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062 唐玄宗御製道德真經疏(二)-唐-玄宗 (master)


[003-001a]
唐玄宗御製道德眞經䟽卷之三才三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上仁爲之而無以爲
 義云小惠未孚者春秋莊十年魯人曹劇
 對魯公之語也是歳正月公敗齊師于長
 勺將戰曹劇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
 又何問焉劇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
 見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
 以分人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公曰犧
 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惠未孚
[003-001b]
 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
 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公
 與之乗戰于長勺公將鼓之劇曰未可齊
 人三鼓劇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劇
 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
 逐齊師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
 一鼓作氣再鼓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
 之夫大難測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
 旗靡故逐之
上禮爲之
[003-002a]
 䟽曲爲之防義云制禮以防民曲也
故失道而後德
 義云春秋昭二十六年晏子對齊景公曰
 禮之爲國爲國與天地并君令臣恭父慈
 子孝兄愛弟敬夫和妻柔姑慈婦聽禮也
 君令而不違臣恭而不貳父慈而教子孝
 而箴兄愛而友弟敬而順夫和而義妻柔
 而正姑慈而從婦聽而婉謂之善物也公
 曰善哉寡人而今而後聞此禮之上也對
 曰先王所禀於天地以爲其民也是以先
[003-002b]
 王上也則理世之道禮爲急矣
   昔之得一章第三十九
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
 義云春秋曰今之王古之帝也昔堯舜之
 前皆稱爲帝舜授於禹禹以謙讓自云德
 不及帝故去帝稱王亦云禹没襌位於益
 禹之子啓居于箕山啓賢故諸侯去益而
 朝啓禹雖有襌益之名而天下之人皆歸
 於啓啓以德不及五帝乃自稱王自是之
 後皆以王爲號至秦併天下吞滅諸侯獨
[003-003a]
 爲一統乃上採三皇下兼五帝通爲皇帝
 之號焉今之王爵居五等之上漢法非劉
 氏不王非功臣不侯自是相承以天子之
 衆子爲王嫡爲太子自周有天下王之子
 爲王子之孫爲王孫國朝定法以皇帝之
 孫姪爲郡王承嗣者爲嗣王異姓有功者
 封王或錫以美號或封郡王然皆無列土
 之位矣
天無以清
 義云晋惠帝元康年中人君德衰天示灾
[003-003b]
 變天裂數丈殷然有聲是失冲和之道也
 自此西晋版蕩惠帝哀帝皆罹其咎
地無以寧
 義云史記云周幽王二年辛酉西周三川
 皆震岐山崩春秋二百四十二年地震有
 五又有梁山崩沙鹿崩石言算妖異洎秦
 漢已降不可勝紀大則淪陷城邑小則摧
 圮廬舍也
神無以靈
 義云春秋僖三十二年七月神降于莘虢
[003-004a]
 公享之周惠王河内史過曰是何故也對
 曰國之將興明神降之鑒其德也將亡神
 亦降之觀其惡也故有得神以興亦有得
 神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矣虢多凉德其
 將亡乎後虢國遂滅昔河神爲虐娶女于
 人西門豹投巫於河其害遂息
谷無以盈
 義云老君曰伊雒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
 周幽王辛酉川竭山崩周亡之徴也亡不
 過十年數之紀也數及於十紀猶極也十
[003-004b]
 一年庚申西周爲犬戎所滅平王東遷是
 也
侯王無以貴高
 義云侯則晋靈公夷皋宋昭公杵臼齊懿
 公商人陳靈公平國是也王則夏之太康
 殷之武乙周之幽厲漢之桓靈是也
 䟽天生萬物惟人爲靈○義云書太誓篇
 文也
故貴以賤爲本
 䟽民惟邦本詩云愷悌君子○義云尚書
[003-005a]
 五子之歌也愷悌者詩大雅泂酌篇之詞
 也
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
 䟽孤與二三臣悼心失圖
 義曰孤與二三臣者春秋昭七年二月楚
 子成章華之臺願與諸侯落之宫室始成
 祭之爲落也太宰蒍音/委啓疆曰臣能得魯
 侯薳音/委啓疆來召公辭曰昔先君成公命
 我大夫嬰齊曰吾不忘先君之好將使衡
 父照臨楚國鎮撫其社稷以輯寧爾民嬰
[003-005b]
 齊受命于蜀盟盟在成二年奉承以來弗
 敢失殞而致諸宗祧自我先君恭王引領
 北望日月以冀傳序相授于今四王矣謂
 恭康郟敖靈王也嘉惠未至唯襄公之辱
 臨我喪孤與二三臣悼心失圖社稷之不
 遑况能懷思君德今君若歩玉趾辱見寡
 君寵靈楚國以信蜀之役致君之嘉惠是
 寡君既受貺矣何蜀之敢望其先君鬼神
 實嘉賴之豈惟寡君君若不來使臣請問
 行期寡君將承贄帛而見于蜀以請先君
[003-006a]
 之貺公將往夢襄公祖梓愼曰公不果行
 襄公之適楚也夢周公祖而行今襄公實
 祖君其不行子服惠伯曰行先君未嘗適
 楚故周公祖以導之襄公適楚矣而祖以
 導君不行何之三月公如楚鄭伯勞于師
 之梁孟僖子爲介不能相義及楚不能答
 郊勞四月享公于新臺使長鬛者相好以
 大屈之弓既而悔之蒍啓疆聞之見公公
 語之拜賀公曰何賀對曰齊與晋越欲此
 久矣寡君無適與也而傳諸君君其備禦
[003-006b]
 三鄰愼守寳矣敢不賀乎公懼乃及之此
 言楚靈無信所以不終也九月公自至楚
 孟僖子病不能相禮乃講學苟能禮者從
 之遂令南宫敬叔已下學禮於孔子孔子
 與敬叔適周問禮於老子焉
 䟽稱寡人者即先君以寡人爲賢之例是
 也○義云如上經第三十三知人者智所
 解更不重録
 䟽稱不榖者即不穀惠其無誠德之例是
 也○義云春秋十一年秦晋爲成將會于
[003-007a]
 令狐晋侯先至秦伯不肯涉河晋厲公秦
 桓公也秦伯次于王城使大夫史顆盟晋
 侯于河東晋郄犫盟秦伯于河西范文子
 曰是盟也何益齊盟所以質音/致信也會所
 以信之始也始之不從其可質乎秦伯歸
 而背晋成十三年四月戊午晋侯使吕相
 絶秦時秦桓公既與晋厲公爲令狐之盟
 而又召狄與楚欲導之以伐晋諸侯是以
 睦賔于晋吕相語秦伯曰楚人惡君二三
 其德亦來告我曰秦背令狐之盟而來求
[003-007b]
 盟干我昭告皇天上帝秦三公楚三王曰
 余雖與晋出入余惟利是親不穀惡其無
 誠德是以宣之以懲不一諸侯備聞此言
 斯是用痛心疾首暱就寡人寡人率以聽
 命唯好是求君若惠顧諸侯而賜之盟寡
 人承寧諸侯以退君若不施大惠寡人不
 佞不能以諸侯退矣敢盡布之執事俾執
 事實圖之晋欒書士燮韓厥趙旃將四軍
 郗毅御戎欒鍼爲右五月丁亥晋侯以諸
 侯之師及秦師戰于麻隧秦師敗績獲秦
[003-008a]
 成羌及不更汝父此言秦伯背盟秦曲晋
 直有所敗也
   上士聞道章第四十一
進道若退
 義云李意期乞食于人寰陰長生受辱于
 都市侯道華寓迹于傭保皇甫獺示疾于
 丘林聲子佯狂壺公韜晦皆卑躬損志乃
 翥景冲眞也
廣德若不足
 䟽良賈者○義云史記云孔子與南宫敬
[003-008b]
 叔適周問禮於老子老子曰子之所言其
 人骨巳朽矣獨其言在爾吾聞之良賈之
 深葳若虚君子之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
 驕氣與多慾態色與淫志皆無益于子之
 身吾所以告子者若是也
大方無隅
 䟽磨而涅而者○義云論語陽貨篇也
大器晚成
 義云備物之用曰器者春秋定九年夏陽
 虎歸寳玉夏后民之璜封父之䌓弱大弓
[003-009a]
 書之曰得器用也凡獲器用曰得得用曰
 獲故器者備物之用也
故物或損之而益
 䟽書云滿招損者○義云尚書大禹謨之
 辭也
强梁者不得其死
 䟽嚴仙人○義云蜀郡嚴遵字君平常於
 成都帀以卜筮之道潜化於人人有不正
 之問必以陰陽之理制而止之日閲百錢
 而閉肆下簾作道德經指歸十四卷
[003-009b]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
不言之教
 䟽九流百氏○義云九流者漢書云道家
 流者使人精神專一動合無形贍足萬物
 其爲術也因陰陽之大順與時遷徙應物
 變化本清虛以自守卑弱以自持此人君
 南面之術也儒家流者蓋出司徒之官助
 人君明教化祖述堯舜憲章文武宗師仲
 尼以重其言於道最高此其所長也或失
 精微而僻又隨時抑揚違離道本苟以譁
[003-010a]
 衆取容後進僻儒之患名家流者蓋出於
 春官名位不同禮亦異數子曰必也正名
 乎此其所長也及徼爲之則苟鈎釽析辭
 而已爲君者愼器與名故曰惟名與器不
 可以假人縱横流者蓋出於行人之官子
 曰使於四方不能專對又曰使乎使乎言
 當權事制宜受命不受辭此其所長也邪
 而爲之則尚詐而棄其信矣雜家流者蓋
 出於議官合儒墨兼名法此其所長也盪
 而爲之則羨無歸心矣農家流者蓋出於
[003-010b]
 農官播五穀以足衣足食洪範八政其一
 曰食此其所長也鄙者爲之欲使君子并
 耕矣小説家流者蓋出於稗官稗小米也
 王者欲知風俗立稗官采街譚巷議之説
 子曰雖小道必有可觀致遠恐泥此亦蒭
 蕘狂夫之義也墨家流者出於清廟之宇
 茅屋采椽兼受選士敬者爲推也陰陽家
 流者出於天官五行之説使人多拘忌也
 兵家流者出於司馬之官所以威不軌而
 昭文德兼弱攻昩以遏亂略以靖四國此
[003-011a]
 其威也百氏者六經正史之外自爲迷作
 自周以來立理著書凡百餘人皆稱曰子
 子者男子之通稱也不敢侔於六經皆目
 之曰子爲論爲記爲書或以姓氏立稱或
 以因時表號則有鬻子曾子晏子孟子管
 子孫卿子魯連子列子莊子庚桑子王孫
 子尹文子公孫尼子吕氏春秋鄧析音/昔
 鬼谷子之例是也
   名與身章第四十四
名與身孰親
[003-011b]
 義云伯夷死於仁聶政死於義尾生死於
 信荆軻死於勇龍逄死於諫伍員死於忠
 介推死於怒是皆名顯身殁形骨飄零披
 面剖心火焚水溺齒劍抉眼自取滅亡
甚愛必大廢多藏必厚亡
 䟽劍玉賈害譬諸懐璧詩禮發冢祇爲含
 珠○義云劍玉者春秋桓十年虞公之弟
 虞叔有玉虞公求之弗與既而悔之曰周
 諺有之匹夫無罪懷璧之罪吾焉用此其
 以賈害也乃獻之又求其寳劍叔曰是無
[003-012a]
 厭也無厭將及我恐將殺我也遂伐虞公
 虞公出奔洪池詩禮發冢者莊子外篇之
 辭也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
躁勝寒靜勝熱
 義云天元經云立夏之後日行于地北入
 地少故夜短而晝長爲熱立秋之後日行
 于地南入地多故夜長而晝短爲凉日行
 去極遠近不同有暄凉寒暑之異是則寒
 暑躁靜陽氣之所運也若夫用道之君無
[003-012b]
 爲致理政靜而物泰國安而人康四表來
 王五兵不用清虚凝寂澄默恬和奸詐不
 敢侵强梁不敢暴烽燧不起鼙柝不驚海
 内晏如此靜而勝矣及其化之至則謳歌
 洽敬讓興九旋雍和四門穆穆制禮作樂
 舉賢用能梯航屬望而來庭書軌順規而
 禀化八表麏至群方駿奔天地感通人神
 交暢熙熙然一變於道内絶窺窬之孽外
 無伺隙之鄰歌之咏之舞之蹈之此靜理
 無爲之所致也若其君以躁弁臣以詐欺
[003-013a]
 動揺甲兵振耀威福强師百萬北登單于
 之臺旌旗千里東涉浿遼之岸老弱被勞
 役婦女助轉輸四海沸騰六合搔擾及其
 人之弊也户口减耗生靈轉移野絶人烟
 晝聞鬼哭此躁勝之所致也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
 義曰夫聖人之御宇也負斧扆而南面前
 巫後史卜筮瞽侑列于左右無爲而守至
 正也三公在朝三老在學百辟奉職修文
 德以懷遠敷道化以育人使俗洽和平家
[003-013b]
 興禮讓來琛□於四塞息征戍於三邊倒
 載干戈休牛歸馬然後樂耕耨糞田疇多
 稼如雲餘糧栖畝苟或違此則怨敵交侵
 戎馬載馳甲兵復用此無道之所爲也
天下有道却走馬以糞
 義曰古人有言曰君猶舟也人猶水也人
 非君不理舟非水不行舟水相須不可暫
 失故理國之本養人爲先有道之君守在
 四夷外無兵寇戈楯不用鋒鏑不施却甲
 爲於三邊闢田疇於四野深耕淺種家給
[003-014a]
 國肥食爲人天務之大務也禮記云人者
 天地之德陰陽之交鬼神之會五行之秀
 故聖人作則必以天地爲本陰陽爲端四
 時爲柄日星爲紀鬼神以爲徒五行以爲
 質禮義以爲器人情以爲田四靈以爲畜
 故人情者聖王之田也情田無爲幾於道
 矣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義曰理國不以道則開拓邊土侵伐戎夷
 封域不寧征役無已或貪蒟醬起番禹之
[003-014b]
 役好名馬起大宛之師骨壅窮荒血塗草
 莽營魄流飄於異域戎車淪滯於遠郊綿
 歳月以長征及瓜時而不反轉輸莫息杼
 軸甚空人怨國亡禍非天與所宜深戒也
 豈若宇内不擾諸侯咸賔君民協和上下
 相保使壯士無所施其力辯士無所衒其
 詞武士無所鋭其鋒智士無所申其策鑄
 劍㦸以爲犁鋤貨佩刀而市耕犢無爲無
 役以全永圖
罪莫大於可欲
[003-015a]
 義云春秋曰僖二十年宋襄公欲合諸侯
 魯大夫臧文仲聞之曰以欲從人則可以
 人從欲鮮濟言屈己欲從衆善也明年宋
 公爲鹿上之盟宋公子目夷曰小國爭盟
 幸而後敗是年秋楚人執宋公遂伐宋此
 言以人從欲乖其道也
咎莫大於欲得
 義云老君悔過經云初犯爲罪亦名爲過
 過言誤也犯過一千八十爲禍禍重於罪
 矣犯千二百六十過爲咎咎又重於禍矣
[003-015b]
   不岀戶章第四十七
不爲而成
 䟽凝神端扆○義云凝靜也端莊肅也扆
 龍屏也謂倚也形若屏風畫爲斧文於明
 堂之中牖間而設之昔周公輔成王於明
 堂以朝諸侯負斧扆南面而立以正君臣
 之位
   爲學日益章第四十八
爲學日益
 義云學者覺也悟也言以先王之道開導
[003-016a]
 情性使覺悟也幼則昏迷而不悟未可以
 學長則捍格而難入不可以教學有三時
 一就人身中爲時者十三歲之後可以習
 業也故學記云發然而後禁則捍格而不
 勝時過而後學則勤苦而難成二就年中
 爲時者内則云人之養子六年教之數一
 到十十至百千萬也與方名東西南北也
 七年男女不同席不共食八年出入門户
 及即席飲食必後於長者教之讓也九年
 教之數日朔望與甲乙到壬癸六甲也十
[003-016b]
 年出就外傅居宿於外學書計十有三年
 學舞勺誦詩背文而讀曰誦也十五年成
 童舞象學射御先舞籥籥似笛執而文舞
 也後舞象武舞也二十四而冠始學禮三
 十有室理男事學無方四十而仕出謀發
 慮五十服冠政是也三就日中爲時者言
 隨時節氣受業易入王制曰春夏習詩雅
 言春夏是陽陽體清詩樂是聲聲以輕清
 故也秋冬習書禮秋冬是陰陰體重書禮
 是事事以重濁故也以輕清之時習輕清
[003-017a]
 之業以重濁之時習重濁之事故其氣相
 感皆易入也
   岀生人死章第五十
動之死地十有三
 義曰人之禀生有三業十惡三業者一身
 二心三口業也十惡者身業有三惡一殺
 生二偷盜三邪淫心業亦有三惡一貪欲
 二嗔怒三愚痴口業有四惡一兩舌二惡
 口三妄言四綺語此三業十惡合爲十有
 三矣制則生縱則死矣此十惡中各有四
[003-017b]
 縁皆爲煩惱根何者殺生罪中有四種縁
 一實是衆生二起衆生想三有欲殺心四
 令斷他命偷盜罪中亦有四縁一實是他
 物二起他物想三有欲盜心四使移本處
 邪淫罪中亦有四縁一實是邪境二起邪
 境想三發邪淫心四身受染樂事兩舌罪
 中亦有四縁一是所聞人二起前人想三
 起離間情四發分構語惡口罪中亦有四
 縁一是所駡人二起前人想三起惡駡心
 四發惡駡語妄言罪中亦有四縁一是所
[003-018a]
 欺人二起前人想三有欺妄心四成虚違
 説綺語罪中亦有四縁一是所詐人起二
 前人想三發綺語心四吐非義語凡此十
 惡業計五十三條
陸行不遇兕虎
 義曰瀟水湘水出九嶷零陵其地有犀兕
 焉昔晋人郭文字文舉栖於餘杭大滌山
 與虎同處每出城市虎必隨之人或問之
 曰先生有道乎何摯獸之馴擾若是也文
 舉曰人無害獸之心獸無傷人之意亦何
[003-018b]
 術也
虎無所措其爪
 義云神仙傳劉剛字伯鸞與妻樊夫人俱
 得神仙之道剛爲上虞令游四明山遇虎
 虎見剛俯伏不敢起以語夫人夫人徑往
 以繩繫虎而歸如家犬焉蓋道德所攝也
   天下有始章第五十二
見小曰明
 䟽憂悔吝者易繫辭也
   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
[003-019a]
帶利劍
 義云武備者春秋定十年夏與齊景公會
 于夾谷孔子攝行相事曰臣聞有文事者
 必有武備有武備者必有文備諸侯出疆
 必具官從請具左右司馬定公從之會所
 爲壇位土階三等以遇禮相見揖讓而登
 獻酬已畢齊使萊人以兵鼓譟劫定公孔
 子歷階而進不盡一等以公退曰士兵之
 吾兩君爲好而裔夷之俘敢以兵亂之非
 齊君所以命諸侯也裔不謀夏夷不亂華
[003-019b]
 俘不干盟兵不逼好於神爲不祥於德於
 爲愆義於人爲失禮君必不然齊侯心怍
 麾而避之有頃齊侯奏宫中之樂倡優侏
 儒戲於公前孔子趨進歷階而上不盡一
 等曰匹夫而熒侮諸侯者罪應誅請有司
 速加法焉於是斬侏儒手足異處齊侯懼
 有慚色既盟諸侯歸責其群臣曰魯以君
 子之道輔其君而子獨以夷狄之道教寡
 人使寡人得罪於魯君乃歸所侵魯鄆讙
 龜陰之田此文事武備也
[003-020a]
   善建者不拔章第五十四
善建者不拔
 䟽使儀刑作孚○義云詩大雅曰儀刑文
 王萬邦作孚孚信也文王以道垂化萬邦
 歸信也
修之家
 䟽易曰積善之家○義云易坤卦文言也
修之天下
 義云天子味道耽玄敬天順地凝心玄默
 端己無爲書軌大同梯航入貢四夷款附
[003-020b]
 萬國來王道無不被其德周普矣廟堂者
 天子政事之所也德施普者易乾卦象曰
 見龍在田德施普也
以天下觀天下
 義云君不修則桀紂是也生人塗炭寰海
 叛離骨肉仇讎肝腦塗地雖有謀臣武士
 不能用也雖有金城湯池不能守也以萬
 乗之貴希匹夫之生不可得也君修之則
 堯舜是也四海之内比屋可封慈惠浹於
 殊庭正朔頒於萬㝢雖有水旱之灾年不
[003-021a]
 害也雖有征伐之師人不怨也




唐玄宗御製道徳眞經䟽卷之三






[003-021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