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e0002 太平經-六朝- (master)


[098-001a]
太平經卷之九十八訓六
   神司人守本隂祐訣第一百五十六
請問一大疑事行言之今天師廣開天道之
路悉拘校古者道書之文以爲真要祕道真
道者多善其文乃入神故能覩神與神爲治
所治若神入神則真其道也乃多成於幽室
成有使度於室中而去者或有一出一入未
能去者或有但見神而終古不去者夫度去
者萬未有一人大壽者千未有一人也小壽
者百未有一人也竟其天年者比是也凡天
[098-001b]
下之人學問也萬未一人得上官也千未一
人得中官也百未一人得小官也其於佃家
活生萬未一人得億萬也千未一人得千萬
也百未一人得百萬也凡事者皆如此矣故
其本者衆多其度世及富貴者少也愚生甚
憂之今爲道當以何爲大戒而得長成乎學
問當以何爲大戒而得到大官乎治生聚財
當以何爲大戒而得致當乎今不及天師力
問諸疑恐終古蒙味不復開通無以得知之
也善哉善哉諸真人問疑事也天使子來問
[098-002a]
之諾安坐善問身聽今爲真人悉道之使口
口可知自隨而力記之唯唯行後世得吾文
爲其廣開真道之路必且俱學真道夫真道
而多與神交際神道專以司人爲事親人且
喜善與不視人且驚駭與不俱爭語言於人
旁狀若群鳥相與往來無有窮極或言人且
度去或言人且富而貴或言人且貧而賤或
譽旁人或毁旁人或使人大悅喜或使人常
苦大忿夫神乃無形象變化無窮極之物也
人爲之能專心自守能不聽其言考心乃行
[098-002b]
閉口不傳其言又不隨爲其愁怒喜固固堅
守本不移務隂利祐人及凡物不欲爲害以
年一知道之後常爲上善務利而不害傷求
道爲善到年窮乃止爲是不敢懈怠萬萬度
世一不耳萬得大吉一凶耳如此則群神轉
共祐助人也使人日樂善不知復爲邪惡也
真人知之邪唯唯行子已知矣行爲真人道
其且亂敗者人用心意不專純又易喜易怒
易驚易惑又易事輕口清辯慧常欲語善惡
無可能隱匿遭者欲言不能自禁止於其如
[098-003a]
是則群神共來欺之或之小人則且上入祅
言而死也或數爭辯口而妄言也或爲鬼神
所驚因而病狂也大用心意不專一人怒喜
無常舉事失正惚恍無方或以是失其賢友
善輔也因以危亡是者大咎在不愛利爲上
則不欲利其下聽邪神反欲害之故賢者使
去反失其賢輔用其於小人也不欲尊重其
上反聽邪神詐僞祅言妄語是即爲道不成
所以得凶之門户也吾不能豫勝記之也凡
人用心不能專堅宻者易營或皆舉事不吉
[098-003b]
所爲多害得凶其過失積衆多不可盡言但
爲真人舉道其大綱見其端首使賢明深見
吾文自精詳隨而察之必已知矣真人寧曉
不耶唯唯行子已大覺矣守吾文以爲深戒
以爲行者萬世可無凶害誠口口故後世讀
吾文書從上到下盡覩其要意義而行者萬
不失一也守之不置自然畢也專心善意乃
與神交結也邪心惡意道必失也大人不精
聽耶或失其正位小人不精聽耶與祅結也
此悉成身之害不可不大戒愼也凡人舉事
[098-004a]
有過皆自身得之也夫禍變近從胷心中出
不以他所來也真人知耶唯唯可駭哉可駭
哉子知懼駭於是可謂已得入真道矣愚生
已大覺矣賢儀此以爲行成事得長入吉門
辟凶户矣死生之路可長覩矣案此爲行凶
耶日遠去吉者來矣然子已知之矣口口不
復重戒子也唯唯行爲子道學而得大官者
決意凡人學問也今日入學門用心專一常
欲祐利愛而不妄語年少而學至老窮無復
知乃止不樂得官也但身好學務欲得知經
[098-004b]
道積爲善而不止行名立經道成深知古今
灾變所從起其行與學有益於上有利於下
爲善積聞不可闔閉名聞四遠明王好之因
而徵索召取百姓俱言善哉俱言大吉是其
人也旁人爲其說喜是者即其善人學而度
世者也真人知之耶唯唯
   爲道敗成戒第一百五十七
行復爲子說道其不度者意今日入學門不
樂思得真道善說但欲博聞多覩可以行窮
極聖人者又不樂推行作善反好浮華之天
[098-005a]
可以相欺僞者或既得入經道又用心不專
一常欲妄語辯於口辭以害人爲職不尊重
上不利愛下其行與經道實空虚未足以爲
帝王之良臣反行守長者旁人以財貨自助
欲得大官以起名譽因而盜採財利以公起
私背上利下是即亂敗正治天地之害國家
之賊也民之虎狼父母之惡子也天地憎之
鬼神惡之故其罪泄見者時時見誅於帝王
以稱天心以解民之大害也是其工欺而得
官者也或有用心不專實空虚無真守反積
[098-005b]
常思欲得官官者乃天之列宿之官也以封
有德賞有功也不以妄予無功之人也無功
之人天地所忽神靈所不好愛也下愚不能
深自知惡反妄思得天官而不止耶鬼物因
而共下其心使其妄語因而妖言不而自禁
止也故時有邪言而死者此之謂也非獨爲
道不得其意則凶也凡人爲行不欲樂善爲
悉凶也真人努力子幸有善意常欲愛利爲
事已度矣雖然真人凡人且度不度不在於
前也其失皆在於後皆由不自愛自易自言
[098-006a]
且度反中有過而不度也故吾今說而不得
中止者乃真人使吾說不得止也今欲中閉
說而自易不言恐恨真人真人恨則上視天
反且使天害吾故吾言不敢道自易閉學而
中止也子知之耶唯唯行凡人之得害如此
矣常得於未解不與本相應故失之也子旣
有大功於天努力努力唯唯不敢自易業學
而道上也行子已知自度之術矣吾無以加
之也行復爲真人具說其人樂治家畜財得
富貴者年少力能布作而長思爲事力盡因
[098-006b]
乃止能揚善隱惡常用心樂爲善慄慄思尊
上凡疑悉愼戒之不敢妄爲又愛下不欲害
人不枉王法不樂隨邪禮相隨飲食也凡不
急之事不敢與焉有知而爲此行到老無知
乃已雖實若虚口不輕語故能致珍物畜積
因以成人也夫人賢不肖用意各異或有不
善之人輕上害下好從邪禮不急之行數到
市道用口妄語不能忍非即凶亂危亡之人
也非爲道也子知之耶唯唯是故夫爲道者
專汝心閉汝口毋妄言也是故古者聖賢覩
[098-007a]
天法明故能行道守德也天乃專一晝夜行
道而不言故能獨吉也地乃晝夜行道而不
言愛養萬物故能長獨安也四時乃獨行道
晝夜不止故能常獨興王而不止也三光乃
獨行真道而不言故能常明隨天運行也五
行乃獨行真道而不言故能與天地爲常也
凡天下之爲道行者象此不可勝盡也故能
愛利口不妄言則道可得也欲輕忽事反吾
文言者成口口爲道所賊萬不失一也真人
旣遠來問疑故以戒子也得書思之惟之吾
[098-007b]
不負子也吾乃爲天談以戒上德君之民德
君天與之必且好道百姓且象其君而爲之
皆以此文爲大戒則可得吉而遠凶也出此
之書以戒下愚愼毋藏之唯唯行去此說戒
乃若小而反大若薄而反厚何謂也然念其
辭言也若小耳其戒反大也念其言若類似
俗辯士所爲也則似薄不足傳也念其戒人
成人則厚矣故念吾爲真人作道其大也則
洞至無表其小也則洞達無裏尊則極其上
卑則極其下故上及神人下及奴婢所以然
[098-008a]
者欲使大人爲之亦言足小人爲之亦言足
賢聖爲之亦言足百姓爲之亦言足何也願
聞其意善哉子之難也得其意然吾乃爲太
平之君作經夫太平之君治乃當象天爲法
不可若小國但長於一界也是故天之爲象
法也乃尊無上反卑無下大無外反小無内
包養萬二千物善惡大小皆利祐之授以元
氣而生之終之不害傷也故能爲天最稱神
也最名無上之君也今上皇氣至德君治當
象此爲法故吾道一高一下一沈一浮欲使
[098-008b]
衆賢共察之也是故東南地户乃有柱天之
水不逆小流之力也善惡大小皆歸之真人
知之耶唯唯行欲復說辭無極爲其大文且
小止息各歸思之於胷臆作道不得其意示
之以南反問北用心如此則終古所學不得
也不敢不行子已曉矣
 右集難道戒學治生成與不成吉凶何所
 起訣
   核文壽長訣第一百五十八
願請問一疑事言之今願及天師問文之訣
[098-009a]
人之實長可與共事而終古無復厭之時豈
可得聞乎然子欲核衆文知賢者處耶諾安
坐爲真人道之積文億卷不能得壽何益於
命乎文書滿室而不能理平其治又何益於
政乎臣子滿朝而不能爲君致太平樂其上
又何益於帝王乎一人生百子使父母饑寒
又何益於親乎積方重車不能益壽又何益
於人命乎說事無窮於不能爲君除灾患又
何益於朝廷乎凡事類若此者衆多不可勝
記也但爲真人舉綱見始令諸賢柔自深察
[098-009b]
之耳願得其效子欲知之耶唯天師諾安坐
自精方爲子言之文書億卷中有能增人壽
益人命安人身者真文也其餘非也文書滿
室中有能得天心平理治者真文也其餘非
也臣子滿朝廷中有能樂其君助其君致太
平者是帝王之真臣良吏也其餘者佐職之
臣子也人生一子而父母常得其樂而不饑
寒者是賢孝之子其餘悉備數也積方重車
中有能益年者是真方也其餘悉非也天下
若此比類衆多不可勝記豫說也真人自深
[098-010a]
思其意吾文以一推萬足以明天下之道矣
故令使真人付道於土德之君拘校凡文人
辭聖書者明以示衆賢使一俱覺解迷與惑
也已拘校凡文之後災日去矣夫邪文邪言
乃是姦災之主人也夫正文正言乃逐除邪
姦惡之吏也文已正言已正姦僞無主人則
無於止宿也夫邪文邪言爲姦主人比若盜
賊有主舍止宿者主人已死亡盜賊無縁復
得來止息也真人亦曉知之耶唯唯行天道
之爲法以一况萬亦不可盡書也真人得之
[098-010b]
自深惟思其要意賢明心有九孔易達見文
自大覺矣勿復問也曾文唯唯文多使人眩
㝠不若舉其一綱使萬目自列而張也故萬
民擾擾不若一帝王也衆星億億不若一日
之明也柱天群蚑行之言不若國一賢良也
天道廣從無復窮極不若一元氣與天持其
命綱也賢者上德之君深思吾言壽自長也
後世共思吾言自父慈子孝日廣且明也母
愛婦順俱一國旦而賢良也大小爭爲善後
者無彊也不知復有邪文佞人因以藏也灾
[098-011a]
變盡除二光明也自然之術天神所共純行
也爲道如此乎大樂何有傷遂以爲法乃天
行也誰書記之是乃天地神明也以徵之文
與天地響相應也是天合信符也上君賢者
宜共察此辭行之者日興與時宜爲期得天
地之欲故吉哉隂陽順行風雨時萬變除去
以徵書吾不自譽也誠知之不但飾言也宜
疾效之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去矣行去矣精
之詳之道自來唯唯
   男女反形訣第一百五十九
[098-011b]
願復請問一疑事言之天師前所賜子愚生
書本文有男女反形願聞其意噫子書略已
說可覩何故復問之乎心愚閉難闓示唯及
天師訣問之諾安坐方爲子言之天地之性
陽好隂隂好陽故陽當變於隂隂當變於陽
凡隂陽之道皆如此矣更相好故其開練日
疾但宜口口以品訣之耳不可逕以示教人
也且入邪中然子明聽陽者以其形反爲隂
形隂者以其形反爲陽形正自以其身爲其
人形容也不可逕及也且中於耶唯唯若且
[098-012a]
曉而疑也噫子何一難示也但便以自身爲
其形陽者若隂人身也隂者若陽人身也唯
唯子已知矣行去事可知唯唯
 右集難解凡文方訣簡賢得失實隂陽反
 形以致道
   包天裹地守氣不絕訣第一百六十
願及天師請問一事乃止行言何疑哉凡道
包天裹地誰持其氣候者深哉遠哉妙哉子
之所問也何覩而問此有覩有見見天地之
道獨不知窮極故怪而問之也善哉子之言
[098-012b]
入微意然天地之道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
守氣而不絶也故天專以氣爲吉凶也萬物
象之無氣則終死也子欲不終窮宜與氣爲
玄牝象天爲之安得死也亦不可卒得乃成
幽室也入室思道自不食與氣結也因爲天
地神明畢也不復與於俗治也乃上從天太
一也朝於中極受符而行周流洞逹六方八
遠無窮時也子思書言自得之也爲神之階
可見矣去世上天而治不復見矣子欲重知
其明效也世不可得久有而獨治也故得道
[098-013a]
者則當飛上天亦是其去世也不肯力爲道
者死當下入地會不得久居是中部也故天
地開闢以來更去避世聖文常格在而不見
其人是明效也不死得道則當上天死則當
下入地不得久當害中和之路也子得吾文
自深思其意欲樂上行常生在與天並力隨
四時天下祭祀而飲食者努力爲真道是其
汙法也若不樂常在而樂死者棄道隨俗亦
將歸地下不得久覩天日月星曆也吾文口
口萬萬不失一也故古者聖賢人盡去今無
[098-013b]
見者是其大效也子自思之樂上則上樂下
則下無奪子志者也故吾爲太平德君制作
法不恨一人也夫太平氣來有一人自冤不
得其欲者則上皇平氣不得俱來至也故天
教吾廣開闢其路使得自恣自擇可爲也賢
明欲樂活者可學吾文思其意入室成道可
得活賢柔欲樂輔帝王治象吾文爲之可以
致太平欲樂居家治生畜財者思吾文可億
其天年而終死故各爲得其所願無大自冤
者也故太平之氣得來前也平之爲言者乃
[098-014a]
平平無寃者故爲平也是故德君以治太平
之氣立來也以然者乃天下無自冤者各自
得其所樂所以勑真人以付上德之君者上
德之君其用心必仁賢而明明者不奪人所
欲必得天下之心欲承天意以道歸之也真
人知之耶唯唯
   署置官得失訣第一百六十一
行且重戒真人一言使其有似天行也天之
爲行不奪人所欲爲也地之爲行亦不奪人
所欲爲也明君之爲行亦樂象天地不奪人
[098-014b]
所爲也與天地相似故能獨長稱天地得其
心也子知之耶唯唯夫天且爲惡其歲且大
凶者常害人所爲故民無可收也其歲凶饑
寒也是故地將爲惡也傷人所養其根不固
而有病也其歲不成多傷民困窮也衰惡之
君將凶署置不以其人所任職名爲故亂天
官犯天禁失天儀反復就責而罪之不原其
力所不及人之所不及比若一旦使君王步
行百里恐其不能到而道止也人所不及正
是此也故不擇選人而妄事署其職則名爲
[098-015a]
愁人而危其國也則名爲亂治政敗也夫天
地極神且明尚不敢奪人所欲爲奪之則爲
大凶歲也何况人哉真人寧解迷曉耶唯唯
誠得隨其國以師書授之因就其俗示之曉
之解之行子可謂曉事之生天不奪人願也
子行正自得天命年日益增何有窮已子學
不求居世尊榮何復求索得天意而增年今
已告子子今寧能說不耶然其受恩大喜無
復有所恨但恐力極行以師文授教恐不能
一旦而遍也何必一旦而遍但爲之不止自
[098-015b]
舟流不久唯唯受嚴勑不敢雖繩墨子已知
其意吾無復以戒子也行辭小竟事畢異日
有疑乃復來唯唯
 右大集難問天地氣候爲道與不吉凶君
 署置官得失文



太平經卷之九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