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c0062 唐玄宗御製道德真經疏(二)-唐-玄宗 (master)


[001-001a]
唐玄宗御製道德眞經䟽卷之一
   道可道章第一
道可道非常道
 䟽道以虚通爲義常以湛寂得名所謂無
 極大道衆生正性也而言可道者即是名
 言謂可稱之法也雖復稱可道宜隨機愜
 當而有聲有説非眞常凝寂之道也常道
 者不可以名言辯不可以思慮知妙絶希
 夷理窮恍惚故知言象之表方契凝常眞
 寂之道可道可説者非常道也
[001-001b]
名可名非常名
 䟽名者教也前言可道盛明於理今言可
 名次顯於教眞理既絶於言象至教亦超
 於聲説理既常道不可道教亦可名非常
 名欲明理教教理不一不異也然至道深
 玄不可涯量非無非有不斷不常而義有
 抑揚教存漸頓所以立常以破可故言可
 道非常道至論造極處無可無不可故玉
 京經云無可無不可思與希微通
無名天地之始
[001-002a]
 䟽始本也虚無至道陶甄萬物二儀三景
 何莫由斯故指此無名爲物之本無名足
 可言説明矣有名萬物之母
䟽母有名迹也重玄之道本自無名從本
 降迹稱謂斯起所以聖人因無名立有名
 寄有名詮無名也方欲子育衆生令其歸
 本慈悲鞠養有同母義
常無欲以觀其妙
 䟽妙精微也觀照察其己也言人常能無


[001-002b]
 欲無爲至虚至靜者即能近鑒己身之妙
 道遠鑒至理之精微也
常有欲以觀其徼
 䟽言人不能無爲恬淡觀妙守眞妄起貪
 求肆情染滯者適見世境之有未體即有
 之空所以不察妙理之精微唯睹死生之
 歸趣前明無名有名之優劣此顯有欲無
 欲之勝負
此兩者同出而異名
 䟽夫所觀之境唯一能觀之智有殊二觀
[001-003a]
 既其不同徼妙所以名異
同謂之妙
 䟽玄者深遠之義亦是不滯之名有無二
 心原乎一道同出異名異名一道謂之深
 遠深遠之玄理歸無滯既不滯有又不滯
 無二俱不滯故謂之玄
玄之又玄
 䟽有欲之人唯滯於有無欲之士又滯於
 無故説一玄以遣雙執又恐行者滯於此
 玄今説又玄更祛後病既而非但不滯於
[001-003b]
 滯亦乃不滯於不滯此則遣之又遣故曰
 玄之又玄
衆妙之門
 䟽門法門也前以一中之玄遣二偏之雙
 執二偏之病既除一中之藥還遣唯藥與
 病一時俱消此乃妙極精微窮理盡性豈
 唯群聖之户牖抑亦衆妙之法門
 天下皆知章第二
天下皆知美之爲美
 䟽神奇臭腐莊子知北游篇黄帝謂知曰
[001-004a]
 萬物一也是其所美者
 爲神奇其所惡者爲臭腐
長短之相形
 䟽鳧脛短鶴脛長者莊子駢拇第八篇文
 也
是以聖人
 䟽凡聖人者略言有五第一得道之聖太
 上老君諸天大聖是也第二有天下之位
 兼得仙之聖伏義黄帝顓頊少昊堯舜是
 也第三有天下之位無得仙之聖殷湯文
[001-004b]
 武是也皆廓清六合不言升天矣第四博
 贍之聖無天下之位周公孔子制作禮樂
 垂範百王而無九五之位而皆具天地合
 德之美也第五有獨長之聖而無博贍之
 名亦具上衆美者謂伯牙師文爲鼓琴之
 聖子卿綏明能棋之聖鍾期延州知音之
 聖韓娥秦青謳歌之聖龔叔文摯智調之
 聖離朱師曠視聽之聖張芝鍾繇草書之
 聖今之明者理天下之聖也
萬物作而不辭
[001-005a]
 䟽擊壞鼓腹者莊子馬蹄篇文也
功成不居
 䟽日愼一日尚書又也夫功者王功曰勛
 輔成王業若周公也國功曰功保全國家
 若伊尹也民功曰庸施法于民若后稷也
 事功曰勞以勞定國若夏禹也理功曰績
 制法成理若咎繇也戰功曰多克敵出奇
 若韓信也今明功者玄功也其功深遠曰
 玄夫王者不妄於喜怒則刑賞不濫金革
 不起矣不妄於求取則賊斂不厚供億不
[001-005b]
 繁矣不妄愛惡則用捨必當賢不肖别矣
 不妄於近侍則左右前後皆正人矣不妄
 於土地則兵革不出士卒不勞矣不妄於
 萬姓則天下安矣稠直如髮者詩小雅都
 人士篇之文也言情性密緻操行正直如
 髮之本末無降殺也
   不尚賢章第三
不尚賢使民不爭
 䟽雲從龍風從虎者易乾卦孔子解九五
 之辭飛龍在天能應感衆物故叙水流濕
[001-006a]
 火就燥雲從龍風從虎各隨其類自相應
 感而况帝王升九五之位萬國來庭聖人
 作而萬物睹本乎天者親上本乎地者親
 下此言水是陰若流於地必就於濕處火
 是陽若焚於薪必就於燥處言此二物無
 識無情爲氣相感尚猶如此又龍是水畜
 雲是水氣龍吟則景雲起虎是威猛之獸
 風是振動之物虎嘯則谷風生此二物有
 識有情未若聖人降世飛龍在天聖賢相
 須萬物交感故廣陳其事爾唐虞在位不
[001-006b]
 乏元凱之臣伊吕升朝自得台衛之望唐
 者唐堯也號陶唐氏姓伊祈名放勳幼有
 聖德都於冀年八十六知子丹朱不肖明
 揚側陋廣求有德遂舉舜而歷試之聘以
 二女用觀其德二年襌舜舜即位二十八
 年而堯崩壽一百一十七歲葬濟陰成陽
 里中謚法翊善傳聖曰堯舜有虞氏歷試
 二年即帝位二十八年而堯崩舜年三十
 而徵用攝位二十八年服喪三年爲天子
 五十年巡狩南方死於蒼梧之野壽一百
[001-007a]
 一十二歲以其子商均不肖命禹嗣位葬
 於九疑之零陵道學云堯爲太微眞君舜
 爲太極眞君元凱者有八元八凱昔高辛
 氏有才子八人伯奮仲堪叔獻季仲伯虎
 仲熊叔豹季狸忠肅恭懿宣慈惠和天下
 之人謂之八元肅敬也懿美宣遍也元善
 也高陽氏有才子八人蒼舒隤敳擣戭大
 臨龍降庭堅仲容叔達齊聖廣淵明允篤
 誠天下之人謂之八凱齊中也淵深也允
 信篤厚也愷和也此十六族世濟其美不
[001-007b]
 隕其名堯不信用舉舜爲堯臣舉八元使
 布五教于四方五教者父義母慈兄友弟
 恭子孝内平外成高辛帝之後八元之苗
 裔也乃稷契朱虎熊羆之倫也舉八凱使
 主后土乃揆百事莫不時叙地平天成高
 陽顓頊之號八凱其苗裔也及倕禹咎繇
 益之倫也咎繇字庭堅是矣卨作司徒五
 教在寬卨在八元中也禹作司空平水土
 后土地官禹在八凱中矣内平者内諸夏
 也外成者外戎狄也舜舉十六族而天下
[001-008a]
 理外内和平伊吕者伊即伊尹生於伊水
 之上空桑之中佐殷爲相以輔太甲謂之
 阿衡其先伊摯佐湯立社稷致太平伊尹
 之子伊涉佐太甲之孫太戊三臣之勣著
 於殷朝也吕者太公望也姓姜字子牙釣
 於磻磎獲大魚剖之得玉璜中有兵鈐子
 牙習之年逾八十周文王卜畋渭濱其繇
 曰非熊非羆唯王者師遂畋獲子牙載之
 以歸佐周有功初封於吕或封於甫及克
 殷之後乃封國於齊召康公命太公曰五
[001-008b]
 侯九霸汝實征之以夾輔周室賜太公之
 履東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
 于無棣後桓公小白爲諸侯盟主至春秋
 之末其臣田和遷齊康公于海上乃奪其
 國焉台衡之望者天子置三公之官以相
 三台三台六官者太尉司徒司空太師太
 傅太保也三台六星上中下台各二星在
 紫微星之南以拱衛帝座起文昌抵太微
 天階主三公九卿士庶九州色明而行列
 相類則君臣和法令平從上台至中台十
[001-009a]
 六度中台至下台十六度二星間相去半
 度柝則爲奢狹則爲迫又上星主天子中
 星主伯子男狄人下星主卿大夫小勾而
 明白吉揺動變色凶一星去天下危二星
 去天下亂三星去天下不可理矣太師者
 師範一人儀刑萬國太傅者教以德義太
 保保衛其身太尉掌武統兵司徒敬敷五
 教司空主平水土謂斯三公上應三台也
 阿衡者阿倚也衡平也天子倚三公以平
 正天下
[001-009b]
不貴難得之貨
 䟽不仁之人决性命之情而饕貴富者此
 莊子駢拇第八篇之文也
不見可欲使心不亂
 義云小隱於山大隱於廛未能絶欲恐境
 所牽仍栖遁山林以避所見及其澄心息
 慮想念正眞外無撓惑之縁内保恬和之
 志雖營營朝市名利不關其心碌碌世途
 是非不介其意混迹城市修損於修眞乎
虛其心
[001-010a]
 䟽虚室生白者莊子人間世篇之文
實其腹
 注屬厭而止者春秋傳自没汝寬諫魏武
 子之詞也春秋者魯史記之名也記事者
 以事系日以日繫月以月繫時以時繫年
 年有四時故錯舉以爲名也天子有史官
 諸侯有國史楚謂之檮杌晋謂之乗魯謂
 之春秋孔子述經左丘明爲傳起周平王
 四十八年魯隱公元年太歳丁巳歲星在
 降婁當晋鄂侯二年衛桓公完十三年蔡
[001-010b]
 宣公考父二十八年鄭莊公寤生二十二
 年曹桓公終生三十五年齊僖公禄父九
 年楚武王達十九年秦文公四十四年宋
 穆公和七年陳桓公鮑二十三年燕穆公
 十八年乃春秋之始年至魯哀公十四年
 周敬王三十九年太歲戊午凡二百四十
 二年歷周一十四王魯一十二公行事當
 晋定公午三十一年衛出公輒十二年蔡
 成公怡十年鄭聲公勝二十年齊簡公嘉
 四年楚惠王章八年秦悼公十一年宋景
[001-011a]
 公頭曼三十六年陳閔公越二十一年燕
 敬公六年吴夫差十五年乃春秋獲麟絶
 筆之年也其書凡三十卷三十五萬二千
 二十五言十九萬四千五百九十字本十
 五萬七千九百六十六字解晋征南將軍
 社預字元凱注自没汝寬者春秋昭公二
 十八年晋魏獻子舒爲政以其子戊爲梗
 陽大夫今晋陽也冬梗陽有獄戊不能斷
 以其獄上於獻子訟人之大宗以女樂爲
 賂魏子將受之戊謂魏子二大夫閻没汝
[001-011b]
 寬曰主以不賄聞于諸侯若受梗陽之賄
 貪莫甚焉吾子必諫皆許諾退朝待于庭
 饋入魏子召二大夫食比置三嘆既食使
 坐魏子曰吾聞諸伯叔諺曰惟食忘憂吾
 子置食之間三嘆何也同辭而對曰他人
 賜二小人酒不夕食饋之始至恐其不足
 是以一嘆中置自咎曰豈將軍食之而以
 不足是以再嘆及饋之畢願以小人之腹
 爲君子之心屬厭而止是以三嘆魏子辭
 梗陽之賄獻謚也武子則名顆謚曰武
[001-012a]
爲無爲則無不治矣
 䟽無聲而無臭人固不識而不知無聲無
 臭者詩大雅文王篇也言天道難知耳不
 聞聲音鼻不聞臭芳儀法文王之事則天
 下自信而順也不識不知者詩大雅皇矣
 篇言人不識古不知今順天之法而行之
 義云無爲之理其大矣哉無爲者非謂引
 而不來推而不去迫而不應感而不動堅
 滯而不流捲握而不散也謂其私志不入
 公道嗜欲不枉正術循理而舉事因資而
[001-012b]
 立功事成而身不伐功立而名不有若夫
 水用船而沙用音衰泥用橇起嬌切山用
 力追/切夏瀆冬陂因高而田因下而池故非
 吾所謂爲也乃無爲矣聖人之無爲也因
 循任下責成不勞謀無失策舉無遺事言
 爲文章行爲表則進退應時動靜循理美
 醜不好憎賞罰不喜怒名各自命類各自
 用事由自然莫出於己順天之時順地之
 性因人之心是則群臣輻輳賢與不肖各
 盡其用君得所以制臣臣得所以事君此
[001-013a]
 理國無爲之道也
   道冲章第四
象帝之先
 䟽帝出乎震易繫辭之詞也震東方卦也
 少陽之氣生化之源今以太子居東宫少
 陽之位御極爲出震之期蓋取象天地生
 育萬物之始也兆見曰象無形曰氣生物
 之首也大道復在象帝之先言其高遠也
   天地章第五
以萬物爲芻狗
[001-013b]
 䟽結草爲狗以用祭祀也者莊子天運篇
 具載注云弊蓋之恩者禮記檀弓篇云仲
 尼之畜狗死使子貢埋之曰吾聞弊帷不
 棄爲埋馬也君之路馬死埋之以帷弊蓋
 不棄爲埋狗也丘也貧無蓋於其封也亦
 與之席無使其首陷焉恐其首直委於土
 也
   天長地久章第七
聖人後身外身
 義云碎琥珀之枕焚雉頭之裘罷一臺之
[001-014a]
 費却千里之馬德垂當代名光竹帛
   上善若水章第八
政善治
 䟽正容悟物者莊子田子方第二十一篇
 文也子方名無擇侍座于魏文侯文侯師
 子夏友於子方子方數稱谿工之道文侯
 以爲谿工子方之師也子方曰非也里之
 人也稱道數當故無擇稱之無擇之師東
 郭順子其爲人也人貌而天虚縁而葆眞
 清而容物物無道正容以悟之使人之意
[001-014b]
 也銷無擇何足以稱之
夫唯不爭故無尤
 義云不爭之德德之先也凡人之性不能
 無爭爲爭之者其事衆矣亂逆必爭暴慢
 必爭忿怒必爭奢泰必爭矜伐必爭勝尚
 必爭違慢必爭進取必爭勇怯必爭愛惡
 必爭專恣必爭寵嬖必爭王者有一于此
 則興師海内諸侯有一于此則兵交其國
 卿大夫有一于此則賊亂其家士庶人有
 一于此則害成於身皆起於無思慮愆禮
[001-015a]
 法不畏懼不容忍爭乃興焉故爭城者殺
 人盈城爭地者殺人滿野必當察起爭之
 本塞爲爭之源無不理矣
   持而盈之章第九
金玉滿堂莫之能守
 䟽假使貪求不已適令金玉滿堂象有齒
 而焚身鷄畏犧而斷尾且失不貪之寳坐
 貽致寇之憂以其賈害豈云能守象有齒
 而焚身者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晋范宣子
 爲政諸侯之弊重鄭人病之二月鄭伯如
[001-015b]
 晋子産寓書于子西以告宣子曰子爲晋
 國四鄰諸侯不聞令德而聞重弊僑也惑
 之僑聞君子長國家者非無賄之患而無
 令名之難夫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
 貳若吾子賴之則晋國貳注貳離也諸侯
 貳則晋國壊晋國貳則子之家壊何汲汲
 也將焉用賄夫令名德之輿也德國家之
 基也有基無壞無亦是務乎有德則樂樂
 則能久詩云樂止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
 也夫恕思以明德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遠
[001-016a]
 至邇安無寧使人謂子子實生我而謂子
 浚我以生乎注浚取也言取我財以自生
 象有齒以焚其身賄也宣子悦乃輕弊是
 行也鄭伯朝晋爲重弊故也鷄斷尾者春
 秋周景王子子朝之傳賔孟適郊見雄鷄
 自斷其尾嘆曰犧牲之用存乎全而肥實
 今自斷其尾使己不全冀免爲犧牲之用
 鷄之保其身也如此况於人乎貪利忘其
 身智不及鷄矣不貪寳者鄭人有得玉獻
 於子罕曰此寳也將以獻之子罕曰汝以
[001-016b]
 玉爲寳我以不貪爲寳我若取玉俱喪寳
 矣不若兩全之遂不受玉致寇者易解卦
 九三辭曰負且乗致寇至負乃小人之事
 乗爲君子之器棄小任大物所不與致寇
 盜奪之矣
功成名遂
 義曰禦灾除患曰功富貴尊榮曰名高鳥
 盡而良弓藏狡兔死而獵犬烹勢使然也
 范蠡扁舟而脱禍文種固位而喪身此之
 謂矣日中則昃月滿則虧子房絶粒以優
[001-017a]
 游䟽廣解印而高尚固無上蔡華亭之追
 痛矣
   載營魄章第十
載營魄
 䟽故春秋子産曰人生始化曰魄者春秋
 昭公七年初鄭伯有爲政駟帶殺之鄭人
 相驚曰伯有至矣或夢伯有介曰壬子余
 將殺帶明年殺段於是壬子駟帶卒明年
 公孫段卒鄭人益懼或問子産曰伯有猶
 能爲鬼乎子産曰人生陰曰魄陽曰魂用
[001-017b]
 物精多則魂魄强匹夫匹婦强死而魂魄
 猶能依憑於人以爲淫厲况伯有三世執
 其政柄而强爲鬼神不亦宜乎伯有乃穆
 公之胄子良之孫子耳之子故曰三世子
 産立其子良止以撫之乃止近死之心莫
 使復陽者莊子齊物篇之辭也三魂名胎
 光爽靈幽精七魄尸狗伏矢雀陰吞賊除
 穢臭肺蜚毒此出上清品
愛民治國
 義曰生民者國之本也無爲者道之化也
[001-018a]
 以無爲之化愛育於人國本固矣政虐而
 苛則爲暴矣賦重役繁則傷性也使之不
 以時則妨農也不務儉約則殘穀矣
天門開闔
 義曰修愛民理國之事爲垂衣南面之君
 猶須恭己奉天以順曆數者謂受命之曆
 五運之數也舜命禹曰天之曆數在躬天
 禄永終謂曆數在躬以承天命故可大寳
 愛之謂之寳命自天而授謂之受命於天
 易繫曰聖人之大寳曰位是也天門開則
[001-018b]
 降非常之瑞或黃星動彩赤伏表符紫氣
 充庭五星聚井流虹貫月火電繞樞然後
 維嶽降神誕生宰輔以佐佑之故應天順
 人拯物除害而承曆數以有天下也及乎
 臨御失所刑政乖宜衆叛親離兵交禍起
 逆亂生於下氣象見於上日霣天開山崩
 川竭灾凶蜂起而國亡矣是天開闔也一
 開一闔謂之變者易繫辭云謂開閉相循
 陰陽遞至倚伏之義也
   三十輻章第十一
[001-019a]
 䟽乾坤是大易之韞者
 義云易繫辭也明易之所立本乎乾
 坤乾坤不存則易道無由起也
三十輻共一轂
 䟽衆竅互作者莊子第二篇也
埏埴以爲器
 䟽陶匠者尚書云範土曰陶舜側微之時
 耕於歷山陶于河濱是也
鑿户牖以爲室
 䟽詩云陶復陶穴莊子曰室無空虚則婦
[001-019b]
 姑勃蹊陶復者詩文王之什緜緜篇云古
 公亶父陶復陶穴未有家室古公者邠公
 也古言久也亶公字也文王祖處于邠也
 婦姑爭者蹊路徑也勃戾怒也莊子外篇
 言室中不空蹊路湫隘則爭路而行失婦
 之道也
故有之以爲利無之以爲用
 䟽形而上形而下義形而上者道之本清
 虚無爲處乎上也形而下者道之用禀質
 流形處乎下也顯道之用以形于物物禀
[001-020a]
 有質故謂之器器者有形之類也聖人法
 道之用制以爲器畫卦觀象以制文字刳
 木爲舟剡木爲楫斷木爲杵掘地爲臼弦
 木爲弧剡木爲矢制以宫室結爲網罟服
 牛乗馬負重致遠鑄金爲兵掲竿爲旗斲
 木爲耜𦔇木爲耒一事以上以利天下此
 皆分道之用以爲器物爾皆易繫所稱此
 乃道是無體之名形是有質之用凡萬物
 從無而生衆形而由道而立先道而後形
 道在形之上形在道之下故自形而上謂
[001-020b]
 之道自形而下謂之器形雖處道器兩畔
 之際形在器上不在道也既有形質可爲
 器用故云形而下者謂之器
   五色章第十二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

 義曰五音者按漢劉向曰宫者中也君之
 德也商者章也物成章也角者甲也物發
 生也徵者祉也物之盛大䌓祉也羽者聚
 也物聚而藏也
[001-021a]
 䟽五色者按王叔師曰皎皎素絲得藍則
 青得丹則赤得蘖則黃得皂則黑而爲五
 色也五色之設本以彰五行之象别尊卑
 之飾五音之設本以通天地之氣彰五行
 之聲五味之設本以彰五行之和以養於
 人已上二事若人耽滯不曰聾盲口爽乎
 味之所爭有羊羹解黿之禍矣羊羹者春
 秋桓公二年鄭公子歸生受楚子之命伐
 宋宋華元樂莒帥師以禦之二月壬子戰
 于大棘將戰華元殺羊以食士其御羊斟
[001-021b]
 不預及戰曰疇昔之羊子爲政今日之事
 我爲政與入鄭師故宋師大敗鄭人囚華
 元獲樂莒甲兵四百六十乗俘二百五十
 人馘百人宋以兵車百乗文馬百駟以贖
 華元于鄭半入華元逃歸立子門外告而
 後入見羊斟曰子之馬然也對曰非馬也
 其人也既答而叔䍧斟之/字也奔魯君子謂羊
 斟非人也以其私憾敗國殄民於是形孰
 大焉小雅所謂人無良者其羊斟之謂乎
 殘民以逞矣解黿者宣公四年楚人獻黿
[001-022a]
 於鄭靈公穆公太/子夷也公子子公名/宗子家歸/生
 入見子公食指動第二/指以示子家曰他日
 我如此必嘗異味及入宰夫將解黿相視
 而笑公問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黿召子
 公而弗與也子公怒染指於鼎嘗之而出
 公怒欲殺子公子公與子家謀先爲難子
 家曰畜老猶憚殺之而况君乎反譖子家
 子家懼而從之夏殺靈公書曰鄭公子歸
 生殺其君夷權不足也子家權不足以人
 禦子公懼譖而從弑故書首爲惡也君子
[001-022b]
 曰仁而不武無能遠也初稱畜老仁也不
 討子公是不武也不能自通於仁道而陷
 弑君之名其實子公染指而成斯禍爾
馳騁畋獵
 注曰以心鬭者莊子内篇第二之辭也
 義曰禮天子諸侯每歲三畋一爲乾豆祭
 祀宗廟也二爲賔友交二國之好也三充
 君之庖食以時也時而不畋則曰不敬畋
 不以時則謂之暴所以春蒐夏苗秋獮冬
 狩皆俟農隙以講武事也獺未祭魚網罟
[001-023a]
 不施于川豺未祭獸罝罘不通於野鷹隼
 未擊罻羅不張於林修祭禽之禮展三驅
 之仁順天時也天子仲春教旅振遂以畋
 獵仲夏教芙田遂以苗仲秋教理兵遂以
 獮仲冬教大閲遂以狩大司馬以掌其事
 山虞澤虞以供其職蓋以教武事以示民
 也則有不遵典故外則作禽荒暴物扼時
 十旬不返馳騁莫已遂爲發狂人怨國危
 失禮致禍也
難得之貨令
[001-023b]
 䟽乖失天倪者莊子曰始卒若環莫得其
 端是謂天均天均者天倪也天倪者天然
 之分也
故去彼取此
 義曰夫人君之心睿聖爲本理國之道清
 淨爲基若其逐獸荒原奔車絶巘六龍逸
 足萬騎莫追與鵰鶚以爭先共熊羆而賈
 勇日月虧蔽旌旗糾紛畋獵忘歸殺獲無
 已風雨恒苦宫室或空此謂之發狂也若
 復貴遠方之物産貪無用之土疆嗜蒟醬
[001-024a]
 而討西戎伐大宛而取名馬關塞有不歸
 之魄邊城有怨曠之魂天下流亡户口减
 耗赫赫宗廟幾陷寇讎青史具書百代爲
 戒
   寵辱章第十三
寵辱若驚
 義曰且人君富有天下尊繼百王告類上
 玄君臨萬有亦當馭朽自戒納隍軫憂乃
 能享此大年保其遐祚矣人臣之遭遇也
 九遷三接之澤既以厚矣兵符相印之任
[001-024b]
 亦已重矣高冠大斾長轂朱輪氣壓伊皋
 權傾衛霍亦當夙興夜寐履薄臨深乃能
 克保福祥免貽覆餗矣故令尹三已而無
 愠考父三命而益恭達其理也
大患若身
 義曰恃寵驕盈者春秋隱公四年衛公子
 州吁恃寵而好兵其臣石碏諫衛莊公曰
 臣聞愛子教之義方不納于邪驕奢淫佚
 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禄過也夫寵而不
 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音軫者鮮
[001-025a]
 矣公不聽明年桓公立州吁弑桓公衛人
 殺州吁焉是則因寵獲禍矣
   視之不見章第十四
此三者不可致詰故復混而爲一
 義曰夷希微三者假標以名道亦皆無也
 三者疑化爲三境次爲三界下爲三才明
 爲三光於身爲三元於内爲三一皆大道
 分精運化之所成也三境者三寳君之祖
 氣所凝之色青黄白亦名玄元始三氣之
 作乃諸天之宗祖萬化之元本也三界者
[001-025b]
 欲界六天以統九仙色界十八天以統九
 眞無色界四天以統九聖也三元者人身
 之中腦爲泥丸官以主上元心爲絳宫以
 主中元臍下爲丹田以主下元三一者上
 元所主謂之元一中元所主謂之眞一下
 元所主謂之正一三一元神主混氣固精
 寳神留形上清有徊風混合修三一之道
豫若冬涉川
 義曰可以疑難古人如然今之代人逐境
 生迷萬緒雲蒸千途蜂起功名聲色爭先
[001-026a]
 鋭進之心厚利豐財競起貪求之迹或烹
 燔取樂或傷殺恣情投身於愛欲之川隨
 流不返溺性於漂沉之浪有去無回豈獨
 冰痛於難抑且報應明驗何者溺利欲之
 人涉遠營求有水陸邀劫之報凌抑於人
 有忿爭刑網之報上誷於君有誅殛喪家
 之報下虐於民有召寇起讎之報况於傷
 生害己破國亡家之甚乎
孰能安以久動之徐生
 義曰修煉門多泛舉大略有吐納元和咽
[001-026b]
 漱雲液茹松食柏絶粒餌芝或隱朝上清
 密伺玄斗或五金八石或水玉流珠陰鼎
 陽爐五華九轉或素文丹籙檄召鬼神金
 鈕青絲質盟天地則有正一道德升玄洞
 神靈寳盟眞三清衆法并革凡登道證品
 升眞又有奔二景朝五辰據極攀魁鶩網
 飛紀吞日咽月制魄拘魂八道望雲九眞
 受事升玄卧斗方諸洞房左右靈飛陰陽
 六甲三部八景二十四眞存服三元注想
 三一紫房黃闕絳景朱嬰紫虚南嶽之篇
[001-027a]
 青童東海之訣内視五藏下制六天導引
 吞符御風養氣騰舉之道溢於眞經



唐玄宗御製道德眞經䟽卷之一






[001-027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