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e0002 太平經-六朝- (master)


[086-001a]
太平經卷之八十六原缺八/十七傳八
  來善集三道文書訣一百二十七
六方真人俱謹再拜前得天師教人集共上
書嚴勑歸各分處結胷心思其意七日七夜
六真人三集議俱有不解三集露議者三覩
天流星變光一者見流星出天門入地户再
者見流星出太陽入太隂三者見列宿流入
天獄中因三並而共策之恐天師三道行書
爲下所斷絶使不得上通復令天怒重忿忿
上皇氣不得來也令帝王道德之君固固承
[086-001b]
負先王餘灾不絶而得愁苦焉咄咄六真人
爲皇靈共來問事益精進天焉哉吾見諸弟
子言無可復以加諸真人也今試自說其流
星意六弟子愚蔽敢不言初始一流星出天
門入地户天門者陽也君也地户者隂也民
臣也今民臣其行不流而上附返上施恩於
下夫門户乃主通事今下户不上行返上門
通門而下知爲下辭會見斷絶不得上行也
善哉真人言吾無以加之也行雖苦復說二
事唯唯二事見太陽星乃流入太隂中太陽
[086-002a]
君也太隂民臣也太陽明也太隂闇昧也令
闇昧當上流入太明中此比若民臣暗昧無
知困窮當上自附歸明王聖主求見理寃結
今反太明下入闇昧中是象詔書施恩下行
者見斷絶闇昧而不明下治内獨亂而闇蔽
其上也又象比近下民所屬長吏共蔽匿天
地灾變使不得上通㝠㝠與民臣共欺其上
共爲姦之證也善哉善哉吾無以加六子言
也行雖苦復說其三事唯唯三事見列宿星
流入天獄中夫列宿者善正星也乃流入天
[086-002b]
之獄獄者天之治罪名處也恐列士善人欲
爲帝王盡力上書以通天地之談返爲閒野
遠京師之長吏所共疾惡後返以他事害之
故列宿乃流入獄中也善哉精哉吾無以加
六子言今六子問事乃何一怒也獨不懈惓
耶不敢也常見天師言真人爲天來問事今
欲止恐天辭不通今凡人命屬天地天地不
喜返且害病人則不得竟吾天年壽矣善哉
真人之言是也不失之也今吾爲諸真人說
亦不敢遺懈止也吾與諸真人等耳俱命屬
[086-003a]
天地若閉不說說而中止也天地同且害我
故我說亦不敢妄道止也行且爲六真人具
說之今六真人新出宂爲天思可以除天病
者爲有德君思可以除解災安身者六真人
極共說其意盡心所欲言者令使不得閉絶
唯唯天師所勑不敢不盡雀鼠之智悉言之
不也大慊唯唯今天下所畏口閉爲其不敢
妄誕今日月星應親天之列宿神也尚相畏
是故日出星輒逃匿不敢見畏其威夫四境
之内有嚴帝王天下驚駭雖去京師大遠者
[086-003b]
里詔書不敢語也一州界有彊長吏一州不
敢語也一郡有彊長吏一郡不敢語也一縣
有剛强長吏一縣不敢語也一閒亭有剛彊
亭長尚乃一亭部爲不敢語此亭長尚但吏
之最小者也何況其臣者哉皆恐見害焉各
取其解免而已雖有善心意不敢自達於上
也使道斷絶於此今但一里有剛彊之人常
持一里之正者一里尚爲其不敢語後恐恨
之得害焉但一家有剛彊武氣之人常持政
尚一家爲其不敢語也一家尚親自共血脉
[086-004a]
同種類而生尚乃相厭畏如此何況異世乎
今太上中古以來多失道德反多以威武相
治威相迫恊有不聽者後會大得其害爲傷
甚深流子孫故人民雖見天灾怪咎駭畏其
比近所屬而不敢妄言爲是獨積久更相承
負到下古尤益劇小有欲上書言事自達於
帝王者比近持其命者輒殺之不即時害傷
後會更相屬託而傷害之故民臣悉結舌杜
口爲喑雖見愁寃覩惡不敢上通故今帝王
聦明絶也而天變日多是明證效也今民親
[086-004b]
得生受命於天地以天地爲父母見其有灾
變善惡是天地之談語欲有此言也人尚皆
駭畏且見害於比近所繫屬者不敢語言泄
事廼相勑教共背天地與共斷絶不通皇天
后土所欲言也共蔽寃天地乃使其辭語不
通天地長懷恨悒而不達今帝王雖神聖一
人之源乃處百重人之内萬里之外百重之
内雖欲往通言迫脇於比近不得往達也夫
帝王雖有萬萬人之仁聖人各迫劫畏事天
地極最神聖人乃仰視俯覩尚倚之當前自
[086-005a]
解而已帝王安能神聖於天與地乎愚生六
人常逢猛虎於遠方閒野六人俱止足不敢
移口不敢語頭不敢動目不敢瞑夫人之所
迫脇所畏如此矣善哉善哉今見六真人言
承知天獨久病苦冤辭語不得通雖爲帝王
作萬萬怪變以爲談下會閉絶不得上達獨
悒悒積久今故風諸真人教其丁寧勑此行
書之事故諸真人悚悚倦倦是天使也諾諾
吾其畏天威方爲子思惟其要意而具說今
之六真人問此事常何一最劇也愚生六人
[086-005b]
七日七夜共念此行書事三集議三覩流星
以爲天告人教勑使人問也又六人俱食氣
俱咽不下通氣逆而更上當此之時耳目爲
之眩瞑無覩俱怪而相從議之不知其爲何
等大駭驚怖唯天師爲愚生說之善哉諸真
人古變得具意見諸真人言乃知三道書真
人會且復見閉絶何乎願聞其意决然夫九
竅乃象九州之分也今諸真人自言俱食氣
廼㘉不通眩瞑無光明是九州大小相迫脇
下不得上通其言急事也夫氣者所以通天
[086-006a]
地萬物之命也天地者乃以氣風化萬物之
命也而氣㘉不通者是天道閉不得通達之
明效也天欲使真人丁寧此事故以此氣動
感真人也子知之耶唯唯行子已知之矣諾
天告六真人教吾極言耶六子安坐爲諸弟
子悉說之道之爲畏其州郡長吏不敢言者
一州中諸善士賢明相索共集議於他州上
之畏其郡集議於他郡上之畏其縣集議於
他縣上之畏其鄉亭集議於他鄉亭上之畏
其里集議於他里上之皆悉在方其禁畏人
[086-006b]
者以其所上罪變怪輕重罪之復加故罪一
等何其重也不應重也尚恐其輕今天地愛
有德帝王欲爲其具談人生於天地乃背天
地斷絶天談使天有病乃畜積不除悃悒不
得通言報其子是一大逆重罪也夫民臣乃
是帝王之使也手足也當主爲君王達聦明
使上得安而無憂共稱天心天喜說則使君
延年今返居下不忠背反天地閉絶帝王聦
明使其愁苦常自責治失正灾變紛紛危而
不安皆應不孝不忠不信大逆法不當得與
[086-007a]
於赦今何重之有乎天談不得通天地大怒
賊殺凡物乃爲毁天地乃爲太凶之歲國斷
無聦明乃爲大危之國此罪不可復名故爲
當死過也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子已知之矣
吾所以敢不口口者見六子來問事致承知
爲天使諸真人故敢不口口也子知之耶唯
唯今不口口之名爲誤上也德君見文皆令
勑上書者使其大口口有功者德賜之也如
此則天下莫不歡喜樂盡其力共上書言事
也勿得獨有孤一人言也皆令集議一人言
[086-007b]
或妄僞佞欺名爲使上失實不可聽大過也
比連年上書比比有信有大功者上士之人
衆集者常病不多兩三人集固固有有奸僞
多者無奸僞何也願聞之然多者則其上書
者便自傳相畏恐事漏泄見得長短反爲欺
上爲傍人所上故盡實核口口乃敢言之也
不口口不敢言又不敢有可隱皆畏恐有後
事是故悉信也比若一里百户共欺也男女
小兒巨人會有泄之者旁里會有知之者其
里賢明畏事者會不敢匿恐坐其事何况乃
[086-008a]
一州一郡一縣一鄉一亭郡有非常事陽陽
何可隱猶爲旁人所得長短故善惡都畢出
天乃大喜災除去與流水無異也子知之耶
唯唯又大集議無敢欺者一兩人欲欺餘人
會不從之也有欲欺不信者即時衆共記之
上之其法應爲背天地欺帝王詐僞大逆不
道之人也天怨之人惡之其罪不得與赦也
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子已覺矣已行上書還
反其家有怨其行上書欲害者即左方之名
爲怨章罪過不除如是則三道行書已通無
[086-008b]
敢閉絶者也如是則天地已悅矣帝王承負
之灾厄已大除去天下太平矣上皇氣悉來
到助德君治矣口口不負六真人也唯唯行
六真人精已大進爲天除病矣爲帝王除厄
會矣功已著於天矣王者已日彊明矣六真
人爲善已得其數矣宜勉力愼之愼之唯唯
願問一大訣惟天師示之欲知行書乃出入
究洽於神靈未豈可聞乎然自有大驗天道
不欺人也各以其類相求索令德君數遣信
吏問民間有疽癘疥者無有者多少有疽癘
[086-009a]
疥者行書未究洽於神靈自苦有餘蟲食人
蟲乃食人即蟲治人也固固下有餘無道德
臣民比若蟲矣反食於人是使蟲治人之效
也無有疽癘疥者即皆應善人在位無復蟲
也此者萬不失一善哉善哉獨以此明之耶
復有餘耶凡天下灾異皆隨治而起各有可
爲但精思其事且自知之也何獨以疽癘疥
言之乎其餘灾尚但見於萬物蟲反食人最
劇故以效之也善哉善哉嚮不力問於天師
無從得知之也觀諸真人今且說已自知之
[086-009b]
矣但引謙耳不敢不敢愚生六人重得天師
嚴教各歸居便間處惟思其要意今天師書
文悉使小大下及奴婢皆集議共上書道灾
異善惡曾不太繁耶哉異生願聞其意善哉
子六人爲天問事詳愼乎天使諸真人言也
然所以使下及庶人奴婢者今天之法界萬
里異天地五千里復小異千里異風氣五百
里復小異百里異隂雨五十里復小異一縣
異變灾怪善惡也夫皇天有灾怪變非必常
當處帝王之宅縣官之庭長吏之前也灾變
[086-010a]
異之見常於曠野民間庶賤反先知之也各
爲其部吏諱不敢言吏復各爲其君諱而不
敢言反共斷絶天地談人人欲譽其長吏使
其名善而高功疾遷共作無道互天地之灾
異變怪令閉塞不得通達帝王之前使帝王
無故斷絶無聦明不得天地心意其治危亂
難安得愁苦焉夫帝王天所父命生以天爲
以地爲母帝王爲天子民臣共爲無道乃斷
人父母談語不得通於其子其罪莫大焉爲
共斷絶天地之談共欺其上爲人民臣不忠
[086-010b]
信遇乃如斯罪當輕重寧可名字耶子覺未
唯唯又凡民臣奴婢皆得生於天長於地得
見養理於帝王以此三事爲命無此三事則
無縁得生長自養理也而反下皆共欺其上
共無知天與地使帝王無聦明閉塞罪皆應
萬死尚復有餘罪何其重也真人其愚闇不
解何哉人得生於天長於地天地愁苦有病
故作怪變以報其子欲樂見理愚民反共斷
絶天辭天地大怒之帝王民臣之父母也民
臣反共欺其父母使其常用心意愁困而不
[086-011a]
能平其治咎莫大焉天地開闢已來承負之
厄會大積悉起於是故使民間上書也今陽
明德君治天難愁苦之故使吾言也善哉善
哉行今爲真人道之今天下日蝕極天下之
大怪也尚或有覩或有不覩天下之灾異怪
變萬類皆天地隂陽之變革談語也或國不
覩而州覩或州不覩而郡覩或郡不覩而縣
覩或縣不覩而鄉亭覩或鄉亭不覩而民間
人覩或甲里不覩而乙里覩故古者賢聖之
治下及庶賤者樂得異聞以稱天心地意以
[086-011b]
安其身也故其治獨常安平與天合同也今
太平盛氣至有一事不得輒有不和即天正
氣爲不至比若愚民竭水而漁蛟龍爲不見
此之謂也今故悉使民間言事乃不失天心
絲髮之問乃治可安也民間自力集上書部
諸長吏亦且恐後民言事且力遣吏問民間
所覩疾復上之則變灾無有失也如是皇天
后土爲其大喜愛其帝王以何明之乎然有
證乃日月爲其大明列星守度不亂錯行是
天喜之證也地喜則百川順流不妄動出萬
[086-012a]
物見養長好善也即是地之悅喜之證也真
人知之耶唯唯天師幸哀愚生得其事者進
問縁見待厚乃得悉問所疑今使民間記灾
變怪云何哉然善乎子問事也然當見之時
支日晏蚤户記之月盡者共集議之可上而
上之未足上者復待後月灾異如此縣邑長
吏且取晏蚤之時於民間也則可謂爲不失
天之灾絲髮之間也克亦畏民民亦畏吏兩
相畏恐所上皆得實不失銖分之間則令帝
王安坐幽室無憂矣民臣百姓大小盡忠信
[086-012b]
得達其情實矣天下莫不歡喜如有止者即
共記之皆應奸臣不忠孝之民無知天地共
欺其上使上聦明斷絶是大過也故當共急
記之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去有疑來問之今
六真人俱歸慕思惟天師使長吏民間共記
灾異變怪皆當共記何等者哉善乎六子問
事詳善不失天心不負德君是爲有功於天
地萬物莫不被蒙之也所以然者乃其爲天
問事口口悉究竟詳善故不失銖分天地隂
陽三光五行四時神祇萬物所欲言悉得見
[086-013a]
故爲大有功也子知之耶唯唯行今爲六真
人陳之詳自隨而記之唯唯然夫大灾異變
怪者是天地之大談也中災異變怪者是天
地之中談也小災異變怪者是天地之小談
也子欲樂知其大意要比若人大事大談中
事中談小事小談此大小皆有可言也不空
見也天地不妄欺人也見大善瑞應是其大
悅喜也見中善瑞應是其中悅喜也見小善
瑞應是其小悅喜也見大惡凶不祥是天地
之大怒也見中惡凶不祥是天地之中怒也
[086-013b]
見小惡凶不祥是天地之小怒也平平無善
變亦無惡變是其平平亦不喜亦不怒子知
之耶唯唯灾異變怪大小記之勿失銖分也
何其悉詳乎真人何其愚也過大小盡當見
知善惡大小亦悉當見知也善者當謝其功
以善踰異之過者數讓之以稱天地之心意
子欲知其效者天比若人君長也一小言不
見從則小恨更中言中言不見從則更大恨
更大言則爲害矣故當大小記之不當使天
地恨怒也善哉善哉願聞所記意記變怪灾
[086-014a]
異疾病大小多少風雨非常人民萬物所病
苦大小皆集議而記之所以使其共記之者
吏自相知長短民民自相知長短迫近山阜
而居者知山阜變近市城郭而居者知市城
郭變近平土而居者知平土變近水下田而
居者知水下田變高下外内悉得知之故無
失也是立致太平之術也而帝王所宜用不
失大心之法也真人知之耶唯唯行子已知
之矣天地開闢以來所以多承負之災者由
其記事不及民間大小共集記之故也有變
[086-014b]
怪反乃他所長吏來行之比近各爲其部界
長吏諱不言共匿之因使天地辭語斷絶不
得上通達其帝王爲害甚深令天悒悒灾爲
之復增益咎在此也他所長吏來考事安知
民間素所苦者乎或相與厚善反復相與共
隱匿之或得素有所不比之家反復增加灾
妄增益其事故之也共匿之則使天地談斷
絶加故共冤無罪之人復今下比貨財相隨
此三事皆爲大害寃結氣復更增其灾害也
故其治殊不可平也令夫太陽興平氣盛出
[086-015a]
德君當治天下太平莫不各得其所者是故
六真人來爲其具問事吾爲其悉語也子知
之耶唯唯是故天將興祐帝王皆令自有意
從古到今將興祐之輒爲竒文異筴令可案
以治故所爲者悉大吉也將不祐利之悉斷
之竒文異筴使不得之也如得之又使其心
愚不知策而用之也將興利之使其心曠然
開通而好嬉用之也此者天之格法也不欺
人也故凡人將興者多好善將衰者多好惡
也將吉者易開導也將凶者好抵冒人也不
[086-015b]
可開導也真人知之耶唯唯是故天者常祐
善人道者思歸有德故天者不肯祐惡人道
者不肯附於愚蔽人也故常勑真人以付歸
有德之君也所以悉記其灾異變怪大小善
惡外内遠近者欲令上有德之君與衆賢原
其灾異所起夫天下變怪灾異皆象其事法
其行縁類而生衆賢共集議思之曠然如其
意以其事類考問之則得之矣則天地日爲
其大喜帝王日爲其大安如此則德究洽於
神祇莫不響應欲知其大效天下所疾苦灾
[086-016a]
異悉盡民臣悉善應詔書而行不失銖分下
不欺其上之明效也有餘多害自若多欺者
少害少欺者無一餘害無一欺者常安觀下
所上以占民臣大小忠信與不以其事對之
比若窺明鏡相對而面語神哉爲道如斯此
乃天祐上德之君子其治天下之明鏡也真
人知之耶唯唯行去付上德之君急急一人
獨上書名爲投書治事付一信名爲大欺與
皇天爲重怨天道爲其常亂也二人共上書
名爲太隂合奸共欺二猾人固固相勑戒或
[086-016b]
共有可怨惡共上之共爲虚僞也與地爲咎
地道爲其大亂也三人共上書固固尚不實
三人固固可相勑教共有所疾共上事以公
報私固固爲共欺其上也與中和爲仇令和
氣大亂也四人共上書中輒有畏事不真者
爲傍人所得長短爲罪名固固耶將似類真
也其不信者亂四時也五人共上書似真未
信口口也其不信者輒亂五行也六人共上
書將真未信也其不信者輒亂六合也七人
共上書似信八人近真九人近實十人而小
[086-017a]
口口今天師何其疑之多也願聞其要意然
所以疑之多者或五方好猾人俱自有私怨
咎以公報私固固可共相與爲大欺猾姦人
亂天地道而誤上故未疾純敢信之也但爲
小口口是故使衆人老小賢不肖男女下及
奴婢者大小集議不可得以僞其以公報私
也中會有不安而言之者或有不肖或有輕
口不能匿或有老人壽在旦暮不復忌諱或
有婦女小兒行言不能隱匿共爲姦也故其
事會泄故無姦悉得真也得真則天地心調
[086-017b]
真人知之耶唯唯本帝王所以連連相承負
之過責治常失天心流灾不絶絶者復起皇
天不安多害氣疾病不得久大樂須臾樂者
復惡其大咎正在此猾奸人共背天地而欺
帝王人乃以天地爲命以帝王爲父母愚人
及背其命而共欺其父母故天地共憎之帝
王惡之其法惡死有餘罪當流後生也是故
灾不絶害日多人壽日少萬物常亂也正咎
在是也豈真人已大覺重知之耶唯唯子可
謂已知之矣是故吾知皇天深疾惡是故吾
[086-018a]
使是文復重口口爲其平遺失其一事一事
可起失之于前得之于後此事尤重天大惡
之也吾知其口口以示勑真人以付歸上道
德之君得而行之與神無異也乃且太平上
皇正氣立自來也吾之文不敢負天地不負
上德君不負後生下古之人不負萬物行之
立效善哉善哉願聞一人上書何故亂天二
人何故亂地然此者各從其家並策相應者
相感動此自然法子知之耶唯唯行子已知
之矣天下之事各從其類也願問天師今應
[086-018b]
此文言爲之寧能盡實核天下悉信耶然天
下悉信矣願聞其意然且語真人大要說今
是主者長吏亦畏民泄其事而生之六考問
長得其信也民亦畏縣官得其短亦復信也
縣官長吏居民亦畏行於他方上書者得其
短亦信也行上書者亦畏縣長吏居民得其
短也亦信也更相畏非敢有妄語者也亦非
有可隱也是故使三處上書縣官與居民與
行者悉旦三相應不失銖分也神哉爲道如
此願聞到也所集議人當於何期乎善哉子
[086-019a]
之言悉記於太平來善之宅下何必於此然
其有竒方殊文可使投於太平來善宅中因
集議善惡於其下而四方共上事也爲一人
議中悔而止或爲旁人所止上書便在方道
中止意以其所匿事罪之如此書者天下已
得矣帝王已長游矣善哉善哉今天師文積
備多當盡何投之其文獨爲上出者止於上
悉爲天下事出者悉出之子知之耶唯唯行
去夫上德之君天自使有聖心且縁是自有
善意自有善令儀此爲天法不失絲髮也事
[086-019b]
亦不可勝記常苦文行去唯唯
 右天告六真人使重知三道行文書訣



太平經卷之八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