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e0002 太平經-六朝- (master)


[046-001a]
太平經卷之四十六
   道無價却夷狄法第六十二
天師將去無有還期願復乞問一兩結疑行
今疾言之吾發已有日矣所問何等事也願
乞問明師前所賜弟子道書欲言甚不謙大
不事今不問入猶終古不知之乎行勿諱今
唯明師開示下愚弟子諾今師前後所與弟
子道書其價直多少噫子愚亦大甚哉廼謂
吾道有平耶諾爲子具說之使子覺悟深知
天道輕重價直多少然今且賜子千斤之金
[046-001b]
使子以與國家亦寧能得天地之歡心以調
隂陽使灾異盡除人君帝王考壽治致上平
耶今齎萬雙之璧玉以歸國家寳而藏之此
天下之珍物也亦寧能使六方太和之氣盡
見瑞應悉出夷狄却去萬里不爲害耶今吾
所與子道畢具廼能使帝王深得天地之歡
心天下之羣臣徧說跂行動摇之屬莫不忻
喜夷狄却降瑞應悉出灾害畢除國家延命
人民老壽審能好善案行吾書唯思得其要
意莫不響應比若重規合矩無有脫者也成
[046-002a]
事大口口吾爲天談不欺子也今以此天法
奉助有德帝王使其無憂但日遊其價直多
少哉子之愚心解未乎哉諾復爲子陳一事
也天下之人好善而悅人者莫善於好女也
得之廼與其共生子合爲一心誠好善可愛
無復雙也今以萬人賜國家莫不悅且喜見
之者使人身不知其老也亦寧能安天地得
萬國之歡心令使八遠響應天下太平耶哉
吾道乃能上安無極之天下能順理無極之
地八方莫不悅樂來降服擾擾之屬者莫不
[046-002b]
被其德化得其所者也是價直多少子自深
計其意子欲樂報天重功得天心者疾以吾
書報之如以竒僞珍物累積之上柱天天不
爲其說喜也不得天之至心也欲得天心乃
宜旦夕思吾書言已得其意即亦得天心矣
其價直多少乎故賜國家千金不若與其一
要言可以治者也與國家萬雙璧玉不若進
二大賢也夫要言大賢珍道乃能使帝王安
枕而治大樂而致太平除去灾變安天下此
致大賢要言竒道價直多少乎哉故古者聖
[046-003a]
賢帝王未嘗貧於財貨也乃常苦貧於士愁
大賢大至人民不聚皆欲外附日以疏少以
是不稱皇天心而常愁苦若但欲樂富於竒
僞之物好善之不能得天地之心而安四海
也積金玉璧竒僞物横縱千里上至天不能
致大賢聖人仙士使來輔治也子詳思吾書
大賢自來共輔助帝王之治一旦而同計比
若都市人一旦而會萬物積聚各資所有往
可求者得行吾書天地更明日月列星皆重
光光照紘遠八方四夷見之莫不樂來服降
[046-003b]
賢儒悉出不復蔽藏其兵革皆絶去天下垂
拱而行不復相傷同心爲善俱樂帝王吾書
乃能致此其價直多少子亦知之耶故古者
聖賢獨深知道重氣平也故不以和土但付
歸有德有德知天地心意故尊道重德愚人
實竒僞之物故天書不下賢聖不授此之謂
也子其愼之矣吾言不誤也子愼吾道矣夫
人持珍物璧玉金錢行㝠尚坐守之不能寐
也是尚但珍物耳何言當傳天寳祕圖書乃
可以安天地六極八遠乎出子復重愼之唯
[046-004a]
唯吾書乃天神吏常坐其傍守之也子復戒
之唯唯吾書乃三光之神吏常隨而照視之
也唯唯吾書即天心也意也子復深精念之
唯唯子能聽吾言者復爲子陳數不見之事
唯唯出口入耳不可衆傳也帝王得之天下
服神靈助其行治人自爲善不日令而自均
也唯唯弟子六人悉愚暗無可能言必觸忌
諱今俱唯師自爲皇天陳列道德爲帝王制
作萬萬歲寳器必師且悉出内事無隱匿誠
得伏受嚴教宻勅不敢漏泄諾今且爲子考
[046-004b]
思於皇天如當悉出不敢有可藏如不可出
亦不敢妄行天地之運各自有歷今且案其
時運而出之使可常行而家國大吉不危亡
所以不付小人而付帝王者帝王其歷常與
天地同心乃能行此小人不能行故屬君子
令付其人也
 右平道德價數貴賤解通愚人心



太平經卷之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