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121 沖虛至德真經解--江遹 (master)


[020-001a]
沖虚至德眞經解卷之二十作十
    宋杭州州學内舍生江遹上進
   說符下
楊子之鄰人亡羊既率其黨又請楊子之竪
追之揚子曰嘻亡一羊何追者之衆鄰人曰
多歧路既反問獲羊乎曰亡之矣曰奚亡之
曰岐路之中又有岐焉吾不知所之所以反
也楊子戚然變容不言者移時不笑者竟日
門人怪之請曰羊賤畜又非夫子之有而損
言笑者何哉楊子不答門人不獲所命弟子
[020-001b]
孟孫陽出以吿心都子心都子他曰與孟孫
陽偕入而問曰昔有昆弟三人游齊魯之間
同師而學進仁義之道而歸其父曰仁義之
道若何伯曰仁義使我愛身而後名仲曰仁
義使我殺身以成名叔曰仁義使我身名並
全彼三術相反而同出於儒孰是孰非邪楊
子曰人有濱河而居者習於水勇於泅操舟
鬻渡利供百口裏糧就學者成徒而溺死者
幾半本學泅不學溺而利害如此若以爲孰
是孰非心都子嘿然而出孟孫陽讓之曰何
[020-002a]
吾子問之迂夫子答之僻吾惑愈甚心都子
曰大道以多歧亡羊學者以多方喪生學非
本不同非本不一末異若是唯歸同反一爲
亡得喪子長先生之門習先生之道而不達
先生之況也哀哉
 解曰易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
 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蓋思以有
 歸也殊塗同歸則何思慮以有致也百慮
 一致則何慮譬猶之燕者北轅適越者南
 路審燕越之定位信道而不已雖有多歧
[020-002b]
 亦不足惑矣唯其學者見道不審信道不
 篤要淺功而求近效捨大道之夷而好徑
 自以妄見而爲差殊迷其同歸一致而惑
 於殊塗百慮如亡羊者終不知所之而反
 耳此楊子之所以惑亡羊而損言笑也羊
 之辰未土之正位其屬則脾而意之府也
 亡羊則害於守意者也故楊子感之莊子
 謂藏穀均於亡羊亦此意也心都子則能
 存心而守意者也故知以學仁義者同師
 而異術爲問而楊子則以學泅而半溺爲
[020-003a]
 答也孟孫陽則雖居物之先趨於動出而
 支離於道矣與莊子所謂孟子反者異也
 是以謂心都子之問爲迂楊子之答爲僻
 也其以學泅爲喻者蓋學道者期於越生
 死流濟斯民於無難之地而已而學者以
 多方喪生不幾於學泅而溺乎雖然溺死
 者非水之咎喪生者非道之失以鬻渡爲
 利則不免於溺矣以多方求道則不免於
 喪生矣從水之道而不爲私則奚有於溺
 哉遵道之夷而不好徑亦奚有於喪哉此
[020-003b]
 則楊子之志也
楊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
緇衣而反其狗不知迎而吠之楊布怒將扑
之楊朱曰子無扑矣子亦猶是也嚮者使汝
狗白而往黑而來豈能無怪哉
 解曰緇素之衣一易而狗莫之知則人將
 扑之外物遷變己莫之悟從而喜怒之者
 不一矣咎將誰扑哉唯循大變無所湮者
 爲足以語此
楊朱曰行善不以爲名而名從之名不與利
[020-004a]
期而利歸之利不與爭期而爭及之故君子
必慎爲善
 解曰始於爲善而終及於爭則所謂善者
 果善耶果不善耶故君子必愼爲善所謂
 愼为善者非以善为不可爲也亦不爲近
 名爲善而已苟無近名則天下莫能與之
 爭矣
昔人言有知不死之道者燕君使人受之不
捷而言者死燕君甚怒其使者將加誅焉幸
臣諫曰人所憂者莫急乎死己所重者莫過
[020-004b]
乎生彼自喪其生安能令君不死也乃不誅
有齊子亦欲學其道聞言者之死乃撫膺而
恨富子聞而笑之曰夫所欲學不死其人已
死而猶恨之是不知所以爲學胡子曰富子
言非也凡人有術不能行者有矣能行而無
其術者亦有矣衛人有善數者臨死以决喻
其子志其言而不能行也他人問之以其父
所言告之問者用其言而行其術與其父無
差焉若然死者奚爲不能言生術哉
 解曰莊子曰使道而可獻則人莫不獻之
[020-005a]
 於其君故燕之君不能使之不死者獻其
 道又曰使道而可以與人則人莫不與其
 子孫故衛之善數者以决喻其子其子志
 其言而不能行也然而道可傳而不可受
 唯可傳故能行者不可無其術唯不可受
 故或有其術而不能行列子之著書亦此
 類也以夫道之不可告不可以與人也故
 不得已而寓之於書將使覺者用其言行
 其術而與其道無差耳
邯鄲之民以正月之旦獻鳩於簡子簡子大
[020-005b]
悦厚賞之客問其故簡子曰正旦放生示有
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故競而捕之死
者衆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
之恩過不相補矣簡子曰然
 解曰陰符經曰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以仁
 爲空適以害物天地之於萬物聖人之於
 百姓輔之以自然而無愛利之心一視以
 芻狗者蓋此道也
齊田氏祖於庭食客千人中坐有獻魚鴈者
田氏視之乃歎曰天之於民厚矣殖五穀生
[020-006a]
魚鳥以爲之用衆客和之如響鮑氏之子年
十二預於次進曰不如君言天地萬物與我
並生類也類無貴賤徒以小大智力而相制
迭相食非相爲而生之人取可食者而食之
豈天本爲人生之且蚊蚋噆膚虎狼食肉非
天本爲蚊蚋生人虎狼生肉者哉
 解曰莊子曰萬物與我爲一故禽獸之智
 有自然與人同者徒以狀而見疏耳豈相
 爲而生之哉太古神聖之人其於異類會
 聚而訓受之同於人民以其心智與人不
[020-006b]
 殊遠也後世始以小大智力相制迭相食
 矣如以人之食肉謂爲人而生物則蚊蚋
 之噆膚亦爲物而生人矣田氏食客千人
 曾不如鮑氏之弱子爲早有知也即是有
 以知道之所在無間於少長若鮑氏之子
 可謂千人之遇矣
齊有貧者常乞於城市城市患其亟也衆莫
之與遂適田氏之廐從馬醫作役而假食郭
中人戲之曰從馬醫而食不以辱乎乞兒曰
天下之辱莫過於乞乞猶不辱豈辱馬醫哉
[020-007a]
 解曰役馬醫之辱愈於乞而假食矣然齊
 之貧者初不以乞之辱而易志也徒以衆
 莫之與故不得已耳唯其安於貧如此故
 雖有戲之以榮辱不足以動其心矣又況
 於眞能辯榮辱之境者其視得喪利害如
 何哉
宋人有游於道得人遺契者歸而藏之密數
其齒吿鄰人曰吾富可待矣
 解曰遺契不足以致富猶陳言之不足以
 得道也此桓公之讀書輪人所以釋椎鑿
[020-007b]
 而上問以謂古人之糟粕也
人有枯梧樹者其鄰父言枯梧之樹不祥其
鄰人遽而伐之鄰人父因請以爲薪其人乃
不悦曰鄰人之父徒欲爲薪而教吾伐之也
與我鄰若此其險豈可哉
 解曰鄰父言枯梧之不祥不必以欲爲薪
 而言也因請以爲薪則踐可疑之塗矣其
 人遂以爲險特不知果鄰父子險耶亦其
 人自險耶要之險不險在我而已
人有亡鈇者意其鄰之子視其行步竊鈇也
[020-008a]
顔色竊鈇也言語竊鈇也作動態度無爲而
不竊鈇也俄而抇其谷而得其鈇他日復見
其鄰人之子動作態度無似竊鈇者
 解曰鄰之子常自若也亡鈇者猜慮内藏
 則見其無爲而不竊鈇也猜慮一釋則見
 其無似竊鈇者由是觀之萬物分錯皆自
 吾心爲之耳學者苟能誠其意猶亡鈇者
 則無往而不在於道矣物奚自而入焉
白公勝慮亂罷朝而立倒杖策錣上貫頤血
流至地而弗知也鄭人聞之曰頤之忘將何
[020-008b]
不忘哉意之所屬著其行足躓株埳頭抵植
木而不自知也
 解曰莊子曰至人無已不知道者認有於
 我顧視吾之一身百骸九竅六臟賅而存
 焉若之何其能無已歟胡不觀諸白公勝
 邪慮内藏則至於忘頤頤之忘將何不忘
 哉又況内能致道則形軀合乎大同而無
 已者其理亦昭昭矣
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鬻金
者之所因攫其全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
[020-009a]
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取金之時不見人
徒見全
 解曰見物猶攫金則物外無道見道猶攫
 金則道外無物列子之書終於此者蓋八
 篇之訓皆假物明道也後之讀其書者其
 悟不悟亦在夫欲不欲見不見之間耳
   說符解
語道之體不立一物離於言說語道之用不
廢一物寓於形數有形斯有名有數斯可紀
成虧之不易如符之信始終之可驗如符之
[020-009b]
合莫神於天其道符於陰陽莫富於地其理
符於柔剛莫大於帝王其德符於仁義如影
之於形枉直隨形而不易如響之於聲高下
在聲而不差神農有炎之德備此而已虞夏
商周之書載此而已法士賢人之言明此而
已是以列子之教由揚朱而上既已盡言至
道之極矣必終之以說符也夫所謂至道之
極豈徒爲是窈㝠昏默而已將以此感而遂
通天下之故而爲說符之事也故說符之義
在我者有度在人者有稽處世者在于重道
[020-010a]
爲治者在于知賢應事者屬乎智持勝者本
於道治國先有治身遠怨由乎謙下利出者
實及怨往者害來故賢者慎所出名不與利
期而利歸之利不與爭期而爭及之故君子
慎爲善凡其所言皆世道这安危人理之得
喪凡其所爲皆言之所能論意之所能察致
者是以言道而不在於說符不足以爲道也
雖然列子以天瑞首篇以說符終訓天瑞即
自然之符也天瑞言天道之妙而合符於生
化是爲自天出而之人也說符言人事之顯
[020-010b]
合驗於至道之妙是爲由人入而之天也大
道之行如環之循運而無積其際不可終其
道不可窮常生常化以此而已嘗考列子之
書自天瑞而下次序大道之體可得而言矣
天道之運必先於天瑞聖人之應世莫大於
帝王故以黄帝次天瑞穆王次黄帝也三代
之王莫尚於文武至穆王而王業衰矣不云
其盛而言其衰以明大道之妙既開其端則
不復純常而終至於弊有黄帝之治於前必
有穆王之弊於後也有帝王之治矣自非孔
[020-011a]
子之元聖删詩定書繫易作經則帝王之功
業不白於後世矣是則帝王之道集明帝王
之大成者孔子而已故以仲尼次穆王由仲
尼而來傳道之序無餘藴矣列子抑慮後世
原缺 變之不齊而支離於道也故假湯問
以盡其變使人不以物妨道也要萬物之變
其爲莫不出於力其致莫不制於命故設力
命之問答要其終歸於自然欲人之不制命
於外而已至於楊朱之篇則遣萬物之虛名
而要於道之極致道至於此則至矣盡矣不
[020-011b]
可以有加矣然而道不可以終無也故以說
符終焉由是觀之列子之教一出焉而爲天
瑞一入焉而爲說符是乃傳黄帝堯舜禹湯
文武周孔之道而所謂古之博大眞人者也
其自名爲子列子者蓋以其爲子矣與孔子
同異乎諸子之子也後之不達其書之況者
因謂不與帝王同道而以其經並於諸子是
直用管窺天其見者小耳何足道哉學者宜
盡心焉
沖虚至德眞解卷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