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080 道德真經集解(一)--趙秉文 (master)


[003-001a]
道德眞經集解卷之三𠕏三
    趙學士集解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
 聖人縱心所欲不踰矩非有意於德而德
 自足其下知德之貴勉强以求不失蓋僅
 自完耳而何德之有
上德無爲而無以爲下德爲之而有以爲
 無爲而有以爲之則猶有爲也唯無爲而
 無以爲之者可謂無爲也其下非爲不成
[003-001b]
 然猶有以爲之非徒作而無術者也政和
 曰不思而得未勉而中不行而至上德也
 不思則不得不勉則不中不行則不至下
 德也
上仁爲之而無以爲上義爲之而有以爲
 仁義皆不勉於爲之矣仁以無以爲爲勝
 義以有以爲爲功耳德有上下而仁義有
 上而無下何也下德在仁義之間而仁義
 下者不足復言可也
上禮爲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仍之
[003-002a]
 自德以降而至於禮聖人之所以齊民者
 極矣故爲之而不應則至於攘臂而强之
 强之而又不應於是刑罰興而甲兵起則
 徒作而無術矣
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
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也
 忠信而無禮則忠信不見禮立而忠信之
 美發越於外君臣父子之間夫婦朋友之
 際其外燦然而其中無餘矣故順之則治
 違之則亂治亂之相去其間不容以髮故
[003-002b]
 曰亂之首也
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也
 聖人玄覽萬物是非得失畢陳於前如鑑
 之照形無所不見而孰爲前後世人視止
 於目聽止於耳思止於心㝠行於萬物之
 間役智以求識而偶有見焉雖以爲明不
 知至愚之自是始也
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處其薄居其實不居
其華故去彼取此
 世之鄙夫樂其有得於下而忘其上故喜
[003-003a]
 薄而遺厚采華而棄實非大丈夫孰能去
 彼取此陸曰忠信之質衰於中則制禮以
 防其亂故禮居亂之首非謂禮爲亂之首
 前識者道德之華發於外則崇禮以導其
 愚非謂智乃愚之始也仁義禮智適時之
 用執古御今則以道德之本處其厚也化
 今復古則以禮爲之始從流反其源也趙
 曰原聖人之意執古御今欲漸復無爲之
 治故先陳道德次迷仁義末明禮樂其漸
 必至刑政之苛語馴致而然耳流俗之士
[003-003b]
 遂輕蔑仁義毁滅禮法使一日無仁義則
 亂一日無禮法則幾何其不胥而爲禽獸
 也此晋宋之士所以蕩而忘返以至於國
 破身亡而不自知也豈知聖人立言之眞
 指與老氏論禮之本也哉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
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
一以爲天下正
 一道也物之所以得爲物者皆道也天下
[003-004a]
 之人見物而忘道天知其清而已地知其
 寧而已神知其靈而已谷知其盈而已萬
 物知其生而已侯王知其爲天下正而已
 不知其所以得此者皆道存焉耳
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
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
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
 致之言極也天不得一未遽裂也地不得
 一未遽發也神不得一未遽歇也谷不得
 一未遽竭也萬物不得一未遽滅也侯王
[003-004b]
 不得一未遽蹶也然其極必至於此耳
故貴以賤爲本高以下爲基
 天地之大侯王之貴皆一之所致夫一果
 何物也視之不見執之不得則亦天下之
 至微也此所謂賤且下也
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此其以賤爲本耶
非乎
 昔之爲此稱者亦舉其本而遺其末耳
故致數輿無輿不欲琭琭如玉落落如石
 輪輻蓋軫衡軛轂轊會而爲車物物可數
[003-005a]
 而車不可數然後知無有之爲車所謂無
 之以爲用者也然則天地將以大爲天地
 耶侯王將以貴爲侯王耶大與貴之中有
 一存焉此其所以爲天地侯王者而成者
 莫知之耳故一處貴而非貴處賤而非賤
 非若玉之琭琭貴而不能賤石之落落賤
 而不能貴也趙曰諸說皆以輿訓車義有
 未安竊意與衆也又輿臺皆賤者之稱上
 文言其致一也此言故致數衆也衆無衆
 猶言皆輿人無輿人之稱矣無輿人亦無
[003-005b]
 侯王之稱也容成氏曰除日無歲亦此意
 也不欲如玉之琭琭石之珞珞貴賤之名
 殊其爲一也遠矣然未敢自以爲是姑俟
 來哲王吕改輿作譽亦近乎鑿
   反者道之動章第四十
反者道之動
 復性則靜矣然其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
 下之故則動之所自超也雱曰反本則靜
 靜乃能動
弱者道之用
[003-006a]
 道無形無聲天下之弱者莫如道然而天
 下之至强莫加焉此其所以能用萬物也
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世不知靜之爲動弱之爲强故告之以物
 之所自生者蓋天下之物聞有以母制子
 未聞有以子制母者也
   上士聞道章第四十一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
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
 道非形不可見非聲不可聞非知先萬物
[003-006b]
 之表廓然無蔽卓然有見未免於不信也
 故下士聞道以爲荒唐繆悠而笑之中士
 聞道與之存亡出没而疑之惟了然見之
 者然後勤行服膺而不怠孔子曰語之而
 不墯者其回也與斯所謂上士也哉
建言有之
 建立也古之立言者有是說而老子取之
 下之所陳者是也
明道若昧
 無所不照而非察也
[003-007a]
進道若退
 若止不行而天下之速者莫之或先也
夷道若類
 或夷或類所至則平而未嘗削也
上德若谷
 上德不德若谷之虚也
大白若辱
 使白而不受污此不屑不潔之士而非聖
 人也
廣德若不足
[003-007b]
 廣大而不可復加則止於此而已非廣也
建德若偷
 因物之自然而無所立者外若偷墯而實
 建立也
質眞若渝
 體性抱神隨物變化而不失其眞者外若
 渝也政和曰不曰堅乎磨而不磷不曰白
 乎涅而不緇
大方無隅
 全其大方不小立圭角也
[003-008a]
大器晚成
 器大不可近用也
大音希聲
 非耳之所得聞也
大象無形
 非目之所得見也
道隱無名夫惟道善貸且成
 道之所遇無所不見凡此十二者皆道之
 見於事者也而道之大全則隱於無名惟
 其所遇推其有餘以貸不足物之賴之以
[003-008b]
 成者如此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
而抱陽冲氣以爲和
 夫道非一非二及其與物爲偶道一而物
 不一故以一名道然則道非一也一與一
 爲二二與一爲三自是以往而萬物生雖
 有萬不同莫不負陰而抱陽冲氣以爲和
 者蓋物生於三而三生於一理之自然也
 雱曰一太極二陰陽三冲氣也
[003-009a]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
 世之人不知萬物之所自生莫不賤寡小
 而貴衆大然王公之尊而自稱孤寡不穀
 古之達者蓋已知之
故物或損之而益益之而損人之所教亦我
義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世以柔弱爲損强梁爲益不知其非也故
 使天下之教者皆以此教之曰不見强梁
 者不得其死乎强梁妄之極也人知强梁
 之不免於死則知妄之不可爲而後可與
[003-009b]
 言道矣故曰吾將以爲教父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
天下之至柔馳騁天下之至堅無有入於無
間吾是以知無爲之有益不言之教無爲之
益天下希及之
 以堅御堅不折則碎以柔御堅柔亦不靡
 堅亦不病求之於物則水是也以有入有
 捍不相受以無入有無未嘗勞有未嘗覺
 求之於物鬼神是也是以聖人唯能無爲
 故能役使衆强出入衆有故終之曰不言
[003-010a]
 之教無爲之益天下希及之
   名與身章第四十四
名與身孰親身與貨孰多
 先身而後名貴身而賤貨猶未爲忘我也
 夫忘我者身且不有而況名與貨乎然貴
 以身天下非忘我不能故使天下知名之
 不足親貨之不足多而後知貴身知貴身
 而後知忘我此老子之意也
得與亡孰病
 不得者以亡爲病及其旣得而患失則病
[003-010b]
 有甚於亡者唯齊有無均得喪而後無病
是故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
 愛之甚則凡可以求之者無所不爲能無
 費乎藏之多則攻之者必衆能無亡乎
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乆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窮
 天下以不缺爲成故成必有弊以不冲爲
 盈故盈必有窮聖人要於大成而不恤其
 缺期於大盈而不惡其冲是以成而不弊
[003-011a]
 盈而不窮也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
 直而不屈其直必折循理而行雖屈而直
 巧而不拙其巧必勞付物自然雖拙而巧
 辯而不訥其辯必窮因理而言雖訥而辯
躁勝寒靜勝熱清靜爲天下正
 成而不缺盈而不冲直而不屈巧而不拙
 辯而不訥譬如躁之不能靜靜之不能躁
 耳夫躁能勝寒而不能勝熱靜能勝熱而
 不能勝寒皆滯於一偏而非其正也唯泊
[003-011b]
 然清靜不染於一非成非缺非盈非冲非
 直非屈非巧非拙非辯非訥而後無所不
 勝可以爲天下正矣葉曰寒暑者天地之
 氣也有人於此躁猶可以勝寒靜猶可以
 勝熱苟知其所勝孰往而不可爲則清勝
 濁靜勝動其效亦可已矣而況於缺之勝
 成冲之勝盈屈之勝直拙之勝巧訥之勝
 辯惟其不察此故必求其能勝之者苟求
 勝之終非其正也唯清靜爲天下正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
[003-012a]
天下有道却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

 天下各安其分則不爭而自治故却走馬
 而糞田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矣政和曰
 以道治天下民各樂其業而無所爭糞其
 田疇而已
罪莫大於可欲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
欲得
 以其可欲者示人固有罪矣而不知其足
 者其禍尤甚所欲必得者其咎最大匹夫
[003-012b]
 有一于身患必及之侯王而爲是必戎馬
 之所自起也陸曰無道之君毒痛天下其
 惡有三心見可欲非理而求故罪莫大焉
 求而不已害人必多故禍莫大焉欲而不
 得其心愈熾故咎莫大焉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知足所遇而足故無不足也
   不岀戶章第四十七
不出户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
知彌少
[003-013a]
 性之爲體充遍宇宙無遠近古今之異古
 之聖人其所以不出户牖而無所不知者
 特其性全故耳世之人爲物所蔽性分於
 耳目内爲身心之所紛亂外爲山河之所
 障塞見不出視聞不出聽户牖之微能蔽
 而絶之不知聖人復性而足乃欲出而求
 之是以彌遠而彌少也以身觀身以内知
 外原小而知大明近而諭遠
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名不爲而成
 性之所及非特能知能名而已蓋可以因
[003-013b]
 物之自然不勞而成之矣光曰情封即滯
 理契即神陸曰聖人當食而思天下之飢
 當衣而思天下之寒愛其親以及天下之
 老愛其子以及天下之幼不俟出户而天
 下可知矣已好生則知天道之生萬物己
 成務則知天道之成四時己樂善則知天
 道之與善人安用窺牖而後見天道哉夫
 不行而能察知人情不見而能名天道不
 爲而成至治反推身心故也
   爲學日益章第四十八
[003-014a]
爲學日益
 不知道而務學聞見日多而無以一之未
 免爲學者也孔子曰多聞擇其善者而從
 之多見而識之知之次也
爲道日損
 茍一日知道顧視萬物無一非妄去妄以
 求復性而性復實無幾孔子謂子貢曰女
 以予爲多學而識之者與曰然非與曰非
 也予一以貫之
損之又損之以至於無爲無爲而無不爲
[003-014b]
 去妄以求復性可謂損矣而去妄之心猶
 存及其兼忘此心性純而無餘然後無所
 不爲而不失於無爲矣損之在漸初損損
 迹又損損心心迹俱忘以至無爲
故取天下常以無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

 人皆有欲取天下之心故造事而求之心
 見於外而物惡之故終不可得聖人無爲
 故無事其心見於外而物安之雖不取天
 下而天下歸之
[003-015a]
   聖人無常心章第四十九
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爲心善者吾善之不
善者吾亦善之德善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
亦信之德信
 虚空無形因萬物之形以爲形在方爲方
 在圓爲圓如使虚空自有形則何以形萬
 物哉是以聖人無心因百姓之心以爲心
 無善不善皆善之無信不信皆信之善不
 善在彼而吾之所以善之者未嘗渝也可
 謂德善矣信不信在彼而吾之所以信之
[003-015b]
 者未嘗變也可謂德信矣不然善善而棄
 不善信信而棄不信豈所謂常善救人故
 無棄人哉
聖人之在天下惵惵爲天下渾其心百姓皆
注其耳目聖人皆孩之
 天下善惡信僞方各自是以相非相賊不
 知所定聖人憂之故惵惵爲天下渾其心
 無善惡無信僞皆以一待之彼方注其耳
 目以觀聖人之予奪而吾一以嬰兒遇之
 於善無所喜於惡無所嫉夫是以善者不
[003-016a]
 矜而惡者不怒釋然皆化而天下始定矣
 葉曰聖人之在天下在而不治也
   出生入死章第五十
出生入死
 性無生死出而爲生入而爲死
生之徒十有三死之徒十有三人之生動之
死地十有三
 用物取精以自滋養者生之徒也聲色臭
 味以自戕賊者死之徒也二者旣分生死
 之道矣吾又知作而不知休知言而不知
[003-016b]
 默知思而不知忘以趣於盡則所謂動而
 之死地者也生死之道以十言之三者各
 居其三矣豈非生死之道九而不生死之
 道一而已乎不生不死則易所謂寂然不
 動者也老子言其九不言其一使人自得
 之以寄無思無爲之妙也政和曰與死生
 爲徒者固未免夫與貪生而背理忘生而
 徇利凡民之生動之死地則其生也與死
 奚擇
夫何故以其生生之厚
[003-017a]
 有生則有死故生之徒則死之徒也人之
 所賴於生者厚則死之道常十九
蓋聞善攝生者陸行不遇兕虎入軍不被甲
兵兕無所投其角虎無所措其爪兵無所容
其刃夫何故以其無死地
 至人常在不生不死中生地且無焉有死
 地哉
   道生之章第五十一
道生之德畜之物形之勢成之
 道者萬物之母故生萬物者道也及其運
[003-017b]
 而爲德牧養群衆而不辭故畜萬物者德
 也然而道德則不能自形因物而形見物
 不能自成遠近相取剛柔相交積而爲勢
 而興亡治亂之變成矣
是以萬物莫不尊道而貴德
 形雖由物成雖由勢而非道不生非德不
 畜是以尊道而貴德尊如父母貴如侯王
 道無位而德有名故也
道之尊德之貴夫莫之爵而常自然
 恃爵而後尊貴者非實尊貴也
[003-018a]
故道生之畜之長之育之成之熟之養之覆
之生而不有爲而不恃長而不宰是謂玄德
 光曰道若恃宰則道外有物非玄德也陸
 曰載營魄章言人同於道德此章言道德
 同於人
   天下有始章第五十二
天下有始以爲天下母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道方無名
 則物之所資始也及其有名則物之所實
 生也故旣謂之始又謂之母其子則萬物
[003-018b]
 也
旣得其母以知其子旣知其子復守其母没
身不殆
 聖人體道以用物譬如以母知子了然無
 不察也雖其智能周之然而未嘗以物忘
 道故終守其母也
塞其兊閉其門終身不勤開其兊濟其事終
身不救
 天下皆具此道然常患忘道而徇物目悦
 於色耳悦於聲開其悦之之心而以其事
[003-019a]
 濟之是以終身陷溺而不能救夫聖人之
 所以終身不勤者唯塞而閉之未嘗出
 徇之也
見小曰明
 悦之爲害始小而浸大知小而將大塞而
 閉之可謂明矣
守柔曰强
 趣其所悦而不願自以爲强而非强也唯
 見悦而知畏之者可謂强也
用其光復歸其明無遺身殃是謂襲常
[003-019b]
 世人開其所悦以身徇物往而不反聖人
 塞而閉之非絶物也以神應物用其光而
 己身不與也夫耳之能聽目之能視鼻之
 能嗅口之能嘗身之能觸心之能思皆所
 謂光也蓋光與物接物有至而明無損是
 以應萬變而不窮殃不及於其身故其常
 性湛然相襲而不絶也政和曰明者光之
 體光者明之用
   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
使我介然有知行於大道唯施是畏
[003-020a]
 體道者無知無行無所施設而物自化今
 介然有知而行於大道則所施設建立非
 其自然有足畏者矣肇曰有所知則有所
 不知聖心無知故無所不知小知大知之
 賊也
大道甚夷民甚好徑
 大道甚夷易無有險阻世之不知者以爲
 迂緩而好徑以求捷故凡舍其自然而有
 所施設者皆欲速者也
朝甚除田甚蕪倉甚虛服文彩帶利劍厭飲
[003-020b]
食財貨有餘是謂盜誇非道也哉
 俗人昭昭我獨若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
 豈復飾末廢本以施設爲事誇以誨盜哉
   善建不拔章第五十四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孫祭祀不輟
 世豈有建而不拔抱而不脱者乎惟聖人
 知性之眞審物之妄損物而修身其德充
 積實無所立而其建有不可拔者實無所
 執而其無有不可脱者故至其子孫猶以
 祭祀不輟也
[003-021a]
修之身其德乃眞修之家其德乃餘修之鄉
其德乃長修之國其德乃豐修之天下其德
乃普
 明身旣修推其餘以及外雖至於治天下
 可也
故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觀鄉以國觀國
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
 天地外者世俗所不見矣然其理可推而
 知也修身之至以身觀身以家觀家以鄉
 觀鄉以國觀國皆吾之所及知也然安知
[003-021b]
 聖人以天下觀天下不若吾之以身觀身
 乎豈身可以身觀而天下獨不可以身觀
 乎故曰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言亦
 以身知之耳陸曰善建者以道鎭國本則
 深根固蔕而不可拔善抱者以德懷民心
 則無繩約而不可解而子孫享祚長乆祭
 祀不輟下文修之身下其施轉大以身觀
 身以至天下有常然之理不出户而知也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
含德之厚比於赤子
[003-022a]
 老子之言道德每以嬰兒況之者皆言其
 體而已未及其用也今夫嬰兒泊然無欲
 其體之者至矣然嬰兒物來而不知應故
 未可以無用也
毒蟲不螫猛獸不據攫鳥不搏
 道無形體物莫得而見也況可得而傷之
 乎人之所以至於有形者由其有心也故
 有心而後有形有形而後有敵敵立而後
 傷之者至矣無心之人物與敵者曷由傷
 之夫赤子之所以至此者唯無心也
[003-022b]
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䘒作精
之至
 無執而自握無欲而自作是知其精有餘
 而非心也
終日號而嗌不嗄和之至
 心動則氣傷氣傷則號而嗄終日號而不
 嗄是以知其心不動而氣和也
知和曰常
 和者不以外傷内也復命曰常遇物而知
 其本也知和曰常得本而應萬物也其實
[003-023a]
 一道也故皆謂之常
知常曰明益生曰祥
 生不可益而欲益之則非其正矣祥妖也
心使氣曰强
 氣惡妄作而又以心使之則强梁甚矣
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益生使氣不能聽其自然日入於剛强而
 老從之則失赤子之性矣
   知者不言章第五十六
知者不言言有不知塞其兊閉其門挫其銳
[003-023b]
解其忿和其光同其塵是謂玄同
 道非言說亦不離言說然能知者未必言
 能言者未必知唯塞兊閉門挫銳解忿和
 光同塵以治其内者默然不言而與道同
 矣光曰知者不言言而不言實在忘言言
 者不知目擊未當況言議乎體道絶待不
 得所同之迹曰玄同司馬曰鋒角猛露道
 所惡也事爲煩亂道所鄙也輝華顯赫道
 所敗也污辱卑下道所貴也
故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
[003-024a]
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故爲天
下貴
 可得而親則可得而疏可得而利則可得
 而害可得而貴則可得而賤體道者均覆
 萬物而孰爲親疏等視逆順而孰爲利害
 不知榮辱而孰爲貴賤情計之所不及此
 所以爲天下貴也
   以正治國章第五十七
以正治國以奇用兵以無事取天下
 古之聖人柔遠能邇無意於用兵唯不得
[003-024b]
 已然後有征伐之事故以治國爲正以用
 兵爲奇雖然此亦未足以取天下天下神
 器不可爲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唯體道
 者廓然無事雖不足以取天下而天下歸
 之矣
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諱而
民彌貧
 人主多忌諱下情不上達則民貧而無告
 矣
民多利器國家滋昏
[003-025a]
 利器權謀也明君在上常使民無知無欲
 民多權謀則其上眩而昏矣
人多伎巧奇物滋起
 人不敦本業而趨末伎則非常無益之物
 作矣
法令滋彰盜賊多有
 患人之詐僞而多爲法令以勝之民無所
 措手足則日增於盜賊矣
故聖人云我無爲而民自化我好靜而民自
正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
[003-025b]
   其正悶悶章第五十八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禍
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邪
正復爲奇善復爲妖民之迷其日固乆
 天地之大世俗之見有所䀭而不知也蓋
 福倚於禍禍伏於福譬如晝夜寒暑之相
 代正之爲奇善之爲妖譬如老稚生死之
 相繼未始有正而迷者不知也夫惟聖人
 出於萬物之表而覽其終始得其大全而
 遺其小察視之悶悶若無所明而其民淳
[003-026a]
 淳各全其性矣若夫世之人不知道之全
 體以耳目之所知爲至矣彼方且自以爲
 福而不知禍之伏於其後方且自以爲善
 而不知妖之起於其中區區以察爲明至
 於察甚傷物而不悟其非也可不哀哉
是以聖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
而不耀
 知小察之不能盡物是以雖能方能廉能
 直能光而不用其能恐其陷於一偏而不
 反也此則世俗所謂悶悶也政和曰方者
[003-026b]
 介於辯物廉者矜於自潔直而肆則凌物
 之態生光而耀則揚行之患至知而不用
 其能者其惟聖人乎


道德眞經集解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