無始顯昔苦時長諸苦明其事
廣雖事廣時長而空無二利今時促苦少
能成忍度自利利他安不忍哉故練磨頌
云汝已惡道經多劫無益受苦尚能超今
行少善得菩提大利不應生退屈由斯重
自勸勉誡勵令淨而無亂喜不憂慼調其
瞋蔽攝護根門是自住忍法令物同忍故鍊
磨頌者即三種鍊磨心斷除四處障中之一即無性攝論第六釋入現觀云由何能
入由善根力所住持故謂三種鍊磨心斷四處故若唯識論第九明資糧位釋於二
取隨眠猶未能伏滅云此位二障雖未伏除修勝行時有三退屈而能三事鍊磨其
心於所證修勇猛不退一聞無上正等菩提廣大深遠心便退屈引他況巳證大菩
提者鍊磨自心勇猛不退釋曰即第一菩提廣大屈引他況巳鍊廣者無邊大者無
[019-0165a]
上深者難測遠者時長由斯故退引他鍊之攝論頌云十方世界諸有情念念速證
善逝果彼既丈夫我亦爾不應自輕而退屈唯識論云二聞施等波羅蜜多甚難可
修心便退屈者已意樂能修施等鍊磨自心勇猛不退釋曰即第二萬行難修屈者
已增修鍊頌云汝昔惡道經多劫無益勸苦尚能超今行少善得菩提大利不應生
退屈唯識論云三聞諸佛圓滿轉依極難可證心便退屈引他麤善況已妙因鍊磨
自心勇猛不退釋曰即第三轉依難證屈引麤況妙鍊頌云博地一切諸凡夫尚擬
遠證菩提果汝已勤苦經多劫不應退屈却沉淪唯識論云由斯三事鍊磨其心堅
固熾然修諸勝行釋曰今是十行正是其位故疏引之言斷四處障者無性攝論但
舉四云由離聲聞獨覺作意故( )由於大乘諸疑離疑以能永斷異慧疑故(二)由難
能聞所聞法中我我所執斷法執故(三)由於現前現住安立一切於中無所作意無
分別斷斷分別故(四)釋曰即由此四是四處故然三鍊磨通治四障然皆由忍三輪
故忍三輪者自他過失分別也。】


「復更思惟此身空寂無我我所無有真實性
空無二若苦若樂皆無所有諸法空故我當
解了廣為人說令諸眾生滅除此見是故我
[019-0165b]
今雖遭苦毒應當忍受。」


【第三復更已下諦察法忍亦仍前起故云
復更斯則一忍之中便具三忍表非全異
故一境具明文分三別一自成法忍文有
五句初句總標無我已下釋成空義以苦
空無常無我四行釋之倒為其次又約大
乘故苦樂等雙遣一人我法我兩亡二常
與無常非實相待有故三空有俱寂故云
無二四苦樂皆遣云無所有二諸法空下
令他成忍眾生迷空故應為說皆清淨忍
二令他成忍至皆清淨忍者清淨有十如前已引今但總相是彼之意亦不別
三是故下結行應修然莊嚴論中由三

思五想則能忍受一思他毀辱我是我自
業二思彼我俱是行苦三思聲聞自利尚
不以苦加人此三文在安受忍中思昔諸
[019-0166a]
苦自他調攝故言五想者一本親想眾生
無始無非親屬故二修法想打罵不可得
故三修無常想四修苦想五修攝取想即
此文攝對前可思然莊嚴論者即第二論此三思等者前念無始
劫受諸苦惱即是自業及行苦也亦令他得此法即況二乘也對前可思者前性空
無二即不可得無有真實即是無常若苦若樂即是苦想廣為人說等即攝取想略
無本親攝在無始生死之中。】


「為慈念眾生故饒益眾生故安樂眾生故憐
愍眾生故攝受眾生故不捨眾生故自得覺
悟故令他覺悟故心不退轉故趣向佛道故
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三無違逆行。」


【第二為慈念下明修忍意文有十句義兼
通別通則三忍皆為此十在義可知別則
為初五故修耐冤害慈念為總次但欲饒
益於他不懼他不饒益本欲安人豈當加
[019-0166b]
報愍彼淪倒寧懷恨心以忍調行攝諸恚
怒次一安受苦忍隨逐眾生無疲苦故次
二句為覺自他修諦察法後二通於前三
上一為言下流至此斯即九中二世樂也
愍彼淪倒者準智論云羅睺羅被外道打悲泣人問其故答曰我苦少時爾奈渠長
苦何即愍其淪溺而言倒者亦愍其因但由顛倒如提婆菩薩被外道開腹弟子欲
追菩薩廣說法空誡諸弟子云此等顛倒妄見我人故生此𢙣不了性空無有真實
等斯即九中二世樂者論云二世樂忍有九謂菩薩住不放逸(一)於諸善法悉能堪
忍(二)於諸寒熱悉能堪忍(三)於諸飢渴(四)於蚊䖟觸(五)於諸風日(六)於蛇蠍觸(七)於
諸劬勞所生種種若身若心疲倦憂惱(八)於墮生死生老病死苦等有情現前哀愍
而修忍行(九)上七皆有悉能堪忍之言論云如是順忍得二世樂斯亦總相愍念眾
生令得二世樂也。】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無屈撓行。」


【第四無屈撓行撓者曲也弱也即牢強精
進也撓者即周易大過卦意易云大過棟撓利有攸徃亨象曰大過大者過也
[019-0167a]
楝撓本末弱也易文以弱釋撓音義云撓者曲也曲之與弱義相似也今取弱義釋
無屈撓則弱者亦曲也既曰牢強則無屈弱然梵云鉢履耶捺多此云無盡即𣈆經
之名謂大願之力無有盡耳此亦大同。】


「此菩薩修諸精進所謂第一精進大精進勝
精進殊勝精進最勝精進最妙精進上精進
無上精進無等精進普徧精進。」


【二釋相中二先總顯其相後隨難別釋前
中文三初正顯精進二性無下明離過失
三但為下辨進所為此之三段初即總舉
次是釋精謂無雜故三是釋進趣所為故
今初正顯中初句標行所屬所謂已下顯
勝列名精進多名望業用故初第一者亦
是首義此義有三一大故第一謂為大菩
提故二勝故第一光明功德故三殊勝故
第一謂超出故第二大亦三義一最勝故
[019-0167b]
大勝中極故如世大王二最妙故大事理
融通故如世大德三上故大行體高上如
世尊長第三勝者亦有三義一無上故勝
不可加故二無等故勝不可匹故三普徧
故勝體周法界無可勝故此義有三者此十地勢十句相
釋以二三四釋於初句以五六七釋第二大字以八九十釋第三勝字文並可知。】


「性無三毒性無憍慢性不覆藏性不慳嫉性
無諂誑性自慙愧終不為惱一眾生故而行
精進。」


【二離過中即難行精進性無間雜最為難
故先離自惱之過謂本隨煩惱任運不起
故曰性無圓融教中地前得爾後終不為
下明離惱他即難行者在文易知然皆亡三輪故精進三輪者即眾生
高下事用分別。】


「但為斷一切煩惱故而行精進但為拔一切
[019-0168a]
惑本故而行精進但為除一切習氣故而行
精進。」


【三辨精進所為中有二十句具含三種精
進但為是被甲四弘願故而行即是方便
加行所為之法是所攝善具含三種者唯識說三一被甲
二攝善三利樂無性釋云一被甲二加行三無怯弱無退轉無喜足初者謂最初時
自勵言我當作如是事即是解契經所說初有勢力句次即加行有勤句無怯等者
謂隨事意樂所作善事乃至安坐妙菩提座復不放捨於自疲苦心無退屈名無怯
弱於他逼惱心不動移名無退轉乃至菩提於其中間進修善品常無懈廢名無喜
足如是三句解釋契經所說有勇猛於諸善法不捨離故世親釋三精進大同無性
釋經五句復云所以者何或有最初求於無上正等菩提雖有勢力而加行時不能
策勵故說有勤雖復有勤心或怯弱為對治彼故說有勇由有勇故心無退屈心雖
無怯逄至死苦心或退轉由此退失所求佛果為對治彼立無退轉無退轉者即是
堅猛故無退轉顯示堅猛由有堅故逄苦不退由有猛故不懼於苦雖逄眾苦能不
退轉而得少善便生喜足由此不證無上菩提是故次說無喜足是不得少善生喜
[019-0168b]
足義此即顯示不捨善軛由此義故說三精進然被甲者從喻立名如人入障先須
被甲以防𠔃矢今求菩提必先誓願以防退屈本業直云一起大誓願之心二方便
進修三勤化眾生文分為四初三斷惑次七度生

次四知法後六求佛即四弘也今初初斷
現行次斷種子後斷餘習。】


「但為知一切眾生界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
切眾生死此生彼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
眾生煩惱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眾生心
樂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眾生境界故而
行精進但為知一切眾生諸根勝劣故而行
精進但為知一切眾生心行故而行精進。」


【二度眾生中為成十力智故煩惱是漏意
令其盡境界即徧趣行心行義兼於業生
死義兼宿住處非處力總故不明。】


「但為知一切法界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
[019-0169a]
佛法根本性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佛法
平等性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三世平等性故
而行精進。」


【三有四句知法中初總餘別別中一事法
界若自入法則以淨信為根本若約利他
則以慈悲為根本等二即理法界云平等
性三事理無礙法界三世之事即平等理
性也事隨理融義含事事無礙。】


「但為得一切佛法智光明故而行精進但為
證一切佛法智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佛
法一實相故而行精進但為知一切佛法無
邊際故而行精進但為得一切佛法廣大決
定善巧智故而行精進但為得分別演說一
切佛法句義智故而行精進。」


【四有六句求佛中初二即智初句教智光
[019-0169b]
明後句證智次二知境先真後俗後二皆
權智前句知機識藥後句四辯宣陳分別
演說即是樂說說於法義句即是辭上之
四弘初二知苦斷集後二修道證滅即無
作四諦之境也。】


「佛子菩薩摩訶薩成就如是精進行已設有
人言汝頗能為無數世界所有眾生以一一
眾生故於阿鼻地獄經無數劫備受眾苦令
彼眾生一一得值無數諸佛出興於世以見
佛故具受眾樂乃至入於無餘涅槃汝乃當
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爾不耶答言我
能。」


【第二佛子菩薩下隨難別釋於中二先明
被甲精進後明利樂精進今初全同瑜伽
之文但論以被甲為初約先心自誓故本
[019-0170a]
業三進之中初名大誓今居攝善之後就
假設遇緣耳文有兩番問答初番可知今初
全同瑜伽者四十二云一擐誓願甲若我脫一有情苦以千大劫為一日夜處於地
獄經爾所時證大菩提乃至過此千俱胝倍無懈怠心況短時苦薄耶有能於此生
少淨信已長養無量勇猛大菩提性況成就耶故云約先心自誓。】


「設復有人作如是言有無量阿僧祗大海汝
當以一毛端滴之令盡有無量阿僧祗世界
盡末為塵彼滴及塵一一數之悉知其數為
眾生故經爾許劫於念念中受苦不斷菩薩
不以聞此語故而生一念悔恨之心但更增
上歡喜踊躍深自慶幸得大善利以我力故
令彼眾生永脫諸苦。」


【後設復有下第二番中更難於前得大善
利者我本發心願代物苦但慮不容相代
今聞苦身能遂順本悲心不慮時長但增
[019-0170b]
喜慶長劫不懈況盡壽耶一念不悔即忘
身無間自慶得利即平等通達有深功德
為難行也有深功德者瑜伽難行精進有三若諸菩薩無間遠離諸衣服
想諸飲食想諸臥具想及巳身想於諸善法無間修習曾無懈怠是名第一難行精
進若諸菩薩如是精進盡眾同分於一切時曾無懈廢是名第二難行精進若諸菩
薩平等通達功德相應不緩不思無有顛倒能引義利精進成就是名第三難行精
進今文具三長劫不懈況盡壽耶即是第二一念不悔即亡身無間即是第一自慶
已下即第三前行初離過亦此第一。】


「菩薩以此所行方便於一切世界中令一切
眾生乃至究竟無餘涅槃是名菩薩摩訶薩
第四無屈撓行。」


【第二菩薩以此下利樂精進即用前加行
攝善以利眾生令彼涅槃真安樂也。】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五
[019-0171a]


音釋




昌朱切美好也

古猛切

音鑛惡也
[019-0171b]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六 踐六
唐于闐國三藏沙門實叉難陀 譯
唐清涼山大華嚴寺沙門澄觀撰述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離癡亂行。」


【第五離癡亂行。】


「此菩薩成就正念心無散亂堅固不動最上
清淨廣大無量無有迷惑。」


【釋相中二先總顯無癡亂後別明無癡亂
今初句雖有六義乃有十初總餘別總云
成就正念者然通三義皆名正念總云成就下釋
此總句有二先正釋即瑜伽九門中自性禪也論云靜慮自性者聞思為先所有心
一境性總也一就奢摩他品名為正念正念即

定以彼定心離𡚶念之亂故名為正此從
業用立名亦隣近立稱故八正道中正念
定攝起信論云心若馳散即當攝來令住
[019-0172a]
正念二就毗鉢舍那品亦名正念謂不偏
鑒達明了於緣故下經云正念諸法未曾
忘失三雙運道名為正念次下經云以正
念故善解世間等謂於緣明了是無癡義
不異所緣名無亂義即雙運也又下經云
禪定持心常一緣智慧了境同三昧一或奢摩
他品二或毗鉢舍那品三或雙運道也䟽中雙標便引釋成文意可知善解世間等
者下云以正念故善解世間一切語言能持出世諸法言說乃至心無癡亂䟽自配
無癡亂即是雙運又以別義善解是觀能持是止故為雙運故下經云禪定持心者
即是第十廻向偈中


雖有毗鉢舍那及雙運道皆就心一境辨
名禪自性雖有毗鉢下第二解妨在文可知正是瑜伽出禪自性
中初句復是無亂之總謂不隨境轉故無
散亂三障不能壞名為堅固四緣不能牽
故云不動五超劣顯勝故云最上六異世
[019-0172b]
無染故云清淨上五釋無亂也下四義釋
無癡謂七稱法界故云廣八趣一切智故
云大九引𤼵難量故云無量十不捨大悲
名無迷惑上九別句攝為三禪前六現法
樂住次二引生功德後一饒益有情上九別句
者三禪即瑜伽一切禪也唯識但列而不釋名瑜伽釋廣今依攝論無性釋云一安
住靜慮謂得現法樂住離慢見愛得清淨故二引𤼵靜慮謂能引𤼵六神通等殊勝
功德故三成所作事靜慮謂欲饒益諸有情類以能止息飢儉疾疫諸怖畏等苦惱
事故梁攝論中釋三定云有現世得安樂住何以故能離一切染污法故一依能定
為生自利謂三明故能引成六通二引因成通定生隨利他利他即是三輪一神通
輪謂身通天耳通天眼通此輪為引邪向正者令其歸正二記心輪謂他心通天耳
通天眼通此輪為引已歸正者若未信受令其信受三正教輪謂宿住通漏盡通宿
住通識其根性由漏盡通如自所得為說正教令得下種成熟解脫由具此義是故
說定有其三品為離癡亂行。】


「以是正念故。」
[019-0173a]


【第二以是下別顯無癡亂如次釋前十義
即為十段亦初一為總釋前正念於中分
二初結前生後。】


「善解世間一切語言能持出世諸法言說。」


【後善解巳下顯正念之能文曲分二先雙
標後雙釋今初也正念有觀故能善解正
念有止所以能持世言無益但須善解出
世有益偏語憶持出世不解應不持義世
言不持應無記憶故文雖影略義必兩兼
解事解理故名善解正念有觀下疏文有五初正釋順文二世
言無益下出經局意三出世不解下立理顯通四故文雖下結成通義五解事下別
釋善解。】


「所謂能持色法非色法言說能持建立色自
性言說乃至能持建立受想行識自性言說
心無癡亂於世間中死此生彼心無癡亂入
[019-0173b]
胎出胎心無癡亂𤼵菩提意心無癡亂事善
知識心無癡亂勤修佛法心無癡亂覺知魔
事心無癡亂離諸魔業心無癡亂於不可說
劫修菩薩行心無癡亂。」


【二所謂下雙釋分二先通就諸境明無癡
亂後此菩薩下別約所持明無癡亂今初
也據無癡亂文但有九開初為二句亦有
十謂法義別故初句即法無礙合蘊成二
謂色與心非色謂心即餘四蘊二能持建
立下義無礙也義有二種自性亦二一事
二理事即質礙為色性等理即無性為色
等性皆無名相中施設建立持言及義即
文義二持今正覺理事離𡚶分別名無癡
亂此二釋上能持下八釋上善解義必兼
具故癡亂雙舉。
[019-0174a]


三於五蘊生滅得無癡亂十地品云死有
二種業一能壞諸行二不覺知故相續不
絕今此菩薩於二事理靜無遺照故無癡
亂四偏語胎生明無癡亂瑜伽第二說四
種入胎一正知入而不知住出所謂輪王
二正知入住不正知出所謂獨覺三俱能
正知所謂菩薩四俱不正知謂餘有情前
之二人尚有癡亂也凡夫癡亂相者謂下
者見所生處在於廁穢中者見在舍宅上
者見處華林若男於母生愛於父生瞋謂
競母故女則反上大集二十七涅槃十八
二十九俱舍第九皆具說之瑜伽第二下疏文有二先
正釋無癡亂言二示癡亂相前中文顯俱舍第九論問起云前說倒心入母胎藏一
切胎藏皆定爾耶釋曰此牒前倒心趣欲境濕化染香處為問也論中答云不爾經
言入胎有四其四者何頌云一於入正知二三兼住出四於一切位及卵恒無知前
[019-0174b]
三種入胎謂輪王一佛業智俱勝故如次餘四生釋曰但觀上瑜伽頌文易了但業
智俱勝更須略釋第一輪王以業勝故正知於入宿世曾修廣大福故第二辟支佛
但知勝故正知入住久習多聞勝思擇故第三大覺福智俱勝三皆正知謂曠劫修
行勝福智故除此前三餘胎卵濕福智俱劣故皆癡亂大集二十七多同涅槃涅槃
十八者南本十六經云善男子人有三種謂上中下下品之人初入胎時作是念言
我今在廁眾穢歸處如死屍間𣗥剌叢林大黑闇中初出胎時復作是念我今出廁
謂穢惡處乃至出於大黑闇中中者念言我今入於眾樹花果園林清淨河中房室
屋宇宅舍之中出時亦爾上品之人作是念言我昇殿堂在華林間乘馬乘象登上
高山出時亦爾菩薩摩訶薩初入胎時自知入胎住時知住出時知出不起貪欲瞋
恚之心而亦未得初住之地是故復名不可思議二十九者南本二十七經云中陰
二種一善業果二惡業果因義業故得善覺觀因惡業故得惡覺觀父母交會和合
之時隨業因緣向受生處於母生愛於父生瞋父精出時謂是巳有見已心恱而生
歡喜以是三種煩惱因緣中陰陰壞生後五陰如蠟印印泥印壞文成釋曰此略舉
男俱舍第九則具男女論釋倒心趣欲境云此明中有先起倒心馳趣欲境彼由業
力所起眼根雖住遠方能見生處父母交會而起倒心若男中有緣母起愛生於欲
[019-0175a]
心若女中有緣父起愛生於欲想翻此緣二俱起瞋心彼由起此二種倒心便謂已
身與所愛合所泄不淨流至胎時謂是已有便生歡喜此心生已中有便沒受生有
身餘廣如彼瑜伽又說彼胎藏者若當為女於母左脇𠋣脊向腹而住若當為男於
母右脇𠋣腹向脊而住又此胎藏業報所發生分風起令頭向下足便向上胎衣纏
裹而趣產門其正出時胎衣遂裂分之兩腋出產門時名正生位並可知次三

及十文並可知八九各有通別別謂四魔
十魔及業如離世間品及大品魔事品起
信論說若依智論除諸法實相皆菩薩魔
事起心動念悉是魔業今以智覺察不隨
其轉如人覺賊及偷狗故知魔界如與佛
界如如無二故既覺其事即不造其業別謂
四魔者四謂天陰煩惱及死言十魔者(一)蘊魔生取著故(二)煩惱魔恒雜染故(三)業
魔能障礙故(四)心魔起高慢故(五)死魔捨生處故(六)天魔自慢縱故(七)善根魔恒執
取故(八)三昧魔久躭味故(九)善知識魔起著心故(十)菩提法智魔不願捨離故言及
業者一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根是為魔業二惡心布施瞋心持戒捨惡性人遠懈怠
[019-0175b]
者輕慢亂意譏嫌惡慧乃至第十增長我慢無有恭敬於諸眾生多行惱害不求止
法真實智慧其心弊惡難可開悟是為魔業起信論者餘論廣有此論分明人易尋
故故依示耳即修行信心分中論云或有眾生無善根力則為諸魔外道鬼神之所
惑亂若於坐中現形恐怖或現端正男女等相當念唯心境界則滅終不為惱或現
天像菩薩像亦作如來像相好具足若說陁羅尼若說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
慧或說平等空無相無願無怨無親無因無果畢竟空寂是真涅槃或令人知宿命
過去之事亦知未來之事得他心智辯才無礙能令眾生貪著世問名利之事又復
今人數瞋數喜性無常凖或多慈愛多睡多病其心懈怠卒起精進後便休廢生於
不信多疑多慮或捨本勝行更修雜業若著世事種種牽纏亦能使人得諸三昧少
分相似皆是外道所得非真三昧或復令人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乃至七日住於
定中得自然香美飲食身心適恱不飢不渴使人愛著或亦令人食無分齊乍多乍
少顏色變異以是義故行者當應智慧觀察勿令此心墮於邪網當勤正念不取不
著則能遠離是諸業障釋曰此一叚文雖則稍廣亦為要用其中兼有對治則顯菩
薩心無癡亂若依智論除諸法實相等者論有喻云譬如蠅能緣一切物唯不能緣
火㷔即為燒故魔亦如是能緣一切法唯不能緣諸法實相若入實相魔即實相何
[019-0176a]
所惑耶故論云魔界如佛界如一如無二如皆法界印豈以法界印更壞法界印又
八十二云魔見解般若菩薩如捕魚人見一大魚入深大水鉤網所不及則絕望憂
愁以離六十二見網故又七十三中魔作大沙門有重威德等或時語菩薩般若三
解脫門是魔說但是空汝常習此空於中得證不得證云何作佛作佛法先行布施
持戒等修三十二相福德坐道塲時爾乃用空菩薩或行或信或凝遠離般若釋曰
依此世魔甚多七十一云魔作知識身說般若空雖有罪福名而無道理或說空可
即取涅槃釋曰前七十三魔令莫修空而須修事行此中說斷滅空令其趣證故人
多惑耳若得諸法實相亦不捨空修事亦不謂空礙有亦不以空為證則以般若性
空導一切行修無所修則魔不能令菩薩癡亂今以智覺察下示不為癡亂所以如
人覺賊及偷狗者即涅槃南經邪正品北經亦如來性品即第七經如人覺賊賊無
能為又因迦葉問依四種人難云世尊魔等尚能變作佛身況當不能作羅漢等佛
言善男子於我所說若生疑者尚不應受況如是等是故應當善分別知善男子譬
如偷狗夜入人舍其家婢使若覺知者即應驅罵汝疾出去若不出者當奪汝命偷
狗聞之即去不還汝等從今亦應如是降伏波旬應作是言波旬汝今不應作如是
像若故作者當以五繫繫縛於汝魔聞是巳便當還去如彼偷狗更不復還下廣說
[019-0176b]
佛說魔說之相此文但令覺察。】


「此菩薩成就如是無量正念於無量阿僧祇
劫中從諸佛菩薩善知識所聽聞正法。」


【第二此菩薩下別約所持法門明無癡亂
文有二別先正明後徵釋前中三初結前
標後次所謂下正顯所持三菩薩下結無
癡亂。】


「所謂甚深法廣大法莊嚴法種種莊嚴法演
說種種名句文身法菩薩莊嚴法佛神力光
明無上法正希望決定解清淨法不著一切
世間法分別一切世間法甚廣大法離癡翳
照了一切眾生法一切世間共法不共法菩
薩智無上法一切智自在法。」


【二正顯中有十五法一所證理體大分深
義所謂空故即事真故大分深義者即十二門論但改彼也
[019-0177a]
字為故字耳二即體業用之法三具德相故四

一具一切故云種種上四即所詮理法五
即能詮教法義見初卷六行法以因嚴果
故七果法上七通明四法下八唯約地位
亦果行收謂八即初地大願巳證理故名
正希望決定解斷二障故云清淨九即根
木智十即後得此二通至七地十一甚深
廣大法即八地法證深法忍如法界故十
二九地是法師位了物機故十三十地知
世間集共不共等故苦無常等通色心故
名之為共色心類殊名為不共又器世間
名共共業感故眾生世間不共自業成故
此二唯約所知又隨他意行名共隨自意
行名不共又靜慮無色四等五通雖共凡
小菩薩無漏大悲故名不共共不共等此有二義前義
[019-0177b]
十地更釋後義出現品明又隨他意行下即涅槃經意明佛有三語隨自意語隨他
意語隨自他意語立行亦然如前巳引十四等覺智十五如

來智上豎明諸位若約橫配者初一唯因
後一唯果中間六智通於因果而別義相
顯。】


「菩薩聽聞如是法巳經阿僧祇劫不忘不失
心常憶念無有間斷。」


【三結無癡亂者不忘不癡不失不亂心常
憶下通結相續。】


「何以故菩薩摩訶薩於無量劫修諸行時終
不𢙉亂一眾生令失正念不壞正法不斷善
根心常增長廣大智故。」


【第二何以故下徵釋釋中以因深故不亂
眾生得無亂果不壞正法增廣大智得無
癡果不斷善根得相續果因果影響孱然
[019-0178a]
無差孱然無差者孱現也。】


「復次此菩薩摩訶薩種種音聲不能惑亂。」


【第二復次下別釋上九攝為三禪初六釋
前現法樂住即為六段今初釋前心無散
亂文二初標。】


「所謂高大聲麤濁聲極令人恐怖聲悅意聲
不悅意聲諠亂耳識聲沮壞六根聲。」


【二所謂下釋釋中又二前釋種種音聲略
列七種言沮壞六根者非唯引奪耳根亦
令餘根不能緣境故名沮壞根以見等而
為義故又沮壞者如治禪病經云因於外
聲動六情根心脉顛倒五種惡風從心脉
入風動心故或歌或舞作種種變此即破
壞之義既壞意身餘皆隨壞然色可冥目
觸味合知香少詮顯為禪定剌唯在於聲
[019-0178b]
故偏語之明無癡亂非餘四塵不能亂也
故上忍中遇身加害心無散亂五種惡風者即治禪
病秘要經第一標云治阿蘭若亂心病七十二種法經云尊者舍利弗所問出雜阿
含阿蘭若事下取意引即諸釋子此丘坐禪因毗瑠璃王象戲驚怖發狂阿難令閉
門白舍利弗舍利弗牽其問佛經云唯願天尊慈悲一切為未來世諸阿蘭若比丘
因五種事令心𤼵狂一因亂聲二因惡名三因利養四因外風五因內風此五種病
當云何治唯願天尊為我解說爾時世尊即便微笑有五色光從佛口出繞佛七帀
還從頂入告舍利弗諦聽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若有行者於阿蘭若
修心十二願陁於阿那般那因外惡聲觸內心根四百四脉治心急故一時動亂風
力強故最初發狂心脉動轉五風入咽先作惡口汝等應當教是行者服食酥蜜及
阿梨勒繫心一處先想作一玻瓈色鏡自觀巳身在彼鏡中作諸狂事見此事已復
當更觀而作是言汝於明鏡自見汝作狂癡事等廣有治法末後結云是名治亂倒
心法復次舍利弗既去外聲巳當去內聲者因於外聲動六情根心脉顛倒五種惡
風從心脉入風動心故或歌或舞作種種變汝當教洗心觀洗心觀者先自觀心令
漸漸明猶如火珠四百四脉如毗瑠璃等廣說治法今䟽即引後段之文然彼但云
[019-0179a]
五種惡風下更不說然似前因五種事便為五風凖金七十論說五種風一者波那
二者阿波那三者優陁那四者婆那五者婆摩那是五種風一切根同一事波那風
者口鼻是其路取外塵是事謂我止我行是其作事外曰是波那何根能作答曰是
十三根共一事(謂十一根并大我慢)譬如籠中鳥鳥動故籠動是故十三根同其事阿波那風
者見可畏事即縮避之是風若多令人怯弱優陁那者我欲上山我勝他不如我能
作此是風若多令人自高謂我勝我富等是優陁那事婆那風者遍滿於身亦極離
身是風若多令人離他不得安樂若稍稍離分分如死離盡便卒婆摩那風者住在
心處能攝持是事是風若多令人慳惜覓財覓伴是五種風事並十三根所作釋曰
此五必是也不依常位從心脉入故發狂亂。】


「此菩薩聞如是等無量無數好惡音聲假使
充滿阿僧祇世界未曾一念心有散亂。」


【二此菩薩下釋不能惑亂文亦分二先總
明長時不亂。】


「所謂正念不亂境界不亂三昧不亂入甚深
法不亂行菩提行不亂𤼵菩提心不亂憶念
[019-0179b]
諸佛不亂觀真實法不亂化眾生智不亂淨
眾生智不亂決了甚深義不亂。」


【後所謂下別顯不亂之相句有十一初總
餘別別為五對一境審心定二教達行成
三憶因念緣四觀真起用五外淨他惑自
決義門雖遇惡聲此皆無損上皆一切種
禪謂通名義止觀及二利故上皆一切種禪者瑜伽四
十三一切種禪有六種七種總成十二言六種者一善靜慮二無記變化三者摩他
四毗鉢舍那五於自他利正審思惟六能引神通威力功德言七種者一名緣二義
緣三心相緣四奉相緣五捨相緣六現法緣位七能饒益他今云名義即後七中一
二是也止觀即六七中各是三四二利即前六中五六及後七中五六七故攝十三
善及與無記亦有通也。】


「不作惡業故無惡業障不起煩惱故無煩惱
障不輕慢法故無有法障不誹謗正法故無
有報障。」
[019-0180a]


【第三不作下釋前堅固謂四障不壞是知
菩薩正念堅固亦是出前不亂之因言法
障者於法不了如彼牛羊此即所知障也
三障為言攝在煩惱體即無明故斯亦清
淨靜慮也斯亦清淨者瑜伽四十三云有十種一由世間淨離諸愛味清
淨靜慮二由出世淨無有染污三由加行四由根本五由本勝進六由入住自在七
捨靜慮巳復還證入自在八神通變現自在九離一切見趣十一切煩惱所知障淨
皆有清淨靜慮之言若配經者正是九十及與初二離垢障故然大意清淨者由離
三輪故定三輪者一境界二眾生三惑故。】


「佛子如上所說如是等聲一一充滿阿僧祇
世界於無量無數劫未曾斷絕悉能壞亂眾
生身心一切諸根而不能壞此菩薩心。」


【第四佛子如上下釋前不動謂惡緣不能
牽故悉能壞亂眾生身心者彰聲之過不
能壞亂菩薩心者對顯難思。】
[019-0180b]


「菩薩入三昧中住於聖法思惟觀察一切音
聲善知音聲生住滅相善知音聲生住滅性。」


【第五菩薩入下釋前最上謂超劣顯勝故
此下三段亦即出前無癡亂緣正示現法
樂住之相言超勝者初標人揀禪云菩薩
入異凡小故住於已下舉法以揀聖法即
是無漏揀於凡夫思惟觀察揀於二乘二
乘入禪不能緣境故身子不覺刑害之手
迦葉不聞涅槃之音身子不覺者準智論說舍利弗當道坐禪
有大力鬼名為刑害以手搏之從禪定起微覺頭痛白佛佛言賴汝定力此鬼之力
摑須彌山令如微塵自今巳後莫當道坐迦葉不聞者如來二月十五日晨朝出聲
普告一切言如來今日中夜當入無餘涅槃若有疑者今悉可問為最後問然以佛
神力其聲遍滿三千大千世界萬類皆至而迦葉不聞定起方覺世界變異驚恠詢
問方知如來入般涅槃上之二事一定中不能覺觸二定中不能聞聲故知劣也今
菩薩善知故為超勝善知已下正顯勝相了性相故

[019-0181a]
相則念念不住取不可得性則三相性空
固無所得不得性相違順何依相則念念等者然三
相四相一念具足巳如初卷今性相別明若相融為四者攬緣名生生即無生空有
無礙虗相安立名之為住住即無住圓融形奪隨緣轉變名之為異異即無異兩相
都𥁞各無自性名之為滅滅即無滅斯則即相而性故無所得。】


「如是聞已不生於貪不起於瞋不失於念善
取其相而不染著。」


【第六如是聞已下釋前清淨即清淨禪順
違中境不生三毒不染善取有定慧故了
相無相故名善取有斯正念大地為鼓妙
高為椎豈能亂哉大地為鼓等者如幻三昧經云假使以大地為
鼓須彌為槌於須菩提耳邊打不能生微念心亂何以故入空定故。】


「知一切聲皆無所有實不可得無有作者亦
無本際與法界等無有差別。」


【第七知一切下釋廣謂稱法界如虛空故
[019-0181b]
亦近釋前又有六句初總餘別別中無得
相空無作人空無際性空此三相盡故法
界理現與法界等事如理故無有差別理
即事故。】


「菩薩如是成就寂靜身語意行至一切智永
不退轉。」


【第八菩薩如是下釋前大義此下二段釋
引生功德今云大者趣一切智不退轉故
即難行禪也即難行禪者難行瑜伽有三明法已引今重取意出之謂
住深靜慮捨而利生生欲界為一依止靜慮𤼵無量菩薩二乘境界等持為二依此
速證無上菩提為三今文正當第三。】


「善入一切諸禪定門知諸三昧同一體性了
一切法無有邊際得一切法真實智慧得離
音聲甚深三昧得阿僧祇諸三昧門增長無
量廣大悲心是時菩薩於一念中得無數百
[019-0182a]
千三昧聞如是聲心不惑亂令其三昧漸更
增廣。」


【第九善入下釋前無量謂引𤼵難量故文
分為三初引自利德文有六句初標一切
門禪次四別顯後一類結多門則何定不
攝復云門者三昧無量數如虛空今一中
攝多故名為門如牽衣一角如蠭王來初句
標舉一切門者瑜伽云略有四種一有尋有伺靜慮二喜俱行三樂俱行四捨俱行
復云門者即智論云何以不但言三昧而復說門答但語三昧無量數如虗空無邊
菩薩云何盡得是故說門菩薩入一三昧中攝無量三昧如牽衣下同此中意

增長下引利他德後是時下結不為亂非
唯不亂本定更增如豬揩金山風熾於火
非唯不亂者下出增相豬以穢身揩於金山非唯不污而令山色轉益明淨斯乃外
境之猪益定山之淨。】


「作如是念我當令一切眾生安住無上清淨
[019-0182b]
念中於一切智得不退轉究竟成就無餘涅
槃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五離癡亂行。」


【第十作如是下釋無迷惑謂躭著禪味不
起大悲是為迷惑今悲以導禪故無迷也
此即饒益有情禪也住清淨念即現世樂
得智斷果即後世樂是謂與二世樂也住清
淨念等者瑜伽二世樂有九一神通變現調伏有情靜慮二記心變現調伏有情三
教誡變現調伏有情四於造惡者示現惡趣五於失辯者能施辯才六於失念者能
施正念七制造建立無顛倒論微妙讚頌摩怛理迦能令正法久住於世八於諸世
間工巧業處能引義利饒益有情種種書筭測度數印牀座等事能隨造作九生於
惡趣所化有情為欲蹔時息彼眾苦放大光明照觸靜慮今但通舉二世樂義。】


「佛子何等為菩薩摩訶薩善現行。」


【第六善現行體即般若體即般若者亦忘三輪而照也般若
三輪者境智眾生分別瑜伽一切般若亦有三種一

能於所知真實隨覺通達慧二能於如所
[019-0183a]
說五明處及三聚中決定善巧慧三能作
一切有情義利慧攝論以加行根本後得
為三皆六度明義唯識以生法俱空本業
以照於三諦皆十度明義瑜伽下正釋名有二先引三慧
立名不同略出四說就攝論三中準論具列之一無分別加行慧二無分別根本慧
三無分別後得慧論具釋云無分別加行慧謂真如觀前勝方便智二無分別根本
慧者謂真如觀智三無分別後得慧者現諸世俗智能起種種等事梁論三慧者論
中釋云從聞無相大乘教得聞思修入分別相空通名無分別加行般若以入三無
性者無分別智名無分別般若得無分別智後得入觀如於所證或自思惟或為他
說名無分別後得般若由具此義故說般若有其三品本業以照於三諦者經云一
照有諦慧二照無諦慧三照中道第一義諦慧皆十度明義者經具十故經有

十度應依本業今為順文且依瑜伽則權
實無礙皆名善現雖彼依六度今圓行菩
薩則十度齊修據行布分兼正不同亦不
相濫雖彼依下解妨云唯識云若依六度則般若具攝三慧謂加行根本後得
[019-0183b]
若為十度第六唯攝無分別智今何引六而成十耶故今釋云約圓行說亦兼正明
義如本業是。】


「此菩薩身業清淨語業清淨意業清淨住無
所得示無所得身語意業能知三業皆無所
有無虛妄故無有繫縛凡所示現無性無依。」


【就釋相中古人亦依本業三慧分三初明
中道次念生無性等以為照無普入已下
明其照有此得次第三諦失於圓融又照
無經中佛法世法二互不異亦不雜亂豈
獨是無今約圓融依於瑜伽兼正以辨各
具三諦故彼論釋初慧云於一切法悟平
等性入大總相究達一切所知邊際遠離
增益損減二邊順入中道故古人亦依下初敘昔此得
次第下二辯非今約下三辯正文中猶略今具引三慧瑜伽釋三慧相云云何菩薩
一切慧此有二種一者世間慧二者出世間慧復有三種一能於所知真實隨覺通
[019-0184a]
達慧謂若諸菩薩於離言說法無性或於真諦將欲覺悟或於真諦正覺悟時或於
真諦覺悟巳後所有妙慧最勝寂靜明了現前無有分別離諸戲論於一切法悟平
等性入大總相究達一切所知邊際遠離增益損減二邊順入中道是名菩薩能入
所知真實隨覺通達慧釋曰據此即具足加行根本後得三慧亦具照有照無照中
道三慧之體是第一慧今經文中第一段內便具二諦之慧故與之同二將上證真
善了於俗故廣知五明等論云若諸菩薩於五明處決定善巧演說如前力種性品
應知其相及於三聚中決定善巧謂於能引義利法聚能引非義利法聚能引非義
利非非義利法聚皆如實知於是八處所有妙慧善巧攝受能速圓滿廣大無上妙
智資糧速證無上正等菩提釋曰此是後得廣知諸法三聚即前能引義利等亦即
善惡無記兼五明為八五明即內明因明等二釋能作一切有情義利慧云有十一
種如前應知者即二十七論成熟品成熟自性自有十一謂由有善法種子(一)及數
習諸善法(二)獲得能順二障斷淨(三)增上心有堪任性(四)極調善性(五)正加行滿(六)
安住於此若遇大師不遇大師皆有堪任(七)有大勢力(八)無間能證煩惱障斷(九)所
知障斷(十)譬如癕腫熟至究竟無間可破說名為熟十一前十別明後一總喻熟相


文分二別先明行相後顯成益前中亦二
[019-0184b]
先略後廣前中又二先總標後能知下解
釋今初也三業清淨是能示體示於三業
正是現義住無得現現即無得寂用無礙
斯即中道可稱善現若異後有無而說中
者相待中也住無得現者住無所得即空觀也示無所得身等假觀也
故云住無得現言現即無得上二不二中道觀也故云寂用無礙斯為中道從若異
後下結彈古人以瓔珞三慧別配得中道慧是相待中非得中也二釋中

能知三業皆無所有是住無得義不𡚶取
有離二邊縛是清淨義凡所示現無性無
依釋示無得義以境無定性心無所依皆
不可得也三業皆示故致凡言。】


「住如實心知無量心自性知一切法自性無
得無相甚深難入。」


【二住如實下廣辨行相中三初如實隨覺
慧二佛子此菩薩作如是下於五明等善
[019-0185a]
巧慧三菩薩爾時下能作有情義利慧今
初如實覺於三業而現三業於中先別明
後總結前中三業即為三段今初意業是
二本故首而明之如實心者用所依也住
者心冥體也知無量心等者不礙用也即
所示意業多心多法皆有諦也境既無相
心何所得即無諦也有無不二故曰甚深
即中道義也不可以次第三觀而觀故名
難入唯圓機方能入故何者若偏觀三諦
是常是斷是相待故若總觀者一則壞於
三諦異則迷於一實故即一而三即三而
一非三非一雙照三一在境則三諦圓融
在心則三觀俱運住之與知即是觀也何者
若偏觀下出次第三觀過相有則定有定有著常以離空故定無著斷離二明中故
是相待若總觀下示圓融三觀之德於中先有兩句向上成次第之過明次第三觀
[019-0185b]
有一異過故二者即初二句反釋雙遮三一故即一而三下雙融三一具有四句皆
融即一而三是一句即三而一是第二句雙非三一是雙非句由即一而三故非三
即三而一故非一四雖即一體而三用歷然雖有三用而一體無二故雙照三一即
遮而照即照而遮故圓融也在境下結成諦觀古德以凡所下至

於難入明唯識觀非無所以唯識之義不
彰又有釋云心非境外故無得境非心外
故無相即心是境故甚深即境是心故難
入亦是一理古德下敘昔雖非經意釋文稍巧故復敘之故云亦是一
理以唯識觀相不明顯故不為正故。】


「住於正位真如法性方便出生而無業報不
生不滅。」


【二住於正位下釋示身業正位等三即示
所依方便已下依體起用由非惑業之生
故生滅即無生滅此中正位即真如異名
非約見道以智契會故稱為住無住住者
[019-0186a]
即住真如。】


「住涅槃界住寂靜性住於真實無性之性言
語道斷超諸世間無有所依。」


【三住涅槃下釋示語業前之三句示之所
依言語道斷顯示而無相即言亡言是斷
言道故晉經云非有說有言語道斷晉經云非
有說有者今經無此示言相隱但有言語道斷即通身意故引晉經意在有說之言


然上之所住總有七種體一名異異從義
別一如實心者即自性清淨心是為總相
次正位等三即心之體性正位者法所住
故真如語其自體是實是常法性約為諸
法之本迷此真如有諸法故成諸法已不
失自性故名法性亦即因相涅槃等三即
是果相住涅槃界即是真如體圓寂故出
二礙故故智論云有菩薩𤼵心即觀涅槃
[019-0186b]
行道恐此涅槃濫唯在果故云住寂靜性
謂約真如體無𡚶動即是涅槃如此之性
體為有無故云無性無性之性即是實性
非謂斷無故舉多名方顯所住之深奧依
此示現方明所現之為善然上之所住下總釋上三業所
住不同一如實心即自性清淨心者勝鬘起信等皆立此名莊嚴論第六云眾生於
無性及有可得此二處中互生怖畏為遮怖心而說頌云譬如清水濁穢除還本淨
自心淨亦爾唯離客塵故以說心性淨而為客塵染不離心真如別有心性淨釋曰
後偈釋前偈上半合上半下半釋下半既不離心真如別有心性明知但是離於客
塵說之為淨淨體即是自心心即真如此自性淨心即如來藏亦是本來淨識故真
諦三藏說有九識第九名阿摩羅識若唐三藏此翻無垢即第八異名謂成佛時轉
第八識以成此識無別第九若依蜜嚴經心有八種或復有九又下卷云如來清淨
藏亦名無垢智即同真諦所立第九又真諦三藏所翻決定藏論九識品云第九阿
摩羅識有二種一者所緣即是真如二者本覺即真如智能緣即不空如來藏所緣
即空如來藏若據通論此二並以真如為體故起信一心二門生滅門中說其本覺
[019-0187a]
即真如門體無二也餘名隨釋可知故舉多名者即上七名故收真如法界略有百
名權教最多言百名者謂法性不虗妄性不變異性平等性離生性法定法住實際
虗空界不思議界(巳上大般若)真如實有空不空性勝義(巳上佛地論攝論)無相無為正性(已上思益
中)法位(大品)真性無我性真實性心性一心(上亦大品下三亦華嚴)唯識性無性法印(第一廻向云以法界
印印諸善根)寂滅(智論)三性中名圓成實性三身中名法身三淨土中名法性上三佛性中
名自性住性五法中名如如五藏中名皆是謂法界藏法身藏出世間上藏自性清
淨藏如來藏四勝義中名勝義勝義亦通證得及道理中滅諦(瑜伽六十四中)六諦中亦名
真諦現觀七諦通達中名法性顯揚二種佛性中名理佛性十四諦中名勝義諦三
般若中名實相般若三三寶中名一體三解脫中名空(出智論七十四)二果中名智果涅槃
中名性淨方便淨二諦中名真諦勝義諦三諦中名空諦(仁王經)四諦中名滅諦或名
實諦顯揚名一諦或名中道或名解脫涅槃中以一百門顯解脫異名或名不二法
門或名無二無性或名實性或名實相或名無量義亦名第一義諦亦名第一義空
上來眾名若在大乘權教中者但就理名之若實教中或就即事之理即理之事事
事無礙然皆通權實。】


「入離分別無縛著法入最勝智真實之法入
[019-0187b]
非諸世間所能了知出世間法此是菩薩善
巧方便示現生相。」


【二入離下總結三業中初句結心故無縛
著次句結身即所住真如等三結前語即
超諸世間等末句總結三業皆寂用無礙
故名善巧善現之名從斯而立。】


「佛子此菩薩作如是念一切眾生無性為性
一切諸法無為為性一切國土無相為相一
切三世唯有言說一切言說於諸法中無有
依處一切諸法於言說中亦無依處。」


【第二佛子下辨五明處三聚中決定善巧
慧故於文中解世間法於中分三初以理
會事二菩薩如是下事理無礙三永不下
順理起悲今初文有六句一眾生緣生故
說無性二法依真起故會歸無為三國是
[019-0188a]
心之相分故四時依法以假言故五名無
得物之功故若名在法中見義應知名故
六物無當名之實故若法在名中聞名則
應識義召火應當燒口故名無得物之功者若依世俗名
以召實實以當名故使命火不得於水命水不得於火今約真諦故平等無依此五
六句皆先標無依後若名在法等反以釋成如有一人雖先知有曾未相識忽然見
面終不得知此是某人此為見義不知名耳義即境義六中有人雖聞其名竟不識
面召火不燒口明知名中無有義也亦應云言飯即應巳飽等故智論四十七云凡
有二法一者名字二者名字義如火能照能燒是其義照是造色燒是火用二法和
合名為火也今聞火名不得照燒之義故無得物之功等。】


「菩薩如是解一切法皆悉甚深一切世間皆
悉寂靜一切佛法無所增益佛法不異世間
法世間法不異佛法佛法世間法無有雜亂
亦無差別了知法界體性平等普入三世。」


【二菩薩如是下明事理無礙文有七句初
[019-0188b]
一總顯甚深餘句別顯深相然世法與佛
法實無二體假約事理以分其二故以五
句顯非一異一世相即空故云寂靜二佛
法平等故無增益三以理無不事故佛法
不異世法事無不理故世法不異佛法四
此全理之事與全事之理而事理不雜五
各全收盡互無所遺故云亦無差別末句
了前諸法同法界體故得鎔融普入三世
橫豎該攝然世法者同一真如故無事非真事亦即如故云假約事理以
分其二故以五句顯非一異者初二句當相以辯通非一異正是非一三一句正明
不異四一句別明不一五亦無差別句即事事無礙第六了知總出所以若約

漏無漏說為世法佛法各具事理釋者一
生死即涅槃故云世間寂靜二無有一法
非佛法故更何所增三二法染淨雖殊同
一真性故不相異四不壞相故無有雜亂
[019-0189a]
五皆是即理之事而各互收無遺即無差
也六同一法界總顯所因若約漏無漏等對上事理此二
皆通事理上初二句即是非一今約漏等初二句義却成非異以相即故三約同體
四不壞事五事事無礙。】


「永不捨離大菩提心恒不退轉化眾生心轉
更增長大慈悲心與一切眾生作所依處。」


【三永不下順理起悲謂無緣之悲以導前
忘機之智入假化物初句為總謂雖深入
智慧不忘本心非如八地心欲放捨下三
句別一不捨願炷二增大悲油三兼前智
光故堪為依處非如八地者八地菩薩證無生忍便欲放捨利眾生
事諸佛勸起令憶本願利益眾生是不忘本心不捨願炷等即菩提燈。】


「菩薩爾時復作是念我不成熟眾生誰當成
熟我不調伏眾生誰當調伏我不教化眾生
誰當教化我不覺悟眾生誰當覺悟我不清
[019-0189b]
淨眾生誰當清淨此我所宜我所應作。」


【第三菩薩爾時下作一切有情義利慧於
中二先建攝生志二先人後巳今初文有
五句成熟是總或因成果熟故或始末勸
獎故餘句是別一折伏二攝化三令悟本
性成大菩提四斷惑清淨得涅槃果。】


「復作是念若我自解此甚深法唯我一人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獨得解脫而諸眾生
盲[宴-女+六]無目入大險道為諸煩惱之所纏縛如
重病人恒受苦痛處貪愛獄不能自出不離
地獄餓鬼畜生閻羅王界不能滅苦不捨惡
業常處癡暗不見真實輪迴生死無得出離
住於八難眾垢所著種種煩惱覆障其心邪
見所迷不行正道菩薩如是觀諸眾生作是
念言若此眾生未成熟未調伏捨而取證阿
[019-0190a]
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所不應我當先化眾
生於不可說不可說劫行菩薩行未成熟者
先令成熟未調伏者先令調伏。」


【二復作下先人後已文分為四一假設自
度二而諸眾生下觀物輪迴具業惑苦三
菩薩如是下結所不應有二過故一違本
誓心二墮慳貪失此為不可四我當下決
志先拔二墮慳貪失者法華第一云自證無上道大乘平等法若以小乘化
乃至於一人我則墮慳貪此是為不可。】


「是菩薩住此行時諸天魔梵沙門婆羅門一
切世間乾闥婆阿修羅等若有得見暫同住
止恭敬尊重承事供養及暫耳聞一經心者
如是所作悉不唐捐必定當成阿耨多羅三
藐三菩提是名菩薩摩訶薩第六善現行。」


【第二是菩薩下顯行成益於中三業不空
[019-0190b]
是為徧益終至菩提是究竟益。】
大方廣佛華嚴經䟽鈔會本第十九之六


音釋




私列切漏也

虛業切腋下也

士限切

古伯切

孚容
切與蜂同


專於切與猪同

所六切退也

直錐切
[019-0191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