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5b0080 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解義--董思靖 (master)


[002-001a]
洞玄靈寳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解義卷之二
    清源天慶觀道士圭山董思靖著
元始天尊時靜處閑居偃息雲宫黄房之内
七寳幃中熈夷養素空碧練眞耽咀洞慧俯
研生神理微太混嘯朗九天上章言權立時/處顯示容儀
 此經直從天地萬化原頭說起所以不立
 序分蓋元始即自然之本體而此章即自
 然之炁結自然之章成自然之音非由演
 說故也然無序分則此經又何自而傳故
 至此方序出教之因以示後學夫上聖濟
[002-001b]
 物之心雖無時而不然然亦必待感而後
 應所以靜處偃息自適怡然神王啓請則
 應而不藏自時靜處至七寳幃中乃權立
 時處存其體也自是而下則因體以顯用
 也熈者和也夷者平也養素則抱純素之
 道也空者如太虚也碧者玄之義也則是
 遊心於虚合炁於玄以練其眞也耽咀洞
 慧則嚌味道眞也俯研生神則研詠生神
 之章也理微太混者謂其理無形聲之可
 即故曰微也然於至無之中萬善畢具混
[002-002a]
 然一致故曰太混也嘯朗九天者流響於
 九天之上宣暢其和心以達于天地而及
 乎萬物也
是時飛天大聖無極神王玉輔上宰四恊侍
晨清齋建節侍在側焉憑瓊顏而妙感仰靈
眸而開衿竊神章而踴躍餐天音而蒙生敢
乗機而悟㑹冒靈盻而披心上章言神王應/機將陳已問
 飛天大聖無極神王者如度人經中所載
 十方飛天神王是也謂之飛天言其迹之
 無滯也謂之大聖備衆徳而不居也無極
[002-002b]
 則極其尊之稱也神王則是以主宰而言
 也玉輔上宰者金闕有四天帝謂之輔臣
 也制斷宣揚謂之宰四恊侍晨一作/宸如世
 之前疑後丞左輔右弼者恊謂和也此皆
 元始至尊近臣之號也當其虚心以將啓
 問故曰清齋也建節乃神王所持以召衆
 神之節也自憑瓊顏而妙感至冐靈盻而
 披心乃神王於侍側感天尊俯研嘯朗之
 餘心生踴躍所以乘其感發之機而悟其
 因縁慶㑹冒靈眸之顧盻而披其宿心此
[002-003a]
 正神王潔已以進之時也
於是飛天大聖無極神王前進作禮稽首而
言上白天尊賤幸㑹得仰侍靈軒不以短
狹叨濯冥津重悟凝玄位登神王總御生死
領括天仙賞監七覺遠覧遐方雍觀上宰對
司侍晨上章言整儀啓/問自述己職
 此一節皆神王致詞於至尊之前也且云
 不以才徳之短狹見棄而蒙洗濯於玄津
 之中頓悟凝寂重玄之道穫登神王之位
 總御生死之録領括天仙之職至於賞監
[002-003b]
 七覺則是舉察學仙者之行也七覺者按
 太上八素眞經云識神生知是其一也知
 而能見是其二也見而能從是其三也從
 而能習是其四也習而能堅是其五也堅
 而能成是其六也成而不居是其七也七
 覺七階由乎一覺覺有深淺次第爲七此
 其義也逺覽遐方謂其智明周於萬物雍
 觀上宰對司侍晨是指上文玉輔上宰四
 恊侍宸而言也雍者和也所謂雍觀者猶
 二人相視莫逆於心之意則是志同而顏
[002-004a]
 恱也對司則是職同而位並也蓋當時輔
 弼同德各有憂憫劫運弘道善救之心而
 神王以此自任啓請也北監一本/作掌監
方當乗機應㑹履九太陽洞理隂符撫掌兆
民大運將期數終甲申洪流蕩穢凶炎彌天
三官鼓筆料别種人者算功過善惡當分上/章
言乘時興愍/宣任濟善
 神王旣在近臣之位有可啓請之機又值
 將終之㑹當乗此機應此㑹以弘道度人
 爲已任也履者遇也九者陽之極也太陽
[002-004b]
 者正法經云天運九千九百周爲陽蝕地
 轉九千三百度爲隂勃陽極則氣窮於太
 隂隂勃則炁極於太陽故隂否則蝕陽激
 則勃謂之大劫大劫交則天地翻覆河海
 涌決人淪山没金玉化消六合冥一白尸
 漂於無涯孤爽悲於洪波又云五帝料簡
 於善惡當此之時萬惡絶種鬼魔滅跡八
 荒四極萬不遺一自非髙上三天所不能
 禳自無青籙白簡所不能脱也履九太陽
 則是遇此太陽之炁窮於太隂乃陽蝕之
[002-005a]
 時也洞理隂符者洞則通也符則隂籍謂
 通理隂數之籍而撫掌於兆民也大運將
 期數終甲申者乃劫㑹之交將及其時按
 正法經云承唐之後數四十六丁玄前後
 中間甲申之年乃小劫之㑹也又按三洞
 上清境無量經云陽九之數一千八百年
 遇甲爲大陽九百六之数一千六百年遇
 申爲大百六陽九不遇甲百六不遇申不
 爲災矣則甲申乃災劫之㑹也蓋陽極則
 生隂故爲大水所謂洪流蕩穢凶災彌天
[002-005b]
 三官鼓筆料别種人者算功過善惡當分
 者如正法經之言是也
自赤明以來至上皇元年依元陽玉匱受度
者應平聲當/也下同二十四萬人
 按七籖劫運篇云九天丈人於開皇時算
 定天元校推劫運白簡青籙得道人名記
 皇民譜録數極唐堯是爲小劫一交其中
 損益有二十四萬人應爲得道者是也元
 陽乃紫微之宫玉匱即藏受度者名籍之
 櫝也
[002-006a]
開皇以後數至甲申諸天選序仙曹空廢官
僚不充遊散上聲猶員/外之職也職司皆應選人
 按五劫次序以配五行則開皇屬水云開
 皇以後數至甲申此則抵洪流蕩穢之期
 也
依元陽玉曆當於三代更料有心積善建功
爲三界所舉五帝所保名在上天者取十萬
人以充其任又當别舉一十二萬人以充儲
上章明三代選/人以充仙任
 玉曆者紀劫運仙曹之書也龜山元録云
[002-006b]
 天尊結元洞之炁爲玉曆之書天篆度人
 經元洞玉曆章云元始天尊命天眞皇人
 以玉曆紀元洞混化之初劫運流復之本
 諸天分境結元洞正陽之炁爲玉曆以紀
 天眞天民劫運功積升退之道明九聖九
 品之階是也三代者即赤明以來上皇元
 年開皇以後是也儲者副貳之官也
如此之例或以宿名玄圖
 三元玉檢經云明玄圖於上舘理五符於
 胎尊方可名載玄圖玄圖者即玄都之圖
[002-007a]
 籙也宿名者謂刻名於未生之前也
或以骨像合仙
 如正一天師厖眉緑晴隆凖方顧目有三
 角伏犀貫腦玉枕峯起垂手過膝又如魏
 華存之五藏紫絡鳯骨龍姿等是也
或以滅度因縁轉輪
 謂仙品未充運應滅度蛻形而去計日而
 得更生者也因者所作之因縁者所㑹之
 縁謂以因縁轉輪而證果如上清飛行九
 晨玉經云北極星天之太常主昇進下領
[002-007b]
 學者之身凡功勤得道轉輪階級悉總之
 焉
或以䔍好三寳善功徹天
 三寳有三本經天寳靈寳神寳分爲玄元
 始三炁降於人爲三田曰精曰炁曰神此
 内三寳也教有道寳經寳師寳三寳太上
 三尊也經寳三洞四輔眞經也師寳十方
 得道衆聖及經籍度三師此外三寳也皆
 學道之士所當篤好又内袐眞藏經云貪
 性寂滅塵累無染戒行不虧是名法寳嗔
[002-008a]
 性不起不憤外塵定無生轉是名師寳癡
 性無取無惱無患慧通無礙是名道寳此
 三寳非内非外非聲非色謂之篤好則寳
 之深而體之至也夫如是則一眞澄湛善
 莫大焉
或供養師寳爲三官所稱
 太霄琅書曰眞仙登聖非師不成且人生
 而蒙長而無師則愚是道德實由師傳而
 後得可不盡四事供養之儀而肘行膝歩
 趨下風以服勤乎學者果盡其道則必爲
[002-008b]
 天地水三官所稱賞也
或修齋奉戒功德積感
 齊一其心曰齋止過閑非日戒修則進修
 而不巳奉則禀承而不違功者勤行而見
 諸事業德者體道而自得於巳積之愈深
 則可感神明通天地矣抱朴子曰隂隲不
 積則不足以感動神明也
或施散財寶建立道堂
 此謂立觀度人者按業報因縁經曰散施
 之法一則内賊不起二則外賊不生内外
[002-009a]
 安靜衆禍消除所以法有布施破彼慳心
 聖力冥通隨力受報然此猶渉於布施之
 相若夫不住相之施則不見能施之我不
 見所施之物不見所施之人此其神德亦
 不可以限量論矣
或救䘏窮乏濟度天人
 所謂天人者同禀於天而爲人者也抱朴
 子云立功爲上除過次之以救人危使免
 禍護人疾病令不枉死爲上功是以上士
 處世大慈平等兼濟爲德積此殊因即登
[002-009b]
 善果
或爲三師建功充足天官有名
 三師者度師籍師經師也謂爲世三師宣
 揚道妙立功不巳至于充足則天官爲書
 名矣
考算簿録三官相應皆逆註種名上下有别
毫分無遺上章明隨因證/果詮次善等
 蜀註云三元有三宫分爲九宫總二十七
 府百二十曹左陽生宫右隂死宫左府青
 簿書有功者右府黑簿書有罪者若有罪
[002-010a]
 中涉福福中渉罪不專於一曹也所以覈
 實其事有三年之考者有九年之考者有
 二十四年之考者其功曹與三府相應不
 差方行奏列逆註種民之名蓋無色界之
 上有四種民天乃洪災不到之所天地再
 開則爲民種故曰種民逆註者謂時未至
 而先註也如八素經云得其道者皆青宫
 逆註於未生之前是也逆字如易大傳知
 來者逆之逆
又九幽之府被東華青宫九龍符命使拔九
[002-010b]
幽玉匱男女死䰟宿名有善功徳滿足應受
開度者取三十二萬人以充甲申驅除之後
開大有之民上章明遷拔宿/善充太平民
 按九幽之府即地官所治乃拘治罪䰟之
 所今採擇及此可見至仁之無外也東華
 青宫乃扶桑洞陽宫太乙救苦天尊之所
 治也蓋縁甲申之劫當行驅除所以青宫
 預下九龍符命闢九府之獄㨂擇其於玉
 匱中夙名有善功德之䰟恐其例歸驅除
 也非惟拔之使免驅除又將使之更生爲
[002-011a]
 再開之劫後聖太平之民也紫文上經云
 涉乎三災而不傷又曰必觀更生於太平
 是矣
當此之時生死交㑹善惡分判得過者眞爲
樂哉
 當此劫㑹之期生死善惡之類從而分別
 得度此劫者豈不樂哉正法經云有得其
 文與三炁齊具經百六而無拘履洪波而
 弗沉將無羽而振翮倚空霄而翺翔奉迎
 聖君於上清宫更受鍊於金門之精皆此
[002-011b]
意也
然三官相切文墨紛紜龍門受㑹鳥母督仙
萬聖顯駕畫夜無閑功過平等使生死無偏
此之昏閙亦臣之憂矣上章明應會料/别慮失平等
 三官者天地水三官也相切者謂互相督
 切也文墨紛紜者言其參校互考生死善
 惡之籍雜然其多也龍門者按水經其地
 在河東皮氐音/支縣乃天下河源所會之地
 是以甲申洪災將至故先於此㑹諸水神
 定以劫期然後激爲洪流當是時也萬惡
[002-012a]
 絶種鬼魔滅迹八荒四極萬不遺一惟有
 善人種民合免洪災者即鳥母督促飛仙
 之馭迎上崑崙之墟鳥母乃水之候神也
 五老禳大劫經云九河受對洪災激川水
 母徘徊鳥馬成羣萬聖顯駕者正法經云
 聖君顯駕於明霞之舘五老料簡於善惡
 之籙則是檢察採訪日夜不停有功則舉
 之有過則黜之務在平等恐諸司者校之
 誤乃至生死之或偏也此之昬閙亦臣之
 憂矣者雖在下而考校者有人在上而監
[002-012b]
 察者又有人然猶恐善善者未彰惡惡者
 未當或有虧於公道此實神王之所憂蓋
 愼之至也
大期旣切觸事闕替恒胡登切/常也恐一旦受罹
公門
 謂大劫之期旣巳迫切而是事及仙曹之
 屬皆未免欠闕廢替恐一旦受不及之譴
 於公門也
伏聞天尊造大慈之化垂憐蒼生開九天之
奥以濟兆民明科有禁戒非賤臣所可參聞
[002-013a]
然大數有期甲申垂終運度促急大法宜行
使有心者得於考算之中聞於法音開示於
視聽勸化於未悟者也縁茲上陳懼觸天顏
願見哀愍賜所未聞上章乃開心自/任哀求法要
 造設也謂天尊設大慈之化意在垂憐蒼
 生當開出九天之秘奥以濟兆民神王欲
 請寳章故先以此啓請天尊也明科有禁
 戒即經所謂四萬劫一行及輕泄之戒是
 也謂如禁戒則非賤臣所可參聞然災劫
 之期旣切天尊慈憐衆生必不忍閟大法
[002-013b]
 即生神章也謂當出神章以行於世矣有
 心即有志於道而未聞大法者也考算者
 三官考算善惡也謂神章旣出則庶使有
 志於道者在於考算善惡未分之際得聞
 法音開示於視聽勸化於未悟皆可以度
 洪災而爲種民矣旣以開示其視聽又使
 勸化其未悟神王憂世之心何如哉古二
 仙之求人甚於人之求仙信矣願見哀愍
 乃神王願天尊哀愍其憂勤而賜以前所
 未聞之法也詳觀始末蓋神王緫御生死
[002-014a]
 領括天仙賞盬七覺遠覧遐方又曰方當
 乗機應會履九太陽洞理隂符撫掌兆民
 則是舉仙曹度種民之職皆屬於神王矣
 然世之善人少而惡人多故仙曹之職不
 充種民之數未及皆神王之憂也所以再
 拜直前胃禁啓請豈非思溺由已而獨以
 斯道自任也歟○自元始天尊時靜處至
 此分九章
於是天尊撫几髙抗凝神遐想仰誦洞章嘯
詠琳琅良久忽然歎曰上範虚漠理微大幽
[002-014b]
道逹重玄炁冠神霄至極難言妙亦難超上/章
明天尊應機/讃道將授
 撫几髙抗凝神遐想者乃天尊欲答而未
 答之容也仰誦洞章者仰首而誦空洞之
 玉章也嘯詠琳琅者和心宣暢而發之於
 聲如美玉之韻和而清徹也如是玩味良
 久復歎道法髙妙非可遽以一言而盡是
 又欲使聽者了逹聲塵不逐語言教相也
 上範虚漠者範法也謂此章乃上法而其
 本體則沖虛寂漠大至於不可圍如度人
[002-015a]
 經所謂巍巍大範德難可勝是也理微太
 幽者謂其理之微妙幽隱精至於無倫也
 道達重玄者謂此道了逹重玄而不滯於
 有無也炁冠神霄者九霄以神霄爲首而
 玉章之炁又爲神霄之冠也此蓋明本迹
 俱勝理炁混融體全用備語默俱玄實無
 形器聲臭之可即此其理之至中至正至
 妙至玄不可以復加矣故賛之曰至極難
 言妙亦難超也
子旣司帝位受任神王飛天翼於瓊闕四宰
[002-015b]
輔於明輪遐盻極覽領綜無窮雍和萬化撫
料蒼生
 自此一節及下文皆元始奬諭申明其職
 併以告戒神王之語帝位者即金闕有四
 天帝謂之輔臣是也謂子雖任神王之職
 而位則帝也飛天翼於瓊闕者言神王飛
 空御景以翼賛於瓊闕也大洞玉經註云
 瓊闕乃太微之所館天帝之玉宇也四宰
 輔於明輪者乃玉輔上宰四恊侍宸同佐
 輔於明輪蓋是時俱在啓請之列也明輪
[002-016a]
 者按大洞玉經註皇上四老眞人帝乗明
 玉之輪則明輪即玉車也遐盻極覧領綜
 無窮者乃總御生死領括天仙必遠覽遐
 方使無遺佚也又當調理萬化使之雍和
 得所又撫料蒼生而簡其善惡使之分毫
 無失此皆神王之任也明輪又按七籖三
 界寳籙云崑崙山上按九炁以爲璇璣之
 輪也
今大運啓期三五吿辰百六應機陽九激揚
洪泉鼓波萬災厲天四宫選舉以充種民三
[002-016b]
代昏亂善惡宜分子當勞心兆庶疲於三官
興廢之際事須開能今以相委其勉之焉
 三五者三元品戒經云三元枝戒地下五
 嶽眞一切神靈同詣三元宫中齎諸天地
 及兆民生死縁對宿根簿錄上詣諸天此
 亦告以劫㑹之辰也又正法經云大劫終
 則九天數盡六天運窮則炁激於三五三
 五相乗其數十五此合九六數也九老陽
 六老隂故下云陽九百六也告辰乃告極
 之時也只按本文則三元五嶽之說亦通
[002-017a]
 互按他經則九六之說爲是蜀註云若以
 大衍之數考之則十九年爲一章四章爲
 一蔀二十蔀爲一紀三紀爲一元毎元四
 千五百六十年數盡三元是爲一劫也又
 梵元祖晨道君筆錄天元運乗五劫元洞
 以明祖炁玉暦以紀天元劫會五周復歸
 其一則所謂五劫者配五行也龍漢屬木
 赤明屬火上皇屬土延康屬金開皇屬水
 今云大運啓期三五告辰者乃大劫巳啓
 定期而三元五行之數皆告極於此時也
[002-017b]
 凰臺曲素上經云大劫有終運運交二象
 傾龍門断天河三五及相征是也百六應
 機陽九激揚洪泉鼔波萬災厲天者按靈
 寳天地運度經云夫天厄謂之陽九地厄
 謂之百六正法經云隂否則蝕陽激則勃
 隂陽蝕勃則天地改易則是百六應隂之
 極陽九乃陽之窮應機激揚則洪泉鼔波
 而萬災震天矣四宫選舉以充種民者四
 宫如方諸青華之類蜀註云男則有童初
 有簫間焉女則有易遷有舍眞焉是爲四
[002-018a]
 宫眞誥亦載此名此皆選仙之司故宜選
 舉其人以充種民天之名數也然三代録
 籍所載善惡混淆尚昏暗而未明錯亂而
 未整當此之時善惡之籍皆宜分判明白
 庶可毫分無失矣所以再三叮嚀戒於神
 王謂此所關甚重子當勤心兆民其疲勞
 又當過於三官蓋任愈重而心愈勞也興
 廢之際事須開能者謂當劫壞劫興之時
 其事所係者大又須開盡其能而爲之蓋
 少有纖毫自逸之心則於事不能盡其力
[002-018b]
 皆爲自欺也今以相委汝其勉之此至尊
 勸勵之辭也
寳書妙重九天靈音施於上聖非鬼神所聞
明眞有格四萬劫一行今冐禁相付子袐之
矣愼勿輕傳上章乃天尊讃/許勉勤戒袐
 三寳大有金書其理至妙其禁至重乃飛
 玄之炁三㑹成音九天之上靈風鼔奏自
 然音聲故曰靈音本施於上聖非鬼神所
 可聞也又明眞之格尚未當行故曰冐禁
 相付宜其祝之以袐重而勿輕傳矣謂勿
[002-019a]
 輕傳者非祕而不傳使必傳之於善人也
 自於是天尊撫几至此分二章乃序分也
登命九天司馬侍仙玉郎開紫陽玉笈雲錦
之嚢出九天生神玉章四輔列位五老監眞
太一命辰玉帝唱盟一依俯仰明眞具典南
向長跪以付飛天無極神王上章乃言出命/傳經衆眞具儀
法事旣畢諸天復位上章言授經旣/畢歛儀反寂
 登命九天司馬乃栢成歘生也及侍仙玉
 郎乃典經之官紫陽乃藏經之所也玉笈
 者以玉爲笈笥也雲錦乃盛經之囊也四
[002-019b]
 輔列位者即四恊侍宸定髙下而列其位
 也五老監眞者即玉清昊極元老虚皇靈
 光始老玄華寳天眞老露眇太靈祖老婆
 鬱洪京仙老總監衆眞之數也而中黄太
 一上帝乃命以受經之時辰也九眞明科
 中品云不得不告盟而披寳文所以髙上
 玉帝則唱其受經之盟也夫傳經之威儀
 品式具載於明眞之典今皆一依其格也
 蜀註云三元宫中俯仰之格總二千四百
 條是也南向者乃授經者南向而弟子北
[002-020a]
 面也長跪者敬而授之也傳經法事旣畢
 則諸天復其位矣〇自登命九天司馬至
 此分二章乃流通分也
天尊重告飛天神王此九天之章乃三洞飛
玄之炁三㑹成音結成眞文混合百神隠韻
内名故太一試觀攝生十方領會洞虚啓誓
丹青
 此乃天尊復以前義告於神王言此經尊
 袐者如此故常令太一上帝試觀於人間
 試之過方啓誓而傳焉試字或作戒觀但
[002-020b]
 金玄羽章經亦云皆五老授圖太一試觀
 又玉清隱書云帝君領括衆天試觀十方
 則試字爲是矣懾生十方領㑹洞虚者總
 攝生炁於十方而使有心者俱得神領意
 㑹於洞虚之道乃可授經也洞乃通達也
 虚乃廓徹也言道體之靈通虚徹爲衆妙
 之㑹歸也太一乃萬神之宗而又主試觀
 之職其道然也夫如是則心空境空理寂
 事寂能虚能寂萬理俱㑹傳受之妙孰過
 於斯所以古者傳經必先對齋謂師巳齋
[002-021a]
 弟子亦齋故曰對齋良由此也茍或不然
 則是縁心聽法其法亦縁無由悟入是必
 如此然後啓誓丹青啓誓者告盟也丹青
 者如諸科所載飮丹水以代歃血斷青絲
 以代割髮是也
自無億劫因縁宿名帝圖不得參見得盻篇
目九祖同仙當採擇其人應爲仙者七百年
中清齋千曰齎金繒誓心依盟以傳愼之則
享祚漏之則禍臻享祚則福延九祖德重山
海招禍則考流億劫痛於毒湯風刀相刑可
[002-021b]
不愼之焉也
 謂此玉章得之者必度世故非有億劫功
 德因縁名在圖録者不得參見得見之者
 則九祖同仙矣如洞玄大有妙經青童君
 曰凡有金骨玉髓名參青宫得有此文袐
 而施行與眞同功贖罪拔難宿結咸解九
 玄之祖於是而欣已身昇騰上宴玉京也
 當採擇其人應爲仙者七百年中清齋千
 日齎金繒誓心依盟以傳此又戒神王當
 擇如是之人依如是之科而後流傳此經
[002-022a]
 也夫流通大教乃上聖之本心而所以重
 其禁戒者直爲輕泄漏慢者設耳前眞不
 云乎遇人不傳袐天道非人而傳泄天寳
 蓋非袐此道也實難乎其人故太霄琅書
 云遇賢便傳不拘定數是也然則所謂億
 劫因縁者何如耶蓋經中所謂篤好三寳
 之類也有此善行則名入圖録乃兆受經
 之階也所謂七百年中者應傳經之限期
 也亦必清齋千曰又當齎金帛以爲信而
 後傳如太上素靈大有玉篇云七百年内
[002-022b]
 有其人亦聽三傳是也其科云齎上金三
 兩紫紋百尺青繒二十七尺絲五兩沉香
 一斤丹一兩詣師造齋上誓九元北帝太
 靈萬眞領仙王司以爲盟信誓約寳祕奉
 行靈文不得輕泄宣露神眞愆盟負科殃
 及九祖皆此意也○自三寳至諸天復位
 作六叚分二十八章〇天尊重吿至此一
章申賛袐重後出章也


洞玄靈寳自然九天生神章經解義卷之二