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66 百喻經-蕭齊-僧伽斯那 (master)




No. 209
《百喻經》卷第一


尊者僧伽斯那撰
蕭齊天竺三藏求那毘地譯


愚人食鹽喻 愚人集牛乳喻 以梨打破頭
喻 婦詐語稱死喻 渴見水喻 子死欲停
置家中喻 認人為兄喻 山羗偷官庫喻
 歎父德行喻 三重樓喻 婆羅門殺子喻
 煮黑石蜜漿喻 說人喜瞋喻 殺商主祀天
喻 醫與王女藥令卒長大喻 灌甘蔗喻
 債半錢喻 就樓磨刀喻 乘船失釪喻
 人說王縱暴喻 婦女欲更求子喻


(一)愚人食鹽喻



昔有愚人至於他家,主人與食嫌淡無
味,主人聞已更為益鹽。既得鹽美,便自
念言:「所以美者緣有鹽故,少有尚爾況復
多也?」愚人無智便空食鹽,食已口爽返為
其患。譬彼外道聞節飲食可以得道,即便
斷食或經七日或十五日,徒自困餓無益
於道。如彼愚人,以鹽美故而空食之,致
令口爽,此亦復爾。


(二)愚人集牛乳喻



昔有愚人將會賓客,欲集牛乳以擬供
設,而作是念:「我今若豫於日日中𤚲取牛
乳,牛乳漸多卒無安處,或復酢敗。不如即
就牛腹盛之,待臨會時當頓𤚲取。」作是
[001-0543b]
念已,便捉牸牛母子,各繫異處。却後一月,
爾乃設會迎置賓客,方牽牛來欲𤛓取乳,而此牛乳即乾無有。時為眾賓或瞋或
笑。愚人亦爾,欲修布施,方言待我大有之
時,然後頓施。未及聚頃,或為縣官水火盜
賊之所侵奪,或卒命終不及時施,彼亦如
是。


(三)以梨打頭破喻



昔有愚人頭上無毛,時有一人以梨打
頭,乃至二三悉皆傷破,時此愚人默然忍受
不知避去。傍人見已而語之言:「何不避去,
乃住受打致使頭破?」愚人答言:「如彼人者
憍慢恃力癡無智慧,見我頭上無有髮毛
謂為是石,以梨打我頭破乃爾。」傍人語言:
「汝自愚癡,云何名彼以為癡也?汝若不癡,
為他所打,乃至頭破不知逃避?」比丘亦爾,
不能具修信戒聞慧,但整威儀以招利養,
如彼愚人被他打頭不知避去,乃至傷破
反謂他癡,此比丘者亦復如是。


(四)婦詐稱死喻



昔有愚人,其婦端正,情甚愛重;婦無直
信,後於中間共他交往,邪婬心盛欲逐
傍夫捨離己婿,於是密語一老母言:「我去
之後,汝可齎一死婦女屍安著屋中,語我
夫言,云我已死。」老母於後伺其夫主不在
之時,以一死屍置其家中。及其夫還,老母
語言:「汝婦已死。」夫即往視,信是己婦,哀哭懊
惱,大𧂐薪油燒取其骨,以囊盛之晝夜懷
挾。婦於後時心厭傍夫便還歸家,語其
[001-0543c]
夫言:「我是汝妻。」夫答之言:「我婦久死,汝
是阿誰妄言我婦?」乃至二三猶故不信。如
彼外道聞他邪說心生惑著,謂為真實永
不可改,雖聞正教不信受持。


(五)渴見水喻



過去有人,癡無智慧,極渴須水,見熱時
炎謂為是水,即便逐走至辛頭河,既至河
所對視不飲。傍人語言:「汝患渴逐水,今
至水所何故不飲?」愚人答言:「君可飲盡,
我當飲之,此水極多俱不可盡,是故不飲。」
爾時眾人聞其此語,皆大嗤笑。譬如外道
僻取其理,以己不能具持佛戒,遂便不
受,致使將來無得道分、流轉生死,若彼愚
人見水不飲為時所笑,亦復如是。


(六)子死欲停置家中喻



昔有愚人養育七子,一子先死。時此愚人
見子既死,便欲停置於其家中,自欲棄去。
傍人見已而語之言:「生死道異,當速莊嚴
致於遠處而殯葬之,云何得留自欲棄去?」
爾時愚人聞此語已即自思念:「若不得留
要當葬者,須更殺一子停擔兩頭乃可勝
致。」於是便更殺其一子,而擔負之遠葬
林野。時人見之,深生嗤笑怪未曾有。譬如
比丘私犯一戒,情憚改悔,默然覆藏自說
清淨,或有知者即語之言:「出家之人守持
禁戒如護明珠不使缺落,汝今云何違犯
所受欲不懺悔?」犯戒者言:「苟須懺者,更就
犯之然後當出。」遂便破戒多作不善,爾乃
頓出。如彼愚人一子既死又殺一子,今此比
[001-0544a]
丘亦復如是。


(七)認人為兄喻



昔有一人形容端正智慧具足,復多錢財,舉
世人聞無不稱歎。時有愚人見其如此,
便言我兄。所以爾者,彼有錢財須者則用
之,是故為兄;見其還債,言非我兄。傍人語
言:「汝是愚人!云何須財名他為兄?及其債
時復言非兄。」愚人答言:「我以欲得彼之錢
財認之為兄,實非是兄,若其債時則稱
非兄。」人聞此語無不笑之。猶彼外道,聞
佛善語貪竊而用以為己有,乃至傍人教
使修行不肯修行,而作是言:「為利養故,
取彼佛語化道眾生,而無實事,云何修
行?」猶向愚人為得財故言是我兄,及其
債時復言非兄,此亦如是。


(八)山羗偷官庫喻



過去之世有一山羗,偷王庫物而遠逃走。
爾時國王遣人四出推尋捕得,將至王邊。王
即責其所得衣處,山羗答言:「我衣乃是祖父
之物。」王遣著衣,實非山羗本所有故,不知
著之,應在手者著於脚上,應在腰者返
著頭上。王見賊已,集諸臣等共詳此事,而
語之言:「若是汝之祖父已來所有衣者,應
當解著,云何顛倒用上為下?以不解故,
定知汝衣必是偷得,非汝舊物。」借以為譬,王
者如佛,寶藏如法,愚癡羗者猶如外道,竊
聽佛法著已法中以為自有,然不解故,布
置佛法迷亂上下,不知法相。如彼山羗得
王寶衣,不識次第顛倒而著,亦復如是。
[001-0544b]


(九)歎父德行喻



昔時有人於眾人中,歎己父德而作是言:
「我父慈仁不害不盜,直作實語兼行布施。」
時有愚人聞其此語便作是念言:「我父德
行復過汝父。」諸人問言:「有何德行請道其
事?」愚人答曰:「我父小來斷絕婬欲初無染
污。」眾人語言:「若斷婬欲,云何生汝?」深為時
人之所怪笑。猶如世間無智之流,欲讚人
德不識其實,反致毀呰,如彼愚者,意好
歎父言成過失,此亦如是。


(一〇)三重樓喻



往昔之世,有富愚人癡無所知,到餘富家
見三重樓,高廣嚴麗軒敞踈朗,心生渴仰
即作是念:「我有財錢不減於彼,云何頃來
而不造作如是之樓?」即喚木匠而問言曰:
「解作彼家端正舍不?」木匠答言:「是我所
作。」即便語言:「今可為我造樓如彼。」是時
木匠即便經地壘墼作樓。愚人見其壘墼
作舍,猶懷疑惑不能了知,而問之言:「欲
作何等?」木匠答言:「作三重屋。」愚人復言:「我
不欲下二重之屋,先可為我作最上屋。」木
匠答言:「無有是事,何有不作最下重屋而
得造彼第二之屋?不造第二云何得造
第三重屋?」愚人固言:「我今不用下二重屋,
必可為我作最上者。」時人聞已便生怪笑,
咸作此言:「何有不造下第一屋而得上者?」
譬如世尊四輩弟子,不能精勤修敬三寶,
懶惰懈怠欲求道果,而作是言:「我今不用
餘下三果,唯求得彼阿羅漢果。」亦為時
[001-0544c]
人之所嗤笑,如彼愚者等無有異。


(一一)婆羅門殺子喻



昔有婆羅門自謂多知,於諸星術種種技
藝無不明達,恃己如此,欲顯其德,遂至
他國,抱兒而哭。有人問婆羅門言:「汝何
故哭?」婆羅門言:「今此小兒七日當死,愍其
夭傷以是哭耳。」時人語言:「人命難知,計算
喜錯,設七日頭或能不死,何為豫哭?」婆羅
門言:「日月可闇星宿可落,我之所記終無
違失。」為名利故,至七日頭自殺其子以證
己說。時諸世人却後七日聞其兒死,咸皆歎
言:「真是智者,所言不錯。」心生信服悉來致
敬。猶如佛之四輩弟子為利養故自稱得
道,有愚人法殺善男子詐現慈德,故使
將來受苦無窮,如婆羅門為驗己言殺子
惑世。


(一二)煮黑石蜜漿喻



昔有愚人煮黑石蜜,有一富人來至其家。
時此愚人便作是念:「我今當取黑石蜜漿
與此富人。」即著少水用置火中。即於火上
以扇扇之望得使冷。傍人語言:「下不止火,
扇之不已云何得冷?」爾時人眾悉皆嗤笑。
其猶外道不滅煩惱熾然之火,少作苦行
臥蕀刺上,五熱炙身而望清涼寂靜之道,
終無是處,徒為智者之所怪笑,受苦現
在殃流來劫。


(一三)說人喜瞋喻



過去有人,共多人眾坐於屋中,歎一外人
德行極好,唯有二過:一者喜瞋,二者作事倉
[001-0545a]
卒。爾時此人過在門外,聞作是語便生
瞋恚,即入其屋擒彼道己愚惡之人,以
手打撲。傍人問言:「何故打也?」其人答言:「我
曾何時喜瞋、倉卒?而此人者道:『我順喜瞋
恚,作事倉卒。』是故打之。」傍人語言:「汝今喜
瞋倉卒之相即時現驗,云何諱之?」人說過
惡而起怨責,深為眾人怪其愚惑。譬如世
間飲酒之夫,躭荒沈酒作諸放逸,見人呵
責返生尤疾,苦引證作用自明白,若此
愚人諱聞己過,見他道說返欲打撲之。


(一四)殺商主祀天喻



昔有賈客欲入大海,入大海之法要須導
師然後可去,即共求覓得一導師,既得之
已相將發引至曠野中。有一天祠當須人
祀然後得過,於是眾賈共思量言:「我等伴
黨盡是親親如何可殺?唯此導師中用祀
天。」即殺導師以用祭祀。祀天已竟,迷失道
路不知所趣,窮困死盡。一切世人亦復如
是,欲入法海取其珍寶,當修善法行
以為導師。毀破善行,生死曠路永無出期,
經歷三塗受苦長遠,如彼商賈,將入大海,
殺其導者,迷失津濟,終致困死。


(一五)醫與王女藥令卒長大喻



昔有國王產生一女,喚醫語言:「為我與藥
立使長大。」醫師答言:「我與良藥能使即大,
但今卒無,方須求索。比得藥頃,王要莫看,
待與藥已然後示王。」於是即便遠方取藥
經十二年,得藥來還與女令服,將示於王,
王見歡喜即自念言:「實是良醫,與我女藥
[001-0545b]
能令卒長。」便勅左右賜以珍寶。時諸人等
笑王無智,不曉籌量生來年月,見其長大,
謂是藥力。世人亦爾,詣善知識而啟之言:
「我欲求道願見教授,使我立得。」善知識師
以方便故,教令坐禪觀十二緣起,漸積眾
德獲阿羅漢,倍踊躍歡喜而作是言:「快哉
大師!速能令我證最妙法。」


(一六)灌甘蔗喻



昔有二人共種甘蔗,而作誓言:「種好者
賞,其不好者當重罰之。」時二人中,一者念
言:「甘蔗極甜,若壓取汁還灌甘蔗樹,甘美
必甚,得勝於彼。」即壓甘蔗取汁用溉,冀望
滋味返敗種子,所有甘蔗一切都失。世人亦
爾,欲求善福,恃己豪貴專形俠勢,迫脅
下民陵奪財物,用作福本期善果,不知
將來反獲其患殃,如壓甘蔗彼此都失。


(一七)債半錢喻



往有商人貸他半錢久不得償,即便往債。
前有大河,雇他兩錢然後得渡,到彼往
債竟不得見,來還渡河復雇兩錢。為半
錢債而失四錢,兼有道路疲勞乏困,所債
甚少所失極多,果被眾人之所怪笑。世人
亦爾,要少名利致毀大行,苟容己身不
顧禮義,現受惡名後得苦報。


(一八)就樓磨刀喻



昔有一人,貧窮困苦為王作事,日月經久
身體羸瘦。王見憐愍,賜一死駝。貧人得已
即便剝皮,嫌刀鈍故求石欲磨,乃於樓
上得一磨石,磨刀令利來下而剝。如是數
[001-0545c]
數往來磨刀,後轉勞苦憚不能數上,懸駝
上樓就石磨刀,深為眾人之所嗤笑。猶
如愚人毀破禁戒,多取錢財以用修福望
得生天,如懸駝上樓磨刀,用功甚多所
得甚少。


(一九)乘船失釪喻



昔有人乘船渡海,失一銀釪墮於水中,
即便思念:「我今畫水作記,捨之而去後當
取之。」行經二月到師子諸國,見一河水,
便入其中覓本失釪。諸人問言:「欲何所
作?」答言:「我先失釪今欲覓取。」問言:「於何
處失?」答言:「初入海失。」又復問言:「失經幾
時?」言:「失來二月。」問言:「失來二月,云何此覓?」
答言:「我失釪時畫水作記,本所畫水與此
無異,是故覓之。」又復問言:「水雖不別,汝
昔失時乃在於彼,今在此覓何由可得?」爾
時眾人無不大笑。亦如外道不修正行,相
似善中橫計苦困,以求解脫,猶如愚人失
釪於彼而於此覓。


(二〇)人說王縱暴喻



昔有一人說王過罪,而作是言:「王甚暴虐
治政無理。」王聞是語即大瞋恚,竟不究
悉誰作此語,信傍佞人捉一賢臣,仰使
剝脊取百兩肉。有人證明此無是語,王
心便悔,索千兩肉用為補脊,夜中呻喚甚
大苦惱。王聞其聲,問言:「何以苦惱?取汝百
兩,十倍與汝,意不足耶?何故苦惱?」傍人答
言:「大王!如截子頭,雖得千頭不免子死,
雖十倍得肉,不免苦痛。」愚人亦爾,不畏
[001-0546a]
後世貪渴現樂,苦切眾生,調發百姓多
得財物,望得滅罪而得福報。譬如彼王
割人之脊取人之肉,以餘肉補望使
不痛,無有是處。


(二一)婦女欲更求子喻



往昔世時有婦女人,始有一子更欲求子,
問餘婦女:「誰有能使我重有子?」有一老母
語此婦言:「我能使爾求子可得,當須祀
天。」問老母言:「祀須何物?」老母語言:「殺汝
之子取血祀天,必得多子。」時此婦女便隨
彼語欲殺其子。傍有智人嗤笑罵詈:「愚癡
無智乃至如此。未生子者竟可得不?而殺
現子。」愚人亦爾,為未生樂自投火坑,種種
害身為得生天。
《百喻經》卷第一


聞如是:


一時佛在王舍城,在鵲封竹園,
與諸大比丘菩薩摩訶薩及諸八部三萬六
千人俱。是時會中有異學梵志五百人俱,
從座而起白佛言:「吾聞佛道洪深,無能及
者,故來歸問,唯願說之。」佛言:「甚善。」問曰:
「天下為有為無?」答曰:「亦有亦無。」梵志曰:
「如今有者,云何言無?如今無者,云何言有?」
答曰:「生者言有,死者言無,故說或有或無。」
問曰:「人從何生?」答曰:「人從穀而生。」問曰:
「五穀從何而生?」答曰:「五穀從四大火風而
生。」問曰:「四大火風從何而生?」答曰:「四大
火風從空而生。」問曰:「空從何生?」答曰:「從
無所有生。」問曰:「無所有從何而生?」答曰:
「從自然生。」問曰:「自然從何而生?」答曰:「從
[001-0546b]
泥洹而生。」問曰:「泥洹從何而生?」佛言:「汝
今問事何以爾深?泥洹者是不生不死法。」
問曰:「佛泥洹未?」答曰:「我未泥洹。」「若未泥
洹,云何得知泥洹常樂?」佛言:「我今問汝,天
下眾生為苦為樂?」答曰:「眾生甚苦。」佛言:
「云何名苦?」答曰:「我見眾生死時苦痛難忍,
故知死苦。」佛言:「汝今不死亦知死苦,我
見十方諸佛不生不死故知泥洹常樂。」五
百梵志心開意解,求受五戒,悟須陀洹果,
復坐如故。佛言:「汝等善聽!今為汝廣說
眾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