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6b0065 眾經撰雜譬喻-姚秦-道略 (master)



《眾經撰雜譬喻》卷下


比丘道略集
姚秦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譯


(二三)



外國有一呪龍師,澡罐盛水詣龍池邊
一心讀咒,此龍即時便見大火從池底起,
舉池皆然。龍見火怖出頭望山,復見大火
燒諸山澤,仰視山頭空無住處,一切皆熱
安身無地,唯見澡罐中水可以避難,便滅
其大身作微小形,入澡罐水中。彼龍池者,
喻欲界也,所望山澤,喻色界也,視山頂
者,喻無色界也,呪龍師者,喻菩薩也,澡
罐水者,喻泥洹也,術者,喻方便也,大火
燃者,喻現無常也,龍大身者,喻憍慢也,
作小形者,喻謙卑也。言菩薩示現劫燒欲
色同然,無常大火恐怖眾生,令除憍慢謙
卑下下,然後乃悉入涅槃也。


(二四)



昔捕鳥師,張羅網於澤上,以鳥所食物
著其中,眾鳥命侶競來食之,鳥師引網,
眾鳥盡墮網中。時有一鳥大而多力,身舉
此網與眾俱飛而去,鳥師見影隨而逐之。
有人謂鳥師曰:「鳥飛虛空而汝步逐,何其
愚哉?」鳥師答曰:「不如來告,彼鳥日暮要
求栖宿進趣不同,如是當墮。」其人故逐不
止,日已轉暮,仰觀眾鳥飜飛諍競,或欲
趣東或欲趣西,或望長林或欲赴㵎,諍競
不止須臾便墮,鳥師還得次而殺之。捕鳥
師者,如波旬也;張羅網者,如結使也;負
[002-0537b]
網而飛,如人未離結使欲求出要也;日暮
而止,如人懈怠心不復進也;求棲不同者,
如起六十二見互相反也;鳥墮地者,如人
受邪報落地獄也。此明結使塵垢其魔網
也,是以結使覆人猶如羅網。在二塗中好
善善護身口,莫令放逸在此網中也。三
惡道苦生死長遠,不可堪處。


(二五)



昔有賈客五百,乘船入海欲求珍寶,
值摩竭大魚,出頭張口欲食眾生。時日風
利而船去如箭,商主語眾人言:「船去大
疾可捨帆下汎之。」輒如所言,捨帆下汎,
船去輙疾而不可止。商主問船上人言:「汝
見何等?」答曰:「我見上有兩日出,日下有
白山,中間有黑山。」商主驚言:「此是大魚
當奈何哉?我與汝等今遭困厄,入此魚腹
無復活理,汝等各隨所事一心求救。」於是
眾人各隨所事,一心歸命,求脫此厄。所
求愈篤,船去愈疾,須臾不止,當入魚口。
於是商主告諸人言:「我有大神號名為佛,
汝等各捨所舉,一心稱之!」時五百人俱發
大聲,稱:「南無佛!」魚聞佛名,自思惟言:「今
日世間乃復有佛,我當何忍復害眾生?」適
思惟己即便閉口,水即倒流轉遠魚口,五
百賈人一時脫難。此魚前身曾為道人,以
微罪故受此魚形,既聞佛聲尋憶宿命,是
故思惟善心即生。此明五百賈人但一心
念佛,暫稱名號,即得解脫彌天之難,況復
受持念佛三昧,令重罪得薄,薄者令滅,
足以為驗也。
[002-0537c]


(二六)



昔有屠兒,詣阿闍世王所乞求一願。王
曰:「汝求何願?」答曰:「節會之際宜須屠殺,王
見賜我當盡為之。」王曰:「屠殺之事,人所不
樂,汝何故樂求之?」答曰:「我昔為貧人,因
屠羊之肆以自生活,由是之故得生四天
王上,盡彼天壽來生人中,續復屠羊,命
終之後生第二天上;如是六反屠羊,因是
事故遍生六天中,受福無量,以是故今從
王乞一願。」王曰:「設如汝語,何以知之?」答
曰:「我識宿命。」王聞不信謂是妄語:「如此
下賤之人,何能識宿命耶?」後便問佛,佛答
曰:「實如其言非妄語也!此人先世曾值辟
支佛,見佛歡喜至心諦觀,仰視其首俯察
其足,善心即生,緣是功德故得生六天,
人間六返自識宿命,以福熟故得人天六
返,罪未熟故未得受苦;畢此身方當入地
獄受屠羊之罪,地獄罪畢當生羊中一一
償之。此人識宿命淺,唯見六天中事,不
及過去第七身故,便謂屠羊即是生天因
也。如是但識宿命,非通非明也!」是以修
功德者必發願,勿便孟浪使果報不明,此
可為驗矣!


(二七)



阿難白佛:「佛生王家,坐於樹下念道
六年,得佛如是,為易得耳?」佛告阿難:「昔
有長者,居甚大富眾寶備具,唯無赤真珠
以為不足,便將人入海採珠。經歷險阻乃
到寶處,刺身出血油囊裹之懸著海底,珠
蛤聞血香唼食之,乃得出蚌。剖蚌出珠,
採之三年方得一珮。發還到海邊,同伴見
[002-0538a]
其得好寶,欲共圖之,俱行取水,眾人推
著井中覆之而去。墮在井底久,其人見有
師子從傍穴來飲水,其人復惶怖,師子去
後尋孔而出還到本土。其伴歸到家,呼曰:
『卿得吾一珮,無人知兼欲見害,卿可密盡
相還,吾終不言卿也!』其人怖懅盡還其珠。
珠主得已持還,家有兩兒著珠共戲,共相
問曰:『此珠出生何處?』一兒曰:『生我囊中。』
一兒曰:『生室甕中。』父見笑之,婦曰:『何笑?』
答曰:『吾取此珠勤苦乃爾,小兒依我得之,
不識本末,謂生甕中。』」佛告阿難:「汝但見
我成佛,不知我從無數劫學之勤苦,至今
乃得謂之為易,如彼嬰兒謂珠生囊中矣!」
是以修諸萬行,積功累劫,非但一事一行
一身而可得也!


(二八)



昔有導師入海採寶,時有五百人追之
共行,導師謂曰:「海中有五難:一者激流、
二者洄波、三者大魚、四者女鬼、五者醉菓。
能度此難乃可共行。」眾人要訖,乘風入海
到寶渚各行採寶。一人不勝菓香食之,一
醉七日。眾人寶足颿風已到,欲嚴還出鳴
鼓集人,一人不滿四布求之。見臥樹下醉
未曾醒,共扶來還析樹枝拄之,共歸還國。
家門聞喜悉來迎逆,醉者見無所得獨甚
愁慼。醉人不樂拄扙入市,市人求價,乃至
二萬兩金,其人與之,問:「杖有何德?」曰:「此
為樹寶,搗燒此杖熏諸瓦石悉成珍寶。」其
人反求之,少許持歸試驗果如其言,所可
熏蒸悉成眾寶。喻曰:「導師者,謂菩薩也;
[002-0538b]
五難者,謂五陰也;寶渚者,謂般若七財
也;醉者,從心懈廢也;折取寶樹枝者,謂
自修勵;更興精進,熏瓦石成寶者,謂以
經道熏諸惡行悉成法器也!」


(二九)



昔山中有兩沙門,閑居行道得六通。去
之不遠,有一師子生二子。稍稍長大,師子
母欲行,心念惟道德二慈可以委命,即語:
「欲行來,二子尚小恐人傷害,欲寄道人。惟
蒙慈護,自當來視。」道人許之。師子行還,
見子附道人,復捨而行。道人分衛還,餘食
共食之,每見道人還喜行迎。道人後行,
獵師遇之,師子子迸走入草,獵師依憑道
人,便著室中袈裟,入草擒之。師子謂是
道人,即出赴之,獵師打殺剝皮取作師子
皮裘,直金千兩。道人行還不見師子,坐禪
觀之,知為獵師所殺,即以神力奪皮來還,
作褥坐上,口為呪願,復禪觀之,知當往
生國中長者家作雙生子。道人往詣其家,
問長者:「何所乏?」曰:「惟患無子。」便報為長者
求子。長者大喜,道人言:「若得子何以相
報?」曰:「子長大當施為沙彌。」道人曰:「勿忘
此要。」唯覺有娠,後果雙生二男,相似如
一。年八、九歲,道人過,二兒見自然歡喜,
道人謂長者曰:「識本誓不?」長者不敢違誓,
便以二子施沙門。沙門將入山學,未久亦
得阿羅漢。亦恒自坐故皮上,日日入禪自
觀,便見己前身皮,各起禮謝:「師恩力乃
令我等得道,皆是慈念之力。」禽獸善心猶
尚解脫,何況志情發於善願而不解脫也?
[002-0538c]


(三〇)



昔有屠兒,欲供養道人,以其惡故而
無往者。後見一新學沙門威儀詳序,請歸
飯食種種餚饍,食訖還請此道人:「願終身
在我家食。」道人即便受之。玩習既久切見
在其前殺生,不敢呵之。積有年歲,後屠兒
父死作河中鬼,以刀割身即復還復。道人
渡河,鬼捉船曰:「沒此道人著河中乃可得
去。」船人怖曰:「鬼言:『吾家昔日供養此道
人,積年不呵我殺生,今受此殃,恚故欲
耳!』」船人曰:「殺生尚受此殃,況乎道人?」
鬼曰:「我知爾恚故耳!若能為我布施作福
呼名呪願,我便相放。」船人盡許為作福,
鬼便放之。道人即為鬼作會呼名呪願,餘
人次復為作會,詣河中呼鬼曰:「卿得福未?」
鬼曰:「即得,無復苦痛。」船人曰:「明日當為
卿作福,得自來不?」鬼曰:「得耳!」鬼旦化作
婆羅門像來,手自供養,自受呪願,上座
為說經,鬼即得須陀洹道,歡喜而去。是
以主客之宜理有諫正,雖墮惡道故有善
緣,可謂善知識者是大因緣也!


(三一)



昔有賈客,入海採寶,逢大龍神舉船
欲飜,諸人恐怖。龍曰:「汝等頗遊行彼國不?」
報言:「曾行過之。」龍與一大卵如五升瓶:
「汝持此卵埋彼國市中大樹下,若不爾者
後當殺汝。」其人許之。後過彼國埋卵著市
中大樹下。從是以後,國多災疾疫氣。國
王召道術占之,云有蟒卵在國中,故令有
災疫。輒推掘燒之,病悉除愈。賈客人後
入海,故見龍神重問事狀,賈人曰:「昔如
[002-0539a]
神教埋卵市中,國中多有疾疫,王召梵志
占之,推得焚燒病者悉除。」神曰:「恨不殺
奴輩。」船人問神:「何故乃爾也?」神曰:「卿
曾聞某國有健兒某甲不?」曰:「聞之,已終亡
矣!」神曰:「我是也!我平存時喜陵擽國中
人民,初無教呵我者,但獎我,使我墮蟒
蛇中,悉欲盡殺之耳!」是以人當相諫從善
相順,莫自恃勢力陵擽於人,坐招其患三
惡道苦,但可聞聲不可形處。


(三二)



昔波羅奈國有五百盲人,周行乞索,值
世饑儉無所得,自共議曰:「佛在舍衛教人
惠施,當詣彼國可得濟命。」各曰:「當雇一人
牽吾等到彼。」五百盲人各許一銀錢,其人
即許將到彼國,便爾進路。受雇者語諸盲
人曰:「此下道險,卿等各以錢付我,若逢
寇賊我當藏之。」盲人盡以錢付之,其人得
錢便爾捨去。諸盲人週遊數日,飢渴不知
道路,即共同時歸命於佛,言:「佛神聖當哀
我等令免此厄。」佛即忽然現神在前,手摩
盲頭皆得眼明,飢渴飽滿。五百人歡喜,踊
躍願為弟子,鬚髮即落衣鉢法服。佛重為
說法,皆得應真,飛隨佛還詣祇洹。阿難白
佛:「此五百人宿命有何罪福?」佛言:「昔過
去世有長者,雇五百人作,先取作直各散
捨去,然後歷世故受此厄。是時長者今擔
錢去者是也!債解值吾開悟,今皆得道。」罪
福如是,是以人之造業不同,或是造業,
或是報業,不可不慎也。


(三三)



昔有二人親親,為知識不相違失。後
[002-0539b]
一人犯罪,罪應至死,便亡走過知識。知
識不開門,逆問:「卿是何人?」答曰:「我是知
識也,有罪故來相過耳!」其人語曰:「緩時
為親親,有急各自當去,不前卿也!」知識
大不樂,自念曰:「人緩時出入行來,飲食不
相捨離,云何有急便爾相棄耶?豈是厚
乎?」便去欲入山。復有一善知識往過之,
其人便開門藏之,言:「卿與我雖踈,當送卿
著安隱處。」便以車載珍寶,自往送到他國,
當與彼王諸長者所在相聞,為作宮室,安
著田宅財寶,供給與已捨還。佛爾時見此
人便引為喻:「犯罪者,喻人精神;親友者,
喻四大身;善知識者,喻三歸五戒。喻人
將養四大,飲食餚饍四事無乏,無常對至
當墮惡趣,求其藏避須臾反閉門不前。後
遇善知識,知識將至他國安著所須供給
無乏,喻布施持戒至身死時,福力所引送
到天上,七寶宮殿服天寶衣,天百味食自
然至極樂無量。是以人生世勿食自養,當
割減作福,如養四大身豈有所益,知者應
行之!」


(三四)



佛般涅槃後百歲,有國王事天神,大
祠祀用牛羊猪豚犬雞各百頭,皆付厨士
殺牛羊。厨士中有一優婆塞言:「我持佛戒
不得殺生。」厨監大恚,即白佛言:「欲治之。」
王問曰:「汝故欲違我教耶?當殺汝!」厨士答
曰:「我是佛弟子受持五戒,寧自殺身不違
佛教而便殺生。若隨王教犯殺者死入地
獄,巨億萬歲罪竟乃出,常當短命。持戒
[002-0539c]
不缺就王誅者,死轉上天,天上得福所願
自然,今假令當死,轉此生身當受天上,
罪福之報相去殊遠。我以是故死死不犯
耳!」王言:「與七日期,當以象蹈殺汝,若不
死者語乃有實。」七日之後,士盡是優婆塞
身,作佛身相如佛形,以驗五百象往蹈之。
優婆塞如佛法,則舉手五指化為五嶽山,
一山間有一師子出,象見師子惶怖悉皆
伏地,如佛在時。王爾乃信知有佛,便罷
祠祀。從此人受佛戒,臣吏人民亦皆從受
戒,遂為國師。賢者持戒度人如此。


(三五)



昔佛在世時,有一優婆夷,朝夕詣佛
供養盡虔未曾有懈。佛知而問:「欲何志願
也?」便白佛言:「若有福報,願欲現世生四
子。」佛便問:「何以索四子也?」優婆夷言:「若
四子長大,令一人主治生賈市積聚財寶,
令一人知田農畜養積聚六畜及穀,令一
人求官食祿覆蔭門戶,欲令一人出家作
沙門,得道成就還度父母及一切人,求四
子者正為此耳!」佛言:「令汝得所願。」優婆夷
大喜為佛作禮而去。後生一男,聰明點慧,
其母愛之世間無比。子後長大便問母言:
「慈愛何以太甚,未有此比?」母語子言:「本願
四子,唯得汝一人,併愛在汝許,是以爾
耳!」所欲之意悉向兒說。兒聞母說深感母
志,便行治生,未滿一年得巨億財;次安
田業畜牧,蓋澤牛馬穀米甚無數;次行學
問仕進求官,取婦生男門戶遂成豪之家。
復啟言:「所以求四子,各知一事,今代為
[002-0540a]
之,三事粗辦唯少一事,得出家者甚善。」慈
母曰:「四子之願得具足矣!」母心念言:「本
願四子各付一事尚恐不辦,此兒所作,過
於本望,令得出家必能成道。」即聽出家。
兒辭母向佛所求作沙門,即得具足精進,
不久得阿羅漢道,還度父母及一切人,得
福得道無不歡喜。是以作福發願但在心
志,無往不得也。


(三六)



昔有一老母,惟有一子,得病命終,載
著塚間停屍,哀感不能自勝:「正有一子當
以備老,而捨我死,吾用活為?不能復歸,當
併命一處。」不食不飲已四、五日。佛知,將五
百比丘詣彼塚間。老母遙見佛來威神光
奕,迷悟醉醒,前趣佛作禮住。佛告老母:「何
以塚間也?」白言世尊:「唯有一子捨我終亡,
愛之情重欲共死一處。」佛告老母:「欲令子
更活不也?」母言:「善!」曰:「欲得矣!」佛言:「索香火
吾當呪願更生。」告老母:「求火宜得不死家
火。」於是老母便行取火,見人輒問:「汝家前
後頗有死者不?」答言:「先祖以來皆死。」過去
所問之處,辭皆如是。經數十家不敢取火,
便還佛所,白言世尊:「遍行求火無不死者,
是以空還。」佛告老母:「天地開闢以來,無生
不終。人之死亡、後人生活亦復何喜?母獨
何迷索隨子死也?」母意便解識無常理。佛
因爾廣為說經法,即得須陀洹道,塚間觀
者數千人,發無上正真道意也。


(三七)



昔有一人兩婦。大婦無兒,小婦生一
男,端正可愛,其婿甚喜。大婦心內嫉之,
[002-0540b]
外徉愛念劇於親子,兒年一歲許,家中皆
知大婦愛重之無復疑心。大婦以針刺兒
囪上令沒皮肉,兒得病啼呼不復乳哺,家
中大小皆不知所以,七日便死。大婦亦復
啼哭,小婦摧念啼哭晝夜不息,不復飲食
垂命,後便知為大婦所傷,便欲報讐。行
詣塔寺問諸比丘:「大德,欲求心中所願,
當修何功德?」諸比丘答言:「欲求所願者,
當受持八關齋,所求如意。」即從比丘受八
戒齋便去,却後七日便死。轉身來生大婦,
為女端正,大婦愛之,年一歲死。大婦端
坐不食,悲咽摧感劇於小婦。如是七返,
或二年或三年,或四、五年,或六、七年,後
轉端正倍勝於前,最後年十四已許人,垂
當出門即夜便卒死。大婦啼哭憂惱,不可
復言不復飲食,晝夜啼哭垂淚而行,停屍
棺中不肯蓋之,日日看視死屍,光顏益好
勝於生時。二十餘日有阿羅漢,見往欲度
脫,到其家從乞。令婢持一鉢飯與之
不肯取,語婢:「欲得見汝主人。」婢還報云:
「欲見大家。」答言:「我憂愁垂死,何能出見
沙門?汝為持物乞與令去。」婢持物與沙門,
故不肯去。沙門言:「欲見主人。」婢如是數
反,沙門不去,婦愁憂無聊,沙門正住不
去,亂人意不能耐之,便言:「呼來!」沙門前
見婦,顏色憔悴自掩面目不復櫛梳,沙門
言:「何為乃爾?」婦言:「前後生七女,黠慧可愛
便亡。此女最大,垂當出門便復死亡,令我
憂愁。」沙門言:「櫛梳頭拭面,我當語汝。」婦故
[002-0540c]
哭不肯止,沙門謂言:「汝家小婦今為所在?
本坐何等死?」婦聞此言意念:「此沙門何因
知之?」意中小差。沙門語言:「梳門頭逮,
我當為汝說之!」婦即斂頭訖,沙門言:「小
婦兒為何等死?」婦聞此語默然不答,心中
慚愧不敢復言。沙門言:「汝殺人子,令其
母愁憂懊惱死,故來為汝作子前後七反,
是汝怨家,欲以憂毒殺汝。汝試往視棺中
死女,知復好不?」婦往視之,便爾壞爛臭
不可近。問:「何故念之?」婦即慚愧便藏埋之,
從沙門求哀欲得受戒。沙門言:「明日來詣
寺中。」女死便作毒蛇,知婦當行受戒,於
道中待之欲嚙殺之。婦行蛇遂遮前不得
前去,日遂欲冥,婦大怖懅心念言:「我欲至
沙門許受戒,此蛇何以當我前,使我不得
行?」沙門知之,便往至婦所。婦見沙門大
喜便前作禮,沙門謂蛇曰:「汝後世世更作
他小婦,共相酷毒不可窮盡,令現世間
大婦一反殺兒,汝今懊惱已七返,汝前後
過惡皆可度。此婦今行受戒,汝斷其道,汝
世世當入泥犁中無有竟時。今現蛇身,何
如此婦身?」蛇聞沙門語,乃自知宿命,煩怨
詰屈,持頭著地不喘息,思沙門語。沙門
呪願言:「今汝二人宿命更相懊惱,罪過從
此各畢,於是世世莫復惡意相向。」二俱懺
訖,蛇即命終便生人中。於時聽沙門語,即
心開意解歡喜得須陀洹道,便隨沙門去
受戒作優婆夷。是故罪業怨對如此,不可
不慎之。
[002-0541a]


(三八)



昔舍衛國一旦雨血,縱廣四十里。王與
群臣甚大驚怪,即召諸道術及知占候,使
推之知為吉凶。占者對曰:「舊記有云:『雨血
之災,應生人蟒毒害之物。』宜推國內彰別
災禍。」王曰:「何以別之?」知占師曰:「是為人毒
難可別知,試勅國中新生小兒皆送來,以
一空甖使兒唾中。」中有一兒唾甖即成火
燄,知此兒是人蟒。議曰:「此不可著人間,
即徙置空隱無人之處。國中有應死者可
送與之。」蟒吐毒殺之,如是前後被毒所殺
七萬二千人。有師子來出震吼之聲,四十
里內人物懾伏,所流暴害莫能制御。於是
王即募國中能却師子者與千金、封一縣。
無有應者。眾臣白王:「唯當有人𧕩能却之。」
即勅吏往呼人蟒。遙見師子徑往住前,毒
氣吹師子即死,𧕩爛消索國致清寧。後時
人蟒年老得病命將欲終,佛愍其罪重一
墮惡道無有出期,便告舍利弗:「汝往勸之
使脫重殃。」舍利弗便往其家,神足來入忽
然住前。人蟒隆怒念曰:「吾尚未沒為人所
易。」無所關白,徑來住人前,便放毒氣謂能
為害。舍利弗以慈慧攘之,光顏益好一毛
不動。三放毒氣而無能害,即知其尊,意解
善念生,便以慈心上下七反觀舍利弗。舍
利弗便還精舍,吸氣人蟒命終當趣。其
日即天地大動,極善能動天地,極惡亦能
動。時摩竭王即詣佛所,稽首于地問世尊
曰:「人蟒命終當趣何道?」佛言:「今生第一天
上。」王聞佛語怪而更問佛言:「大罪之人何
[002-0541b]
得生天?」佛言:「以見舍利弗慈心七反上下
視之,因是功德生第一天,福盡當生第二
天上,至七反以後當得辟支佛而般涅槃。」
王白佛言:「七萬二千人罪不復償耶?」佛言:
「末後作辟支佛時,身當如紫磨金,時當在
道邊樹下坐,入定意時有大軍眾七萬餘
人,過見辟支佛謂是金人,即取斫破各分
之,定墮手中,視之是肉,皆還聚置而去,
辟支佛因是般涅槃。今世之罪,乃爾時薄
償便畢。」佛告王:「遇善知識者,山積之罪可
得消滅,亦可得道。」佛說是時,王及大眾,皆
大歡喜佛禮而去。


(三九)



昔有沙門,坐在樹下誦經,鳥來在樹上
聽經,專心聽經不左顧右視,為獵師所射
殺。鳥臨死時其心不亂,魂神即生天上,自
念生所從來根源,便識一世宿命。既生天
已,來下散華在樹下沙門上。天人語道人
曰:「蒙道人誦經恩福故,得免此鳥身,得為
天人。」道人聞鳥語便得道跡,須臾忽然不
現,天人還本所。師曰:「諸學道者,臨欲壽終
心不亂者,所生不墮惡道苦痛之處,便識
宿命自所更來,故出經示後生也!」


(四〇)



昔佛在世時,出祇洹七里有一老公健
飲酒,弟子阿難往諫喻:「今佛在此宜當往
見。」老公言:「我聞佛在此,意欲往見佛,佛
善授人五戒不得飲酒,我不得飲酒如小
兒不得乳便當死,我不堪是故不往也!」復
行飲酒,飲酒醉暮便來歸道中,脚撥掘株
上便倒地,如大山崩舉身皆痛,便自說言:
[002-0541c]
「斯痛何快乎?阿難常語我:『當至佛所。』我
不肯隨語,今身痛不可言。」便語家中大小
言:「吾欲至佛所。」家中聞之皆驚愕:「公初
不肯至佛所,今何緣欲往?」語已便往。在
祇洹門外住,時阿難見老公來,歡喜白佛
言:「去祇洹七里老公已來在門外。」佛言:
「老公不能獨來,五百白象勉來耳!」阿難白
佛:「無五百象,獨來耳!」佛語阿難:「五百白
象在公身中。」於是阿難呼公:「前為佛作禮。」
白佛言:「我久聞佛在此,愚癡所致不早奉
覲,願佛赦除我罪也!」佛問老公:「積五百
車薪著地,欲燒之盡,當用幾車火能燒盡
耶?」老公白佛:「不用多火,用如豆許火燒,
如彈指頃便盡。」佛復問公:「公著衣來幾時?」
公言:「我著衣來一歲。」佛復問公:「欲浣此
衣去垢,當幾歲能盡?」公言:「得純灰汁一斗,
浣須臾便淨。」佛語公:「公之積罪如五百車
薪,復如一歲衣之垢。」老公當從佛受持五
戒。於是佛說數百言經,豁然意解即得阿
惟越致。


(四一)



昔佛涅槃後百年,有王名阿育,大憍
奢作殿舍縱廣十里,皆召諸小國畫師,畫
師至各隨意畫作種種形像。罽賓北有一
小國最遠,送一畫師後到,觀壁上屋表裏
盡畫遍,唯有門頰邊五尺未畫。復至仰觀
視諸物,不知復作何物,自念:「我始來時過
一小城,城邊有池,池有蓮華,見有一女
端正姝好,有相可中天下母。」思惟已便畫
作城池蓮華及女像訖。王至殿未入,便見
[002-0542a]
此畫,問:「誰畫此耶?」曰:「後來畫師。」即問:「汝
見形作也?虛作也?」曰:「見而作,非虛。」王問:「汝
為如形像作也?為使好乎?」曰:「不使好,如其
形耳!」乃相知此女中天下母,便遣使者索
娉為皇后。使者受命逕往其國,見女父母
謂言:「王索賢女為皇后。」女父曰:「嫁當奈
何?」便謂詣女夫家語:「王使我索此女。」道
遠三年乃到,云:「卿已取王者至尊,卿不宜
惜也,當時與王。」此夫是優婆塞,自思念
人以財色危身,若不與者或能治人,便以
婦與使者。去還到白王,王見大歡喜,即拜
為皇后,得好華便悲啼,王問:「何故啼?」后
曰:「王赦我罪當說耳!」王曰:「為說。」后曰:「此
正似我前夫香,以故啼耳!」王恚曰:「汝為
天下之母,故復念貧賤?汝是老嫗當應治
之。」旨遣使者往錄其故夫知為香不,若不
香者故當治之。使者往問其家人,家人曰:
「此賢者失婦已,便報父母,行作沙門得阿
羅漢道。」使者詣佛國中語言:「王欲見供養
道人。」道人曰:「我亦無所有,復見我為?」使
白言:「王欲供養道人。」道人隨使去到白王,
王見道人,道人身香甚於蓮華。王曰:「此
人以香塗身。」但作熱湯浴之,香又更甚,
復以繒其身,其身香轉倍。王乃信之,問:
「道人何緣得香乃爾,願見告示?」道人語王:
「吾前世時為婆羅門,行遙見人說經,我叉
手歡喜一心稱讚菩薩,兼以少香燒以供
養,故令得福遂至道果。」


(四二)



昔有父子二人共居,入山斫林,泉水有
[002-0542b]
黃金,子便歸求父索分,言:「我不用餘物,物
盡與父,惟與我車牛一具、米二斛、荻斫各
一枚。」父不聽之。數諫不止,父便與之,言:「汝
莫復來歸!」子便入山掘泉水中金,日日終
不能得。父便共相將往視之,觀如是金,仰
視山頭邊有金若山,影現水中,便上山以
大木幢墮金於地。父語兒:「求之法當云何?
但掘水,何時當得?子不曉求金者,唯人不
持五戒,但逐聽色聲,人身豈復可還得也!」
父者,唯如黠之求金者,觀如本末時,持佛
五戒加行十善生天,人身世世不失,後得
佛道果。


(四三)



昔天帝釋與第七梵天親善。時梵天
下至忉利天上共戲,釋愁不樂,梵天問釋:
「何以不樂?」釋曰:「卿見我天上人轉希不?
下方人無復作善者,皆入惡道中,無復生
上者,天人下生人間轉復不還,我故愁耳!」
梵天語釋:「卿便死化作一師子極令威勢,
我當化作婆羅門,共下到閻浮提,教授天
下使為善,為善死皆生天。」便各隨所化下
到一國。師子在城門中言:「我欲得人噉。」
國人見之無不惶怖,叩頭求哀終不肯去。
化婆羅門語國人言:「此師子惡,與罪人應
死者三十人,自當去也!」王便出獄囚應死
者三十人與師子,師子得人驅著前去到
深山中。未噉之頃化天語諸人:「卿等能持
五戒念十善道,身口意相應者,此師子便
不噉人。」諸人言:「我等當死,此何足言,能
持耳。」便從化人受戒,師子便不噉。師子
[002-0542c]
言:「置令去。雖爾我知汝心,若不持佛五戒
者,我故當噉汝。」爾三十人還國,國人見
皆驚,問曰:「卿那得還耶?」答曰:「有一人教
我等受佛五戒,師子便不復噉我,故我得
來歸耳!」師子復住城門中,國人大惶怖,
皆從三十人受五戒。師子便去復到一國,
如是周遍八萬諸國,皆使為善,死者生天,
天上更大樂豐盛饒人。菩薩方便度人如
是,自到作佛。佛語阿難:「釋天化師子者,
我身是也,梵天化作婆羅門者,今迦葉是
也。爾時助我化度天下人,使我得佛,我
故與並坐,報爾時恩。」


(四四)



昔迦葉佛時,有王名拘旬尼,為佛建
立精舍滿事之。王第七女前事梵志後信
事佛,梵志惡之字為僧婢。王有十夢怪而
問之。梵志思夢欲陷此女,語王言:「得最
愛女焚燒祠天乃吉。」王甚不樂。女問王曰:
「何以不樂?」王說如是,女曰:「燒吉者我分
當之!」問:「幾日當祠?」梵志言:「後七日。」女白
王:「雖當死,願聽詣佛所,使城南人盡送我
出。」便勅送之。女將至佛所,說法盡得見
法。日一方送,城四方面人悉見諦。復求
在城中人送,亦如是。六日求王及宮中官
屬送之。佛為說法悉皆見諦。王乃知梵志
欺詐,語梵志:「汝幾誤殺我女,汝不為佛
作沙門,當出國去。」梵志不知所至,不得
已悉詣佛作沙門,後得阿羅漢果。
《眾經撰雜譬喻》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