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113 道德真經集義(二)--劉惟永 (master)


[010-001a]
道德眞經集義卷之十詩五
    凝遠大師常德路玄妙觀/提點觀事劉惟永編集
    前朝奉大夫太府寺簿兼/樞密院編修丁易東校正
  天地不仁章
 考異河上公作虚用章趙實/庵作大化公行義章
 唐明皇疏前章明妙本沖用在用而無爲
 此章明偏愛成私偏私則難普首標芻狗
 萬物示天地之兼忘次喻橐籥罔窮明用
 虚而不撓結以多言數屈欲令必守中和
 杜光庭曰夫以仁爲仁則有執不以仁爲
[010-001b]
 仁則無私帝王之視群生猶天地之視萬
 物萬物自生自化天地不以爲功群生爰
 居爰處帝王不以爲惠任妙氣以鼓鑄任
 玄化以生成乃爲至化矣若言其仁惠理
 或自窮何者天地之仁大矣草木有冬榮
 夏枯帝王之仁大矣刑法有投荒用鉞未
 若不以仁爲仁之大也運彼沖和守其清
 靜爲理身之要妙矣
 張沖應曰虚者空也太虚無象運行兩間
 無聲無臭而所用則成此萬物所以生而
[010-002a]
 無窮也人能達此虚而用之則道無不成
 者矣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
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虚而不屈動
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考異虚而愈出一作俞出  
 河上公曰天地不仁天施地化不以仁恩
 任自然也以萬物爲芻狗天地生萬物人
 最爲貴天地視之如芻草狗畜不責望其
 報也聖人不仁聖人愛養萬民不以仁恩
[010-002b]
 法天地行自然以百姓爲芻狗聖人視百
 姓如芻草狗畜不責望其禮意天地之間
 天地之間空虚和氣流行故萬物自生人
 能除情欲節滋味清五藏則神明居之也
 其猶橐籥乎橐籥中虚空人能有聲氣虚
 而不屈動而愈出言空無有屈竭時動摇
 之益出聲氣也多言數窮多事害神多言
 害身口開舌舉必有禍患不如守中不如
 守德於中育養精神愛氣希言
 王輔嗣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地
[010-003a]
 在自然無爲無造萬物自相治理故不仁
 也仁者必造立施化有思有爲造立施化
 則物失其眞有思有爲則物不具存物不
 具存則不足以備載矣地不爲獸生芻而
 獸食芻不爲人生狗而人食狗無爲於萬
 物而萬物各適其所用則莫不贍矣若惠
 由己樹未足任也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
 狗聖人與天地合其德以百姓比芻狗也
 天地之間至動而愈出橐籥之中空洞無
 情無爲故虚而不得窮屈動而不可竭盡
[010-003b]
 也天地之中蕩然任自然故不可得而窮
 猶若橐籥也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愈爲之
 則愈失之矣物樹其惡事錯其言不濟不
 言不理必窮之數也橐籥而守數中則無
 窮盡棄己任物則莫不理若橐籥有意於
 爲聲也則不足以供吹者之求也
 唐明皇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不仁
 者不爲仁惠也芻狗者結草爲狗也犬以
 守禦則有弊蓋之恩今芻狗徒有狗形而
 無警吠之用故無情於仁愛也言天地視
[010-004a]
 人亦如人於芻狗無責望爾嘗試論之曰
 夫至仁無親孰爲兼愛愛則不至適是偏
 私不獨親其親則天下皆親矣不獨子其
 子天下皆子矣是則至仁皆爲親乃至親
 也豈兼愛之乎疏仁者兼愛之自也芻狗
 者謂結草爲狗以用祭祀也今天地至仁
 生成群物亦如人結草爲狗不責其吠守
 之用不以生成爲仁恩故云不仁也則聖
 人在宥視彼天下百姓亦當如此爾注云
 弊蓋之恩者禮記孔子云弊蓋不棄爲埋
[010-004b]
 狗也不獨親其親禮運文也天地之間其
 猶橐籥乎橐者韜也籥者笛也橐之鼓風
 笛之運吹皆以虚而無心故能動而有應
 則天地之間至物無私者亦以虚無無心
 故也虚而不屈動而愈出橐籥虚而不屈
 撓動之而愈出聲氣以況聖人心無偏愛
 則無屈撓之時應用不窮可謂動而愈出
 也疏橐□也謂以皮囊鼓風以吹火也籥
 笛也言天地能芻狗萬物者爲其間空虚
 故生成無私而不責望亦由橐之鼓風笛
[010-005a]
 之運吹常應求者於我無情故能虚之而
 不屈撓動之愈出聲氣以況人君虚心玄
 默淳化均一則無屈撓曰用不知動而愈
 出也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多言則不酬故
 數窮屈兼愛則難遍便致怨憎故不如抱
 守中和自然皆足矣疏多言者多有兼愛
 之言也多有兼愛之言而行則難遍故數
 窮屈不遂是知不如忘懷虚應抱守中和
 則自然皆是也不酬者酬答也謂空有其
 言而行不酬答也
[010-005b]
 杜光庭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古之
 祭法有爲人用者皆象其形以列籩豆之
 間故有芻狗之設矣夫犬以吠守今芻狗
 無吠守之用天地之視萬物聖人之視百姓
 亦如芻狗不責其吠守之能不以仁恩之
 爲仁不責其報不彰其仁是以不仁矣人
 於狗也有弊蓋瘞埋之恩今於芻狗亦無
 此恩矣明聖人不以兼愛爲仁也弊蓋者
 禮記檀弓篇曰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貢埋之
 子曰吾聞之弊帷不棄爲埋馬也君之路
[010-006a]
 馬死埋之以帷弊蓋不棄爲埋狗也丘也
 貧無蓋於其封也亦與之席無使其首陷
 焉恐其首直委於土也不獨親其親者禮
 運篇云大道之行天下爲公不獨親其親
 不獨子其子汎愛於物推公而行不爲偏
 愛也天地之間至動而愈出橐乃皮囊以
 鼓風籥乃竹管以運氣橐鼓風無籥不能
 運籥運氣無橐不能鼓兩者相須而行以
 明天地爲橐五氣爲籥含虚運動以生萬
 殊而無屈竭矣人君虚心用道臣佐體君
[010-006b]
 行化如天地運五氣以不竭則政無屈撓
 四海和平也動之愈出聲氣言無窮也淳
 化均一者淳和之德用被萬品曰用不知
 者易繫辭云萬方百姓曰用頼用此道以
 得生而不知道之功力冥昩不以功爲功
 百姓用之而不知也屈竭也撓亂也多言
 數窮不如守中多言多敗多事多害言之
 多也謂或不應故有窮屈矣理國多言謂
 政令多出朝令夕改則謂數窮也理身多
 言其失可知也故一言之失駟馬不追況
[010-007a]
 多言之失寧無辱乎夫言者離堅合異反
 白爲黑防人之口甚於防川不可不慎也
 不如默守中和於國不煩其政令於身不
 召其恥辱愛氣希言守德於中行不言之
 教斯爲美善矣
 宋道君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恩生
 於害害生於恩以仁爲恩害則隨至天地
 之於萬物聖人之於百姓輔其自然無愛
 利之心焉仁無得而名之束芻爲狗祭祀
 所用過則棄之彼萬物之自然而百姓之
[010-007b]
 自治曾何容心哉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
 橐籥虚而能受而能應故應之而不窮有
 實其中則觸處皆礙凡道爲一偏在物爲
 一曲虚而不屈動而愈出虚己以遊世則
 泛應而曲當故曰虚而不屈迫而後動則
 運量而不憒故曰動而愈出聖人出應帝
 王而無言爲之累者此也多言數窮不如
 守中籥虚以待氣氣至則嗚不至則止聖
 人之言似之辨者之囿多言而未免乎累
 不如守中之愈也慎汝内閉汝外收視反
[010-008a]
 聽復以見天地之心焉此之謂守中
 王介甫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地
 之於萬物聖人之於百姓有愛也有所不
 愛也愛者仁也不愛者亦非不仁也惟其
 愛則不留於愛有如芻狗當祭祀之用也
 盛之以篋衍巾之以文綉尸祝齋戒然後
 用之及其既祭之後行者踐其首脊樵者
 焚其支體其天地之於萬物當春生夏長
 之時如其有仁愛以及之至秋冬萬物彫
 落非天地之不愛也物理之常也聖人不
[010-008b]
 仁以百姓爲芻狗且聖人之於百姓以仁
 義及天下如其仁愛及乎人事有終始之
 序有死生之變此物理之常也此亦物理
 之常非聖人之所固爲也此非前愛而後
 忍蓋理之適然耳故曰不仁乃仁之至莊
 子曰至人無親大人不仁與此合矣天地
 之間至動而愈出道無體也無方也以沖
 和之氣鼓動於天地之間而生養萬物如
 橐籥虚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
 守中出言則有方有體大言所以明道也
[010-009a]
 有言則有指指則不能無過故多言則數
 窮故不如守中以應萬變
 蘇潁濱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天地
 無私而聽萬物之自然故萬物自生自死
 死非吾害之生非吾仁之也譬如結芻以
 爲狗設之於祭祀盡節以奉之夫豈愛之
 時適然也既事而棄之行者踐之夫豈惡
 之亦適然也聖人之於民亦然特無以害
 之則民全其性死生得喪吾無與焉雖未
 嘗仁之而仁亦大矣天地之間至動而愈
[010-009b]
 出排之有橐與籥也方其一動氣之所及
 無不靡也不知者以爲機巧極矣然橐籥
 則何爲哉蓋亦虚而不屈是以動而愈出
 耳天地之間其所以生殺萬物彫刻衆刑
 者亦若是而已矣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見
 其動而愈出不知其爲虚中之報也故告
 之以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之不窮也
 吕吉甫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道
 冥於象帝之先而不知誰之所自出則體
 此道者仁足以名之哉夫仁人心而已矣
[010-010a]
 天地體此道者也無所事仁以萬物爲芻
 狗全義芻狗者祭祀之用也受之則無所
 用不可闕矣猶之天地之於物也無心於
 物而似乎無所愛若夫春生夏長則似乎
 有所愛聖人之於民亦若是也聖人不仁
 以百姓爲芻狗聖人體此道者也無所爭
 仁以百姓爲芻狗芻狗之爲物無所爭仁
 而畜之者也萬物與天地同體者也百姓
 與聖人同體者也天地聖人自視猶芻狗
 則其視萬物百姓亦若是而已天地之間
[010-010b]
 至動而愈出則生之畜之長之育之何所
 事仁哉夫惟不仁是之謂大仁然則天地
 之間其由橐籥固可見矣蓋橐籥之爲物
 惟其虚而不屈所以動而愈出也多言數
 窮不如守中則人也體此道者言出於不
 言而已言無言知言之所以言矣則多言
 數窮不如守中之爲務也
 陸農師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天地
 之於萬物聖人之於百姓泊然無係而不
 滯於仁適則用之過則棄之而已故云芻
[010-011a]
 狗之爲物其未陳也盛之以篋衍覆之以
 文繡其既陳也行者踐其首樵者爨其軀
 所謂適則用之過則棄之者也天地之間
 至動而愈出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
 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與世推移與時運
 徒而不拘於已陳之迹不膠於既踐之緒
 矣故能入則鳴不入則止而知橐籥焉故
 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虚而不屈動而
 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虚而無屈無所
 屈也動而愈出有所示也無所屈而有所
[010-011b]
 示者神也虚而無所屈動而有所示故能
 赴物之感言出如此而未始有窮也若夫
 述古人之土梗語先王之芻狗屈於已陳
 之迹膠於既殘之緒欲以有爲於日徂之
 世此其所以多言數窮不如守中之愈也
 此一篇與莊子芻狗之意大略同焉
 王元澤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芻狗
 祭祀所用方其用也隆禮致敬以事之及
 其已事則棄而捐之等於糞壤其隆禮致
 敬之時非不以至誠也然而束芻爲狗耳
[010-012a]
 實何足禮敬乎雖不足禮敬而加禮敬者
 又非以偽也夫萬物各得其常生死成壤
 理有適然而天地獨爲之父母故不得無
 愛而原天地之心亦何係累哉故方其愛
 時雖以至誠而萬物自遂實無足愛者及
 要其終則糞壤同歸而已豈留情乎聖人
 不仁以百姓爲芻狗仁者人也以人道愛
 物之謂仁彼人貌而天者何足以名之故
 聖人親親而仁民故獨言百姓若其道則
 與天地一矣而有人之形故任各異天地
[010-012b]
 之間至動而愈出橐籥虚以應物感則應
 應而不藏天地之於萬物聖人之於百姓
 應其適然而不係累於當時不留情於既
 往故此橐籥之無窮也虚而不屈者虚其
 體也動而愈出者動其用也多言數窮不
 如守中非言則窮矣舉言則爲可知且聖
 人之事言而不爲者也守中所以應萬變
 劉仲平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仁者
 惻隱以致其愛也夫芻狗之爲物惻隱以
 致其愛可也不惻隱以致其愛亦可也蓋
[010-013a]
 方其盛以篋衍巾以文繡尸祝齋戒然後
 將之者若有惻隱以致其愛也及其身脊
 見踐於行者又見爨於樵者而無復有用
 散亂埃滅則漠然無惻隱以致其愛也天
 地於萬物亦然方其雷風鼓舞兩露滋濡
 覆載包函嫗照宇育欲生者使之生欲成
 者使之成而有形者必立有性者必遂若
 有惻隱以致其愛也及其霜霰冰雪酷烈
 慘毒折屈摧敗而陽不敢進日不敢烜大
 者毁小者絶剛者缺柔者滅又無惻隱以
[010-013b]
 致其愛也故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
 矣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非特天地之
 於萬物也聖人之於百姓亦然方其感之
 以恩擾之以教恩涵惠霑愷悌勞來噢噢
 呴呴若保赤子者若有惻隱以致其愛也
 及其罪大則殺罪小則刑支解屠裂牽磔
 焚棄偃仆於市朝狼籍於原野而崇城有
 馘耳之痛紂都有流血之多又無有惻隱
 以致其愛也故曰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
 狗天地之間至動而愈出以其無心於愛
[010-014a]
 與不愛也此天地之所以能神也蓋神者
 有所示而無所屈也以其無所屈也故如
 橐籥之虚而不屈以其有所見爲無爲可
 知也發於身而爲言見於事而爲故或云
 或爲其實一也何則言爲之體如是而已
 不知此則言不出於不言言不出於不言
 則異乎槖籥之虚動矣其多而數窮不亦
 宜乎孔子曰夫今之歌者其誰乎知此則
 知言出於不言矣言出於不言人莫不然
 也然而不能者以其心不麗乎有則麗乎
[010-014b]
 無不麗乎取則麗乎舍不能適與道相當
 也不有不無不取不舍而適與道相當者
 是之謂守中守中而不已則如橐籥之動
 而愈出故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虚而
 不屈動而愈出者聖人法天地者也多言
 數窮不如守中言者所以應物也蓋法天
 地而出爲聖人矣固不免乎以言應物也
 然言而多則非所謂當於理而止也非當
 於理而止則不可以推而行之也惟守乎
 中則其言不多也亦不少也常當於理而
[010-015a]
 止也於是乎可以推而行之而不數遭其
 窮矣故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夫守乎中
 者其言不多也亦不少也然而老氏專惡
 夫多言何也曰老氏之所明者道也道常
 無言然而常有言者道不得已也故可以
 言以其常無言也故言之少者去道易也
 近而言之多者去道爲尤遠故專惡夫多
 言也
 劉巨濟曰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莫慘
 於兵刑而雖盛德不能去之則因其理而
[010-015b]
 已或言萬物或言百姓其言各有序也天
 地之間至動而愈出此申言天地也天地
 之兩間能虚故入則止虚者橐籥之體也
 不屈則以虚故也橐籥之用也橐以風動
 籥以氣動動而後應此其所以愈鳴也多
 言數窮不如守中天地以虚應萬物而無
 所言聖人亦以虚應百姓而風波之來非
 言不筌持不以多勝而已易曰尚口乃窮
 中之體一可以守者也中之爲用虚可以
 應者也猶天地之謂間乎
[010-016a]
 丞相新說曰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靜
 而不汙潔而不垢其祭祀足以隆禮而致
 恭者芻狗之爲物也始之將用則被之以
 文繡盛之以篋衍及其已用則行者踐其
 首樵者爨其軀不膠其所愛不泥其所有
 通則用之與時宜之過則棄之與物從之
 而天地聖人之仁豈離乎此哉蓋天之體
 不能生生而生生者眞君也而眞君未嘗
 生地之體不能化化而化化者眞宰也而
 眞宰未嘗化則出顯諸仁故凡在天地之
[010-016b]
 間形物聲色也皆制於我而物不得以疏
 及夫已生已化則入而藏諸用故物有分
 之類有群各以附離而忘有於我而物不
 得以親雖然天能生而不能成地能成而
 不能治聖人者出而治之也是故體顯以
 爲仁而其出也同吉凶之患故凡萬物之
 生皆輔相而不失其宜體藏以爲用而其
 入也雖聖人不與之同憂故泯迹冥心而
 視物以異嗚呼聖人之於天地又豈以仁
 憂累其心者歟故物之出與之出而不辭
[010-017a]
 物之入與之入而不拒生而不有爲而不
 恃長而不宰功成不居萬物有以稱亦有
 以憾而老子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
 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其言豈離乎
 此哉後學者專孑孑之仁而忘古人之大
 體故爲人則失於兼愛爲己則失於無我
 又豈知聖人不失己亦不失人歟與時推
 移與物運轉而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故
 動而愈出則正己而無我者所以應物而
 非以敵物虚而不屈則無己而喪我者所
[010-017b]
 以絶物而非所以成物噫天地聖人之道
 其仁以百姓萬物爲芻狗者可以一言而
 盡矣
 劉驥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天地之於
 萬物聖人之於百姓因其自然付之自爾
 無愛利之心故言不仁是猶束芻爲狗祭
 祀所用適則用之過則棄之無容心焉虚
 而待物者也太虚運一氣使天地如橐籥
 橐□也鼓之以生火籥笛也吹之以成音
 其體則虚而不屈其用則動而愈出是何
[010-018a]
 異於天動以陽地靜以陰陰陽鼓擊不息
 而造化在其間者乎人之形體法象天地
 化契陰陽亦如橐籥之爲器也此言天地
 則人在其中矣天地得一氣之妙而運行
 不息聖人得一氣之妙而升降無窮其道
 杳然難言哉若求之於多言則泥古人之
 糟粕弊精神於蹇淺非徒無益也故多言
 數窮不如守中守中者内保之而外不蕩
 也無思無爲寂然不動而守之於中如天
 地橐籥之無心自然運用以其有眞君存
[010-018b]
 焉眞君者天谷元神也故次之以谷神 
 趙實庵曰前引二一天之至公天地不仁
 以萬物爲芻狗混一性於大同敦仁敦不
 仁以私愛而在物有義有不義仁之生而
 義之殺本乎天運之自然仁爲恩而害隨
 至見乎人事之返復經言不仁大仁而已
 大仁無私至公而已當生即生陽和之始
 物當殺即殺金氣之肅如謂時運即殺之
 不可留謂生死之有定數震動則萬物昭
 蘇兊交則衆用彫落雖生之而衰相以啓
[010-019a]
 雖殺之則生意又明此天之公者如斯而
 已若乃當生即殺當殺即留此非天道之
 公行是亦人爲之私愛以公平私天地之
 正以私害公邪侈之行道者爲之公所以
 言及天地不仁而喻以芻狗天地之心於
 此可見是以聖人之治體天法道絶仁愛
 之私正賞罰之令立仁與義何容心焉御
 注曰恩生於害害生於恩以仁爲恩害則
 隨至凡所以絶私愛也是故聖人不仁以
 百姓爲芻狗俾後世聖人與道同流同應
[010-019b]
 變不滯莊子曰仁常而不成又曰不多仁
 恩是也老子以天地之仁配於道也道大
 故不私即非五常之仁爲可及也此意指
 世之仁義爲小也不然何以謂多言數窮
 不如守中乎故喻之以芻狗即聖人用不
 仁之爲仁也能體不仁之仁即體天而同
 乎道也二聖人體天聖人不仁以百姓爲
 芻狗聖人之治百姓也無私之用與天地
 同次喻二一就體舉喻天地之間其猶橐
 籥乎御注曰橐籥以虚而能受受而能應
[010-020a]
 蓋道以無爲體以虚爲用以道體之無則
 能泛應也以理觀之虚則能運量也道以
 至虚而泛應不知其自來人以無心而運
 量誰測其所以天地之間不上不下用氣
 於中猶橐籥之動也二橐籥之用虚而不
 屈動而愈出二子列子曰子奚貴虚虚者
 無貴也以虚爲貴則有礙於中以其本虚
 而已非虚可貴然虚之可貴者在動而愈
 出以橐籥觀之虚故貴矣雖橐籥觀之虚
 非貴矣聖人無心物來則應應而不窮凡
[010-020b]
 所以當而不失也謂之規矩則與之爲規
 矩謂之權衡則與之爲權衡彼其自得之
 以爲用也吾誰名之哉雖然應帝王者體
 道爲心在事則曰無心在物則曰無有其
 如禮義法度何而有義禮法度者吾亦豈
 與之爲名彼因之以爲用者且自名矣吾
 不自名焉豈得屈即其愈出而愈有愈應
 而愈多者謂此後至理存焉多言數窮不
 如守中二此篇自道沖爲用至橐籥虚應
 終又結之以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較之前
[010-021a]
 章猶是以言爲中也老子以橐籥喻聖人
 不言言則迫而後動感而後應以其無心
 也易曰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
 之主也亦取其適當而已守中者無過也
 非徒無過而有法孔子曰中庸之爲德也
 故言不可不慎君平曰言出則患入言失
 則亡身韓子曰亦慎於水火夫道本無言
 不得已而言則應之有常是也夫欲有言
 豈得已哉故三緘其口聖人所以示象焉
 學者求聖人之意
[010-021b]
 邵若愚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天地任
 自然之道謂之至仁苟非至仁而有親疏
 焉春生非仁也秋殺非不仁也棄用因時
 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以一心爲德故以百
 姓心爲心賞善非仁也罰惡非不仁也隨
 民任事賞罰因時故以百姓爲芻狗之喻
 莊子云至仁無親大仁不仁夫惟不仁是
 謂大仁天地之間謂四方上下也其猶橐
 籥乎橐籥中虚其用在無而故不屈槖以
 鼓風籥以運吹動而愈出若乾坤之開闔
[010-022a]
 老子欲多言數窮其理不如守中中者虚
 也以心處虚其用無盡
 王志然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大道無
 心於天地而天地待是而後生天地無心
 於萬物而萬物亦待是而後起有天地然
 後有萬物且人處萬物之最靈者莫不皆
 禀賦自然初無愛利之心以仁爲恩不亦
 小乎天地無情焉視萬物亦猶芻狗爾而
 天地且未嘗責萬物之報而萬物亦未嘗
 知天地所以生生之恩而大恩自生焉聖
[010-022b]
 人無情焉而聖人未嘗責百姓之報而百
 姓未知帝力於我何有哉則大仁自成焉
 天地之於萬物聖人之於百姓而自成其
 上下之序曾何容心也推之無厭日用不
 知安所事仁哉且芻狗之爲物潔而不汙
 祭祀之用方其用時亦猶太廟之犧牲衣
 以文繡致敬如神初無責愛之私及其用
 已等於糞壞亦非厭棄之故汲汲於用舍
 之間是聖人有心也邪故天地聖人自視
 猶芻狗則其視萬物百姓亦若是而已矣
[010-023a]
 吹嘘元氣鼓動群有如橐焉如籥焉迫而
 後動應而不藏虚而不屈動而愈出喻如
 道之應物萬變未始有窮化聲之相待亦
 如人之有情人能弘道非道弘人聖人之
 言不囿於辯言之足則終日而盡道言之
 不足終日言而盡物言辯貫穿默該至理
 其或燭理不深言不明道益辭固多去道
 彌遠須有惠施之舌懸河之口考之大義
 一何有焉曾不若默識而深造之爲愈故
 曰十語九中不如一默多言數窮不如守
[010-023b]
 中
 黄茂材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天地
 之於萬物無傷而已任之自遂聖人之於
 百姓無擾而已任之自生任之自生故民
 無不生任之自遂故物無不遂此其爲仁
 甚大方其任之自也若無顧愛之心故謂
 天地聖人不仁譬之芻狗以芻爲狗供於
 祭祀已陳而去之何顧愛之有申韓之學
 遂竊以爲刑名其慘刻甚矣問之則曰聖
 人之治天下無所顧愛其說蓋起於此豈
[010-024a]
 不失老子之意哉天地之間至不如守中
 天位乎上地位乎下人所能知也陰陽密
 運造化潜移人所不能知也今以橐籥喻
 之天地之道幾無爲藴矣虚無體也故不
 屈動不已也故愈岀老子之道初無内外
 悟芻狗之說則可以忘形體知橐籥之理
 則可以煉精炁此宜不言而喻言則必窮
 唯守中爲得之
 程泰之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結芻
 爲狗當祭則用已事而棄是芻狗之時貴
[010-024b]
 時賤者也天地之生化萬物而遞相代謝
 實其似之稻秀而麥枯瓜生而薺死麋鹿
 之解角也春冬相反鴻燕之賔去也南北
 相避物之種性有萬不同者於此而皆可
 類推也此之性非彼之性則此之宜非彼
 之宜也居其總者苟有心於爲仁其將敦
 爲乎爲此則妨彼利一而遺百其爲仁亦
 勞而小矣槩運一氣與物爲時使根性與
 之相直者自生自化自形自色自消自息
 而天地若無預焉此不仁之仁也聖人不
[010-025a]
 仁以百姓爲芻狗聖人無心而用大正以
 取法於天地也是故未嘗曲愛一人而無
 一人不受其德也莊子用此推之而曰至
 仁無親當使我忘天下而天下亦自忘我
 此正不仁之仁既加被冒而世人不知其
 德者也非眞相忘也又曰聖人之愛人也
 人與之名不告則不知其愛人也是亦澤
 及萬世而不自知其爲仁者也是謂不仁
 之仁也若夫擇物施愛惠不出乎意鄉之
 外是直虎狼而不啗其子者耳不仁之仁
[010-025b]
 非其得預也孟子曰殺之而不怨利之而
 不庸民日遷善遠罪而不知爲之者則其
 施置之方也謂耕鑿嬉游皆非帝力則其
 效之成者也天地之間至動而愈出橐治
 鞴也籥其管也管之在樂則爲羽籥在關
 鍵則爲管籥在冶器則爲橐籥至其爲管
 則一而已也橐也者吸氣滿之而播諸冶
 鑪者也管也者受此吸而嘘之所以播也
 一嘘一吸之象即陰陽迭運而爲四時者
 矣故天地之間寒暑相推而爲四時生死
[010-026a]
 遞代而成今古正猶橐籥之嘘吸也賈誼
 以天地陰陽萬物之造化而配之冶鑄義
 正出此也一嘘一吸之迭起是一作一復
 之相催者也神奇之必爲臭腐臭腐之復
 爲神奇是芻狗之時貴時賤者也其曰天
 地之間猶橐籥者言凡受形於兩間莫非
 由此之嘘之吸以爲張歙也莊子之論物
 初曰陰陽交通成和而物生焉消息滿盈
 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日有所爲而莫見其
 功生死始終相反乎無端而莫知其所窮
[010-026b]
 夫陰陽交而物皆資生是物初也作復者
 即生化之有迹者也消息滿虚者陰陽之
 動而司橐籥之嘘吸者也改化生死者物
 之迭爲芻狗者也老子借橐籥芻狗以言
 其理莊子則直傳諸事也多言數窮不如
 守中諸家皆謂此中爲中庸之中蘇黄門
 獨不然曰此其籥之虚而處中者其說是
 也老氏務成一家言凡六經紀道之名悉
 已易而他之六經之謂中者即老氏命以
 爲善者也通一書固未嘗言中也然則此
[010-027a]
 之謂中如域中弓中環中皆命物而名其
 地也非如中庸之中造極而命其理也則
 此之守中正指橐籥之中以爲之守如曰
 樞始得其環中以應無窮也言者先事而
 有所稱說如曰某事其德皆吾之所能爲
 也然此特其自言之耳而措之於世或當
 或否或順或逆未可必也不待其當然而
 先形諸言則億之而中者固或可屢而億
 之不中者亦不勝其多也其勢自至於數
 窮也若其守中待感者初若遲鈍而要諸
[010-027b]
 其終决不至窮也故曰不如守中論天地
 之間猶橐籥則居於天地之兩間者其作
 其復皆仰冶工之鼓 也冶工者即主執
 造化者也其能虚之以聽化工之操縱則
 陰陽消長之源是其地也凡有形之物虚
 則通通則可以致變實則窒窒則塊然而
 已耳橐之能吸也籥之能嘘也皆以虚也
 非橐之虚則無以納其吸非籥之虚則無
 以效其嘘也橐籥常虚則能受生生者之
 生以爲作而受化化者之化以爲復也是
[010-028a]
 蓋借橐籥中空之地以明不窒之可以有
 受也夫惟不窒故播氣者得以入之也動
 者發橐籥之機而鼓之使作即其能操縱
 生化者也惟其虚而不屈也故能受其有
 而出之於世也陰陽之氣隱乎太虚而形
 於有感感之而應則能出其無以爲有矣
 橐籥非太虚也以其虚而有受受而不留
 者有萬物出機入機之象故此機不息則
 作復無已也是故寂然不動者乃能感而
 遂通也論橐籥之妙即幾於谷神矣而不
[010-028b]
 能與之齊同者谷神能自制有無而橐籥
 之嘘吸則有待於化工也動之而出則與
 自受而自應者有間也故此章既出橐籥
 而後章則言谷神也
 詹秋圃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虚用章
 謂天地不以偏私惠愛爲仁而以萬物爲
 芻狗聖人不以偏私惠愛爲仁而以百姓
 爲芻狗蓋芻足以牧馬牛狗足以護家宅
 是皆有用之物人所資以爲用天地之間
 其猶橐籥中虚而可扇動生風乎故雖中
[010-029a]
 虚而不屈折此爲虚用之妙迨扇風而愈
 動愈出其妙有難名言未若確守中虚則
 爲用不可窮也
 張沖應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仁之爲
 道廣大而不可得以形容也故孔子所以
 罕言老子所以不居罕言者謂其不可得
 而形容而罕言也不居者謂其不可得形
 容而不居也天地不以仁自居故能覆能
 蓋而萬物生長於其中不知其所以生長
 聖人不以仁自居能包能容而百姓安養
[010-029b]
 於其中不知其所以安養皆視之如芻檗
 狗畜愛之植之惟恐損朽而無所介其心
 以蒂報也天地之所以不仁聖人之所以
 不仁者即此一元之炁運乎上下猶橐囊
 之能包管籥之能吹周流無窮包藏無極
 雖虚焉吹之而不致於屈乏廣焉動之而
 愈見其有爲仁之爲道廣大也如此是以
 孔子有曰天何有言哉四時行焉則天地
 萬物之心又何有聲音於其間人欲學道
 充此天地之仁而乃尚乎其言則舌勞神
[010-030a]
 亂精廢炁虧數者皆窮矣斯曰不如守中
 當守此方寸布仁於物而不發見其迹也
 白玉蟾曰天地不仁無心以萬物爲芻狗
 任其自然聖人不仁以天地之心爲心也
 以百姓爲芻狗尚自忘我豈有他哉天地
 之間心也其猶橐籥乎運而不息虚而不
 屈用之無窮動而愈出純一不已多言數
 窮如何說得不如守中盡其在我
 廖粹然曰天地不仁天地本於人若其自
 返本以萬物爲芻狗則視萬物象爲無知
[010-030b]
 之物在人亦當克己如此也聖人不仁人
 主亦根於仁自返本而歸根以百姓爲芻
 狗則棄萬姓於無用之物如在吾人亦當
 復禮也天地之間範圍之内其猶橐籥乎
 其於天地則虚空焉此我身則臭皮袋也
 虚而不屈放之則滿六虚歛之不盈一握
 動而愈出元炁沖然源源不竭多言數窮
 與之一默守口如瓶不如守中抱元守一
 無窮無盡人若如此道炁存也
 陳碧虚曰天地不仁至以百姓爲芻狗芻
[010-031a]
 草也謂束芻爲狗古人以用祭祀除祓不
 祥用已而棄之言常之時不甚愛及乎棄
 之亦不爲憎也故芻狗因神明而成且神
 明無用於芻狗也夫無用則無私無私則
 無恩是以天地無恩而大恩生聖人不仁
 而大仁成不仁者謂無情於仁愛非薄惡
 之謂也故天地無情視萬物如芻狗不責
 萬物之報也聖人無情視百姓如芻狗不
 責百姓之報也蓋天地之自然也嚴君平
 曰天高而清明地厚而順寧陰陽交通和
[010-031b]
 氣流行洎然無爲萬物自生焉天地非傾
 心移意勞精神務有事悽悽惻惻流愛加
 利布恩施厚成遂萬物而有以爲也此所
 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也明王聖主
 秉道統和清靜不改一以變化神明默達
 與道同儀天下應之萬物自化聖人非竭
 智盡能擾心揉志損精費神不釋思慮徨
 徨顯顯人生事利領理萬民而有以爲也
 此所謂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也天地
 之間至動而愈出橐者□也謂以橐鼓風
[010-032a]
 而吹火者也籥者笛也言天地之間虚空
 無爲生物無私以喻聖人之心虚廓淵靜
 應世不逆若橐之懷風鼓之以成器物籥
 之舍聲吹之而調音律應用不絶而終不
 可屈也以況聖人無私無心而不事愛利
 也嚴君平曰天地釋虚無而事愛利則變
 化不通物不盡生聖人釋虚無而事愛利
 則德澤不普海内不井恩不下究事不盡
 成何則仁愛之爲術也有分而物類之仰
 化也無窮操有分之利以授無窮之勢其
[010-032b]
 不相贍由川竭而益之以泣也又曰蟣蝨
 動於毛髮則寐爲之不安蚊蝱著於皮膚
 則精神騷動思慮不通外傷蜂蠆之毒則
 中心爲之慘痛未害於耳目則百節爲之
 不用此言愛利之存于胸中豈得無屈撓
 純和耗蠹血氣乎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多
 言者謂多有兼愛之言也多則施行難徧
 故數窮屈而不遂若法天地之虚靜同橐
 籥之無心抱守中和其自然皆足矣亦在
 乎不言之教也鴻烈解曰王壽負書而行
[010-033a]
 見徐馮於周徐馮曰事者應變而動變生
 於時故知時者無常行書者言之所出也
 言出於知者知者藏書於是王壽乃焚其
 書而舞之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謝圖南曰天地不仁至於芻狗萬物受天
 地之氣以生百姓受聖人之恩以成謂之
 非仁不可也而榮枯成敗付物自然死生
 禍福惟人所召天地聖人於此一無心焉
 謂之不仁非不仁也蓋不得以用其仁矣
 芻狗者祭餘之物聽其自成自壞而不復
[010-033b]
 屑意焉爾天地之間至不如守中天地人
 物之理自然而然故陰陽二氣往來於虚
 空之中初無間隔如橐籥然無底曰橐有
 孔曰籥橐之中虚氣所流通不可屈折籥
 之有孔聲所振動愈出不窮此皆自然而
 然人物之在天地間始終變化亦自然而
 然故多言則屢窮不可致詰也不如守一
 中之理理至中而止天地聖人百姓萬物
 皆不外此中蓋嘗論之萬物萬民同此一
 氣天地間人同此一心天地何心以生物
[010-034a]
 爲心也聖人何心以愛民爲心也然生之
 於始而不容不變於終愛之於初而不得
 不異於後何則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人
 之道曰仁與義發生陽也而不能無肅殺
 之陰愛養仁也而不能無割制之義理勢
 然也芻狗微物然方其養祭則惟恐一體
 之不全及其既祭則委之無用摧毁决裂
 有不能免人物之在天地間均賦同禀其
 生皆可愛而成形之後散殊不一栽者培
 之傾者覆之善者祥之惡者禍之各隨其
[010-034b]
 分而異焉于斯時也天地生育之恩聖人
 愛養之德有不可得而全之者謂之不仁
 不得以盡其仁也矣天地以中虚橐籥萬
 物聖人以中道酬酢萬民故蔽之一言而
 曰不如守中中也者其至公無私之謂乎
 其無過不及之謂乎
 林鬳齋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生物仁
 也天地雖生物而不以爲功與物相忘也
 養民仁也聖人雖養民而不以爲恩與民
 相忘也不仁不有其仁也芻狗已用而棄
[010-035a]
 之相忘之喻也三十八章曰上德不德是
 以有德不仁猶不德也莊子齊物曰大仁
 不仁天地曰至德之世相愛而不知以爲
 仁亦是此意芻狗之爲物祭則用之已祭
 則棄之喻其不著意而相忘爾以精言之
 則有所過者化之意而說者以爲視民如
 草芥則誤矣大抵老莊之學喜爲驚世駭
 俗之言故其語多有病此章大㫖不過曰
 天地無容心於生物聖人無容心於養民
 却如此下語涉於奇怪而讀者不精遂有
[010-035b]
 深弊故曰申韓之慘刻原於芻狗百姓之
 意雖老子亦不容辭其責矣籥者橐之管
 也橐籥用而風生焉其體雖虚而用之不
 屈動則風生愈出愈有天地之間其生萬
 物也亦然橐籥之於風何嘗容心天地之
 於生物亦何嘗容心故以此喻之況用之
 則有風不用則無亦有過化之意數猶曰
 每每也守中默然閉其喙也意謂天地之
 道不容以言盡多言則每每至於自窮不
 如默然而忘言子曰子欲無言天何言哉
[010-036a]
 四時行焉萬物生焉亦此意也但聖人之
 語粹而易明此書則鼓舞出入使人難曉
 或者以爲戒人之多言則與上意不貫矣
 如此看得破非惟一章之中首末貫串語
 意明白而其文簡妙高古亦豈易到哉
 范應元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仁者
 愛之理謂天地生育其仁大矣而不言仁
 其於萬物譬如結芻爲狗以祭祀其未陳
 也盛以篋衍巾以文綉非愛也乃時也及
 其已陳也行者踐其首脊樵者取而爨之
[010-036b]
 非不愛也亦時也夫春夏生長亦如芻狗
 之未陳秋冬凋落亦如芻狗之已陳皆時
 也豈春夏愛之而秋冬不愛哉氣至則萬
 物皆不知其所以然而然也聖人不仁以
 百姓爲芻狗聖人體此道以博愛其仁亦
 至矣而不言仁其於百姓亦如天地之於
 萬物輔其自然而不害之使養生送死無
 憾不知帝力何有於我哉天地之間至動
 而愈出囊底曰橐竹管曰籥冶煉之處用
 籥以接囊橐之風炁吹鑪中之火屈者曲
[010-037a]
 也音辯云俞羊朱切傅奕引廣雅云益也
 漢史有民俞病困天地之間虚通而已亦
 如竹管之接炁虚而不曲也氣來則通氣
 往則不積譬彼橐風之愈動則此籥炁之
 愈出鑪中之物既各成器而橐籥未嘗言
 仁愛也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萬物之多百
 姓之衆聖人不過推此一道而博愛之豈
 區區言仁也倘多言仁愛而不能體道則
 空有其言而無實效故多言則數窮也不
 如同天地守中虚之道而無偏曲則萬物
[010-037b]
 自然各得其所也豈有窮哉
 薛庸齋曰天地不仁至百姓爲芻狗天地
 生萬物而無心於萬物聖人養百姓而無
 心於百姓天地之間至動而俞出橐籥不
 爲物撓而虚其中則愈動而聲愈出矣天
 地所以能生化萬物而不窮者亦以其虚
 而能運也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惠施之口
 談不若顔子之心齋也
 休休庵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芻狗者
 祭祀用草結龍以朱匣盛之綉巾覆之祭
[010-038a]
 畢棄之天地聖人任無爲之妙生育萬物
 不望報恩亦不爲主任萬物自化如芻狗
 焉是以似不仁天地之間空虚如鞴囊一
 氣運行生育萬物人心虚明亦如是也靈
 機一動妙用不竭是謂虚而不屈動而愈
 出橐者鞴橐也籥者管也鼓風吹運之器
 雖以是而喻造化之妙然言多去道遠矣
 縱大辯才數數舉其喻然譬喻之數有窮
 此道實無可喻不如無言守中虚之妙可
 以見徹造化
[010-038b]
 褚伯秀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仁神道
 之具體立天地心續生民命猶元之於乾
 總衆德而大備陶萬類以無遺在人則成
 己成人博愛善救皆其用也天地具自然
 之仁超言象之表聖人體天推仁所以恢
 帝道而成治功經乃下二不仁字何耶蓋
 謂不顯其仁猶云上德不德正言若反也
 借喻束芻爲狗以供祭祀未祭則彩飾愛
 敬祭已則棄置踐踏適成適毁非關愛惡
 以眞燭幻物理可知凡天地間動植飛泳
[010-039a]
 生成消息不出乎一氣流行無異束芻成
 狗踐狗還芻何容心之有聖人於百姓聽
 其營爲而生道自遂莊子所謂大仁不仁
 是也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亦言其無心自
 運橐鼓風籥通氣喻仁之流行猶陰陽呼
 吸而不暫停爲人爲物者咸受其鼓鑄焉
 唯其中虚無屈塞所以運動氣愈出此理
 妙合造化何在多言自取窮屈不如守身
 中橐籥究自己天地豈無生萬物之理哉
 或以躁人辭多釋之與上下文義不貫此
[010-039b]
 章大義在守中二宇至理幽玄惟學者力
 行以求驗一身中有一乾坤在人體之而
 已矣
 牛妙傳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夫天
 地大德曰生生生不息之謂仁仁者天地
 生成之德也而云不仁者是天地不自有
 其德也萬物者盈天地之間品類也芻狗
 者如古先明王郊祀必束芻爲狗以爲祭
 具所謂芻者茅也夫茅之爲物薄其用可
 重也狗者畜也其位乎戌而應乎乾故古
[010-040a]
 人束茅爲狗以爲祭具意其重也天地以
 萬物爲芻狗是亦不輕於萬物也或者以
 天地視萬物如芻草狗畜之無知不責望
 其報也此說不通蓋萬物與天地分一氣
 而生但得夫形之小者若天地果視萬物
 如芻草狗畜之比則是天地其自專大果
 不仁耶庸所見如此明者鑑之聖人不仁
 以百姓爲芻狗夫聖人者備物致用百世
 師也故百姓戴之如同日月仰之如同父
 母然其稱云不仁者不自居其仁謙尊也
[010-040b]
 亦猶夫聖孔子不居之義也百姓者民也
 民與聖人均禀一氣同生於天地之間但
 貴賤窮達不同耳聖人以百姓爲芻狗者
 是亦不輕於民也他說以爲聖人視夫百
 姓如芻草狗畜之無知不望其報也此說
 恐誤夫人者與天地並位三才鼎立豈可
 視如芻草狗畜之類哉孟子曰君之視臣
 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
 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
 臣視君如寇讎若聖人果以百姓如芻草
[010-041a]
 狗畜之比則是聖人果不仁哉與我同志
 者切希鑒之天地之間至動而愈出橐者
 鼓屬籥者管籥笛之屬猶如也動用也夫
 天地之間虚空以四時五行爲用其橐籥
 爲物亦其中空虚以五音六律爲用故云
 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也老君曰夫橐籥之
 器在其用也虚實有無方圓大小長短廣
 狹聽人所爲不與人爭善人在於天下也
 譬如橐籥乎非與萬物交爭其德常歸焉
 以其謙虚無爲故也此蓋言天地以虚受
[010-041b]
 爲生成之德任物自然從民所欲不與物
 爭猶橐籥之任人所爲音律也多言數窮
 夫言者心之聲也在心爲志發泄爲言數
 者頻數窮者悔吝也蓋多言則多過故云
 數窮也古人有言曰一言而喪邦此上多
 言之人也一言而致凶此中多言之人也
 一言而致辱此下多言之人也故天有卷
 舌之星人有緘口之銘言不可不慎也語
 云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良爲是也昔
 孔子觀周入后稷之廟右階有一金人三
[010-042a]
 緘其口而銘其背曰古之慎言之人也戒
 之哉無多言多言則多敗無多事多事則
 多患詩云敬爾威儀慎爾出話此之謂也
 不如守中中者樞機也守者謹也且夫日
 月者天之文也山川者地之文也言語者
 人之文也然言語在口譬含鋒刃不可動
 也如弦機未發則猶可止矢一離弦雖欲
 反之不可得也繫辭曰言出乎身加乎民
 行出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
 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
[010-042b]
 地也可不慎乎此即不如守中之義也易
 曰括囊無咎無譽蓋言謹也非斯之謂歟
 楊智仁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天地不
 仁視萬物如芻狗者天地施化不以仁恩
 任自然也不責望其報聖人亦如之謂學
 道之士不著一毫物欲所累體若太虚湛
 然常寂著天地之間坎離運用乎其中橐
 籥發揮乎宇宙元炁升降於黄庭塞兊垂
 簾含光默默虚而不屈守以沖和不可輕
 動動而愈出古云全身放下一念不生若
[010-043a]
 多言數窮則有損而無益不如守中乆矣
 純熟自然打成一片矣儒曰聖人之道仁
 義中正而已蓋天地聖人視萬物如芻狗
 者不著於一切也廓然人以配天地其猶
 橐籥乎虚而不屈動而愈出至簡至易豈
 難知哉故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君子黄中
 通理不失其正矣
 喻清中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天何言
 哉四時行焉百物生焉天地生物而不自
 以爲仁忘乎物也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帝
[010-043b]
 力何有於我哉聖人養民而不自以爲仁
 忘乎民也芻草也謂束芻以象狗莊子天
 運篇曰芻狗之未陳也盛以篋衍巾以文
 繡及其已陳也行者踐其首脊樵者取而
 爨之言貴之於未祭之先賤之於既禱之
 後即是而喻蓋存神過化之意云爾蓋嘗
 讀柳子郭橐駞傳而於養樹得養人之術
 矣橐駞之種樹也勿動勿慮去不復顧其
 蒔也若子其置也若棄父之於子曷嘗自
 以爲恩哉其薛也若子生之養之不自以
[010-044a]
 爲仁也有其所有者也過而執忘其所有
 者過而化其置也若棄既祭之芻狗也天
 地之間鼓之動之一橐籥耳橐者鞴也鼓
 風之具籥者管也風之所自出虚其中而
 不屈其用愈動而愈出愈出而愈有其來
 無端其出無窮天地聖人之仁亦猶是也
 天地之道不可以言盡而聲色之化民末
 也故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守中默然而
 自存也
 胥六虚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天地之
[010-044b]
 大德曰生而以萬物爲芻狗者覆之載之
 聽其生者自生而枯者自枯天地無所與
 此天地不有其仁而以萬物爲芻狗者仁
 之大矣芻狗之設未祭則貴敬之既祭則
 委棄之非容心也時適然也故聖人引之
 爲喻聖人體天地容養百姓寬之宥之由
 其生者自生長者自長耕食織衣家富國
 安而聖人無所與此亦聖人不有其仁而
 以百姓爲芻狗也天地之間一氣蒸陶萬
 物生化古今不息其猶橐籥之器中間空
[010-045a]
 虚鼓動之聲氣愈出也此贊美聖人之德
 蕩蕩乎仁養百姓不爲己有夫何然哉亦
 虚而已矣是以應感天下之動無有窮極
 也若不體天地不仁之實察然自好縣法
 作刑飾以文言示民從化違天悖理鬼怒
 人怨乃疾取窮極之道故勉之曰多言數
 窮不如守中多言者謂飾以文言辭多理
 寡不如及吾之中默識窮行謹守不失天
 下觀風而化不言之教寧有窮乎修身亦
 法此矣
[010-045b]
 柴元皋曰天地不仁以美利利天下而不
 言所利以萬物爲芻狗芻茅也縛如狗狀
 以祭享初縛時誠潔甚嚴祭已則棄之而
 不顧造物之心亦如芻狗之始終從其自
 然聖人不仁聖人體天地亦不言所利以
 百姓爲芻狗惟恐一夫失養亦如初束茅
 之謹一毫不敢忽天地之間至橐籥乎橐
 無底囊籥三孔笛皆虚其中兩間之氣一
 闔一闢即此二物人身呼吸亦然養民底
 一呼吸間不似天地使民失所脩身體用
[010-046a]
 亦然虚而不屈其體無礙動而愈出其用
 不窮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若自矜其仁尚
 口乃窮矣孰若虚中存神體天地乎
 蘇敬靜曰天地不仁至不如守中結芻爲
 狗祭則用之祭已則棄是芻狗之用所過
 者化天地雖生萬物而不自以爲仁聖人
 雖養萬民而亦不自以爲仁亦猶芻狗當
 祭則用祭畢則棄過化相忘何嘗自以爲
 仁橐冶鞴也籥其管也管在樂爲羽籥在
 關鍵爲管籥在冶器爲橐籥其爲管一而
[010-046b]
 已橐吸氣滿之播諸冶爐者也管者受此
 吸而嘘之所以播也一嘘一吸之間即陰
 陽迭運而爲四時也即生生不窮之機也
 陰陽交而物皆資生消息盈虚是陰陽之
 動而司橐籥之嘘吸者也以虚受嘘吸之
 氣而未嘗屈屈折也嘘吸之氣動而愈出
 未嘗見其損折而息也橐能吸籥能嘘皆
 以虚也若窒則實矣夫唯不窒故播氣者
 得以入之天地一大爐鞴也造化一大冶
 工也萬物陰陽嘘吸之氣自生自遂自消
[010-047a]
 自長何嘗以爲仁或者見天地生萬物之
 功盡言以論天地之功不知天地不容以
 言而盡多言每每自至於窮極則不如默
 默忘言但守橐籥虚中而思之則其生生
 之不窮皆陰陽之氣自然而然也
 本一庵居士曰天地之於物聖人之於人
 未嘗煦煦然仁之也亦惟使之自生自化
 無以害之而已猶以芻爲狗祭則奉之已
 則棄之非有好惡之私也時適然耳況乎
 消息盈虚乃理之常雖天地聖人如之何
[010-047b]
 哉惟使之遂其生若其性無横風暴雨以
 摧折之無舛政逆令以迕遏之則其仁也
 亦至矣橐籥之爲物一張一翕惟其虚而
 不屈是以動而愈出消息盈虚相爲終始
 亦若是而已先儒謂乾坤動靜不翕聚則
 不能發散即此意也又以此理推之語默
 之間多言所以數窮有張而無翕也守中
 則能虚而不屈所以不窮也
 拾遺陸曰萬物資天地而生天地無取於
 萬物也百姓仰聖人而治聖人無假於百
[010-048a]
 姓也猶芻狗因神明而成神明無用於芻
 狗也夫惟無用則無私無私則無恩是以
 天地無恩而大恩生聖人不仁而大仁成
 故百姓不辭德於聖人萬物不謝生於天
 地何以知其然哉吾觀天地之間猶橐籥
 之無心也橐籥無心故其聲不屈其氣愈
 出天地無心故生成而不息故爲治不在
 多言多言而無實則動數窮矣未若無爲
 無言乃守中之術也
 諸子旁證莊子曰夫芻狗之未陳也盛以
[010-048b]
 篋衍巾以文繡尸祝齋戒以將之及其已
 陳行者踐之樵者爨之而已將復收於篋
 衍必反爲怪今夫子取先王已陳之芻狗
 是不將鄰乎行者之踐樵者之爨也惜哉
 文子老子曰天地之道以德爲王道爲之
 命物以自正至微其内不以事貴故不待
 功而立不以位爲尊不待名而顯不須禮
 而莊不用兵而强故道立而不教明照而
 不察道立而不教者不奪人能也明照而
 不察者不害其事也夫教道者逆於德害
[010-049a]
 於物故陰陽四時金木水火土同道而異
 理萬物同情而異形智者不相教能者不
 相受故聖人立法以導民之心各使自然
 故生者無德死者無怨天地不仁以萬物
 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夫慈愛
 仁義者近狹之道也狹者入大而迷近者
 行遠而惑聖人之道入大不迷行遠不惑
 常虚自守可以爲極是謂天德
 石潭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
 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以生物爲心而謂
[010-049b]
 不仁何哉天地以其心普萬物而無心也
 聖人以天地生物之心爲心而亦曰不仁
 何哉聖人以其情揆萬事而無情者也芻
 狗祭祀之物說見莊子以萬物爲芻狗其
 成其壞時焉而已物各付物生者自生而
 不知其所以生也聖人之於百姓亦使之
 自生自養自作自息而已以其皆無容心
 故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
 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虚
 而不屈動而愈出天地之間所以生生而
[010-050a]
 不窮者蓋猶橐籥之能出風也虚而不屈
 天地生萬物而不屈於萬物也言不爲萬
 物所役使也動而愈出風未嘗窮也天地
 之生萬物亦未嘗窮也多言數窮不如守
 中多言數窮謂若以多言形容天地聖人
 天地聖人不可得而形容也數窮謂雖多
 言之終有所窮也既形容之不可則不如
 虚中自守而有以得天地生生之本也


道德眞經集義卷之十
[010-050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